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與此同時,隨着他雙手十指的殘影舞動,一絲絲紫色氣勁在其指間閃爍跳躍,然後在手上訣印的引動之下,紛紛化作一道道鉛筆芯粗的紫色光線逐一穿透那兩枚蛇蛋,投射在了閃電錐的錐身上。

“嗞嗞”的細碎響聲裏,一道道經過閃電錐轉化,帶上了少許雷霆氣息的紫白交織的氤氳光線,又連聲嗤嗤響着,接連不斷的射在了樹心表面。

凌空懸浮半空、形狀呈不規則樣的樹心,在接連吸收了十八道紫白光線的能量後,灰褐色的表皮,漸漸變得龜裂了起來。

幾乎是在瞬間就發現了樹心表面的異狀後,陳志凡眼神一凝,靈念動閃間,雙手十指指間再次紫氣縈繞的逐一激發出了整整十道鉛筆芯粗的紫色光線。

眼見着前九道紫色光線都透過白色的蛇蛋發射到了閃電錐的身上,他倏地臉上表情微微一變。

片刻後,第十道紫色光線“嗤”的一下,瞬息之間就射在了第一枚蛇蛋上。

下一瞬間,伴隨着一道“啪”的悶響,第一枚蛇蛋霍然凌空炸成了一團,然後在一股強橫的能量炙烤之下,化作一團青煙迅速消散一空。

被嚇了一大跳的鬼撲滿,渾身毛茸茸的細毛唰一下就齊齊筆直豎了起來。水霧瀰漫的地面上,也傳來了幾聲驚惶的吱吱尖叫聲。

兩顆綠豆大的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兩圈後,小傢伙甩動着它那又細又長從蠍子尾巴,扭頭一屁股就往地面上落了下去。

眼角餘光瞥到鬼撲滿的動作後,陳志凡只是輕挑了一下雙眉,然後微瞪雙眼,雙手十指殘影連閃間,將一道道訣印逐一投到了第二枚完好的蛇蛋上。

幾秒鐘過後,靈念感知到第二枚蛇蛋裏的氣息在訣印的護持下變得越發的穩定,他輕吐出一口濁氣之餘,又兩眼一凝,再次激發出了一道鉛筆芯粗的紫色氤氳光線。

“嗤”的一聲,紫色光線瞬間就穿透過蛇蛋,然後徑直投射在了閃電錐上。

通體閃爍着微微光芒的閃電錐,其錐尖驀地就是一亮,然後一道紫白交織的氤氳光線“嗤”的一下就射在了整個體積已經足足少了一圈的灰褐色樹心上。

少頃,伴隨着一連串“咔嚓”的響聲,一片片大概有成人拇指指甲蓋大的樹心碎片從其表面掉落到了水霧瀰漫的地面上。

時間又過去大概十幾秒鐘之後,樹心變得只有成人拳頭大小,顏色也從灰褐色,漸漸朝着黑紫色慢慢變化。

而當樹心的顏色,徹底變成純紫色後,通體閃爍着銀白光芒的閃電錐,驀地就是一晃。

緊接着,陳志凡的靈念,就從錐體裏接收到了一股欣喜裏夾雜着渴望的雀躍靈智波動。兩眼微微一亮的他,神海虛空裏,紫金光華悄然大盛。

“罷了,既然你想要,那我怎麼可能不給你。不管怎麼說,你也是我親手煉製出來的半靈器。”嘴裏輕聲咕噥了兩句後,某青年單手掐訣,隨後訣印外放。

就見光影暗淡的樹林裏,呼的一下就憑空颳起了一道狂飆。

下一剎那,瀰漫了整個樹林地面、幾近半米來高的飄嫋水霧,肉眼可見的迅速消散了一空。

忽然之間,林子裏驟地劃過一道璀璨紫色亮澤,然後就聽“嘭”的一聲悶響,樹心霍然崩潰,眨眼間就化作了一團保齡球大小的紫色氣團。

適時,天上白雲散去,重新顯露出紅彤彤笑臉的太陽,再次光耀大地。 楊大人眼中閃過貪婪之色,楊老爺子聞言,眼中也閃過一抹精光。

打斷楊大人的話道,「我也看到了,這樣的東西,降臨在我們楊府,自然是要為我們所用!」

父子兩人一拍即合,眼中閃過深深的算計。

「不過,爹,他們幾人口中的那個夢機大人,貌似可是不好惹的……」楊大人還在算計著什麼,忽然,天空倏然一暗!

