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你想要抓我呀?」小鳳凰突然伸起爪子,「我一彈弓子打死你!」

話落,小東西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彈弓,然後一把拉下,說道,「老妖婆,後會無期啦!」

看到小東西竟然會用彈弓,神靈大人又給驚訝了一把,然後看到有什麼東西向自己飛過來,她一愣,「這是什麼東西?」

「對了,老妖婆,忘記告訴你,這個東西的名字叫做黃臉婆。」

她的臉在經過剛才那些蟲子身上的毒,兩個如果在一塊,就真的成為黃臉婆了。

「哈哈哈,你想要解藥的話,只有我們有哦,如果你沒有解藥的話,你死定了!」

「給我站住!」神靈大人伸手想要去抓它,氣得渾身發抖,但是她的臉又疼又癢,又哪裡有小鳳凰飛的快,張嘴狠狠的吐出一口血,身體搖晃,「夜冰依你給我等著,我發誓,此生一定要殺了你!不然我誓不為人!就算你逃走,我也會把你抓回來。」

神靈大人的聲音遠遠的傳進夜冰依的耳朵里,其實夜冰依還沒有走,就躲在下面的雲層當中,不屑的勾了勾唇,想要抓她么?她倒要看看她有什麼本事。

不過,夜冰依本來還想等著神靈大人追過來,想要偷襲她,但是現在看來,已經偷襲不成,那麼她就以後再來報這個仇。

看著飛過來的小鳳凰,夜冰依拍了拍坐下的白眼狼,「我們走!」

離開了這裡后,夜冰依就去找了哥哥。

目前的情況看來她們已經不適合再呆在這裡了,先找個地方避避。

「哥哥,我回來了!」夜冰依跑回了家,一身風塵僕僕,可是剛開門,她愣了,房間里有一屋子的人,這裡有男女老少,年輕的,老一點的,不過很多全部都是陌生的。 “我要跟你單挑!”夏強瞪着我說道。

“行,來試試。”我招手道。

夏強沒敢動手,對面的一隻狐妖說道:“剛剛好險吶,若是讓衙役的妖發現你們在這,估計整個怡紅院都會遭殃!”

“姑娘,剛剛說話那妖是什麼來頭?”我問道。

“剛剛巡邏的那個是衙役的柳三新,屬於出馬仙中的柳家仙。”一隻狐妖回答道。

“柳三新?這條蛇我聽說過他的事情。”夏強搶過話說道:“當時蛇家仙在比武,這個柳三新呢,他代表柳太爺去參加比武大會,結果暗中傷人,又不道歉,被柳太爺驅逐柳家野仙班,淪落到妖棧這裏做衙役的捕頭!”

“妖捕?”我嘀咕了一聲。

所謂地府有鬼捕,這妖棧既然有衙役,那當然有妖捕。柳三新的事情我聽說過一點,這蛇妖心不壞,表面兇惡,只是過於意氣用事而已。

柳三新妖術高強,兩百年前就被定位柳太爺的接班野仙,結果因爲比武的時候犯了打錯且不悔改,被驅逐東北境界內,來到這妖棧做了一個小捕頭。

“兩位姑娘,是否有空,我這感覺有點不舒服!”夏強摩擦着手掌,指着自己的胸口說道。

“走了,還丟人現眼!”我揪住夏強的耳朵說道。

“放手啊,哥們!”夏強半開我的手罵道:“哥們,我算是服你了,這妖棧我還沒玩夠呢,就走了!”

“你真要是服我,就叫我一聲哥,我罩你。”我笑道。

“別淨扯這些沒用的!”夏強擺擺手,無趣的說道:“你不是要找人的嗎?怎麼現在享受完後就不找了?”

對哦,我還得找白雪!

說着,我把白雪的照片給拿出來,問道兩隻狐妖:“兩位姑娘有沒有見過她呢?”

“這姑娘我好像在茶樓見到過!”一隻狐妖皺眉道:“當時我懷疑她是陽間的人,公子你現在拿出這畫像來,看來還真是陽間的女子!”

“茶樓客棧?”我看着窗戶外面的茶樓嘀咕了一聲。

“duang……!”那茶樓傳來了敲鑼聲。

“搞什麼?”夏強走過來問道:“要出殯了嗎?”

