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婁秋語有些無奈地看了看他,想了想,還是覺得,他不是先要站着麼,那就站着好了,反正她也沒什麼事情。

自從放假了,自己也就閒下來了。偶爾畫下設計圖,實在是沒什麼趣味。

自家哥哥本打算帶自己去旅遊的,誰知道突然公司裏面出了一點事情,就被耽誤了下來。

看看那個依然堅定站着的人,她忍不住想着,要是她哥哥回來了,可不得鬧騰一下。

想了想,她還是覺得唐宏輝也不算是太過壞的人,不然不管任何的方法,早就動手了,便衝着窗外喊道:“你就別發神經了,快走吧。還有,你別想着對然然怎麼樣,我還跟你說了,只要是我在的一天,我肯定不能夠讓你傷害到然然的。”

算作是好心地提醒。

唐宏輝見她出來應答了,自然是不放過,立刻說道:“秋語,你下來說啊,我是真的愛你啊!”

婁秋語無奈了,沒見過這麼臉皮厚的人啊,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來着。

算了,還是別好心了,免得被得寸進尺什麼的。

結果,她這不理會,還真的出事了。

因爲某個妹控的男人跑回來休息,結果就遇到了這樣的場景,立刻怒火中燒,竟然有男人敢染指自己的妹妹!

“你是誰?”婁博蕭快步走了過去,怒視着唐宏輝。

唐宏輝瞥了他一眼,沒有應答,繼續喊着:“秋語,你就下來吧,就下來,我們好好地談談!”

婁博蕭的怒火更甚了,這個人竟然無視自己,當着自己的面還說出這樣的話,立刻沒有任何猶豫地就揮出了一拳,“讓你招惹秋語!”

唐宏輝自然也是練家子,很輕鬆地就閃開了。

然後身體一動,就回了婁博蕭一拳。這一拳下去,婁博蕭根本沒有半點準備,拳頭狠狠地就打在了他的側臉上!

婁博蕭還從來沒有被任何人如此打過,立刻回了拳頭。

唐宏輝一閃,將完美的玫瑰花束放在了一邊,就開始回擊了婁博蕭。

結果顯而易見,作爲部隊成員的唐宏輝更勝一籌,婁博蕭即使不斷地出拳,也沒有辦法傷到唐宏輝半點。

不過,兩個人的打架卻是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婁秋語,你哥和那個男人打起來了!”一個人立刻大聲地喊了起來。

這裏是別墅區,都是很寧靜的,這麼一嗓子,婁秋語自然是聽到了。

她咚咚咚地就跑下了樓去,心裏擔心的不行,自家哥哥就會點拳腳功夫,怎麼能夠跟那種接任務的人比呢,肯定會吃虧的!

等到她跑出了房子,便見到自家哥哥被壓在了下面,立刻擔心地喊道:‘哥,哥,你沒事吧!”

唐宏輝聽到這一嗓子,立刻驚了,沒想到竟然會傷到自家人啊!

這下子看來是懸了。

婁博蕭有些狼狽的佔了起來,厲聲說道:“別以爲我打不過你,你就可以沾染我妹妹,不論怎樣,我都是不會同意的!秋語,上樓去!”

婁秋語此刻還怎麼去管別的,立刻拉着自家哥哥的查看了起來,希望他是安然無恙。

“哥,你要不要去看看。”她不知道唐宏輝的拳頭有多贏,但是從自家哥哥那已經青紫的臉頰上就可以看出來。

唐宏輝有些無措地拿起玫瑰,“秋語,我剛剛不是故意的,就是你哥他先動手,我下意識地就回擊了。”這是出任務之後對於危險的敏感度,也許自己的腦中還沒有出現處理辦法,身體就先行解決了。

婁秋語瞥了他一眼,“你回去,我不想看到你!”

婁博蕭滿意地點點頭,“就是這樣,秋語,我們上去,別理會這樣的人!”

婁秋語點頭,帶着自家哥哥就打算走。

可是,唐宏輝會讓婁秋語離開麼?當然不可能,他可是好不容易有了假期,還沒有兩天!這樣的機會,是多麼的難得,難道要他放棄,根本不可能啊!

