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施長安本名肯定不姓施,是受到了趕屍門的重視,所以才改成了和施天宇一樣的姓,以示器重。

這點和徐大山跟着徐爺姓是差不多的道理。

徐大山點點頭,皺眉道:“從目前的證據來看確實是這樣;第一,他看護施天宇不力,受到懲罰也是必然的,加上施天宇身份特殊,施不仁一怒之下拿他陪葬不是沒有可能,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第二,他不光帶來了一份潛伏在苗家內部的趕屍門奸細名單,幫助苗家剷除了那些隱祕的奸細,而且帶來了不少關於趕屍門的情報,其中一份就是關於十具金甲屍的;投名狀納的也算有些誠意。”

“難道就憑這個,就可以讓他擔任碧落谷的大目?不怕引狼入室麼?”我在一陣頭大,施長安和我之間可是不折不扣的死敵,他掉的那條手臂,有我的原因,施天宇更是死在了我手裏。

要不然他憑着施天宇信任,有朝一日輔佐施天宇繼承趕屍門門主的位置,那在趕屍門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前程無量!

總之,客觀來講,他的前程是毀在了我手裏;毀人前程如殺人父母,這個仇一結下,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哼哼,引狼入室?”吳奎無語的搖搖頭,不屑道:“苗瀚父子在族內已經狗急跳牆了,哪裏還管得了那麼許多。”

“又是他們運作的!”我蹭的一下又站了起來。

好算計!

苗家任何一個人調過來,都有可能轉換門庭投到苗苗那邊,因爲現在的苗苗顯然佔據優勢了,至於信任問題,在權力鬥爭當中,最稀缺的就是信任。

再者苗瀚父子想要在族內保持影響力,必然要保留相當部分的鐵桿,能調出來出任次目的人選恐怕也不是那麼好找的。

施長安是我的死敵,絕不可能投到我這邊來,這就杜絕了信任問題,而且,也是一個拉攏施長安的絕佳機會。

一石二鳥!

好陰險的算計!

……

(本章完) “如果施長安確實叛出趕屍門,事情倒也不是那麼糟糕,怕就怕……”這時候,胖子幽幽的說了一句,讓我心頭一跳。

“苦肉計!”我本能的脫口而出。

胖子很認真的看了我一眼,“回答正確。”

“你大爺!”我猛的攥緊拳頭。

胖子沒說錯,施長安叛出了趕屍門,還提交了投名狀,但誰能保證這不是趕屍門門主施不仁和施長安演的一場戲?

目的就是讓施長安打入苗家內部,以待時機?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施不仁簡直就太可怕了,竟然將施長安通過苗瀚父子的手安插進了最要害、頂在最前線的川東區,還當上了獨當一面的次目。

這手段,這算計!

想想就足以讓人頭皮發麻。

逃大俠 試想一下,關鍵時刻一個堂口的勢力不說反水,就說配合不力,恐怕都要出大問題,甚至是起反作用。

太可怕了!

換而言之,現在的危機已經不是什麼苗海之流了,而是強大的趕屍門!

施長安什麼時候掌控了碧落谷,什麼時候就是川東區的末日。

“那我們怎麼辦?”

我有些着急;現在不管施長安是否真正叛出了趕屍門,都不是什麼好事,一旦形成既定事實,那川東區就真的要變天了;要麼變成了苗瀚父子把持的地方,要麼落入趕屍門之手。

不論是那種結果,對苗家和苗苗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

“這件事你先別急,回去面見徐爺,看看他有什麼想法。”徐大山道。

我點點頭,這件事,還得徐爺拿主意。

……

直升機的速度很快,沒多久我們便回到了重慶。

路上徐大山還告訴我,說施長安來川東區擔任次目的事情只是昨天剛剛宣佈,人還沒有調任過來,估計就是幾天後的事。

趕回常青花園,徐爺早就得到消息在等着我們了,先對吳奎關切了幾句,然後讓我們坐下,又讓福管家上了茶,說:“路上你們恐怕也相互討論過了吧?”