“這是妖棧十年一度的寶物觀賞大會。”狐妖說道。

“什麼寶物?”我問道。

“不清楚,一些妖出去妖棧,在陽間收集千奇百怪的物品回來,十年一度的觀寶大會,投票選舉出誰的寶物最有價值,誰將會獲得黃太爺一百年的妖氣與法力!”狐妖回答道。

“黃太爺?莫非是黃家仙那位大哥大?”夏強問道。

“我想應該是的。”我看着不遠處,一道強勁的妖氣飄來,直接鑽入茶樓裏面。

“這黃太爺夠豪氣的嘛,直接獻出自己百年的妖力,要是他能做我的出馬仙,我在我的家族能逞強了!”夏強笑道。

“洗洗睡吧。”我白了一眼夏強說道:“去看個熱鬧!”

說着,我轉身對那兩個狐妖,問道:“兩位姑娘尊姓大名?”

“狐小單!”

“狐小雙!”

我聽到這個名字,頓時尷尬起來,這妖怪起名字怎麼這麼隨便,單雙直接變成兩個名字,不過我還是拱手說道:“那小單姑娘,小雙姑娘,後會有期!”

“公子!”我正要走時,狐小單喊住我。

我轉身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別暴露自己是陽間的人,黃太爺下手狠心,一旦查到陽間的人進入妖棧,連魂魄都要撕碎。”狐小雙回答道。

“我怕他有毛?”我冷笑一聲,提起揹包,走出這怡紅院。

下樓後便前往對面的茶樓,只見這茶樓比怡紅院大多了,一共有兩層樓,裏面坐滿了妖怪,中間空出一個地方。

坐在二樓的一個白髮老頭,身穿一聲白色大褂,妖氣逼人,應該就是黃太爺了。

黃太爺坐在二樓的太師椅上,端起一杯茶,微笑着點點頭,似乎很現在的場面。

而此時,茶樓越來越多人圍觀起來,妖棧數不盡的妖怪,把我和夏強擠了進去。

“走!”我拉着夏強來到上了二樓,然後站在黃太爺對面的位置,等待這次的觀寶大會。

“各位,安靜下!”此時在一樓,一個成人形的妖怪,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幻化出來地的,只聽見他喊了一聲,所有妖怪都靜了下來。

“今天是妖棧十年一次的觀寶大會,妖棧舉行這次大會已經有二十次之久了!”主持的妖怪喊道。

二十次,沒十年一次,豈不是兩百年?

“今天,我們很榮幸的邀請到黃太爺前來觀寶!”說着,主持的妖怪看向二樓的黃太爺,果真是那位白髮老頭。

黃太爺站起來,對着大家擺擺手,然後又坐了下來。

“這次觀寶大會的獎勵,可以得到黃太爺的百年妖力,這可是百年不遇的好事,黃太爺身爲黃家仙之首,百年妖力可成爲黃家仙之首的繼承妖選,不過我還是希望衆妖遵守秩序!”主持的妖怪喊道。

掌聲想起過後,給個妖怪輪流開始拿起自己在陽間收集的寶貝有秩序的站在中間的高臺上展覽。

“哥們,話說你要找的那位美女,到底在不在這兒”夏強小聲的問道我。

“我在找着。”我看着周圍回答道。

可是這幾百只妖怪之中尋找白雪,真的很難,我看向對面的黃太爺,只見他忽然盯着我看了幾秒,難不成被發現了?

黃太爺看了我幾秒後,又低下頭看着樓下的觀寶大會。

此時,樓下的一個狗藥,雙手捧着一顆彈珠上了臺,然後說道:“這是陽間少有的夜明珠,收藏價值極高!”

“這狗妖沒見過世面吧。”夏強鄙視笑道:“這彈珠我小時候一大箱,五顏六色的一大堆,這也叫寶物?”

我也附和笑了笑,那羣妖怪見到這彈珠,眼睛都直了起來,然後主持的妖怪講解了一大堆的彈珠來歷……

遞給這狗妖一個牌子,然後又信心十足的坐會自己的位置。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裏,衆多妖怪開始展現自己在陽間得來的寶貝。

其中,有打火機、花露水、智能手機……雖然有些看似很普通,但是這些妖怪如同見到寶貝一樣。

比較靠譜的會拿出古墓中的古董文物出來,青銅劍,夜光杯,古畫之類的,拿出古畫的時候,還說是陽間一位古人李白畫的。 夜冰依下意識的按住腰間的佩劍,警惕的望著她們。

看到夜冰依突然回來,房間里的人也愣了一下,最後還是夜瑾瀾回過神來,欣喜的拉著她的手道,「依依,你總算回來了,我們還正在商量該怎麼去救你。」

他上下看了她一眼,見到她毫髮無損,這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眼中含著溫柔的神色。

「對了,依依,神靈大人不是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考慮么?你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她的話也能相信?我們差點……」話說了一半,夜冰依便住了嘴,好奇道,「哥哥,她們是誰?」

