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九狸聞言看著帝溟寒卻沒有說話,她知道帝溟寒說的不是實話,在騙她,可是她也知道帝溟寒這樣善意的謊言,是為了她好!似乎真相併非她想要的,是擔心傷害到她……

她也沒有繼續追問,因為她清楚,真相早晚都會出現的,不管自己堅信的是陣是假,她相信最後總會知道真心的,同時心裡也感激帝溟寒的體諒……

她明白帝溟寒想說的事情,可能都跟墨紫陽有關係,更知道墨紫陽對她的意義,他寧可把一切都輕描淡寫,也不想在她面前重傷墨紫陽,只是因為不希望她難過吧……

都說魔族暴戾無情,可是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她身邊的他,是世間最強大的魔神,卻也是最深情溫柔的人,墨九狸輕輕的把頭靠在帝溟寒的肩膀上,他們此刻坐在小鳳的背上,前往下一個第五域的海邊……

帝溟寒扯開自己的披風,寶墨九狸包裹在裡面,又拉下結界,免得風吹冷了墨九狸,兩個人沒有說話,彼此相依偎,坐在烏起碼黑的小鳳身上在空中翱翔……

忽略兩人身上坐著的一團漆黑,真的可以說是歲月靜好了……

半年後

墨九狸和帝溟寒來到了第三域的玉海邊,本來想要繼續前行,前往第二域的,但是小書跟墨九狸說雪封醒來了!讓墨九狸進入第三域……

墨九狸聞言心裡有些詫異,要知道之前雲夏和雪封,在浩天大陸的時候,就一直很不願意醒來,紛紛表示到了神界才醒來……

雲夏還好,到了神界果然沉睡的時間不多了,但是雪封卻是一直陷入沉睡,墨九狸去看了幾次發現他都沒有醒來,卻沒有想到這時醒來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上了岸,進入三域的玉城后,找了一家客棧住下后,墨九狸帶著帝溟寒進了空間,看到醒來的雪封,墨九狸十分的開心,雪封依舊俊美的沒朋友,沒有太大的改變……

「主人,我睡了太久,都沒有出來保護你,是我失職了!」雪封看著墨九狸抱歉的說道。

其實到了神界后,他如果蘇醒就會經常需要吸血,他不想再吸血,所以才讓陷入沉睡的,只是這樣就無法保護主人了……

墨九狸剛想問雪封為何沉睡那麼久,就感知到雪封的心思, 如果不弄清楚的話,只怕繼續前進,那東西一旦作怪,會傷害更多的人。

葉坤滿臉不爽的看着我說,“我說你這個神棍鬧夠了沒有,這裏在座的都看上去是個正正常常的人,就你一個勁的說有東西混進來了,我怎麼覺得像是騙我們的呢?”

小胖子這次直接和葉坤槓上了,極其不爽的看着葉坤說,“你他媽的說夠了沒有,從一開始你就針對陳蕭,別以爲我沒看出來,你不過就是從一開始就對道士排斥,我告訴你,一會你要是出了事,我和陳蕭,百分之百不救你,到時候別哭着求爺爺告奶奶的!”

葉坤和小胖子一直都在掙的臉紅耳赤的,兩個人誰也不讓這誰,脾氣都像是被點了火藥一樣,恨不得乾脆湊上去打一架的節奏。

樑警官極其嚴肅的表情看着葉坤說,“夠了,再這樣胡鬧下去,以後這樣的任務就不安排你出來了,陳道士不是一般人,他說什麼,做什麼,自然是有理由的。”

葉坤只聽樑警官的話,立馬就不說話了,小胖子氣呼呼的看着我說,“陳蕭,你別管那麼多,把東西抓出來就是了,省的某些人繼續亂扣帽子。”

錯愛成婚:呆萌小嬌妻 我告訴大家,我懷疑之所以那個東西不怕符紙,很有可能就像剛纔我們進門裏面看到的一樣,這些蟲子應該是常年駐守在這個山脈之中,從形態上來看,和走肉蟲相似,但是應該不是走肉蟲,而是和它極爲接近的東西。

