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薛美美也真的是,旁邊還有陳婷、張美華以及蘇姍和朱有爲在呢,你就不能像陳婷一樣,稍微害羞一點。

這倒也不是最奇怪的,真正最奇怪的應該是,爲什麼薛美美她不害怕,反而這麼的開心,好像和李肅一起去,她很開心一樣,按道理說,她是應該要感到害怕的,因爲這畢竟不是去玩遊戲,而是進入到任務世界裏。

張美華、陳婷、蘇姍還有朱有爲,他們四人這次是不用進入任務世界的,張美華此時心裏是爲李肅和薛美美二人擔心,而陳婷則是隻爲了李肅一個人擔心,薛美美會不會死,陳婷倒無所謂,甚至是,死了也好。

“我叫李肅,你好”,李肅和那個戴着眼鏡的大學生一邊握手,一邊也報了自己的名字,但這個時候,李肅越來越覺得,自己面前的這個人一定不是新人,當然啦,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新人。

新人如果有這般淡定的話,那麼,就只有一種情況了,不,這種情況應該也是不可能的,他是精神病,肯定不是吧,精神病會主動過來和你打招呼,說話會這麼像正常人一樣,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甚至是,有時候還有點佩服那些能夠解脫的人,說解脫就解脫了的人,想解脫就解脫了的人,但總之一句話,人往往還是惜命的,除非是真的到了傷心處,或者是真的生無可戀以及真的是無法回頭了的時候。 雖然說眼前的少女不斷地主動,但是咱秦穆然可是個正直的人啊!

說好了今晚要回去交作業的,就要今晚回去交作業,這是原則的問題!

「小月,你冷靜下,深呼吸!」

秦穆然掙脫開了吳月,冷靜地說道。

「秦大哥,我好熱,我好難受!」

吳月其實已經清醒了很多,但是她心中對於秦穆然的那種愛意,平日里不敢說出來,只有趁著今天這個特殊的情況表達出來,才不至於自己害羞。

只是,秦穆然可是國醫聖手級別的人,他如何看不出其實吳月已經沒有事了。

若是在沒有結婚以前,這麼美的妹子送上門,推了就推了。可是現在,他和陸傾城的感情很好,而且吳月還是個孩子,秦穆然不想讓她委屈。

「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秦穆然看著吳月這個樣子,當即一指點在了吳月身上的穴道,滾滾勁氣湧入其中,赫然將吳月體內的毒素都逼出了體外。

「好了!現在沒事了!」

秦穆然看著吳月,說道。

「秦大哥….」

吳月知道自己體內的藥效已經被秦穆然給逼出來了,身上的不適感也沒有了,但是她卻不明白,自己已經這麼主動了,為什麼秦穆然還是拒絕了自己。

「不用說了,小月,你還年輕,以後有著大把的時光能夠遇到更好的人,我已經結婚了。」

說完,秦穆然便是離開了辦公室,獨留吳月一個人在這裡。

「結婚……」

吳月聽到秦穆然說的話,整個人都懵住了。

是啊,秦穆然是結婚了,可是自己對他的感情根本就隱藏不住!

吳月看著秦穆然離開,久久不能從傷心之中回過神來,淚水不由自主地從眼眶中滴落在身上。

「秦大哥,我就這麼入不了你的眼嗎?我不介意你結婚了,我也不在乎你結沒結婚,我只想要陪著你!」

吳月在口中喃喃自語道。

只是,她所說的這一切,秦穆然都聽不見,因為現在的他已經向著李振風和蠍子他們所在的包廂走了過去。

剛才李振風挨了秦穆然一腳,苦膽水吐了一地,那難聞的氣味不適合審問,現在重新換了一個包廂,環境好多了,至少沒有那個酸臭味了。

經歷了剛才鉑鑽會所的人將他們帶進包廂里,李振風已經感覺到秦穆然不一般,當即便是想要打電話讓人來救自己。

可是鉑鑽會所的人則是一副冷漠的態度,看他們的眼神就好似,隨你怎麼打,隨你怎麼找人,你能夠逃過一劫算我輸。

不過,即便李振風感覺希望很渺茫,但是他還是壯著膽子聯繫了一個人關係不錯的人,想要將自己給領出來。

只是,當聽到李振風是在鉑鑽會所惹事了以後,對方立刻表示自己在外地,就算是想要幫忙也沒有辦法來啊。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走進了包廂。