夜瑾瀾微微一笑,把她牽到一個面色嚴肅,髮絲梳得一絲不苟的女人跟前,「依依,這是我的恩師大人,夜清文,她老人家剛剛踏入夜族內宗不久,如今是內門最有潛力的高手,也是這次主持神女大選的主持人之一。」

「文師父,她就是我的妹妹,夜冰依。」

夜瑾瀾的話音一落,夜清文和夜冰依兩個人也面面相覷,打量著對方。

夜冰依看了一眼,就感覺到渾身一麻,這個夜清文的實力好可怕呀。她一定是高手當中的高手,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就讓她看一眼,就害怕。

夜冰依想,夜清文的實力肯定不比神靈大人的差。

夜清文也看了看夜冰依,然後才說道,「瀾兒,這就是你的妹妹么?還真是了不起啊,我看要不了多久時間,她就會成為我們夜族第二個夜南柯。」

夜清文話音一落,眾人皆是一陣唏噓。

夜南柯這個名字,是夜族的禁忌,更是一個傳奇的存在。

更讓夜冰依意外的是,夜清文居然敢直接說出夜南柯的名字。

不過她不知道,夜清文本在夜族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子,眾人也都見怪不怪。

但是,讓人更震驚的是,夜清文居然把夜冰依比作夜南柯,這樣的誇讚,是否有點太過誇張了?

她真的可以成為下一個夜南柯么?那該是何等的強大。

不過,夜清文既然這麼說,也一定有她的道理,眾人覺得,這個少女,肯定不簡單。

最淡定的就是夜冰依,她覺得夜清文和哥哥相識,又是哥哥的恩師,想來她也應該是禁忌之人了。

所以她有可能只是因為哥哥的面子上,所以才這麼說,她也對她微微一笑,「原來前輩是我哥哥的師父,小女子夜冰依見過因為我大師。」

夜冰依朝夜清文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態度不卑不亢,沒有因為她是夜族內部的人才對她卑謙討好,只是因為她是她哥哥的師父而已。

夜清文微微頜首,面上沒有多少表情變化,站起身說,「兒瀾,既然你妹妹陪她回來了,如此你便可以安心了,現如今神女競選的日子快要來臨,師父還要去和那些人一起商量具體的事情,便不繼續逗留了,你安心,有師父在身邊,絕不叫他人動你。」

夜清文起身率先離開,其他的人也都跟在她的身後,恭敬的跟了上去。 “李……李白!”夏強驚訝道:“你大爺的李白畫畫的?”

“你有意見?”我白眼道。

“沒意見,嘿嘿。”夏強歉疚的笑了笑,回答道。

也不知道觀賞了多長時間,我只知道我站在原地都開始打瞌睡起來,樓下的觀寶大會還在熱烈進行中。

不過,一個牛妖手中介紹的東西吸引了我。

因爲牛妖手中跟其它妖拿的東西很大的區別,其他人拿着物體,而這隻牛妖上臺後,從自己的兜裏拿出一個玻璃瓶。

當牛妖拿出玻璃瓶後,只見玻璃瓶中出現一張藍色的符紙,當符紙出現後,所有妖怪都緊張起來。

“符!”妖怪們驚喊道,紛紛躲了起來。

那主持的妖怪也慌張起來,顫抖着身子,哆嗦着嘴巴說道:“你!你!你是陽間的人?”

“我還沒說,你們就躲起來了,我並沒有惡意!”這牛妖委屈的說道。

“藍符!我靠是藍符!”夏強驚訝道。

我矇住夏強的嘴巴,罵道:“你小子別這麼激動,這麼多妖在這!”

夏強點了點頭,緊張的看着那牛妖,此時我也很激動,首先這藍符已經失傳已久,沒有人可以畫出來。

我曾經問過李玄清,李玄清說藍符只有一個人可以畫出來,那就是我師父,我師父死後,畫藍符的方法也就失傳了。

難不成這是我師父在哪丟下來的藍符?

“大膽!”從黃太爺的身邊走出一個身穿古代捕頭衣服的妖怪,我一看,這妖怪半邊臉都是青色的蛇鱗,腰間別有一把劍。

“那傢伙好像是柳三新!”夏強小聲的說道。

我沒有回答夏強,而是看着柳三新的下一步動作。

柳三新走出一步,從二樓飛了下去,一股青色妖氣聚集於柳三新的身體,那牛妖見到柳三新,忽然跪下來求饒道:“柳捕頭,我是冤枉的,我不是陽間的人!”

“還敢狡辯?”柳三新拔出腰間的佩劍,搭在牛妖的脖子上,怒道:“陽間道教的符紙,你也敢帶進妖棧,找死!”