只不過這個蟲子可以侵入人的肉體中,一點點啃食人的細胞和血肉,從而寄宿在裏面,最後被寄宿的身體就只會剩下一張人皮,裏面卻是蛀滿了的蟲子。

只不過這些蟲子已經超出了我之前所認識的生物,也許它們具有可以控制人大腦的能力,所以我們根本就看不出破綻來。

樑警官聽完我說的這番話後,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告訴我,“這種蟲子確實存在過,我們專業詞語上,這個蟲子叫嗜腦蟲,這種蟲子都是成羣結隊的生活,進入受害者的身體裏,然後一點一點啃食受害者的血肉細胞,並且在短時間內還可以控制人的大腦,直到整個身體被掏空之後,這些嗜腦蟲,就會侵入大腦,啃食腦髓,最後再尋找下一個目標,之前我們受理幾個棘手的案子時候,有接觸過這種生物。”

在我們農村裏面,還的的確確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東西。

頂多也就接觸過墓穴裏的走肉蟲而已,不過這些蟲子是正面攻擊,從來沒遇到

過可以這麼僞裝自己的蟲子。

我心裏越發的覺得這個地方遠遠不是我的能夠解決的,只有江離來了,纔有可能處理掉。

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之前那個起死回生的小李,忽然舉起手中的槍頂着我的太陽穴,我當時雙腿一軟,罵罵咧咧的說,“狗日的,你想殺人滅口嗎!”

閃婚厚愛:天價老公深深寵 這個小李忽然發生森森的笑聲,極其不爽的說,“你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裏的,誰讓你們好奇心太重,要闖着通往黃泉路的山洞,這裏就是你們的墓地,你們不會有一個人可以活着離開。”

我心裏一沉,媽的,果然那些蟲子操控了小李,現在處在我面前的分明就是一個被蟲子佔據身體的半死不活的人,大腦都已經被控制了,一旦他按下扣板,我必死無疑。

小胖子見勢,繼續迅速的動作將自己脖子上的鬼王石取了下來,極其迅猛的朝着小李丟了過去,正好不偏不倚打中了小李手,他手中的槍立即掉到了地上,我連忙伸腳一踢,直接將槍踢給了樑警官。

我極其詫異的看着小胖子,“你咋個把鬼王石丟了。”

小胖子聳了聳肩,“沒事,就是個護身符而已。”

我心裏一沉,“你騙我?”

小胖子趕緊說,“我還不是怕你們認爲我是鬼啊,我體質真的陰啊,我要不說自己身上有鬼王石,你們一定會現場殺了我的,我也是爲了保命才撒謊的。”

我轉念又想,不管怎麼說,小胖子都是爲了救我一命,這件事倒也就不跟他追究了。

此時此刻,小李陰冷的看着我們,東窗事發,他也再不能繼續僞裝下去了。

樑警官的臉色更是不好,如果說眼前的人已經死了,可能心裏還會好受一點,而眼前的這個人並沒有完全死,只不過是被蟲子佔據了身體,控制了大腦,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小李冷冷的笑了笑,“你們以爲自己是誰,竟然敢到這裏來,一個臭道士,幾個警察,竟然敢踏入黃泉之地,這個地方,只進不出,既然來了,就別想着可以活着出去。”

樑警官顫抖着雙手,舉起手中的槍,猶豫了許久,最終按下了扣板,對準了小李,‘砰——’的一聲,一顆子彈迅速的穿過他的腦袋。

小李筆直着身軀倒了下去,此時此刻,他的身體突然抽搐蠕動了起來,渾身膨脹,不一會,整個人的肚子乾癟了下去,窸窸窣窣的蟲子從他的身體裏竄

了出來。

我拿着符紙並指唸咒,“伯焱宿神,火奔煞星。電光飛猛焰,雷火烈天庭,號令傳三界,誅伐用六丁。一切諸炎,聞吾正令,速降壇中,急急如律令。”

話音一落,符紙分裂成數百個火球,直接籠罩在這些蟲子的身上,燒的噼裏啪啦做響聲,一股惡臭和燒焦味撲鼻而來。

約莫燒了三分鐘,這些蟲子才全數被滅掉,一瞬間安靜了下來,而小李的身體裏早就被啃食的血肉模糊,裏面還有很多洞孔,看上去極其噁心,我也不敢去看,總覺得胃裏反酸。

這個時候我沉下心來,想起剛纔他說的那些話,他爲什麼要說這裏是通往黃泉路的地方,黃泉路連接的是陰司,可是這裏的邪氣和陰司的氣息是完全不同的。

很明顯,這個蟲子控制他的大腦,傳遞出來的那些話,無疑是爲了讓我們恐懼和害怕,讓我們覺得繼續往前面走的話,就會有更多人付出生命,雖然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性,但是這裏面的東西,總歸是有點不對勁。

