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此我加快了腳步,通道走了一段之後開始轉彎往下,暗道也由原來的土面變成石面,還是自然形成的。

分明是一條幹涸的暗河河道。

趕屍門肯定是發現了這條河道,所以才幹脆挖通了,這樣工程量小,便於隱蔽。事實說明他們很成功,苗家和苗寨的情報系統從來沒有打探出這裏有這樣一條暗道存在。

河道時寬時窄,蜿蜒曲曲,視野很不好。

“阿春。”這時,後面傳來一聲呼喚,是毒蝴蝶,還是一個人打着手電就來的。

“你怎麼下來了?”我隨口問了一句。

毒蝴蝶道:“道門的人不準備下來了,我和你一起吧。”

“行,那你站我後面,小心點。”

我點頭,鬼王殿的人既然能進出這裏,肯定是撤走了,這暗道嚴格來說確實沒什麼探查的價值。

毒蝴蝶嗯了一聲,跟着我亦步亦趨的朝前面探查而去,爲了以防被偷襲,她還放出了蠱蟲在前面探路。

都市最強捉妖系統 蠱蟲很安靜,一直沒放出警報,於是我們加快速度,幾乎一路小跑着前進。

很快前面出現了分叉道,而分叉道後面還有分叉道,但地上的痕跡卻依舊清晰。

我繼續追着痕跡往前,足足追了半個多小時,結果還沒到出口。

“停!”

щщщ● т tκa n● ¢○

這時,毒蝴蝶立刻喊住了我,說:“馬春,這裏的水汽太濃了,不能再往前了。”

我一愣,而後心臟猛的一跳,毒蝴蝶沒說錯,這裏的道壁上掛滿了水珠,很潮溼;陣陣水汽從洞道前後兩端撲面而來。

如果只是潮溼那倒還好,怕就怕……這暗河突然來水!!

想到這些,我頭皮發麻,自己大意了,沒注意道空氣溼度的變化。

“快,回去!”

我當機立斷,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人要是被衝進暗河裏,那就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重見天日了。

毒蝴蝶點頭,立刻和我往回狂奔。

“轟隆隆……”

人倒黴的時候,怕什麼來什麼!

轟鳴聲從來時的河道響起,水未到,被壓縮的空氣便變成了颶風,狂涌而來。

該死!!

我臉色大變,想到了一種在洪村你地宮暗河見過的東西——地河潮汐!

這運氣爛的,也真沒誰了!

……

(本章完) “快跑!”

我大驚失色,拉着毒蝴蝶往回狂奔。

毒蝴蝶速度有些跟不上,我乾脆一個將她抱起來,有多快跑多快!

暗河潮汐,指的就是暗河的水會像大海的潮汐一樣,潮漲潮落。

當漲潮的時候,暗河裏面會洶涌起相當生猛的水,落潮的時候暗河水量會較少,甚至乾涸。

這裏明顯是走向了暗河潮汐的極端,來的時候兇猛,去的乾涸。

論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 和洪村那條暗河幾乎一模一樣。

想當初,在洪村探索鬼冢的時候我們就差點吃了暗河潮汐的大虧。

要不是皮衣客和瓜哥救我,自己早就被沖走了。

他們也差點沒回來,情況相當兇險;而且那次我們是快要達到出口的時候遭遇的,這裏離出口足有好幾分鐘的路程。

情況糟糕一百倍!

“轟隆隆!!”

潮水涌來的聲音如萬馬奔騰,隆隆而來,震耳欲聾,空氣被擠壓,如同十級大風。

強大的風阻讓我的速度一下慢了起來,而且隨着風力的增強,自己的速度越來越慢。

“快快快,時間不超二十秒!”

蜜戀甜妻:撲倒絕色男神 毒蝴蝶臉色發白,抓在我身上不免用上了一些力氣。

我怒吼一聲,法力洶涌而出,朝前面瘋狂的狂奔。但……自然的威力讓我在這一刻顯得無比渺小。

“轟隆!!”

