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己剛剛出院,卻見不到媽媽,任哪個小孩子也不會高興的。

“這樣吧,玲玲下午哥哥帶你去買衣服還有玩具好不好?”

陳若柯笑着說道,儘量轉移玲玲的注意力。

“大哥哥,那我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啊?”玲玲好像沒有聽到陳若柯的建議,自顧自的問道。

“這個,會很快回來的”陳若柯面露難色,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嘻嘻,那好吧,大哥哥你說話可要算數哦,下午帶玲玲去買好吃的還有新衣服”玲玲突然間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不知道是玲玲感覺到了什麼還是玲玲想到了什麼,陳若柯總是感覺玲玲似乎有心事,還有着一絲莫名的悲哀。

不過陳若柯見玲玲沒有繼續追問,便也欣然答應了玲玲的要求,下午就帶玲玲出去逛逛,順便排解一下心中的無奈。

王胖子看着陳若柯欲言又止。

顯然他不認可陳若柯這麼做,這麼一直瞞着玲玲,什麼時候是個頭?玲玲總有一天會發現的,如果那時候再告訴她的話,有可能對她的打擊會更大。

但陳若柯還是輕微搖了搖頭。

隨後將玲玲安排在一間臥室,看着玲玲沉沉睡之後,才走出房間長嘆一聲,然後便走向客廳,準備讓王胖子安排一下李潔的後事。

就在陳若柯剛想開口的時候,王胖子已經開口說道:“陳哥,李姐的後事我已經安排好了,給他選了一塊兒分水比較好的地域,已經安葬了,只不過是簡簡單單下葬的”王胖子說着臉上有一絲慚愧。

“嗯,這樣做已經很好了”

陳若柯嘆了口氣說道。

就在這時,陳若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雲凌萱打過來的。

“老婆怎麼了?”

“玲玲怎麼樣了?我今天來公司之後纔想起來,她的媽媽······”

“我已經接回咱家來了,現在已經睡了”陳若柯笑了笑說道。

她沒想到雲凌萱竟然還記得這個事情,就在這時,雲凌萱再次說道:“要不然讓玲玲去天海居吧,王媽在那邊咱們倆人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玲玲,我父母現在在國外,王媽一個人在那邊也挺孤單的,正好讓她照顧玲玲”

“嗯,也好,那過幾天就將玲玲送過去啊”

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陳若柯安排好玲玲的事情之後仰頭靠在沙發上,右手不住地揉着眉心。

王胖子接了一個電話之後說道:“陳哥,剛纔師傅來電話說,修羅門的主人想見見您”

“修羅門?”

“修羅門是h市地下三大勢力之一,對於其他的我瞭解也不是太多,不過剛纔師傅打電話來說修羅門主人想見您問您什麼時候有時間”

“他見我幹什麼?”陳若柯實在是不明白,自己和那些地下勢力沒有任何交集,在h市也不過半年時間,誰也不認識。

“修羅門,難不成?”陳若柯聽到這個名字心下有了幾分算計。

陳若柯突然坐直了身子問道:“你說是你師傅找我?難不成他和那修羅門主人認識?”

陳若柯現在有一個想法,土山道人是人道術士,當初跟着老傢伙的老一輩的人物,這修羅門會不會就是修羅道之人?

這暫時還只是陳若柯的一個想法,具體是不是還有待見面之後才能確定。

王胖子想了想說道:“我也不清楚師傅怎麼會和修羅門有聯繫,在h市這些年我只是到修羅門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勢力,黑白通吃,主要還是經營灰色勢力,地下勢力,雖然我不知道師傅和修羅門門柱是什麼關係,但是當初師傅倒是和我說過,而且還給我介紹了一個小兄弟,人挺不錯的,就是脾氣爆了點”王胖子嘿嘿一笑

“行,問問你師傅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咱們這就過去”陳若柯說道。

王胖子掛斷電話之後,和陳若柯說明了情況,然後便開始動身前往“茶林”要去見見那修羅門的主人。

陳若柯還有王胖子兩人打車來到茶林,下車時王胖子順手給了出租車司機一百紅人頭,當場霸氣的說道:“不用找了”

那司機師傅笑呵呵的離開了,能夠來茶林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但這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那種有錢人啊,一個瞎子身上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還有那個胖子,一臉的囂張,滿面的油光,一咧嘴還有一股子韭菜味??????