“不行!”唐宏輝立刻走上前攔了下來。

婁秋語無語地看着他,“你幹什麼?我回家還怎麼你了?”這樣霸道的行爲,在她看來,根本就不行,至少她是這樣想的!

唐宏輝卻氣勢十足地說道:“你們不能夠走。秋語,你還沒有聽到我的心意!”他來的主要目的可是不能夠少的!

婁秋語無語地看着他,“我聽到了好吧?你那麼大聲,恨不得全世界都聽到的聲音,我怎麼可能聽不到?”

婁博蕭將婁秋語拉得離自己稍稍近些,說道:“秋語,被理他,咱們回去!”被打得沒有半點還手之力,真的讓他覺得有些失敗!

婁秋語點點頭,沒有再理會唐宏輝,正打算換個方向離開,卻仍然是被攔了下來。

“你到底要幹什麼?”一米九的身高在那裏擺着,婁秋語完全地被壓制着,根本沒有辦法逃脫。

“你沒有理解我的心意,只是在很偏見地看它!”唐宏輝一字一頓地說道,眼裏有着的是非常嚴肅的神情。

婁秋語撇過頭,“我不在乎,你到底走不走,你要是不走,我報警了啊!”她覺得唐宏輝實在是有些過分了,竟然打了自己哥哥這是讓她非常地不爽的原因之一,當然更多的是自己覺得他的心眼實在是太多了一點根本不能夠相信,誰知道他口中的話是真是假。

“今天,我一定要讓你看清楚我的心,秋語,我們好好談談吧,我也不逼你了!”唐宏輝覺得自己再堅持下去肯定沒有什麼用處,便說道。

婁博蕭也沒有理會他,而是摸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撥打了那三位數的號碼。 “我想你現在還有幾分鐘的時間可以離開。”婁博蕭掛掉了電話,說道。

唐宏輝根本不看他,眼神直直地看着婁秋語,“秋語,你要相信我!”

婁秋語看着自己哥哥真的打電話了,立刻催促道,“你別多想了,我真的對你的心思不感興趣,趁着警察還沒有來之前,你先走吧!”她也不行惹來太多的事情。

唐宏輝依然堅持,“你給我一點時間,我說完了就走。”

“秋語,別理他,我們就等着,看看警察來了,他要怎麼做了。”婁博蕭厲聲說道。

婁秋語也不再答話,就看着唐宏輝到底有什麼做法,這也是不關她的事情了。

警車呼嘯而來!

婁秋語心中一緊,她也沒有想過真的要把唐宏輝關進去,但是對方實在是太過與堅持了,所以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你們誰報的案?”一個警察走了下來。

婁博蕭有些難受地走上前去,“警察,就是這人,隨意動手,造成了對我的人身傷害,你們看看到底要怎麼處理吧!”

警察上下打量了唐宏輝一下,“看你這麼高大,怎麼,就欺負人了,跟我們走一趟吧!”

唐宏輝看都不看他們一眼,拿出了一枚勳章,“執行任務!”

警察眼都直了,態度也變了,“這位先生,你分明是擾亂公務,怎麼能夠隨意地報警呢。看來你需要跟我們走一步了。”

婁博蕭不敢相信地看着警察,他們竟然能夠顛倒黑白,“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所有人都看着的!”

“是,但是若非你擾亂公務,對方又如何會動手呢?定是你做了什麼事情!”警察如此地肯定着。

這在其他人的眼裏,顯然是成了一出鬧劇。

“跟我們走一趟吧!”

唐宏輝站在一旁,也不說話,就準備看着他們將婁博蕭帶走,那樣子他就有機會跟秋語說話了。

眼見婁博蕭要被帶走了,婁秋語怎麼也淡定不了了,立刻說道:“唐宏輝,你到底要怎樣?”

唐宏輝很認真地答道,“就是我們需要好好地談談!”

婁秋語看着自家哥哥,想了想,說道:“好,我跟你談,但是,你要他們把我哥放了。”

婁博蕭立刻反駁道:“秋語,你別上了他的圈套,我去一趟警局,讓他們知道,我也可以讓我的律師來辯解。”他真的不相信,這些人能夠把白的說成黑的。

婁秋語搖搖頭,“你說吧,到底要不要放開我哥!”

