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聽着一怔,明星們不承認自己的變情搞地下活動不是很正常嗎,爲什麼他會這麼認真?是了,大叔與別人不同,他對感情這種事情很執着,就好似夢白一樣,這麼多年仍然對他的母親念念不忘,所以他們只承認自己的伴侶,對別的人並不會投入過多的感情。在他看來,我們是一對兒,所以如果我不承認他會非常的傷心。

“笨大叔,這只是緩兵之計,等我大學畢業或是我們結了婚就不怕他們採訪了,但是現在學校不希望我亂搞,所以我只是想辦法讓他們不要打擾我們的生活。”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只是有點擔心。初月最聰明瞭,竟然想到這種辦法。”

“呃……”這是很聰明的辦法嗎?我覺得沒有什麼啊,但是我突然間擡頭看着虯龍大叔道:“如果你被迫採訪時被問到了這件事,你會怎麼回答。”

“我會……很高興的承認。”嗯,這就是我和他的不同了,他大概覺得和我在一起是天下間最讓人高興的事情了,所以一定會非常驕傲的承認這件事。 不知道爲什麼,我有種早點嫁給他的想法,於是我有點走神了,想着自己穿上結婚禮服的樣子。

而虯龍大叔竟然第一次有了眼力見兒,竟然直接道:“我們結婚吧!”

“結……結什麼婚,我還沒有……到法定年齡。”

我的臉已經紅了,竟然差點就同意了。

“我們可以先結婚,再登記。其實你應該知道。年齡方向根本不是問題,我們以後再承認結婚也可以,但是如果你要是喜歡,我們就舉行一場大的婚禮,讓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妻子是你。”

“你……你至少,要拿着鑽戒來求婚吧?”

“你等一下,有的。”說完他跑去了房間,不一會兒拿出來一個精美的盒子道:“已經定製了很久,只等你同意的時候。”

我的心卟嗵卟嗵直跳,大聲道:“你就這麼簡單的求婚嗎?”

“對不起,我應該想一個浪漫的方法。是我急了!”他低下了頭,我則微笑的伸出了手,道:“帶上吧,但是我的手指粗了很多,希望你不會買錯了。”

“不會的。”虯龍大叔一邊替我帶上,並自信的道:“這麼多年,我一直在觀察着你,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癡漢嗎?”

“其實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對於你我確實是癡漢沒有錯了。”

說話間,戒指帶在了我的手指上,一隻銀白色的龍,吐着一隻鑽石的珠子。真的很有東方風情的戒指,尤其是那顆鑽閃到不行,我驚歎着,這隻戒指大概會花掉不少錢吧。

不對,現在不是花了多少錢的問題是人家正在向我求婚的問題,他正在等待着我的回答我卻大意的走神兒了,這也真是夠了。

反正早晚是要嫁的,要說了解的過程我已經從小一直了解到大,似乎已經足夠熟悉。

只是……

“我可以答應,但是……”

“但是什麼,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無條件答應。”

“婚禮,明年再結婚。”

“那可不可以等你生日那天?”

“嗯,可以。”我點了點頭,害羞的同意了。

我要早婚了,這點我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鬱悶呢?

反正現在該答應的事情都答應了。我不得不帶上了戒指,心卻好似定下來了。

晚上,我打電話給了我的父母,本想告訴他們這個決定。卻發現他們不在。應該是去冥界了吧,看來只能等他們回來了。但無論如何我將自己賣掉了,希望他們不要怪罪我纔好。

但是虯龍大叔卻已經開心的着手準備婚禮了,他認爲我們應該在我父母所在的城市結婚,因爲那裏畢竟是我們的家。然後他決定買個稍大一點的房子,因爲之後我們會有寶寶,需要一個大院子玩。

我覺得奇怪,爲什麼寶寶需要大的院子玩呢?

結果夢白告訴我,龍的寶寶是很淘氣的。

我也沒有細問怎麼個淘氣,但是他們決定了就由着他們去買了,反正大叔攢了老婆本攢了五六年也該到用的時候了。反正他花錢花的極爲快樂我又何必打擊他呢?

