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頭就這有這樣嗎?也太小覷我了吧,讓你看看我是如何破開的你的領域,全身而退的…”

隨即催動靈力,一隻手上熾熱的靈力在手指尖凝結,另一隻手上刺骨凜冽的靈力陡然釋放出來。

兩隻手掌慢慢合攏,如同太陽般熾熱靈力與猶如掉進冰窟中的寒冰靈力融合在一起。

咻咻咻!撕裂空氣的凌風,將龍淵稚嫩的面頰割出一道血口,不斷溢血。

龍淵忍住疼痛,旋即手掌猛的向上一拋,帶着冰與火靈力的冰火毀滅術,一道夾雜着紅與白色的奇特靈力的宏光,猛的刺破來自黎鐵觀的領域。無數道腐屍在領域被破的一剎那,變爲漫天光點,盡數消散…

“噗呲”一口鮮血從黎鐵觀嘴裏咳出,眼神中驚慌失措的神情,已經讓他知道眼前這位少年不是一般角色,意識到自己似乎踢到鐵板,臉色陰沉不定,猙獰的疤痕和扭曲的面龐,讓龍淵對他多了幾分憎惡。

“小!你別的意,剛纔是我大意纔會讓你有機可乘,現在我要動真格的了,給我去死吧,不可原諒…”

龍淵強忍着使用冰火毀滅術帶來的巨大後遺症,體內的靈力已經枯竭,摧枯拉朽的靈力對抗中。已經讓龍淵有些吃不消。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剛纔的驚魂一幕讓龍淵再次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恆古不變的真理。

顧不得身體上傳來的虛弱感,面色凝重的望着黎鐵觀,握着戰天劍已經做好禦敵的準備。

黎鐵觀眼色一凝,雙目變得猩紅無比,原本黑色的眸子,在他的奇特天賦領域被龍淵破開的一剎那,變成了血色的眸子,沒有一絲感情流露。

嗖!一聲細微的響聲撕破空氣,黎鐵觀身影爆射而出,狠狠的向龍淵襲來。

“給我死吧,殺印天!”

漫天凌厲的攻擊隨着黎鐵觀的爆喝,猶如獅子搏兔亦盡全力,磅礴如海般的靈力陡然暴漲,一股股奇異波動的印法從九天之上,快速凝結。

凝結成爲釋放着獨特殺意的波動斧頭,掠過虛空陡然向下砍去。

哐當!龍淵手握戰天劍與漫天凌厲攻擊凝結而成的斧頭硬憾在一起。

嗤嗤!刺耳的摩擦產生的火花,從碰撞處不斷四濺而出。儘管龍淵傾盡全力,任然落得下風,被黎鐵觀穩穩壓過一頭…

轟隆隆!摧枯拉朽的戰鬥,僵持不下,雖然黎鐵觀現在取得的上風,也可能只是暫時的,那一刻也可能被龍淵趕超也說不定。 咻咻咻!撕破空氣的凌厲攻擊從黎鐵觀手指爆射而出,猛的向龍淵攻去。

砰砰砰!漫天凌厲的攻擊匯成一道黃色的長鞭,狠狠地鞭打着龍淵瘦弱的軀體。

殷紅的鮮血從龍淵嘴角溢出,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充斥着全身,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不斷外泄着鮮血。

原本黑色的眸子變得猩紅無比,眼中閃爍着血光,巨大的恨意從眼神中流露出來。

“今天與你不死不休!”龍淵低喝一聲,手指插入乾坤袋,掏出一粒龍眼大小釋放着絲絲寒氣的果子,猛的吞入腹中,寒冰雪龍果中蘊含的狂暴靈力,在體內盪漾開來,旋即自其體內澎湃雄渾的靈力爆射而出。

叮噹!吉姆見龍淵的迸發出來的靈力波動,遠遠強盛過黎鐵觀,將手上佩戴的一件靈器手鐲向虛空拋去,這隻手鐲乃是他孃親贈與他讓他危急關頭使用的,眼下形勢對他來說十分不利,黎叔面對龍淵暴漲的靈力,被驚得目瞪口呆,節節敗退下來。