前方,一堵白花花的水牆淹沒整個暗河河道,朝我面狠狠的碾壓而來。

“完了!”我心裏哀嚎一聲,閃電般摸出水龍珠塞進毒蝴蝶嘴裏,背過身蜷縮着,將她抱緊在懷。

下一瞬我就感覺自己被一頭蠻牛給撞飛了,冰冷的暗河水瞬間將我們淹沒。

狂暴的衝擊力將我衝的在暗河河道內翻滾、碰撞,也不知道哪一下撞到了後腦勺,頓時腦袋一黑,但冰冷的刺激讓漸漸的清醒了過來。

很快,我就感覺到一隻小手在掐我的人中,睜眼一看,是毒蝴蝶以爲我暈過去了,在弄醒我,俏臉滿是焦急。

我閉住呼吸,把掛在身上的手電拿起來朝四周看了一下,發現我們依然在飛速前進,只不過和水流速度一樣,就感受不到衝擊力了。

我暗暗估算了一下,河道明顯有往下走的趨勢,水流速度超過了兩百碼,快的嚇人。

毒蝴蝶似乎有話想對我說,可口一張開頓時咕嚕嚕的氣泡往外冒。

我立刻捂住她的嘴,將法力振體而出,在外面形成一個防水罩。

這是一種法力的簡單應用,最早的時候我見白香月用過,不過她沒撐那麼大,就是貼着衣服表面撐開一點點。

所以她下水之後再上來,身上的紅衣是乾的。回想起來,當初虹姨在萬鬼窟探險的時候也用過。  我撐開的防水罩遠不如白香月,她是戰鬥時候都能不溼,我這個估計一條魚衝進來就能把它給戳破了。

但有就比沒有強一萬倍。

防水罩一撐開,毒蝴蝶立刻拿出嘴裏的水龍珠,說:“這是地河潮汐,我們恐怕要很長時間不見天日了。”

我點點頭,嘆了一口氣,暗恨道:“真是倒黴到家了,潮汐居然就被我們給撞上了。”

還是道門的那些老傢伙比較有經驗,乾脆就不下來了,只有我們兩個是愣頭青。

“怎麼辦?”毒蝴蝶有些害怕。

“別慌,暗河的水要麼通向大江大河,要麼通向大海,流速這麼快,多等一點時間我們就應該可以出去了。”我急忙安慰她,苗苗曾經告訴我,她有輕度的幽閉恐懼症,害怕呆在狹小幽閉的地方。

之前我還不知道,後來苗苗告訴我纔想起來,每次陪她逛街坐電梯

的時候,只要是十層以下的,她基本是蹦蹦跳跳走樓梯上去的。

這點曾經不止一次氣的我牙根癢癢,特別是我扛了一大堆她買的東西的時候。

不過,這話其實也是對我自己說的。

地下的暗河是一個巨大的網絡,和山川龍脈一樣,天知道它們通向哪,運氣不好的話那真永無見光之日了。

最關鍵的是,暗河並不安全,危機四伏,這種陰暗的地方會產生一些奇怪的生物,甚至是一些髒東西。一旦不敵就是屍骨無存嗎,其兇險絕對是世間數一數二的,不亞於一座有法陣守護的陵墓。

總之,這種地方一分實力九分運氣,佔大頭的運氣要是不好,神仙來了都得犯愁。

毒蝴蝶嗯了一聲,這一刻的她顯得十分嬌弱。

漸漸回過神的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抱着的嬌軀渾身溼透,她穿的是夏天簡款的苗族短裙,布料很薄很透氣,溼噠噠的黏在她身上,頓時將她嬌小玲瓏的身材襯托的若隱若現,可以很清楚的隔着衣服看見裏面。

我不禁鼻子微微一熱,之前完全沒看出來,這小娘皮還挺有料!比我預估的至少要大一個半碼子。

“你……你往哪裏看!”毒蝴蝶立刻發現我眼神不正,伸手一撐我的下巴,急的直扭直扭的。

“不看不看。”我急忙認慫,真要惹惱了她,吃虧了的肯定是我。

“你個色胚!”毒蝴蝶吃了眼虧,氣哼哼的。

我暗暗覺的好笑,心說我們都抱在一起了,你還講究那些東西?

