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呂芳、、這件事情和呂芳有什麼關係啊、、?”這下一旁的大衆們一瞬間就蒙了呢。

“對啊、、她好歹也是地府外援部的成員吶、、應該不至於、也不敢來招惹你吧、、”

“哼、、她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呢、、來呀、、傳我的命令下去、、呂芳濫用降頭術殘害人命、、即刻革去地府外援部的職位、、並在地府外援部的名單上除名、、”震怒之下的洪俊想也沒有想就說到。

“什麼、、小俊、、此事事關重大啊、、革去地府外援部的職位、、這件事情太大了、、還得請示一下閻羅大人的意思才行啊、、你可不能這麼草率就下決定了啊、、”一時間、大夥都慌了。

“什麼、、、”一旁的洪宇也愣住了。

“哼、、不用去請示了、、想必閻羅大人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後、最後的決定也是一樣的呢、、她呂芳身爲地府外援部的一員、、居然膽敢用降頭術、、害死了我的弟弟洪宇、、就單單這一條、、難道就不應該被除名嗎、、?”

“什麼、、哥、、我是被人用降頭害死的嗎、、可惡、、、?”洪宇一聽就火大了。

“是啊、、你的那個好女友、、找了一個叫呂芳的降頭師、、給你下了降頭、、所以你纔會死的呢、、、”洪俊惡狠狠的解釋道。

“什麼、、這、、如果這件事情一旦屬實了、、那的確是得除名了呢、、”一時間大夥也都無話可說了呢。

“報告、、閻羅大人的指令到了、、即刻革去呂芳的地府外援部一職、、並在榜上除名、、”這時,閻羅大人身邊的一個小廝過來說道。

果然,大傢伙的心裏更是一驚啊、、閻羅大人的消息還真是快啊、、

就這樣,閻羅大人的指令傳了下去、、孫景陽的辦事效率就是快啊、、很快就把呂芳給除名了呢、、並把呂芳徹底的踢出了地府外援部的qq羣、、並提前的通知了所有外援部的成員。

“不過、、事已至此、、洪宇畢竟是陽壽未盡的呀、、資料是已經寫得明明白白的了、、有八十年的壽命呢、、這、、要怎麼辦呢、、?”洪俊這下也急了。

“嗯、、的確、、資料我剛剛也已經看過了、、不過、、好在洪宇的屍身沒有被火化呢、、若是洪宇想要還陽的話、、那就得抓緊時間了呢、、明天他的屍身就要被火化了呢、、”法官崔玉有些擔憂的說道。

“是啊、、要送他還陽就得抓緊時間了、、你自己心裏有數的、、”

“如果碰到了什麼事情、、就和我們說一聲、、我們也會幫你的、、”說完,其他四位法官便離開了。

“什麼、、我還可以還陽嗎、、真的、、、”頓時,洪宇的心裏一喜。

哼、、舒婷啊、、舒婷、、你膽敢來害我、、好、、很好、、這筆帳、我遲早會和你算的、、

“恩、、是的、、小宇、、我們抓緊去陽間吧、、時間不多了、現在就去殯儀館、、你還陽要緊、、”

“嗯、、謝謝哥、、”

說完,這兄弟兩個便朝着鬼門關的方向走去了、、這一路上、洪宇看熱鬧那是看的一個起勁啊、、這陰間就是不一樣啊、、和陽間居然都沒有什麼兩樣了呢、、、、 陽間世界——殯儀館內、、衆親友們正在送洪宇的最後一程呢、、那天在唱歌的朋友們也都來了、、

告別的時間終於結束了、、洪宇的屍體則被緩緩的送入了焚化爐裏、、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刺骨的風瞬間就吹來了、、吹得在場的人無不閉上了雙眼、、

“這是怎麼回事啊、、好大的風啊、、哇、眼睛都睜不開了呢、、”

“是啊、、我眼睛疼啊、、”

“哎喲、、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呢、、”一時間,所有的人紛紛議論起來,現場是一片的混亂啊。

