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回答道,在那本線裝書上我看到過關於人死之後轉世的一些說法,所有的死靈都會在七七四十九之後步入陰司,穿過輪迴之路從而開始自己的新生,但是幾乎每一秒都有着很多的陰魂會被輪迴隧道拒回,因爲進入了輪迴隧道之後,一聲因果便會在輪迴隧道之中顯現出來,而只有所穿過輪迴隧道之中的陰魂有絲毫的兇怨之氣便會被輪迴隧道拒回,從而成爲孤魂野鬼,在每年的中元節的時候鬼門大開,便重返人間,大多數陰魂能夠在河燈的指引下找到自己的歸宿,而剩下的便成了孤魂野鬼,一些怨氣極重的鬼則是化作了厲鬼,危害人間。

“其實他們都很可憐,想要投胎而不能,雖然我現在也在幫助他們化解他們心中的怨氣,但是也是杯水車薪,畢竟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做這件事,而且這個世界對我有太多的限制。”

就在老者說話之間,不遠處一個正在爲衆鬼切割屍體的一個屠夫,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手,然後遞給了一張A4紙張大小的人皮交給老者,老者接過了那張人皮,然後點點頭。

“多謝先生了!”

那屠夫看到老者點頭,連忙又是朝着不遠處飄去,然後熟練的開始分割屍體的血肉。

我有些不解問道:“先生,他這是?”

“額,我現在每天只能夠幫助他們其中的一個陰魂化解怨煞之氣,今天正好排到了張屠夫,所以他纔將他的死因和心中的怨氣緣由都寫給我,這樣我就好出去爲他們化解。”

“可是這樣,先生不就沾染了太多的因果,那會不會……”

老者搖搖頭,然後笑着道:“世人都怕因果,其實沾染因果並不可怕,主要是看人怎麼化解。想要成爲陰陽師就必須爲自己不斷的積累陰德和陽德,道行越高的陰陽先生就越需要積累陰德和陽德。”

我點點頭,一眼望去才發現,這裏無數的陰魂都將目光鎖定在了我的身上。

(本章完) 那晚我和這位老者在這裏聽到了很多冤魂的故事,他們大都是冤死的,或者是意外,有些甚至是被謀殺,總之在他們的心中,這些鬱結於胸的怨氣都化作了兇怨陰煞之氣,一旦這些陰魂離開了這裏便會難以控制自己,就會被這些陰煞兇怨之氣控制,從而去尋找自己生前糾葛之人。

萬界次元商店 這就是所謂的陽怨陰了。

先生還告訴我,陰間公寓就如是一個巨大陰煞鬼氣的中心,在這個中心,所有的怨氣都會被公寓阻擋在外面,所以能夠進入公寓的這些陰魂都是可以控制自己兇怨之氣,但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公寓下面的陰魂便越來越多了,甚至在短短的兩年之內,成爲了巴蜀之地最大的鬼市。

直到凌晨的三點多,我才和朵朵坐着電梯回到了地面,陰間公寓的地面與地下完全不同,我上了十四樓,小蝶已經在家裏等我多時了。

今晚的小蝶穿着一身酒紅色的旗袍,精緻的臉蛋看着讓我格外的喜歡,不過這些日子我實在太累了,經常的日夜顛倒,每天的睡眠不足和神經緊張已經讓我的身體有些扛不住了。

小蝶扶着我躺在了牀上,這張牀,並不像我之前第一次來睡的那般,是用人皮繃成的,這是小蝶專門爲我準備的。

我躺在牀上,看着同樣躺在我身邊的小蝶,我伸手抓住她的手,感覺是那般的真實。

有時候我真的不能分辨出什麼纔是真實,什麼纔是幻象。

躺下的時候我甚至想,這一切會不會都是我某一天做的一個永遠都不會醒來的白日夢?

“相公,你怎麼了?”

