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Wшw¸ ттkan¸ ¢ ○

“出什麼意外了嗎?”我急忙問。

之前玄武和蟒頭交談就說是出了什麼岔子,還說我丟失了所有記憶,而且也不確定我是不是那個人,現在來看,那個所謂的人,正是天庭之主,稱號殿下。

酆都大帝搖頭,道:“沒有人知道他爲什麼沒有回來,也許是遲到了,也許是傷重湮滅了。”

我無語,一遲到也不可能遲到了一千三百多年吧?

猛的,我忽然想到了鬼陵。

鬼陵不是不知道被人定在秦嶺下面不知多少歲月嗎?它明顯是有目的有安排的在移動。

也不知道被定住是原本的安排,還是出了意外。由此聯想到靈棺,我直覺這很可能有什麼重要關聯!

“那靈棺到底有什麼講究?”我又問。

酆都大帝搖頭,說:“這我就不清楚了,靈棺是殿下在惡戰之後祕密打造的,我本以爲只有幽姬那一口,後來才知道遠遠不止,裏面到底有什麼我不知道,打開它唯一的辦法,是祖龍選中的人手持輪迴盤開啓。”

我點點頭,既然是天庭之主的安排,那酆都大帝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想到鬼陵,我又問:“鬼陵到底是幹什麼的?”

“鬼陵是殿下的座駕,殿下消失之後鬼陵也失蹤了,我們一直在尋找它,可惜無果而終。”酆都大帝道。

我點點頭,心說難道天庭之主沒有迴歸,是鬼陵被定住的緣故?

ωωω◆ тт κan◆ ℃O

誰幹的?

……

(本章完) 按照時間推算,一千三百多年前是唐朝,時間證據上,指向了青蓮劍仙,李白!

當然鬼王殿也不能說沒有嫌疑,他們或許在那個時間就已經醒過來了也說不定。

因爲我從奇門資料的蛛絲馬跡中發現,李白崛起的時代正值大唐王朝風雨飄搖,黃巢起義風起雲涌之際。

唐滅後,整個東土陷入了長達接近一個世紀的黑暗與沉淪,版圖碎成一地,大小軍閥連年征戰,你方唱罷我登場,酷吏橫行,民不聊生。

尤其黃巢,絲毫不比魔王張獻忠差的人物,千年古都洛陽被他付之一炬,慘遭屠城。

種種來看,鬼王殿或許真的甦醒過,而且有了某些佈置。

但青蓮劍仙橫空出世,殺得東土作亂的各路邪魔頭顱滾滾,滌盪陰陽兩界,這才漸漸有了宋的重新統一,鬼王殿似乎便沉寂了下去。

一句話,李白和鬼王殿都有嫌疑,尤其是魔城之主,但現在都還沒現身的存在。

頓了頓,我將注意力轉移回“殿下”身上。

魔城之主現在被鬼王殿尊稱爲“殿下”,從稱呼上來看,鬼王殿明顯是“另立新君”了!

白香月對此嗤之以鼻,她對魔城之主的“殿下”稱呼以及橄欖枝完全不感冒,說它是變節者,不配。此外玉王也有所暗示,只是沒說的那麼明白。

而且玉王還說,白香月等待了五千年的那個人,也就是現在所謂的天庭之主,殿下,是世間最後一個魔。

這句話一聽有問題,既然是魔,又如何稱之爲人呢?

不光玉王,那些靈棺守護者大部分也同樣稱他爲:那個人。

稱呼明顯很亂,又是魔,又是那個人,更有甚者還說“ta”,這個字音就多了,他、它、她,都可以。

更爲匪夷所思的是,天庭最強大的部屬竟然是鬼王殿,一堆鬼王。

於是我直奔主題,問:“殿下是人還是魔,或者鬼,妖?”

天庭既然面向三界,甚至還要加一個育魔地,那人妖鬼就都可能,甚至是魔化的鬼或者別的什麼陰物。

三界衆生麼,個個有份!

酆都大帝不由沉吟起來,臉上竟然顯現出了一絲遲疑。

“怎麼?”我急忙問。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界定他,他是從封印的育魔地走出來的,人身,妖心,鬼瞳。”酆都大帝糾結道。

我一陣詫異,道:“那……那就是魔咯?”

