未分類

但現在就是如此了,其實,最多的還是無奈,自己又不能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它爬過來,試問,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心裏一點都不害怕,要是不看它嘛,又怕它一下子就爬到自己的身前了,所以,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讓人實在是無奈和爲難啊,這可是關係到自己的生死,怎麼可以不看呢,但如果看的話,也有點害怕,等下,不是有點害怕,是非常害怕,看的話,心裏又會感到更加的害怕,非常的害怕,沒辦法,因爲不看不行嘛,所以,還是。

還是選擇看了,除了葉黎她一個人之外,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真的就是眼睜睜的看着伽椰子它一點點的爬過來,一點點的向自己靠近,想要來加害自己,也不知道李肅畫的這道符,畫的這道符,它真的可以對付眼前的這隻鬼魂嗎。

誰知道呢,也許可以吧,但也許有點不行,但不管行還是不行,現在也只能是認命了,希望它行吧,但願它能行。

要是萬一不行的話,那,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怪自己運氣不好吧,竟然進了一個這樣的鬼地方,還他嗎的真的有鬼,最後也是死在鬼的手上,估計此時,任務參與者們的心中,多多少少會有點這樣的想法,倒黴,太倒黴了。

要是自己不要進入這樣的鬼地方,那該多好啊,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但,但,但大家有沒有想過,之前自己沒有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的時候,有沒有對現實世界有過抱怨,或者一直在抱怨,又或者是,偶爾在抱怨,有沒有。

也許,是有的,多多少少還是有那麼一點的,不是因爲這裏,就是因爲那裏,爲什麼會這樣呢,爲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呢,因爲,人是羣居動物,也基本上喜歡攀比,喜歡自私,雖然說,人是羣居動物,但人卻是有私心的,也就是。

也就是所謂的自私,只是有的人,可能沒那麼自私,但也還是會有點自私的,這不是什麼不好的習慣,而是,後天養成的,因爲大家都知道,自己的靈魂、神識只能控制自己這一具身體,而不能控制所有人的,當然,別人也是。

別人也是一樣,別人也知道,自己的靈魂、神識只能控制自己的這一具身體,也不能控制其他人的身體,而感官也是一樣,別人如果吃飽了,那別人就不餓了,但不代表自己就吃飽了,自己就不餓了,所以,這個無解,真的無解。

此時,程陌、劉美熙、秦風還有葉黎四人,他們四人的瞳孔全部在一時之間,放得最大,因爲,伽椰子它已經爬到面前來了,衆人也都站在了李肅的身後,而接下來,伽椰子它馬上就要摸到李肅的腳了,到底,被它摸到腳以後。

被它摸到腳以後,李肅會怎麼樣,李肅會不會馬上就死掉,應該沒有這麼誇張吧,李肅也應該不會這麼弱吧,這麼不給力吧,不可能的,絕對是不可能的,慘白而沒有一絲血色的手,此時,就這樣的抓住了李肅的腳,接下來。

接下來,伽椰子它想怎麼樣呢,它想要殺掉、殺死李肅嗎,還是,當然,李肅他會這麼輕易的就被伽椰子它殺掉嗎,總感覺沒有這麼簡單,李肅他竟然敢讓伽椰子抓住他的腳,那麼他就應該,他就應該有把握,有把握將它。

將伽椰子它消滅掉,“天地乾坤,萬法自然”,當伽椰子抓住李肅的腳的時候,李肅在口裏念道,不是很急也不是很慢,這說明李肅他一點都不怕,這不是廢話嗎,李肅他何時,李肅他什麼時候怕過鬼,之前,李肅他也是爲了。

爲了不讓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受到傷害而已,哪怕是一點點的傷害,此時,伽椰子它已經被李肅高深的道法所定住了,再也不能動了,不是李肅收不了它,治不了它,對付不了它,在李肅這麼高深的道法面前,伽椰子它根本就不算。 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難得的換上了一聲軍裝,這套衣服是昨天晚上秦家派人送過來的,畢竟今天秦穆然可是要去見當今的大佬。

秦穆然穿著軍裝,站在鏡子面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竟然有一絲絲的緊張。

「叮鈴鈴。」

秦穆然的手機響起,打開一看,赫然是自己的爺爺打過來的電話。

「喂,爺爺。」

秦穆然那接通電話說道。

「穆然啊,一會兒就派人去你的別墅接你,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現啊!」

秦衛國有些不放心地說道。

秦穆然與龍天正那些接觸慣了,說話起來也是沒大沒小,很是隨意,若是這位大佬也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有些不太好了。

