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童言卻搖頭謝絕了,因爲沒這個必要,只會越抹越黑罷了。

“青哥,我決定明天前往崑崙山!你可否送我一程?”

青冥一聽此言,立刻不解的道:“崑崙山?你去崑崙山做什麼?”

童言微微一笑道:“去解開一些東西,去尋找一些東西。你若是方便的話,就送我去吧!”

只是他並不知道,九尾妖狐譚鈺,此刻也在崑崙山。他們這對苦命鴛鴦,能否在崑崙山重逢呢?

再見之時,註定心痛萬分! 青冥當然不會拒絕童言,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童言在將族內的事物交給幾位長老處理之後,便與青冥匆匆的離開了吳家老宅。

崑崙山在中華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萬山之祖”的顯赫地位,古人稱崑崙山爲中華“龍脈之祖”。相傳大名鼎鼎的“西王母娘娘”,就住在崑崙山上。

既然被稱爲“龍脈之祖”,崑崙山上的靈氣之強,可謂冠絕天下。就連赫赫有名的三山五嶽在崑崙山面前,恐怕也得低上那麼一頭。

靈氣越強的地方,自然越適合修仙問道,但同時這樣的地方也多是魑魅魍魎、妖魔鬼怪的聚集之地。人想修煉以求長生,妖魔鬼怪又何嘗不想這樣呢?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所以崑崙山看似仙氣繚繞、宛若仙境,而實際上,在這美麗的外表之下滿是殺機,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

青冥化爲龍形馱着童言一路向西,雖然他飛行速度不慢,可一路上爲了不被普通人發現,也是飛飛停停,再加上崑崙山路途遙遠,兩人整整折騰了兩天多時間,這才順利的抵達了崑崙山的山腳下。

童言所得到的啓示只有崑崙二字,可整個崑崙山脈延綿兩千五百多公里,總面積更是達到了五十多萬平方公里。在如此龐大的山脈面前,他也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了。

倘若上蒼真的是讓他來這裏繼承天行者之名,那隻要登上了崑崙山,或許就會有新的指引。童言這樣想着,直接跟青冥一道徒步上山。

爲何選擇徒步,其實跟當日老祖宗爲何沒有直接飛上泰山的原因一樣。天地有靈,世間萬物皆爲靈。崑崙山乃萬山之祖,其本身就已經是神靈了。在神靈面前放肆,無異於自絕生路。再想在山中尋找點兒什麼,那跟送死或許也沒有多少分別。

此時已經頻臨秋末,這裏的溫度已然降至了零下。越是向上,溫度越低。好在童言已經在窮奇的幫助下洗髓伐骨了,不然的話,就他現在連棉衣都沒穿的狀態,估計不等爬到山上,就得凍成人幹。

就這樣一直向上走了三個多小時,天色已然漸漸的暗了下來。

童言來此是因爲得到了啓示而來,也不知道下一條啓示何時出現,他倒也不用急着爬到山頂。因爲也有可能爬到山頂,而無濟於事。

另外一到晚上,他還得吸收星辰之力。這兩天趕路的晚上,他都一直在吸收,不僅有助於修爲的提升,他整個人不吃不喝竟也還能神采奕奕。

“青哥,咱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等明天天亮再繼續爬山也是不遲。”

青冥聽此,點頭應道:“也好,這裏畢竟是崑崙山,還是小心一點兒爲好。”

兩人左右看了看,最後在一塊巨石的背後歇了下來。

今晚天上有些烏雲,掛在天上的星辰少得可憐。童言伸出印有星辰印記的手掌,任由九芒星印記緩慢的吸收着星辰之力。

閒的無事,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童言將這一年中自己在神魔遺蹟和滅境之中的所見所聞大概的向青冥講了一遍,又向他詢問了一下現在奉天盟盟主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童言這邊聊完了自己,自然就輪到了青冥。

這一年裏,青冥已經和南宮瑾兒私定終身。兩人一直都隱居在山中,倒也過得十分愜意。直到前段時間千面書生找到了他,並向他說出南宮雲已經返回,並投靠了奉天盟。他這才告別了南宮瑾兒,前往奉天盟的總壇探尋童言的下落。爾後他又將自己是如何遇到了吳家的老祖宗,又是如何得知吳家老宅的位置等等,都向童言說了一遍。

