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是使者,使者來救我們啦,三年了久違的陽光,這種感覺真好啊!”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隨後無數道聲音應和道,“使者來了,終於可以出來了,三年整整三年,感謝先祖的庇佑,讓我熒光得以新生…”

竊竊私語聲,感激涕零聲,哽咽聲,笑聲哭聲響徹一片,喜悅的淚水在所有幸存者眼眶打轉。

三年的灰暗的日子,直到此刻終止劃上了句號。

這種不亞於重生的喜悅,讓整個羣落沸騰起來,隨後在龍淵的示意下停止。

“首先我要所有族人,說聲抱歉,讓你們在暗無天日的祖地中,躲藏三年,期間發生的種種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本來是想不告訴大家這件事情的,經過我再三的考慮,認爲還是說吧,一個不幸的消息,這次損失最大的是族長納潔,爲了保護我,不幸犧牲,葬身楓林淵底…”

龍淵哽咽道淚水不爭氣的從眼眶掉落,龍淵此時已經泣不成聲,三年來他肩上的擔子也從來沒有輕過。

只有十二歲的少年稚嫩的肩膀上,扛起不止件事情,無論多難多苦,少年都咬牙堅持着,但當看無數熒光族人擁抱着,親吻着,沉醉在新生的喜悅中,感覺一切都值得。

世態炎涼現在的他終於像個孩子一樣,將長期積壓在心裏的情緒釋放出來,抱頭痛哭… 一旁的納帝見痛哭的龍淵,安慰道“叔叔不哭,要堅強哦…”

“是啊使者,這三年發生種種變故,讓人始料未及,這可能是上天對我族的考驗吧,不管怎樣我們都熬過來了,不必糾結過去,要放眼世界的未來…”

一隻體態較爲豐滿肥胖的熒光族長老緩緩道,眼神中流露出堅毅不服輸的神色。

最強小村醫 龍淵停止抽泣,哽咽道“如今六族只剩下少數殘存的火狼族外,其餘族羣已經破滅,不復存在,我們熒光族歷經三年的艱苦奮鬥,最終笑到了最後…”

“期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也是值得的,如今百廢待興,我會等熒光族擁有自保之力時,離開去開始我新的征程。”

“什麼使者,你要離開這裏?你走了我們怎麼辦,如今熒光族羣龍無首,如同一盤散沙,隨時面臨被滅絕的境地,這讓我們剩下的族人如何是好?”

聽到龍淵要離開,一些只顧自己利益的熒光族人,開始發泄心中的不滿,認爲龍淵在推卸責任。

“大家把心放在肚子裏,我保證守護熒光族有一定自保能力時,纔會離去,在這之前我要解決你們生育難的問題,我答應納潔的事情一定會做到,請大家相信我!”