「然哥!」

龍鱗的精銳看到是秦穆然進來以後,立刻說道。

「安排人送我那個妹妹回家!」

秦穆然對著一人說道。

「是!然哥!」

說著,那人便是離開了包廂。

「呵呵,李振風?」

秦穆然緩緩走到一旁的沙發上面,從口袋裡點起了一根煙,吞雲吐霧了起來。

「然….然哥。」

李振風能有今天的成就眼睛見識也是有的,現在若是還猜不到秦穆然背景通天,他就真的該死去了。

「呵呵,別叫我哥!你多大,我才多大!罵誰呢!」

秦穆然聽到李振風這麼叫他,手指一彈,頓時剛剛點燃的煙頭直接朝著李振風的頭彈了過去。

「啊!」

滾燙的煙頭正中李振風的眉心,頓時留下了一個黑漆漆的煙疤。

「誰下的葯!」

秦穆然眼中沒有任何的變化,聲音冰冷地看著捂著腦袋嚎叫的李振風。

「不是我,是他….蠍子!是他在酒里下藥的!」

李振風沒有一絲的骨氣,瞬間就出賣了蠍子,道。

「然哥,是他,是他指使我這麼乾的,都是他啊!然哥,饒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蠍子現在知道秦穆然不是一般人,哪裡還有剛才的囂張勁兒,頭不斷地在地上磕著,只希望能夠得到秦穆然的原諒。

「呵呵!說了這麼多還是你下的葯?」

秦穆然冷笑一聲,身上的氣勢向著地上的蠍子碾壓而去。

蠍子只感覺周圍的空氣似乎在一瞬間變得稀薄,呼吸困難,背後已經不由自主滲出了汗水。

「是…..」

蠍子的嘴唇都在哆嗦。

「那就好!」

秦穆然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拿刀來!」

秦穆然對著身旁一個龍鱗的精銳說道。

「然哥!」

說著,身旁的精銳便是拿來一把開山刀遞給了秦穆然。

鋒利的刀芒閃爍著寒光,蠍子看了眼開山刀,整個人更加的慌了。

「然哥….不要….不要,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饒了我,饒了我!」

蠍子雙目睜的有如牛眼般大,瞳孔之中充滿著驚恐。

「哪只手給我妹妹下的葯,那隻手伸出來!」

秦穆然冷冷地看著蠍子道。

「然哥…不要,不要!」

蠍子瘋狂地搖著頭,就好似撥浪鼓一般。

「不說是吧?呵呵,那就兩隻手都剁了吧!免得還要我猜!」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不要!然哥!不要!左手!是左手!」

蠍子嚇得直接喊了出來,聲音都有些沙啞。

「好!左手!」秦穆然目光突然一寒,只見一道寒光從包廂里劃過,下一秒,一隻手臂整個落在了蠍子的面前。

「啊!」

「啊!」

蠍子感到劇烈的疼痛瘋狂地喊叫著,在地上打著滾,剩下已經是血粼粼的一片,而跟著蠍子一起的李振風和朱芬等人看到這個場景也是一瞬間嚇得魂飛魄散,臉色撒白。

這些場景可都是以前在電影上面看到的,現實生活中什麼時候遇見過。

那可是一條手臂啊,就這樣整個看了下來了。

甚至,此時手臂上的神經還沒有完全死亡,手臂還在微微震顫。

李振風看到這一幕,下半身已經不爭氣地濕透了。

是的,已經四五十歲的李振風被秦穆然嚇得尿了褲子! 地獄俱樂部,陳婷、張美華、薛美美、蘇姍以及朱有爲五人,他們沒有進入任務世界,是無法體會那種在任務世界裏的痛苦和恐懼,當然,之前他們也是進入過的,只是這一次,地獄俱樂部就只有李肅他一個人進入,此時。

此時,在任務世界裏,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三人,他們還是在繼續召喚着碟仙,碟仙碟仙,你快點出來,我們也好早點完成任務,之後好離開任務世界,回到現實世界去,那麼到底是,真的只要召喚出碟仙,李肅等人就可以。

