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要!他不甘心,他的理想還沒有完成,讓他這麼死了,他如何能

甘心?

正在電光火石間,突然有一股更加凌厲的氣息傳來,瞬間就為軒轅子凌擋去了這致命的一擊。

一個身穿黑色斗篷,整個人還有他的臉都藏在斗篷下的男人出現。

黑衣人一手抓住軒轅子凌的肩頭,同時也將身後的玉寒夕給震飛了出去。

同時擋住了前方帝玄胤那道凌厲的攻擊。

「寒夕——」

帝玄御忙把玉寒夕給接住了。

一股強大的餘波,把帝玄胤的那一記攻擊給推送了回來。

帝玄胤皺了皺眉,盯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黑衣人,他感覺到此人身上的氣息很是恐怖,讓他不由高看了他一眼,緊緊盯著他。

他是誰,他的身形為什麼也這麼熟悉,讓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你是什麼人?」

帝玄胤冷冷的盯著對方,似乎想要透過他的斗笠,看到男人真實的容顏。

只看到男子露在外面的眼睛,以及那斗笠里傳來的狠辣陰森目光,他越發覺得熟悉。

黑衣人笑了笑,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喉嚨里傳出來,可是他並沒有說一句話。 軒轅子凌看到自己身後的黑衣人,心頭大喜,因為他知道他今天總算不用死了。

「我問你究竟是什麼人?」見對方不吭聲,帝玄胤又走上前一步,凌厲的目光掃過他。

他的感覺一向都不會錯,這個人肯定是他熟悉的人。

那黑衣人似乎又冷笑一聲,然後從他的手裡掏出了一份捲軸,那上面寫的,正是納蘭家族捲軸,正是納蘭家族的寶貝。

然後,黑衣人突然朝著帝玄胤的方向丟了過來。

帝玄胤皺了皺眉,不知道對方打的什麼主意,正準備伸手結過——

轟隆一聲!

一道濃濃的白霧炸響在屋頂。

同時,帝玄胤也將捲軸接在了手裡。

他看向前方的位置,眼中閃過一絲怒火。

對方手裡居然有捲軸,可是他為什麼又還給了他?

帝玄胤盯著自己手裡的東西,他仔細感應了一番,這是真的納蘭家族寶貝,而不是假的。

此人究竟打的什麼主意?他為什麼偷了納蘭家族的寶貝,又還了回來,而不是一起帶走,這讓帝玄胤的心中產生一股不好的預感。

因為這個黑衣人給他的感覺很不好,然而能夠讓他心中不安的人,只有……

「可惡!」玉寒夕手持長劍站在原地,氣憤的緊握拳頭,此刻他的眼睛還有身上的氣息,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居然又他給逃跑了!」玉寒夕很是痛恨自己的手,為什麼剛才那一劍就刺偏了呢,他為什麼這麼不爭氣,沒有殺了軒轅子凌。

這邊,納蘭家族的人還在大喊大叫,「捲軸被盜走了。」

還有之前那些卧底,他們可沒有軒轅子凌那麼幸運,有人出手相救,他們還沒有跑到出口,便直接被納蘭家的人還有千邪寒等人給捉住。

「追!一定要把捲軸給找回來。」納蘭家主凌厲的聲音落下,吩咐道,伸手捂住手臂,傷口的血流的越來越多,但是他卻顧不了那麼多。

「不必了。」帝玄胤走到外公的身旁,說著,將手中的東西交給他,卷:「軸在這裡。」

納蘭家主微微詫異,伸手接過來,發現是真的捲軸,他才鬆了口氣,然後轉過身來,目光凌厲的掃向那些叛徒:「把他們都給我押入地牢當中,問出那個黑人的下落。」

「是!」 豪門契約妻 納蘭家的高手押著那些叛徒,紛紛散去。

玉寒夕撲倒在納蘭家主的跟前,跪下,抱著他的腿說道,「外公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還有納蘭家族,今天發生的這一切,也都是因我而起,我對不起你……」

看著外公一把年紀了,還被他給捅傷,玉寒夕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納蘭家主溫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好孩子,這不怪你,但是你記住,心地善良是好事,但也要看清人,有些人他根本就不值得你幫助。

你今日也總算學會了能夠分辨人心,我這一劍沒有白挨,還有你的小紅,它雖然已經死去了,但是它的靈魂依舊還跟著你,陪伴在你的身邊,它並沒有真正的消失。」 陳志凡考慮着案子,不知不覺中,天已經大亮了。

小趙看到陳志凡,喊了一聲:“陳哥,這麼早啊!”