不過最後胖子這一手弄得司機師傅心裏舒坦了,這纔像有錢人嘛。

陳若柯不明白王胖子這是何意,但也沒有在意,其實在陳若柯對錢沒有什麼概念,以前在山裏的時候根本就用不到錢,現在來到h市又有一個當着總裁的老婆,當初結婚的時候老丈人可是好奇的給了五百萬,說是讓他別委屈了自己,隨便買點東西,而且來的時候老傢伙還給他一張卡,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但老傢伙說的是:“這裏面的錢你輩子都花不完”現在這兩張卡還被他放在家裏沒動過呢。

“胖子,你怎麼天都一嘴的韭菜味?,要不就是大蒜味”陳若柯實在是受不了胖子這才問道。

王胖子聽到之後,一咧嘴說道:“韭菜啊,這兒可是好東西,大補之物啊,主要是可以壯陽補腎,咱們人道修士身上不就得多一些陽氣嘛,男人味十足不是?”

“額······”陳若柯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還男人味十足。

陳若柯搖了搖頭,在王胖子的帶領下走進了茶林。

茶林是一間非常別緻的茶館,能夠來這的人非富即貴,這也是剛剛那司機師傅說的,不過陳若柯倒是不知道這些事情。

“309室,林老闆”

王胖子和招待說道。

那招待一聽是林老闆,神色顯然變了一變,這林老闆明顯不是一般人,隨即那招待誠惶誠恐的對二人說道:“兩位請跟我來”

一路上,那招待時不時的擡起頭打量陳若柯還有王胖子,這兩個年輕人自己大不了多少,怎麼看都不像是多麼牛逼的人物,怎麼能夠讓林老闆等他們呢?但招待也不是平常的小夥計,他也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有着強大的背景,所以也並未因二人身上的穿着打扮,而有所輕視。

這招待在茶林工作,平時接觸的都是上流社會的人物,對這林老闆也知道一些,林老闆本名林青山,乃是h市三大地下勢力之一的修羅門的現任當家人,權勢滔天,在h市也是跺跺腳就能震三震的人物。

不過招待也沒有過多詢問,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有些事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接觸到的,否則的話他這種小人物早就不知道被誰扔到海里餵魚了。

雖然說在這種地方工作薪資待遇特別高,但隨時都得小心謹慎,這裏來來往往的都是大人物,一個不小心或許就會有性命之憂啊。

幾分鐘之後,陳若柯還有王胖子兩人已經到了三零九室,招待敲了敲門之後,是一個道人開的門。

隨後陳若柯兩人進去便見到兩人。

一個正是王胖子的師傅土山道人還有一個是一位滿頭銀髮的老人,看上去頗有威嚴,坐在那有種不怒自威之勢。

見陳若柯走進來之後,那滿頭銀髮的老人也隨之站了起來,有些激動地看着陳若柯,不知怎麼開口才好。

土山道人率先開口說道:“少主,這位就是修羅門現任當家人林青山,同時也是修羅門現任掌門,修羅門其實就是原道門的修羅堂”

土山道人解釋道。

陳若柯輕微點頭,和他料想的一樣,但他還是不明白,即便曾經是道門之人,現在道門已經不復存在,這兩個老傢伙爲什麼還想着約見自己。

“參見少主!”

林青山一把年紀,但是身手絕對不簡單,陳若柯點頭之後林青山單膝下跪,行拜見大禮!

“林老快快請起!千萬別這樣,您這不是折煞小子嘛”

這突兀的一幕弄得陳若柯有些措手不及,如此大歲數的老人向着自己行跪拜大禮,自己哪能受得起?

“少主不要阻止!”林青山低沉着聲音說道,聲音中蘊含着幾分激動。

另一邊林青山一雙有力的大手扣住陳若柯那攙扶他的雙手,一邊堅持行此大禮,陳若柯無奈只能收下。

隨即土山道人出來打了個圓場,四人分別就座之後,陳若柯這纔算是真正開始認識眼前這位老人。

修羅門現任門主,林青山,五十四歲。

修羅堂,主修修羅道,是道門的武力擔當,曾經也是爲道門立下過汗馬功勞,只不過自從那次之後道門解散之後,修羅堂便在江湖上銷聲匿跡,還有人道術士,鬼道術士,全部隨着道門的消失而消失。

“真想不到老朽有生之年還能將少主盼來啊!”

