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怎麼惹他們了?”

司機禁不住開口詢問。

“沒啥,就是磨了幾句嘴皮子。”

我有些擔心後面的悍馬車追上來,就懇求司機“師傅,你能不能再快點,追上的話他們會打死我的!”

“只要不是睡人家媳婦這等沒良心的事兒就成,我幫你!”

司機憤憤不平的說道:“我這輩子就膈應的就是這些坑爹的富二代!”說着猛踩油門,車子速度再次提升“跟我斗車,這條路我從十歲就開始走,如今50多歲,就是瞎着眼也比他們快!”

悍馬車見我們加速了,他也跟着加速。

“這小子耍我們,帶着我們在縣城兜圈圈呢。”

悍馬車開車的司機憤憤的罵道:“要不要超過去?”

“不用!”

李佳一淡淡的開口:“跟着他,看他做啥子!”

等過了一段路,出了縣城,陳子傑吃驚的叫了起來“這人是想把我們引到唐家祠!”

司機這會兒也叫了起來“這、這就是去唐家祠的路!”他速度放慢下來“要不要跟過去?”

陳子傑一時無語了,這個地方可是被家裏長輩們提到過,在湘西誰都可以惹,千萬別惹唐家祠的人!

唐家祠在湘西這片兒都很有名,並不是因爲風景好還是咋的,而是能殺死人的花花草草和那些充滿毒性的動物,最爲恐怖的就是這戶人家,這些花花草草和滿山毒物就是他們種植和飼養的。

李佳一坐直了身子“繼續跟上,他能去的,我們也能去!”

“可是,李哥前面就是唐家祠呀。”

陳子傑天不怕地不怕,但卻有些顧忌這唐家祠的人。

“你要是怕了,就下車!”

李佳一冷冷的說道:“前面那小子還不怕死,你難

道連他都不如?”其實他心裏也泛起了嘀咕,這陳家祠他是知道的,據說是數百年前從苗疆遷過來的,全部都是蠱毒高手,從來不與外人來往,他們佔據這裏,也不說不讓人進去,但也沒人敢進去,漫山遍野全是毒!

數百年來,他們在這山谷裏繁衍生息,外人根本就打擾不到,就連縣裏領導也默許這裏就是他們的家族地方,活生生的現代世外桃源。

搜尋完本體的記憶之後,李佳一露出了輕笑,他黑衣老頭縱橫玄門江湖數十載還真沒聽說過這麼一個地方。不過,提到苗疆,那個充滿誘惑又顧忌的地方,讓他嚮往。

幾個人在李佳一的威嚴下,開着車子繼續跟着我們,不過距離倒是拉遠了不少。

一個轉彎從縣道,我們進入了一條很乾淨的石子路,路旁綻放着盛開的花兒,淡淡的清香傳過來,司機趕忙把車窗玻璃升起來,車速慢了不少,在前面比較寬闊的地方停下,他用手指着前面一處被紫色花藤纏滿的木質門樓“諾,那就是唐家祠谷口!我只能送你到這裏了。”

我有些尷尬的摸了摸口袋,司機像是看出了我的窘迫,有些氣憤的問道:“沒錢?”

我點點頭,還沒等我說完話,司機就暴怒了“你沒錢還坐車?得,算我倒黴,若不是看你是到這唐家祠,修理你一頓不說還得把你送進號裏,滾吧,看這裏毒不死你!”

“我會給你錢的。”

我有些焦急的拿出手機,剛拿出來,就聽到一陣轟的撞擊聲,緊跟着我和司機都朝前竄過去,並且車子也傾翻了過去。

“轟”

又是一聲撞擊,後面的悍馬車就像是一頭髮瘋的公牛,開足馬力撞我們的車子。

“龍空,你必須死!”

車裏傳來了李佳一陰森而又恐怖的聲音。

“嗵”

悍馬車憑着自身硬度將出租車撞擊的成了一團廢鐵朝前面滾過去。

三次撞擊之後,悍馬車停了下來,出租車內的,我和司機滿身,滿臉都是血!

而司機側頭扁在方向盤上,他雙眼瞪得滾圓,頭部,臉部全是鮮血!對他造成致命一擊的是方向盤,剛好頂着他的胸口!

他就那麼血淋淋的看着我,似乎在無聲的說:是你,都是你,害了我。

我顫抖着手摸了他的鼻孔,早沒了呼吸,我用力推開門像一個血葫蘆一樣從車子裏滾出來。

“呵!命倒是挺硬!”