我和吳奎點點頭,這件事徐大山和胖子早就和徐爺互相通過氣了。

“徐爺您打算怎麼做?”吳奎直接問。

徐爺抿了一口茶,眸光漸漸銳利,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您是想……”吳奎臉色微微一變,然後做了一個斬首的手勢。

我心頭一跳,施長安三番兩次的想殺我,數次置我於死地,殺他我自然沒意見,而且想必也不會太難。

可問題是,施長安嚴格來說現在是苗家人,如果我們動手殺他,就屬於擺在明面上的內訌。

這在以往可沒有先例,苗苗和苗瀚兩派爭鬥都是使陰招,下黑手,從來沒有明着放在臺面上,都是找到了“正當”理由才動手的。

就比如吳奎去大魔城這件事,是苗瀚父子抓住了各大世家聯合探索的由頭,硬派吳奎去的。從表面上看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誰也說不出閒話。

徐爺沒有得到正當理由便對施長安下手,一

個弄不好會拉開苗家內部兩派血腥殘殺的序幕,這種事對於任何一個勢力都是不可接受的,一旦雙方殺紅了眼,天知道會捲進去多少人,殺成什麼樣。

“徐爺,此舉是否過於激進?” 情深不晚:傅少實力寵妻 徐大山也被驚到了。

“直接殺他自然不妥,但如果我們找到了他勾結趕屍門的證據,一切就順理成章了。”徐爺微微一笑,緩緩道。

“證據?”徐大山和吳奎眉頭一揚,吳奎小聲道:“您是想栽贓嫁禍?”

“算不上栽贓。”徐爺微微搖頭,道:“我已經得到線報,施長安和施不仁確實在演戲,所謂的投靠都是假的,只是苦於沒有證據,而且線報人員也已經失去聯繫,想要找到證據已經不可能了。”

“既如此,那施長安就必須死了!”吳奎微微攥緊拳頭,很快轉變過來。

“證據的問題不難,僞造一些證據,等施長安一死死無對證,就算給苗瀚父子十張嘴也說不出來什麼,他動機本來就存疑。”徐大山也道。

吳奎沉吟了一下,試着說:“那能不能借刀殺人?如果我們可以不出面就最好了,出了什麼事都可以置身事外。”

“借刀殺人恐怕有點難,能在苗家地盤殺他的,只有我們、苗寨和趕屍門,我們直接做有可能授人把柄,苗寨的理由不充分,趕屍門的理由倒是充分,畢竟他明面上是趕屍門的叛徒,可……幾乎沒辦法操作。”徐大山皺眉道。

“……”

他倆你一言我一語,便開始定計,說出了大概的方法。

我想了想,就問:“能不能活捉了施長安,然後借趕屍門的刀幹掉他?”

栽贓陷害雖然可以讓苗瀚父子明面上說不出什麼,可我們這邊明着動手,再怎麼樣也會惹到一身騷,傳出去讓苗瀚父子給我們扣上一頂搞殘殺搞內訌的帽子,對苗苗也不力。

異想天開系統 如果讓趕屍門的人搞烏龍殺掉施長安,那我們就“清白”了,而且操作起來也不難,施長安現在是趕屍門的“叛徒”,知道內情的肯定沒幾個。

試想一下,如果某個趕屍門的人抓到施長安,第一反應是什麼?自然是乾死,然後提着人頭向高層邀功。

我話說完,吳奎和徐大山眼睛微微一亮,吳奎道:“小春說的雖然難度提升了,但如果事成,倒也是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徐大山沉吟了一下也點點頭。

最後,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徐爺。

徐爺笑吟吟的對我頷首,道:“可行。”

接着他又道:“我們做兩手準備,如果能活捉施長安,就解趕屍門的刀幹掉他,如果不能活捉就強殺,然後將準備好的證據呈上,堵住苗瀚父子的嘴。”

我眉頭一揚,還是徐爺定計穩妥,兩手一來,施長安不管是死是活,都有應對之策了。

細細一想,徐爺肯定是心中有了腹案,現在只是聽聽我們的想法而已;他能坐上川東次目級別的頭把交椅,也不是吃乾飯的。

徐爺定下計策,徐大山便和吳奎商量起怎麼動手的問題。

我對川東遠不如他們熟,胖子偶爾

還能插上兩句,我則是完全說不上話了。

他們討論了一陣,我有些走神,因爲不知道白香月怎麼樣了,她不是鬼王殿的人,卻跟隨着大魔城一齊沉入了弱水沼澤,擔心她出危險。

我思緒飄飛了一陣,突然發覺討論聲停了下來,徐大山,吳奎,胖子,甚至徐爺和旁邊的福管家也齊刷刷的看着我。

我一愣,立刻回神,道:“什麼情況?”

