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老魏身後的這些半魂,我頓時想到,這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大部分的瓶子還是好好地,活着留在一旁的架子上,或者貼着符紙掉落在地上。

我下意識地環視了這周圍的一切,尤其是當我看到還有那麼多的小瓶子,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根本就不敢想象,如果這些瓶子全部被解開封印的話,到時候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忽然一點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呆着了! 唐麒看着我呆呆地坐在地上,既不起來也不說話,便問道,“小瑤你怎麼還坐在地上?快起來!”

我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想到自己竟然還在這裏發呆,我真是暗罵自己是個蠢蛋。

冷妻價到,總裁請認輸 與其在這裏擔驚受怕,還不如趕緊離開呢。

這麼給自己打氣之後,我便一骨碌爬了起來。

我拿着那些陣旗來到唐麒的跟前,說道,“這些該怎麼用?”

唐麒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便一一爲我講解了起來。

在唐麒的指示下,我終於按照要求把陣旗插在了相應的地方。

吸血鬼女王傳奇 緊接着,我就退離到一旁,緊張地看着唐麒。

一開始的時候,唐麒的樣子看起來好像還是跟原來差不多,可是慢慢的,我就發現不同的地方了。

從唐麒的脖子往下開始,他的肩膀,他的雙手,再到他的腿,好像都可以慢慢移動了。

我有注意到,在我插旗的時候,唐麒就一直唸唸有詞地,就連這會兒,他也沒有停下來。

“給我破!”只見他大喝一聲,我就感覺到周圍的空氣似乎真的從唐麒的周圍爆裂開一樣,一個不查就被衝擊波推到了牆根上。

就連架子上的小瓶子,也在搖搖晃晃的,因爲互相碰撞而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我說你小子悠着點兒啊,萬一把這些瓶子弄破了,老子可沒工夫幫你收拾殘局!”老魏慌里慌張地說道。

只是他嘴上雖然這麼瘦遮,但是且早就已經擺出了防備的姿態,就等着萬一出什麼事的時候,有所防備。

我無意去取笑老魏的口是心非,而是衝過去扶助搖搖欲墜的架子。

我想,相對於他們來說,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這個了吧?

不過我並不在意,因爲我也幫了大忙呀!

我這麼對自己說道。

唐麒終於獲得了自由,看着我正在努力地扶住架子,也跑過來幫忙。

在我們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下,架子以及上面的小瓶子都安然無恙地平穩了下來。

我籲出一口濁氣,然後跟唐麒相視一笑,再接着把地上的小瓶子集中到一個角落裏。

等我們把這些事情做完的時候,我就聽着老魏陰陽怪調地說道,“丫頭,你該不會是移情別戀了吧?”

“噗!”

這死老頭說什麼吶!

我齜牙咧嘴地吸着涼氣,舌~頭好像有一處被咬破了,那腥甜的味道,似乎是在提醒我,這一切都是因爲這死老頭亂說話造成的!

我緊抿着嘴脣,氣鼓鼓地瞪着老魏,想說什麼又不敢張開嘴,只能咕噥着惱人的話。

老魏看着我這樣,更加奇怪地說道,“丫頭你該不會真的被我說中了吧?你要真移情別戀了,那臭小子可怎麼辦啊?”

唐麒也知道老魏說的“臭小子”是誰,此時他正把最後一個小瓶子放下,聽得老魏這麼一說,竟然毫無避諱地走過來說道,“我倒是挺希望小瑤能喜歡上我的!”

這句話一說出來,不僅是我不知道該做何回答,就連老魏也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這,這是什麼意思?”老魏結結巴巴地問道。

看吧,自己造成的混亂,現在連自己都不淡定了。

唐麒卻聳聳肩,就想說天氣不錯一樣地說道,“意思就是,大概要讓你失望了,小瑤並不喜歡我。”

“哈,哈,這怎麼能算是失望呢,我高興還來不及!”老魏撓撓頭,似乎是想要化解尷尬地說。

只可惜,他越揪着這個話題不放,現場的氣氛就越尷尬。

緊接着場面直接冷掉了。

我們三個就跟傻子一樣杵在這裏面面相覷。

最後還是唐麒率先開了口,他說,“我們先出去再說罷。”

我跟老魏自然沒有不同意的。

就這樣,我們一行三個離開了這裏。

我們穿過了拐彎,又走出了祠堂,直接來到外面的院子裏。

不知道是不是在裏面呆的太久了,出來之後我才覺得,外面真是讓人感覺舒服太多了。那種壓抑的感覺完全沒有了。

我回過頭去看了一眼連們都被砸爛了的唐家祠堂,又看了一眼隔壁的那間偏房。我想,杜玉鳳一定還在那間偏房裏,等着我幫她找回另一半魂魄吧。

看着我止步不前,唐麒轉過頭來問道,“怎麼了?”