樑警官雙眼通紅,似乎對於小李的死,整個人完全還不能回過神來,是他親手送了小李,他的良心上過不去。

小胖子和樑警官關係甚好,小胖子安慰了樑警官幾句,樑警官揉了揉眼眶,木訥的擡起頭來說,“沒事了,我們趕緊走吧,不然到了白天都沒走完。”

唯劍永尊 此時此刻,整個隊伍裏,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一句話,生怕說錯了話,讓大家都傷心難過,小胖子告訴我,小李這個人在警隊,一向跟同事們關係融洽,特別愛幫助別人,所以同事們都很喜歡他,本來一開始以爲小李死了,大家都很難過,看見小李回來的時候,大家都興奮的不得了,只當是一開始開了個玩笑而已。

只是大家都沒有猜到,最終小李還是死了,而且就活生生的死在大家的面前,看着他曾經被那些蟲子啃食的身體破破爛爛的。

我們進了剛纔打開的門,繼續往裏面走,到處都是屍體,都是穿着統一的工人制服,我不禁想起了一開始我們租房子那裏的老大爺對我說過的事情,在公社化的時候,那棟樓的人都是工廠裏的工人,但是卻因爲都出了事情。

這裏的這些屍體,會不會和那棟樓的事情有點關係呢,不然爲什麼女屍會來到這裏。

走了約莫一百米的時候,忽然四周變得陰冷起來,長長的通道處,擺了一條長穿的白色的蠟燭,看上去極其詭異。

(本章完) 「我可不是以前的廢物了,我能保護自己,雪封你沒事吧?這些丹藥是你沉睡時,我沒事的時候煉製的,你留在身上備用……」墨九狸看著雪封,拿出一枚戒指遞給雪封說道。

「主人,你……」雪封震驚的看著墨九狸道。他知道墨九狸給他煉製的丹藥,裡面都攙了墨九狸的血液,他就是不想墨九狸為他這樣做,才故意沉睡這麼久的,卻沒有想到墨九狸還是為他煉製了這麼多的丹藥。

雪封看著手裡的戒指,心裡百感交集,點點星光在眼眶打轉,許久,逼退淚意才抬起頭看著墨九狸,剛想說什麼,就聽到墨九狸問道:「雪封,你在這裡醒來,是到了你的家族嗎?」

「嗯,是的,這裡應該是神界第三域了,我的家族就是第三域的雪族!」雪封看著墨九狸說道。

「雪封叔叔,那寶寶可以幫你揍那些壞人了,我們要回去雪族報仇了!」寶寶聞言走過來看著雪封說道。

雪封算是跟著墨九狸最早的了,因此寶寶對雪封也是最親近的,那時墨九狸和寶寶還沒有強勢的時候,都是雪封一次次保護了她們母女……

對此,帝溟寒也是知情的,雖然心裡有些吃味,但是想到雪封只是墨九狸的契約者,倒是也沒那麼酸了!只是帝溟寒總覺得雪族,似乎自己在那裡聽說過,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雪封,雪族在什麼地方?」墨九狸看著雪封問道,在她看來雪封是吸血鬼家族,應該跟獸族差不多,隱居在世外的。

「雪族原本是第三域中四大家族之首的第一家族,算算是三域中,最大的頂級家族!」雪封看著墨九狸一家三口說道。

「第一家族,那應該就住在三域繁華的地方吧!」寶寶聞言眨了眨眼睛說道。

「嗯,雪族住在三域的靈雪城,只是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在那裡了!」雪封淡淡的說道。

事隔多年再回到三域,那些塵封的往事也一點點被想起,可是卻讓雪封十分的沉悶,如果不是惦記自己的妹妹,他甚至不想醒來……

他是雪族直系唯一的少主人選,但是爹娘慘死之後,他就沒有親人了,只有唯一的一個妹妹雪靈,當初那些人為了控制他,將雪靈囚禁,他被追殺跌入空間裂縫后,也不知道妹妹會如何,他這一次並不想報仇,只想知道妹妹是死是活,其實他心裡大概已經猜到了妹妹的下場,可還是避免不了的想要知道……

墨九狸感知到雪封的心思,看著雪封淡淡的說道:「雪封,放心吧!只要你妹妹活著,我們一定能救出她,就算死了,我也一定幫你報仇,既然雪族的繼承人本來就是你,你都已經不在了,那這個雪族也必要存在了!雪族,你如不要,我就幫你毀掉……」