看到龍淵信誓旦旦的保證,原本一些爲難它的熒光族人。變得默不作聲,眼神中充滿炙熱的崇拜之情…

隨後的日子裏,龍淵利用靈力光源果中蘊含的奇特物質。經過木靈珠提煉過濾,行成了一種奇異的物體,龍淵稱之爲孕熒丹,徹底解決了熒光族千百年來生育難的問題。

也因此獲得所有熒光族人的愛戴,龍淵知道自己並不屬於這裏,自己的歷練之路,僅僅是個開始…

一年後。如同死灰復燃的熒光族,在龍淵的領導下。愈發強大,族中一些卡在瓶頸中無法突破的族人,被龍淵以靈力光源果作爲媒介,順利突破。涅槃境初期的強者多如十幾個。

比納潔領導時還要多出幾個,望着比自己修爲境界還要低上不少的龍淵,那些涅槃境的熒光族人,眼中沒有一一絲蔑視,相反都是滿眼的崇拜之色。

在他們看來,熒光族能有今天的強盛,使者功不可沒,因此每當見了龍淵,都行族內最大的禮節。以示尊重…

黑夜雷聲大作,一道瘦弱的身影站在高山之巔,頭頂盤旋着幾道粗大釋放着強烈電流的雷電。左側手臂上赫然兩道紫金的符文,瘋狂吸收着來自九天之上,狂暴的雷霆之力。

轟隆隆!巨大的炸雷聲響徹九天之上,蔓延千米的雷電巨龍,狠狠的劈在瘦小的身影上。

嗤嗤!無數的電流涌進龍淵的四肢百骸,強烈的電流刺穿了的龍淵軀體。殷紅的血液從傷口處不斷涌出。

少年忍住劇痛,催動靈力抵禦着狂暴的雷霆之力。被雷擊猶如黑炭般的身體,涌出無數道紫金色的符文,將龍淵的身體包裹起來。

隨後九天之上的狂霸雷霆之力,一時半會找不到導電體的所在,慢慢消散在虛空之中。

噗呲,一口鮮血從嘴裏吐出,火辣辣的疼痛充斥着全身,讓龍淵苦不堪言,好在付出的代價,換回的收穫也頗豐,左側手臂上第二道紫金色符文,也變得與先前第一道紫金色符文無異…

具有濃濃毀滅的雷霆波動,從兩道符文中外泄着,偶然所得的星空雷體終是修煉出來第二道紫金符文,第二重星空雷體也成功修煉出來。

“呵呵,這星空雷體可真是難修煉啊,耗費了那麼久,這第二重雷體終是修煉出來。”

龍淵不由得苦笑一聲,體內近似枯竭的靈力,上百處被雷電擊穿的傷口,依然流着鮮血,身體已經麻木,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艱難緩慢的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從山巔往下走,找到一個空曠的地方,雙腿盤做,雙眼微眯,手指尖涌出絲絲白色的光芒,修復着破爛的軀體,包裹着軀體的紫金色,化爲漫天光點飄向空中…

第二天清晨,龍淵睜開疲憊的雙眼,眼睛受到強光的直射,眼睛充斥着刺痛感,天空中一抹驕陽從東方,冉冉升起帶着璀璨奪目的光輝,萬道光芒四射,將整個地域全部照射。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身上的創傷已經結痂,已無大礙龍淵感受到體內的充盈的靈力,眼神中流出一絲不捨喃喃道“新的一天開始了,我也該告別這裏了。”

說着快速向山下的熒光族駐地奔去…

“大家一年了,我履行我的承諾,是時候離開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大家放心有時間我一定會回來看望大家的,走之前我有件事要說。”

強忍住眼淚不從眼睛滑落,晶瑩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龍淵頓了頓道“我希望大家能支持納帝成爲你們新的族長,新的皇,我知道各位認爲納帝年紀尚小,統治不了熒光族。”

“我相信經過族內長老的培養,它一定能勝任族長一職,併成爲熒光族新的熒光皇,假以時日,熒光族將會在它的領導下,變得更爲強大…”

“以上所說,請各位族內長老考慮一下,希望你們爲熒光族的未來着想。”

“使者的話,老夫沒有異議,老夫定當竭盡全力輔佐納帝,將它培養成爲,熒光族新的皇。”

“既然大長老都說了,我們其餘長老也無異議,請使者放心。”

“呵呵如此甚好,大家保重,龍淵去也…”龍淵大笑一聲身影爆射而出,眨眼間消失不見,速度不可謂不快。

衆人剛反應過來道“我等恭送使者…”

千米外,一頭披肩白髮,身穿褐色長袍的瘦弱身影,白髮凌風飄舞,眼淚浸溼了略顯稚嫩的臉頰,自言自語道“納潔好兄弟,等我再次歸來之時,就去替你報仇之日。”

旋即朝着自己來時的路,往回走“師傅雖然你有時很討厭,但是龍淵很感謝你,將畢生所學傳授給我。你放心吧,弟子一定不負師傅所望,定完成師傅遺願,以告慰師傅在天之靈…” 一輪明日自東方徐徐升起,炙熱的陽光照耀在少年堅毅的面頰上,手握一把通體釋放着鋒利的劍,讓人心驚膽戰,這把劍的主人赫然就是剛剛離開熒光族不久的龍淵…

沿途美麗的風景讓龍淵陶醉不已,突然感覺胸口處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傾落“血蟲蠱發作了,這種滋味可真難受。”

“噗呲”一口殷紅鮮血從嘴角溢出,龍淵面色煞白,劇烈的痛苦在蔓延心間。

強忍住劇痛,龍淵催動靈力試圖緩解一下疼痛,“可惡的血蟲蠱,總有一天我會將你逼出體內。”

“孽孽,小子就你還想將我分離出來,癡心妄想,好不容易找到這樣完美的*,這裏蘊含的血氣靈力,正適合我蛻變成血蝶所需要的養料。”

一聲刺耳陰森的鳴叫從龍淵心臟處陡然傳出,“嘿嘿想不到血帝竟給我找到了這麼完美的*,僅僅一年的時間我便恢復了一絲靈智,蛻變成蝶指日可待。”

劇烈的疼痛讓龍淵有些神志不清,語無倫次道“你…你休想,只要我有一絲神智殘存,就不會讓你野心得逞,我要將你扼殺在幼生狀態。”

“小子嘴很硬啊,讓你體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哈哈一定讓你爽到極點!”