李佳一帶着邪惡的氣息走過來。

悍馬車子打開,陳子傑幾人也都下了車,顯然他們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一會兒事兒,李佳一就開着車撞擊了過去。

陳子傑走到出租車那裏,朝裏面一瞅“死了!”不過他倒也沒震驚,因爲他看到了地上滿身血的我。過來一腳踹着我的額頭“你害老子在湘西丟人丟大了,還把我的惡鬼給弄沒了,我弄不死你!”擡腳嗵嗵的朝我頭上用力踹。

“別打死了!”

李佳一朝唐家祠看過去,內心一陣感觸,果然不一般,特別是那種無形的氣息,道路兩旁蠱毒衍生,怕是自己也難進入唐家祠吧。

他擡手抓着我的頭髮往山谷外拽着“在唐家人沒有出來之前把他拉回去!”

陳子傑掃了一眼唐家祠,現在距離谷口有50多米的距離,他暗自慶幸起來,只要不踏入唐家祠的谷口,就算是在這裏殺人放火也不會有人管,他用一種無比仇恨的眼光看着我“你死定了!”

“去死!”

我積攢力量大吼一聲,用力從李佳一手中掙脫,他硬生生的抓掉了我的一撮頭髮,鮮血冒了出來,李佳一猛然縮手“血是涼的!”他瞪眼看着已經滾出一定距離的我,對陳子傑喊道:“殺了他!”

我身上的兩股氣息同時爆發,現在不拼命是不行了,我拿出手搖鈴,對被我封在黃紙和神符包裹紙盒裏用力亂撞的狐狸姐姐吼道:“不要出來!”

“都小心了!”

陳子傑有些顧忌的說道:“上次我就是被他身上的那種黑氣迷惑了!” 入骨暖婚:南少寵妻上癮 他又召出了一隻厲鬼,作爲玄門世家,他想要獲得厲鬼太容易不過了。

其他倆人也是玄門後人,都召喚出豢養的小鬼兒將我圍住。

“哼!”

李佳一冷哼一聲“簡直就是作死!”他渾身爆出一股黑色的死亡氣息,朝我蓋過來,而他本人拿着一把符文劍朝我眉心刺過來。

(本章完) 李佳一渾身的死亡氣息將陳子傑等三人都震懾住了,作爲玄門世家子弟,若是沒有特殊原因,他們根本就不會研習這種茅山鬼道巫術。

不過,他們也只是震驚,最後還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我在玄幻世界撿屬性 “龍空,讓我出來!”

狐狸姐姐在被封印的黃紙盒裏低聲咆哮“讓我出來!”

我沒顧狐狸姐姐的喊聲,而是拿着手搖鈴快速的遊走在他們幾人中間,他們幾人的厲鬼吼叫着追着我猛抓撕咬,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陡然都變成了低沉一片。

李佳一釋放出來的陰暗死亡氣息和我的死亡之氣、屍氣混成一片,在無形中牽制着我,讓我無法全力控制他們其中任何一個。

穿越筆下的女權世界 “屍氣?”

李佳一眉頭緊皺,他有些不懂,我爲什麼釋放出來氣息卻是屍氣,他還是用力朝我攻擊“龍空,你難道就會閃躲嗎?”

在他們和厲鬼的圍攻下,我一會兒的時間,便是體無完膚,鮮血直流!

шшш▲ TTkan▲ c o

“龍空!”

狐狸姐姐厲聲咆哮“這樣子會死的!讓我出來!”

唐家祠院子內。

一個扎着馬尾辮,身子曼妙的苗族女孩兒在快速奔跑,她行動間,紫色與黑色的氣流在她身上流轉,那是蠱毒!

“二小姐,請問,你這是去哪裏?”

唐家祠雄偉的大門口,6個身穿苗族服飾的男子對奔來的女孩兒問道。

“讓開!”

這位女孩兒遮擋面目的黑色細紗被風吹起,露出了嬌美的瓜子臉龐,隨着她一聲大喝,她的手臂一揮一道紫色的氣流順着風朝大門口那幾位男子飄過去“不要攔我!”

驕妻惹火:老公別亂來 看到這年輕女孩兒這樣,這6位男子早做好了準備,苗疆服飾掄起,一股風將過來的紫色氣流給驅散“二小姐,你可有老爺子的出門允許證?拿來我們瞧一瞧,就放您過去。”

“放個屁!”

這位女孩再次怒吼“是你們逼我出手的!”她仰頭怒吼,她的後面出現了一隻虛幻的蠍子幻影,紫色和黑色的氣流朝門口席捲“若不想化爲膿水,就給我讓開!”