「嗯嗯,沒錯,雪封叔叔,我娘親說的沒錯,是我們的要是不能為我們所用,那還不如直接毀掉, 這裏怎麼會平白無故有這麼多的蠟燭,不過這些蠟燭只是擺在這裏,並沒有點燃,隱隱約約像是之前這裏的人,在這裏打算佈置什麼陣型一樣。

小胖子頗有幾絲好奇的看着這一長串的蠟燭,一副憂心忡忡的盯着我看了一眼,我問他看出什麼來了,小胖子說,這裏的蠟燭一共是十三根,十三這個數字特別忌諱,出現在這裏,也就意味者是生死的問題。

我問小胖子是不是知道點什麼,小胖子賊眉鼠眼的看了一眼身後的警察繼續說,“我怎麼覺得,你羅盤裏出現的不乾淨東西還是就在我們身邊,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慮了,但是在我們這些人中間,有一個人應該不是活人,是被鬼上身了。”

小胖子探頭探腦的看了一眼那些警察,將我拉到旁邊的角落裏,小聲嘀咕的說,“陳蕭,我真不覺得是我太緊張了,你想想,你開始拿着羅盤的時候,顯示的是有髒東西在我們中間,可是剛纔那個蟲子的事情,它畢竟是生物,不是髒東西,羅盤對蟲子可是沒有任何反應的,那就說明,那個髒東西在這些警察當中。”

小胖子認爲,這裏的蠟燭應該是之前這裏的人想要陣住裏面的東西,特意擺出十三根蠟燭,召喚亡靈,想要以陰壓邪。

而這個東西唄召喚出來以後,就一直徘徊在山脈之中,極有可能已經到了這些警察的身體裏,跟着我們一直進來。

我幽幽的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些警察,每一個人的表情都看上去像是活生生的人,只是因爲小李死的事情,大家的表情變得極其沉悶,看上去每個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只有那個叫葉坤的人,表情比較輕鬆,大概對於那些人的生死,在他眼裏並沒有多麼重要。

所以我最懷疑的人,還是葉坤。

不管怎麼說,同事死了,他還表現的和他沒有什麼關係的樣子,確實讓人有點懷疑,而且他一直說我是神棍,說我是故意說這些東西出來唬人的,更像是故意轉移視線的意思。

不過他做的太過於明顯了,是個傻子都會懷疑他。

小胖子見我的眼神盯着葉坤,他也點點頭,頗有幾絲肯定的表情,小胖子認爲,葉坤極有可能被鬼上了身體,所以才這麼目中無人。

我心裏又是一沉,可是爲什麼葉坤拿着我的驅邪符咒的時候,一點事情也沒有,好像完全沒有反應,就算是再強悍的髒東西,碰上符咒,多多少少也會有點不舒服的,不可能城市裏的東西和農村的東西差距會有這麼大,江離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有東西不怕符紙的。

這樣一想,我又覺得葉坤不像是被鬼上了身。

我立馬再次掏出羅盤看,果然還是和我之前看到的一

樣,指針不斷的反覆搖晃,證明這裏是有不乾淨的東西的,人可以騙人,可是羅盤是不會撒謊的。

小胖子說的沒錯,那個髒東西並沒有消失,依然在這羣人當中。

這個時候樑警官走到了我們面前,他的眼神猶豫的看着地上的一長串的蠟燭,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告訴樑警官,這裏的這些蠟燭都是以前這裏的人擺陣招魂用的,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用處,不用理會就是了,繼續往前面走。

我讓樑警官帶着這些警察走前面,我和小胖子在後面仔仔細細的觀察這些人,這些人和正常人一樣,警惕的看着四周,骨子裏應該是對這裏有防備的,不像是被鬼上身了的人。

我的眼神再次看向了葉坤。

他似乎對這一切都沒有害怕的感覺,感覺純粹就是爲了應付任務一樣出現在這裏,我估摸着葉坤應該就是鬼,錯不了了。

我腦袋裏仔細回想了一下,江離以前教我的如果破除鬼上身的辦法,一些需要用到雞血,這裏一時半會也找不到。

“這是什麼?”前面的警察紛紛鬧騰了起來,我和小胖子趕緊從他們身後走了上去,發現眼前有幾張辦公桌,旁邊有還文件,我伸手翻了翻,發現這裏竟然真的和那棟樓的工人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其中一個公文,那個工廠是日本人給錢開的,後來日本人被幹掉了,這個工廠就由國人自己接手重新更改了,當初一些關於工廠的祕密,日本人把文件都是放在這個山脈裏,因爲這裏沒有人來,比較安全,當是日本人特別安排了幾個人留在山脈裏,專門進行研究。