“啊啊啊”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從龍淵嘴裏傳出,額頭青筋暴起,巨大的痛苦讓龍淵陷入瘋癲。

兩道紫金雷電符文。散發出刺眼的紫金光芒,滾滾雷霆之力自其手臂,蔓延全身,符文涌動閃爍着神聖的氣息。

嗤嗤!只聽見刺耳的尖叫從胸口傳出,“啊…啊這是來自九天之上的雷霆,竟然能剋制我的分裂細胞,不…我剛恢復一絲神智不想陷入無盡沉睡。”

歇斯底里的叫喊聲。從胸口處不斷涌出,刺耳的尖叫隨着雷電符文的在龍淵全身蔓延開來。便戛然而止。

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逐漸消散,被劇烈疼痛席捲全身的龍淵,從瘋癲狀態恢復過來,剛纔發生的一切。仍心有餘悸,原本煞白的面容也有了一絲血色…

磅礴的靈力自其體內席捲而出,蔓延全身的紫金符文也隨之消散,龍淵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苦笑着搖搖頭“千鈞一髮之時,沒有想到會是這兩道雷霆符文救了我。”

別有一番深意的望着左側手臂上,散發着絲絲雷霆波動的紫金色符文。龍淵蹙眉,心道“這星空雷體來歷非比尋常,不是凡物…”

“主人剛纔實在是險象環生啊。隱藏在你心上的血蟲,只要不早日去除,他日必成大患。趁現在它盤踞心臟時間尚淺。必須將它扼殺,否則一旦它再次恢復靈智,可就爲時已晚,到時候就回天乏術,木已成舟難以挽回…”

“當今之計就是找一個處子之身的女子,在她自願的情況下。與你肌膚之親,處處相交。可解一切蠱毒…”

“可是現在去哪裏去找啊,荒郊野外的,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聽完木靈珠的辦法,龍淵頓時滿頭黑線,可是這血蟲蠱一天不除,必成大患!一旦發作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種滋味龍淵已經感到有些害怕,一想到這裏就感覺頭皮發麻,身體也忍不住抽搐,顫抖起來。

“我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會爲了解決自身的隱患,就毀人一生的清白,我龍淵就是痛死也不會做。”聽着龍淵信誓旦旦大義凜然的說到。

眉心處涌出一抹青色的光芒,凝結成爲一張擁有精緻五官略顯稚嫩的孩童的面頰。

隨後發出一聲怪異的笑聲,只聽見孩童娓娓而談道“嘿嘿,主人要是你那青梅竹馬的小女友,與你肌膚之親,你可偷着樂吧。”

龍淵自然知道木靈珠所指的是誰,臉頰通紅耳根熾熱快速涌上心頭,一抹緋紅從臉上盪漾開來。

“咳咳韻兒妹妹雖於我私定終身,但是我感覺這樣有點不太合適吧,畢竟我已經離開她這麼久,萬一她只是當做兒時的玩笑,那該怎麼辦?”

“再者說時隔這麼多年,萬一唐韻妹妹有了自己的心上人怎麼辦,我一廂情願最終害人害己。”

“要是唐韻妹妹現在有了自己的心上人,那我就做好當哥哥的責任,不敢有非分之想…”

“嘿嘿主人口是心非吧,你難道忘了,你那小女友是有婚約在身的嗎?而且是唐家堡族長於月光族共同擬定的,就算現在她有心上人,也註定無緣,最終下嫁月光族,成爲唐家堡於月光族之間拴着的紐帶。”

“一旦紐帶破裂,唐家堡於月光族止息十多年年的戰爭,戰端會四起,好不容易換來的和平就此終結。”

“主人自從你離開唐家堡,掐指一算大約有七年時間了。”

聽着木靈珠凝結出稚嫩的孩童的嘴中說出的事實,龍淵蹙眉。旋即道“是啊,時光匆匆而過,彈指間竟然過了七年之久,這麼久沒見了唐韻妹妹,奶奶你們還好嗎?”