不過虯龍大叔完全與我想的辦法不同,他凡事都要問過我要我的同意的。我是個馬大哈。只要有個地方我就很滿意了無論如何是我的家就成,但是大叔則是不同的,他認爲是兩個人的家,應該要齊心協力挑選然後裝修纔對。

所以。我被迫在暑假期間沒做別的,光和他一起挑選房子然後買下來裝修了。

我挑的房子與父母的差不多大,甚至連距離都不太遠,走着不到五分鐘就到了。這樣子。以後兩家有什麼事也好照應,然後萬一我有寶寶媽媽又沒走的時候還可以幫我照顧。

我覺得,我想到這些事情現在如果說給媽媽聽她一定會崩潰,因爲她講過,雖然希望我可以早點嫁出去,但是卻極不希望自己早些做外婆的。

想想媽媽的那張幼齒的臉,如果稍打扮的可愛一點兒就算說她十八或二十幾都有人信吧。

讓這樣的人做外婆,確實有點難度了。

唉呀呀,我究竟是在想什麼啊,爲什麼還沒有結婚就想這樣的事情?

終於,在我們的努力下我們的房子總算是收拾好了,因爲一直住在家裏所以媽媽他們也總算是知道我們的事情了。

爸爸聽到這件事後就去找虯龍打架了。那真的是陰風陣陣,非常的嚇人。

而媽媽則看了我一眼幽幽的道出一件事道:“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

“什麼事啊媽媽,我們是不是先要阻止他們啊。”

“你忘記了你明年是十八歲,不是十八週歲。”

噗,我終於想到了的確是這麼回事,所以我們需要再等一年了?

感覺到慶幸,但同時又有點點失望,畢竟這婚好似結不成了。

外面的虯龍大叔似乎也聽到了我們的話,所以他驚訝的回過頭來。這一回頭就被爸爸給打中了,整個人摔在地上,在草地上滾了幾滾才停下來。

而這時爸爸走了進來,道:“既然定了就結吧。”

我一怔,完全不明白爸爸的意思。

怎麼突然間他同意了,明明還是一臉的不願意。

媽媽摸着我的頭,道:“冥界現在發生了內亂,所以爸爸和我可能會以那邊爲主。我們不想讓你二哥摻和這件事,因爲他以後可能要很長時間無法來到人間。”

“我明白,即使不結婚他也會照顧我的。”

“但是他不娶了你就不會老實的,雖然早了些,但是我們是放心將你交給他的。”

“媽媽,謝謝你們。”我伸手抱住了媽媽,心裏充滿着感激。

而媽媽拍了拍我的背後走到了虯龍大叔面前,道:“你能幫我們照顧她嗎,不要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嗯。我可以的,就算我死也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虯龍大叔這是算正兒八經的在向我的父母求親吧?

就這樣我的婚事訂下來了,但是隻許結婚不許洞房。虯龍大叔在知道這個消息後整個人都不好不好的,但是他仍然很高興。因爲我們總算是確定了關係,這樣應該就沒有人與他搶奪我了,因爲就算與外人介紹,我也是他的妻子而不是他的侄女了。

婚禮倒是很受大家關注。因爲去年我還說兩人是叔叔與侄女的關係,這轉眼就要結婚了而且是無證結婚。

這成爲了媒體的焦點,而大叔也因此上了節目說明了我們的關係並希望所有人不要打擾我的生活,雖然結婚,但是他會等到我二十歲的時候再去領證。

在我國,我這個年紀結婚總是會受人關注與調查的。但是他們調查也是白調查,因爲我和大叔真的是清清白白的,所以就算有心人告了大叔想讓他身敗名裂。但是我只是去醫院走一圈檢查一下他們就安靜了。當然,這件事只發生過一次,那些人後來的結局也不太好。呃不,是非常的不好。因爲我知道他們被虯龍大叔打了一頓,然後被夢白又打了一頓,然後……