魔物奇形怪狀,什麼都有,人身妖心鬼瞳的,很符合魔物的特點。而且還是從育魔地走

出來的,就更加是證據了。

“沒那麼簡單。”

可酆都大帝卻搖頭,說:“殿下所表現出來的確實是個活人,他也認爲自己是人;但這無法解釋他爲什麼會從育魔地走出來,而且還是封印的育魔地。當時轟動一時,因爲育魔地的封印歷來只能從外面打開,裏面是無法打開的。至今都無人知曉他是怎麼走出來的。”

我一陣無語,這算什麼?

談話一時打斷了,酆都大帝也說不清殿下到底屬於哪一類。

“他是育魔地的魔胎,三界脫胎成魔,魔地脫胎成人,其實是一個道理,說他是魔也沒什麼錯。”這時候,老酒鬼喝了一小口酒,開口了。

我聽的一愣,完全不明白,但酆都大帝眼睛卻是微微一亮,看向老酒鬼,道:“酒鬆道長,這個論斷,可是?”

“我師兄查證後得出的結論。”酒鬆道長道。

我心頭一跳,急忙問:“前輩,您師兄是誰?”他來頭肯定不小,畢竟是沉睡過的人物,壽命絕對長的嚇人。

“哈哈。”酆都大帝一樂,沒說答案,而是抑揚頓挫道:“劍鋒碧落三千尺,風濤動地雷中劫,千秋大地半輪月,萬古長歌一株蓮!”

我瞪大了眼睛,驚呼道:“青蓮劍仙?!”

酆都大帝點點頭,感概着說道:“青蓮劍仙縱橫三界,羣魔俯首,諸邪退避,幾乎以一人之力,頂住了陸沉的神州,滌盪乾坤,可謂是人中大傑呀!”

我震撼的看向老酒鬼,青蓮劍仙的師弟!!難怪當世的道門領袖青牛道長見了他,都是客客氣氣的!

這名頭,夠厲害!

也難怪他會青蓮劍仙的劍道法門。

老酒鬼卻搖搖頭,說:“其實他喚我一聲師弟,不過是瀟灑不羈的隨口一句而已,我和他並無師兄弟之實,甚至和他照面的次數也不超過十指之數。”

我點頭,想來也是,青蓮劍仙連師門都不重,灑脫不羈,哪有興趣去弄一個什麼師弟出來。

頓了頓,我連忙將話題扯回之前的疑惑,問:“什麼是魔胎?”

“物極必反,三界怨戾之氣漸漸聚集,便會脫胎產生滅世天魔,由此開啓下一個大毀滅大輪迴,而育魔地不屬於三界,當生氣逐漸聚集,也同樣會誕生出魔胎。”老酒鬼解釋道。

“你是意思是殿下是育魔地誕生的魔,那它不是毀滅了育魔地?”我有些理解了。魔不是物種,而是一種破而後立的狀態,可以理解爲陰陽兩極中的一極。

陽走到極致陰氣便生,陰走到極致陽氣便生。人世間

可以降生出魔,那育魔地也可以走出人來。

我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道門的太極陰陽圖,陰魚與陽魚互相環繞,萬物負陽而抱陰。

這就完全就對應上了;大道至簡,卻也深!

“對,殿下走出育魔地後相當長的時間內,裏面一片死寂。”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酆都大帝點頭。

“知道悟道者爲什麼那麼強大嗎?”老酒鬼問我。

我搖頭,悟道者簡直代表了最強大的存在,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

“因爲悟道者脫去了自己的魔殼,神魂清靈,無塵無垢。”老酒鬼灌了一口酒道。

“魔殼?”我微微皺眉,這個概念苗苗和我提到過,但卻很模糊,因爲她也是從資料上看來的,終是淺了一些。

老酒鬼見我不解,解釋道:“我以前和你說過,人有貪嗔癡、色惡欲;悟道其實就是戰勝心魔的過程,脫去魔殼就代表將貪嗔癡、色惡欲拔除;就像蠶繭破殼成蛾一樣,脫下的六慾就叫魔殼。”

頓了頓,他又道:“大到三界,中到育魔地,小到活生生的人,道理都是一樣的,都會產生各自的心魔。三界心魔自然是滅世天魔,育魔地的魔就是魔胎,而人的心魔就是魔殼。”

“脫去魔殼成就真我便是悟道了。”酆都大帝也笑着說了一句。

我點點頭,明悟了。

陰陽辯證,十全九美缺一門,脫去魔殼的過程,又何嘗不是補齊那一門的過程呢?