接着,我就看見一陣陣水汽往上衝,毒蝴蝶是在用炁能在蒸衣服。

想了想,我也乾脆用了點法力把衣服蒸乾了,這裏的水太冰涼了,溼在身上如同冷刀貼肉一般,很不舒服。

過了一會兒,毒蝴蝶應該把衣服都蒸乾了,說:“好了。”

我低頭一看,果然如此,只是她的目光雖然強裝強勢,但眼色明顯有些躲閃,耳垂都紅了。

我想笑又不敢笑,憋的很辛苦,好幾年了,終於佔了她一次便宜。

毒蝴蝶敏銳的覺察到了我臉上肌肉的變化,頓時又氣又羞,兩隻小手捏着我腰上的肉就是一頓猛掐,氣道:“你個色胚,還敢笑!”

“饒命,下次不敢了!”我急忙討饒。

毒蝴蝶一拳捶在我胸口上:“下次還敢看,絕不輕饒你!”

“是是是,女俠饒……”我急忙應聲。可還沒等我把“命”字說出來,我眼角餘光敏銳的發現,側前方閃過去一個黑影。

我大驚,閃電般拔刀,指向那個位置。

毒蝴蝶也覺察到了異常,在我拔刀之後,立刻拿起掛在身上的電筒朝那邊照過去。

但……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我和她對視一眼,她明顯有些發毛。我後脊背也隱隱發涼,被盯上了,而且還不知道是個什麼鬼東西。

“抓緊我!”

我對毒蝴蝶低聲道,一手抱緊毒蝴蝶,等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放開她,否則被激流的暗河水衝散,再想找回來就難了。

更要命的是暗河還有分叉,一個不好就會進入不同的岔道。

毒蝴蝶也知道情況嚴重,嗯了一聲,將水龍珠放進嘴裏,用力抱緊我的腰,緊貼着我。

我將感知放到最大,但許久……附近都沒有任何異動。

就在我認爲那東西應該是自主離去的時候,一股陰冷的氣機忽然從腳下襲來。

我沒任何猶豫,猛踢了一下防水罩外面的水借力調整姿勢,一刀砍了下去。

手電光一閃,那是怎樣一個東西。

渾身白骨,手爪非常的寬大而鋒利,最恐怖的是,它

的骷顱頭上竟然還附着一張慘白人臉皮,有一半已經腐爛了,被水泡的,就像是白花花的豬腸子,看着格外滲人。

此刻正從下方猛的偷襲而來,骷顱頭眼眶裏面的兩點猩紅給外暴虐和嗜血。

“呀!”毒蝴蝶嚇的脖子一縮,埋進了我胸口裏。

“去死!”我也嚇了一大跳,這分明是髒東西,龍牙刀閃電般斬了下去。

讓我出乎意料的是,這鬼玩意見我一刀砍下,似乎知道厲害,竟然一扭就打算逃,速度非常快,遠比一般的大目都快。

但我不可能給它機會,因爲這一擊我是全力一擊,灌注在龍牙刀上的法力擊空,立刻振刀而出,化成一道氣刃狠狠的斬中了那東西的後背。

“嘩啦”一聲骨碎的聲音傳來,那東西頓時散了架,連那張人皮也被劈成了兩半,化爲一注黃水消散在冰冷的水中。

“呼……”

我長呼一口氣,這東西速度很快,但實力也就是一般大目的水準,還能應付。

“好嚇人,那是人皮水鬼,每殺一個人它就會把被害人的臉皮撕下來貼在自己臉上。”毒蝴蝶也鬆了一口氣,拍着胸脯心有餘悸,讓我本能的又多瞄了兩眼。

忽然,她又好像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道:“你的法力能支撐多久?”