仰視虛空,濃濃的思念情懷在眼神中不時流露…

“現在回去爲時尚早,我要變強,我渴望強大…韻兒等着我王者歸來吧,定爲你殺盡所有阻礙,捧在手心呵護你…”

龍淵的真情流露,讓木靈珠有些不知所措,凝結出的孩童臉也化爲數到青色光芒盡數匯進龍淵眉心處消失不見。

突然手中的戰天劍掙脫而出,陡然刺入天際,一道優美的弧線從虛空掠過,體內的靈力也不收控制的噴涌而出,爆射向佇立虛空的戰天劍內,以戰天劍爲載體磅礴的靈力在上面匯聚。

劍柄上隱藏的幾行小字逐漸浮現出來,“天道浩然,魔靈在現。”無比龐大的字體從虛空中戰天劍迸發出來,古樸久遠的字體,帶着絲絲無奈…

隨後這八個大字迅速消散,取而代之是一段恆古久遠,不知道歷經多少歲月侵蝕的畫面…

一條波濤洶涌的暗河,暴漲的黑色喝水不斷氾濫,一艘艘戰船漂浮在上面,一隻遮天蔽日般龐大的軀體,翻手間就將這些戰船覆滅。

那是一條擁有三個頭顱的奇美拉,通體呈紫金色,龐大猙獰的頭顱,散發着獨特的王者氣息,桀驁之氣蔓延全身,隱約可見中間頭顱頂端,一道人影站立其中,揹負而立身穿,紫色戰甲,手持一把紫色砍刀。

猶如君領天下般的氣勢從身上迸射而出,在那些戰船被擊沉的一剎那,虛空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伴隨着滔天的雷霆之力陡然間傾落。

磅礴浩瀚的靈力自那位穿着紫色盔甲的人腳下,猛的席捲噴涌而出。

一道身影從虛空裂縫中探出半個身軀,旋即身影爆射而出,猛的從虛空裂縫中掙脫出來。妖逸的黑色長袍,齊腰般巨長的頭髮,氣勢逼人… 雖然畫面有些模糊不清,但是散發出來的浩瀚氣勢,令人膽戰心驚,滔天的靈力波動瘋狂的從那道身穿紫金戰甲的人身上,旋即奇美拉的三隻巨頭猛的撞向撕裂虛空而出的人影。

鐺!金屬的激烈碰撞聲,響徹虛空,產生的強大氣流如同潮水般盪漾開來,撕破空氣的凌風不斷從奇美拉頭上釋放着。

面對強大的攻勢,只見的那道從虛空撕裂而出的那道身影,雙腳猛的一踏,體內的靈力自風暴般席捲而出。

嗤嗤!來自奇美拉巨龍的強大攻勢,與來自那道人影的靈力狠狠硬憾在一起。

嗷嗷嗷!三顆頭顱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森長的獠牙,試圖將那道人影撕碎。

“你們都下去吧,我來他了結,我們之間的戰鬥…”

眼神裏流露出絲絲無奈,有些不捨又有些不忍心,擁有龐大的身軀且有些三顆腦袋的三頭奇美拉龍,聽到主人的話語,低下高貴的頭顱,邁開巨大的步子,快速離去…

虛空之上風起雲涌,如同死寂一般,兩人對視不語,眼神凝重的望着對方,“雷震子你我本是一脈相承,爲何你要欺師滅祖,殺我同門三百餘人,雖然你通曉九天雷霆之力,但是今天你我不死不休!”

陰森沙啞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從那道身披黑袍的人嘴裏陡然傳出。“既然如此,你怎麼遲遲不肯動手,是怕難逃一死嗎?”

“你我師出同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崆峒子只要你交出虛空之眼,我可以代表我的組織饒你一命,否則你必死無疑…”

“欺師滅祖的畜生,你到底加入什麼樣的組織,讓你喪心病狂滅我同門三百餘人,連老人和孩子都不放過。今天秉承師傅遺願,定要將你頭上首級砍下。以告慰死難的同門。”

雷震子獰笑道“誰讓那些廢物平日裏打壓欺辱我來着,死於無辜,至於星玄子那個老匹夫也罪該萬死,不肯教我一招一式。否則我怎麼可能墮落成這個模樣,這都是你們逼得,你們都得死!”