總之,想害我的人都不會有好結果。誰讓我後臺比較強。

其實我很想告訴他們,我真的不需要過度保護,因爲我也可以自己保護自己。

當然,第一個不同意我自己保護自己的就是虯龍大叔,自從父母將他交給我後就十分的緊張,因爲他覺得如果我有什麼事情很可能會被父母帶走,於是只能想辦法將我看緊了。

再加上常有記者想拍些什麼我們之間的親密照什麼的,所以他需要保護我不被他們騷擾。

就這樣,我們的戰鬥每天都在繼續。大學的生活有點無聊,當週圍大一的女生都升到大二的時候,與男朋友交往並開房的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校園之中成羣結隊的情侶,女生們開始談論起套套的事情,當她們終於想到我這個‘老司機’來問什麼牌子好用時,我整張臉都似火燒的,然後僵硬的搖了下頭。

結果我被笑慘了好不,甚至還有女生懷疑起了虯龍大叔的能力問題。畢竟在外界看來虯龍大叔現在已經三四十歲了,那個……咳……不行,也是很應該的不是嗎?

但是我卻知道的,大叔真的忍的挺慘的了,結果還被人誤會,我覺得這件事讓他聽了去一定會氣死。

然後我心想事成了!

這件事真的被大叔聽去了,他不但生氣還沮喪,非常的沮喪。

當我在平時他來接我的位置看到像被霜打似的表情時,整顆心都軟化了。輕咳一聲道:“那個,只要我相信大叔就可以了,你別傷心。”

“我傷心的是,爲什麼別人都可以,我就不可以……初月,你這是在折磨我嗎,明明我們已經結婚了。”

是啊,我確實好像過了點份,和我一班的女生基本都已經和男朋友成雙入隊的去賓館了,結果我還這樣拒絕着。

“我又沒有刻意的拒絕,是你……自己不……不要爭取的。”就是這樣,自從虯龍大叔被拒絕過幾次後已經習慣了,他認爲自己應該等到我真正十八歲的時候,結果這次被真正的打擊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爭取?” “我什麼也沒說。”咬牙捂臉,心裏知道就可以了,竟然還說出來,真是一隻笨龍。

轉身就走,我都不想理他了。可是這隻笨龍卻在後面追過來,然後有點興奮的道:“那,我們準備一場燭光晚宴怎麼樣?”

“隨便你。”浪漫的氣氛被一掃光了,他也確實有這種本事。但是我的心還是卟嗵直跳的,畢竟一直以來都是光說不練,我對此也沒有多少信心。

回去後是不是應該先將衣服換了,還有我裏面穿的衣服似乎沒有新買的了,要不去買一套?

可是,兩個人一起回去,我去買是不是有些刻意了。到時候讓他知道我非常緊張怎麼辦?

還有,一定要避孕啊。但是虯龍大叔那德性。只怕讓他去買他一定一臉迷茫,但是我一個女孩子去買多羞人。再說,好像表現得自己有多懂似的,不是太好吧。

我一邊走着路一邊糾結着,而虯龍大叔則是什麼也不用想的一臉激動紅暈。像個孩子似的開心。

這個時候,我有點恨他了,你說你就不能長點心嗎?

但是,以虯龍大叔那天然呆的性格,肯定沒長那份心。

鶯妃後傳之鳳引江山 好煩啊。不如,就繼續保持這樣的關係好了,不然……

正想着的時候,虯龍大叔接了個電話,然後他就一臉鬱悶。我奇怪的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唱片有個問題要處理,但要去外地。”

我鬆了口氣,馬上道:“你快去啊,工作上的事情是大事,你還要攢錢養家的不是嗎?”

虯龍大叔看了我一眼,道:“但是……”

“快去給我攢錢。但什麼是什麼?”我纔不要你留下呢,到時候要天天爭取和我那個啥要怎麼辦?

虯龍大叔被我追的沒有辦法,回去收拾了一下就走了。不過走之前還對我極認真的道:“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知道了,你快走了。”真的是,不等你我還能跑了嗎?

虯龍大叔這纔出發了,而我則沒閒着,馬上跑出去買了新的睡衣內衣還有別的一些東西。

等買了一堆後還在想,我究竟是在做什麼啊,用得着這麼期待嗎?晚上,虯龍大叔打電話過來,說在那邊可能要處理個十多天才能回來。我心中稍定,還能做十多天的姑娘,是不是要稍瘋狂一下去?