林青山雙手哆嗦着說道,他這不是因爲老了而是因爲激動的身體隱隱的顫抖着。

這個老人對道門的感情之深可見一斑。

陳若柯雙目直視着林青山,看着眼前這個老人,滿頭花白卻還在想着道門,難不成以前的道門真的有那麼大的,魅力?

陳若柯現在雖然是道門的少主,傳人,但說實話現在陳若柯歲道門真沒什麼感情,只是將之當做一個任務,一個擔子。

看到林青山老人這般激動,陳若柯心底不禁有些慚愧。

“林老頭,現在少主終於出山了,也正是老掌門當初吩咐咱們的的事情將要開始實施的時候了!”土山道人也是一臉的激動。

“土山道長,林老,不知二位這是何意,我爺爺曾經安排過什麼事情?”陳若柯不解的問道。

林青山雖然非常的激動,不過語氣頓了頓,目光看向陳若柯的手上。

陳若柯當即明白了,將鬼戒亮出,這纔算是走完了程序。

“二十幾年前,老掌門率領我們老哥幾個正打算收服符堂,但也正是那時候,少主的父親出事了,當時老掌門不顧天譴強行起卦,最終受了重傷,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吩咐我們老哥幾個,要在二十年之後齊聚此地等待少主的來臨,在帶領我們幾個老傢伙繼續完成老掌門尚未完成的霸業!”

林青山激動地說道,當年正值年輕氣盛的他,這一等就是二十幾年,等到自己頭髮花白,卻並未忘記曾經的諾言,並未忘記曾經的熱血!

土山道人也是一臉激動的看着陳若柯。

“等等,兩位前輩,您說二十年前,我爺爺是爲了我父親才離去的?我父親當時出了什麼事?”陳若柯追問道。

這二十年來,老傢伙從未想他提起過關於他父母的事情,他也從未問過,今天終於在老一輩的人口中聽到了關於自己父親的事情,陳若柯怎能不激動!

“這,難道老掌門沒有向您提過?”

“沒有!”

陳若柯眼眶有些發紅,聲音低沉地說道。

“請少主見諒,老掌門沒有和您透露的話,我們還沒有權力告訴您當年的事情,請少主見諒!”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同時說道。

陳若柯看到了兩位老人眼神中的堅定,也知道自己現在問的話肯定問不出什麼,這兩位老人能夠在二十幾年之後聽到道門還能如此激動,想必對那老傢伙絕對是言聽計從,自己即便是問也不會問出什麼的。

陳若柯平復了一下剛纔激動的心情,想到:“還是以後有時間問問老傢伙吧” 陳若柯沉思片刻,將先前那股激動的情緒壓制下去,平靜的說道:“往事暫且不提,不知兩位前輩今日叫晚輩前來所爲何事?”

林千山和土山道人對視一眼,微微一笑,舒了口氣,顯然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欣慰:“此子不凡,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壓制自己的情緒,可成大事,不愧是老門主親手培養出來的!”

林青山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少主,今日邀您前來只爲道門之事。”

土山道人接口:“沒錯,前幾日老朽見少主之後並未細說,和林老頭商量之後決定將當年老掌門的吩咐如實告知少主”

“兩位請講”陳若柯神情嚴肅的說道。

陳若柯見兩位老人如此鄭重也知事關重大,他也想知道家裏那老傢伙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想從其中瞭解一些關於自己父親的事情。

就在這時,王胖子說道:“師傅,我先出去上個廁所”王胖子知道接下來所說的事情可能是自己不能知道的所以想找個藉口提前離開。

“無妨,你也是道門一份子,接下來的話你可以聽,而且在今後的日子中我們這羣老傢伙或許不能時刻伴少主左右,還需要你們這年輕一輩的輔佐少主,繼承我們的事業”土山道人說道。

王胖子見狀也便老老實實的坐在那,不再說話。

“少主,且容老朽和您細說”林青山尊敬的說道。

“前輩請講!”陳若柯拱手說道。

“此事要從建國之前講起,當時乃是大亂之世,正值敵寇入侵,各路勢力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崛起,我道門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興盛起來的,如果非要追溯源頭的話那得追溯到數百年之前,但主要還是建國之前的一段時期。”林青山說到這頓了頓。