兩人這麼聊着聊着,時間已經進入了子時。天空的烏雲也在這時飄散了不少,童言這才專心致志的開始了修煉。

……

在位於崑崙山深處的一個巨大的山洞之中,一頭妖獸正躺在厚厚的皮毯子上呼呼大睡着。

這妖獸長着黑熊的腦袋,人的身體,體積龐大,呼嚕聲更是如同敲鼓一般震耳。

它是這一帶的妖王,附近的小妖小獸都對它畢恭畢敬,主要是因爲它的修爲極高,足有三千多年的道行,再加上喜歡捕食同類,所以更讓這裏的妖物爲之忌憚。

正在它“呼呼”睡的正香時,一隻黑色的蛇妖爬了進來。

蛇妖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卻是一條黑蟒的身體。它慢慢的爬向黑熊妖王,一臉的壞笑。

可就在它距離妖王不足半米之際,睡夢中的妖王突然睜開了雙眼。

“黑姬,你這偷偷摸摸爬進來,到底想幹什麼?該不會是想趁老子熟睡,向老子下黑手吧?”

話聲剛落,妖王猛地坐起身來,單手一招,鋒利的手爪立刻緊緊的掐住了蛇妖的脖子。

蛇妖被它這麼一掐,頓時漲紅了臉,趕忙求饒道:“大……大王饒命!我……我來這兒是……是給你送禮的!”

妖王聽此,直接將它摔在了地上,然後狠狠地道:“送禮?你倒是說說,你打算送老子什麼禮。如果入不了老子的法眼,老子就生吃了你!”

蛇妖趴在地上,瑟瑟發抖,開口說道:“大王,奴婢知道你喜歡吞食妖獸。但有一種妖獸,你肯定沒有吃過。我這次給你送的禮,就是一隻妖。”

黑熊妖王聽此,哈哈一笑道:“老子沒吃過的妖物?這崑崙山上還有老子沒吃過的妖物?該不會是靈獸吧?可就憑你這幾百年的道行,能抓得住嗎?”

蛇妖立刻搖頭解釋道:“不不不……不是靈獸,是妖獸。”

“真是妖獸?那你倒是說說,是什麼妖獸?”

這麼一會兒工夫,蛇妖已經平復了緊張的情緒,起身答道:“九尾妖狐!這妖獸,大王你恐怕沒有吃過吧?”

妖王一聽此言,眼中頓時露出興奮之色。“九尾妖狐?你真的抓到了九尾妖狐?它在哪兒?有沒有帶過來?”

蛇妖聽此,嘿嘿笑道:“就在洞外,大王若是有興趣,我現在就可以將它帶進來。不過嘛,奴婢有一請求,還望大王可以成全!”

妖王聽此,哈哈大笑道:“你若是真的捉到了九尾妖狐,給你一點兒賞賜也不是沒有可能。說吧,你想要什麼?”

蛇妖聞此,立刻搖頭道:“不不不,奴婢不要賞賜。奴婢只希望大王你可以帶我去一趟火龍洞,讓我沾沾龍氣,也好早日化形不是?”

妖王眼珠轉了一下,接着一口答應下來。“好,老子答應你了。去把那九尾妖狐給老子帶來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嘿嘿……”說到這裏,它竟不自覺的流下了口水……

ps:零點還會更新! 蛇妖見黑熊妖王一口答應了下來,立刻欣喜的道:“好好好,奴婢這就幫大王將那九尾妖狐帶來。 大王你在此稍候!”說着,它一扭一扭的爬出了山洞。

不過多時,就見它重新一扭一扭的爬了回來,而這一次,它的手上卻提着一隻全身雪白,雙眼緊閉的小狐狸。

仔細一瞧,這小狐狸竟然真的有九條尾巴。它該不會……該不會是譚鈺吧?

蛇妖快速爬到黑熊妖王的面前,趕忙雙手將手中的九尾狐遞給了它。

黑熊妖王見此,大笑着一把接了過去。“九尾妖狐,真的是九尾妖狐!哈哈……這氣味兒,真是太誘人了,老子都恨不得一口將它給吃了。只可惜,現在還不是時候。月圓之夜快點兒來吧,哈哈……”

月圓之夜?它爲何一定要等到月圓之夜呢?

