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麼一來,自由時間就增多了。

不然,這會兒也根本不能跟周霜霜一起在學校裏瞎逛。

…………………

周霜霜難得這麼閒下來,帶妹子閒逛自己的學校。

在冬日寒冷的天氣中,她只簡單穿了大衣,雙手插兜,淡定的走在前面給丁玲介紹自己的學校,神態無比的瀟灑。

妹子丁玲則裹着毛線帽和厚厚的圍巾,半張臉都藏在帽子底下。

所幸長筒靴的跟並不是很高,此刻兩人一起散步,卻也有種別樣的和諧感。

……………

不過,今天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天。

………………

兩人才靜靜走過已經沒有開花的藍花楹道路,迎面卻衝過來一個女生。

女生的視線在周霜霜和丁玲的臉上逡巡了一圈,很快便找準了目標。

她上前一步,攔住了周霜霜的路——

“你就是周霜霜對不對?!”

“你這個人,你怎麼能這個樣子呢!”

“你不要臉!”

………………

周霜霜的臉色沉了下來。

她長這麼大,還沒人說過她不要臉呢!

這會兒,她連憐香惜玉的心思也沒有了。

周霜霜把一旁的丁玲拉到自己身後,冷聲說道:

“你把話說清楚,誰不要臉!”

……

“你!就是你!”

女生盯着她,臉色鐵青,眼眶卻有些紅。

“你明明不喜歡海鵬,天天還要這樣吊着他……”

“誰?”

周霜霜打斷她的話。

“誰是海鵬?!”

她仔細搜索自己的記憶,確確實實對這個名字沒有半點印象。

女生卻以爲她是故意嘲諷,此刻更加生氣了:

“你太過分了!”

“我知道你看不起他,還覺得他窮,沒有前途……”

“可明明他都那麼努力了,你又不答應他,還吊着他叫他念念不忘……”

“我們都交往三個月了,他還記着你……要不是鄭和光說漏嘴……”

她說着,突然哽咽難言。

………………

………………

周霜霜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了。

“這位同學,麻煩你搞清楚——你說的,不管是海鵬還是什麼鄭和光,我一個都不認識。還有你……你是誰?”

“你覺得自己突然從路上衝出來,跟我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很合適嗎?”

“你狡辯!”

女生瞪着她:“要不是你還時不時的吊着張海鵬,他至於到現在還對你念念不忘嗎?”

“全校都知道,你那麼兇,根本沒有男生會喜歡你!”

她說完這句話,斜刺裏突然衝出一個小個子女生,猛地將她向後一推!

周霜霜一愣,卻見衝出來的,是此刻氣鼓鼓的丁玲。

不過,她到底還是小孩子,此刻用力一推,對方也沒摔倒,只是倒退了兩步。

丁玲雖然說不出話來,可此刻眼眶微紅的瞪着那女生,隨後,又回頭泫然欲泣的瞅了周霜霜一眼。

周霜霜一愣。

丁玲已經氣急,在明知對方可能看不懂手語的情況下,依舊做出了一連串的動作——

看她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哪怕看不懂,周霜霜多少也能明白,應該是她維護自己的話——

被一個小妹妹保護了………

周霜霜上前一步,重新揪住了那女生的衣領——

“手機掏出來,給你說的那個什麼海鵬,還有鄭合光打個電話,把他們叫過來,我要一五一十的問清楚!”

一邊兇巴巴的嚇唬人家,一邊嘀咕道:“也不知道哪根蔥哪根蒜,什麼罪名都往我頭上栽……我看起來很好欺負嗎?”

丁玲在一旁,十分乖巧又配合的搖了搖頭。 周霜霜嘀咕的聲音又小,語速又快,其實丁玲根本沒有看清楚她說的什麼……但她的潛意識對周霜霜無比信任,不管對方說什麼,但看神態下意識點頭搖頭,總沒有問題的。

她這麼配合,倒叫周霜霜滿心的慍怒一下子散了許多。

她撲哧一笑,伸手賤兮兮的去掐丁玲的腮幫子:“真聽話啊!”

