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也不能禍害人家姑娘啊!你看他之前抓著人家不放,一副流氓的樣子。」小舞道。

「這個我保證,胖子是不會強迫別人的,那個翠花的確是胖子的女朋友。就算是真的忍不住有沒有女的願意,胖子也可以去勾欄解決,這也是院長同意的。」戴沐白說道。

唐三看著這個可能還不滿十二的人,開始去勾欄這種地方。

小舞則是碎了一口道:「真是什麼人都有。」然後離馬紅駿又遠了幾步。

「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缺陷,是因為他身體無法支撐武魂最後的蛻變。想要解決需要一種大補之物固本培元,來試著能不能使武魂完成蛻變。如果沒有大補之物的話,他以後的邪火會越來越頻繁,最後到了一定等級就不能在修鍊了。不然要麼失去神智被慾火控制,要麼爆體而亡。」一旁觀察胖子的唐易說道。

聽了唐易的話大家都驚了。

「你說的是真的呢?」戴沐白震驚的看著唐易,雖然他一直取笑胖子的邪火,但是那是兄弟的開玩笑,現在知道胖子狀況后還是擔心的:「唐易,能夠解決嗎?那個什麼大補之物?市面上的那種補藥可以嗎?」

唐易搖了搖頭道:「那些最多能夠緩解,是要那種可以彌補他的武魂不足,從現在的邪火草雞變鳳凰的補藥。也不一定是要,只要能彌補不足就行。」

戴沐白沉默了,能彌補武魂缺陷的葯聽都沒聽過,更何況還要彌補變成鳳凰的……

胖子聽了以後情緒也不高了,但是看到戴沐白的失落強顏歡笑道:「沒事,車到山票必有路。總會有辦法的。」

「這個確實有,在落日森林那裡,就有一個葯圃。裡面有各種藥物,都是世上難得一見的。」唐易向眾人說道:「但是那裡有個封號斗羅在哪裡,那就是他的葯圃。」

眾人原本聽到這個消息覺得還有希望,但是一個封號斗羅在那裡頓時就蔫了。

看著眾人無精打採的樣子,唐易道:「沒事啦!大不了我找個時間,把葯圃搶了。」

獨孤博用毒,但是因為自己斷塵決的原因,毒這種東西被自己吸收掉。現在就算是唐門的閻王帖自己也可以將它當成零食吃掉!

「戴老大,這個女孩的精神是不是有點問題啊?」馬紅駿把戴沐白拉遠了問道。

然後戴沐白把昨天唐易秒殺趙無極的事說了一遍。

馬紅駿:「emmmmmmm…」

「女俠,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我……」馬紅駿頓時向著唐易哭求道。

「那個,你先別這樣。都是同學我自然會幫你的,而且那裡真的有好多天材地寶。相信我們都會從其中獲利的」唐易說道。

說道葯圃,唐三也開始有了興趣,能被封號斗羅看重的葯圃嗎?

……

幾人終於來到食堂前,發現朱竹清和寧榮榮已經在這裡了。

「哇!今年的新生都好漂亮啊!」馬紅駿眼睛都要放光,咽著口水說道。

「你可要把你的邪火壓住。」戴沐白對著馬紅駿說道。

「什麼?戴老大,你又要下手了,我說你吃肉也要給兄弟留點湯吧!」馬紅駿說道。

戴沐白撞了一下馬紅駿,示意他停下,然後看了一眼朱竹清,發現並沒有什麼主意他們才鬆了口氣。

而小舞就直接和寧榮榮還有朱竹清一旁吃飯,還和她們聊天。然後寧榮榮就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幾眼馬紅駿。

胖子看著寧榮榮的目光,知道自己沒戲了,頹廢的坐在一旁吃飯。

戴沐白看場面有點尷尬說道:「大家以後就要在這裡學習了,就不用這麼拘謹。大家先認識一下,這個胖子是我們學院的學生,他叫馬紅駿。你們叫他胖子就可以了,他的武魂是草……是鳳凰。」

聽到是鳳凰寧榮榮和朱竹清都看了一看在那裡吃飯的胖子。

戴沐白接著說「還有一個,就是你們昨天遇到的賣香腸的。應該都有印象吧,他叫奧斯卡,叫他小奧就行了。現在還沒來,又睡懶覺了?」

至於存在感依然很低的唐易正在消滅自己面前的早飯。

說實話雖然早飯管飽很不錯,但是真的不適合正在發育的眾人。自己要不要雇幾個廚師來呢? 我看了一眼王玉茂。

王玉茂此時正在撓癢癢呢,撓得正舒服,突然發現我在看他。

他立馬擡頭望着我,問:李哥,你瞅我幹啥?

“沒……沒啥。”

我看王玉茂似乎沒什麼問題啊,那延納的短信是什麼意思,他不是讓我看看王玉茂嗎?可他沒毛病啊?

我又低頭看了一眼短信,確定延納是不是這麼說的。

我剛剛低頭,突然,塗鴉驚呼一聲:茂哥,你怎麼流血了?