唐宏輝衝來的人使了使眼色,便說道:“那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幾個警察象徵性地說道:“原來是誤會一場,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嚴懲你的虛報罪,但是這次一定要謹記,絕對不要再虛報案情了,要是再有下一次,決不輕饒!”

婁博蕭立刻不滿地看着那些人離開。

“你說吧,我們要去哪裏聊?”婁秋語看看自己的哥哥,安慰道,“哥,你先回去吧,我之後在回來。”

“我跟你一起去。”婁博蕭顯然不怎麼放心,對方的來頭太大,他根本沒有把握。

婁秋語看看唐宏輝,心裏有了自己的猜測,能夠讓警察都鬆動的,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

到底會是什麼任務,才能夠命令到他?

她突然對然然非常地擔心了,到底她是怎麼惹到這麼一種角色的呢?

“隨便吧,我這裏不熟,你找個地方,反正能夠談話就行。這個人不能去。”唐宏輝在經過之前的事情之後,已經改掉了主意,既然已經得罪了,那也沒關係了。

婁秋語點點頭,帶着唐宏輝離開。

“你到底打算幹什麼?”在車上,婁秋語忍不住問道,她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非得要接近自己,明明知道他的計謀已經被自己看破了啊。

真是無可救藥的人,她心裏想着。

唐宏輝則很安靜地坐在旁邊,似乎是在想着什麼。

出租車很快停了下來,來到了一家咖啡館前。

這樣幽靜的地方,最適合談話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一坐下去,婁秋語就開始問了起來。

唐宏輝倒是不急,“我們先喝點咖啡在談吧。”

婁秋語哼了哼,沒有答話。

唐宏輝耐着性子說道:“來兩杯摩卡!”

婁秋語依然不理會。

“其實,你肯定在懷疑我的身份,但是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對安然做出任何傷害的事情。”唐宏輝在看到她之前這麼堅持地,不怕自己動手的情況下,就知道安然在她心中的分量。

婁秋語哼了一聲,自然是不信的,誰沒事兒找事兒,就盯着一個人看,還要了解她的情況?這樣子的人,一般只有兩種,一種是沒事兒找事兒型,一種是有着罪惡目的的。不然爲何不正大光明地詢問?

這是她的想法,婁秋語覺得自己很正確。

唐宏輝正打算繼續說,咖啡端了上來。

“嚐嚐吧,我很久沒有嘗過現磨的咖啡了。”他嘆了嘆氣,說道。

婁秋語輕哼一聲,低頭咒到:“虧心事做多了唄,還能夠怎麼着,自然是沒有時間喝東西了。”總會有這樣那樣的人來追殺,哼哼,肯定沒辦法吃個好飯。

“秋語,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想要傷害她!我其實是爲了完成我們隊長交給我的任務。”唐宏輝繼續說道。

婁秋語撇撇嘴,還說不是什麼,又是任務,還不是對然然不利。

唐宏輝見她不答話,伸出了手,緊緊地握住。

“也許你不相信,但是你可以問問她,我到底是什麼人?”唐宏輝覺得自己實在是沒必要繼續說下去了。

婁秋語完全不相信。

結果,唐宏輝的手機響了起來。

“隊長?”

“還沒有呢,正陷入死局了。”雖然唐宏輝很不想承認。

“她在這裏呢。”唐宏輝又一次開口了。

婁秋語聽着他的話,皺起了眉頭,不會吧,他想要讓那個什麼隊長跟自己說話。

果然,唐宏輝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婁秋語,“她有話要跟你說。”

婁秋語奪過了電話,立刻噼裏啪啦地說道:“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休想對然然有什麼傷害。”

安然在那頭有些驚訝,“秋語,你在說什麼啊?”

婁秋語瞪大了眼睛,“然然,你不會被他們綁架了吧?”沒想到她竟然在那邊。

安然鬱悶了,“你在說什麼?我和紀峻在吃飯呢,就想問問你的消息。怎麼樣,對唐先生的感覺如何?”