“碟仙,碟仙,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你我若是有緣,請”,“請”,“請”,葉黎一邊念着,她突然看到,看到,沒錯,就是碟仙,只是這碟仙,她怎麼長得和葉黎一模一樣,真的是太奇怪了。

太奇怪了,難道碟仙就是葉黎,葉黎就是碟仙,還是說,葉黎的前世就是碟仙,碟仙是葉黎的今生,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感覺有點怪,但是事實就是那樣,不過好在,碟仙終於還是召喚出來了,那麼第三階段的任務,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的任務,到底算不算是完成了,它好像是這麼說的,成功召喚出碟仙,然後,然後是什麼來着,“萬法自然”,李肅可不管那麼多,竟然碟仙已經出來了,那麼還是先定住的好,不管它是惡意還是什麼的,總之一句話。

小心爲上,總是沒有錯的,“小哥哥,你沒有把她怎麼樣吧”,葉黎見李肅把碟仙給定住了,於是還關心的問道,這個碟仙,她也真是,和葉黎太像了,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啊,連胖瘦都一樣,如果碟仙它想假扮葉黎的話,那麼。

那麼劉美熙她是絕對分辨不出來的,但李肅他可以,最無語的是,其實這個碟仙,它並不是葉黎她的前世,它只是魔王它設定出來的,李肅他知道,葉黎的前世,是不可能變成碟仙的,要不然,這一生,是絕對沒有葉黎她這個。

她這個人的,至少靈魂不會是同一個,葉黎的靈魂,它現在就是在葉黎的身上,它不是碟仙,碟仙也不是它,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碟仙它已經被李肅給定住了,也不會對李肅等人造成什麼不必要的傷害,這一點,李肅他還是。

他還是可以保證的,但,接下來,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它還沒有,爲什麼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還沒有來,到底是哪裏錯了嗎,第三階段的任務,還是沒有完成嗎,碟仙不是已經都召喚出來了嗎,不是已經按它的要求。

按它的要求召喚出來了嗎,那麼到底是,是爲什麼呢,難道說,要將這隻碟仙給消滅掉嗎,還是,如果是消滅的話,那麼葉黎她一定會有點不開心,李肅在心裏是這樣想到,我該怎麼辦,我到底應該怎麼辦纔好,消滅碟仙,到底。

到底對不對呢,如果不消滅碟仙,那麼爲什麼,到現在爲止,它都還沒有提示任務完成,也沒有提示接下來的任務,那麼接下來,到底是沒有任務了,還是,李肅在心裏,有點想不明白了,這任務太詭異的,即使是成功的召喚。

召喚出碟仙,可還是沒有用嗎,那麼到底應該怎麼做,這個時候,它怎麼就沒有一點點提示了呢,到底是接下來回歸現實世界,還是繼續任務,還是繼續未完成的任務,好歹給句話啊,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都很希望能夠在。

能夠在這個時候,聽到它的聲音,也就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平時打死都不想聽到的聲音,可在這時,卻又是那麼的想聽到,人啊,沒有一個絕對,沒有一個是絕對,絕對的,有時想,有時又堅決不想,但想的時候,它不一定。

它不一定會來,不想的時候,它又未免一定就不出來,所以說,不知道該怎麼說,還是再看看再說吧,到底是不是還有什麼沒注意到的,李肅他在想,到底是哪裏不對,提示遲遲未來,可危險暫時也沒有,那麼,等,難道又是等。

又只有等了嗎,如果不等,又能怎麼樣,還不是得等,哎,等吧,希望能夠平安的回到現實世界裏,唯有等下去,纔是現在李肅等人可以做的事情,沒辦法,真的是沒辦法了,它不給提示,那麼也就是說,任務還沒有完成,但。

但既然任務還沒有完成,也就是說,要麼是時間問題,要麼就是任務真的還沒有完成,可它不給提示的話,那李肅等人又如何知道呢,如果李肅等人不知道,那麼也就只有等了,等,等,等,又是等,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陳婷、蘇姍、張美華、薛美美還有朱有爲,甚至是李小藍,貞子,他們可都在等啊,等什麼呢,當然不是等死,而是,“任務參與者李肅、劉美熙、葉黎,現在立刻走出小房子,時間一到,任務就算完成,即可回到原來的世界。”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終於在這時,在這時說話了,並且,還是一個好消息,任務完成,迴歸現實世界,這不就是任務參與者,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夢寐以求的話語嗎,自己沒有死,自己馬上就要回歸現實世界了,那時的心情。