一瞬間的功夫、、法官洪俊、便帶着洪宇的鬼魂現身了、、此時此刻、洪宇的屍身已經在焚化爐裏焚燒起來了呢、、晚了、、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哥、、我的肉體已經、、哥、、他們太過分了、、我都還不了陽了呢、、怎麼辦啊、、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洪宇頓時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小俊、、、小宇、、、”頓時,在場的所有親朋好友們紛紛都看傻眼了呢,媽呀、、、

只見眼前的洪俊一身黑色的西裝、黑色的皮鞋、胸前則插着一支黑色的鋼筆、再加上掛着的工作牌、、那個樣子簡直就是帥呆了呢、、就連洪意她這個堂妹看到都不由得臉紅了呢、、天哪、、那是自己的堂哥洪俊嗎、、、

“哥、、你看看他們啊、都已經燒燬了我的肉體了、、這我要怎麼還陽啊、、完了完了、、我是徹底的成死人了、、哥、、我不管、、你弟弟我死的實在是太冤了、、你一定要幫我啊、、你都已經當官了啊、、、”洪宇頓時就滿臉委屈的咆哮道。

“夠了、、我知道了、、你叫個毛啊、、”洪俊也徹底的火了、、他立刻就怒吼道。

“、、、、、小俊、、是你嗎、、、”眼看着親朋好友們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們的時候。

洪俊冷冷的一笑、、怒目的掃視着周圍、、、

“誰讓你們燒的、、我問你們、、是誰讓你們燒的、、、、啊、、、說、、、”洪俊怒吼一聲、、周圍的溫度一瞬間就降到了頂點、、

洪意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很快、、殯儀館內所有的孤魂野鬼們紛紛的鑽了出來、、來到了法官洪俊的面前、、紛紛跪了下來、、彷彿做了錯事一般的一聲也不吭、、、

“啊、、這、、、這麼多的鬼啊、、、”洪意不由得嚇了一大跳、她連忙往後退了幾步、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過洪法官、、洪法官好、、”不一會兒,所有的孤魂野鬼們紛紛的叫了起來。

洪、、洪法官、、、、洪意更是震驚了、、

“這麼多的小鬼啊、、你們都出來幹什麼啊、、老子我又不是叫你們的、、統統都給老子滾、、、”洪俊滿臉不爽的說道。

緊接着,洪俊大手一揮、、所有的人們紛紛都睡了過去、、只留下了洪意一個人還清醒着呢、她靜靜的看着、、嚥了一口唾沫、、、

其實洪俊他之所以沒有弄暈洪意、、是因爲他覺察到了洪意她有陰陽眼呢、、

“請洪法官帶我們走吧、、我們再也不要做孤魂野鬼了呢、、求求您了、、洪法官、、您就帶我們走吧、、投胎也好、、下地獄也好、、都行啊、、、”

“是啊、、求求您了、、帶我們去地府吧、、”

“洪法官我們求您了、、、”頓時,所有的孤魂野鬼們紛紛的哀求道。

天哪、、、、洪意怔怔的看着這一幕、、此時的她連眼珠子都要驚得掉下來了呢、哇塞、、太不可思議了呢、、

“哼、、帶你們走可不是我的工作啊、、好了、你們先滾吧、、到時候我會安排鬼差來帶你們的行了嗎、、?”洪俊滿臉不耐煩的說道。

“太好了、、謝謝洪法官、、謝謝洪法官、、我們終於可以解脫了、、”說完,所有的孤魂野鬼們紛紛的消失不見了。

“小俊、、是你嗎、、?”洪意滿臉驚喜的走了過去。

“小意、、你的陰陽眼是誰給你開的呀、、?”洪俊有些疑惑的問道。

“什麼、、你是說、、姐姐她有陰陽眼、這怎麼可能呢、、?”一時間,洪宇也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姐。

“是我認識的邱正雄、、邱爺爺幫的我、、、、”洪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是那個老頭、、、”洪俊頓時就吃了一驚。

“是啊、、怎麼了、、哥、、”洪意滿臉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隨便說說罷了、、不過、既然小宇的屍身已經毀了、、那就沒辦法還陽了呢、、”

