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曉曉來到我的身邊:“怎麼了?”

“我剛纔聽到了叫聲,你聽到了嗎?”說着,我擡眼看着周曉曉。

周曉曉壓了搖頭:“我剛纔沒注意,倒是看到好幾只老鼠從我面前穿過。”

說着,周曉曉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我們去找那個山洞要緊。”

我點點頭,跟着青年走

出了屋子,來到小道上,往山上走去。

一邊走着,我一邊聽到無數的淒厲聲隨着樹葉作響,“沙沙”的聲音裏伴隨着鬼魂的嚎叫聲,即使在白天,我也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

突然,鬼的叫聲消失了,只留下樹葉簌簌作響。我奇怪地看着周圍,眉頭緊緊皺着。

“怎麼這麼奇怪?!”我開口說道。

劉嘉明來到我的身邊,對着我輕聲說道:“你也注意到了?”

我點點頭,嚴肅地看着四周:“恩。爲什麼會這樣?明明剛纔都還有聲音的,結果轉眼間就沒有了。”

劉嘉明低了低頭,隨後沉思着說道:“不排除被夜噬鬼吸食同化了。”

“吸食同化?”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夜噬鬼會吸食同化別的鬼,它們唯一的興趣不是陽氣嗎?鬼,陰氣最盛,它們應該最不喜歡纔是!

“可是,他昨晚已經被宮洛的劍傷到了。劍上的屍蟲就是它受傷時掉落下來的東西。”說着,劉嘉明也看了眼周圍,“爲了加強能力,夜噬鬼可能會這麼做。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我看着劉嘉明。

“只不過,如果是夜噬鬼做的,不應該是現在。”說完,劉嘉明皺了皺眉,“書上說,鬼在夜間暗處的能力最強,而那時同化能力也是最強。如果這是它的自救方式,現在同化有些說不通。”

周曉曉在我們的旁邊,自然聽到了,她皺了皺眉頭,打斷了我們的談話:“別糾結了!等下不就知道了嘛!”

我認同地點着頭。

周曉曉的話很有道理,現在我們在這裏糾結,猜想也沒用。

宮洛覺得那個山洞是夜噬鬼白天待的地方,等一下找到了夜噬鬼,不就一清二楚了嗎?!

這樣想着,我加快了步伐,希望可以快點走到那個山洞。

名校養成系統 在走的過程中,我們很“幸運”地看到了幾條蛇,他們都橫在路的中央。青年大哥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條木棍,將蛇弄到了旁邊,蛇被驚動,扭着身子消失在了眼前。

走得越遠,小路越不明顯,甚至有一斷直接被長長的雜草遮蓋住了。青年大哥又找來一根小木棒,一邊走,一邊甩着,企圖趕走旁邊的蛇。

將近過了一個小時,青年大哥終於停了下來,眼睛死死盯着不遠處的一個山洞。山洞坐落在山的背面,看上去有些陰暗,外面是滿地的雜草,一直延伸到山洞裏。山洞口並不大,但裏面卻很深,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就在那裏?”宮洛看着那個山洞,然後看了眼青年大哥。

青年大哥點點頭,身子止不住顫抖着,腳步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去。

劉嘉明立即將手放在他的後背,溫和地笑了笑:“別害怕,我們會保護你的。你只要一直跟着我們就可以了。”

宋朝敗家子 說着,劉嘉明摟着青年往前走去。

我在後面看着劉嘉明和青年的背影,看着青年生生被劉嘉明抱往前拖去。

周曉曉也拉起我的手,往山洞走去。

你是我心中的朝陽 我們五個人來到了山洞口,還沒走進去,就聞到了一股臭味,隨即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發出“吱吱”的聲響

。然後,就有一條長長的蛇從裏面爬了出來,將近一米,那個頭有人的拳頭那般大,花紋跟着身體而扭動着。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了眼宮洛,只見宮洛從揹包裏摸出一大袋雄黃粉,裏面還散發出濃濃的醋味。

宮洛將粉末往周圍散了一遍,就看見那條蟒蛇迅速地往外面逃去。宮洛往裏面扔了一把粉末,只見十幾條蛇從裏面爬出來,扭曲着整個身體,逃進了外面的草叢中。

“怎麼會有這麼多蛇?!”我撫了撫自己的手臂,試圖抹去身上的雞皮疙瘩,還有心中的害怕。

從小我就很怕蛇。記得小時候,我經常看到蛇,看到它們身上那奇怪的花紋,有些害怕,再看到他們的蠕動,花紋跟着顫動,更是噁心得不得了。

我還親眼看見過一個老婆婆在自己的面前被一條蛇咬了,後來那個老婆婆整隻腳都腫了起來,最後還來不及醫治死了。

周曉曉嚥了咽口水,毛孔也豎起來:“好惡心。”

“這些蛇應該是被屍體的臭味吸引的。”說着,天阿虎看了眼青年大哥,“就在這裏面?”

