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是靈異頻道,靈異!靈異!

跟科幻有關的任何事物,請出門左轉不送謝謝!

好端端的地圖,居然加播廣告?

那個什麼玲瓏閣科技,果然跟陰界科研部畫風完美的保持了一致!

半夏沒有感到任何不正常,可能她早就習慣地球儀這尿性了,“牧店主,因爲您直接開啓了七星級當鋪,所以屬於高等級可以不用充VIP的。

一般情況下,通靈當鋪分爲三個檔次。

一到三星爲低檔,並沒有地球儀可使用;

四到六星爲中檔,地球儀功能較簡單,除非購買VIP否則只能在本省區域內隨心所欲的傳送;

七到九星爲高檔,地球儀默認全球可傳。但前提條件是您必須接到相對應區域的交易,才能解鎖。

通靈當鋪的自動搜尋功能建立在當鋪星級和店主等級綜合評分基礎上,您現在修爲並不高,所以交易暫時不會超出您所能解決問題的範圍,自然目前不會有大幅度跨區域操作。”

唐牧北頓時豁然。

難怪我接了仨交易,都是就近原則!

忍不住要爲製造這個搜尋系統的人點贊,這功能可是在保護自己的小命啊。

在半夏的幫助下,他關閉了語音提示系統,自然不用遭受語音插播廣告的困擾。據說中等當鋪除非充VIP,否則是無法關掉語音提示的。

跟所有科幻大片上演的一樣,這張漂浮在空中的地圖可以任意放大區域。

唐牧北試着輸入北省景瑤城石巖鎮後,地圖自動切換到該位置。

“現在開啓實時全景模式。”半夏在地圖上點了一下。

整個地圖突然平鋪到地面上,隨後像雨後春筍般冒出許多建築物來。

唐牧北就站在虛擬小鎮正中央。

只要心意一動,地圖就默認他在前進,便會自動模擬勻速前進。

唐牧北需要做的只是原地向左轉向右轉,然後用思維發佈前進、後退或停止命令。

儘管第一次使用全景模擬,但他很快就掌握住了竅門。

街景很自然的飛快向後移動。

然後根據魏和平描述的地理位置,唐牧北最終“來”到那棟帶前後小院的二層小樓前。

地球儀時事全景地圖虛擬的是當前時間同步狀態。

這棟二層樓早就沒了當年的風采。

在周圍林立的樓房襯托下,愈發顯得破舊矮小。

接近中午的陽光正好,卻依舊溫暖不了這座孤冷的小樓。

妖妃養成記 一樓大廳廚房裏有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在炒着菜,鍋裏只是幾片白菜葉,油也少的可憐。這應該是魏和平的母親,自從老伴去世後她就更加沉默寡言。削瘦的面龐依然有幾分剛毅神色,倔強的兩片薄嘴脣緊緊抿着,凸顯出失去多數牙齒後的面部輪廓。

除了一點鹽以外,她沒有任何佐料可放。

加些水煮爛了白菜,老太太拿出鍋裏熱的一個饅頭開始吃飯。

唐牧北看的直搖頭嘆息。

如果沒有失去那個寶貝女孩,這位老太太現在應該在安享晚年吧。

畢竟當年家庭條件就不錯,兒子兒媳孝順懂事,即便他們事業不再高遷,只在鎮上一直上班到退休,也會衣食無憂家境富裕。

此時孫女差不多也該結婚生增外孫了。

那該是多幸福和睦的一家人。

“傳送地址就鎖定在這裏,半夏你準備一下晚上咱們一起過去。”唐牧北退出全景地圖,看着地球儀上被點亮的不如針尖大的光芒,心想無論如何自己也要把這筆交易儘快達成!

魏和平時間不多;

他的老母親更是如此;

承擔三十年煎熬的孫悅心的魂魄,不知道是否還留在這個家裏。

它會不會早就漂泊出去尋找女兒下落了?

唐牧北想到這裏匆忙下樓,自己得做兩手準備。

今天晚上自己帶半夏去小二樓;

爲了不耽誤時間,還得請桃娘幫忙打聽孫悅心的下落。

之前自己並沒過問桃娘情報網的處理結果,不過看它和小狐狸精都笑臉盈盈的,應該是把問題解決了。

吃過午飯,唐牧北開始動手翻譯魔皮簿。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翻看魔皮簿時精神力被抨擊的疼痛感,他的閱讀速度快了不少。

只是越往下翻譯,唐牧北就越覺得自己當初的猜測沒錯。

除魔人魏家應該和何家一樣,在祖傳的園子下封印了一隻邪魔。

因爲在《除魔人魏家大事記》中記錄着簡短的一句——魏家紀元101年,於灰界霧瘴之地擒獲七品邪魔,名曰乏葵。

之後的記錄中,卻再也沒有這名叫乏葵的七品魔尊的信息了。

這很不合乎常理。

標明“擒獲”說明乏葵魔尊是被活捉並沒有當場死亡,那麼這種涉及到七品邪魔的處理後續,肯定是要記錄在大事記上的。

然而再往後幾條記錄,時間跨度已經超過三十年。

除魔人魏家似乎根本就沒打算再留下這名魔尊存在過的信息。

它去哪了?