聽到這聲喊,我連忙一把抓住了王玉茂的肩膀,直接把他扭了個面,一瞧,才發現,這傢伙的衣服下襬處,真的在往外面滲血。

“衣服脫了。”我連忙對着王玉茂喊。

王玉茂有點木訥,他還喃喃着,怎麼會流血,我只是有點癢而已。

“我給你脫。”我看王玉茂還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有什麼問題,我連忙要去拉他的拉鍊,我的查看查看,他的背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剛擡手,結果王玉茂像瘋了似得,一把打開了我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兩隻手不停的抓頭。

“好癢,好癢!”

他下手特別狠,沒一次撓頭,我隔着還有一米遠,都能清晰的聽到“噗嗤噗嗤”的撓頭聲。

很快,他的腦袋上,就滲出了鮮血。

“別撓,千萬別撓,你身上的癢,似乎有說頭。”我伸手就去抓王玉茂的手。

還沒抓到呢,突然王玉茂又爬了起來,掙脫了我的幫助,直接小跑着衝向了一面牆。

他跑的時候,是把腦袋低着,用天靈蓋直接撞在了牆上。

轟!

他腦袋頓時紅的白的都冒了出來。

我一時被這一幕給驚住了,剛纔還幫我破解了錄像帶的王玉茂,竟然一頭撞死在了我面前。

“奶奶的!玉茂!”我瘋狂的撲了上去,奶奶的延納,老子跟你沒完!

我才跑一小步,大金牙一把拉住了我,他對我嚷嚷起來:小李爺,別過去,王玉茂是中了降頭師的血咒!

血咒?

我回過頭,並不清楚這是什麼陰術。

至於大金牙,他們薩滿和降頭師是世世代代的宿怨,兩邊對對方的瞭解,那是瞭如指掌!

噗!

在大金牙拉着我的當口,王玉茂的屍體突然爆炸,升騰起了一團紅色的血霧。

血霧直接籠罩住了王玉茂的屍體,而且血霧還有繼續擴大的傾向。

“走!出去,這血霧千萬不能捱上,誰捱上了,誰就得感染上血咒,下場和茂茂一樣。”大金牙喊了一聲,就往門邊走。

那血霧似乎聽得懂人話,它瀰漫開來,首先封住了門和窗戶。

這樣,我、塗鴉、風影和大金牙死人,相當於被困死在了屋子裏面。

“縮在角落裏去,砸牆。”大金牙指揮着我們,不過這傢伙比較慫,頭一個佔據了牆角最靠裏的位置。

塗鴉則搬起了板凳,對着牆就錘了起來。

不過這別墅的牆,都是混泥土做的,不像某些經濟比較困難的家庭,用空心板打的隔斷。

塗鴉才錘了一下,板凳被砸得稀巴爛,那牆上,只有一道白印子。

“這特麼砸得穿嗎?”我拿出手機要給蘇河打電話。

讓蘇河上來直接把門給踹開。

風影一把按住了我的手:別,你讓蘇河過來,他一開門,肯定直接被那血霧給吞了,讓他上來,那是害他。

想想也對,我把手機收了起來,問大金牙:老金,你倒是想個轍啊。

“我……我也沒轍啊。”大金牙一攤手:再說了,大金牙是煞筆嘛,你們關鍵時刻不讓聰明人想辦法,讓我這個煞筆想辦法?你們真行!

靠,這都什麼時候了,大金牙還生鸚鵡的氣呢?

我問大金牙:你說說血咒到底是什麼東西?

“血咒是一種屍蟲,那屍蟲又叫屍蹩,屍蹩這東西,其實不咬人,但身上特別毒,尤其是屍蹩王,只有一隻蟑螂那麼大,通體紅色,這種蟲子,捱上誰,誰就會染上蹩毒,渾身皮膚化掉,肌肉萎縮,最後骨骼都會變成一堆粉末。”大金牙介紹得很詳細。

他說血咒其實就是用屍蹩王下的咒。

先把抓來的屍蹩王碾碎,加入鹿血、鱔魚血,黑狗血,化成血晶,然後通過降頭師的咒術,直接把“屍蹩王血”化作一種詛咒。

當血咒徹底引爆之後,屍蹩王復活,那團血霧,就是屍蹩王噴出來的。

“還有這事?”我盯着那離得越來越近的煙霧,同時還聽到血霧裏面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想來這聲音是屍蹩王的叫聲。

這時風影哈哈一笑:我還以爲是什麼東西呢,搞了半天,就是一個蟲子?如果真是一團煙霧,無影無形,我是拿他沒辦法的,但這破蟲子也能殺了我們幾個?搞笑!

“你不搞笑你上啊。”大金牙衝風影數落了一嘴。

風影呵呵笑道:我上就我上,你以爲跟你一樣,沒啥大作用?給我瞧好了。

說着,他漫着散漫的步子,伸手從口袋裏摸了個火柴盒。

風影這人,其實是比較形式主義的,他說打火機沒什麼逼格,用火柴的纔是貴族,所以他兜裏隨時都會揣上一盒火柴。

他繞着血霧的邊緣走着,冷冷笑道:屍蹩王是吧?那我就用傀儡陣跟你懟一懟,看看是你囂張,還是我道高一丈!

