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跟您們說了什麼?”我有些不明白江真爲何找到了我家。

媽媽想了想,還是跟我道出了實話,“他說,我們最好去警局銷案,這麼多年了,很多事情也說不明白,算是我們欠洛家的,就跟警察說,我們的安安死了!”

我瞠目結舌,我也是有過這樣的想法,可爲了不委屈父母,我還是沒有說出口,以爲這事忍兩年就算了,沒想到江真卻幫我做了!

“難道我們這樣做不對?!”媽媽有些慌了,急得跺腳,“我們也不懂法律,他幾句話就說了很多,我們覺着這樣是爲了你好…..我們哪知道會……”

“媽媽,您別急!”我扶着她的肩膀,“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您們這樣做,對您們不利!”

“只要你好,我們做什麼都願意!”媽媽目光是那麼懇切。

我一把抱住了媽媽,“媽媽對不起,我回來了還要讓你們操心!”

後來我與媽媽商量,以後誰都不再提這件事情。

第二天,在公司的時候,我將已經進了公司的江真叫到我的辦公室。

江真西裝革履地走了進來,坐在我的對面,“我知道你是爲什麼事情來找我。對,昨天去找了你親生父母,出於私心,也出於維護洛叔的名聲,我不得不這樣做。”

“私心?私心是你終於把我和洛暘融爲一體了?”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算是吧,就算我們不能在一起,可讓我一直能看着洛暘的心臟就好。”江真看着我心臟的位置。

我苦笑,“有些事情,你不該用法律的語氣跟我父母談。其實很多事情他們會明白,你這樣做,讓我有些看不懂你。”

“看得懂與看不懂又怎麼樣?我的暘暘已經死了,她唯一活着的只有你身上那顆心臟!爲了暘暘,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殺人放火也願意?”我盯着他的眼睛。

“只要是爲了暘暘!你知不知道那時我不知道你是安安的時候,我還以爲你是暘暘的時候,我真恨不得…..”江真扶了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渾身打了一個哆嗦,腦子裏唯一閃過的名字,是孟子赫! 第3697章

「反正我現在比你強,師兄你可要加油了啊,別到了神界拖我和師父的後腿啊哈哈哈……」宮本千夏笑著說道。

千落離磨牙,現在後悔來得及么!

「行了,我們回去吧,出來也快兩個多月了,師父可能都要回來了吧!」千落離說道。

「恩,走吧,我得把實力壓制下去,不然回去他們會嚇到的……」宮本千夏說道。

然後,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兩個人直接離開奇石山谷,返回了翡翠樓……

九霄秘境

墨九狸依舊在原地等著銀色等人,而銀色等人也是剛從食人沼澤內死裡逃生出來,現在已經到了第十八層!

墨九狸的陣法也徹底領悟完成了,睜開眼睛的瞬間,墨九狸的眼底閃過一道銀光,轉瞬即逝!

墨九狸看到已經沒有人再從外面來陣法這裡,企圖進入九霄境了!

「玄冥,那些人沒有出來的?」墨九狸看著旁邊趴著的玄冥問道。

「主人,沒有,半個月前就沒有人往裡面來了,不過你看那些人應該都到頂層吧!」玄冥說道。

墨九狸聞言抬頭一看,果然見到頂層也有人上去了,看起來很快自己就能離開了!

墨九狸的想法才剛落下沒多久,身後的帳篷都沒來得及收起來,就發現整個地面微微顫抖著,接著墨九狸眼前一花,墨九狸急忙抓過玄冥,眨眼間墨九狸就感覺自己似乎在空中飛著!

很快,墨九狸感覺到身體再次快速下墜,直接喚出飛行器,然後看到四周的景色后,直接這是從九霄秘境出來了!

墨九狸乘坐飛行器,緩慢落地,看到還是在九霄秘境入口處的位置!

墨九狸出來的時候,前面也有很多人不斷的被丟出來的,有的反應快的做飛行器,或者契約獸落下,還有人反應慢的,直接摔在不遠處的……

墨九狸把飛行器收好,然後直接躍到一顆大樹上,看著不斷被從九霄秘境丟出來的人,尋找著銀色三人的身影!