“咳咳。”徐大山輕咳了兩聲,道:“那個,我們剛纔在討論要活捉施長安,小春你是一個很好的誘餌。”

“誘餌。”我聽得心頭一跳,這個詞就意味着要冒險了。

誘餌可以釣魚,但也有魚餌被吃魚卻不上鉤的風險。

吳奎問:“施長安如果抓你,最可能觸碰那個部位?”

“應該是掐脖子。”我本能的說道,施長安確實想要殺我,但他更想恐怕是虐殺我,加上我的實力和他相比差太遠,他要捉住我,肯定是掐脖子來的直接。

“那就好辦了,我們在你脖子上抹毒,然後設計讓施長安掐你的時候中毒,至於細節方面我們再合計。”吳奎說道。

我沉吟了一瞬,一咬牙點頭:“行。”

活捉施長安是一個難點,他也是大目級別的高手,不可能坐以待斃,反抗起來也會很猛烈,所以要抓他,用毒確實是個好辦法,利用他的仇恨和衝動。只是,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接着我們又聊了一陣,徐大山便說定計需要情報的支持,讓我和胖子先回去休息。

於是我和胖子便告別徐爺,帶上七彩鷹回了跆拳道館。

洗漱一陣,我正準備入睡,這些天在大魔城,根本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經常是剛眯着就要被迫轉移。就這時候手機,我突然響起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接通之後,對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春。”

我蹭的一下坐起來,陳久同!

陳久同早在洪村事件以前就加入了趕屍門成爲趕屍門外圍的人員,洪村事件以後正式加入了趕屍門,而且因爲面孔生,潛伏在苗家的地盤內主要做情報工作。

上次苗海和施天宇之間的牽線,就是他做的。

那件事以後,按道理他應該已經離開川東了,因爲見過苗海身份也就曝光了。

“久叔?”我驚訝的問了一句。

“是我。”陳久同道。

“有什麼事嗎?”我不由一陣奇怪,雖然我和他私交很好,但於公可是處在對立面上的;眼下趕屍門和苗家勢成水火,隨時會爆發衝突,時間點有些玄妙。

“說話方便嗎?”他問。

“沒問題,安全。”我道。

“好,你聽好了。”陳久同壓低了聲音,道:“你殺了施天宇,施不仁已經紅了眼要除掉你爲施天宇報仇;我剛剛得到消息,有一支趕屍門的暗殺小隊已經潛伏進了重慶,你一定要小心,他們是衝你去的。”

“靠!”我忍不住罵了一句,後脊背生寒。

要命,自己被趕屍門門主記恨上了!

……

(本章完) 陳久同接着又說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反覆叮囑讓我小心,有什麼情報他會通知我。

我心裏七上八下,這個節骨眼上竟然被施不仁派人給盯上了,可不是什麼好事,自己過兩天可能就要出動去對付施長安,徒增變數。

想了想,我拿起電話給徐大山打了一個電話,把事情和他簡單的說了,徐大山聽完便讓我這幾天別出門,說會派出人員去排查,只要有了方向就好辦,事情不會太麻煩。

我轉念一想,也是。

重慶現在到底是苗家的地盤,如果不知道有人潛伏進來了,肯定會疏忽,但如果有人潛伏進來了,帶着目的去排查,總會有些蛛絲馬跡的。

想到這,我舒緩了一口氣躺在牀上,又給周建兵發了一條短信,問他方不方便接聽電話,這段時間讓他出去監視苗海,也不知道進行的怎麼樣了。

沒過多久,周建兵打來電話,說他現在已經招到了一批可用之人,將苗海掌管的雲麾堂監視起來了,而且還在苗海經常乘坐的車上放了追蹤芯片,這幾天的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苗海在雲麾堂也是深居簡出,偶爾招個妓什麼的,暗中排查後也沒發現什麼問題。

我大感意外,周建兵的辦事效率超出了我的意料,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拉起了隊伍,而且已經開始辦事了,不管隊伍素質怎麼樣,速度上絕對算得上是神速了。

要知道我之前一共就只給他七十萬,這點活動經費可不多,能拉起隊伍就不錯了。

我沒對他多要求什麼,過猶不及,只是讓他多注意安全,不要被發現了,否則以苗海的手段,要對付他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周建兵一一應下,又說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

