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汝,你給我出來?」雷龍一聲大吼。

他嗓門本來就大,加上用元氣發出,頓時面前就像地震一樣,整個木族山崩地裂,無數房子倒塌。

葉雄真是無語了,他沒想到,雷龍還有如此粗暴的一面。

「敵襲。」

下面,無數修士衝天而起,落到半空之中,將雷龍緊緊地圍住。

為首的是一外貌五十歲左右的老者,鷹眼勾鼻,骨瘦如柴,正是木族的族長木旦。

「陸猛,我們木族跟你們飛禽族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是想幹什麼?」木旦怒道。

「我不叫陸猛,我的名字叫做雷龍,今天是來找陸汝的,你們把他叫出來。」雷龍喝道。

人群之中,一名外表瘦弱,有些書生模樣的男子走了出來,說道:「我就是陸汝,你找我有什麼事?」

雷龍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敢相信:「你就是陸汝?雷豹之名雖然比不上我雷龍威猛,怎麼也有點霸氣外形吧,我怎麼看你叫雷猴更適合一些。」

陸汝嘴角不停地抽搐著,沒好氣地問:「你找來我有什麼事情?」

(PS:今天就一章了,各位早點睡。)

(本章完) 「我是來找你回雷族的,現在雷族已經今非昔比,你呆在木族是不會有出息的,跟我們走吧!」雷龍說道。

「我們?」

陸汝目光在他周圍看著,突然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別躲躲閃閃。」

葉雄嘆了口氣,這個雷龍,實力挺厲害,但是腦子不太好使,一下就被別人發現了。

他身體突然在半空出現,來到雷龍身邊。

「你又是誰?」陸汝問。

「我叫葉雄……」

此言一出,場下又是一片驚呼。

一連經過兩次驚呼,葉雄已經習慣了。

「原來你就是雷族的飛升者。」陸汝目光炯炯地望著他。

「沒錯,就是我,你要怎麼樣才能跟我們走?」葉雄也不廢話,開門見山。

「想我跟你走,不是沒可能,最起碼你要答應我兩個要求。」

「說。」

「第一,打敗我;第二,殺了雷鰍,當上族長,我可不想回去,讓一個嫉妒之心極強,固步自封的老傢伙領導。」陸汝提出自己的要求。

「雷鰍是雷族族長,我如果殺了他,就是以下犯上,做出這種事情,我以後還怎麼引領雷族?」葉雄說道。

「我當初就是有你這種想法,所以才離開了雷族。」陸汝冷笑一聲,說道:「做大事者,就要不擇手段,連這都下不了手,你還怎麼帶領雷族崛起,我又憑什麼相信你?」

「如果你覺得奪權只有殺人一條路,那你就錯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當你的名聲到達一定程度,那怕你什麼都不做,民心都會把你提升到某個位置。」葉雄道。

「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能當上族長,我就回去,如果不行,那請回吧!」

「雷豹,你如此不識好歹,信不信我……」

「雷龍,別說了。」葉雄打斷他的話,看著陸汝說道:「雷豹,我等著你有一天,自動來找我,咱們走。」

「咱們就這樣走了?」雷龍有些不甘心。

「我不會強求別人為我做任何事情,不自願幫我做事情的人,不要也罷。」

葉雄說完,身影嗖的一下在原地消失了,快得讓人看不清軌跡。

雷龍無奈,只能跟在他的後面離開。

接下來,葉雄跟雷龍去了水妖族跟八寶山,將雷洛跟雷徹找到,將兩人征服。

水妖族不願意放人,葉雄出手,直接將水妖族族長打敗,雷洛心服口服,收歸麾下。

雷徹下落不明,三人花了一個月,才找他的下落,得知他的隱藏地點,把他收服。

這一次出征,葉雄將三名外流的雷族修士帶了回來。

雷龍:元嬰中期。

雷洛:元嬰初期。

雷徹:元嬰中期。

看著背後這三道人影,葉雄豪氣大升。

加上自己,已經擁四名元嬰修士,這種戰力整個百族原也找不到幾個勢力。

「咱們先回去,有你們三個完全足夠了,等到咱們名氣打響之後,不用我們打,雷族外流的修士也會自動送上門來。」葉雄說道。

一行人,朝雷族的方向飛回去。

……

雷族,族長大殿。

「你確定,葉雄把雷洛收服了?」雷鰍聽到雷鵬的彙報之後,臉色有些難看。

「是的,我在水妖族有一個朋友,他告訴我的。」雷鵬臉上滿是激動,說道,「這個傢伙,不但收了雷龍,現在又收了雷洛,連收兩個雷族元嬰修士,這一下咱們雷族,要實力大增了。」