說着,柳三新的劍準備割下時,黃太爺站起來喊道:“柳捕頭,且慢!”

柳三新愣了一下,擡頭看着黃太爺問道:“黃太爺,你要庇護這叛徒?”

“這道教藍符有來歷,這位牛兄是無辜的!”黃太爺安穩的解釋道。

柳三新轉回頭看着牛妖,把劍給插回自己的劍鞘之中,然後飛上黃太爺的身邊。

黃太爺讓牛妖站起來,對着衆妖喊道:“各位,這藍符我在陽間見過,大有來頭,且讓這位牛兄解說下去,說不定各位互換寶物的時候有用!”

妖怪們聽到黃太爺的漢喊話,慢慢的坐回自己位置。

那主持妖怪見黃太爺開口說話,走上臺來,喊道:“觀寶大會繼續!”

牛妖有禮貌的對着所有妖怪鞠躬,把玻璃瓶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中說道:“這陽間道教的藍符,是我五年前於人間雲遊,有幸在一座山中拾到的。”

“山裏有座廟,廟裏有座老和尚……”夏強鄙視說道:“這麼老的套路,騙騙這羣無知的妖怪還是行得通!”

“呵呵。”我微微一笑,繼續聽着牛妖講說。

“我撿到這藍符時,還發現一張紙條,不過我身爲妖,看不懂陽間現在的字,若是繁體字我便看得懂!”牛妖微微一笑。

然後舉起自己手中的玻璃瓶說道:“由於我的心地善良,在陽間雲遊期間,遇見了一位道士,他告訴我,這張藍符世間少有,可以讓魂魄脫離被封鎖的地方,不管你是妖,還是鬼,亦或着是屍!都可以借用這張藍符逃脫!”

“我說牛兄!”主持妖怪問道:“我們妖邪氣在身,觸碰符紙會讓我們受到傷害,你這符,貌似沒有用吧!”

“這有用啊,不然我拿瓶子裝着幹嘛?”牛妖說道。

“好了,下一位!”主持妖怪無語道,把牛妖給推到一旁去。

“別啊,我還沒講完,這符紙很有用的,可以破陽間的陣法,只要有玻璃瓶遮擋住,就沒事的!”牛妖喊道:“還有這玻璃瓶,也是一個寶物,你看她晶瑩剔透,是收藏寶物之一!”

“能破解一切陣法?”我摸着下巴嘀咕了一聲。

徐小鳳!

我一直在尋找如何進入李玄清那面小白旗的方法,然後把徐小鳳給解救出來,如今這麼有緣遇上這張藍符,我必須拿到那張藍符!

“你在這裏等着!”我對夏強說道。

“哥們,你去哪?”夏強抓住我的手問道。

“我需要那張藍符!”我說道。

“等下!”黃太爺站起來喊道,所有妖都靜了下來。

此時,黃太爺從二樓飛下去,然後站在中間的臺上,對着那牛妖說道:“那位牛兄,過來!”

牛妖看了看手中的玻璃瓶,興致沖沖的走上中間的高臺,笑道:“黃太爺您這是賞識我這藍符了?”

“我認識陽間一個人,他也會畫藍符,是藍符最後持有人。”黃太爺說道:“剛剛你說還有一張紙條,不妨拿出來給我看看,我識得陽間的字。”

牛妖也不猶豫,從兜裏拿出一張紙條來遞給黃太爺。

黃太爺接過紙條,打開觀看了許久,然後把紙條往半空一扔,微笑道:“挺有意思的!”

牛妖見黃太爺微笑,連忙說道:“黃太爺,這紙上說了什麼?”

黃太爺轉身看着牛妖,笑道:“把你手中的東西給我看看!”

牛妖雙手把玻璃瓶遞給黃太爺,黃太爺拿着玻璃瓶看着那藍符,冷笑道:“柳捕頭,下來!”

柳三新聽到黃太爺的呼喚,從二樓飛了下去,拱手問道:“黃太爺有何吩咐?”

黃太爺拍了拍柳三新的肩膀,然後抽出柳三新腰間的佩劍,放在柳三新的脖子上。

衆妖見到次狀況,紛紛唏噓討論起來。

王凝的公司安排得非常周到,給每輛車不僅配了一名司機,而且還配了一名保鏢模樣的副駕,坐在這樣的車裏,頗有幾分成功人士的感覺。

Previous article

但現在就是如此了,其實,最多的還是無奈,自己又不能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它爬過來,試問,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心裏一點都不害怕,要是不看它嘛,又怕它一下子就爬到自己的身前了,所以,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