我放下電話心裏就在尋思,得多弄點經費了,之前只給了周建兵七十萬,這點錢其實要不了多久就得花光。

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周建兵在建立網絡的初期,經費就是血液,如果沒有經費支持,拉起來的攤子立刻就得散。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在沒有足夠的忠誠度之前,完完全全就是錢的問題。

至於錢,我想到了包裏面那塊祕銀,能值個百多萬,應該能撐一段時間。

苗海那邊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他屬於苗家的內部成員,又是少爺又是次目的,常青園現有的情報系統弄不好早就被他滲透了,不能掉以輕心;多一重保險是必須的,很多事情,如果能用錢解決,那都好說話。

錢財乃身外之物,只要能起作用,花多少都值。

……

睡了一夜,第二天我找到胖子,把施不仁盯上我的事和他一說,再問他哪裏可以把祕銀兌換成錢。

胖子的笑眯眯的說:“既然你被人盯上了,那換錢的事就交給我算了,晚上幫你把錢帶回來,要現金還是要轉賬?”

我總感覺他笑的有些奸詐,說:“轉賬吧。”說完我把周建兵的賬號寫在一張字條上給他。

“小菜一碟。”胖子接過字條拍着胸脯保

證,然後接過我的祕銀後哼着小調離開了。

我一陣無語,看他滿臉春光的樣子,肯定是去找劉曉雅幽會去了。

無所事事的白天很無聊,我乾脆練了一天的刀,下午的時候周建兵給我來了條短信,說收到錢了,還順帶表了幾句忠心。

只是我所不知道的是,胖子這孫子在給錢的時候,剝削了我一成的“中介費”,直到這件事過去很久我才發現;爲此還狠狠的跟他死掐了一回。

……

之後又過了一天,我就在想是不是去見一下曹天坤。

他作爲跆拳道館的掌權人,大目,也是我的上司,這段時間就好像失蹤了一樣,從來沒見人,而且從徐大山和吳奎嘴裏也沒聽到他了,不知道是怎麼個意思。

我不去見他,他也沒心思召見我,按規矩每個星期堂口的小目都會集合開會的,但從來沒人來通知我。

一直以來,我都直覺曹天坤的忠誠度存疑,但又沒有確切的證據,徐爺那邊也沒說過任何話,更沒有暗示過。只是當初派我來跆拳道館的時候,徐大山說了一句徐爺必有深意,如此而已。

不光曹天坤,還有徐爺手下另外一個大目,狐裘女沈玉,也和曹天坤一樣初見我便對我心存敵意,不知道他們只是單純的對我不滿,還是對徐爺在苗家內鬥中的選擇不滿。

如果他們僅僅只是對徐爺支持有不同意見,那倒還好說,可以理解爲見風使舵的牆頭草行爲。只要苗苗取得足夠的優勢,想必他們也會轉變自己的想法的。

但如果有別的什麼隱情,事情就會比較麻煩了,徐爺手下一共就三個大目,徐大山,曹天坤,沈玉。

如果曹天坤和沈玉同時出現什麼問題,徐爺的常青園就得散架。

我隱隱有一種感覺,徐爺肯定是在顧忌着什麼,派我來這裏一定有某種重要的考量。

想了想,我決定還是去見一見這個盡在眼前,卻基本不見面的上司,反正閒着也是閒着。

於是,我直接去了曹天坤的住所。

曹天坤作爲掌管跆拳道館的大目,居住的位置自然不差,在道館最裏面的一棟別墅裏,有花園有魚池,環境相當不錯,守衛森嚴。

跆拳道館的人都已經認識我了,見我靠近,便恭敬的上前詢問。

我直言要見曹大目,他們也不敢怠慢,一邊好言讓我稍等,一邊派人進去通報。

但通報的人剛進去,裏面便走出來三兩個人,爲首的一人體格健壯,五大三粗,身材不高,卻頗有威勢。

赫然便是曾經我和有過沖突的斐虎,曹天坤的心腹。

他曾經在我剛剛來跆拳道館的時候故意刁難和羞辱我,最後還幹起來了,結果是個平手,我沒贏,他也沒討到好。

那次,他實力壓我一頭。

斐虎也看見了我,一招手帶着幾個手下堵在我面前,雙手抱胸,陰陽怪氣的說道:“喲,這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馬小目麼,來此,有何貴幹?”

我眉

“呂芳、、這件事情和呂芳有什麼關係啊、、?”這下一旁的大衆們一瞬間就蒙了呢。

Previous article

禮物就會多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