「你懂個屁,他這樣等於得罪了水妖族跟飛禽族,萬一這兩個族過來找咱們麻煩,那咱們怎麼辦?」

正在這時候,突然外面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喜道:「族長,葉雄回來了。」

「幾個人回來?」雷鰍問。

「帶了三個回來,雷龍,雷洛還有失蹤已久的雷徹……」那手下激動地說道。

「阿布,通知族內所有人,到廣場集合。」雷鰍吩咐。

「是,我馬上通知下去。」

片刻之後,族內幾千名修士,全都聚集在廣場上,黑壓壓一片全都是人頭。

所有人,目光看著中間那四道人影。

「咱們雷族,這下要崛起了。」一名族人激動地說道。

「可不是,葉雄把他們三個帶回來,咱們族內現在等於擁有五名元嬰修士,放眼整個百族原,有這麼強大陣容的勢力,都沒有幾個。」

「我似乎看到,咱們雷族崛起的日子來臨了。」

葉雄帶著三名手下,站在人群中間,看著下面的人,也被他們的情緒感染了。

就在這時候,雷鰍帶著雷鵬出來,臉色有些難看。

雷鰍走過葉雄身邊,正眼也沒有瞧他一眼,直接走到台前,目光落到下面的子民之中,說道:「各位同胞,今天我叫大家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

場下的聲音,漸漸停止,所有人目光都望著他。

「我向大家宣布,從今天開始,葉雄不再是雷族的人……」

此言一場,場下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族長這話的意思,是準備把葉雄逐出雷族了。

「雷鰍,你這個王八蛋,又來這一套,信不信滅了你。」雷龍大怒,就要動手。

「雷龍,住手。」葉雄喝住了他:「別衝動。」

「還有什麼可說的,我就說這個王八蛋嫉妒人才,害怕自己的族長之位被奪。」雷龍罵道。

「雷鰍,你就是個窩囊廢,雷族遲早會毀在你手裡。」雷洛怒道。

雷徹站在一邊,沒有說話,殺氣騰騰。

「雷鰍,你憑什麼將我逐出雷族?」葉雄壓住自己的怒氣,問道:「我做錯了什麼,還請明說。」

雷鰍冷哼一聲,道:「因為你的存在,會讓雷族遭受滅頂之災。」

「此話怎麼講?」

雷鰍上前兩步,大聲說道:「你們知道,他是怎麼把他們三個帶回來的嗎?」

「他趁各族族長不在,闖飛禽族,水妖族,還有木族,好幾個勢力,把人給搶回來的……就在剛才,我得到了七八個勢力的水鏡來訊,說他是一個戰爭狂。他們已經發話,要聯合討伐咱們雷族。葉雄壓根就是一個好戰份子,只要他在一天,咱們雷族就不得安寧,遲早有一天會遭受滅頂之災。」

(本章完)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是自願跟葉雄回來的,根本就不是他搶。」雷龍道。

「我也是自願的,你少胡說八道。」雷洛道。

「我不願意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強迫我。」雷徹冷哼一聲。

「你們三個當初離開的時候,說過不回雷族的,特別是你,雷洛,你說話當放屁嗎?」

「雷鰍,你再說一遍,信不信老子扭斷你的脖子?」雷龍大怒,忍不住要出手。

葉雄攔住他,目光炯炯地看著下面的修士。

那些族人,被他凜冽的目光看著,威懾之下,聲音漸漸安靜了下來。

「一個種族的崛起,勢必會被打壓,沒有經過風雨的種族,不可能成為一個強悍的種族。如果因為對方的幾句恐嚇的話就害怕,退縮,這輩子都不可能強大起來。」

「你們以為雷族一直平安無事,是因為儒家思想嗎,你們完全錯了,那是因為這裡沒有利用價值,有價值有抱負的人都走了,這麼一個破地方,誰會要?」

「強權之下出和平,想要真正和平,只有強大起來,讓別人不敢欺負。」

「你少妖言惑眾,我們是不會被你迷惑的。」 黑鐵皇冠 場下一名族人突然喝道。

「你已經得罪這麼多的勢力,還是快快滾蛋吧,別連累我們。」

「把他趕快。」

場下,幾名族人大喝起來。

葉雄目光落到這些人身上,一眼就看穿他是雷鰍故意安排在人群之中起鬨的。

山村小醫農 「姓葉的,你已經被我趕出雷族,不再是雷族的人了,你走吧,這裡不歡迎你。」雷鰍喝道。

「雷鰍,你雖然是族長,不代表你有無上的權力。」葉雄目光在下面掃一下輪,說道:「權力是子民自己的,他們才有權力決定我的去留。」

「好,我就讓子民決定。」

雷鰍邁出兩步,大聲喝道:「下面的人,誰贊讓他離開的,請舉手。」

冰山總裁的下堂妻 嘩啦啦,下面一片手臂舉了起來。

不用數,一看就有三分之二以上。

看到這情況,葉雄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弱小不是命,是一種病。

奴隸不是命,也是一種病。

一個種族,千萬年都過著這沒上進心的安逸日子,自己來幾天就想打破,可能嗎?