研究的東西,竟然是提取龍鱗做藥粉,然後運回日本。

我不禁好奇這文書上的內容,如果這裏真的有龍的話,豈不是雯雯的病就有辦法了,只要我找到了龍骨,拿給餘大夫做藥引子,雯雯就再也不用受骨裂的疼痛了。

這幾個人就一直被困在這裏面,其中也有人寫了日記,上面都是一些可怕的描述,這個山脈發生的一些可怕事情,看得出來這些人生活在這裏,就像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但是沒有點蠟燭的這個記載,所以我也看不出來,這裏面的東西,似乎都沒有日記描述過。

這也能說明,爲什麼這個山脈裏會有日本鬼子的刺刀,這下也能合理的解釋出來了。

樑警官這個時候突然開口,“陳蕭,你這樣翻這裏的東西,不怕招惹什麼東西出來,最好還是別亂動。”

小胖子皺了皺眉頭,“這個山脈實際上有一部分成了日本人祕密實驗的基地,工廠只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對吧?”

我點點頭,差不多

是這個意思,不過都是以前的陳年舊事了,對我們的意義倒也不大,只不過樑警官的初衷是爲了弄清楚整件事的真相,這下也差不多清楚了,他們可以有理由離開,我卻還要繼續前進尋找龍骨。

樑警官卻突然說了句,“繼續走看看。”

我愣了下,連忙問樑警官,“你們來這裏不就是爲了知道那棟樓和這裏的關係,我大概已經知道了,這裏就是日本人的祕密基地,而那個女屍肯定是來到這裏的以後,沾着屍氣死了回到了大樓,這裏面怕是很危險,你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樑警官愣了一下,“哦……只是既然來了,還是想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麼。”

寶貝甜妻AA制 我的眼神再次看向了葉坤,他現在還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要是他身體裏被鬼上了身,就算是出去了,我擔心這些警察都活不了。

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我一臉警惕的盯着門口,不一會,一男二女走了進來,是江離帶着塗靈和雯雯走了進來。

見到江離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舒坦了許多。

可是江離卻是一副極其嚴肅的表情,整個人渾身散發着一股極其強烈的壓迫感,渾身似乎籠罩着一股霸氣。

江離冷冽的看了一眼我,“陳蕭,到我這裏來。”

我哦了生,連忙點點頭,上前走了過去,江離這時候伸出法劍,極其威嚴的表情看着樑警官,以命令的口吻呵斥,“哪裏來的妖孽,竟敢奪人體魄,趕緊出來,不然吾讓你魂飛魄散!”

樑警官的臉色極其慘白,葉坤赫然衝到了樑警官的面前,對着江離一副兇狠的模樣說,“操你媽的,又來一個神棍,你們到底想怎麼樣,鬼在我身上,有本事把我殺了!”

江離此時的臉色陰沉的很,面無表情的看着葉坤說,“讓開。”

葉坤無動於衷,拼命的擋在樑警官的面前。

就在這個時候,樑警官整個人忽然倒了下去,一縷黑煙瞬間從他的身體了竄了出來,不一會幻化成了人形,只是看不見臉。

當時我才突然明白了,爲什麼葉坤一開始就表現的自己有問題,還一個勁的跟我對着幹,他是在保護樑警官,因爲他從一開始就發現,樑警官被東西上了身,卻不希望我們將那個東西殺掉。

後來葉坤告訴我們,葉坤纔是懂道行的人,一開始就看出來,樑警官進山洞的時候,身體就被東西上了身,而這個東西極其厲害,他擔心會傷了樑警官的身體,到時候怕樑警官出事,所以一直掩飾,不希望被我發現真正有問題的人是樑警官。

只是江離可不是普通人,一眼就看出來,樑警官已經被東西上了身。

(本章完) 「嗯嗯,沒錯,雪封叔叔,我娘親說的沒錯,是我們的要是不能為我們所用,那還不如直接毀掉,幹嘛便宜那些壞人啊!爹爹辣么厲害,會幫我們的……」寶寶也看著雪封說道。

帝溟寒很想說不管,但是看到女兒和九狸的樣子,到嘴的拒絕卻變成了:「放心吧,你們想做什麼就做,有我在!」

一句有我在,讓母女兩人相視而笑,徹底安心了!看到墨九狸和寶寶的笑容,帝溟寒覺得一切都值了!只要他最愛的兩個女人開心,他不介意當幾次苦力……

雪封在一邊看到帝溟寒寵溺的眼神,看到墨九狸一家三口溫馨的感覺,心裡那一絲初識墨九狸時,就萌發的點點情誼,也被他狠狠壓在了心底,他知道自己唯一能為墨九狸做的,不是陪伴,而是默默守護……