一直到最後,墨九狸才看到銀色三人被丟了出來,跟在他們後面的就是之前跟自己要酒的雲族老祖宗!

墨九狸看到銀色三人似乎和雲族人很熟悉,於是就沒急著過去,不過墨九狸倒是看到雲族一行人中,還多出了兩個人來,正是之前跑到自己面前搭訕的白衣男子和身邊的侏儒老者!

墨九狸看到銀色三人在不斷的找自己,想了想直接給銀色三人傳音,說自己沒事,讓他們三人跟雲族的人分開再來找自己匯合!

倒不是墨九狸有意躲著雲族的人,而是墨九狸對之前無端跟自己搭訕的雲亦涵實在沒什麼好感,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讓墨九狸十分不喜歡,所以看到對方跟雲族人在一起的時候,墨九狸覺得還是不見的好!

銀色等人正在找墨九狸,收到墨九狸的傳音,也終於鬆了口氣,看向雲族老祖宗道:「前輩,我們就在這告辭了!」

「啊?你們不找那丫頭了嗎?」雲族老祖宗聞言詫異的問道。 “怎麼?現在還放不下孟子赫?”江真起身,彷彿已經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整理了下衣服繼續說道,“因爲你不是洛暘,所以就算你有洛暘的心,你也不會愛上我!你都愛上了你該愛上的人,你現在是在懷疑我是兇手嗎?不得不說,我是有殺人動機的,可依照我的作風,我不會讓我愛的人成爲嫌疑人!”

我怔怔地看着他,他的嫌疑早就在兩年前消除了,現在懷疑他,簡直是自己病急了亂投醫!

“好了,沒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洛叔的公司交給你,他是明智的!”江真衝我笑了笑,轉身往外面走。

“案發當天,你做什麼去了?!”當父親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心裏還是放不下孟子赫的案子!

江真走到門口,纔是停了下來,他沒有回頭,“我的暘暘要結婚,我在買醉!”

他的爲人處世,我本應該相信他的,當我看到暘暘變成一具屍體,他是那麼的痛苦,我知道了他對暘暘的愛,上山下海,他都願意!我努力讓自己站在他的立場,如果我是他,我的暘暘要結婚了,該是成全還是傷害?

“孟子赫的案子,兇手到現在也沒有收到制裁,你心裏一直都放不下,我知道,我明白!但是你要是再查下去,你傷害的人只會更多!”江真的話似乎是在警告我。

我皺了皺眉,看着他離開我的辦公室。自己拿出一張紙寫了這個案子的關鍵人物,孟子赫,蔣銘心,我,管志傑,江真!孟子赫死前一夜與蔣銘心去酒店開過房,去世當天曾給蔣銘心打過電話,可電話並沒有打通,監控顯示,他是先出去後,又回來,然後就死在了我的身邊!然後我調查到了蔣銘心,然後是管志傑,最後我竟懷疑是父親,可最終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兇手。那麼江真?

僵着呢說,如果我再查孟子赫的案子,我傷害的人會更多!這是什麼意思!兇手是我在乎的人,還是在乎我的人?!

大劫主 越想腦子越亂,又是翻開合同看了起來。

那天下班之後,我沒有去父母那邊,而是應邀有應酬,我帶着歡歡一起去的。人多的時候,她總是怯場,無論我跟她使多少個眼色,她都還是鼓不起勇氣來。別人來敬酒,她勉強喝上兩杯就已經不行了。

最終我還是放棄了,讓她坐在一邊上看看酒桌子上怎麼談生意的。

扶着她,讓司機送回了家裏。

看着倒牀就睡的她,我忍不住抱怨了兩句,“你這樣,我以後怎麼放心把公司交給你?!”

“妹妹!”歡歡一下子就坐了起來,擡眼看着我,笑呵呵的,“幹嘛要把公司交給我!有你就夠了!”

我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着她,“以前是你要進公司的,再說了父親臨走前也交代過我要讓你在公司好好的!”

歡歡笑着打了個酒嗝兒,指了指自己,“我現在不也好好的嗎?我以前進公司,就是想要爸爸高興一點,讓他多喜歡我一點!現在他走了,我才發現很多你能做的事情我根本就做不了!我就安安分分地做個小職員就行了!”