那時的心情應該是有多開心就有多開心,開心就好,哪管其他的那麼多,不死就好,大不了下一次再進任務世界,只要找出生路,那還是可以活下去的,因爲,李肅他已經是第十次任務了,那麼,這一次的任務,如果也順利的。

也順利的完成了的話,那李肅他以後可能都不要再進任務世界了,多好的一件事啊,可是,在李肅的心裏,他,並不是這樣想的,但是,沒辦法,因爲,任務已經完成,時間到了,接下來就是迴歸現實世界了,但是,在這最後的。

在這最後的時間裏,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三人,聽到了,聽到了,“任務參與者李駿、陌涼、凌斥、葉傾風…” 蠍子的一條手臂被斬,秦穆然的神色沒有一絲的動容,彷彿他只是做了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李振風沒有想到秦穆然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男子,竟然會是這麼一個狠角色,說斬手臂就斬手臂。

「下面就是你誆騙我妹妹喝酒的事情了吧!」

秦穆然看著地上疼的已經快要昏厥過去的蠍子淡淡地說道。

「然….然哥饒命啊!」

蠍子疼的全身都在抽搐,青筋都凸起。

「呵呵,饒命?你配嗎?敢在鉑鑽會所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我能饒了你?」

「啊!」

劇烈的疼痛再一次衝擊他的腦門,直接讓他忍受不住疼痛,昏了過去。

「真沒用,這就暈了!」

秦穆然無趣地鄙視了下蠍子,然後轉身看向一旁的李振風。

李振風見識了秦穆然的狠辣手段,當秦穆然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時候,李振風身軀一震。

「然哥….是我一時間腦子一熱,做了錯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吧!」

李振風看著秦穆然,哪裡還有往日廣告公司董事長的樣子,直接就是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呵呵!李老闆,你行這麼大的禮我受不起啊!」

秦穆然冷笑道。

「然哥,不,秦爺!我一開始不知道是您,是我被豬油蒙了心,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當我是個狗,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李振風此時只想著自己完好無損,哪裡還顧得上尊嚴?

尊嚴?呵呵,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要想混出個人樣來,首先要丟棄的就是尊嚴!

「狗?你配嗎?一個只知道用下邊思考的東西!我妹妹的主意是你能夠打的嗎?」

秦穆然冷哼一聲。

「我不配,我不配!秦爺,都是這個賤人唆使我的,是她告訴我您妹妹家裡條件不怎麼好,我這才壯著膽子試一試的,都是這個女人!」

李振風此時是能賣一個是一個,當即用手指指著一旁嚇得都在哆嗦的朱芬道。

朱芬也沒有想到李振風這個人為了活下去能夠無恥到這個地步,整個人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反駁。

「李振風你怎麼能夠這麼無恥,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朱芬扯著嗓子就是對著李振風罵道。

「我是不是個男人你不知道嗎?裝什麼,誰不知道你是公交車,還裝清純!你就是我玩膩了的!」

李振風被罵,便是將心中的一腔怒火都發泄在了朱芬的身上。

秦穆然他得罪不起,你一個小小的女學生,老子還惹不起嗎?

「呵呵!」

秦穆然看著他們兩個人吵鬧,突然覺得有些意思,手持著開山刀坐在沙發上,津津有味地看著兩個人吵架。

沒過多久,朱芬和李振風竟然扭打在了一起。

大家這一方面,女人畢竟還是處於劣勢,很快,朱芬便是被李振風一巴掌打的摔在了地上,嘴角不斷地流著血,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啪…..啪……」

秦穆然看著這一出好戲,也是不由自主地鼓起掌來。

實在是太精彩了。

「好戲,好戲!李老闆,你可真的是威武啊!」

秦穆然嘲諷道。

「秦爺,真的就是這個賤人,您就饒了我,只要您饒了我,這輩子我給您做牛做馬,為您馬首是瞻!」

李振風立刻露出一副諂媚的笑臉道。

「呵呵,你給我做牛做馬?我要你有何用?」

禮物就會多了,

Previous article

“老頭就這有這樣嗎?也太小覷我了吧,讓你看看我是如何破開的你的領域,全身而退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