只見的吉姆一臉肉疼的模樣,旋即一跺腳一咬牙,體內的閃爍出一絲詭異的黃色光芒,爆射進被他拋向虛空手鐲中。

嗤嗤!虛空猛的炸裂,無盡的黑色虛空涌流從裂縫中不斷溢出,黑色粘稠的液體從裂縫中低落。

一聲炸雷般的巨響,在虛空之上不斷迴響“我的兒子。也是你能夠教訓的…”

只見的一道身披猶如五彩霞光做成的藍色長裙,一位長相貌美,身材窈窕的美婦從虛空裂縫中探出身來。

裂縫中的黑色虛空狂流紛紛躲避着她。彷彿懼怕這身材火辣貌美如花的美婦迸發出來的氣勢。

美婦淡淡的喝聲道,龍淵只感覺自己眼球充血,耳膜如同要被刺破般,美婦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壓,即使在服用寒冰雪龍果後,靈力全力增幅,暴漲後的龍淵。也有些吃不消。

然而黎鐵觀則不同,七竅流血。眼球暴突,整個人被美婦身上釋放出的靈力威壓,壓迫的快要死去一般。

那美婦玉手一揮,一圈奇特的波動從手指尖悄然釋放。沒有一絲預兆的注入黎鐵觀體內。

輕聲道“廢物要你何用,讓你保護少主,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你已經對我來說沒有用了,本後成全你,去死吧。”

“月後饒命啊…屬下…”還沒等到黎鐵觀說完,身體就極速膨脹起來,“不…我不想死,求月後饒命…”

美婦眼神中沒有一絲情感流露。玉手中一枚銀針乍現,咻!的一聲刺進黎鐵觀無限膨脹的身體。

轟!一聲爆炸響響徹雲霄,黎鐵觀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就爆裂炸成血霧,瀰漫在半空中…

龍淵面色凝重,眼神緊緊的注視着眼前這位美麗且又危險的美婦,美婦紫色的眸子也同時注視着龍淵。

輕掩嘴角笑聲說“雷玄是你什麼人,你竟然會有着雷玄身上獨特的波動,那般雷霆之力於雷玄無二。我是不會感應錯的,跟我回去。讓雷玄親自來領人吧。”

“要不是看着雷玄的薄面上,你已經成爲一具死屍了。”

旋即美婦用她自己聽得見的聲音嘀咕道“雷玄你當年辜負了我,看你怎麼晚回你的得意弟子,那筆賬必須清算…”

“你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跟你回去,蛇蠍夫人,我娘說過越是美麗的女人就越不可信。雖然你很強,但是想要擒住我,也要付出代價。”

龍淵壯着膽子道,身後衣服已經被冷汗浸溼,在強大的靈力威壓下,龍淵感覺有種窒息的感覺,呼吸有些急促,不斷喘息着。

“大娘不要傷害他,他是好人!”巴圖特滿身是血的艱難站起身來,維護着龍淵,個頭要比龍淵矮上許多的巴圖特,清澈明亮的眼睛裏,充滿祈求的望着那美婦。

美婦眼中充滿淡漠的道“賤婢生出的賤種,也有資格和我說話…”

字裏行間充滿着蔑視,在她看來一個賤婢生出的雜種,沒有資格和她對話。

聽到美婦的爆喝,巴圖特識相的閉上嘴,不在說話。

“娘…娘,你可要爲孩兒做主啊!巴圖特勾結外人試圖把我殺了,向取代我成爲月光族新的繼承人,你看他們都把孩兒打傷了。”

說着挽起袖口露出肥碩的手臂,一道猙獰的傷口不斷流着殷紅的血液,呲牙咧嘴的,感覺真的很疼。

吉姆見縫插針的本事真的很會看時機,其實在他的心裏也是非常懼怕他孃的,私下都說他母親擁有美麗的臉龐,蛇蠍的心腸。

“放心我不會要你性命,只想讓雷玄親自來領人,不過他領回去的只能是廢人一個。”

美婦眼神中飄過一絲寒光,眼神冰冷的望着龍淵,玉手猛的噴發出一團褐色的霧氣,試圖將龍淵牢牢困在霧氣之中。

巴圖特顧不得身上的傷勢,猛推了龍淵一把,使出最大的力氣喊道“快跑!不要管我,你快走…”