「放心吧,爺爺,我知道分寸。」

秦穆然點點頭。

「嗯!那就好,大佬很看重你,我很少見他這麼誇讚一個年輕人,你若是見到他,和他好好聊聊,未來對你的幫助會很多!」

秦衛國語重心長地說道。

「知道了爺爺,不過說真的,見大佬我還就真的有些緊張。」

秦穆然笑了笑,將自己現在的狀態告訴給了秦衛國。

「沒事!別緊張!你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大佬其實和我們都是一樣的,普通人,不要因為他的身份你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很平易近人,你平常心就好。」

秦衛國安慰地說道。

「嗯!我知道了爺爺!」

秦穆然說了幾句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大約十分鐘左右,秦穆然別墅的門鈴便是響了起來。

秦穆然一聲軍裝走了出去,赫然看到一輛黑色的紅旗轎車停在了門口。

當看到這輛黑色的紅旗轎車以後,秦穆然也是頓感意外,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因為這可是當今大佬的座駕啊!

尤其是那個車牌,更是確認無疑。

秦穆然走出大門,黑色的紅旗轎車車門打開,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秦穆然的老相識,同樣的也是大佬的貼身大秘,徐建國!

「秦老弟,真的是好久不見啊!」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雖然之前已經見證過他的授勛儀式,也看到他身穿軍裝的樣子,不過不得不說,秦穆然是個天生的軍人,這一套最新款式的軍裝穿在他的身上尤其的合適,哪怕是他都眼前一亮,第一次見到一個人能夠將軍裝穿的這麼好看。

「徐老哥,怎麼驚動您來接我了!受寵若驚啊!」

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與徐建國握了握手,寒暄道。

「呵呵,秦老弟你這話說的,我就是個跑腿的,我知道大佬對秦老弟重視,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會親自接見你。秦老弟,這份榮耀,恐怕年輕一代裡面,你是頭一個啊!」

不得不說,哪怕徐秘書都有些羨慕秦穆然。

大佬的恩寵實在是太盛了,不光授予秦穆然夏國最為年輕的將星,還推掉了幾個接見外賓的會議專門接見秦穆然,這種情況,哪怕徐建國已經跟了大佬十來年了,都沒有遇到過!

「呵呵,徐老哥你這話說的太重了,我們也是人民的公僕,沒有重視不重視,只有願不願意奉獻。」

秦穆然說了一句老實話道。

「說的好!秦老弟年紀雖然小,但是思想卻是不忘初心,難怪大佬對你讚不絕口!」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讚歎道。

不卑不亢,寵辱不驚,在秦穆然這個年紀能夠做到這樣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秦老弟,走吧,我們別讓大佬久等了。」

徐建國看了看時間,對秦穆然說道。

「好!」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跟著徐建國坐上了那輛黑色紅旗車的後座。

第一次坐專屬座駕,秦穆然心裡也是有些好奇的。

「怎麼了?秦老弟?」

徐建國看到秦穆然的表情,好奇地問道。

「徐老哥,這專座坐起來還就真的是不一樣啊!我在想什麼時候是不是自己也要搞一輛來坐坐。」

秦穆然實話實說道。

「啊?」

徐建國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心中竟然是這樣的想法,頓時感到意外。

「呵呵,我就是隨口一說,隨口一說。」

看到徐建國驚呆了的表情,秦穆然面露尷尬,立刻化解道。

「呵呵!」

就這樣,車很快便是順著馬路開到了大佬辦公的四合院里。

黑色的紅旗車緩緩停在四合院的門口,竟然是沒有一絲的停頓感,就好像人走路一般,如履平地。

這讓秦穆然更加堅定了什麼時候用冥王殿的渠道來搞一輛的想法。

「走吧,秦老弟,已經在辦公室里等你了。」

徐建國一手虛引說道。

「好!有勞徐老哥了!」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跟著徐建國向著大佬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那年盛夏微微甜 「咚!咚!」

徐建國抬手敲門。

「進來。」

大佬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來。

喜劇天王 接著,徐建國便是打開了辦公室的門,秦穆然跟著徐建國走了進去。

「秦將軍帶到了。」

徐建國對著大佬恭敬地說道。

「嗯!辛苦了小徐,給小秦泡杯茶,就拿今年的大紅袍!」

大佬看了看秦穆然,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道。

「是!」

徐建國聽到大佬這麼說,整個人更加的意外了,今年的大紅袍?那可是武夷那棵千年老樹上的啊,全夏國不過才幾兩啊,非重要的人物,大佬根本就捨不得拿出來,可是現在……大佬真的太寵愛秦穆然了!