說着雷震子身體劇烈顫抖起來,磅礴如海般的靈力從體內爆射而出,雙手快速結印,噴涌的黑色霧氣從手中席捲開來,夾雜着絲絲雷霆的狂暴的能量,猛的向崆峒子拍去。

咚!崆峒子面如死灰,手掌快速攥拳。紫色的靈力自其體內狂涌,四肢百骸也釋放出驚人的靈力威壓。

低喝一聲“修羅煉獄拳!”勁爆的拳風撕裂空氣,與雷震子的攻勢撞在一起…

“這戰天劍究竟隱藏怎樣的驚天動地的祕密。爲什麼每次都是巔峯強者對決的場面。”龍淵驚訝道,不可置否眼神中滿是驚詫之色。

映射而出的古老畫面因爲太過久遠的緣故,戛然而止,讓龍淵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些畫面是怎樣隱藏在劍內,又是什麼原因被激發釋放出來。

一處遙遠的古地。似乎在混沌初開,天地初成之時便以存在了無數載。厚厚的塵土下二棵巨大的石柱裸露在外面,遠處一座恆古久遠的古老空曠的石殿內,一道乾枯眼窩深陷的枯屍,雙腿盤坐,被數十道發出璀璨奪目刺眼光亮的金鍊所困住。

石殿上面無數大道符文不斷涌動閃爍,周而復始的散發出強烈的靈力波動,絲絲的剋制自枯屍身上釋放的黑色氣體。

歷盡滄桑,存在無數歲月的八個大字刻在距離石殿不遠處的,二棵石柱之上,“大道法則,無盡封印!”

石殿周圍佇立着許多密密麻麻的石柱,迸發源源不斷的符文不斷閃現,盡數匯入石殿上方一道巨大的黃紙,璀璨的金色光輝從黃紙讓傾落而下,與石殿周圍的石柱形成沒有一絲破綻的符文屏障…

經過短暫休息後,龍淵剛纔被戰天劍吸走的靈力,已經恢復了近五成,剛纔發生的奇特一幕,讓龍淵更加迫切想要徹底弄清楚,戰天劍的真正來歷,到底隱藏着怎樣的驚天祕密。

眼神凝重緊緊的盯着手中這把銀光閃閃,隱約間彷彿感覺到劍身傳來的凶煞之氣,嗅到了濃烈的殺戮氣息,提神醒腦的獨特劍氣也徘徊在上面。

正當龍淵準備動身前往下一個歷練場所之時,天空掠過一道完美的弧線,兩道人影不斷交戰在一起,拳來腳往,較爲瘦小的人有些支持不住被打的口鼻溢血,也不退讓半分,桀驁之氣在,這身軀略顯臃腫身影上詮釋的玲離盡致。

只聽見其中一位青年道“小雜種,就憑你也妄想於我爭鬥,你媽只不過是我爹的奴婢而已,你一個雜種還想和老子爭權兼職不知死活。”

“學了些皮毛也敢和我逞能了,也不看看你幾斤幾兩。”吉姆譏笑着望着巴圖特,眼神中滿是不屑。

在他看來要殺瞭如同螻蟻辦的巴圖特,父親殺馬特也不會怪罪他,因爲在整個月光族中,他的母親地位顯赫,子憑母貴的吉姆從小就在母親的薰陶下,變得性情殘暴,他的父親殺馬特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靠母親,準確的說是母親後面的強大後臺。

“哈哈你這個庶出的雜種,你母親是個賤貨,你也好不到哪去。”

身軀略顯臃腫得吉姆獰笑道,作爲殺馬特的長子的他,擁有着繼承月光族長的地位,雖然他上面有很多哥哥姐姐,但是憑藉他母親的強大後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比他大的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都被他殘忍殺害。

如今只剩下眼神消瘦的少年,也慘遭欺壓被蹂躪的命運…

“說我可以,不許說我母親!”巴圖特反駁道,眼神中滿是怒火,恨不得將眼前的胖子打死。

可是他不敢,他知道一旦吉姆死了,到時候母親也會被他所連累,他從小就被吉姆的母親打怕了,心中只能忍氣吞聲的生活着,吉姆能如此目中無人,都是來源他母親的言傳身教。

在巴圖特看來吉姆的母親就是惡魔,魔鬼,任何形容可怕的字眼用來形容她,都不過分… 漸漸的巴圖特停止了抵抗,任由吉姆的重拳在身上擊落,鮮血從嘴角溢出,整個人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從虛空掠過,猛的摔倒在地上…

