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王龍說的來看,他和這些孩子平時的關係應該很好,而且以目前這些孩子的態度來看,應該也知道王龍已經被警察抓了的消息。

陳志凡玩味的道:“王龍現在在公安局喝茶!”

那個孩子眼中明顯的閃過一絲驚慌,接着道:“他犯什麼事了嗎?”

陳志凡淡淡的道:“他說他和他的夥伴們打賭,要從一個女人的包裏面偷東西,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這件事!”

那個帶頭的孩子急忙道:“這些我不知道!”然後又假裝回頭問其餘的那些孩子,道:“你們知道嗎?”

那些孩子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道:“我不知道!”

陳志凡玩味的笑着道:“到這時候了還要說謊,我看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你們是不會說實話的!起來!”說完陳志凡又揪起了那個孩子的耳朵。

看陳志凡動真格的了,而且以陳志凡的樣子來看,陳志凡應該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再抵賴下去,只有被帶會局裏。

想到這,帶頭少年急忙道:“警察同志,我全說,全說!”

陳志凡放開他,淡淡的道:“說吧!”

那個孩子道:“當初我們也是覺得好玩,王龍自己吹牛,說能從那個女人的包裏面偷出東西。我們都覺得好玩,又不相信王龍的本事,所以纔打了賭!” 帝玄胤忍笑快要憋出內傷來了,昨天他還聽到外公說要過來給依依加油,但是他也沒有想到,外公居然會弄這一出。

外公的花花腸子果然多。

夜雲澈卻不跟他們兩個一樣,他看到這麼有陣勢的場面,立即鼓起了掌,沖著納蘭家主大讚,「太姥爺這好威風啊。」

「哈哈哈哈,是吧?小澈兒真有眼光。」得到他的曾外孫子的誇獎,納蘭家主眉梢微挑,顯得更是高興,笑得更加大聲了。

帝玄御跟玉寒夕也在旁邊說道,「沒錯,真的是好拉風呀。」

帝玄胤和夜冰依兩個人無奈的對視一眼,覺得兒子跟大哥玉寒夕兩個跟都遺傳了外公幽默的風趣。

就這樣,不斷的轟動聲想起!

弄得別人連自己說的話都聽不清了。

夜冰依的臉皮夠厚,所以頂著這些目光,她倒還能悠閑自在的站著。

可是誰知道他們還沒完沒了了,她臉皮再厚也撐不住了。

有些頭疼的說道,「小胤胤怎麼辦?我真想立即消失。」

帝玄胤笑了笑:「乖,忍一下,有我陪著你呢,你看我就好了,不要管他們說什麼。」他說著對她眨了眨眼。

夜冰依立即被迷住,咽了咽口水,心道這美人計,果然有用啊。

於是,夜冰依在這些聲音的陪伴下,牛逼哄哄的來到了自己的位置。

至於旁邊那些怪異的眼神,她就當沒看見。

在她身後的,賀大師還有吳大師還有天大師,也都是一個憋的臉色通紅,他們雖然也很想笑,但是對方可是納蘭家主,他的身份頗高,他們也可不敢不給他面子,在他面前放肆大笑。

好在場的氣氛還是很融洽,興高采烈的。

就在離比賽快要開始沒多久的時候,夜冰依以為納蘭家主會消停一會兒,但是他依舊笑呵呵的道:「給我再叫大聲點!」

夜冰依眼前一黑,險些一頭栽倒。

可是這還沒有完,突然一個嬌小的身影一跳一跳的蹦到了納蘭家主的跟前,興奮的說道:「爹!你又遇到什麼好事情的?居然這麼高興,居然也不叫上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夜冰依幾個人瞬間被這道嬌小的身影給吸引了視線。

因為這不就是她們之前在龍王城遇到的小公子,納蘭鈺容么?

在他的身後,還有慕容院長跟他的師父禹大師。

這兩個也是身份杠杠的大人物,沒想到他們也會親自來到煉丹大會。

許多人都已經認出了他們,紛紛驚呼,今天來到的高級人物可真多呀,先是一個納蘭家主,后又是慕容院長,還有禹大師。

「容容,你來啦,爹正在給你的侄媳婦加油呢。」納蘭家主對納蘭鈺容說道。

「什麼侄媳婦?」夜冰依等人紛紛驚訝的看著納蘭鈺容,不可思議。

納蘭鈺容轉過頭看向夜冰依,眼睛突然一亮,正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轉過頭看向納蘭家主說道:「爹啊,你剛才讓他們喊的什麼?好牛啊?大老遠的我就聽到了,很不同尋常,不非凡!我就趕緊跑過來了。」 夜冰依的嘴角一抽,心道,這一家的遺傳基因果然強大,納蘭鈺容這個性子跟老人家是一模一樣的。

「哈哈哈,小小姐也要聽,那麼你們趕緊在給小姐喊一遍更大的聲!」納蘭家主笑得開懷,讓那些人更加大力的喊!