結果,我所謂的瘋狂,不過是和幾個同學出去喝了點小酒兒,痛快了跳了跳舞。

然後宿醉一晚,早上頭疼的很。

可這時,有同學好心的給我打來電話讓我看綜藝頻道。我奇奇怪怪的一邊揉頭一邊打開了電視機,然後整個人就不好了。

婚色迷人 這才走幾天啊。竟然和人家程小姐同居了,而且還上了電話,早上一起出來的時候被抓包了,虯龍大叔,你真的很好。

本來甜甜蜜蜜的。突然間發現他和別人同居了,這種被打擊的心情根本沒有給我冷靜思考的機會,一個電話打過去發現對方竟然關機。

我差點氣哭了,就算你想分手就光明正大說啊,反正還沒領證,也用不着你負責。

氣得將手機摔在一邊,本來就頭疼,我直接躺在了牀上就這樣躺了一天,什麼也不管,也不上課去了。

下午的時候突然間對人生產生了懷疑,難道我這一輩子就這樣被綁定了嗎,誰也沒有規定不是嗎?所以,我決定收拾一下回大學宿舍去,從此新生活。這樣想完就起牀收拾東西,等收拾完了看了一下我們共同生活的小屋。然後將鑰匙放在桌子上轉身走了。

我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這樣想着打開了門,但是卻看到一個水淋淋的人站在門外,喘着氣,似乎剛剛站定。

他全身只披了一件破布袋。如果我沒猜錯,他應該是變龍回來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會弄得一身是水。

總不能讓這樣狼狽的他站在門外吧,於是我一讓將他讓進來。

可是他見我收拾東西要走的樣子,就馬上抱住我道:“初月。別走,這件事是個誤會。”

我一聽就來氣了,道:“都被別人抓到了還誤會,你別搞笑了。快讓開,我走了。”

“別……”我們拉扯了一下,然後虯龍大叔身上的麻袋突然間就滑了下去,下去,下去……

我嚇得忙光上了門,雖說要離開了,但是也不能讓對方就如此容易被外面走過的人看光光啊。

而虯龍大叔也沒有去換衣服,默默的將麻布提上來然後依在門上解釋道:“我什麼也沒有與她做,就是就是……她說有一件你當初掉落在片場的東西在她那裏,讓我早上去取。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就去了,沒想到出來的時候被拍了。”

“大叔。你又不是笨蛋怎麼可能因爲這樣一句話就去別的女人房間?”別逗我了,就算知道你是天然呆但也不是傻子,明知道自己是個明星不可能犯這種底約錯誤。

虯龍大叔一怔,然後支支唔唔起來,我扭頭要走。他雙手扳住我的肩膀,結果麻布又掉在地上,我氣得將行禮直接摔了,道:“你就不能擋住嗎,這還能不能讓人好好說話了。”

虯龍大叔突然間伸手抱起了我道:“我們卻房間說,而且這個姿勢你應該看不到了。”

我確實看不到了,可是被一個果男抱在懷裏心中始終不是很舒服。於是又羞又氣,就動手開打,動嘴開咬了……

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好似一隻被陌生人抱住的小猛,使勁的掙扎嘶咬想從他的手心中逃出,但結果被按在了牀上。

虯龍大叔明明體力很好,可是這一段路走下來我卻覺得他累得不行,其實身上都滾下了汗珠。

等人被壓倒後,我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多蠢,這樣的掙扎或許在別的男人手中算得上有點威脅力可是對於戰鬥力暴表的虯龍大叔,這就是挑/逗啊,所以,他這是妥妥的被勾引了,一副極性感的樣子將我壓在牀上道:“我其實是中計了,因爲那個女人說,知道你喜歡的是什麼樣的男人,如果我想知道就去她那裏。所以我是早上去的,但是沒想到被安排好的人拍去了。你相信我好嗎,我的這裏還有整個身體都是你的,你一個人的。”

“誰會相信你?”

“我的元陽還在,只要你……”

“什麼什麼元陽?”

“龍的元陽,只要你接受,那你就會變得長生不老,與我同樣的壽命,而且會變得不似人類。當初。媽媽的血之所以可以讓我快速成長,那就是因爲她接受了父親的元陽。”

“還……還有這種事?就算如此,你這樣上當受騙我也覺得不能讓人相信……”總覺得,虯龍大叔的智商是不是下線了?