“什麼、、小宇、還陽嗎、、?”頓時,洪意當即就愣住了。

“哥、、那我要怎麼辦吶、、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洪宇有些委屈的拉住了洪俊的胳膊說道。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向上面去彙報的、、你先不要急、、先和我回地府去吧、、至於你的生活和住處方面我都會幫你安排好的、、讓你在地府的生活、、保證會過的比人間還要好、錦衣玉食、遠超過人間的富二代哦、、”洪俊有些得意的說道。

“什麼、、這是真的嗎、、?”洪雨和洪意不由得紛紛異口同聲的說道。

“對、、你哥我現在好歹也是陰間的法官哦、、區區這種小事情還是可以幫你做主的、、要不你就和我住在一起好了、、錢的方面也不是問題、、洪意可以燒給你的、、不過別打我工資的主意就行了、、對不對啊、、小意、、、”洪俊有些壞笑的看着自己的堂妹。

“姐、、我死的實在是太冤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照顧我啊、、我要紙別墅、、還要紙寶馬、、還有很多很多用不完的錢、、一直到我投胎的時候、、行嗎、你就當可憐可憐我這弟弟嘛、、?”洪宇頓時就楚楚可憐的看向了洪意。

“那、、好吧、、不過、、你們也要幫我啊、、”洪意她還是同意了,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好了、、小宇啊、、以後你就安心的在地府裏生活吧、、一直到你的陽壽已盡、被安排投胎爲止了、、小意啊、、今天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說出去呀、、天機不可泄露哦、、要不然、、會遭天譴的呢、、”洪俊語重心長的對自己的妹妹說道。

“嗯、我知道了哥、、”洪意點了點頭笑道。

“至於報仇方面的事情、、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去趟這趟渾水了、、任何事情有始都有終的、、不用急的、、小宇不會白死的、、做了錯事的人到最後都是會付出代價來的。”說完,洪俊便帶着洪宇消失了。

一瞬間的功夫,所有的人也都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啊、、剛纔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呀、、?”

“是啊、、我們怎麼都睡着了呢、、剛纔怎麼了、、?”

“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呢、、、”一時間,所有的人紛紛都納悶了起來。

不過,大家還是沒有深究下去、、這件事情也莫名其妙的就過去了,小宇的骨灰則被拾了出來、裝進了骨灰盒內、、被家裏人給領走了、、準備着找一個好日子下葬了吧。 到了地府、洪宇他就住進了哥哥的豪華公寓裏、、那生活果然是相當的不一般吶、、由於等待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他能做的也就只有熬罷了、、混混日子而已、、

洪意果然燒下來不少的好東西呢、、這讓洪宇在陰間的生活可是改善了不少呢、、幾乎是天天都可以開着跑車到處晃悠呢、、要不就是去賭場玩上幾把、或者交幾個朋友一起喝喝茶、吃吃點心之類的、、過的好不愜意啊。

不過、、他還是沒有離開過哥哥洪俊的豪華公寓呢、、不爲別的、、因爲同住在一幢豪華公寓裏的鬼仙可是不少呢、、洪宇他也是很樂得和那些個地府的鬼仙搞好關係的、、哈哈、、多一個靠山也是好的呀、、

比如說他現在就已經和好幾個鬼仙都很熟了呢、、像是住在頂樓的法官崔玉和林曉茜他們兩個、、還有其他的幾位法官們、、以及幾個部長們、都是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東西、、所以不熟不行的。

不過、、他倒是很眼紅法官崔玉和林曉茜他們兩個呢、、據說他們兩個是一對鬼夫妻、在一起雙修的呢、、還真是郎才女貌、、真是讓他羨慕不已啊、、

話說,呂芳被地府外援部給除名的事情傳開了以後、、立馬就引起了整個外援部的震動呢、、一時間所有外援部的成員們紛紛議論不已、、qq羣裏面也已經炸開了鍋了呢、、

而除名的原因居然是:呂芳利用降頭術害死了洪法官的堂弟洪宇、、天哪、、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要知道、洪法官現在在地府那可謂是炙手可熱啊、、是深的閻羅大人的信任和喜愛呢、、呂芳她這麼做應該是不知道實情的吧、、要不然你就是給她一百個膽子、一千個膽子、、她也不敢去拔老虎身上的毛啊、、就連他們也都不知道的呢、畢竟這是地府鬼仙的隱私啊、、