丹武至尊 小蝶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皺着那柳葉秀眉,半天才問道。

我沒有說話。

突然之間我想到了很多,從老家的一輩子勤勤懇懇種地養豬的老父親,一出生就被離我而去的媽媽,神祕莫測可以左右生命軌跡的奶奶,還有那連傳聞都很少的爺爺……一直想到了此刻,躺在身邊被我緊緊抓着微涼玉手的小蝶,我突然感覺自己的生活好生混亂,沒有任何的目標。

“相公,別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小蝶躺在我的懷裏,她身上並不是一般的鬼身上那種腐臭的氣息,而是一種清香,和小蝶第一次見我一樣,那個時候我渾身顫抖心中害怕,小蝶留給我最大的印象,便是他身上的香味。

那是老家屋子邊大桂花樹八九月分的清香。

小時候每當放了學沒有和我玩兒,我總喜歡一個人去桂花樹下安靜的看書,嗅着那桂花的清香,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所有的人都喜歡上我,走出這個小山村,到外面大城市去看看。

“小蝶,你告訴我,爲什麼會有陰間公寓,陰間公寓究竟是什麼?”

離開了小山村,來到了成都,我見識了大都市的繁華,但是我依舊沒有多少朋友,讀大學裏,除了寢室要好的幾個便只有班上幾個聊得來的女生。生活交際的圈子都十分的小,這也是我爲什麼性格有些孤僻的原因。

小蝶躺在我的懷裏,一頭清香的秀髮

刺激着我的鼻息,這一刻我多想沉沉睡去。

“相公,我不知道陰間公寓究竟是什麼,我只是想說每個人心中都有着一間陰間公寓,在這所陰間公寓裏裝着人性,裝着人願。”

我笑了一聲,並不再問,將手輕輕的搭在小蝶的後背。

“小蝶,假如我不能度過命劫,你千萬不要等我,一定要去投胎轉世。”

蜜婚之萌妻嫁到 小蝶沒有說完,只是緊緊抱着我這幾日消瘦的身體,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小蝶的呼吸,我知道小蝶是真實的存在於我的生活之中的,這一刻我不想去思考一切,只想抱着小蝶就這麼沉沉睡去。

我是被電話的鈴聲吵醒的,醒來的時候小蝶已經不再了,這座坍圮的大樓上我能夠清晰的聽到對面火葬場的的喧鬧聲,那些火葬場的工人們已經開始忙碌了,而這裏,這座原本是學校的危樓現在已經成了垃圾堆。

我起身,背起朵朵,然後走樓梯下了樓。

打開手機,滿是未接來電。

“老楊呀,你搞什麼,一晚上跑哪兒去了,趕快回來呀,你這兒子太能鬧了,我們幾個哥們扛不住呀!”

一個電話回過去,頓時響起了張亮的聲音,聽得出張亮一夜都沒有睡呀。

“等着,我馬上就回來,給你們買好早飯。”

“兄弟,快點……”

我不禁苦笑一聲,因爲就在打電話的時候,我還聽到了寢室裏傳來一陣陣的遊戲聲音,兒子的聲音也在其中,我就知道兄弟的幾個哥們兒肯定是被兒子折騰了一個晚上。

因爲我們寢室蕭子卓有點錢,爲人又大方,所以好我們宿舍的宿管混得比較好,我們寢室每晚上都不會給我們關電,但是晚上也不能隨便開燈,索性的是寢室有點,打遊戲看片還是可以的。

我出門便打了的,我那自行車早已經鎖在了學校的車棚裏這麼多天,我也沒去管他。

畢竟我現在並不缺錢,上次趙半仙還往我的卡上打了足足三萬塊,我還沒開始花,而且陰陽先生這麼有搞頭,並不缺錢花,只是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單獨的接手過任何的活兒,所以並不知道真正的利潤。

一回到寢室,我便看到三個做成一排的哥們一個個都是黑眼圈。

張亮一看到我回來了,馬上大叫一聲。

“哎喲,我的媽呀,兄弟,你總算野回來了,你確定這是你兒子,不是猴子派來幫忙的!”

