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脣邊,黏膩的液體滴答,彷彿是它垂涎的口水。

“爸爸的基因……”

“爸爸能叫我更穩定……”

這怪物驚喜的說道。

他剩餘的觸手歡快的在地板上打着節拍,接着,就把那根徹底撕扯下來的手指,直接填到了眼睛下方那圓圓的小孔當中!

令人牙酸的咀嚼聲響起。

周霜霜瞪大眼睛,無論如何,她強迫自己,不允許轉過頭去!!!

………………

這一場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摺磨,好半響,才叫她停止顫抖。

而此刻,那坨怪物身軀扭動着,努力伸展着,似乎是難以言喻的暢快與舒服……

“只有爸爸的肉,才能讓我感覺到穩定……爸爸,爸爸,你長得快一些啊……太慢了,太慢了,我要留着你慢慢吃呢!你快些啊!”

他聲音依舊又輕又細,說着,圓胖的觸手一鬆,那因疼痛而劇烈蜷縮起的手掌,便直接帶着淋漓的血水,落回了淡綠色的粘稠液體中。

很快,他嘴裏便發出“咕嘟”的聲音,隨即,又很快沉了下去。

…………………

周霜霜在這一刻突然明白,這根本不是什麼普通的液體,這水箱裏放的,全部都是高濃度的營養劑。

看着旁邊的配比倉,周霜霜很快看清楚了下方散亂的藥品包裝盒子。

這種配比……是陳伯倫之前纔剛剛發明的一種高濃度促生長劑。

原本,是想應用在人體上面,爲那些殘疾人帶來福音。

但是由於瓶頸無論如何難以攻克,副作用又太大,造成的痛苦沒有人能夠抵抗……再加上新生的肢體又細又弱,彷彿孩童一般,並且不能隨之長大……

這時候,新的方向又有了別的發明。

他很快便將這項成果廢棄了。

而這樣被廢棄的成果,依照陳伯倫的研究進度,平均每個月都要有一兩項。

誰也沒把它當回事。

而如今,這種只能供給人微弱氧氣,並在促生長過程中,叫人痛不欲生的營養劑,被作用於陳伯倫自己身上…………

……………

這……究竟是怎麼了?!

周霜霜陷入巨大的驚惶中。

那個說話聲音又細又小,彷彿一陣風都能吹跑的林妹妹陳倫。此刻,竟然成了眼前這副噁心的模樣,所作所爲,跟瘋子沒有任何區別!

陳伯倫對他的心意,這世間無人能及!

而他此刻,便如同飼養雞鴨一般,將對方豢養,還要用這樣殘忍的方式來取食……

他已經瘋狂了!!!

………………

而這時,徐峯緩緩走到玻璃箱面前,慢慢將兩隻手掌貼在玻璃面上,彎下腰來。

水箱裏頭的營養液很是渾濁,其實陳伯倫沒有主動接近,他是什麼也看不到的。

但無所謂,對於徐峯來說,這些話,他每天都要說一遍。

倘若能有一次叫陳伯倫痛苦,他就覺得值了。

……………

“陳先生,水裏呼吸很困難吧!”

“你怎麼不說話?”

“唉呀,我又忘了,你的舌頭前天被吃了。”

“不過……誰讓這一切都怪你呢?”

他的聲音並不大,可貼着水邊,陳伯倫仍舊發出劇烈的波動。

水箱裏的水,都在微微顫動着。

徐峯看到了。

他的臉上,涌現出一抹快意來——

“你看這個怪物的世界……”

“都是因爲你!”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裏頭:“你一定知道你兒子的夢想,就是擺脫病弱的身體,做一個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大英雄吧!”

“所以你竭盡所能,就是爲了要達成他的願望!”

他突然呵呵笑開了,神情詭異又猖狂,全然不顧那坨怪物還在他身後。

“你瞧,他現在果然成了力拔山兮的……大怪物了!”