既然已經擒獲是不可能再放走的,所以要麼死了要麼被封印了。

殺死的話,這可是家族歷史上很精彩的一筆,爲什麼不寫上?

但如果是封印起來或做其他研究用途,大事記上沒有後續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還是要儘快解決這樁子事,不然心不安理不得呀!”唐牧北寫了一頁,揉着脹痛的額頭感嘆道。

自己當時無意中看到一頁陣法圖,莫名其妙就接受了《除魔正氣功法》的第一重傳承,在沒有了卻這段因果之前,他還不想修煉。

畢竟拿人家的手短,要先解決問題再獲得酬勞嘛!

在他斷斷續續的翻譯中,時間很快過去。

夜幕降臨,百鬼開始遊蕩。

唐牧北使用離魂術,以魂魄狀態進入三層通靈當鋪。

最佳萌妻:大boss,跳個舞 小精靈狀態的半夏早已恭候多時,“牧店主,咱們這就出發前往石巖鎮吧!” 下午的時候桃娘幫忙查過,在她所知道的厲鬼中並沒有來自石巖鎮的女鬼孫悅心。

唐牧北不禁有幾分擔心。

如果它真的流浪去了外地不在小二樓,自己該上哪裏去尋找這位唯一的“當事人”?

全球路路通的傳送舒適度很高。

幾乎沒有異常感覺,唐牧北就已經站在小二樓大門口了。

亮着昏黃燈光的一樓客廳,老太太嘴裏正念唸叨叨;

對面一把破竹椅上,魏和平一臉愁苦的抽着煙。

他倆路過略微聽了幾句,老太太是在勸說兒子放棄別找了。

wωω● тTkan● C〇

趁着才五十二歲再找個女人還能生一個,好好打工把日子繼續過起來。

同時還舉例說明:隔壁村五十多歲的光混去年從南邊買了個媳婦兒回來,今年孩子都出生了。

纏綿不休:危情總裁 只要他同意,老太太明天就準備借錢去買媳婦兒。

顯然魏和平沒將自己身患癌症,早已時日無多的事情告訴老母親。

他只是皺着眉頭抽菸,一句都不應和。

“走吧,咱們到樓上去看看。”唐牧北擡頭看看漆黑的二樓,感應到一股厲鬼特有的氣息。

看來孫悅心的魂魄並沒有離開。

“囡囡乖,媽媽給你唱兒歌!”

“囡囡聽話,媽媽抱抱!”

“真是媽媽的好寶寶!”

……

剛登上二樓,他們兩個就聽到黑暗中有輕快的女人嗓音不停地自語着。

唐牧北與半夏對視一眼,好奇的走過去。

推開緊閉的主臥屋門。

一位蓬頭垢面瘦骨嶙峋的女鬼,坐在滿是灰塵的破牀上。

它手裏抱着個紙娃娃,滿臉幸福的喊着“囡囡”邊笑邊自言自語。

“你們是……牧店主?”女鬼察覺到有“人”過來,擡頭看看然後分辨出來人身上自帶的頭銜,嘿嘿一笑,“你是不是來看我家囡囡的?她可乖啦,每天按時睡覺不哭不鬧的,我的囡囡特別聽話!”

半夏看着它手中的紙娃娃,低聲道:“牧店主,那好像是從哪裏搶來的紙紮人。”

“紙孩子已經成了它精神寄託,暫時別拆穿。”唐牧北身爲一個大男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心酸。

可惡的人販子,硬生生毀掉了多少個家庭?

等那個人渣落入自己手中,一定要讓他嚐遍千刀萬剮!

“牧店主,你看我家囡囡漂亮不漂亮?”孫悅心一臉喜悅將自己懷裏的紙娃娃遞過來。

他們這纔看到紙娃娃已經破爛不堪,這顯然是某個逝世小孩的陪葬物。葬禮上家人將紙娃娃燒了以後,被孫悅心搶過來的。

“我要等到我的囡囡長大結婚,生個乖娃娃。”它抱着紙娃娃搖搖晃晃,像是要哄它睡覺,“到那時候,我就是死都不留遺憾了。我的乖囡囡,你快點長大呀!”