我驚訝地看着她,我還想兩年之內讓她有能力接手整個公司,沒想到還沒有開始她就已經宣告自己根本就不願意了!

“姐,這個公司終究是你的,你要讓父親高興,就好好做事,起身這些一點兒都不難!”我努力勸說着她。

她卻不以爲然,起身抱着我的手臂,“妹妹,我已經想好了,下個月,我就不做了,公司有你和江真就夠了。我可以出去玩,我要去很多我都沒有去過的地方!”

她的樣子像極了個大小姐,我真是拿她沒辦法。我起身,冷眼看着她,“你讓我跟江真經營公司,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江真搶走了?”

她先是怔了怔,而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本來就不是我的,我喜歡他是我自己的事情,他不能喜歡我,我也沒有辦法!我只是…..只是不想在公司裏呆着了,很多事情,我自己做不了,也做不好,天天還要看到他,我心裏會難受!公司有你們就夠了,我出去就當時自己散散心!”

面對歡歡的樣子,我真是恨鐵不成鋼,“對,你喜歡他是你的事情,他不喜歡你也是他的事情!但是你不知道事在人爲嗎?只要你有心做了,成不成功是一回事,但是你至少不會後悔!”

你跑不過我吧 “妹妹,我跟你不一樣。我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去做它做什麼!搞不好,我和他的關係會越來越僵, 我寧願一直都做他的好朋友。”歡歡垂下了眼簾,“我知道,我知道以前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他都跟我說過。那時他有女朋友,你窮追猛打,就是把他拿下了!可我沒有你的魄力,我做不到!”

我嘆氣,人和人終究是不一樣的。

“妹妹,你早點睡,我已經把辭呈交給了人事部,明天應該你就能看到。”歡歡躺在了牀上,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

我拿她沒辦法,只能是幫她關上了門,自己回房間了。

坐在梳妝檯上,看着自己這張洛暘的臉,卸妝之後,那個觸目驚心的疤痕,我多想做回安安,什麼事情也都不管了。可歡歡這個樣子,讓我根本就放心不下。

那一夜,我又夢見了孟子赫,他說自己冤枉,說我沒有幫他報仇,他恨我!

我開始努力回想,回想着自己跟孟子赫的一切,初見,第一眼,我就覺得自己跟他該有一段故事。我頻頻出現在他出現的地方,終於引得他的注意。兩個人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不管父親多反對,我們畢業之後也順理成章地結婚了,可就是結婚的當天,他就離開我了。我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沒有做,好多好多承諾都沒有兌現,就已經是陰陽兩隔了!

我開始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出真兇!

第二天,我果然是收到了歡歡的辭呈,我卻沒有在上面簽字。

我把她叫到我的辦公室,“想好了嗎?!”

歡歡十分認真地點頭。

其實我想得明白,她擁有着洛氏很大部分股份,她完全可以吃穿不用愁,她根本就可以不來公司付出太多的努力,她一樣可以坐享其成!

我深吸一口氣,起身,指了指自己方纔坐着的沙發,“這裏,是父親以前坐的位置,這間辦公室,是父親以前擁有的。這裏可以俯瞰整個城市的經濟運作,甚至可以左右不少市民的消費方向,你不動心?”

歡歡十分淡然地搖頭。

我笑了笑,繼續說道,“好,這份辭呈,你收回去,我不同意!”

歡歡十分不理解地站了起來,“爲什麼?”

“因爲你是公司的股東,你是必須要爲公司做貢獻的人,你該爲了公司,爲了父親,不斷努力!”我將辭呈推到了她的面前。

歡歡死死地盯着那份辭呈,“我可以不要股份,我只想休息!”

我沒有想到,歡歡居然這麼不在乎父親給她的東西!

我狠狠地盯着她,嚇得她連推了兩步,我纔是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不要?那你拿什麼生活?那你拿什麼去走遍世界?”

“妹妹,你知道,我的興趣一直都不在經營上面,我是學畫畫的,我寧願自己做一個畫畫的老師,我也不想與那麼多人勾心鬥角!”歡歡終於說出了實話。

我嘆了一口氣,看向了窗外,“辭呈放我這裏,我不簽字,你想回來的時候,就回來!”我在期待,期待她想明白。

歡歡活奔亂跳地跑來親了我一口,便是跑出了我的辦公室。

她前腳剛走,江真就來了。

“歡歡辭職的事情,你知道嗎?!”我看着江真,指了指桌上歡歡的辭呈。

江真坐了下來,點頭道,“知道!”