我被他一句話聽的一愣一愣的。

這會兒我才發現張亮那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衣服也是被扯個一個大洞。

“張亮,你這是給誰打架了嗎?”

我一邊問道,一邊伸手將坐在電腦前拿着鼠標的兒子抱在了懷裏。

“粑粑,我再玩會兒……”

我摸了摸兒子的頭道:“乖了,凡兒,你該休息了!”

“老楊,你這個兒子……”

王興建說了半天沒有說完。

“怎麼了?”

王興建對我豎起了大拇指:“不簡單呀!”

我一開始還有點蒙圈,等我知道了兒子昨晚乾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後,才知道我這個兒子有多逆天。

昨晚帶着兒子出去之後,蕭子卓便去了一家德克士,兒子竟然一個人吃了一份全家桶,而且還嚷嚷着喝了兩大杯冰鎮的可樂,嚇尿了旁邊坐的一直挑逗着兒子的幾個技校的美妞。

щщщ▪тт kΛn▪c ○

接着張亮提議去放鬆一下,然後三個人一致決定拋棄給我帶着兒子去感受花花世界,這三個奇葩帶着兒子去蹦迪,可是誰曾想,凡兒竟然在蹦迪的時候調戲一個小美女,而且還說是張亮教他的,當時張亮就傻逼了,被教訓了幾下。幾人也就沒有了興趣,帶着兒子就回來了,可是回來歸回來,幾個人看着時間還早,又帶着兒子去吃夜宵。我在一邊聽着就覺得寢室這三個完全沒點兒生理學的常識呀,不過看了兒子一眼,馬上只得繼續聽蕭子卓講述昨晚發生的一切。

十一點半幾個人纔回到寢室,回到寢室三個人去洗了澡,然後又開始看動作片,教壞我兒子,過了一會兒老王去碼字,蕭子卓躺牀上看小人書,而張亮則是開始擼,還帶着兒子一起打擼,誰曾想兒子智商爆表看了張亮打了兩把,便爬過去搶張亮的鼠標,張亮正在興頭,就讓兒子不要搶。

誰曾想,兒子幾次搶佔鼠標沒有成功之後,竟然怒了,一怒直接就要大哭起來,沒有辦法張亮只有開了單機讓兒子玩兒。不玩不知道,一玩張亮瞬間覺得這小傢伙開掛了,然後寢室的其餘的兩個夥計也是發現了怪異,紛紛起牀坐在那裏看着兒子表演,除此之外張亮還教兒子玩了CF,炫舞等,幾乎每次都是張亮玩幾把,然後兒子就能無師自通,實力完全等同於開掛。

我聽到都驚呆了,然後看着那一臉得意的兒子。

“這有什麼,一點兒都不好玩,粑粑我肚子餓了!”

一天到這話,我當時就感到頭疼了。

我連忙將買的早餐放在桌子上,隨後道:“兄弟們先吃,我去給兒子找奶!”

“啥,你兒子還吃奶呀,我……”

張亮一臉無語,躺在電腦椅上依舊是滿臉的震驚。

我抱着兒子便衝出了寢室,然後徑直衝到了頂樓,我一想這會兒在學校可能也就頂樓最安全了。

衝到頂樓的時候我剛伸出手指頭,兒子便一口咬住,然後我只感覺一痛接着便是一陣溫涼的感覺。

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剛剛餵飽了兒子,準備下去的時候,我卻是看到了一個男生站在樓頂,而且這會兒已經爬上了陽臺。

這是要跳樓的節奏呀!

我連忙抱起兒子大吼道:“兄弟,兄弟……別……”

可是這兄弟完全沒聽到我的聲音一般,就那麼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臉色大變,連忙跑到陽臺,正好看到這個兄弟的身上竟然穿着一件血紅色的衣服,那衣服有點像女人的衣服。

“粑粑,太遲了,救不了!”

我看着似乎在思索什麼的兒子,在想着之前那跳樓的男子,心中突然一股說不出的感覺……

(本章完) 嘭!