門口的六位男子,一看這情況,就知道二小姐這是動真格了,不敢再強行阻攔,分開兩邊。

這位年輕的女子快速的衝出了大門,而這六個人其中五個趕緊追上,另一個前去稟報家主。

年輕女子奔跑間,路道兩旁的紫色小花像是被風帶過一樣,傾斜着朝她奔跑的方向傾倒。

她擡頭看了眼前面黑色天空,並且廝殺聲能聽到了,她怒吼一聲“這是唐家祠,誰敢放肆!全給我滾!”聲音凌厲,完全不像是一個漂亮女孩子發出的。

但,前面的爭鬥卻還沒停,她心裏焦急無比,恨不想立即飛過去,她最要好的朋友楚菡好不容易讓她幫忙,而她現在連忙都沒幫上,心裏在祈禱千萬不要出事兒!

“二小姐!”

眼看前面女子要衝出山谷口,後面的五個男子大喊了聲“莫要往前走了,沒人能闖進唐家祠,咱們也不要惹是生非!”

她顯然不聽後面幾人的話,再次加快速度,谷口馬上就到了!

但,後面卻響起了暴喝聲“亦曉!”緊跟着一隻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定在原地“給我回來!”一位中年男子抓着唐亦曉扯了回來。

“爸爸,放開我!”

唐亦曉掙扎着“我要出去。”

“你夠了!”

中年男子厲聲吼道:“別人不闖山谷,就算是在外面殺人放火你也不能管,這是數百年傳下來的古訓!”

“他是我朋友,我不能見死不救!”

唐亦曉也對他爸爸吼道:“求你了,放我出去,我答應別人的事兒,不能失信於人!求您了,爸爸!”

此時,後面又過來了一羣人,有男有女,他們都是唐家祠的後人,和唐亦曉是同輩人,中年男子把唐亦曉交給後面的人“給我看好她!”

此時前面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天空中的黑氣消散了不少,一個渾身血的年輕人在拿着手搖鈴虛弱的晃動着,但很快被周圍四人撲倒在地,並且控制住了他。

唐亦曉看到這一幕,徹底抓狂了,她知道那個渾身血的人就是她的好友楚菡讓她救的人,而現在她卻眼睜睜看着這個

人被其他幾人制服,並且一頓羣毆,她大吼了起來“不,你們住手!”

“放開我。”

唐亦曉在堂哥、堂姐手裏掙扎着“爸爸,放我出去,求你了,求你了。”

“你真的夠了!”

中年男子猛然回頭“把她給我帶回去!”

“爸爸!”

唐亦曉絕望的嘶吼“你這是逼女兒的,你從小教育我不能失信於人,如果這次,你不放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亦曉!”

圍着唐亦曉的同輩衆人叫了起來“叔叔!”

中年男子回頭,徹底嚇傻了“女兒!”

只見唐亦曉用兩根手指卡着自己的脖子,鮮血不住的流“放我出去!”

“女兒,你別這麼爲難爸爸!”

中年男子也軟了下來,顫抖着手,想去撫唐亦曉。

“轟轟!”

一陣轟鳴的摩托車的聲音響起來,一身黑衣的楚菡出現了小道上,並且傳來她歇斯底里的吼聲“放了他!”她開着摩托車朝李佳一幾人撞了過去,看到那個滿身血被他們架着的人,她抓狂了爆了粗口“王八蛋!”眼淚不由的流了出來,在摩托車的轟鳴中,她絲毫沒有注意到,她背上從祠堂偷來的軒轅劍在跳動,並且發出了陣陣嘶鳴。

李佳一、陳子傑等人正準備抓着我往悍馬車裏塞,突然竄出一輛越野摩托,大吃一驚,慌忙閃躲。

陸先生又進黑名單了 陳子傑定眼一看,嚇了一跳“楚菡,這是楚菡!”

“|哼,來的正好!”

李佳一渾身黑氣再次爆發,他眼睛裏射出陰冷的光芒。

楚菡騎着摩托車沒撞到人,在唐家祠山谷口剎住車,她看到了被一羣人圍着的唐亦曉,同樣唐亦曉也看到了她,準備說話,楚菡擰着油門一個轉身再次朝李佳一等人撞過去。

“小菡!”

唐亦曉叫了一聲,掙脫圍着她的那些人,她用那種銳利的眼神與她爸爸對視,中年男子知道女兒倔強的性格,就揮揮手,唐亦曉一下子竄了出去,但他卻昂起頭,一聲重重的嘆息:或許,唐家祠今後再也不會平靜了!“

(本章完) “給我滾!“唐亦曉出來後,一聲大吼,她的面紗徹底被揭去,她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蠍子幻影,一股紫色氣流朝前面肆虐過去“小菡,你讓開!