“你怎麼想的?”

江真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洛叔走之前跟我說過,歡歡不適合做我們這行,如果她要走,讓我們不要逼歡歡。”

“真的嗎?!”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江真,這裏可是洛家的基業,說什麼,也不該到我這個外人的手裏!

“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信!但是我要告訴你,洛叔叮囑過,誰也不能動歡歡的股份,包括我和你。洛叔的意思還不明白嗎?他愛歡歡,願意讓歡歡去做任何歡歡愛做的事情!包括歡歡離開公司。”江真無比認真地看着我。

“公司是洛家的,該有洛家的人來看管。”

“這點不假,但是洛氏是一個例外。”

“我要讓歡歡回來, 我會讓她心甘情願接手我的位置!”這原本就是我欠洛家的, 我不能由着歡歡胡來!

“你想做什麼!你忘了你答應洛叔的事情?”江真皺着眉頭看着我,“你想讓歡歡接手你的位置,你好全心全意調查我?你還是懷疑是我殺了孟子赫!就算讓你查到是我做的,又如何,爲了孟子赫,你要把我再一次送到監獄去?!” 第3698章

他還想著再跟那丫頭討要一點酒的啊!

這次在哪個十八層建築的九霄境內,可是多虧了自己從銀色那裡坑來的酒,才讓他們這一群人都沒怎麼受傷,否則指著他們的丹藥,怕是會很狼狽啊!

當然了,後來縱然他看到白二和白四的酒壺,十分眼饞,也沒好意思要!

最後在十五層遇到的危險的沼澤時,剛好他們雲族的少主雲亦涵也在,對方喝過之後,還出高價想跟白二購買,都被對方拒絕了!

現在聽到銀色說要走,雲族老祖宗還有些不舍了!

「我們主子說她先回去了,所以我們也就先回去了!」銀色聞言客氣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也回雲城,不如一起吧!」不等雲族老祖宗說話,雲亦涵忽然出聲道。

雲族的老祖宗們和銀色三人都是一愣,眼前這人是傳聞中神秘的雲亦涵,他們也是在裡面才知道的!

只是對方這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我怎麼忘記了,反正咱們都在雲城,那就一起走吧,我回去后還想去翡翠樓找那丫頭再要點酒喝喝呢……」雲族老祖宗回神笑著說道。

「這……」銀色聞言有些猶豫道。

「銀色,你們跟著他們一起,我自己先回翡翠樓了,回去再說!」墨九狸傳音道。

「怎麼了?你們是還有事?」雲族老祖宗聞言問道。

「沒有,那就走吧!」銀色道。

雲亦涵聞言,眼神在四周尋找了起來!

他忽然提出跟銀色三人一起走,也是之前通過老祖宗和銀色的對話,猜到銀色三人的主子就是自己之前在外面遇到的墨九狸,也就是哪個神秘的從炎火淵跳下去還沒死的女人!

雲亦涵極少對什麼人好奇,他的天賦和身份,讓他看任何人都沒有什麼興趣,能引起他興趣的人,除非是比他強的!

那日在中仙界遇到墨九狸縱身跳下炎火淵,他就很好奇,還在附近等了幾天,沒看到對方上來,他都以為對方一定是死的渣的不剩的人,卻忽然間間在雲中界再次遇到,而且還是在這忽然出現的九霄秘境內!

這讓雲亦涵對墨九狸有些好奇!

從銀色三人口中得知墨九狸是翡翠樓的人!

可是,雲亦涵卻知道,翡翠樓並沒有一個女人!

再加上銀色三人的實力幾乎只比他弱上一點,這樣的人甘心成為對方的手下,那麼對方到底有多強?

雲亦涵自認在雲中界年輕一輩中,自己的實力無人能敵,忽然出現一個墨九狸,種種跡象上都表明對方可能比自己還強,這讓雲亦涵的好勝心被挑了起來!