龍淵緊繃的神經,在巴圖特的怒喝聲中陡然鬆懈,“今天拼上一把,也要帶你全身而退。”

“黃臉婆看劍!”戰天劍撕破空氣猛的向美婦砍去。

旋即美婦原本還算平靜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聽到龍淵說她是黃臉婆,美婦暴跳如雷。

蘇碧月雖然爲人妻爲人母,好在這些年保養的不錯,肌膚水潤有光澤,活生生如同十八歲的妙齡少女,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一絲痕跡。

聽到龍淵的話臉色鐵青一片,眼神陰沉的望着龍淵。

旋即自裙襬下磅礴如海般的靈力爆射而出,靈力波動已經到達乾坤境,已經能夠掌握一絲空間的能力,運用屬於自己的獨特領域,先前黎鐵觀釋放的領域,是因爲他的靈力無限接近乾坤境,只差一個契機便脫離至尊,進入乾坤…

“小鬼看你今天能翻起多大的浪來,束手就擒,我饒你性命,冥頑不靈就算雷玄親臨,也照殺不誤。”

旋即從十指間涌出無數條密密麻麻的光線,蘇碧月冷哼道“月光網,灑乾坤!”一張遮天蔽日的大網,自蘇碧月裙襬之下,陡然撒向龍淵,將龍淵緊緊的固定住,越是掙扎網的束縛就越緊。

被禁錮束縛的龍淵動彈不得,望向遠處被褐色霧氣籠罩的巴圖特,心中隱約間有些不安… 蘇碧月美目一凝,冷聲道“小鬼老實點,在雷玄到來之前,我不會動你一根手指頭,忘了告訴你在我的天賦領域中越是掙扎,月光網就會嘞的越緊。”

“休要費勁氣力去掙扎了,老實乖乖的待着吧。”

龍淵充滿怨恨的望着蘇碧月,一字一頓道“你…對…他…做了什麼…”

蘇碧月輕掩小嘴道“你說那個賤婢所生的賤種嗎?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一個賤種而已,殺了他我還嫌髒了我的手。”

隨後小腳輕踏,體內的靈力從十指間陡然射出,釋放的領域就此消散,射出的靈力化爲一根粗大的繩子,緊緊將龍淵捆住,動彈不得…

隨着領域的收回,來自蘇碧月強大到讓人窒息感覺減緩了許多,靈力的威壓也消弱了不少。

“小雜種今天姑且饒你一命,畢竟你體內也流淌着死鬼的血液,你娘那個賤貨趁我不在和死鬼勾搭成奸,等我回去後有你們好看的。”

“吉姆,娘今天會月光族,告訴你爹讓他來親自接我,我到要看看我走了不斷幾年的工夫,這死鬼竟然敢三妻四妾,還和我的貼身丫鬟通姦,骨頭又癢癢了,”

蘇碧月美目凝重,冷聲道,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見正在氣頭上的孃親,吉姆識相的快速遠離蘇碧月。顧不得手臂上的創傷。快步奔向月光族…

“我們也該走了,”蘇碧月一揮玉手,籠罩巴圖特的那團霧氣就此消失不見。在霧氣消散的一瞬間,一道滿身是血得少年,昏死在地上不省人事。

“你對他做了什麼,不是說不傷害他性命嗎,你這個信口雌黃的黃臉婆!”

“小鬼你一再觸犯我的底線,我讓你嚐嚐辱罵我的代價。”

說着揚起玉手向龍淵臉上扇去,啪啪啪!清脆的耳光聲在龍淵臉上響徹。稚嫩的面頰上赫然有着兩道鮮紅的象印,鮮血從嘴角不斷溢出。臉龐腫起老高,整個人被蘇碧月扇的有些神志不清,火辣辣的疼痛充斥着左右的面頰。

“黃臉婆…總有一天我會…打回來!”龍淵忍着劇痛結結巴巴的說道。

“死到臨頭還不知道悔改,看來不把你的舌頭割了。你是不會住嘴了。”

正當蘇碧月想要把龍淵舌頭割下來的時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威嚴的聲音,劃破虛空陡然傳出。

“娘子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消消氣啊。”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從虛空緩緩降落,一臉堆笑的對蘇碧月說道。