““亦曉!“楚菡騎着摩托車還是沒有撞到李佳一等人,扭過頭看着散發着紫色氣流的唐亦曉,眼淚不止的流下來“謝謝!“

“唐家人出來了!“陳子傑驚慌失措的大聲喊叫“苗疆蠱毒,那是苗疆蠱毒!“

李佳一大驚,他想不到唐家人會出來,並且朝他們動手,大驚之下,黑氣朝唐亦曉蔓延過去“姑娘,我不想傷害你,還請你不要這麼決然動手!“

“放屁,給我滾!“唐亦曉從腰帶上抽出了一隻黑色的橫笛,美妙的笛聲響起,就像是動聽的音樂。

不過此時誰也沒心情聽了,因爲李佳一知道這是苗疆女子動手的前奏。

“我頂着,你去殺了他!”

李佳一怒吼對陳子傑說道:“殺了他,用符文劍將他頭顱割掉,他若不死,我們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陳子傑現在也是殺紅了眼睛,他身爲湘西玄門世家的少公子,很多事兒還是不怕的,他拿着符文劍,朝已經奄奄一息的我走過來。

笛聲響起,紫色氣流滾動,在空中和李佳一的死亡氣息,交織纏鬥!

伴隨着笛聲,周圍草叢間出現了沙沙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朝這邊趕過來。

“屏住呼吸!”

李佳一大吼“別被蠱毒侵蝕了身體!”而後他並沒朝唐亦曉發出實質性的攻擊,而是對唐家祠谷口的衆人說道:“我是湘西玄門李家的公子——李佳一,那位是湘西玄門陳家的少公子——陳子傑,我們並沒踏入唐家祠谷口半步,還請各位三思而後行,手下留情面!”

中年男子嘆口氣,沒說話,他知道自己女兒的性格,太重情誼!

陳子傑聽了李佳一的話,拿着符文劍兇狠的朝我走來,我意識慢慢清醒,像是有什麼東西和力量在召喚我一樣。

楚菡看到這情況大吼一聲“陳子傑,你卑鄙無恥,給我住手!”騎着摩托車再

次奔過來“我撞死你!”

陳子傑冷哼一聲,指揮自己的厲鬼朝楚菡抓過去“楚菡,是你逼着我動手的,誰也怪不得!”

楚菡看到陳子傑的厲鬼,沒敢放自己的肚兜小鬼兒出來,不過倔強的她還是把油門擰到了底衝了過去。

“小子,記住是老子殺死你的,你可以做鬼來找我!”

陳子傑把符文劍橫在了我脖子上露出了陰狠的笑容。

“唰,咻!”

兩聲,一道紫色的光芒衝破雲霄,就像是有什麼高級東西問世了一樣,楚菡猛然停住了車子,因爲她感覺到自己後背的軒轅劍飛跑了!

楚菡憑着呼吸看着天空,渾身鎮住,軒轅劍不是一年才能開封一次麼?

她看到渾身泛光的軒轅劍,不過這次的紫色光華很少,更多的是黑色光芒,她這次偷出來軒轅劍,不過是想試一試,沒想到這軒轅劍再次被解封,她有些欣喜若狂,禁不住大喊“龍空!”

不光是楚菡吃驚,在場的所有都吃驚看着天空,連那些放出來的厲鬼和草叢中的蛇蟲之類都停住了動作。

而此時,被陳子傑用符文劍卡着波脖子的龍空早已不見了,楚菡茫然四顧的瞅着,只見龍空已經握着軒轅劍站在了李佳一的對面。

“啊!”

我拿起軒轅劍,眼前再次出現滿山的屍骨,那血腥的一幕幕,眼前已然是黑色一片,軒轅劍發出了嗡嗡的叫聲,裏面一股黑色的氣流順着我的胳膊朝我身體內瘋狂涌動,就像是一羣陰森恐怖的鬼哭狼嚎的東西朝我身體內跑,我沒法抗拒,我體內的也有股氣流在運轉就像是一條蛇一樣,它似乎想吞噬外界進入的那股邪惡的氣流。

不過還沒等我開口,陳淑芬馬上就開罵:“你狗日不要瞎說冤枉小娃娃!”陳淑芬看着我,眼中的意味深長我至今還記得:“鋤頭是我到他們屋頭偷得,不是小娃娃給我的!”

Previous article

我沒說話,沉默了一會兒,我問:“我能打個電話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