陳志凡微笑着道:“早!”

小趙親熱的走到陳志凡身邊,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沒想到你竟然是來臥底打探消息的!了不起啊!”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迴應道:“也不完全是你說的這樣,湊巧碰上了,誤會而已!”

“你這誤會好啊!”

“都被你們當成嫌疑犯給抓了,還好呢!”陳志凡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臉上還是帶着標誌性的微笑。

小趙不好意思的道:“你不說了嗎,這是誤會!還好我看你…不對不對,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沒欺負你,不然現在可就後悔死了!”

小趙想到就看了陳志凡一天的時間,無意間學會了一項可以拿出去吹牛的本事不說,還有了獨自辦案的機會,可把他高興壞了。

陳志凡無奈的笑着,說道:“不管是誰,都不能欺負,這是我們…這是警察的規定!”

陳志凡本想說我們警察,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現在的身份是檢察院的人,那樣說有些不妥,便改了口。

小趙神祕兮兮的說道:“陳哥,你要我幫忙我能理解,可你找倪隊長幹嘛啊,她…她…”

“她怎麼了?”陳志凡打量着小趙,玩味的問道。

“她太強勢了!”

“你不是告訴我說她業務能力很強的嗎!”陳志凡打趣的說道。

“是,業務能力倪隊長自然是沒話說,可她不好相處啊!我怕自己是第一次獨自辦案,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還不得讓她批死!”小趙垂頭喪氣的道。

陳志凡看了看小趙,正色道:“倪隊長這麼做一點錯都沒有!你要知道,我們如果出一點差錯,那可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知道不?”

看小趙被自己說的有點嚴重了,陳志凡換了個口氣接着說道:“在說了,倪隊長不這麼做,也是爲了你們考慮。如果不對你們要求嚴格一點,你們又怎麼能夠當上局長呢?”

這本來是一句玩笑的話,陳志凡爲了緩解氣氛才這麼說的。

沒想到小趙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臉漲的更加紅了。

陳志凡心想這孩子怎麼回事,說兩句就這樣,便有些不開心的道:“小趙,你怎麼了?”

小趙看着陳志凡,神色慌張的搖搖頭。

陳志凡不明白他什麼意思,滿腹狐疑的道:“說話啊,怎麼了?”

小趙看陳志凡還是沒懂,才指了指他的身後,並且對着陳志凡身後說道:“倪隊長早啊!”

陳志凡這才明白,感情倪隊長早就站在自己和小趙後面了,只是因爲自己擋住了小趙的視線,所以兩人一直沒有發覺。

陳志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轉身對着倪隊長道:“早啊倪隊長!”

倪隊長白了陳志凡一眼,對着小趙道:“你在這幹嘛?”

小趙急忙道:“哦,我來問問陳哥,看他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倪隊長冷着臉道:“他自己有手有腳,有什麼好幫忙的?公安局沒其他別的事做了嗎?”

小趙被倪隊長莫名其妙的狠批了一頓,支支吾吾的道:“哦我記起來了,我今天要去萬盛的,倪隊長你們先忙吧,我這就去了!”說完一溜煙似的跑了。

陳志凡心中思量道:怎麼才能打破這個尷尬的局面呢!剛纔倪隊長一定在自己身後很長時間了,自己和小趙的談話一定被她完全聽去了。

但陳志凡轉念又想,自己剛纔又沒有說她的壞話,壞話全是被小趙說了。

想到這裏,陳志凡笑嘻嘻的開口道:“倪隊長上班可真守時啊!”

“別沒話找話!”倪隊長沒好氣的道。

陳志凡碰了一鼻子灰,但還是毫不氣餒的道:“你今天有空嗎?”

倪隊長鼻子裏冷哼一聲,低聲自言自語的道:“局長不知道怎麼搞得,竟然相信這樣的人!”

陳志凡沒好氣的道:“別老帶着有色眼鏡看人!我不就是前幾天和你開了個玩笑嗎,至於這樣針鋒相對的嗎?”

倪隊長睜大眼睛,怒氣衝衝的道:“你還有理了是不是?流裏流氣的!依我看啊,要不是礙於你後面的人,局長又怎麼會選擇相信你呢!”

陳志凡看出來了,這個女人絕不是因爲陳志凡調戲她的事發火的,一定是自己借用齊志東的身份,讓她以爲自己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紈絝,因爲關係硬,才混進了警察隊伍。

陳志凡玩味的道:“倪隊長,看來你對我成見很大啊!”