說完,他開始踩着步子,他往後踩了一步:八卦位,兌位!主思,主想,傀儡落!

一句話說完,風影直接一彈指,叮!

一根火柴被他彈得飛了起來,直接準確的紮在了血霧的邊緣。

叮叮叮!

風影十指連彈,又去了不少的火柴,一根根的落在了血霧的邊緣地帶。

一共八根火柴,封住了八個方位。

這是風影利用火柴,支撐了一個八卦陣。

“困住他了?”

“八卦陣分生死門,只要是活的東西,找不到生門,他一輩子別想出來。”風影高傲的昂着頭,話語裏盡是囂張。

“那也得弄死屍蹩王啊,他剛纔還殺了茂茂呢。”大金牙和王玉茂關係還不錯,以前也喝過兩次酒,兩人比較聊得來。

現在大金牙想讓風影給王玉茂報仇。

“那是當然了,我不弄死他,我能姓愛新覺羅嗎?”大金牙指着血霧,咬牙切齒的說。

他說他這個八卦陣其實是套了一個傀儡陣。

這傀儡陣是他最近在廣州研究出來的一個風水陣法,剛好秀給我們看。

我讓大金牙別賣關子了,趕緊的吧。

“走你!”

大金牙又連續彈了七八根火柴棍!

那火柴棍到了八卦陣裏面,竟然迎風見長,火柴棍都變得有一尺來長,七八根根火柴棍竟然組合成了一個火柴人。

火柴人的手裏,還拿着一根火柴棍當做劍。

“前刺!”

風影喊了一聲,那火柴人真的揮舞着火柴劍,對着面前刺了一下。

叮!

一聲金石之音,血霧退散了不少。

“橫掃千軍。”這一次風影不但說話,還直接做了一個拿劍橫掃千軍的動作。

那火柴人有樣學樣,也做了一個橫掃千軍的動作。

又是一聲金石之音,這一次可不得了了,血霧全部散去,在八卦陣的中間,有一隻飛舞着的紅色甲蟲。

那甲蟲,想來就是屍蹩王。

而它的腳下,有一團黑黢黢的骨架,那是王玉茂的骨架。

王玉茂的骨肉、鮮血,都被屍蹩王盡數腐蝕掉了。

白骨也被腐蝕成了黑色。

我眼睛通紅,對風影喊:風爺,啥也別說了,乾死那雜碎!

“瞧好了吧。”風影對着自己的衣袖一扯。

噗嗤!

他的衣袖被扯下來了一截。

風影直接在上面挑出了一根線頭,又揪下了一個鈕釦。

他把鈕釦和線頭直接扔到了八卦陣裏面去。

線頭加鈕釦,一落進去,直接變作了一個流星錘。

火柴人撿起了流星錘,對着屍蹩王揮舞了過去!

哐當!

那流星錘砸在了屍蹩王的身上,直接把屍蹩王給砸在地上。

還不等它振翅起飛,風影不停的往下揮舞着拳頭,控制火柴人不停的往下揮舞流星錘。

“砸!砸!砸!老子砸爆你,你殺我兄弟,我就把你砸成粉末!”

哐當!哐當!哐當……哐當!

開始兩錘子,那屍蹩王還能忍受,可是連續砸了七八下之後,我都瞧見那屍蹩王的鎧甲裂了。

再砸了幾錘,屍蹩王開始留着紅色的汁液。

一直到砸了三十多錘,屍蹩王已經變成了一堆爛泥!

“該我了!”我直接從包裏抽了一瓶屍油,扔到了那屍蹩王的屍體上,大金牙從風影哪兒拿來一根火柴,划着了,扔進去,直接點了屍蹩王的天燈。

幽綠色的火焰燃燒,頓時屍蹩王化作了灰燼。

“扒了八卦陣吧。”我對風影說。

“行!”

風影對着八卦陣的火柴棍陣腳一揚手,那些火柴棍全部倒下。

我走到了王玉茂黑黢黢的骨架面前,一隻手撐住了牆壁,說:玉茂,哥對不住你啊,早知道這趟活這麼危險,我也不會讓你來了,你錢沒賺到手,直接把命搭在這兒了。

“都怪那延納,娘了個腿的,就是個畜生。”大金牙幫我罵着延納。

我直接掏出了手機,拍了一張屍蹩王化成灰燼的圖,發了過去。

接着,我又拍了王玉茂那黑黢黢的骨骼,也發了過去。

圖片的下面,我編輯了一行字:延納,我們的樑子,徹底結下來了,你殺我兄弟,我不把你這老棒子戳骨揚灰,老子終身不幹招陰人! 我發送了這兩條短信後,延納給我回了一條短信:招陰人,算你命大,不過我的話不變,三天之內,如果你不交出錄像帶,我要你的小命!

要我的小命?我先要了你的老命。

我退出了短信界面,在電話薄裏找到了陳奕兒的號碼,直接撥了過去。

接着那女人的身體在我眼睛慢慢地放大,然後開始褪去身上的衣衫,露出其中曼妙的胴體。

Previous article

周曉曉來到我的身邊:“怎麼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