「但願我的離開,真的能給雷族帶來安全,我們走。」

葉雄帶著三名手下,轉身準備離開。

「葉雄……」雷鵬站出來。

「鵬兒,回來。」雷鰍怒喝。

雷鵬見父親的臉上鐵青,不敢繼續說什麼,目送著葉雄跟三人離開。

……

「氣死了我,真是氣死我了。」雷龍氣急敗壞:「剛才要不是你攔著我,我肯定乾死那王八蛋。」

「這樣的民族,送咱們也不要,憑咱們四個人,還怕不能打出一片天下。」葉雄說道。

「葉雄,咱們現在怎麼辦?」 法醫靈異檔案 雷洛問。

「我本來想用雷族作為據點的,慢慢擴大,現在他們不需要,咱們再招人就是。先找個好一點的事地方,作為大本營,再招兵買馬。」葉雄說道。

「以你的實力,為什麼還要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一個人修鍊不就行了。」雷龍問。

「對啊,咱們四個自己去修鍊就行了,為什麼還要組建勢力,又麻煩又沒用。」雷徹也不明白。

「你們知道仙魔大戰嗎?」葉雄問。

「都打了數千萬年了,怎麼會不知道。」

「現在魔界已經打到星辰關,跟大秦帝國對峙在一起,雙方勢均力敵。現在星辰關已經成為仙魔大戰,最重要的戰線,很多人都說,星辰關大戰,關係著仙魔大戰的走勢。」雷徹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沒想到在這蠻荒之地,雷徹還對仙魔大戰這麼關心,說明他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人。

「居安思然,這是咱們作為修士必須要有的思想,在我看來,星辰關遲會被攻破的,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當初,正道說星辰宮牢不可破,誰知道魔界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就攻破星辰宮,星辰宮宮主戰死……咱們這裡雖然很遠,但是不能不為自己打算。」葉雄說道。

「沒錯,如果真的有一天,魔長道消,咱們也沒有好果子吃。」雷徹說道。

「那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雷龍問。

「我覺得咱們最好先打下一個地方,作為據點,以咱們的實力,再容易不過。」

買個爹地寵媽咪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咱們還在起步階段,最好用和平的安式進行擴張。」

「擴張還分和平的方式嗎?」

三人不解地望著他。

「很簡單,就是咱們自己建立一個勢力,廣招人員,讓別人主動加入我們,那樣的話,都是修士自願的,別人想找咱們的把柄,也沒有借口是不是?」葉雄笑道。

「問題是,咱們沒有財力沒有背景,誰願意加入咱們?」

「相信我,做這個我有經驗,我相信一定會有人加入和。」葉雄笑了笑,說道:「咱們現在,最重要是找一個地方,成為咱們的大本營。」

他從身上掏出百族原的地圖,攤在地上。

三人湊了過去,討論起來。

「雷徹,你去的地方多,這裡是什麼地方?」葉雄指著地圖中間一個地方問。

這個地方是整個百族原的中心地帶,位置非常好,讓他奇怪的是,這裡一個勢力的都沒有。

「這裡是三大族蛇族,藍族跟角族的中間地帶,這些年,三大族斗得很大厲害,個個都想擴充,但是都沒有辦法吞併其餘兩族,最後成了一個三角平衡的地帶。如果你想拿下這裡,我覺得最好還是不要有這種念頭,這三個族在整個百族原之中,實力排名前十,咱們要是全都得罪的話,不會有好果子吃。」雷徹說道。

「這裡不單是三個族的中心,還是一個凶獸橫行的地方,據說這裡住著一隻九階的凶獸,沒有人敢去惹。」雷龍道。

九階凶獸,相當於人類修士元嬰後期修士,確實是很厲害的存在。

聽他們一說,葉雄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最後四人商量一下,先在離雷族不遠的地方找個地方安定下來,以後再作打算。

…… 「大事不好了,飛禽族來襲。」

雷鰍正在大廳里悠然地喝著靈茶,一名手下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彙報。

「什麼?」雷鰍霍地站了起來,說道:「誰帶的頭,來了多少人?」

「由族長飛鷹親自帶隊,背後有幾十人,還有兩個是元嬰修士,族長,你快出去看看吧,飛鷹說如果你不快出去,他就踏平咱們雷族。」

雷鰍連忙站起來,急匆匆地往外跑,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半空之中。

此時的半空,飛禽族的族長飛鷹帶著一群人,把整個雷族團團圍住。

「飛鷹族長,好久不見。」雷鰍上前陪笑道。

「我!我!我!」郭念菲有些傻眼了,看了看時間也是凌晨一點多了心裡想一想凌雪兒已經十八了,好想比我還著急啊!

Previous article

這個世界的人,本來就無所謂好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