蛇妖眼睛眨了眨,接着笑着問道:“大王,九尾妖狐已經交給你了。你看看何時帶奴婢前往火龍洞啊?”

黑熊妖王嘿嘿一笑道:“着什麼急啊?老子不是還沒有吃它嗎?等老子在月圓之夜吃下它之後,就帶你去火龍洞。放心吧,老子答應的事兒絕不會食言!”

蛇妖算了算時間道:“那不就是後天嗎?後天晚上就是月圓之夜,奴婢到時一定來恭賀大王!先行告退了!”說完,它轉身一扭一扭的爬出山洞,可心裏卻將這黑熊妖王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也許這妖王沒有祖宗十八代,但有時候罵人不就是圖個痛快嗎?)

蛇妖離開之後,黑熊妖王立刻將九尾妖狐抱進了懷裏,就像是得到了什麼寶貝似的。

“老天開眼,只要在月圓之夜將這九尾妖狐徹底吞噬,老子就能晉升爲靈獸了。到那時,距離神獸也就不遠了。哈哈……”

原來這就是它爲何選擇在月圓之夜吞食九尾妖狐的原因,可這隻九尾妖狐真的是譚鈺嗎?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童言一直修煉到星辰消失於天際,這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連續三天吸收星辰之力,對他而言可謂受益良多。星辰之力屬於消耗品,這一點在滅境之中就得到了印證。吸收的越多,施法的威力就越強。可沒想到,在將星辰之力吸入中丹田處之後,對他的天行決修煉也大有裨益。

僅僅三天時間,他竟然就突破了天行決的第二層。照此下去,恐怕不用一個月,他說不定就能踏入人仙之境。到那時,距離替吳家報仇之期也就越來越近了。

沒有什麼比修爲快速提升更讓他高興的了,他傻笑了一會兒,隨即站起身來。

天已經亮了,自然應該繼續趕路。可是左右看去,他竟然沒有瞧見青冥的身影。

這青冥一大早起來,去哪兒了呢?

正是童言不解之際,青冥已經提着一隻兔子從不遠處走了回來。

“小童,你醒了啊。我幫你抓了一隻兔子,這幾天你都沒吃東西,用它填飽肚子吧!”

童言聽此,方纔明白,原來青冥一大早是給他找吃的去了。有一個兄長,還真是不錯。

可是當他將青冥手中的兔子仔細看了一會兒後,他卻有些不忍殺生了。

這兔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竟然還眼含淚光。這崑崙山果然靈氣十足,連一隻野兔子竟然也有了靈性。

童言伸手接過青冥手中的兔子,將它輕輕的放在了地上,接着開口笑問道:“你是不想讓我吃你對嗎?”

沒想到他此言一出,那小兔子竟快速的點起頭來。

童言見此,呵呵一笑道:“好,既然你已經有了靈智,那我就不吃你了。但是你得記住,以後若是修行有成,千萬不可害人。明白嗎?”

小兔子再次點了點頭,看樣子是答應了。

“走吧,我不吃你了,好好的活着吧!”他這邊話聲剛落,小兔子立刻轉身蹦蹦跳跳的逃離了此地。

青冥望着那兔子離開,有些無奈的道:“弱肉強食,這本就是大自然的規律。你不吃它,它以後遇見了更兇猛的野獸,也是難逃一死啊。再說了,你不餓嗎?”

童言彎腰抓起一把雪塞進嘴裏,然後擦了擦嘴脣道:“餓了就吃點兒雪唄,我現在不同以前,就算個把月不吃東西,也不會有事的。那兔子好歹是個生靈,能饒就饒了吧。”

他都這樣說了,青冥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行吧,依你就是。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既然你也起來了,那咱們繼續爬山?”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兩人隨即繼續向山上走去。

崑崙山是一條巨大的山脈,由不同的山峯組成。童言也不知道到底應該去哪一座山峯,只能一座一座的碰運氣了。

轉眼間又是一天過去,整整一天,童言都沒有任何發現。他有點兒懷疑,腦中莫名出現的崑崙二字,到底是不是上天的啓示,還是說,那只是自己的錯覺呢?