這才發現,原來很多的道理到最後其實是相通的。

一番談話讓我瞭解了很多的辛祕,也讓我感悟良多,對之後要走的路,更加的清晰了。如果不是它們倆,自己可能窮盡一生也無法明白這些道理。

沉默了片刻,我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白香月的身份!

她是妖,卻不知道是什麼妖!

酆都大帝道:“幽姬是彼岸花修成的花妖!”

“彼岸花妖,曼珠沙華。”我點點頭嘀咕了一句,之前就有預感,沒想到是真的。

白香月身上天然帶一股幽蘭般的體香,魅惑中帶着淡淡的幽香,有點像花花香的味道。而且,她香臍上還有一朵血紅色的彼岸花,不是紋上去的。

現在來看,那是她本體的印記。

“彼岸花到底是什麼樣的花?”我又問。

苗苗說彼岸花是唯一生長在冥界的花,有花無葉,開的非常的絢爛,血紅血紅的,妖豔中帶着極致的沉淪。

傳說它的花香有奇特的魔力,可以喚起人們對前世的記憶!

……

(本章完) 這給我的感覺就是,孟婆湯的解藥?

孟婆湯讓人忘卻所有的記憶,而彼岸花的香氣卻可以讓人回憶起前世,正好對衝。

“彼岸花的來歷很神祕,傳說是第一代創世天魔盤古的一滴精血落入冥河河畔,經過漫長歲月誕生一株魔花,又經過無比漫長的歲月,緩緩變成了一隻花靈。”酆都大帝道。

“花……花靈?不是妖麼?”我一陣奇怪,白香月是妖,不是什麼靈。

“妖是後來的是,剛開始不是。”酆都大帝搖頭,笑道:“當時天庭初立不久,陰陽兩界剛剛恢復秩序,便有驚人的消息傳來,說冥府河畔出現了一隻魔靈,有可能是天魔的接引凡身,爲了以防萬一,天庭部衆調集兵馬圍剿;結果找到魔靈之後卻發現它一點實力都沒有,毛茸茸的就像一隻白狐,簡直人畜無害;此事正好驚動了巡察陰陽兩界的殿下,殿下觀察之後便將它帶回了天庭餵養,後來證明,確實是虛驚一場。”

“那她怎麼修成的人身?”我聽的心頭猛跳。很多次我昏迷將醒不醒的時候,都夢見過一隻毛茸茸的小東西,雪白雪白的,像兔子,又像狐狸,很可愛。

難道,那就是白香月化爲花靈之後的形態?

可爲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境裏?

“化妖是很晚的事情了。”酆都大帝緩緩道:“或許是她和殿下都是無父無母,天生地養的存在,殿下對她很寵愛,以兄妹相稱,花費了無數資源創界的半步多都給它管轄、玩耍,還封了它一個半步多大總管的名銜,叫幽姬,當時可把天庭一衆人眼熱的不行。”

我一陣無語,難怪白香月執着的等殿下回歸五千年,念念不忘就爲了再見他一面,原來有這麼深的感情。

“那她是什麼時候修成的人身?”我追問。

“在滅魔之戰後。”酆都大帝道:“幽姬的花靈狀態保持了很長的時間,後來是和殿下一起消失的,再次出現時便已是人身了,可殿下卻沒有回來;有些祕密你可以去問她,如果她願意說的話。”

我點頭,白香月對我不錯,因爲我和那個殿下很像,玉王說足有八九分像。

有些事,是該問問白香月了。

天庭之主最後是和她一起消失的,也就是說她是最後見過天庭之主的存在,加上關係默契,有些祕密可能只掌握在她手裏。

玄武都說不確定我是不是那個人,白香月應該知道的更多才對。

她對我很不錯,一路走來的好幾個關鍵點,都是她扶着我過來的,至於救我的次數就更多了。

“好了,現在也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你在崑崙山上到底看到了什麼?”酆都大帝問道。

老酒鬼也放下了酒葫蘆,看着我,顯然頗爲關切。

我一時間很有些猶豫,因爲玄武不讓我告訴任何存在,最大的可能是怕鬼王殿派爪牙來探聽消息。

可話又說回來,玄武自己也迷糊,有些話還真不能死守它說的。

況且老酒鬼在此,他對我的幫助也不用多說了,酆都大帝也同樣如此。

而且說了這麼多,也沒發現什麼破綻。

信任應該沒什麼問題。

酆都大帝見我猶豫,便道:“其實你不說也沒什麼關係,你可以和幽姬商量之後再做決定,畢竟事關重大,我和酒鬆道長對你的一切都只是猜測,並不能百分百肯定。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之所以和你說這麼多,是希望你能對所有事情的前前後後有足夠的瞭解。”

我沉吟了片刻,點點頭決定說,如果連老酒鬼都不能相信,那自己還能幹什麼

呢?