兒子剛說完這句話,我便聽到了一聲悶響,心中猛地一驚。

我趕忙抱着兒子衝回寢室,還沒有進寢室,宿舍樓便有人大吼起來。

“有人跳樓了!”

我跑進寢室的時候,三個夥計都是從牀上坐起,看這樣子是剛剛睡下。

“老楊,這麼快就找到奶了?”王興建睜開朦朧的睡眼道。

“找妹呀,我們宿舍有人跳樓了!”我心中有股莫名的煩躁,罵了王興建一句。

聽到我的話,張亮頓時清醒了一點。

“什麼人,誰跳樓了……”張亮從牀上爬起,一下子便跑到了窗臺,頓時大吼一聲。

“我靠,真有人跳樓了呀!”

而這個時候寢室的其他兩個人也是起來,跑到了窗口。

整棟樓都在此刻喧囂起來,不一會兒宿舍下面便圍了起來,我連忙將兒子交給張亮,然後飛快的衝下樓去,一路上我的腦子裏都是那血紅色的女人衣服,總感覺這件事有些古怪。

當我衝下樓的時候,正看到那個我們宿舍樓的同學側頭躺在地上,地上還有一灘血,他的臉半邊已經被摔壞了,眼珠子佈滿了血絲,而且腦袋似乎被摔得裂開了,猩紅的血映紅了整個地面。

更重要的一點,眼前這個跳樓的哥們什麼都沒穿,一絲不掛。這不禁讓我心中開始警惕起來,連忙四周看看,卻是絲毫沒有找到那血紅色的女人衣服。

“我草,這人還真勇敢!”

“真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呀!”

……

一邊的圍觀的同學都是議論開了。

祈家福女 從這些同學的議論聲之中我才知道這個哥們原本是比我們大一屆的師兄,這不馬上就要離開學校了,卻是不知道爲什麼跳樓了,於是乎衆人紛紛開始猜測起來,有的說是大四了,感情淡了,一定是妹子要分手,想不通;有的說是工作找不到;還有人說難不成是英語四級沒有通過,或是掛了科不能畢業之類的話。

我看着那師兄的死相,心中卻是更加的肯定一定那是那血紅色的女人衣服在作怪,現在必須馬上找到那個衣服,要是沒有找到衣服的話,有可能還會有人會和這個師兄一樣的結果。

如果是在以前我絕不會想到這些,也絕不會意識到自己似乎要着手解決這件事情,但是現在我第一眼看到這個師兄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找到那女人的血衣,然後阻止他。

或許兒子知道什麼,畢竟兒子比我可神通廣大神祕多了。

就在這時警車和救護車都到了,連忙將這條路拉起了警戒線。

我跟着依舊是議論紛紛的同宿舍的同學上了樓,越聽越覺得自己的判斷是極爲的準確的,我還特意的留意了幾個人說的寢室號,就是在七樓的728寢室。

我們學校當時的宿舍有七樓,每一層都有三十八個寢室,而這個728是距離頂樓天台最近的寢室。

回到寢室,幾個人連忙圍了上來。

“老楊,你膽子真他媽的大,跳樓死的都敢去看,小時候奶奶就告訴我死了人能

跑多遠就跑多遠要是被這些死人的眼睛看到了的話就有大麻煩了。”

“怎麼張亮,你也信這些?”我半開玩笑道。

“怎麼不相信,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但是在我的心中還是有一顆探索鬼神的心的。”張亮略帶裝逼的道,這會兒在他懷裏的凡兒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道:“粑粑,粑粑,帶我出去玩兒好不好!”

張亮啊的一聲,然後將兒子遞給我道:“老楊,你這個兒子絕對是個天才,有沒有想過讓你兒子認我當幹老子。”

我搖頭。

“日了,老子不和你們說了,去打遊戲了!”

張亮說完便又精神煥發的跑到電腦面前開機打遊戲。

王興建也是搖搖頭然後爬上牀繼續補覺,只有蕭子卓走到窗臺面前問道:“老楊,是不是又有什麼事,看你的樣子心事重重的!”