這句話故意放慢了語速,叫丁玲看明白了,下一瞬,她從顴骨到耳畔,通通都成了紅色的了。

但遺憾的是,周霜霜此刻已經鬆開了手。

………………

此刻,周霜霜盯着那個動彈不得的女生,再次重複道:“打電話。”

對方被她揪着衣領,下意識一抖,嘴巴一癟就要哭出來了。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可這會兒,之前還自詡佛系少女的周霜霜,卻半點軟化的跡象也沒有,真是既冷酷又無情啊!

對方無奈之下,只能從羽絨服兜裏掏出手機,抽抽噎噎的撥出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才被接聽。

“葉欣,你又怎麼了?”

這句話一說,原本就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到泫然欲泣的女生,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張海鵬,我被人家欺負了,你還問我又怎麼了……”

“唉,你到底什麼事兒啊!”

然而她的哭聲,卻並沒有喚回對面男生的憐惜。

只聽他不耐煩的問道:“你天天小題大做的,有意思嗎?到底怎麼了?!”

“我……”

說到這裏,女生反而有些心虛了起來。

她是知道周霜霜厲害的,其實也沒想着對她怎麼着,就是張海鵬老對她挑剔,她又不經意間聽到鄭和光勸他好好對自己,別想周霜霜的話,心中實在憋氣!

偏偏膽子又不太夠,憋了好久,今天偶然在路上看到周霜霜,這才一時衝動……

可自己要把她來找周霜霜的事說出來,張海鵬不會覺得她無理取鬧吧……

這份擔憂憑空生出,她此刻回答問題,就有些支支吾吾了。

…………………

“什麼?!”

鄭和光聽到張海鵬的話,不由有些懵了。

“張海鵬,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憑什麼叫我去?”

他心頭不忿,此刻也鬱悶的問出來了。

軍訓時,鄭和光和張海鵬的感情倒是不錯,相互間也有點鐵哥們的感覺。

可隨着軍訓結束,大家迴歸正常的大學生活,慢慢問題就都衍生出來了。

張海鵬的某些思維吧……叫鄭和光來說,實在有些不可理喻。沒了共同話題,兩個人自然就越發的陌生了。

如今,雖然還是一個宿舍,但鄭和光對張海鵬,也就是普通同學情誼。

此刻,冷不丁聽到張海鵬要求自己去跟周霜霜解釋,順便把葉欣帶回來……簡直不可理喻!

周霜霜知道他倆誰是誰?!還有葉欣……葉欣難道是他鄭和光的女朋友嗎?!

……………………

張海鵬也不開心,此刻皺着眉頭冷眼盯着鄭和光:“你要不多嘴,葉欣能跑去鬧事?”

臥槽——

鄭和光簡直快氣瘋了。

“軍訓時候,是你跟我說你喜歡周霜霜,我還給你支招來着。”

“後來,你自己嫌棄人家飯量大,又放棄了,我也沒多說什麼……現在新交了女朋友,成天對人挑剔這挑剔那,我不就勸你一句,不小心被她聽到了嗎?你女朋友自己跑去找事兒,怎麼偏偏又牽到我頭上了?!”

提起這事兒,鄭和光都覺得憋屈——軍訓時他給張海鵬支招讓他給周霜霜示好之前,也不知道周霜霜連他人都沒見過!

你好,南先生 敢情張海鵬一個人在那裏演獨角戲啊!

…………………

他深呼吸一下,努力壓抑自己想打人的慾望,沉聲說道:“還有,葉欣跟你打電話,你是她男朋友,這種事情就該你出面的,憑什麼要我去!”

張海鵬瞪着他:“要不是你最開始在他面前提周霜霜的事,葉欣她能幹出這種事兒嗎?”

“臥槽!”

鄭和光把手中洗臉毛巾往盆裏一甩。

“你他媽有臉說這個——”

“那是你們倆吵架,人家哭着跑了——你追人家的時候怎麼不嫌人家皮膚不夠白,身材沒有周霜霜好之類之類的,吵架的時候一股腦的全說出來了。”

“我他媽真是閒着沒事兒了,還想着勸你——既然都已經放棄周霜霜了,就別再拿人家的優點抨擊自己現女友的缺點,這樣不地道……”

天知道——

鄭和光這時候簡直想回到過去抽自己一巴掌:“沒事多什麼嘴!”