“只要他想,他的觸手,就可以直接穿透整棟樓!”

“可是,那又怎樣?思維愚鈍、精神力低下,就連我這樣直接說他,他都沒有任何一點感觸……”

徐峯說着話,神情中滿是惡意。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

“第一份未成功的藥劑施加在他身上……他成了如今這樣子,都是你害的。” 徐峯的話,在周霜霜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不明白,自己只是失神一小會兒,爲什麼世界走向,會變成這個樣子?

陳伯倫愛他的孩子,更甚於愛他自己,藥劑不成功的話,是絕不可能就這麼作用於陳侖身上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

……………………

作爲一個沒有實體的人,她不管情緒波動如何大,屋裏都沒有人發現。

此刻,徐峯正對着水箱呵呵笑着,神情癲狂到,讓周霜霜根本不能將他和最開始那個嚴肅到一板一眼的隊長,聯繫到一起。

因爲情緒太過激動,他的耳朵也忽然是人耳,忽然又變成毛茸茸的動物耳朵,他眼角抽動着,似乎這種感覺,於他而言,也是痛苦的。

……………………

他拽了一把自己的耳朵,眼睛隱隱有些發紅:“啊……又要吃東西了……”

“不過,多虧我當初在基因融合中,選擇的是狼虎融合基因,不然……現在估計早就被吃了吧!”

“基地裏的羊,都被吃光了啊!”

“真是討厭啊,爲什麼選擇羊的人,那麼少呢?”

“下次吃什麼呢?吃兔子吧!我預定了兔子,等會兒就去殺了他!”

“不然,我虎狼基因,沒有按照食譜來吃的話,基因崩潰就不好了啊……”

“可是現在人越來越少了……吃來吃去……很快就沒得吃了啊!”

………………

說到這裏,徐峯突然又醒悟過來:“啊!”

“不行,不能那麼急,我還沒有跟你說完話!”

周霜霜在旁邊咬緊牙關,“咯吱”作響。

她現在這個狀態,咬牙,不是爲了不發出聲音,而是爲了壓抑自己的情緒!

徐峯,也已經瘋了吧……

他說話時的狀態,智商……就像退化了一樣!

這,也是所謂“基因融合”造成的嗎?

…………………

“你自己沒有看好他的生活助理,讓那人心懷怨念把他帶出去……”

“哇!一不小心!一摔,就摔出問題來了。”

“你兒子是你自己幹細胞培育的卵子,和你自己的精子結合孕育而成的啊!雖然剔除了遺傳病,但是……怎麼可能會好好的呢?”

“陳伯倫啊陳伯倫,你十三歲時突發奇想給你造的兒子,如今,一口一口吃了你……想想就覺得激動啊!”

“他在成長過程中基因不穩,被拐賣又飽受折磨,根本沒有免疫力這種東西。身上磕出的那些傷,一直好不了,高燒、過敏、感染、發炎……這些通通都能要他的命!”

……………

徐峯說到這裏,聲音越發的陰測測了。

“是啊,只有你兒子那麼重要……所以你遷怒了所有人,別墅的守衛也根本無心安排……”

“直到記者們長槍短炮,將話筒杵到了你的眼前……”

“我知道,你是想說,基因融合項目根本沒有完成對不對?”

“可誰讓陳侖在這個時候,突然不行了呢?”

“你當着所有人的面,就給他打了唯一一隻,融合了多種基因的實驗藥劑!!!”

“天哪!”

徐峯突然誇張的笑了起來,笑到眼淚都淌了下來。

淚珠在他臉上縱橫着,他哭哭笑笑,神情癲狂。

“你是科學家,你的藥品沒有完成,沒有完成! 霸道小嬌醫 你他媽知道嗎!!!”