我估算了一下,道:“如果接下去不戰鬥的話,光撐防水罩,大概可以持續兩天。”

“太短了。”毒蝴蝶臉色一變,頓了頓,道:“要不然你把防水罩關了,留着法力備戰?”

我皺眉,法力如果耗光實力便會大減,這確實是個棘手的問題,不過關掉防水罩也不明智,因爲這裏的水太冷了,毒蝴蝶不出半個小時就會而被凍僵,自己也撐不了兩個小時。

一旦被凍僵,反應更影響實力發揮。

於是我搖頭,把理由一說。

膩寵嬌妻:總裁老公溫柔點 毒蝴蝶看了我一眼,沉默了良久,才咬着嘴脣,臉色微紅的說:“那……那你把防水罩撐小一點吧,這樣更節省法力。”

感受着懷裏溫香暖玉的嬌軀,我眉頭一揚立刻說沒問題。

沒告訴她的是,其實我還帶了一盒茶葉,實在不行嚼兩片可以補充一下法力。這樣算的話,足夠支撐半個月。

接下來並不平靜,我們又遭遇了一隻地河陰獸和一個水鬼的襲擊,但它們都沒人皮水鬼強,有驚無險度過,倒是浪費了我一些法力。

一天後又應付了兩撥襲擊,我法力耗幹,於是把茶水精落下的葉子拿出來兩片嚼了下去。毒蝴蝶原本還很擔心,一看見這個哪還能不知道我隱瞞了,頓時抓着我就是一頓捶。

我連忙求饒她放過我。

但之後,她又乖乖的抱緊我,因爲再多的法力也不嫌多,鬼知道這暗河什麼時候才能到達出口。半個月的時間一點都不保險。

毒蝴蝶抱着抱着累的不行,我乾脆把繩子拿出來,把她和我綁在一起。

第二天,我剛斬殺了一條偷襲我們的魔鬼魚,忽然感覺水流的壓力變小了一點,速度也慢了下來。

我本能的以爲是出口快到了,仔細一看,不由大吃一驚。

哪裏是出口道了,而是暗河流進了一條更大的暗河大動脈,四周猛的一下開闊的“無邊無際”!

上不見頂,下不見底,左看右看也看不到兩邊的岸。

毒蝴蝶也發現了不正常,驚道:“這是地河主脈,小心!”

我立刻提起一百二十分精神警惕四周。

原因很簡單,這裏只會更加兇險!

之前的暗河就相當於小河小溪,裏面最多有一點小魚小蝦,但一入“大江大河”,裏面兇猛的東西就多了。

……

(本章完) 毒蝴蝶立刻將手電關閉,水龍珠發出幽幽的光。

因爲手電太亮了,在黑暗的環境中簡直就是一個活靶子。

我眼瞳適應了一瞬恢復了視野,開了法眼之後,自己的夜視能力加強了不少。只要不是一點光都沒有,就能看的挺遠。

“嗖!”

忽然,一個巨大的黑影從遠處一閃就過去了,我甚至感覺到了明顯的水壓變化。

我嚇了一跳,毒蝴蝶更是本能的抓緊我。

這東西好大,在逆流而上,能量波動也非常的強,一旦戰鬥起來我們很可能會吃大虧。

但好在,那東西應該沒發現我們,徑直消失在上游。

暗河裏面的危險一般就兩種,一種是陰晦的髒東西,一種是土生土長的陰水獸。

後面一種一直生活在黑暗中,對光不敏感,甚至是完全沒有視力。前面一種就比較麻煩了,髒東西對陽氣敏感,很容易就被它們盯上,剛纔那隻應該就是陰獸。

過了一會兒沒什麼異常,我暗鬆一口氣,避過去了。

只是前路茫茫,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自己剛剛出院,卻見不到媽媽,任哪個小孩子也不會高興的。

Previous article

由於死者與學院怪談有關,大家便紛紛猜測這會不會與她生前見到的鬼有關,在這個言論自由,網絡發達的年代,學校再怎麼折騰都阻止都擋不住各種流言謠傳,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