我搖搖頭道:“沒事,估計就是那哥們兒腦子沒有想通事兒吧。”

說話之間我便抱着兒子除了寢室門,說是帶着兒子去轉轉,其實我是抱着兒子直接到了728宿舍。

這會兒的728宿舍已經圍了很多的人,接着便看到了幾個警察叔叔正在裏面瞭解情況呢,我並沒有進去,而是站在寢室外聽着。

足足站了三十多分鐘,我才大致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這個哥們叫做黃濤,是個尖子生,前一段時間還被評爲了優秀大學生,他有一個衛校的女朋友,這不大學快畢業了,沒事就一起出去啪啪啪,就在昨天晚上黃濤還在寢室高談闊論,以後要給自己的女朋友怎樣怎樣的生活之類的話,接着還在黃濤的衣服兜裏發現了避孕套,還有他女朋友的照片,我遠遠的瞄了一眼,的確是個大美女,估計比起一些模特而也毫不遜色吧。

但是問起儘早的事情的時候,寢室的其他三個人都說當時還在睡覺,根本就沒注意,而且他們寢室裏就數這黃濤愛學習,每天早上一般七點左右就已經起牀洗漱,然後便去圖書館了。

而當那警察叔叔問起黃濤女朋友的名字的時候,那寢室的一個哥們兒說了叫什麼苟笑笑的,然後警察不禁眉頭一皺道:“你確定是苟笑笑?”

那哥們兒肯定道就是苟笑笑,而且同寢室的幾個還當面確定了一下。

最後那警察半天才說:“好了,這件事我們會調查一下,打擾同學們休息!”

自然寢室幾個哥們兒都是客客氣氣,如蒙大赦。

幾個警察出了寢室之後都是一臉的凝重,我便跟着幾個警察下樓,在看到四周沒有多少人的時候上前走了幾步問道:“請問你們是不是認識苟笑笑?”

那個被我問住的年輕警察臉色一顫,轉過身看到我頓時一臉嚴肅道:“你是做什麼的?”

“嘿嘿,我是這個學校的同學,這個是我的兒子,沒辦法老家一上大學就給我說的媳婦兒,媳婦兒就在成都工作,今天我沒課想兒子了,就自己帶了!”

我生怕引出什麼幺蛾子,頓時一咕嚕解釋。

“額,怎麼你也認識苟笑笑?”那個年輕警察反問了我一句。

我搖搖頭,但是隨即道:“這哥們死的有點冤!”

此話一出那兩三個警察都是看着我,其中一個年齡比較大的警察小聲問道:“怎麼說?”

我將兒子架在我的脖子上然後上前一步小聲道:“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你們口中說的這個苟笑笑恐怕已經死了!”

那年齡大的這個警察頓時臉色微變,當即走到我的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你也是內行人?”

我裝逼的點點頭。

隨後又有些心虛的補充了一句:“略懂略懂……”

那老警察頓時臉色一鬆,然後笑了一聲道:“這位同學,還沒有請教。”說話的時候對我伸出了手。

“楊森,三木森。”

“呵呵,楊森同學,我是二分局偵查科的向問天,楊森同學我想請你跟我到警局去一趟可以嗎,關於這個案子,恐怕還需要你的幫忙呀!”

我點點頭。

下了樓,我便看到了人羣之中一個穿着一身警服的美女警察格外的顯眼。等我們走進那個美女警察依舊站在那裏,望着我們宿舍的樓頂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向陽天走進那個美女警察然後低聲說了幾句,那個美女警察頓時看向了我,我承認當時我心跳加速了一下,但是我現在是一個有家室的人了,是那麼容易被勾引的嗎?

“你就是楊森對吧,跟我走吧!”

好霸道,我當時就驚呆了,架在我頭上的兒子問道:“粑粑,不走嗎?”

於是乎我人生的第一次坐警車便交給了這個美女警察,等到了目的地我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索性,就直接睡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姜小白過去選了個坐下,拿出書本,也不多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