“建國之前,少主之先祖陳天賜建立道門,道門下設六個堂口,人堂、鬼堂、陣堂、符堂、墓堂,還有修羅堂,致力於抵禦外寇。

當時的國家軍隊明面抗敵,而陳天賜等衆愛國志士在暗處抗敵,當初不僅僅是道門還有很多的古武門派紛紛而起,熱血抗倭。

這些江湖勢力其中以道門爲首,主要抵禦倭寇神鬼侵犯。

剛開始的時候陳天賜先祖僅僅只是帶着自己的幾位好兄弟,也正是我們六個堂口的先祖,六位先祖一身本事全部都是來源於陳天賜老祖。

陳天賜老祖天賦異稟,奪天地之造化,傳授六人六道之本領,也就是從那之後,老祖帶領自己的六位好兄弟創立了道門,開始招收弟子,最爲興盛之時到門弟子遍佈天下”

“當時即便是國家高層聽聞道門非但沒有打壓,而且還大力扶植,道門之人暗處抗倭,明面卻是平頭百姓,但也是處處行俠仗義,在民間頗得民心,終於抗戰結束,陳天賜老祖等人也已步入暮年,可以說他們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國家,建國之後陳天賜老祖解散道門,但卻保留了最原始的一部分人馬,也就是六位老祖的直系人馬,依舊有數千人”

土山道長接口道:“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道門內部開始出現不穩定因素,當時我們和大哥陳龍象也就是少主的父親,正是道門的中流砥柱,當時龍象大哥還有我和林老頭還有鬼堂的一個女孩,我們幾人出去歷練之時,道門大亂開始了”

“那個時候我們幾人皆已經開始接手道門事務,但老一輩的是老一輩,我們這一輩是我們這一輩並沒有老一輩那種並肩作戰培養出來的感情,而道門的爭權奪勢也正是從我們幾個離去之後開始的,道門之亂始於符堂,當時符堂的老祖已經故去符堂剩下的輩分最高的一位正是和少主的爺爺也就是千機老掌門一個輩分的存在,能力非常出衆。

重生后大佬叫我小祖宗 而當時的符堂堂主不滿於在道門的地位,想要取而代之,不僅如此還拉攏了墓堂,我們兩人便是人堂和修羅堂的掌舵人,但不熱衷於權勢,所以我們幾人結伴闖蕩天下,也正是因爲我們幾人的離開才造成了道門後來的分解啊”土山道人最終嘆息一聲。

“那後來呢?”陳若柯忍不住問道。

“後來道門內部造成內亂,符堂帶着墓堂叛出道門,判出之前道門內部發生了一場大戰,參戰人數達上千人,死亡人數近乎五分之三,數千人的道門那一戰之後僅剩不到兩千人,那還是因爲陳天賜老祖等人合力出手鎮壓才才得以保留下來的。

那一戰國家未曾參與,當時國家已經開始安定了下來,所以像道門這種大勢力也沒有存留的必要了,而陳天賜老祖也深知道門必定不能長久的存活下去,所以纔在最後關頭出手鎮壓,也正是那一次出手,幾位老祖相繼仙逝”說到這,土山道人面容悲慼,似乎在爲當時的情況感嘆。

“符堂帶領墓堂判出之後獨自開山立派自稱符宗,而後來我們有龍象大哥回去之後,早已是滄海桑田,時過境遷,道門遺址一片狼藉,只剩下濃重的血腥氣,還有一處處乾紅的血漬”

“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老掌門才立志要收復六道重振道門,而那次決定之後,帶着我們幾人個年輕人重新招攬人馬,和符宗展開戰鬥,但這些都是在暗處的,明面硬拼的話勢必會遭到國家打壓,大大小小的戰鬥發生了無數次,無奈於當時的符宗已成氣候,還有衆多古武門派與之聯盟,我們幾人手中的能量根本不足以撼動符宗的存在”

“再後來,我們竟然發現,符總在暗處和陰間有所牽扯,少主您應該知道我們本就是和鬼神打交道的存在,抗倭期間雖不是沒有過鬼神之事,但那也是面對小r國的陰物,對本國根本未曾干涉,但符總竟然和陰間之物有所牽連,買賣魂魄,簡直是喪心病狂!”