帝玄御和玉寒夕面面相覷,一頭霧水。他們之前可是都見過這個納蘭鈺容,可是……他是個男人呀?

為什麼說是小姐呢?

還是他們外公的女兒?

那她豈不是他們的小姨媽?還是小澈兒的姨姥姥咳咳咳……

夜冰依也差點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險些又要崩潰了。

而這個時候,納蘭家族的人,牽著牛逼洪洪的雪域獸,又是大聲咆哮一聲。

帝玄胤和夜冰依搖了搖頭,終於知道為什麼之前看到納蘭鈺容行為舉止都那麼古怪,原來她們都是一家人。

「小玄御,小玄胤,小寒夕,依依,來,大家都過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就是你們外公我的小女兒,你們娘親的小妹,也是你們的小姨。」

納蘭家主給他們介紹道。

帝玄御和帝玄胤,玉寒夕三個人聽了之後,用鼻孔對著納蘭鈺容哼了一聲,誰都沒有喊人。

這人比他們年紀都還小,讓他們喊她小姨,那也太拉低他們的身份了。

最重要的是,之前在龍王城的時候,他們之間還發生了不愉快呢,這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家人,這變化快的,讓他們誰也接受不了。

納蘭鈺容看著他們嘿嘿笑了兩聲,顯得心情很好,摸了摸鼻子,她居然多了幾個如此厲害的小外甥么?

怎麼算都是她佔便宜了,所以她也並不著急,也不在乎的說道,「爹你也不用介紹了,我們大家都認識,之前在龍王城的時候,他們幾個月在,但是我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都是我的小外甥呀,還真是有緣。」

「對了爹,還有慕容院長跟我的師父也來了,你去跟他們打聲招呼吧。」納蘭鈺容說著,就拉著父親藏著慕容院長跟禹大師走了過去

慕容清清早就跑到了慕容院長跟前叫著爺爺。

帝玄胤看到慕容院長跟禹大師兩個,也上前對他們打招呼。

這兩個人,他對他們的印象也很深。

還有夜瑾瀾,他乃是慕容院長的得意門生,當然也要去上前拜見師父大人。

禹大師跟慕容院長還有天大師也都是熟悉之人,幾個人聚在一起,聊了起來。

等到比賽大會終於開始,眾人才紛紛散開,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等著觀看比賽的開始。

夜冰依這些參加比賽的人,也都各自入場。

今天這場比賽,是格外的難得的,因為不僅有來自各處的煉丹師來參加煉丹大會,更是還有些納蘭家主,慕容院長,禹大師這樣的高等前輩,高級人物來到了現場觀看。

除了這幾個巨頭之外,當然還有其他地方的大人物。

比如宮家的家主,蛟龍學院的院長。

更值得關注的是,據說夜族也出來了一個元老輩分的人物來此,地位很是不一般。 那個孩子接着道:“誰知道王龍這個笨蛋,選擇在大街上偷,這不就被你們抓住了!”

這個孩子的話和王龍說的沒有出入,想必事情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陳志凡點點頭,道:“王龍也是這麼說的!聽說你們偷東西的那個女人,也住在這裏?”

“沒錯,是住在這裏的!”

“你們找的到嗎?”

“這個沒問題!她每天都和一些烏七八糟的人見面,我猜啊,她一定是做皮肉生意的!呸!” 超級兵王混都市 少年看起來義憤填膺的道。

陳志凡笑着道:“好吧!我可以放過你們,不過,你們得幫我辦一件事!”

“什麼事?”聽說能放掉他們,這幫少年立馬來了精神。

陳志凡淡淡的道:“其實也很簡單,你們每天不是都無所事事嗎,要是能協助警察破案,對於以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

這幫少年興奮的道:“好好好!只要不追究我們,讓我們做什麼都行!殺人放火什麼都做!”

“胡說八道什麼呢?”陳志凡厲聲道。

帶頭的少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陳志凡接着道:“你們幫我搞清楚這個女人每天都和什麼人見面,有沒有什麼規律,比如說會不會定期見一個相同的人之類的!”