孤家寡人一個獨擋鬼王殿?那豈不是天荒夜談?有些時候該信任就該信任,畏畏縮縮,猜猜忌忌將一事無成。

再者自己一路從洪村走到現在,還不是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的互相幫助、信任過來的?

“沒什麼不能說的,我相信你們。”想清楚後我直接道:“我在山頂看到了天庭,進去之後還看到了一張九個龍頭的寶座。”

“九龍寶座,我知道了。”酆都大帝點頭:“這件事你儘可能保密,鬼王殿雖然懷疑你,但還沒到肯定的時候。”

我說明白,這種事自己當然有分寸,不是最信任的人不能說,有疑點的更不能說。

頓時酆都大帝又道:“你既然見到了九龍寶座,那你就是祖龍選中的人,時間不多了,你要儘快強大起來,今天就到這吧,如果有事,聯繫喬坤即可。”

說完它也不等我應答,身影一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老酒鬼喝了一口酒,也道:“你歇一夜就出發回川東,如果有急事,去找玉王,它會幫你,我去一趟天山。”

“您還真要去天山呀?”

我一愣,之前他引誘酆都大帝現身,就說要去天山,還以爲是藉口,沒想到是真的。

“早就該去一趟了,你小心。”他點頭吞了一口酒,也轉身離開了,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我嘆了一口氣,摸了摸心口那裏的紅色玉牌,有這東西在,鬼王殿就基本追蹤不到我,除非是人海戰術逐一排查。我覺的自己有必要僞裝一下了,讓它們瞎貓撞到死耗子的機會都沒有。

畢竟小心無大錯,鬼王殿一旦猜測到我的身份,定會下大力氣尋找的,甚至有可能出動厲害的角色。

睡了一夜,第二天我從縣城出發,往川東趕。

西疆不比內地,交通很差,我輾轉到了晚上才終於坐上了去往川地的火車,而且還是一半人一半貨的綠皮車,要二十個小時才能到。

路途我沒事就和苗苗煲電話粥,直到手機沒電才停下。苗苗說道門這次終於派遣使者去了半步多,商量集團對抗鬼王殿的事宜。

很顯然就是要結成攻守同盟了。

道門不笨,這次上崑崙山沒見到關鍵的東西,那就只能向半步多打開一個口子了。

否則一直都是兩眼一抹黑,問題就大條了。

這當然是好事,雙方原本互相猜忌,但經過半步多一戰,也算積累了一點點信任,何況局勢如此。

有一方放下架子主動,事就會好辦許多。凡事都有風險,不能因爲猜忌,就拒絕盟友,這肯定不對。

曾經的天庭本就有四大塊。人間的奇門勢力,地府的閻王陰差,半步多的衆妖,還有已經變節背叛,實力最強,另立殿下的大魔城及其附庸的衆鬼王。

況且地府早就已經表態,酆都大帝剛纔說找他可以聯繫夜遊神,就說明它要將手重新放回地府了,那就更好辦了。

秦廣王到底還是有些鎮不住地府啊。

我花錢租了一個充電寶把手機充好電,開機後登陸奇門論壇。

這裏能監控所有奇門發生的動靜,有什麼風吹草動這裏都會起波瀾,甚至聽陸七說,道門也有相當一部分人潛伏在這裏。

瀏覽了一下,沒什麼值得關注的消息。於是我又換到了法事行論壇,那個販賣情報的海東青就在這裏出沒。

想了想,我直接給他發了一條站內信,問:有大魔城和鬼陵的情報嗎?

海東青哪怕是午夜十二點還依然高效,回:

有,最新的,價格小貴!

我心頭猛跳,這什麼運氣,瞎貓碰到死耗子了!

之前大魔城消失不見的時候,我經常向他詢問大魔城的情報,結果他每次都反問我有沒有。

“哈哈是使者,使者來救我們啦,三年了久違的陽光,這種感覺真好啊!”

Previous article

許盈盈撇嘴,“蕭晟可是生活在你周圍,無處不在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