青年大哥立即點點頭:“對,對,再走進去一點就能看到了。我上次來的時候,這裏還沒有這麼多蛇。”

劉嘉明拿出一把電筒,往裏面照了照,裏面有一堆東西疊着,看不懂蛇的影子:“他們應該是被那些屍體吸引過來的。”

說着,劉嘉明就推着青年往裏面走去。

宮洛看着我,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的意味:“你可以嗎?”

我點點頭,努力擡起腳邁了出去,周曉曉也跟着進了去。宮洛走在最後。

正如青年大哥所說,消失的屍體都在這個山洞裏。這裏面,丟着很多屍體,疊成了一團。裏面,還有人的手裏緊緊夾住黃符,他們應該就是死去的道士了。

我拿出手電筒,認真地看着那些屍體。有很多屍體都被扒了皮,有的沒有扒好,身上的皮膚細碎,與血肉混雜。有些屍體的身上被狠狠地噬咬過,留下一個個血坑,甚至露出白色的骨頭,屍體上爬滿了各種各樣的昆蟲動物。血液流淌在地上,已經凝固,氣息與空氣融合,帶着一股血腥味。

我撇開了眼睛,不再看這觸目驚心的畫面。

不多久,宮洛照了照裏面,冷峻地說道:“把這裏燒了。”

說完,宮洛就拉着我往外面走去。

我轉過頭,只見劉嘉明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瓶油,往屍體上倒去,然後拿出一根火柴,一點,一扔。那寫屍體頓時燃燒了起來,火焰充斥着整個山洞。

青年大哥也出了來,胸膛不停起伏着,臉上有着恐慌。青年看着宮洛,試探地說道:“那個,我們可以……可以下去了嗎?”

宮洛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山洞。

青年又想說話,但還剛張開嘴,就被周曉曉打斷了:“我們還要在這裏捉鬼。放心吧,有那雙手套保護你,就算我們都死了,你也不會出事。”

說着,周曉曉就白了一眼青年,然後從她的揹包裏拿出一張黃符,時刻準備着。

我也點起了蠟燭,拿出黃符,做好手勢。

(本章完) 我也點起了蠟燭,拿出黃符,做好手勢。

“韓沐顏,你到後面去!”宮洛嚴厲地對着我說道。

我愣住了:“爲什麼?!”

不是一起捉鬼嗎?爲什麼要我到後面去!

周曉曉的臉色也是一變,看了眼宮洛,看着宮洛臉上的堅決,周曉曉轉頭看着我說道:“沐顏,你昨天受傷了,今天還是休息一下吧。我們會捉住它的。”

“可是,它很容易逃不是嗎?如果我將它捉住,你們成功的概率就能大大增加了……”

我還沒說完,就被劉嘉明打斷了:“沐顏,我們也會召喚鎖魂鏈,所以你不用擔心。”

說着,劉嘉明看着周曉曉,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曉曉,準備好了。”

周曉曉瞥了眼劉嘉明,然後拿出另一種黃符拿在手裏,將我點的蠟燭放在自己的面前。

我擔心更加慌亂了。我怕,怕周曉曉會和自己一樣遭受反噬之苦!

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周曉曉看着我,調皮地笑了一下:“相信我。 狼小姐請入席 我的能力比你強!而且,我也很怕因爲你的逞強而壞了事。”

周曉曉的話提醒了我。她的能力確實比我強,先是捉鬼世家,對這些事情從小就耳濡目染,然後高中之後就一直學習這方面的東西……

“那我也想幫忙。”說完,我拿出一張滅鬼符含在嘴裏,做好手勢。

宮洛看着我,又想說話,但看着我堅決的眼神,他又閉上了嘴。

“劉嘉明,看好他。”宮洛看着青年大哥,聲音冷漠得沒有一點情感。

劉嘉明欣然點頭,來到青年的身邊,捏住青年的肩膀,微微一笑:“捉鬼手套還在你的手上,所以你還不能走。”

“那,那我把手套還給你們。”說着,青年大哥就要脫下手套。

劉嘉明立即阻止了:“沒有了手套,你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會死。我們可不想違背剛纔答應你的事情。”

說玩,劉嘉明就看着山洞裏面,靜等着夜噬鬼出現。

裏面,紅紅的火焰越燒越旺,逐漸往四周蔓延。不過一會兒,裏面傳來一陣淒厲的聲音,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哭的聲音、笑得聲音、悲慘的聲音……一切蹂躪在一團,幽怨縹緲着,令人對山洞望而卻步。