這一幕太讓人難受,唐牧北感覺自己看不下去了。

上前一步,他伸手道:“孫悅心,你聽話別動我是來幫你的。”

也不知道是真的聽懂了還是店主光環起了作用,它真的安靜下來一動不動,任由唐牧北將手放在頭上讀取記憶。

這段記憶就如魏和平所說,孫悅心生前死後重複了太多遍。

以至於其他記憶都變的模糊了,唯獨丟失女兒的那天,所有記憶嶄新且活躍。

在唐牧北的視角中,當時的情形昨日重現。

“牧店主,有什麼其他新發現嗎?”半夏一臉茫然。

因爲當鋪法則的原因,交易中的調查兩人情報是共享狀態。她沒從這份真實版記憶中找到任何新線索,法則也沒有絲毫提示。

“沒有。”唐牧北無奈的搖頭,“可孩子丟的時候唯獨她在場,除了孫悅心只有那個人販子是當事人了,線索斷了該去哪找?”

沒有得到想要的蛛絲馬跡,他們兩個無奈的從臥室退出來。

唐牧北的視線放在盡頭的儲物間門上,當年人販子就是穿過這道門,將嬰兒偷走的。

“吱呀!”唐牧北推動年久失修的木門發出輕微聲響。

一樓大廳中正念叨兒子的老太太突然一擡頭,“你聽見樓上有什麼聲音沒有?”

“沒聽見,可能是耗子吧。”魏和平毫不在意道。

自從妻子去世,自己常年在外奔波尋找女兒下落。

那間結婚時的新房、丟失女兒的房間,他已經很多年沒忍心去過了。

老太太將信將疑,“我最近總是聽見樓上有奇奇怪怪的動靜,前幾天北口的張華子還跟我說,咱家一到晚上就有女人又哭又笑的聲音,滲人的很!”

“媽你別聽他瞎說。我倒希望世上真的有鬼,那悅心肯定化作厲鬼饒不了偷走孩子的人販子!”魏和平有幾分惱火。

今天白天那位店主答應三天之內找到女兒完成交易,自己因爲身體實在不行只能在家裏苦等。

三十年來第一次在家坐等消息,他心裏煎熬的很。

他寧願自己一直在路上。

貼廣告、見人就詢問打聽,直到累得動不了找個橋洞躺下就睡;

等到第二天,再開始日復一日的尋找。

那樣即便身體乏累,至少心裏還有所寄託;這麼幹等着,他覺得心裏空的難受。

“咔咔!”推拉窗已經鏽跡斑斑,唐牧北廢了好大勁纔將其推開。

半夏體態輕盈飛到窗邊往下看了看,“這窗戶很大,只要不是特別胖的成年人應該都能爬進來。”

“可我還是覺得奇怪。”唐牧北從儲物室看向外面走廊,“首先這個家裏自從添了孩子以後常駐人很多。除了孩子父母以外,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會來幫忙。這個偷孩子的人肯定對他們這個家庭非常熟悉!”

“您的意思是:熟悉到知道爺爺奶奶回老家探親;同時還將魏和平的工作時間以及孫悅心的生活習慣摸得非常清楚。

否則,任何一個環節有問題他都無法順利抱走孩子。

可是前天晚上嬰兒半夜哭鬧沒睡好,這屬於突發事件,對方怎麼就摸得那麼清楚孩子會一直睡到早上八點?”

唐牧北點點頭贊同她的分析。

如果沒有這麼熟悉,誰敢貿然在清早潛入臥室偷嬰兒?

魏和平可是公職人員,平時週六不用上班。如果不是遇到下鄉他肯定在家,大白天去偷孩子,那不是找捱打嗎?

“您說,偷孩子的人會不會是某些邪道修士?”半夏想了想提出新觀點,“又或者,所有一切根本就是個巧合。恰巧知道他家有新生兒,又恰巧母親不在房間裏;恰巧嬰兒在熟睡中……”

“絕不可能有這麼多巧合!”唐牧北否定道:“這中間肯定由我們遺漏的環節。

而且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就算真的踩點將所有事情都摸得清清楚楚才下手,人販子圖什麼呢?

那年代大家都想要兒子。

超生、丟棄的女嬰多得很,他費勁盜竊一個女嬰,誰會出錢去買?

既然花費了這麼多精力進行周密行動,幹嘛不去偷個更值錢的男嬰?

可在當年的石巖鎮,只丟失了魏和平的女兒。

我覺得這裏面肯定大有文章!”

“咚咚咚!”他們倆正在分析,突然聽到有上樓腳步聲傳來。

隨即二樓走廊的燈光亮了。

重生奮鬥俏甜妻 “媽,你別一驚一乍的行不行?在自己家裏怕什麼?”跟着老太太一起上來的魏和平顯然有些不耐煩。

他最討厭聽見母親一直嘮叨爲了自己好,趕緊再娶個媳婦兒之類的。

自己都是五十來歲步入老年的人了,人生不需要她幫忙規劃。

但童言卻搖頭謝絕了,因爲沒這個必要,只會越抹越黑罷了。

Previous article

與此同時,隨着他雙手十指的殘影舞動,一絲絲紫色氣勁在其指間閃爍跳躍,然後在手上訣印的引動之下,紛紛化作一道道鉛筆芯粗的紫色光線逐一穿透那兩枚蛇蛋,投射在了閃電錐的錐身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