蘇碧月絲毫不給殺馬特面子。擰着殺馬特的耳朵道“死鬼,我不在的這幾年,是不是皮有癢癢了,竟然和靈兒那個賤婢通姦,還生下賤種。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老婆,你聽我解釋啊,那天我喝高了。酒後亂性,見靈兒生的十分美麗,頗有幾分姿色,於是我們乾柴遇烈火,情不自禁就…”

“解釋什麼,解釋就是掩飾。死鬼等我解決完眼前的事,回家再和你算賬。有你受得。”

聽完蘇碧月冷喝,殺馬特一臉默然,雖說他是月光族的族長,可是實權掌握在蘇碧月手中,他能坐上今天的位置,也是依靠蘇碧月娘家大力扶持,在鑄就他月帝的稱號。

蘇碧月見殺馬特不在言談,變得沉默寡言,隨即玉手一揮,體內的靈力如同泉水般涌出體外。

手掌快速結印,掌心處一抹光亮陡然射出,蘇碧月美目不停眨眼“雷玄你的弟子在我手上,要想救他來月光殿尋我,否則後果自負…”

隨即那一抹光亮帶着蘇碧月的話語注入虛空,一道裂縫從虛空撕開,那一抹光亮鑽進裂縫中消失不見…

“死鬼還愣着幹什麼,我要是在晚來一步,吉姆就難逃厄運必死無疑,你這父親怎麼當的,巴圖特勾結外人試圖想殺了我的兒子,要不是我的空間手鐲在他手上,現在吉姆就難逃一死了,你知道嗎?”

“可是你看巴圖特現在也昏死過去,怎麼說他身上也有着我的血液,這樣吧等巴圖特醒來之後,這件事在做打算吧。”

蘇碧月白了殺馬特一眼道“殺馬特行啊翅膀硬了,爲一個賤種都敢和我頂嘴了,看來靈兒那小狐狸精把你的魂都勾去了,膽肥啦!都不顧我們母子倆的感受。”

殺馬特頓時滿頭黑線,雖然心中真正愛的是靈兒不是眼前的美婦,靈兒的體貼溫柔知性讓殺馬特沉醉不已,眼前如同母老虎般一見到自己,就咄咄逼人的態勢,讓殺馬特很是反感。

比起靈兒的溫柔知性,簡直就是天上地下,差距十萬八千里不止。

“夫人何必固持己見,隨我回家吧,讓夫君好好疼你。”

殺馬特柔聲道,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每每回想起與蘇碧月的激情一幕,殺馬特就氣憤不已,在他看來蘇碧月的*讓他找不到一絲快感。

除了白皙貌美的俊臉和胸前高聳的小鹿,就剩下渾身的腱子肉,讓他大跌眼鏡,下體沒有一絲勃起的意思。

但是靈兒帶給他的感受則完全不同,小女兒姿態,胸前兩塊層巒疊嶂的胸脯肉,讓他垂涎欲滴,嚐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龍淵意識有了一絲清醒,猛的打了個激靈,利用剩餘的寒冰雪龍果貯藏的靈力,全部匯入進有兩道紫金雷電符文的手臂。

一剎那磅礴如海般的靈力全部在那隻手臂上匯聚。

嗤嗤!原本死寂一般的兩道符文,散發出刺眼的光芒,蘇碧月用靈力化爲捆綁龍淵的繩子,此刻也被雷霆巨大的高溫腐蝕。

身體上巨大的疼痛,讓龍淵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報廢一般,忍住劇痛爆喝道“給我來…”

藉助於寒冰雪龍果剩餘的能量,龍淵拼死掙扎着,試圖崩來束縛他的繩子。

越是掙扎,繩索勒的越緊,龍淵呼吸有些急促,窒息感縈繞在脖頸處,黑色的眸子變得猩紅無比。

絲絲血滴從嘴角滑落,樣子着實有些狼狽,披肩長髮愈發釋放着寒冷刺骨的氣息,整個人半蹲着瘋狂的掙扎起來。

一旁的蘇碧月同殺馬特不知說些什麼,兩人絲毫沒有注意到龍淵的瘋狂掙扎… 趁着蘇碧月與殺馬特鬆懈之際,龍淵催動靈力試圖掙脫蘇碧月靈力繩的束縛,從中解脫出來。

指甲靈力悄然凝聚,絲絲乳白色的靈力光芒四射,與手臂上兩道紫金雷電符文交相輝映,強打起精神的龍淵承受着巨大的負荷,鮮血從嘴中溢出,整個人氣息比以前更加虛弱。

“給我崩開…”