“是啊!沒錯!你可以去打小報告啊!像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沒多少本事,憑着有關係,便耀武揚威的!老實告訴你,姑奶奶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種人!”倪隊長越說越生氣。

聽完倪隊長的話,陳志凡笑了起來,而且越笑越大聲。

倪隊長看着陳志凡,冷冷的道:“被我說到心坎裏去了吧?所以想用笑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這妞的嘴可是真夠可以的。

不過陳志凡也不是省油的燈,聽完了倪隊長的話,淡淡的道:“你一口咬定我是個無所事事的紈絝,但我要是真的破了這個案子,你又怎麼說?”

“嗬!”倪隊長根本不認爲陳志凡會破案,輕蔑之態溢於言表。

陳志凡正色道:“說啊!”

倪隊長一字一頓的道:“你若是真的破了這件案子,我當着全局的人給你磕頭!”

陳志凡萬萬沒想到倪隊長竟然會這麼說,先是一愣,接着道:“這可是你說的!”

“就是我說的!不過,破案也得有個期限,如果無限期的下去,你等的了,我們局等不了,丟失了孩子的那些家長也等不了!”

陳志凡脫口而出:“十天!十天怎麼樣?”

“十天?你不是在做夢吧!老實跟你說,我們局那麼多的破案高手,追蹤了大半年的時間,別說是嫌疑人,就連一點線索都沒找到,你憑什麼誇下這樣的海口?” 「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是說明它很是依賴你,這是多麼難得呀,你以後也要好好的修鍊,莫要辜負它。」

玉寒夕聽著,狠狠的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此刻他的周身有小紅的氣息,小紅沒有走,一直陪伴著他。

他要變得更加強大,來保護它,保護自己的親人,否則他沒有臉再當小紅的主人了。

他還要再遇到軒轅子凌的時候,殺了他,為小紅報仇。

帝玄胤抿了抿唇,微微沉吟道:「外公,我看納蘭家族要強加防範了,因為我懷疑那捲軸,剛才已經被那盜走的人記在腦海當中,他是找到納蘭家族的破綻,來攻擊納蘭家主,如此,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怎麼可能?」納蘭家主皺了皺眉:「他才盜走不過半日,怎麼可能記得清那捲軸上面的紋路,與記載著我們納蘭家族的每一個結構,就算是一些高手,也要花半個月的時間才能記得清楚。」

納蘭家主不可思議道。

帝玄胤卻一臉凝重的搖了搖頭,說道:「這是可以的,過目不忘的本領,我就有。」

納蘭家主聽到他這麼說,也不由皺了皺眉。

「所以外公記得,現在開始,你就在各個的出口加強管束,對方為什麼要拿走納蘭家主的寶貝,他肯定是有陰謀,想要對付納蘭家族的。」帝玄胤分析道,他的母親在這裡,他不想再看到他的親人有一絲絲的損傷。

納蘭家主還在沉思當中,帝玄胤又說道。

「外公,這裡就交給你,我先回去去找依依,我不放心她們母子。」

納蘭家主點頭:「快去吧,剩下的事情都交給外公來辦,至於明天,我也會帶著納蘭家的人去觀看依依的考核比賽,夜紫幽花可以救治你的母親,說什麼一定要被我們納蘭家族給拿到手才行。」

帝玄胤點點頭,然後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玉寒夕。

「胤,你自己回去吧,我就先不走了,我在這裡陪著娘親。」帝玄御說道。

他不僅要陪著娘親,還有他的好哥們,發生了這樣的打擊,他肯定很難接受得了,他也要留下來好好安慰安慰他。

「好。」帝玄胤應了一聲,然後擔心夜冰依母子三人的安危,就立召喚出龍迅速離去。

樂宅。

屋裡的燈早就熄滅了,因為明天夜冰依要用最佳狀態去完成煉丹考核,不容有失。

一張不大不小的床上,在夜冰依的懷裡,不是小女兒,竟是兒子。

而在兒子的懷裡,才是一個他的妹妹。

夜雲澈把他妹妹抱在懷裡,躺在娘親的中間,夜冰依只好抱著兒子,兒子抱住女子。

她躺在外面,母子三個人睡得很是香甜。

小羽跟小鳳凰兩個一個睡床頭,一個睡在了床尾,三個人兩隻獸,很是和諧。

突然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是夜冰依設置在床頭邊的機關報警聲音。

這說明有人進來了。

一聽到有動靜,夜冰依立即睜開眼睛,小羽跟小鳳凰也都醒來了。

感覺到熟悉的氣息,看到來人之後,小羽跟小鳳凰兩個人又繼續轉過身呼呼大睡去了。 夜冰依在黑暗當中看著那熟悉的人影,感受到熟悉的氣息,眼睛一亮,她從床上跳下來便撲了過去。