這是此時徐建國心中的想法,不過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該問的不問,尤其是做到他這個地位的人,更是如此。

當即應了一聲以後,便是離開了房間,隨後下去給秦穆然泡茶去了。 就不算什麼,只是要看李肅他的心情好不好了,他心情好的話,或者可以放過伽椰子它這一次,但要是李肅他心情不好的話,那,將伽椰子它打得魂飛魄散,那也是有可能的,不是沒有可能,接下來,就看李肅他要怎樣了,他想。

他想怎樣了,伽椰子雖然厲害,雖然可怕,但在李肅的面前,還是不值一提,《陰陽玄法》那本書,記載的是最高深的道法,可以說,只要學會了《陰陽玄法》裏的道法,以後遇到任何妖魔鬼怪,都不用怕,可以做到無所畏懼。

但在任務世界的限制下,又得保護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所以,多多少少還是有點緊張,畢竟死人只是分分鐘的事情,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死了,李肅也是看到這一點,之前才忍痛出血給大家在身上畫了一道符,也是以防萬一。

爲保安全,要不然如果是隻有李肅一個人的話,又沒有任務限制的話,那李肅早就已經將伽椰子打得魂飛魄散了,根本不用等到現在,也不用畫什麼符,都是魔王它搞的鬼,但在任務世界裏,又有什麼辦法呢,又能有什麼辦法。

見伽椰子已經被自己給定住了,李肅在心裏再三考慮,最後還是決定要將伽椰子它打得魂飛魄散,沒辦法,真的沒辦法,爲了所有任務參與者們的安全,必須,必須得將這隻鬼魂、這隻怨鬼消滅了,如不是爲防萬一,李肅是絕對。

是絕對不會輕易的就將鬼魂打得魂飛魄散,就將任何鬼魂打得魂飛魄散,這是個約定,是李肅他和他自己的約定,這個約定,一旦達成,那就是一世,但現在,李肅他也不得不,哎,雖然說,伽椰子它沒有當着李肅的面殺人。

但接下來,它是一定會殺人的,難道,難道說,李肅他要眼睜睜的看着伽椰子它先殺人嗎,看着它先殺任務參與者們,不,不可能的,怨氣怨念這麼重的鬼,它出現,那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它要殺人,它不分好壞的殺人。

那麼,竟然知道了接下來它要殺人,它要殺害任務參與者,那自己爲什麼不提前阻止,爲什麼不提前阻止它,自己應該是必須提前阻止它纔對,只有阻止它了,只有事先阻止它了,那麼大家纔不會死,纔會安全,自己要的,不就是。

不就是這個嗎,那現在如果是自己將它打得魂飛魄散,那也不是做錯事,應該是做對了纔對,難道說,要眼睜睜先看着任務參與者死在它的手上,自己纔出手嗎,那如果人都死完了,自己再出手,到那時候,又有什麼意義了。

所以,也許就是因爲以前自己太仁慈過頭了吧,鬼,又有幾隻是好的,可以說,鬼基本上都是壞的,大部分、大多數都是惡的、壞的,會殺人的,想要殺人、害人的,自己既然是學道之人,有能力將它們消滅掉,將那些不乾淨的。

不乾淨的東西消滅掉,那爲什麼自己還要等呢,還要等待呢,還要等到鬼下一次再殺人的時候,才把它消滅掉呢,自己這麼做,到底是對是錯,應該,是錯的,一句話,還是仁慈心在作怪,讓自己下不去手,所以,現在就拿。

現在就拿這隻怨鬼做一個新的開頭吧,反正鬼大多數都是壞的,都是惡的,自己也早就知道了這一點,那麼,還猶豫什麼,嗯,我不要猶豫,我不要再猶豫了,畢竟人命關天,我不馬上消滅它,等它把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殺死之後。

到那時候,後悔的,痛苦的,又是自己,也還是自己,何必呢,又何必要讓自己再到那時候呢,所以,我能行的,我一定能行的,我一定可以下得了手的,我一定可以毫無顧慮的將它打得魂飛魄散的,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李肅在心裏反反覆覆的思考着,可就是不見他真正下手,哎,下個手就這麼難嗎,把這隻鬼魂,把這隻怨鬼,伽椰子打得魂飛魄散,就真的這麼難嗎,李肅,你是有能力的,你是有這個能力的,要不然,你現在也不用這麼煩惱。

李肅的遲遲不肯下手,讓劉美熙、葉黎、程陌、秦風等人,覺得李肅他實在是太仁慈了,太婆媽了,也太墨跡了,甚至是,大家還以爲是時間停止了,畫面不動了,因爲,李肅他不動了,伽椰子它也不動了,自己也沒有動,那。