殺馬特看出龍淵的拼死掙扎,眼神中默然沒有一絲神情流露,旋即道“夫人雷玄的弟子,好生威猛啊,在你的荒莽繩緊緊捆住情況下,依然能夠抵抗荒莽繩的威力,想必一定是雷玄得意弟子。”

蘇碧月玉手掩嘴輕笑道“死鬼,那雷玄可不能小覷,實實在在乾坤境中期的強者啊,可以在地上地下兩世界橫行的主。”

殺馬特蹙眉眼神流露出一絲哀怨,總感覺蘇碧月與雷玄殿主雷玄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關係,讓人浮現連篇。

“小子不要苦苦掙扎了,隨我去月光族走一趟吧。”

隨即蘇碧月玉手一揮,蒸騰的靈力如同蒸汽般噴涌而出,一股熱浪猛的向龍淵襲去,炙熱的氣浪將龍淵被束縛的身體緊緊籠罩,下一刻龍淵只感覺眼前一黑,然後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夫人剛纔可是你莽荒宮的天品武技,三昧真氣?好生了得,威力比起絕品武技來不讓鬚眉。甚至可以媲美絕品武技。”

殺馬特一臉堆笑的說,試圖博蘇碧月一笑,無奈蘇碧月冷冷的望了他一眼。眼神中滿是輕蔑,冰冷道“殺馬特等回到月光族中後,我會向長老會施壓,到時候看你的寶座,是否還能根深蒂固處變不驚…”

聽到蘇碧月冰冷的迴應,殺馬特頓時臉色大變,弱弱的答道“你…你想怎麼樣。我這麼多年來死心塌地的跟隨你們莽荒一族,你不會是要兵諫。把我從月帝的位置上搞下來吧!”

“月兒我錯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苦苦尋找着你所說的那個月光密匙,可就是沒有一絲蹤跡可尋,看在這麼多年夫妻的份上。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

“看在吉姆的面子上,也應該饒我一命啊,月光族我真的不能失去啊…”

蘇碧月面對殺馬特的苦苦哀求,依然無動於衷冷聲道“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一旦莽荒族怪罪下來,我可保不住你,我已經爲你做了很多,接下來就要看你的了。”

蘇碧月美目望着一臉茫然的殺馬特。玉手快速一揮猛的向虛空拋去六顆閃耀着淡淡星光的石頭,隨後將龍淵整個人用靈力包裹起來,藍色衣裙輕輕擺動。十指間迸射出藍色的光芒,直衝虛空注入六顆散發着淡淡星光的石頭中…

“夫人你這是要做什麼?”

殺馬特一臉疑惑的望着蘇碧月的舉動,當他注視着虛空中不斷膨脹的六顆星石,似乎像是明白了什麼。

“你瘋了,竟然這個時候啓動六芒星,這樣一旦找不出月光密匙的下落。就會失去尋找月光密匙最後線索,到時候這麼多年的努力就會付之東流!”

“殺馬特告訴你。當年莽荒族扶持你成爲月光族月帝,看中了你的貪婪,你的利用價值,才讓我下嫁與你!”

“我等了那麼多年,我等不下去了,三天內我一定要找到月光密匙的下一個線索!”

虛空之上六星匯聚,星光璀璨,滔天的靈力將六顆星斗連接在一起,星光燦爛,奇特波動在虛空席捲而來,密密麻麻的符文從六顆星斗中不斷閃現。

只見的虛空中那六顆星散發出的星光交匯在一起,閃現的符文組成了一座高聳的山峯,山峯之上雲霧繚繞,看不清全色,隱約間看到三個散發着雷霆之力的的大字。字裏行間散發出無比威嚴的氣勢,那三個大字赫然就是-雷玄殿!