這些少年正愁沒樂子呢,現在又是在幫警察,自然滿口答應:“你放心吧,包在我們身上!”

陳志凡還是不太放心,又叮囑道:“記好了,千萬不能讓她發現你們!”

這羣孩子笑着道:“放心吧!論跟蹤技術,我們不比你們警察差!”

陳志凡滿意的點點頭,道:“三天之後,我來這裏找你們!雖然讓你們幫忙,但你們給我記住了,違法亂紀的事別做,要不然,我還得抓你們回去!”

這些少年本來是一些壞蛋,但剛纔看到了倪子寒的身手,深深的折服了,再也不敢造次。

他們急忙點着頭道:“再也不會了,你放心吧!”

陳志凡這才帶着倪子寒離開。

回去的路上,倪子寒疑惑的問道:“看樣子你好像對那個女人很感興趣啊!”

聽着倪子寒的話,陳志凡知道,這小姑奶奶一定又是誤會自己了。

陳志凡沒有回答倪子寒的話,玩味的問道:“這個案子,你沒發現蹊蹺嗎?”

倪子寒玩味的道:“當然發現了!你這個齊廳長吹上了天的人物,好像對那個女人有想法!藉着辦公事的名義,暗中調查人家的來歷,真棒!”說着對陳志凡豎起了大拇指。

陳志凡知道,倪子寒這是在旁敲側擊的羞辱自己呢。

“好吧,既然你認定了,我也就不多做解釋了!”陳志凡懶得和這個胡攪蠻纏的小警察解釋。

“別把自己說的那麼無辜行不行?你這是被我看穿了心思,理屈詞窮了吧!”倪子寒淡淡的說道。

www ¸ttk an ¸Сo

要不說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故人誠不欺我。

倪子寒這麼說,就由不得陳志凡不解釋清楚了。

“我說的蹊蹺是,明明那個女人丟東西了,可她爲什麼要偷偷的溜掉呢?”陳志凡對着倪子寒問道。

“那個女人應該和這幫壞小子認識,當她看到偷東西的人是王龍之後,知道如果自己說出來東西是自己丟失的,那王龍他們一定會報復她的!不知道這個答案,能讓陳警官滿意不!”倪子寒說道陳警官的時候,故意放慢了語速。

錯嫁豪門妻 陳志凡根本不在意,點點頭道:“倪隊長說的這個情況不無道理!不過我卻有另一種看法!”

“願聞陳警官教誨!”倪子寒玩味的道。

“我們前面已經調查過了,那個女人丟失的東西,是萬盛的購物發票!我們知道,購物發票都是由公司的會計保管的,怎麼又會到了她的手中?”陳志凡淡淡的問道。

倪隊長被陳志凡這麼一問,不知道怎麼說。

老實說,她根本就沒往這裏想。倪子寒若有所思的道:“也許她就是萬盛的人也不一定!”雖然這麼說,但倪子寒的氣勢已經弱了很多。

陳志凡看倪子寒這麼說,接着道:“我們調查過了,萬盛就沒有她這個人!”

“這麼說,她一定是用不正當的手段,拿到了萬盛的發票了?後面被王龍他們偷出來之後,害怕被牽扯出來,所以才匆匆走掉的?”倪子寒疑惑的問道。

“有這種可能!”

“可發票又不能當錢花,她拿發票幹嘛?”倪子寒滿臉狐疑。她實在想不明白,偷購物發票有什麼用。

陳志凡笑笑,淡淡的道:“走吧,我們先回局裏,小趙那邊應該已經有結果了!”

倪子寒開始重新打量起了陳志凡。

這時候,她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身上發出的那種成熟睿智的氣息,讓倪子寒已經討厭不起來了。

還有,陳志凡考慮事情的方式還真的和別的人都不一樣。一個看似簡單的事情,他總能聯想到其他的事。

想到這裏,倪子寒自覺有些好笑,自己這是怎麼了。

就他陳志凡,充其量也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恰好想到這裏了,頂多也就是以神棍。

“神棍!”倪子寒似笑非笑的看着陳志凡道。雖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對自己說話,但陳志凡感覺到,倪子寒對自己的態度正在悄悄的發生變化。

陳志凡回敬一個微笑,道:“你隨便吧,叫什麼都行,你開心就好!”

倪子寒笑着道:“雖說你是個神棍吧,但破案時那個專注的樣子,很好!”