所以,他在聽到銀色等人要去跟主子匯合的時候,就提出了一起同行,因為他想見墨九狸,想要挑戰對方!

銀色等人的對話,墨九狸在暗處都聽了個清楚,在雲亦涵開口的時候,墨九狸就猜到了對方的目的,應該是猜測到銀色等人的主子是自己,才會故意那麼說的!

雖然對方是雲族人,但是墨九狸依舊看不上! 冥醫 “江真……”我叫着他的名字,關於孟子赫的死,我也一直都沒有放下來過,而江真,卻成了我懷疑的對象!

江真扯着嘴笑了笑,“我準備跟歡歡求婚,她就不會走了。”

他是爲了讓我念及這份情而放棄調查孟子赫的案子嗎?!

“不要這樣看着我!”江真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你以爲我是爲了不坐牢,但是,有一點我必須得提醒你,就算你真的查到了什麼。孟子赫的死和我沒有半點關係!我是愛洛暘,可我沒必要做到那種地步!我想娶歡歡的原因是很簡單的,洛叔的遺願,歡歡是個好女孩,我相信,和歡歡在一起,會讓所有人都告訴。我會永遠的把洛家的祕密藏在肚子裏。”

“我相信你,但不要找出是你。”我看着江真的眼睛。

江真抿嘴一笑,“要好好準備一下了,洛家的喜事就快了!”

看着江真離開的背影,他是無辜的?還是因愛生恨了?!他留在洛家,真的是爲了洛家的祕密?!

而江真跟我這次談話不到三天,歡歡就活蹦亂跳地來到了我的面前,“妹妹,你知道嗎?他跟我求婚了!”

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我甚至還能猜到歡歡一定是答應了江真的。

我看着歡歡歡喜的模樣,不忍心拆穿,扶着她的肩膀,“所以你答應了?”

歡歡眨巴這水汪汪的大眼睛,“你會不會介意?”

我笑着捏了捏她的水靈靈的臉蛋,“怎麼會?這是我洛家的喜事,準備什麼時候結婚呢?!”

“結婚?那….你給我們定日子吧!你知道我也拿不準這些事情,你就棒棒我們吧!”歡歡滿臉盪漾着小幸福,拉着我的手坐了下來,“爸爸走之前就一直說要讓江真進我們洛家,現在終於要進來了,爸爸卻不在了….”

我抱着她的肩膀,“姐姐呀,做妹妹的就問你一句,你真的覺得自己跟江真結婚了之後會幸福?”

歡歡皺了皺眉頭,有些警惕地看着我,“你是不是不高興?你不是都有那個警察了,爲什麼還要霸着江真呢?”

她壓根都不知道實情,還以爲江真是對我餘情未了,她並不知道我只是洛暘的一個替代品!

“我是說,江真的心…..”

“你以爲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你一個女人了嗎?江真可以喜歡你,那都是以前了,她現在就不能喜歡我嗎?”歡歡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我的眼睛,“妹妹,江真要是不喜歡, 爲什麼要跟我求婚?”

因爲跟江真達成的共識,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實情。

“我只是希望你好,希望你越來越好。”我笑着看着歡歡,把一切的尷尬都抹了過去。

“我相信他能對你好,也能對我好。他人這麼好,我不會受任何欺負的。我也相信,我能感動他的!”歡歡少有的自信滿滿。

“洛氏等着你,你的辭呈我一直都沒有簽字!”我看着歡歡。

聽到我提起讓她再回公司,她嘟起了嘴,“我能不回去嗎?我想就在家裏,每天等着你和江真下班,這樣….”

“什麼我和江真,你跟江真結婚了,你就該住在江真家裏了!” 愛情特攻:回首恨別離 我笑着看着她,她似乎還沒有搞明白,嫁人了,就該住在男方的家裏。

現在就看dna的驗對結果,可是,上官吟還是覺得不安,許繁與王永的鎮定自若,總讓他感到事情沒這麼簡單容易。還有那個陳楓華,似乎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藏在哪裏可以這樣安然無恙?這場剝皮兇殺事件已經接近尾聲了,他還藏着幹什麼?

Previous article

“要說這個字,得說說這個銅錢。”大金牙說:這銅錢,是個絕版銅錢,而且還是陪葬一代帝王的銅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