蘇碧月美目一凝,喃喃自語道“造化弄人竟然在雷玄殿,雷玄看來我們之間,始終藕斷絲連…”

殺馬特注意到蘇碧月眼中閃現出一絲淚光,心裏愈發沒有底,自己爲莽荒族貢獻了那麼多,將月光盡三分之一所得天地靈寶都進獻給他們,到頭來換來的卻是不得善終的結局。

心中怒火熊熊燃燒,雖然注意到蘇碧月眼中淚光閃現,但是他也知道眼前這個蛇蠍美人,有着他所不瞭解的一面,可能是剛纔觸景生情,觸碰到心裏柔弱一面眼中才會閃現淚光…

虛空之上六顆星石交相輝映,柔和的星光散落下來,隨後密密麻麻的符文光芒四射,逐漸變得沒有剛纔那般閃耀,光輝慢慢的暗淡下來,組成的那座山峯也陡然化爲漫天光點,消散在虛空。

蘇碧月玉手輕輕一揮,一絲藍色光暈在手指尖陡然射出,帶着龍淵一起迅速透過虛空前往月光族…

殺馬特抱着半死不活的巴圖特,面色凝重也隨即跟隨蘇碧月的腳步消失在這片區域。

雷擊山峯一座被雷霆繚繞的宮殿中,幾百道身影圍繞着宮殿中央的那道雙目禁閉,全身被黑色雷漿包裹的身影,那道身影吸收着九天之上雷霆的狂暴能量簇煉己身。

嗤嗤!無數道雷霆圍繞在其身上,迸發出絲絲雷電,身上包裹着的黑色雷漿散發出滔天的雷霆氣勢。從身上崩散的雷霆被圍繞在周圍的幾百道身影盡數吸入體內。

突然殿中悄然出現一道藍色的光束,在殿中四散而開,略帶磁性的聲音陡然傳出“雷玄你的得意弟子現在在我手中,因爲打傷我的孩兒,被我囚禁在月光族,子時之前務必趕到,否則後果自負。”

話音剛落,正在吸收雷霆能量的幾百人,開始有些騷動,身處中央的人影,雙目陡然張開,旋即陷入苦思“冥冥之中還是逃不來,二十年了,碧月你還是那麼妖嬈動人,聲音也沒有任何變化…”

“大師兄剛纔那是…”

“守忠帶領師兄弟們繼續領悟雷霆的奧妙,我有些事情不方便繼續修煉,我會離開雷擊山一段時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暫時掌管雷玄殿,殿內的大小事務你和天明共同打理。”

“另外師傅出關之前,務必玩封鎖我外出的消息,知道了嗎?”

“大師兄這是要…”

守忠有些不解的望着雷玄,眼神中滿是不解之色。

雷玄身穿一身黑色盔甲,丹鳳眼,鬍鬚長滿了整個下巴,模樣有些邋遢。略有些憔悴…

“這你就不要管了,唉…”雷玄輕嘆一聲,眼中全是無奈,充滿了愧疚…

“孽緣啊,孽緣…” 雷玄眉宇間一絲惆悵,流露出無奈,旋即包裹身軀的雷漿崩裂來,化爲無數粉末飄灑在宮殿正中央。

雷玄衝着大殿內幾百道身影抱拳道“各位師兄弟們,我有事出去一段時間,我不在的這些日子,殿內的大小事務由二師兄守忠負責,接替我少掌教的地位,希望各位師兄弟全力輔佐守忠,在師父出關之前,我會盡快趕來。”

衆人齊聲道“恭送大師兄……”

隨即雷玄大手一揮,體內靈力如同泉水般狂涌而出,磅礴靈力在手中匯聚,一條條猶如銀蛇的光線從手中陡然射出,將整座雷玄殿籠罩。

“我已經在此佈下結界,待到師父出關之日便可自行解開,各位師兄弟潛心修煉,我去去就回。”

“大師兄給,這是你的雷霆戰袍,我剛纔用占卜術,推演出大師兄此去兇險異常,師兄還是要小心謹慎些,以防不測…”

薛美美也真的是,旁邊還有陳婷、張美華以及蘇姍和朱有爲在呢,你就不能像陳婷一樣,稍微害羞一點。

Previous article

“烏喇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