對於這些議論、、蔡曉君則是一臉的茫然了、、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啊、呂芳她那麼的善良、那麼的單純、怎麼可能會去幹出這樣的事情呢、、就算是再怎麼樣、她明知後果、、也不應該這樣去做的呀、、

就連之前碰到過校長方有明的那件事情、她都可以忍了下來呢、、這會子、、到底是怎麼了、、

反正她現在是越來越搞不懂呂芳了呢、、難道真的是人心難測嗎、、她終究是馬仲平的女兒、、身上也留着他父親的血、、所以纔會這個樣子的嗎、、

要知道她蔡曉君認識呂芳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啊、、以前她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呀、、不行、、哪天她一定要找到呂芳問問清楚才行、、她一定要問一問呂芳、、她爲什麼要這麼做、、

究竟是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了、、呂芳她爲什麼要突然之間這麼做啊、、那個洪宇好像和呂芳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吧。

心裏有了主意了的蔡曉君立馬就將她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家裏人、、蔡天佑、蔡曉迪聽了心裏頭是一驚啊、、

“什麼、、曉君、、你說你要去找呂芳把這件事情給問個清楚、、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去了、、問了也是白問、、而且我怕你去了以後會遇到什麼危險呢、、”蔡天佑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就是呀、、老姐、、人都是會變的、、她以前是好的、、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誰知道她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呢、、你看看、、事實不都已經證明了嗎、、還有、、你啊最好還是離那個呂芳遠一點吧、、人家現在都已經被地府給除名了呢、、那就不要再來往了、、以免遇到危險、、”蔡曉迪也極力的勸說道,不知道爲什麼、她總覺得他的姐姐會遇到危險、心裏也一直是很不安寧。

最近他替姐姐卜過好幾個卦了、、結果都是讓他惴惴不安、很是恐懼不已、、

他已經算出瞭如果姐姐再和那個呂芳走的那麼近的話、、那麼最後很有可能會、、、他幾乎都不敢想象下去了啊、、所以說無論如何他也一定會阻止老姐蔡曉君的。

“什麼、、爲什麼呀、、或許呂芳她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樣呢、、我想呂芳她一定是有她自己的原因吧、、或許等我去找過她以後就什麼都明白了呢、、、”蔡曉君她還是無法相信呂芳會突然之間就變成這副樣子。

“曉君、、你真的是太天真了、有些人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吶、、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啊、你對陰陽之事瞭解的那麼透徹、爲什麼會對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這麼看不破呢、、”蔡天佑不由得納悶起來。

“老姐啊老姐、、你要聽話啊、、要不然、、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那多讓我們傷心啊、、”蔡曉迪也無奈的說道。

“不會的、、我相信呂芳、、她不是那樣的人、、再說了、、我和她的關係向來就很好的、、想來她也不會傷害我的啦、、、”見蔡曉君她還是那麼的固執,蔡天佑也就沒有再繼續勸下去意思了。

蔡曉迪剛要繼續說下去,卻被自己的父親蔡天佑給一把攔住了呢。

“老爸、、你看老姐她那麼的固執、、這可怎麼辦吶、、你幹嘛不讓我繼續說下去呀、、?”