“準備了。”宮洛的眼睛如獵豹一般盯着裏面,鼻音小心翼翼地發出。

我和周曉曉點了點頭,也屏住呼吸,等待着惡鬼的來臨。

“啊~!啊~!啊~!”火焰的方向突然往洞口奔來,難聞的煙味不斷充斥在鼻子裏,侵襲我的腦子。

“鎖魂鏈!”周曉曉一聲大喊着,空中形成了一條長長的鎖鏈,伸向裏面,不過多時又回到了周曉曉的面前。

鎖魂鏈裏,一個皮已經掉的差不多的厲鬼不斷地掙扎着,因爲白天的緣故,夜噬鬼臉上的皮膚不停掉落。鎖魂鏈忽明忽暗,鎖鏈上也不斷出現裂痕。

我趕緊集中意念,嘴裏的黃符瞬間燃燒,往厲鬼奔去。因爲晝日,夜噬鬼的行動明顯緩慢了很多,但還是避開了一次我的火球。我趕緊加緊了意念,火球有拐了

個彎往夜噬鬼身上砸去。

幾乎在同時,宮洛舉起輕靈劍,迅速地往夜噬鬼的身上砍去。

“啊~!你們算計我~算計我~!”夜噬鬼嚎啕大叫着,悽慘的聲音響徹整座山。

伴隨着嘶吼,夜噬鬼加大了掙扎,掙開了周曉曉的鎖魂鏈。周曉曉頓時傾倒在地,臉色蒼白。

“曉曉!”我疾聲呼喊着,心頓時揪了起來。

就在同時,宮洛忽然來到我的面前,抱住我,大聲喊着:“小心!”

我被宮洛壓在了草地上,頭一陣眩暈。

我睜開眼睛,只見一張放大了無數倍的顱骨,沒有鼻樑,兩隻眼睛擠在中間,只剩一枚針的寬度,眼睛下面一個小小的口子當做嘴巴。

顱骨上還有着一層薄薄的肉,甚至有些露出了森森白骨。那張臉上,無數的屍蟲不停地在李阿敏穿梭着,清晰可見,引得我的胃一陣反感。

顱骨的面前,透着一點微弱的白光。我側頭一看,看見宮洛咬緊牙關,將輕靈劍抵在夜噬鬼的面前,讓他剛好碰不到我。

“宮洛。”我無意識地說出了口,腦子還是一片混亂。

剛纔,發生了什麼?!

宮洛的五官緊緊皺着,額頭上不停地冒出着汗:“劉嘉明!”

“來了。”相比較宮洛的緊迫,劉嘉明的話顯得毫不緊張。

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一陣好聽的曲子,夜噬鬼更加悽慘地叫着。它的周圍被一圈發着淡淡綠光的絲線圍住了,逐漸遠離了我。

我和宮洛席地而坐,隨後就看到從後面走來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穿着休閒裝,手上拿着一隻精緻的竹笛優雅地吹奏着。

劉嘉明每往前走一步,夜噬鬼都恐懼地往後退一步。

“趁現在!”我趕緊拿出一張黃符,默唸咒語,黃符變成火球往夜噬鬼身上飛去,砸入夜噬鬼的體內。

夜噬鬼的身體裏頓時燃燒起了熊熊火焰,夜噬鬼猛然仰起頭,從口中噴出三丈火焰,隨後整個身體燃燒了起來。

“啊~!救我~救我~!令主~!”夜噬鬼四聲裂肺地吼叫着,身上的火焰竟然逐漸消散了。

我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不知好歹!”宮洛的臉冷峻着,死死盯着面前的夜噬鬼,舉起輕靈劍就朝着夜噬鬼奔去。

就在宮洛的利劍將要砍到夜噬鬼的時候,夜噬鬼的身上突然沸騰了起來,轉眼間,夜噬鬼就化作了一攤骨水,融入地裏。

宮洛的瞳孔微微一縮,站在原地,聲音彷彿從地獄裏出來一般:“給我出來!”

“哈哈哈!大家好,我們又見面了。”一陣爽朗的笑聲過後,艾倫從一棵大樹的後面走了出來,那顆樹的前面突然比我們所在的地方低了許多,形成很好的隱蔽點。

“是你?!”我的心被狠狠一震,眼神複雜。

沒想到,剛纔是他搶先宮洛一步動手。最主要的是,他是怎麼找到這裏的?!

“哈哈,韓小姐。”艾倫對我盈盈一笑,隨後看向宮洛,“天總,人家只是一隻惡鬼,你想要將他亂

劍砍死,未免也太殘忍了一點。”

宮洛的眼睛死死盯着艾倫,簡直可以戳出一個洞來:“你是誰?”