……………

他突然砰砰拍着玻璃,指甲刷的彈出,在玻璃上劃出刺耳的聲音。

但是這玻璃是高新材料製成,堅硬度非比尋常,此刻,依舊沒有任何問題。

“你瞧,大家都被你騙了。”

“這一針下去,不到三分鐘,陳侖就呼吸穩定了。三個月後,他完全恢復正常。又一個月,他的身體素質,變得非常強,而且力氣又大,渾身充滿活力,思維甚至都那麼靈活……”

“在細胞檢測過程中中,專家預測,他完完全全可以活到70歲!”

“七十歲!!!”

徐峯拍着手:“這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一個消息啊,你再也攔不住了!”

“不管你怎麼解釋那藥劑還沒有完成,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

“你是這麼的假惺惺,說了實驗沒成功。可當有人用你的兒子做威脅時,你又同意了。甚至,還製作出了各種融合基因的藥劑,供大家挑選……”

“最後,你看,上至老人,下至嬰兒,沒有人能抵得住誘惑。”

但是,八個月後,大家的基因就都崩潰了。”

“融合了虎豹基因的人,必須要吃融合了羊兔等動物基因的人,才能達到暫時的穩定。”

“融合了羊兔等動物基因的人,必須要吃融合植物基因的人的肉……”

“一開始,理智會掙扎。”

“可你見過吸毒嗎?長時間基因不穩定,我們就會狂躁,就會嗜血,就想要……破壞一切!”

“食物鏈,就在社會當中形成了。”

………………

水箱裏傳來了陳伯倫不顧一切的掙扎,還有劇烈的拍打聲!

看着那畸形的手掌在自己面前敲打玻璃,徐峯也終於安靜了下來。

“你的兒子啊,他多珍貴呀,他不一樣。”

“他根本沒有單純只融合任何一種動物的基因。”

“因爲你說過,融合基因,本身是一種人類的退化。你給他融合了什麼呢?”

“融入了提取自你自己的、揉雜了各種動物優勢的,經過改良的本質細胞。”

“所以呀,八個月後,他沒有任何掙扎的時間,就直接硬生生的破碎重組,連腦子都一起重組了……”

“然後,經過一遍遍的自我碾壓,組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而你,就是他永恆的儲備糧。”

徐峯拍着手,眼神瘋狂——

“你看,在我第一次基因不穩,失去神智吃掉了自己的兒子後,我就想到了這個主意!”

“怎麼樣,怎麼樣?!”

他哈哈笑着,在屋子裏像一名瘋子一般跳來跳去,而前方那一團蠕蟲般的東西,仍在那裏盤着自己的各種觸手,拍打出開心的意味來。

而那幽綠色澤的渾濁懸浮液當中,陳伯倫的身影明明暗暗,幽幽遠遠。

那雙空洞的眼眶中,竟無聲滑出兩道血痕來。 不不不——

太可怕了!

這一切太可怕了!

周霜霜猛然後退幾步,難以置信。

“不可能,這不可能……”

她連番深呼吸,終於想到了剛纔一個疑點——

徐峯說,有人把陳侖帶出去,讓他摔倒在地上,從而導致感染過敏發炎等各種問題……

可是現實中,她明明接住了他,陳侖沒有摔倒,目前也沒有出現各種可怕的免疫併發症!

他身上,只有自己不小心捏出的淺淺傷痕。

雖然因爲新陳代謝太慢而導致傷痕一時難消,可並沒有傷口啊!

……………

——這是假的!!!

她猛地後退一步,跨出了門外!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

在這一瞬間,周霜霜身體各處突然傳來一陣強大的拉扯力!

只短短一瞬間,她整個人彷彿被人硬生生從狹小的洞中拽出來……睜開眼時,面前,依舊是空曠的房間,雪白的牆壁。

看着老魏身後的這些半魂,我頓時想到,這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大部分的瓶子還是好好地,活着留在一旁的架子上,或者貼着符紙掉落在地上。

Previous article

現在魚人世界的樂師正在周小雨跟九窈搭建的舞臺上彈奏着樂器,大家在賞心悅目的音樂聲中交談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