她是他的主人,他是她的契約者,守護是他唯一能永遠伴隨她身邊的理由……

「雪封叔叔,靈雪城距離這裡很遠嗎?」寶寶看著發獃的雪封問道。

「嗯,乘坐飛行獸的話,差不多也要一個月的時間!」雪封想了想說道。

「既然如此,明天我們就出發!」墨九狸聞言說道。

決定之後,墨九狸一家在空間內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退了房間,出了城,繼續有小鳳載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兩人,飛向靈雪城……

一個月後

小鳳在靈雪城外落下,墨九狸把小鳳送回空間,把雪封帶了出來,寶寶則被墨九狸留在空間了!墨九狸,帝溟寒,雪封,雲夏四個人一起進入了靈雪城……

四人隨便找了一家酒樓住了下來,靈雪城的繁華非同一般,比起之前所在的第五域,強上了數倍,這裡幾乎可以跟前世所在的聖域相媲美了……

因為各個大陸時間的不同,所以墨九狸他們也沒有辦法正確推算出雪封到底離開了這裡多久了!不過起碼也是萬年過去了,是可以肯定的……

至於雪封的妹妹雪靈到底是不是還活著,就要看雪族人的手段了,墨九狸覺得雪靈如果還活著,也是那些人察覺到雪封沒死,擔心雪封回來報復,才會為了對付雪封,留下雪靈一命的,當然了這也是墨九狸他們最希望的結果……

至於其他的,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四個人定了房間之後,剛好趕上晚飯的時間,四個人齊齊來到一樓大廳,隨便找了位置用餐……

很快酒菜都上來了,墨九狸看著雪封問道:「雪族的人,也都是跟你一樣嗎?」

墨九狸問的自然是雪族的人,需不需要吸血……

「不是的,其實只有雪族直系一脈才跟我一樣,因為特殊,所以實力強悍,才使得雪族可以佔據整個靈雪城!而雪族的旁系,跟正常人無異,因此天賦平平,卻因為如此把心思都用在了殘害直繫上,最後只剩下我和雪靈,他們對外稱呼我們是邪惡之源……」雪封淡淡的說道。

靈雪城原本只有他們吸血鬼一族的…… 江離的出現着實讓我一直沒辦法處理的事情得到了解決,我的氣場遠遠不如江離,所以樑警官身上的那個東西並不怕我,現在那個東西總算是從樑警官的身體裏跑了出來,不過那東西似乎極其害怕恐懼江離一樣。

我隱隱約約覺得那個東西的影子像是在瑟瑟發抖一樣,江離的眼神極其憤怒的看着那東西,這東西沒臉,就像是個影子一樣漂浮在這裏,四周的警察都給嚇壞了,臉色慘白,極其警惕,葉坤蹲下身子,連忙將樑警官抱在懷中,使勁的掐着他的人中。

江離極其嚴肅的表情對着那個東西說,“這裏縱橫交錯,你既然在這裏生活了這麼久,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那條路是通往最裏面的。”

那個樣子瑟瑟發抖,渾身扭曲的說了句,“這裏有三個入口可以進去,裏面我也沒去過,好可怕!”

說完,這個東西繼續迅速的從我面前跑了過去,一眨眼的功夫,不見了蹤影,江離告訴我,這個東西沒有傷害樑警官,得饒人處且饒人,沒必要讓它魂飛魄散。

不過從這個東西的嘴裏聽的出來,它雖然一直在山脈之中徘徊,卻沒有去過最裏面,它只知道有三個入口可以進去。

此時的樑警官才慢慢醒了過來,表情極其痛苦的揉了揉太陽穴,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問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把這一路來的情況告訴了樑警官,很顯然樑警官的表情極其震驚,對於之前發生的事情是一點也不清楚。

江離眼神冷冽的看着葉坤,“你懂玄學?”

葉坤點點頭,因爲樑警官接觸這些東西,又對這些極其感興趣,所以他一直在專研玄學的東西,他不是道士,也不是風水師,就是一個純粹對玄學極其感興趣。

婁秋語有些無奈地看了看他,想了想,還是覺得,他不是先要站着麼,那就站着好了,反正她也沒什麼事情。

Previous article

劉天明趴在大班桌上垂頭喪氣地說道:“那條大狗守着你,誰還敢碰你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