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回到了西班市公安局。

倪子寒問道:“接下來做什麼?”

陳志凡道:“等!”

“等誰?”

“小趙!如果我沒猜錯,小趙應該已經快回來了!”陳志凡胸有成竹的道。

“切,說你是神棍你還喘上了,你怎麼就知道小趙快要回來了?”倪子寒不以爲意的道。

“哈哈,我還真就知道!”陳志凡接着道:“而且,我還知道,小趙今天有很大的收穫!” 夜冰依正想跟自己的哥哥交流一番,突然看到夜瑾瀾神色微微凝重的望著那觀賽台中的一個人。

夜冰依不由問:「哥哥認識此人么?」從那個人的衣著上來看,那應該是夜氏家族獨特的服飾。

但是又跟夜冰依曾經見過的那些夜氏家族的人身上穿的不同。

此人渾身的氣息內斂,一雙眼眸精明犀利,有著一絲可怕的氣息,她微微揚著下顎,目空一切,似乎是一個高位者,不把任何人給放在眼裡。

聽到了夜冰依的聲音,夜瑾瀾轉首,俊朗的眉頭微蹙,語氣頗為深沉的說道:「她是夜神殿當中的元老,被稱為東靈大人,她的實力也極為恐怖。

但是我卻沒有收到她要來觀看比賽的消息,誰也不知道她要來幹什麼,但是她出現在這裡,肯定是沒有什麼好事。」

隨後他緊張的望著夜冰依,「你現在要好好注意著她,要小心一點,你現在最好跟慕容院長,還有納蘭家主在一起,不要讓她對你有出手的機會,我總覺得她會對你不利。」

聽到哥哥這麼說,夜冰依也皺了皺眉,「她為什麼要對我不利?難道也是因為我姓夜,我是夜族不允許出現的那一個種族么,所以她們這些人就容不得我們么?」

夜瑾瀾對她輕柔一笑:「不,我們才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人,我們是最高貴的,你是我的妹妹,你更是最高貴的,她們才不算什麼呢。」

夜冰依重重地點了點頭,沒錯,哪裡來的貴賤之分,誰的實力最強大才是真的大!

等到哪一天她們變得強大,把她們這些狗東西都給踩在腳底下,到時候也判給她們一個見不得人的種族,而她們才是最光明正大的。

所以,果然還是要看實力說話呀,夜冰依道。

他們兄妹兩個人親密的挨著說著悄悄話,一時間差點忘記了他們是在哪裡?

是在考核的比賽台上,是眾人共同的焦點,隨後,各種議論聲源源不斷的傳來。

「夜兄,這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是不是應該需要檢查一下你自己的考核物品了?」帝玄胤走過來,霸道的將自己的女人給攬在了懷裡,打斷了他們兩個人的對話。

然後給夜瑾瀾使了一個眼神。

夜瑾瀾微微一愣,餘光瞥見東靈大人正在向他們這來看著,他心中一驚,都怪他剛才一時忘記,如果他和妹妹這個時候有聯繫,肯定會值得她們懷疑,他現在還不能和依依相認,不能給她帶來危險。

「娘子,你怎麼可以當著大家的面盯著別的男人看?是為夫長得不好看,還是你心裡有別的人了?」

帝玄胤撇了撇嘴,一臉委屈的說道,然後又低聲對她說道,「你以後不要在人多的地方跟哥哥說太多的話,以免讓那些人盯上,這樣也會害了他,知道么?」

夜冰依靠在他的懷裡,點了點頭,帝玄胤說的沒錯,她要剋制住自己的感情,要不然也會害了哥哥的。

哥哥明明很想和她相認,可是又不敢,這其中,肯定有著別的原因。 但是,她知道哥哥這樣做的原因,無非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保護她。

但是他保護她,她又怎麼能什麼都不做,看著他身處在危險當中。

雖然她現在還做不了什麼,但是也不要再拖累他了。

夜冰依乖巧的被帝玄胤摟著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這一幕在眾人的眼中,活脫脫像一個紅杏出牆的女人,被他自己的夫君給親自逮到,然後被好好教訓了一番。

最後又重新回到了她夫君的懷抱。

「嘯哥,狐狸哥,我阿龍先走了!記得,一定要活下去,為我報仇!」

Previous article

反應了半天,才受不了一樣的在寶寶懷裏死命的掙扎,張開了黑色的小嘴咬在了寶寶肩頭。寶寶是那種發着白色亮光的靈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