我搖了搖頭,只是看着老魏的身後說道,“沒什麼,我只是在想,老魏身後的這一串,他們的另一半魂魄會在哪裏呢?”

老魏頓時沒好氣地說道,“哼!肯定是被他們唐家人拿去不知道幹什麼了!像這種事情,他們可沒少幹!”

唐麒被老魏這麼一噎,抿了抿嘴,然後說道,“對不起!”

老魏深深地看了唐麒一眼,說道,“算了,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在你頭上。”

說完,老魏指了指旁邊的那間偏房說道,“丫頭你還記得嗎,我一開始是帶着你到那間偏房去的。”

我點點頭,“沒錯!不過,你的半魂不是已經在祠堂裏面的那間暗室找到了嗎?”

老魏擺擺手,“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是說,當時我之所以帶着你去那邊,是因爲我感覺到自己的另一半魂魄在那裏。”

“雖然我現在知道那裏肯定沒有我的另一半魂魄,但是我總覺得,能讓我有這種感覺的,肯定有着某種相似的東西。”老魏如是說道。

我再一次想到了杜玉鳳!

老魏說的沒錯,不說別的,就說這杜玉鳳,不也被關在那間偏房裏頭了嗎?

正想着怎麼跟唐麒說,我就聽見他開口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去看看吧。”

說着,唐麒又是第一個邁步的。

我跟老魏相視一眼,然後跟在了唐麒的身後。

走進去之後,我就感覺到有一陣陰柔的風往自己身邊靠攏過來,沒等我做出反應,我就聽見杜玉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小丫頭,答應我的事情呢?”

老魏最是警覺,一聽着動靜立即就衝過來了,就連唐麒也不甘示弱。

也正是因爲這樣,杜玉鳳才說了一句話就不得不退離我好遠,等到退到一個安全的距離,她才震驚不已地說道,“張小瑤你竟然帶人來對付我?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老孃不會放過你的!”

杜玉鳳噼裏啪啦地就是一頓臭罵,直接把包括我在內的在場所有人以及鬼都罵蒙圈了!

等到她好不容易停下來的時候,我才聽着老魏一臉狐疑地看着我說道,“丫頭,你什麼時候惹上這婆娘的?你知不知道,這婆娘不管是活着的時候還是死了,都是那麼的沒完沒了,惹上她,你就算完了。”

“啊?”我口瞪目呆地看着老魏。

我怎麼覺得,老魏對着杜玉鳳的評價讓人這麼不安呢。

杜玉鳳這下也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她指了指老魏,不確定地說道,“這麼說,你不是帶人來對付我的?”

“我說你這婆娘還是這麼能說啊!吧嗒吧嗒吧嗒,菜已經來就被你吵吵個沒完,耳朵都快被你吵聾了。我說你是不是被關的年頭太長,都有被害妄想症了?”老魏毫不留情地打擊杜玉鳳。

不得不說,這老魏到黎城轉了一圈,連說話都時髦多了呢!

杜玉芬被老魏說了沒臉,哼了一聲傲嬌地說道,“哼!你也不用五十步笑一百步,跟老孃比起來,你被關的時間也短不到哪裏去!”

剛說完,杜玉鳳就驚訝地看着着老魏,“老魏,你竟然找到另一半魂魄了?”

老魏一聽這個,得意洋洋地說道,“怎麼樣?羨慕吧?妒忌吧?老子這叫做否極泰來,哈哈哈哈!”

未了,這老頭還不忘把我帶上,“要說這個啊,還得感謝我們家丫頭呢!要不是他的,我都不知道得什麼時候才找得回自己這另一半魂魄。”

杜玉鳳一聽,頓時兩眼放光地看着我說道,“丫頭,還有我啊還有我啊!快幫我找找我的另一半魂魄唄?”