“你繼續說下去也是無濟於事的、、我想還不如讓曉君親眼去證實這件事情爲好啊、、與其我們這樣說下去讓她感到厭煩、、倒不如讓她自己親眼見證來的實在呢。”

蔡天佑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只是這樣做有些冒險罷了、、、

就這樣蔡曉君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呂家、、、自己被地府外援部給除名了的事情,她呂芳一早就感應到了呢、、那是當然的了、、從她發現怎麼也查找不到地府外援部qq號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呢、、

只是她沒有想到會那麼快、、也是啊、、陽間的事情、、陰間哪有不知道的道理啊、、呵呵、、她被除名了呢、哈哈哈、、、

想到了這裏,呂芳幾乎是眼淚都要笑出來了呢、、被除名了、她無所謂呀、、她還有人間的那些個粉絲們呢、、她還有她的有求必應網站呢、、呵呵、、她什麼都不用怕的、、她可是馬仲平的女兒呀、、她的身上可是流着馬仲平的血呢、、她怕什麼呀、、、

她就這樣想着,就在這時,門被推開了、、呂母走了進來、、

“小芳、、你還沒有睡呀、、”呂母有些不安的說道。

“恩,等一會兒就要去睡了呢、、怎麼了、、媽、、你有什麼事情嗎、、?”呂芳疑惑的說道。

“沒什麼、、媽就是有點擔心你、、媽怕你出事啊、、”呂母說出了她的擔心。

“媽、你就別擔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再說了、、我有什麼可擔心的呀、、”呂芳撅着嘴說道。

“小芳啊、、媽有些擔心你、、怕你會出事啊、、最近幾天媽總是心神不寧的樣子呢、、媽很怕啊、、你、、”呂母擔憂的說道。

“哎呀、、媽、你還是快回去睡吧、、我能有什麼事情啊、、你呀是多心了呢、、”說着,呂芳就將母親給推出了門外,緊接着就關上了房門睡下了。 送走了自己的母親之後,呂芳便很快就陷入睡眠當中、、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很快就到了午夜十二點了、、呂芳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覺到了一股陰森森的氣息飄了過來、、讓她不由得下意識裹緊了被子、、將整個身體給蜷縮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她的頭好痛啊、、怎麼會這樣啊、、她的頭好痛啊、、

奇怪、、自己究竟是怎麼了、、還有最近、、最近發生的事情、、怎麼感覺好奇怪啊、、

一時間,呂芳不由得從牀上坐了起來,她努力的回想起了最近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一切、、成立有求必應的網站、動用降頭術害死了無辜的凡人、、這、、天哪、、這是她最近幾天所做的事情嗎、、

自己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不可能的、、自己怎麼會做出這麼多可怕的事情來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還不得被地府外援部給除名啊、、

不、、這不是自己做的、、不是她做的、、她從來都沒有做過任何的壞事、她從來都沒有、、她是善良的、、她是善良的、、、

“哈哈哈、、善良、、善良就可以當飯吃了嗎、哈哈哈、、沒有用的、沒有用的、、哈哈哈、、”頓時,她的耳邊便穿來了一個冰冷的女聲。

“你是誰啊、、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躲在暗處說話、、出來、、快點滾出來啊、、”呂芳一瞬間便站了起來,神情緊張的說道。

“哈哈哈、、我是誰、、我就是你啊、、我是你、、我是你、、哈哈哈、、”冰冷的聲音再次在她的耳邊響起。

“不、、你不是我、、你不是我、、你怎麼可能會是我呢、、不是的、、不是的、、你胡說、、你是你、、我是我、、”呂芳立馬就瘋狂的說道。

“哈哈哈、、你是逃不掉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就是你、、哈哈哈哈、、、”女子陰森恐怖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不、、不是的、、你是你、你不是我、、你不是我、、是你、、一定是你對不對、、這所有的壞事都是你做的對不對、、”呂芳頓時就發狂的說道。

“哈哈哈、、你錯了、、這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都是你自己做的、、是你自己做的哦、、哈哈哈、、、是你做的、、是你做的、、、”

“不、、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我沒有做過、、我什麼都沒有做過、、你到底是誰、、你爲什麼要來纏着我、、爲什麼、、”頓時,呂芳就雙手抱頭痛苦的喊道。

咚咚咚、、、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呂芳只覺得是頭痛欲裂啊、、她並沒有去理會、、

“小芳、、小芳、、你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啊、、你給媽開開門好嗎、、?”門外傳來了呂母焦急的聲音。