只有帝玄胤在身邊,她才感覺到完全的安心。

帝玄胤伸開雙臂將她接了個滿懷,抱著她走到床邊說道,「兒子還有女兒都睡了么?」

夜冰依點點頭:「這兩個調皮鬼鬧了好久才睡呢。」

帝玄胤抱著她躺在了床上,夜冰依縮在他的懷裡,手臂緊緊圈住他的脖子,幫他暖身體,趕跑他身上從外面帶過來的寒氣。

帝玄胤閉上眼睛,享受著她身上的溫度,今天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抱著她,他便瞬間安心了不少,她就是他的歸屬,是他的定心丸。

想著,他湊進她的紅唇,嘴出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閉著眼睛,也準確無誤的吻上了她的唇瓣。

和她纏綿一番后道:「依依,有你在我身邊,真好。」

夜冰依不知道他為什麼對她說出這麼甜蜜的話,但是只要是他說的,她都會感覺到甜蜜,心都酥了一半。

被自己心愛的男子這樣誇張,誰會不高興呢?

她也得意地勾著唇角,笑著和她纏綿。

她們兩個人早就不可以分離,誰也不能把她們分開。只要有他陪伴在身邊,就算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她也感覺到快樂。

隨後,她握住他的手說道,「小胤胤,我們去換一個地方說話吧?不要把兒子跟女兒給吵醒了。」

帝玄胤的眼睛突然一亮,然後輕笑一聲:「好!」他抱著她來到了依雲閣當中。

夜冰依聽到他頗為興奮的聲音,抬頭便撞見了他眼中火熱的目光,她的臉燒紅了起來,這傢伙,該不會是誤會了什麼吧?

她真的只是想要找他聊聊天而已啊……

帝玄胤確實是想歪了,抱著她便纏綿了起來,盛情難卻,許久,夜冰依微微喘息著,枕著他的手臂,手指滑過他英俊的臉龐。

帝玄胤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唇邊一吻,又低頭對準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湊近她的耳邊,輕輕說道,「依依,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有多麼迷人?」

「啊?」夜冰依被他親得有些迷亂,聽到他的話,一時間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帝玄胤笑了笑,沒有再說話,繼續吻著她。

夜冰依也懶得說話,乖順的依偎在他的懷中,任由他不停的親吻,微微仰頭回應著他。

半晌過去……帝玄胤抱著她,開心的說道,「依依,我今天終於見到我娘了,她還是跟我印象當中的一樣,年輕容顏,一點都沒有發生變化。」

「什麼?你見到娘了?那你們都說了些什麼?」聽到帝玄胤提起自家婆婆,夜冰依立即就來到精神,睜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帝玄胤幽幽一嘆,搖頭道:「娘她並沒有醒來,還在昏迷當中,我看到她,她卻看不到我。」

他心中嘆息,遺憾,可是卻並沒有之前的悲觀了,因為他知道,娘親還活著,還有救,他會去想辦法救她,不會喪氣。

「為什麼會這樣?」夜冰依擔心道。 “就憑我的名字叫陳志凡!”陳志凡受不了倪隊長的擠兌,豪情萬丈的道。

倪隊長聽陳志凡這麼說,這纔開始仔細的打量是面前的這個人來。

老實說,陳志凡的樣子並不招人討厭,相反如果正經的話,還挺招人喜歡的。

論能量級別,當然是這種控制星體能量級別高。核聚變的那點能量永遠做不到。如果人類妄圖用核聚變推進器,完成塔克人這種恢弘的星體控制,完全是玩砸了。但是核聚變反應爐是不可替代的。黑洞的能量雖然規模龐大,但是不能完成一切。

Previous article

我聽着一怔,明星們不承認自己的變情搞地下活動不是很正常嗎,爲什麼他會這麼認真?是了,大叔與別人不同,他對感情這種事情很執着,就好似夢白一樣,這麼多年仍然對他的母親念念不忘,所以他們只承認自己的伴侶,對別的人並不會投入過多的感情。在他看來,我們是一對兒,所以如果我不承認他會非常的傷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