他已經決定,明天再找一天,如果還是一無所獲,那就只能先返回吳家老宅了。畢竟吳家老宅現在並不安全,誰知道那奉天盟會不會再次找上門來呢?

這一夜,青冥和童言尋到了一個山洞,並在裏面生起了火。這裏的溫度已經在零下三十度左右了,童言雖然自認爲可以扛過去,可青冥卻不放心。

童言因爲要吸收星辰之力,所以就坐在了靠近洞口的位置,一隻手伸在洞外吸收星光,然後進入了修煉之中。

夜,靜悄悄的。雖然夜空繁星點點,可週圍的一切還是暗的讓人心裏發毛。

就這樣一直到了午夜時分,青冥雖然也在修煉,可作爲四象神獸青龍的後裔,他的警覺性絕不是童言所能比的。

一陣黑風從洞口呼嘯而過,青冥猛地睜開了雙眼。

他能肯定,剛纔有一隻妖以極快的速度從洞口掠過。妖物發現了人,又豈會輕易放過。所以他堅信,那妖物一定還會回來。

果不其然,就在他起身擡腿向着洞外走去之際,那陣吹過的黑風真的去而復返了。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黑風之中的妖怪竟然是……

ps:下次更新,下午5點! 事實上,連青冥自己也不知道這黑風之中的妖怪到底是什麼。 只是能看到它長着兩個腦袋,腦袋上沒有眼睛,沒有頭髮,也沒有耳朵。除了鼻子之外,就只有一張滿是尖銳利齒的大嘴。

這兩個腦袋一大一小,面目可憎,長相猙獰,頭部往下的脖頸上是茂密的黑色鬃毛,再往下則是一團黏糊糊的黑色東西,有點兒像爛泥,但肯定不是。

黑風怪物停留在山洞的洞口處,似乎在用鼻子嗅着什麼。

它距離童言不足兩米遠,可童言竟雙目緊閉,毫無察覺。

青冥一看,趕忙一個箭步上前,直接護在了童言的身前。

“妖孽,速速退離此地,否則,休怪我手下無情!”

黑風怪物聽此,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接着竟真的轉身向一邊緩緩的飄去了。

看它離開,青冥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怪物長相怪異,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能不動手自然最好。這裏是崑崙山,不比他處,這裏的妖怪有很多都修煉了數千年之久,絕非尋常小妖所能比擬。

青冥現在只希望那黑風怪物走了就別再回來了,不然的話,那就免不了一場惡戰了。

他扭頭看了看雙目緊閉的童言,不由得嘆息起來。也不知道童言這是怎麼了,按照平常,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童言就能夠發覺。可是今天,這童言就好像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一般,連被那黑風怪物的黑風吹動,都沒有半點兒反應,實在奇怪。

青冥也未曾多想,只以爲是童言修煉入了定,所以纔會放空一切,關閉了五感。

他不敢再到洞內修煉,索性就在童言的身邊坐了下來,如果有什麼危險情況發生,他也好及時保護童言。

可是童言到底怎麼了呢?

原來,專心於修煉之中的童言,竟然莫名其妙的進入了夢境。

在夢境之中,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孤魂野鬼一般,在這崑崙山上飄啊飄啊,也不知道到底要飄到哪裏,更不知道何時才能停下。

不知不覺間,他來到了一個十分隱蔽的山洞前。跟其他地方的冰天雪地相比,這裏的溫度明顯要高上不少。山洞的周圍根本沒有積雪,連洞口邊上的植物也是春意盎然,綠油油的。

原來此刻這山洞內正有滾滾熱浪向外噴出,不過好在並不燙人。之所以溫度宜人,應該就跟這噴出的熱氣有直接的關聯。

童言不明白自己爲何會來到這兒,但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向洞中飄了進去。

山洞內不是直通通的,而是走一會兒就會出現一個轉角,再走一會兒,又會出現下一個轉角。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越向前,地勢越低,很可能會一直通到地底深處。