說到這,土山道人情緒激動,他本就是人道修士有着一顆悲天憫人之心。

“買賣靈魂?難道就是那些鬼販子?”陳若柯不禁皺眉問道。

“鬼販子?應該就是他們吧,當初符宗掌舵人不知從哪得到一種邪功,須以靈魂祭煉,遂暗處與鬼爲伍,爲其捉捕新生魂魄,供其修煉,他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給鬼王,真真是有悖天道啊!”

“難道你碰到過鬼販子?”土山道人驚訝的問道。

陳若柯便將前兩臺呢李潔夫妻的事情說了一遍,還說了關於老傢伙的安排。

“真是天意啊!”

林青山感嘆道:“;老掌門神機妙算,現在又有少主領導我們,剷除符門這幫雜碎有望啊!”

“前輩!”

陳若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少主請講”

“前輩,若柯能力淺薄恐不能擔此大任”陳若柯慚愧的說道。

事實也是這樣,他現在也不過是稍微有些能力,要是讓他現在去對抗符宗那龐然大物無異於是飛蛾撲火,陳若柯不是不敢去對抗,剛剛聽兩位前輩說了道門之事之後,他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復,他想不到自己的先祖竟有這等魄力,想必那陳天賜先祖便是得陳摶老祖真傳之人啊。

“少主不必憂心,今日只是先讓您知道這些事情,待日後少主成長起來之後,便由您帶領我等剷除符宗!”

林青山說道。

陳若柯想了想說道:“兩位前輩請放心,晚輩定當竭盡全力,早日完成老一輩的願望,剷除符宗!”

陳若柯聽了符宗的惡行之後也是深惡痛絕,雖然他不是救世主,但也不希望看到一條條人命被殘害,而且那符宗還和陰間之物有勾結,那便更不能留了!

“而且不僅是符宗還有小r國的一些倭狗需要處理!”林青山蒼老的面容浮現起一抹怒色。

“還有倭狗之事?!”陳若柯驚訝道。

現在已經是和平年代,怎麼還會牽扯出這麼多?陳若柯只是一屆普通百姓,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少主,您剛剛入世不久,對於現在很多事情還是太過清楚,雖然現在我們所處的環境非常的安定,但之所以我們能夠享受着和平盛世,卻是因爲有着一羣我們看不見的存在,守護着這片家園,他們在外拋頭顱灑熱血,才爲我們換來此等盛世,而我們身爲道門一份子,也是國人一份子,雖不能上前線殺敵,但卻能夠儘自己的能力暗中抵抗別國那些陰暗中的敵人!”林青山眼神中閃過一狠厲之色。

“陰暗處的敵人?”陳若柯不解的問道。

“小r國神社的那羣牲口,m國的吸血鬼之類的,雖然現在我們國家非常強盛,但不代表他們就會消消停停的看着我們的崛起!”

土山道人說道。

“晚輩明白了”

陳若柯想想便能夠想清楚這些事情。 林青山兩位前輩粗略的講述了一下道門的往事之後,整個房間中陷入了一片沉默,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靜靜地品着茶,王胖子一言不發,陳若柯也安靜的坐在一邊眉頭緊鎖,想着事情。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被敲響了。門外傳來招待小姐甜美的聲音,有人來了!

王胖子肥大的腦袋轉悠了一下,看看在座的幾人中就只有自己適合去開門,隨後連忙起身去開門。

王胖子打開門之後,神情一變,眼神中透露着慌亂。

門外站着兩人,一位是漂亮的招待小姐,招待小姐見門已經開了,甜甜一笑之後,便獨自下樓而去。

門口還剩下一位高高壯壯的青年。這高壯青年向着王胖子咧嘴一笑,王胖子那肥胖的身體頓時向後踉蹌幾步,讓開路讓高壯青年進來。

陳若柯向着門口看去,這青年身高一米九左右,劍眉星目,面容俊朗,臉上卻掛着憨厚的笑容。

見門開了以後,再次衝着王胖子憨厚的一笑,表示謝意,隨後便闊步進入包間。

“土山師叔,爹”

我看了看那巨大得比沙發城還要大上幾分的天空之城,也就相信了胖和尚的說法了。

Previous article

見此我加快了腳步,通道走了一段之後開始轉彎往下,暗道也由原來的土面變成石面,還是自然形成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