那,不是時間、畫面停止了,那又是什麼,這個房屋裏的東西就更加不用說了,因爲,就從來沒見它們動過,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原因還是因爲李肅他,對,就是李肅他一個人,他明明可以一套道法就將伽椰子它秒掉,但。

但他卻遲遲不肯動手,也許,是說也許,也許這次任務只要將伽椰子它消滅掉,任務就算是完成了,雖然說,時間可能還早,但危險和恐怖是應該沒有的了,難道說,這次的任務裏,還有比伽椰子它更恐怖更危險的存在嗎,答案。

答案應該是沒有的,伽椰子它就已經是恐怖危險到一個程度了,應該沒有什麼存在要比它更危險恐怖了,除非,除非是有一種情況,那就是,“任務參與者李肅,暫時不能使用道法”,估計也就是這個了吧,但現在,至少是現在。

現在,它還沒有說有這個限制,當然,伽椰子對於一般的任務參與者來說,那就是代表着死亡,絕對的死亡,自己是絕對逃不掉的,所以,伽椰子它已經很不錯了,它只是運氣不好,遇到李肅這個任務參與者了,遇到李肅這個。

這個道法這麼高深的任務參與者了,所以它現在才這麼悲劇,要是它遇到一般的學道之人,估計也不會這樣,一般的學道之人,不一定能對付得了伽椰子它,就比如說,陳婷,如果現在是,李肅和陳婷換一下,換成是陳婷來。

是陳婷來參與這一次的任務,和葉黎、劉美熙他們一起,那結果會是什麼,相信大家不用想,也都知道吧,那當然。 此時整個辦公室里就剩下秦穆然和大佬兩個人。

秦穆然一聲戎裝,顯得有些拘束。

大佬他還是第一次見,哪怕這麼多年了,真正與大佬見面相處這還是頭一次。

「來了啊!」

大佬臉上帶著笑容,看著秦穆然說道。

「首長好!」

秦穆然站的筆直,立刻回以一個標準的軍禮,道。

「呵呵!這裡不用這些的,小秦啊,坐!」

大佬笑了笑,示意秦穆然不用如此正式,一手虛引,讓秦穆然坐在自己辦公室旁的沙發上。

規則小姐和大笨熊先生 「謝謝首長!」

秦穆然放下手,一雙手也是無處安放,見大佬這麼說了,他也是只能夠坐在沙發上。

「小秦啊,你的名字我可是如雷貫耳啊!」

大佬喝了口水,看著秦穆然,笑道。

「首長,你不要笑話我了,我知道我的惡名。」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尷尬道。

「惡名?不!我看是英名!」

出乎秦穆然的意料,自己這麼說以後,大佬竟然是搖了搖頭,道。

「英名?我能有什麼英名啊,別人不罵我我都謝天謝地了!」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哈哈!罵你?可是你有想過別人為什麼罵你嗎?」

大佬盯著秦穆然問道。

「為什麼罵我?因為跟我是死對頭吧!」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呵呵,死對頭? 網游之西游道圣 那倒不至於!不過人家罵你,是因為你觸及了他們的利益!」

大佬直接點出了問題所在道。

「是啊,利益!利字當頭啊!」

秦穆然感慨道。

「但是,現在我們國家正在大刀闊斧的改革,我們的國家正在需要一位先行者,而你,恰恰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先鋒!」

大佬看著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啥?先鋒?啥意思?我說你不會是要我幹啥了啊!」

秦穆然怎麼聽著這話都感覺有些不對勁,不知道為什麼,他隱約間已經嗅到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陰謀的味道。

這是又要給自己干苦力了?

不會吧!大佬你這麼好的人,不要學龍天正那老頭壓榨廉價勞動力啊!

「呵呵,不需要你做什麼,你自然而然也會做些什麼的。」

大佬笑了笑。

「怎麼會?」

秦穆然有些不信。

「你還就別說這個,你的事情我一直都在關注著!東皇,你算是我們夏國最為優秀的特種兵王,而你們秦家更是我們夏國的中流砥柱,秦老為了咱們國家這一輩子都在奮鬥著,作為他的後人,我知道而且我也相信,你的骨子裡流淌著滾燙的國家利益至上的熱血!」

「你別這麼說,你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的!」

秦穆然聽著大佬這麼誇讚自己,千年沒有變化的老臉也是一紅道。

「我說的都是事實不是嗎?」

「什麼?你想要抓我呀?」小鳳凰突然伸起爪子,「我一彈弓子打死你!」

Previous article

說完。搖頭,大有一副將頭疼事情扔給你去處理的架勢一閃身,直接鑽進玉印之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