我看着杜玉鳳這變臉比變天還快,心說,不愧是女的啊,不管是女人還是女鬼,這變臉的速度簡直一樣一樣的。

我朝着杜玉鳳點點頭,然後告訴她,她的另一半魂魄已經有些眉目了,只等着有機會的時候再帶她去確認一下。

杜玉鳳對於這個決定表示同意。

決定好了之後,杜玉鳳一手指着我身旁的唐麒說道,“爲什麼這唐家的小道士會在這裏?”

對於這一點,我其實是有疑問的,明明唐麒的穿着十分稀疏平常,既沒有穿着道袍帽子,也沒有什麼桃木劍之類的,爲什麼他們一看見唐麒就說他是小道士呢?

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祕訣不成?

等我把這個疑問問出來的時候,換來的卻是老魏鄙夷的眼神,還有杜玉鳳無罪呵呵大笑。

我黑着臉等他們表達完對我的鄙視,這才問道,“你們倒是說清楚呀!”

杜玉鳳笑夠了,這纔對我說道,“因爲他身上有我們最討厭的味道啊!”

最討厭的味道?那是什麼?

唐麒聽的杜玉鳳這麼一說,也不由得低頭聞了聞自己的身上。我從他的表情上看得出來,他似乎並沒有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

杜玉鳳面無表情地掃了唐麒一眼,說道,“他的身上,有一股讓所有鬼魂都討厭的香火味!” 香火味?

這是什麼新名詞?該不會就是寺廟裏別人點的那種香火吧?

杜玉鳳卻搖了搖頭,說道,“其實只要是道士,他們身上都會有這種味道,大概是因爲他們修煉道法的緣故吧,所以身上都會沾着那種讓人討厭的味道,就像被太陽曬到的那種噁心的味道一樣。”

說完,杜玉鳳更是嫌棄地往遠離唐麒的方向飄去。

我這纔算是明白過來了,他們口中的香火味,其實說的是道士修煉的浩然正氣吧。說白了,那是至陽至剛之氣,自然會被鬼魂們討厭了,這對他們來說當然是最難聞也是最討厭的味道了。

而唐麒也明白過來這所謂的臭味是什麼了。

他挺直了背脊,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只是從他不自然的動作來看,唐麒絕對是覺得自己幹了蠢事了。

我看了唐麒一眼,然後把頭扭到一邊看着杜玉鳳。

杜玉鳳看着我們的樣子,愣了愣神,“我說錯什麼了嗎?”

沒人搭理她!

過了好一陣子,杜玉鳳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她的話冷場了。

於是她不再接着往下說了,而是前後左右地四處張望。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杜玉鳳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老魏身後的那些半魂。

“我說老魏,你這出去一趟回來,竟然多了這麼多隨從?挺了不得嘛!“杜玉鳳雖然說得很輕鬆的樣子,但是還是沒能掩飾她語氣中的羨慕。

其中最羨慕的,應該就是老魏終於找到了另一半魂魄吧。

我其實不太明白他們對於找回另一半魂魄的心情是怎麼樣的,但是我想,這肯定是讓他們最割捨不下的了。

“咦?你的這些隨從,怎麼都是半魂啊?”杜玉鳳忽然奇怪地說道。

說着,杜玉鳳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老魏身後的那些半魂身上。

老魏聽得杜玉鳳這麼一說,總算是想起來我們來這裏的目的了。他正了正色,說道,“都賴你這個老太婆,一上來就打岔,害得我們都差點把正事兒耽誤了。”

說着,老魏把目光轉向唐麒,說道,“小子,走!咱們進去瞧瞧!”

唐麒點了點頭,然後在前面開路了。

老魏這次倒是挺積極的,看着唐麒往裏走去,他也跟着往裏面走去。

杜玉鳳還是很討厭靠近唐麒,她緊緊地跟在我的身旁,一路上還不忘嘀嘀咕咕的。

萌妻送上門 “丫頭,之前跟在你身邊的那個小鬼呢?怎麼沒看見她?”杜玉鳳逮着機會就要跟我說上幾句。

被我一連無視了好幾次之後,她現在改問白露的情況了。

聽得她提起白露,我下意識地就摸了摸掛在身上的包包。

想到她爲了我被那大鬍子傷成這樣,我的心裏真的挺不是滋味的。

雖然已經把她放進稻石裏了,但是說實在話,我一點底都沒有。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白露有沒有用。

現在唐琅也不在我身邊,想問,又不知道該問誰纔好。

現在被杜玉鳳提起來,我的心不知道有多難受。我低着頭悶悶地,也沒有回答杜玉鳳的問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遷怒於她。

我以爲這樣就會相安無事的,可沒想到杜玉鳳這傢伙竟然還跟我開起了玩笑。

看着我只顧着低頭走路,這傢伙竟然攔腰折下來,腦袋就這麼詭異地出現在我的下方。此時的她,正仰着頭笑眯眯地看着我呢。

“你幹什麼!”我嚇得忍不住驚呼一聲。

換做誰猛地看到別人的腦袋出現在自己的腳面上都會被嚇到的吧。

走在前面的唐麒聽得聲音,回過頭來不放心地問道,“怎麼了?”