現在可好吧!

女的沒腦子去找周霜霜的事,男的呢,偏要把自己給扯上了——

他勸人的時候,誰他媽知道葉欣沒走,又跑回來了?!

鄭和光努力深呼吸,想要平復自己暴躁的心情。

——而且,葉欣這個邏輯是不是有問題?

男朋友念着人家姑娘,不去找男朋友的事,偏偏跑去挑釁人家女孩……

周霜霜是誰?

她在學校裏的知名度,恨不得快跟網紅陸綿綿一樣了!而且男女粉絲衆多,她哪怕只說一句話,葉欣都討不了好!

——那可是能跟教官對着打的人,葉欣上去,也不怕被人把臉按在地上摩擦……

鄭和光盯着有些慌亂的張海鵬,心頭也有點發虛了。

天海道武 ——在這件事中,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周霜霜了。

人家女孩子從頭到尾都不認識張海鵬這個人,如今突然被人指着鼻子劈頭蓋臉的罵,此刻還不定怎麼委屈又憤怒呢?!

鄭和光咬咬牙:“行!去就去,我去跟她好好道歉!媽的,怎麼認識你這種人……”

…………………

這會兒,鄭和光口中憤怒又委屈的周霜霜,早已經鬆開了女生葉欣的衣領,反而拿着手機,跟乖巧又可愛的丁玲聊天——

“在地鐵上怕不怕?”

“有點怕。”

“別怕,下次再碰到這種人,你就趕緊躲遠遠的,拼命往前擠,別管別的!”

小女孩乖巧的點頭,一雙杏眼滿是崇拜的看着她。

周霜霜伸手拿過她的手機,噼裏啪啦輸入幾個號碼來:“這是我的電話。還有我的其他聯繫方式都是這個,你要是真碰到什麼事兒了,能發短信就發短信,不發短信的話撥打我的電話,不出聲我也知道你有事……”

“下次再碰到這樣的事兒,能跑就跑,不能跑也不能慫,就拼命的打他!逮着一個地方死命的打!”

“知道嗎?” 天氣挺冷的,寒風一陣陣吹着,周霜霜拉着丁玲站在自己的身畔——

反正她現在不怕冷,替女孩子擋一擋風,也沒毛病。

但是葉欣就比較慘了。

帝都的冬天乾冷乾冷的,空氣都彷彿帶着刀子。她纔剛悽悽慘慘的哭過,此刻滿臉都是淚水,被冷風一吹,估計回去臉就要皴了。

心理和生理的雙重打擊齊壓,她就越發難受了,這會兒蹲在樹邊,痛苦快要突破天際。

而她的男朋友,半個小時後才姍姍來遲。

…………

兩個大男生慫包一樣,知道周霜霜兇名在外,之前還把某個女生的追求者打的跟滾地葫蘆一樣,偏偏一整個樓的女生做僞證,以至於最後不了了之了。

這件事在男生那裏簡直就是個傳奇事件,從此,周霜霜就成了大一的高嶺之花。

這會兒,葉欣撞到她手上,還把他們倆個扯進來——想起對方的大飯量,還有與飯量匹配的力氣,鄭和光就有點想當鵪鶉。

再說了,反正葉欣也不是他女朋友,他動作磨嘰一下,沒毛病。

但是張海鵬也跟着磨嘰,這就很沒有意思了。

所幸經過今天這件事後,兩人算是徹底的崩了,這會兒鄭和光看他,反而有點幸災樂禍。

——該!

…………………

葉欣都快凍僵了,兩個人才到。

而且,她悲傷的發現,見到周霜霜以後,自己心目中的那個非常有男子氣概、有魄力的男朋友,居然顯得好慫包啊!

明芸雅很不服氣,鼓著嘴瞪眼。可愛的模樣,讓明媽媽會心一笑:「你這丫頭……好啦,先讓唐先生過去,你爺爺還在等著呢。」

Previous article

“哎?”嶽策愣住了,似乎這個結局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難道說許三並沒有喜歡當年的林敏麼?”嶽策聽到陸月兒說出來這種只有悲劇小說中只有配角纔會出現的悲劇結局,心中鬱悶的同時說出來心中的疑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