艾倫又是一陣笑聲,拿出自己的名片遞到宮洛的面前:“我的中文名叫艾倫,在加拿大經營一家地產企業。但是,我對這些非自然現象,有着濃厚的興趣。之前,我找你合作過。”

說着,艾倫的嘴角又是一勾。

宮洛接過名片,看了一眼,隨後沉思了會,突然笑了起來:“原來是你啊。你有自己的研究團隊,我們不方便參入。”

說着,宮洛冷冷地瞥了眼艾倫,抓起青年,躲回手套,然後就往山下走去。

我見狀,扶起周曉曉,也想跟着下去。

劉嘉明過了來,一把背起周曉曉,嘴角微微一笑:“她受傷不輕,還是我揹着吧。”

說着,劉嘉明對着虛弱的周曉曉笑了笑,有些寵溺地點了點她的鼻尖:“看你以後還這麼冒險!”

我也跟着劉嘉明往山下走去。可是,我還沒走幾步,就被艾倫給擋住了。

艾倫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眼中透露着一點愛意:“韓小姐,你也不要太過逞強。我看得出來,你的臉色很不好。”

聽着艾倫的話,我無意識地擡起了頭。他怎麼看出來我的臉色不好的。今天早上我明明化了一點妝,遮蓋住了。

“你怎麼來這裏的?”我冷冷地看着艾倫。

艾倫又是一笑:“當然是跟着你們來到這裏的。這是我的醫生專門爲我研製的膏藥,對反噬很有效。”

說着,艾倫就從他的揹包裏拿出一袋鼓鼓的東西,塞到我的手上。

我立馬推了回去:“不用。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昨天已經吃了劉家的藥了,身體已經沒有昨天那麼沉重。而且,我對艾倫的印象不怎麼樣,先是強吻自己,後是跟蹤自己,這種人還真是無法讓自己放心。

我跟着隊伍走了下去,來到了青年的家裏。因爲夜噬鬼被消滅,青年看上去也安心了很多,對待我們也更加熱情了。

我來到房間裏,看着帳篷裏躺着的周曉曉,眼中盡是擔心。反噬的痛苦我已經嘗過了三次,每一次都是刻骨的疼痛,而且還次次加劇!

劉嘉明拿過一粒藥丸:“這是內傷藥,給她吃下。”

我點點頭,將藥喂進周曉曉的嘴裏:“曉曉,這是內傷藥,吃下去,啊?”

周曉曉雖然緊閉着雙眼,但是疼痛地無法入睡,聽到我的話,很配合地將藥丸吞了進去。

過了一會兒,周曉曉有了起色。我稍微放心,走出去,來到劉嘉明和宮洛的旁邊。

“周曉曉怎麼樣了?”宮洛嚴肅地問着我,那樣子一絲不苟。可我知道,他心裏是有些擔心的。

這是必然的,周曉曉和宮洛的接觸越來越多,宮洛對周曉曉的人應該也有更深入的瞭解,自然會產生更深厚的友誼,不會擔心才奇怪呢吧!

我會心一笑:“有劉家祕方,應該還可以。只是,我有點擔心艾倫。”

“艾倫?”宮洛的眉頭一皺,“他,確實是個棘手的人。”

(本章完) “你和他打過交道?”劉嘉明看着宮洛,眉頭略微一揚。

我也等着這個答案。艾倫和宮洛的那些話,始終令我很在意。

宮洛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恩。去年,他是加拿大靈異研究所最高負責人,曾經試圖拉我入他的研究團隊。但是,我拒絕了。”

“他做事好狠。”一眨眼的時間,那也夜噬鬼就化爲了骨水,這一定是那個艾倫做的。

全身沸騰,化爲骨水。雖然經歷時間很短,卻是極其慘痛,比地獄裏的煉火還要殘忍三分。在書中,這屬於禁術,師父警告過我們,一定不能去學的!

劉嘉明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我問道:“他剛纔找你說了什麼?”

我的臉色一沉:“他要給我藥,說是對反噬很有效果。我拒絕了。他故意接近我,然後還跟蹤我們,總給我不懷好心的感覺。我還敢用他的東西。”

艾倫事先就認識了宮洛,八成在酒店的時候就知道我和宮洛是一夥的,故意接近我,跟蹤我們,還故意非禮我,殺鬼狠辣……這種男人,很危險!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看着我有些厭惡的神情,宮洛的臉色莫名地陰轉晴了,說話也明朗了不少:“你腦子終於好使了一回。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就下山。”

「那也不能禍害人家姑娘啊!你看他之前抓著人家不放,一副流氓的樣子。」小舞道。

Previous article

他不想隱瞞,也瞞不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