我沒好氣地瞪了杜玉鳳一眼,然後朝着唐麒擺擺手說道,“嘿嘿,沒什麼沒什麼!就是被她嚇了一跳而已。”

說完我就指了指早就恢復成原來模樣的杜玉鳳。

還是老魏比較懂我,一眼就看出來是杜玉鳳捉弄了我。

只見他沒好氣地吼了杜玉鳳一聲,“我說,你這婆娘也是一大把年紀的人了,能不能別這麼幼稚嚇唬人家小姑娘啊?萬一人家被你嚇壞了,不幫你找你那另一半魂魄我看你找誰哭去!”

這句話果然讓杜玉鳳老實了不少,不過她卻還是擺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威脅道,“你敢!你明明答應了我的!你要是不幫我找回來,我就跟定你了,以後我天天把腦袋放在你牀邊,你每天一醒過來就會看到我的腦袋!哼!”

我滿頭黑線地看着這位看起來不管是實際年齡還是她現在的中年模樣,心說,這真的是一位中年大媽能說出來的話嗎?

簡直不要太幼稚啊!

而且,每天把腦袋放在別人牀頭什麼的,真的不是什麼仇家派來報復我的嗎?聽着就讓人瘮得慌好吧!

老魏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我本以爲他要幫我訓一下杜玉鳳讓她收斂一點的,結果老魏只是看了看,就對着唐麒說道,“小子,咱們走快點。這婆娘真是他噁心了!”

而唐麒竟然配合地點了點頭,然後還應了一聲,“好的!”

我口瞪目呆地看着快步往前走去的這兩個傢伙,心說他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啊?

如果在別人看來,這場面絕對十分的詭異。因爲在他們看來,我跟唐麒的身邊明明沒有人,但是我們卻互相轉過頭說着完全不同的內容,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再分別跟不同的對象說話一般。

更詭異的是,唐麒還是一個專門捉鬼的道士!

虧得今晚的唐家詭異的寂靜,這纔沒讓大家看到這麼詭異的場面。

偏房也跟祠堂那邊一樣,竟然有兩間房。從表面上看來,這間偏房不過是擺放一些瑣碎的雜物而已,但是唐麒卻很輕易地找到了隱藏的暗室,就跟那邊的祠堂一樣。

只不過,當我們拆開那些木板子走進去的時候,我再一次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這裏竟然拜訪了各種各樣的木偶,玩具,還有亂七八糟的小物件什麼的。

這些都不算什麼,就算是斷了手腳的木偶,缺少零件部位的其他東西,也不算什麼。

讓人震驚的是,這些東西,竟然每一個都寄居了半魂!

只是看起來,這些好像都是殘次品,他們甚至都沒有辦法融到那些東西里面。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後就聽到老魏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老子就說唐家沒一個好玩意兒!還說自己是什麼替天行道的道士家族,實際上卻幹着遭天譴的缺德玩意兒!啊啊啊啊!簡直氣死老子了!”

wωw▪TтkΛ n▪C〇

就連原本對唐麒有了點好感的杜玉鳳,現在也跳出來指着唐麒說道,“看看吧,這都是你們唐家人乾的!老孃要不是趁着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躲在一旁裝死,早就變成這副模樣了!”

「不是的,我是發覺到自己身體異樣后,才來到這裡的。你們也看到了,剛才我和主人渡劫,都沒有引來任何人類和獸族吧!其實這裡是我無意中發現的,一處比較隱秘的山谷,這個山谷的四周似乎有什麼陣法,我是很久以前誤闖入這裡時,發現這個地方的,然後之前我的身體難受無比,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就再次來到了這裡,本來以為進不來,沒想到還真的進來了,你沒掉下來前,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半年的時間了!」白虎看著墨九狸和顧琰解釋道。

Previous article

脣邊,黏膩的液體滴答,彷彿是它垂涎的口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