“對不起,我太想得到你。太想討你的喜歡了。所以,無論誰講知道一些內幕我都想去試一試,畢竟我從來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對我到底是喜歡還是順其自然的結果。”

虯龍大叔眼神中有些失落,而我心中則是驚濤駭浪。 獨愛:和機器人談戀愛 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虯龍大叔也是希望我喜歡他的。也是如此的玻璃心,他竟然在害怕,害怕我不喜歡他。

好吧,因爲我一直以來表現得確實是太遵守命運的安排了,似乎並沒有向他提過我是喜歡他的。

“笨蛋大叔。你就那麼沒信心嗎?如果我不喜歡你,爲什麼……還要吃醋?”我相信虯龍大叔的,但是因爲那種事情太超出我的想像了所以我纔會吃醋。

“吃醋,你是說你在吃我的醋嗎?”虯龍大叔很開心,低頭吻了我。輕輕的啄着,像一隻辛勤的啄木鳥。

我臉紅的推了他一下,道:“你去洗個澡,再來講話好嗎?”其實是這樣的姿勢讓我有點難受,感覺壓力太大了。

“我剛剛回來的時候洗過了。因爲知道節目上了電視怕你看到,所以變身從水底游回來的。很乾淨……”

“你……”虯龍大叔終於將脣壓在了我的脣上,因爲沒有辦法講話又被控制住所以我老實多了。

我老實虯龍大叔卻不老實了,邊吻着我邊道:“初月,你喜歡我對嗎?”

“嗯……”這一次我沒有嘴硬。因爲我一嘴硬說不定他又去找別人諮詢了,然後再中個計什麼的,到時候可真是愁人。

我覺得那個程小姐也是對虯龍大叔做過些調查的吧,否則也不會用這種藉口了。

因爲分了心去想別的事情,等回過神兒來發現自己不對勁兒了。大大的不對勁兒。

“你怎麼脫我衣服?”虯龍大叔你這個也太快了吧,剛從外面游回來就想做這種不是太過和諧的事情?

再說,我還沒同意,沒換新衣服呢?

但很明顯我想多了,因爲現在的氣氛太好,讓我自己都忍住沒去破壞。而虯龍大叔是真正的男人了,就算他再天然呆該懂的竟然都懂。

當我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成了虯龍大叔的獵物,他時而將我放開讓我去掙扎一翻,然後再如貓捉老鼠一樣將我捉回按在下面一陣啃咬,接下來,則是食用美味的那一刻。 可食用的我乖乖的躺在那裏被虐,雖然過程都通過小電影什麼的弄明白了但是真正做的時候完全又是一種樣子。我覺得自己被虐了,心裏委屈得不行不行的,先是折磨,後來好不容易算是進入了正題,突出其來的怪異的鈍痛讓我張口就給了虯龍大叔一口,咬的用足了力氣。

“初……月,別咬太用力,嗯……小心牙齒……”

我心中似乎有一千隻神獸在狂奔,耳邊似乎高唱着烏鴉的成名曲。最後終於堅持不住服了軟。

“休息一下好嗎?”

“我……纔開始,呼呼……忍下好嗎?”

“不好,就不好……”我使勁的拍打着虯龍大叔,卻見他汗流如注,連眼睛都帶着腥紅的顏色。看來真的忍的挺吃力的,於是我覺得自己還能忍一忍,於是就抽泣道:“那你……輕點,不要做奇怪的動作。”

“嗯。” 農女翻身:前朝宰輔走開點 可是我錯了,這件事本來動作就是奇怪的,各種奇怪。

然後。我就在這奇怪的事情中好似被什麼糾纏住了,竟然好似被迷惑似的隨着他飄浮着,好似迷路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過程似乎記得不是那麼清楚,只是覺得又痛又難受又十分的奇怪。

不要!他不甘心,他的理想還沒有完成,讓他這麼死了,他如何能

Previous article

「嘯哥,狐狸哥,我阿龍先走了!記得,一定要活下去,為我報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