“啊、、走開、、走開、、”此時的呂芳正瘋狂的抓着頭髮衝門外的呂母說道。

啊、、、啊、、、你究竟是誰、、爲什麼要來纏着我、、快走、、快走、、、

屋內,呂芳正痛苦的在發着狂呢、、而屋外、馬莉莉則是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哈哈哈、、我的好妹妹啊、、沒有用的、、那是你自己的心魔、、是你的劣根性、是你的另外一面啊、、你是怎麼甩也甩不掉她的、、你就是她、、她就是你啊、、哈哈哈哈、、好好的享受享受吧、、記住了、、那纔是最原始的你呢、、、

馬莉莉笑着轉身就離開了。

過了許久許久,呂芳才終於鎮定了下來、、她猛地一擡頭、、露出了滿是邪惡的雙眼、、哼、、、

就在這時,一陣冰冷刺骨的風吹了進來、將窗戶給一下子就吹開了呢、、呂芳滿臉不屑的看了過去、、只見地府的法官洪俊正站在了她的面前、滿臉冰冷的看着她、、

“喲,這不是陰曹地府的洪法官嗎、、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呀、、快坐啊、、請恕我今天不能好好的招待你了喲、、”呂芳滿臉微笑着說道。

“哼、、呂芳、、你好大的膽子啊、、我不來招惹你、你居然倒是敢來招惹我了呀、、”只見,法官洪俊一把就捏住了呂芳的下巴、陰森森的說道。

“呵呵、、洪法官、、您在說什麼呀、、我都不知道您在說什麼了呢、、?”呂芳滿臉微笑着說道。

“哼、、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別在那裏裝了、我可是什麼都知道的呢、、不過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呢、、居然膽敢害死了老子的至親——洪宇、、不錯不錯、、有膽識啊、、”洪俊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果然,呂芳在聽到洪宇這個名字以後,臉色微微的變了一變、、不過她很快就鎮定了起來、、

“呵呵、、洪法官、、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呀、、什麼洪宇呀、、我可不認識呢、、您可別弄錯了啊、、、”呂芳依舊是狡辯道。

“哈哈哈哈、、好一張利嘴呀、我竟不知你呂芳是馬仲平的女兒、、你的身上也留着馬仲平的血呢、、很好很好、、不過、、你得給我記住了、、洪宇的死呢、、我是不會輕易就這麼算了的、、你、、還有你的母親、、還有那個什麼舒婷、、我是一個也不會放過的、、很快、、你們就會知道得罪了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了、、、”洪俊說完,便放聲的冷笑了起來。

“不、、不、、洪法官、、您怎麼來了呀、、我、、我做錯了什麼嗎、、是不是因爲、、我失手害死了凡人啊、、不、、不是這個樣子的、、那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這呂芳她立馬就變了一副臉色。

此時此刻,洪俊也不由很是納悶、他很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呂芳。

“哈哈哈、、洪法官、、我的陽壽未盡、、你是不能拿我怎麼樣的、、懂了嗎、、?”呂芳忽然之間又變了一個臉色,她十分陰狠的說道。

“不、、不是這樣的、、洪法官、、那不是我的本意啊、、我不是這個意思、、不是、、您一定要相信我、、、洪法官、、、”

“哈哈哈、、洪法官、、怎麼樣啊、、你能奈我如何呀、、我陽壽未盡、、就連我媽也是呢、、地府的法律法規可是規定了呢、、鬼仙是不得傷害生人的、、否則、、就會被打入無間地獄的呢、、哈哈哈、、、、”

“不、、不是的、、那不是我的本意、、洪法官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看着眼前的呂芳如此變化無常、陰晴不定的臉、、法官洪俊也不由得納悶了起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他看着呂芳是一會兒陰險狠毒、一會兒卻又柔弱、善良的樣子、、一時間倒也拿她沒有辦法了呢、、心裏頭不由得也是疑雲重重啊、、、、

姜小白過去選了個坐下,拿出書本,也不多言。

Previous article

施長安本名肯定不姓施,是受到了趕屍門的重視,所以才改成了和施天宇一樣的姓,以示器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