童言在山洞中一直向前飄着,過了好久,他才終於來到了山洞的盡頭。

可未曾想,這山洞的深處竟然別有洞天。就像是一個自然形成的巨大溶洞一般,隨處可見倒掛着的鐘乳石以及十分漂亮的石筍。

在這天然溶洞的最深處,童言看到了一個赤色的小湖。這根本就不是真的湖泊,而是岩漿匯聚的熔岩流。

童言更加的奇怪了,但還是繼續向前飄去,直到在那灼熱的熔岩流面前,他才停了下來。

緊接着,平穩的熔岩流突然不安分起來。灼熱的岩漿翻滾着,四處濺射着,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這岩漿之中鑽出來一般。

但童言終究還是沒有看到什麼東西鑽出來,不過在這岩漿的中央部分,卻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深洞。

如果童言可以控制自己的夢境,他是決然不會做出傻事的。只可惜,在夢境之中,他根本沒有自主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身體飄向前去,直到落入了那巖流當央的黑洞之中。

正當他想在黑洞之中一探究竟之刻,夢境到此戛然而止。

“小童……小童……”

耳邊是青冥的呼喊聲,童言這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呼……”他忍不住的吐出一口濁氣,遂才發現,天色早已經亮了。

“小童,你沒事兒吧?怎麼修煉了這麼久?”

童言聽此,開口問道:“我修煉了多久?”

“從昨晚開始一直到今天下午,你說久嗎?”

童言一聽,不由得哭笑起來。“是真的有些久了,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如果不是你喊我,可能我此刻還在那夢境之中呢。”

青冥皺了皺眉頭道:“做了個夢?什麼夢?跟你得到的啓示有關嗎?”

童言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敢肯定,但是這夢很真實,而且就發生在崑崙山。”

接着,他將自己在夢境之中所進入的那個山洞,並且跳入岩漿內的經過都跟青冥講述了一遍。

青冥聽後,想了想道:“這夢境會不會是在指引你尋找那個山洞啊?你還記得那個山洞在哪兒嗎?”

童言思量了一會兒,接着答道:“可以試試,我還有一點兒印象,應該能找到!那咱們現在就去?”

青冥點頭應道:“最好現在就走,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晚上來一個可以施放黑風的雙頭怪物。雖然已經被我喝退,可不知道今晚會不會再來滋事。此地不宜久留,還是早些離開爲妙。”

聽青冥這麼一說,這裏確實不能繼續待下去了。兩人起身之後,便走離了此地。

他們這邊剛剛離開沒多久,沒想到那黑風怪物竟然又一次的出現了。它在童言和青冥滯留的地方嗅了嗅,接着竟向着童言和青冥離開的方向飄身跟了上去。

崑崙山脈不僅大,而且很多山峯都長得十分相似。試想一下,到處都是積雪和凌亂無章的樹木怪石,想找到一個出現在夢境之中的山洞,難度着實不小。

但事在人爲,童言堅信,只要耐心的找尋,他一定可以找到那個山洞。到時候,也就可以解開夢境的疑團了。說不行,此次崑崙山之行,也可以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了。

可讓人疑惑不解的是,那黑風怪爲何一直要尾隨着他們呢?而且似乎,這黑風怪物並沒有惡意。答案也許很快就會揭曉!

還有一件十分緊急的事,那就是明天晚上便是月圓之夜! 童言本來就一直睡到了下午,所以在和青冥尋找那個夢境中的山洞沒多久,天色就暗了下來。 而且十分不幸運的是,今天晚上烏雲密佈,連一顆星星都沒有,更甭提那明亮的月亮了。

兩人雖然都能夜視,可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繼續尋找,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無可奈何之下,童言決定找個地方度過今晚,等明天天一亮再繼續找尋那個可能存在的山洞。

靠着山坡,將積雪挖一挖,一個臨時的“避風港”就出現了。

坐進雪洞裏,童言無心睡覺,可能是白天睡得太多的緣故,此刻的他格外精神。

朱顏禍妃 “青哥,你說你昨晚看見了一個長着雙頭的怪物,能跟我詳細的描述一下嗎?”

任何人對未知的東西都會產生好奇,這是人的本性。

“故事?什麼故事?”我詫異的問道。

Previous article

我們是靈異頻道,靈異!靈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