他們抬頭,便看到一個碩大的龍頭對著他們。

父子兩人與楊夫人頓時一驚,那龍張大嘴巴道,「人類!我問你們,有沒有看到有龍族出現?」她剛才便察覺到她的寶貝出現過這裡,可是怎麼又沒有了。

楊老爺子睜大眼睛,這個大陸上有龍族存在,他們都知道,只不過他們卻從來沒有見過。

甚至他們剛剛還想著找到那個小龍豢養起來,不過眼前這條龍來歷不簡單,他們可要小心為上了,如果讓她找到剛才那條龍,她肯定不會讓他們得償所願。

所以,絕對不讓她知道那條龍的下落!

他的手一指,「龍大人,我們看到了,它往那邊跑了。」當然他指的是反方向。

「是嗎?可是我剛才就從那邊過來的,怎麼沒有看到,你們最好說的是實話,否則被我發現你們是被欺騙我,我一定饒不了你們!」

龍后冷哼一聲,但是她迫不及待要找到她的小寶貝,所以不管是真是假,她也要跑一趟。

走的時候,龍尾一掃,直接將他們的一間房子給拍碎了。

楊夫人早就在天空突然出現一個碩大的龍頭時就被嚇暈了過去。

楊大人也拍了拍胸口,心有餘悸的道,「父親,你這樣騙她,她們可是龍族,要是知道了被我們騙,回頭她肯定……」

話還沒說完,就被楊老爺子給瞪了一眼,「成大事者,要有勇有謀,知道嗎?!」

「還是父親厲害!」楊大人頓時一臉受教的點點頭。

隨後又道:「爹,那夢機大人的那件事情怎麼辦?龍王學院的幾位大人也知道了這件事情,我們要打他徒弟的主意,這恐怕不好辦呀。」

老爺子眯了眯眼睛,「那幾人瞧不上我們楊家的孩子,那還侮辱我們的門風,此人,也不必再留了。」

「那麼只要我們把他們殺了,消息永遠也傳不回龍王學院,我們再在暗中在進行,對夢機大人的徒弟下手。誰也不知道!」

「父親大人說的是,他們是龍王學院的使者大人又如何?居然敢看不起我們楊家之人,他們就該死,兒子我這就便派出一些高手們,暗中跟著他們,宰了他們。」

「嗯,你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能讓龍王學院查到是我們楊家的頭上。」

父子兩人一拍即合,說干就干。

「父親放心,我到時候吩咐他們穿上岳家的衣服……嘿嘿。」

正在這時——

忽然,天空中又是一陣烏雲密布,接著,父子兩人一抬頭,嚇得差點一屁股蹲在地上!

媽呀,這這這、這滿天的飛龍,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月底了~寶寶們,求月票嗷~ 「你們有沒有看到附近有龍族出現。」

眼前的這些龍問了和剛才那條龍問的一樣的問題。

這是什麼情況?楊老爺子父子兩人目瞪口呆,這回是真的被嚇到了。

隨後,楊老爺子的手隨便指了一個方向,「在,在那邊!」他突然又想到剛才那條龍走的時候說,最好不要騙我,否則你們就完了!

暗暗心驚!

刷刷刷!

一瞬間,眾龍瞬間便消失不見。

楊老爺子父子兩人對視一眼,再也笑不出來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的龍出現!

「父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待會兒這些龍要是發現了它們被騙了,我們要怎麼辦?」

他們豈不是要完了?

畢竟一條龍就可以把他們給滅了,何況是這麼多條……

楊老爺子面色凝重,一時嚇得也說不出話來了。

還能怎麼辦?跑唄。

彼時,夜雲澈和楊帆影兩人正往回走,突然,他們頭上一陣轟隆隆的響聲,接著瞬間烏雲密布。

兩人一抬頭,便看到天上這麼多的龍,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夜雲澈道:「小羽,這裡好多你的同族。」

「對呀,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有這麼多龍啊。」

砰!

夜雲澈和雪羽還在疑惑這裡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條龍,身旁的楊帆影突然被一條調皮的龍給丟下來的一個球砸暈了。

那條龍左看右看,發現沒有人看到它闖禍,急忙跟上隊伍跑了。

「這些龍真是的,一點都不禮貌。」夜雲澈睜大眼睛,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隨即摸了摸雪羽的腦袋,「還是我的小羽最可愛了。」

隨後他氣沖沖的將楊帆影給扛了回去。

「對對,他們一點都不可愛!小羽最可愛!」雪羽被夜雲澈誇獎,興奮的不得了。

殊不知它與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堪堪錯過。

此時,夜雲澈也終於回到了他師父的住處。

回去將楊帆影放好之後,便遇到正要去找他的師父夢機大人。

雅雅見他回來,立即興奮的撲了過來,夜雲澈摸摸她的腦袋,「小雅別擔心,我沒事的。」

隨後望向夢機大人:「對了,師父,我在楊府遇到了幾個人,他們說,他們非常崇拜你,想要見你一面,不知道你答不答應?」

「哦?他們是何人?」夢機大人眯起眼睛問道。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他們說,他們是龍王學院的人,還非常崇拜您的煉造之術,想要過來看看你。」夜雲澈如實回答道。