砰!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徹開來,無盡的灰塵蔓延而開,地上被砸出一米深的大坑,灰塵散去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倒在坑底。

龍淵望着眼前發生的一幕,眼神凝重一絲寒光掠過眼眶,旋即雙腳猛的一跺,磅礴的靈力自其身上狂噴而出,拔出戰天劍揮劍向虛空那道臃腫的身軀劈去。

“嘿!小娃娃偷襲別人可不好…”

劇烈吉姆不遠處一道身影如同閃電般爆射而出,將來自龍淵的攻勢阻攔下來。

鐺!金屬碰撞聲瀰漫開來,“好狠的小子,一上手就是殺招,要是小主人有一點損傷,這讓我如何交代啊,小子把命留下吧…”

聽見兩人的對話,吉姆猛然間回過神來,呆滯的望着龍淵,心中充滿了詫異,面色鐵青,旋即道“哪裏來的小雜毛,也妄想偷襲本少爺,黎叔給我把他皮拔下來,大卸八塊剁碎了喂狗!”

“好的小主人,看我的。”那位被吉姆稱之爲黎叔的中年男子應聲道。

蒼老無比的老臉上赫然有着一道猙獰的疤痕,將整個臉分成兩半。

“吹鬍子瞪眼的有什麼好神氣,有本事就來啊。”

“老夫有些時日不曾於人動手了。今天就與你鬥上一鬥,小娃娃你還太嫩,回去在吃幾年奶吧。哈哈…”

面對黎鐵觀的輕蔑,龍淵淡然一笑道“老頭現在說這話有些早了。”

“黎叔你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撕碎他,大卸八塊否則我就告訴我孃親,說你保護不周,你應該知道我孃的手段!”

賊船,等我一下! 聽到吉姆的呵斥,黎鐵觀音不敢有絲毫懈怠。因爲他太清楚小主人的孃親的手段,每每想起都讓他毛骨悚然。雞皮疙瘩掉一地。

長袍一揮,原本就有猙獰的疤痕的面容,變得極度扭曲起來,雄厚的靈力猶如潮水般從體內狂射而出。

咚!手掌快速結印。一團黃色的靈力自手心釋放出來,帶着濃烈殺伐之氣,滾滾狂涌而出。

黎鐵觀低喝一聲“殺伐之路!開啓!”

“在我的領悟中,沒有人可以逃脫,只有被我屠殺的份。”

淡淡的語氣流露出桀驁狂暴的自負,領悟開啓的一瞬間,龍淵只感覺周圍的景物不斷消散,而他自己處在滿是殺戮之氣的死城中。

一具具死屍緊挨在一起,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腐屍味。耳邊猛然想起黎鐵觀的聲音“歡迎來到我的領悟之中,慢慢體內死亡殺伐的樂趣吧!”

陌生的環境中,以黎鐵觀爲主體存在着。強烈的殺伐氣息蔓延在這片地域,龍淵面色凝重,在這之前沒有遇到過類似的情況。

“你到底做了什麼,施展了什麼武技?”

面對龍淵的疑問黎鐵觀不可置否道“小娃如今處在我的獨特領域中,要想活命根本不可能,拿命來吧。”

原本已經腐爛的一具具屍體。如同詐屍一般猛的躍起,紛紛聚集在一起。向龍淵碾壓而來。

“媽的這次玩大了,根本很難脫身!”

正當龍淵苦思如何逃避黎鐵觀的獨特領域之時,腦海中閃現出一段金色的文字,“所謂領域都是幻境,只要固守本心做到精氣神三者合一,則幻境可破也…”

古老滄桑的話語在腦海盤旋,龍淵面色鐵青,根本不知道如何做到精氣神三者合一。

無數道如同死而復生的屍體,帶着漫天的難聞氣味,浩浩蕩蕩的向龍淵逐漸逼近。

樑纖冷笑了一聲,三兩步走過來坐在沙發上。接着才說:“我就曾經看到過她進一輛豪車。大概那就是她

Previous article

Wшw¸ ттkan¸ ¢ ○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