婁秋語頓時無話了,在接觸到唐宏輝臉上的那份得意神情,徹底沒了想法。

“秋語?你怎麼了?”安然沒有聽到那頭的聲音,立刻問道。

婁秋語搖搖頭,調整了自己,說道:“然然,你繼續吃午飯吧,我這邊會自己處理的。”

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你隊長和安然什麼關係?”她已經不在乎對方是否說謊了,便說道。

唐宏輝有些失望,對方竟然沒有質問他,但也配合地回答問題,“她是他的弟妹!”

婁秋語算是明白了,站了起來,說道:“既然我們已經談完了,接下來我可以走了吧。”她覺得自己似乎誤會了什麼,有些難受了。

“你怎麼還不明白?”唐宏輝壓低了聲音喊道。

婁秋語頓了頓,“我明白了,我們也談完了,再見。”

唐宏輝卻拉住了她的手,“秋語,你怎麼也要給我個機會啊!”

婁秋語瞥了瞥他,“我對你沒感覺,所以沒有機會!”從一開始便是謹慎防備的人,怎麼也不可能有半點的感覺吧,至少她是這樣想的。

“我不會放棄的!”唐宏輝見她堅決,便繼續說道。

婁秋語看了他一眼,沒有理會,轉身離開,她要去看看她哥哥現在的狀況了,實在是沒有太多的功夫陪他!

唐宏輝站在原地握着拳頭,有些喪氣,但是很快又恢復了鬥志,作爲軍人,怎麼能夠給因爲這一點點的阻攔便丟掉了鬥志?

這是不允許的。

“買單!”唐宏輝衝着服務生一個揮手,留下了一些錢之後,立刻離開了。

他一定會想更多的辦法去處理這件事情的!

安然顯然不知道發生了這麼一些事情,因爲她還在被迫地跟紀峻大哥談着訂婚宴,以及之後的事情。

賓客宴請什麼的,她覺得是應該的,爲什麼連之後的婚宴,滿月酒什麼的都在討論了?

好像這件事還是沒有一撇的事情,怎麼能夠就這麼快就討論起來了?她本來想要打斷紀峻的談論,想要讓他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瞭解,她不過是接受了一個戒指而已,現在談其他的事情實在是太早了一點了吧。

結果,兩人根本就沒有給她反駁的機會,談論得越加地快了起來,接着一怕桌子,“好久,這麼幹!”

紀峻看着自家大哥,也是點點頭,“不需要太恢弘,但是一定不能夠少了排場!”

安然在一旁握着拳頭,“你們要不要這麼着急?”

紀峻點點頭,“已經很慢了,我們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準備訂婚宴席,還有五個月的時間準備婚宴,至於滿月酒之類的,我稍稍努力一點就沒什麼問題了!”

安然瞪着眼睛,聽着紀峻的安排,那叫一個頭疼,這還不叫快,這已經快趕上光速了好吧。

“嗯,訂婚宴我看情況過來參加,婚宴則是必不可少的,你可要給我記住了。”紀南昊最後下了定論,說道。

安然只能夠在一旁無奈起來,這件事情壓根兒沒有她說話的地方,想要反駁,想要插嘴,卻在兩個男人的眼神下,沒骨氣地蔫兒了。

“大哥,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休息?”安然最後只能夠選擇轉移話題,讓他們不在於這件事情上糾結了。

紀南昊點頭,“也好,叫上老三,我們好好聚一聚,明天我就又要離開了。”

紀峻點頭。

三人便離開了那個空中餐廳。

安然儼然成了紀家的準媳婦兒,不管是紀家上下,都對她如此地看待。

安然剛開始還不怎麼適應,但是後面卻只能夠接受了。

日子過得平靜而繁忙。

安然每天開始不間斷地準備着個人秀的設計,設計團隊則提前了兩週的時間爲她準備好了宣傳。

gaston推薦的人,設計團隊專門爲之打造的個人秀,不論是哪種原因都足夠引起太多的人的關注了!

所以,宣傳沒有半點的問題,只是稍稍地一提一下,接下來一週的頭版頭條都是關於這件事情的。

幾秒鐘之後,兩人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店門口。青冥擡腿就要進去,可卻被童言一把拉住了胳膊。

Previous article

墨九狸聞言看著帝溟寒卻沒有說話,她知道帝溟寒說的不是實話,在騙她,可是她也知道帝溟寒這樣善意的謊言,是為了她好!似乎真相併非她想要的,是擔心傷害到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