「嗯。」夢機大人聞言,淡淡的應了一聲,隨即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看向少年道:「小澈兒,你願不願意去上學校,跟更多的人一起交流?」

「哎?我可以嗎?師父!」聽到可以與更多的人在一起,夜雲澈的眼睛不由一亮。

夢機大人摸了摸他的腦袋,但笑不語,心中卻有了定數。

隨即,外面有人道:「夢機大人,外面有人要見你。」

夜雲澈輕咦了一聲,然後眨了眨眼道,「難道是那些人?他們好卑鄙啊,居然偷偷跟著我來這裡打擾師父你的清靜!」 隨着天上紅日復又露出笑臉,天地之間,立時就是一亮。

莊園大門口,如同一株山間孤鬆般傲然挺立的秋山原,暗沉着一張臉悶聲問道:“所有人都在這裏了,那爲什麼我沒有看到秋吉長老他的人?”

秋吉長老?

凡是被他視線所掃到的秋山、藤田兩家的人,無不一臉惑然的搖了搖頭。

沉默片刻後,一個個子瘦小、年紀大概不到二十的年輕男子從人羣后面擠了出來。

他眼神閃爍的看了秋山原一眼,迅速低下頭去,臉上浮現出好幾分悲色的弱聲說道:“秋吉長老他……他已經……已經死了!”

“已經死了?!”眼裏黑光倏地爆閃的秋山原,身形一晃間,就來到了年輕男子的面前,一把抓着他的脖子將其高高舉起。

“你是在騙我對不對?”身上氣息變得如同夏日暴雨般瘋狂的他,怒瞪雙眼看着被舉在半空的年輕男子厲聲喝問了一句。

“咳……咳咳……”

被掐着脖子的年輕男子,身上的力氣如同潮水退潮般消散一空。嘴裏連聲咳嗽之餘,臉上更是迅速變得赤紅一片。

在他身後,秋山、藤田兩家剩下的人,嘩的一下就齊齊後退了好幾步。片刻後,人羣裏漸漸響起了一陣蒼蠅般的嗡嗡聲。

“秋吉長老死了?怎麼可能!昨天晚上我都還見過他的。”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年輕男子不無奇怪的嘴裏疑惑了兩句。

在他身後,一個長得尖嘴猴腮、上下嘴皮子異常淺薄的中年男子眼裏幽光閃閃的不無猜測道:“秋山原這家……人怎麼會突然問起秋吉長老的?難道他們兩人之間……”

“說話小聲點!別被人聽見了。”站在中年男子身旁的一個面上稍顯幾分穩重的半百男子橫了他一眼警告了一句。

停頓片刻後,半百男子點了點頭接着說道:“不過關於秋吉長老和秋山大郎之間的關係,我倒是知道一些。”

“切,說的就像是隻有你知道似的,不就是秋山原的拳法老師就是秋吉那個傢伙嘛。”旁邊一個四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

“混蛋!”

霍然擡頭,眼裏烏芒陣陣的秋山原,一聲怒喝後,左手胳膊一擺,咚的一下就隔空轟出了自己的拳頭。

拳風呼嘯中,好似一發炮彈的拳勁撞入人羣。 婚途有坑:總裁吃上癮 幾縷散逸的勁風將人羣撞出了一個空當後,拳勁“啪”的一聲就轟在了那個四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身上。

“噗”的一下,仰天噴出了一口鮮血後,中年男子面色慘白,呼吸之間就騰空朝後飛起,一路撞翻七八個人後,才軟軟癱在了地上。

“要是再胡亂說話,我就打碎你們的一嘴牙!”臉上浮現出幾許猙獰的秋山原,周身氣勁縈繞的揚聲厲喝了一聲。

受他那狂暴如雷的氣勢一激,秋山、藤田兩家餘下的人,個個像是打雷天的鵪鶉般,緊緊閉上了嘴巴,兀自瑟瑟發抖不已。

在秋山原的身後,俏生生站在大鄉武夫身後的美澤裏惠子微皺彎眉輕聲說道:“秋山原的反應好像有點大了呀!”

前者偏頭看着她低聲回道:“你不知道,大郎的拳法,就是秋吉長老教的。說起來,秋吉長老那人還算不錯,可惜了……”

幾公里遠外的樹林裏,大部分心神都放在了眼前的陳志凡,只是扭頭隨意瞄了莊園大門口的方向一眼後,又轉回頭來看向了身前。

與此同時,搖頭嘆息了一聲的大鄉武夫雙肩一晃,呼吸之間就站在了秋山原的身旁。

舉起右手輕輕拍了拍秋山原那舉着年輕男子的手臂,他沉聲說道:“好了,大郎,快把人放下來,你要是再這樣把他抓着的話,秋吉長老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沒有人知道了。”

稍微停頓了片刻後,大鄉武夫扭身朝着身後不遠的秋山和藤田兩位家主揚眉說道:“想必你們也不知道秋吉長老的事情,對吧?”

丹師劍宗 藤田家主面上流露出幾許惑然的打算搖頭,不過在注意到當前的情況後,又硬生生停下了搖頭的動作。

站在他身旁的秋山家主,雖然眼神微微一轉,卻擺出了一副面無表情的狀態來。

臉色暗沉的秋山原,擡眼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年輕男子已經有了窒息的情況,鼻孔裏喘出一股粗氣後,手指一鬆,任由面色赤紅、眼神迷茫的年輕男子掉落在了地上。

等年輕男子喘息了片刻後,秋山原肌肉壯碩的胳膊一伸,又將他給抓了起來。

不過在經過了大鄉武夫的一番插曲後,秋山原總算是沒有再掐住了年輕男子的脖子,而是手掌五指叉開,直接抓住了他的腦袋把人給抓了起來。

“放開我!”

被人以一種近乎於恥辱的方式給提在了半空,本就年輕氣盛的年輕男子,瞬間就忘了眼前這個雄壯男子的恐怖,兩眼圓睜的一聲怒喝同時,還算強壯的腰肢一扭,右邊肩膀再一晃,右手拳頭就朝着秋山原的身上砸了過去。

片刻後,年輕男子的拳頭就砸在了他的身上。

可惜的是,除了發出一聲稍顯沉悶的啪聲外,秋山原那比山林猛獸還要強大不知多少倍的身軀,卻連一絲晃動都沒有。

一旁,藤田直樹微挑眉頭之餘,撇了撇嘴:“我說秋山大郎,你到底是怎麼了?竟然讓一個毛頭小子給打了!”

大鄉武夫橫了他一眼。這傢伙,擺明了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

不過想來也是,秋吉長老對秋山大郎來說,或許感情很重,但是對藤田三郎來說,那就只能算是一般了。

估計,也就比陌生人稍微強上一點。所以,關於秋吉長老的生死,根本就不會太在乎。

秋山原對藤田直樹的調侃是理都不理,反而是在受了年輕男子的一拳後,眼裏驀地一亮同時,嘴裏悶聲說道:“秋吉長老教你的拳法?”

“混蛋!快放開我!”

內心充滿了強烈恥辱感的年輕男子,一邊一臉羞怒的呼喝着,一邊揮動着自己的拳頭,朝他的身上一下下砸去。

無奈實力終究相差太大,年輕男子的拳頭砸在秋山原身上,就如同隔靴搔癢般,一點作用都沒有。

不過在又受了兩三拳後,秋山原總算是又將他給放了下來。

看着年輕男子那赤紅一片的臉,秋山原扯了扯嘴角悶聲說道:“對不起,剛纔是我太沖動了,但是秋吉長老是我的老師,還請你告訴我,他……他真的已經死了嗎?” 夜雲澈很是生氣的皺了皺眉頭。

「好了,沒關係,下次你小心點就是了。」夢機大人摸了摸他的頭,輕輕一笑,「小澈兒,你先出去玩吧,我和他們有話要說。」

「好的師父。」夜雲澈乖乖的點點頭,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果然看到是之前的那幾個大人。

那幾人見到他也是眼睛一亮,叫道:「小公子!」

夜雲澈卻對著他們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幾人微微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們本來還想要巴結巴結少年的,沒想到少年如此不給面子。

不過,也是他們這些人先用了卑鄙的手段來跟蹤他,確實是他們不對。

五個人依次走進了房間,看到眼前的人,瞬時按捺不住自己的心,都激動的紛紛上前,恭敬道:

「夢機大人,我們終於又見到你了,我們是龍王學院的那些不成氣候的煉造師!」

「我們大家打聽到夢機大人的落腳之處,便不請自來,還希望您不要怪罪!」

「還有,夢機大人此這來到此地,便不會再很快就離開吧?」

「夢機大人,請問你有沒有空跟我們去龍王學院?請你幫忙指點煉造之術!」

儘管他們的煉造之術,在眾人的眼中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在夢機大人的面前,他們也不敢稱大。

夢機大人隨意的淡淡點了點頭,問道:「你們龍王學院之中的燕長老,近來可還好嗎?」

我們是靈異頻道,靈異!靈異!

Previous article

我看了看那巨大得比沙發城還要大上幾分的天空之城,也就相信了胖和尚的說法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