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接着那女人的身體在我眼睛慢慢地放大,然後開始褪去身上的衣衫,露出其中曼妙的胴體。

我當時就有了反應,整個人渾渾噩噩,那道倩影直接貼在我身上,然後開始幫我脫衣服。

她的面容在我看來是那樣的迷人,還有迷幻,因爲我總是不能記住她的樣子。

慢慢地我也被脫光了身子,她就坐在我身上,放肆的起落。

直到我精關快要不保的那一刻,念宇之中,母星陡然射出一股清涼,瞬間讓我腦海中的渾噩消失不見。

我騰地一下就睜開眼睛,急忙伸手去摸下面,我摸到了褲子,精關守住了。

我卻冒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童子身差點被一個鬼拿了去。

讓我驚訝的是,我睜開眼之後,整個別墅之中空蕩蕩的,女人的腿和上半身不知道哪裏去了。

而我面前的這間屋子,卻房門緊閉,還貼着一張黃色符籙。

又是邪祟鎭壓符!

我從地上坐起來,微微有些恍惚,剛纔女鬼在我身上翻動的樣子,還歷歷在目,我只覺得身上有些發虛。

想了想,還是起身離開了這幢別墅,正準備踏進自家別墅的時候,我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

月色之下,這一幢幢別墅就像是排列整齊的墳頭,而那院落的大門就像是墓碑一樣。

我緊緊皺着眉頭,突然想到了還在熟睡地小青。

二話沒說,我直接衝進了自家的別墅,打開別墅門的時候,同樣一股陰冷吹在身上。

我哪裏顧得上這些,直接衝向了小青所在地房間,能沒鎖!

我面色一沉,推開了門。

喵嗚!

皇后就守在門前的地毯上,瞧見我進來,頓時弓起身子,擺出警惕的樣子。

我急忙看向了牀上,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小青正蜷着身子,睡得特別平穩。

我給小傢伙輕輕蓋緊被子,想了想,還是沒有離開。

而是在門前的地毯上盤腿坐了下來。

喵嗚!

皇后見自己的地盤被佔,充滿叫了一聲,然後跳在了小青身邊,又繼續睡了起來。

我倒是忘了,有皇后這近乎二品的實力守護着小青,我這一品之境,倒是有些不夠看了。

……

就這樣過了整整一晚,我是被小青給抱醒的。

小妮子直接從後面雙手抱住我脖子,開心道:“哥哥,我就說你還是得跟我睡吧,這麼大的人了,非要自己睡。”

我輕聲一笑,卻不知道怎麼反駁小妮子。

“趕緊去洗漱,咱們今天有事情要做。”

“好耶。”

對於小青來說,我能陪着她,就是最開心的事情。

別墅東西還比較全,都是昨天三面佛準備的。

給小青做了早飯,吃完之後。

我就用座機叫來了三面佛,畢竟別墅是他的,這裏的事情他應該清楚。

三面佛和阿華匆匆趕來,看他們的神色,似乎爲了趕過來,有些着急。

我看在眼裏,記在了心裏。

“你對這片別墅區瞭解多少?”

“先生,是什麼意思?”

“昨天晚上,隔壁鬧鬼了。”

我可不會跟他說,昨天晚上我差點被一個女鬼給上了,那也太沒面子了。

“什麼?”

三面佛驚叫一聲,“先生莫急,我這就把當初賣我房子的人叫來。”

我點點頭,沒有着急,端起茶几上剛泡好的茶,細細品味起來。 我對女人一直有些芥蒂,因爲在我很小的時候,爺爺曾經告訴過我,讓我二十二歲之前不要接觸女色。

這句話我一直記在心上,從來沒有忘記,所以這次差點被女鬼奪了童子身,着實讓我心驚不已。

三面佛電話打完,不出二十分鐘,門鈴就響了,進來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傢伙,掛着金鍊子,看着像個暴發戶。

見了三面佛,這傢伙立馬錶現出恭敬的樣子。

“佛爺。”

“三川子,這位先生有事問你,要如實回答。”

這胖子,趕忙點頭,“放心吧,佛爺。”

他先是對我投來好奇的目光,但很快就變成了恭敬,許是擔心被三面佛看到了。

“先生,請問吧。”

“這片別墅區,以前是做什麼用的?”

三川子湊湊眉,猶豫了下,還是開口道:“這兒以前是塊墳地,政府規建土地,把這塊地方給劃成了住宅區,墳就被牽走可。”

“可據我所知,這裏的墳牽得不夠乾淨啊?”

我這話一出,三川子臉色驟然一變,但瞬間又變了回來。

“都是一些無主墳,沒人認領,當時的建築隊伍也就沒當回事,動土的時候燒了香,放了炮,就直接給掀了。”

三川子說的不以爲然,我卻一臉冷漠,就連三面佛都挑了挑眉頭。

從古至今,死者皆爲大,所以道家有這麼個說法,“見屍低頭,見墳繞行。”這都是對死者的一種尊敬,其實也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讓自己免受陰債迫害。

但現在的人,爲了金錢利益,早就忘記的人性,連活人都敢正面軋過去,還在乎你地下不知道多少年的白骨骷髏。

我沒有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接着又問,“這旁邊的別墅以前以前住着什麼人?”

之所以問以前,是因爲我昨天退出來後,今早再看那座別墅時,發現大門上已經很破了,掛着一把大鎖,一看就是很長時間沒人住過了。

果然,我一開口,三川子那臉上的橫肉都忍不住顫了一下,整個人面色一變,竟有些坐立不安了。

“先……先生是不是……看到了什麼?”

“瞧你那慫樣,坐下來好好說。”

三面佛看不慣他,冷聲訓斥了他一句。

卻見這三川子臉色更加不自然起來,我竟然瞅到這傢伙兩個腿肚子在發抖。

“佛爺,這可怪不得我啊,以前我住這,就經常聽到女人半夜哭,有一天晚上我就壯着膽子去隔壁別墅轉了一圈,你不知道,我看見了兩條腿,沒上半身,嚇得我就跑回了屋子,再然後就把這房子……”

三川子突然一捂嘴,發現自己把內幕給禿嚕出來了,急忙跟三面佛一個勁鞠躬,“佛爺,我……”

“行了,咱們的事,回頭說。”

三面佛不想在我面前處理這些瑣事。

“說說那幢別墅的事情吧。”

三川子看向我的表情更加震驚起來,他沒想到我竟然可以讓三面佛如此放低身段,他也不敢再怠慢。

“我把別墅送出去之後,就打聽了那裏的事情,原來這別墅以前是個當官的,在附近的藝術院校包了一個女學生做小三,後來不知道這學生莫名奇妙地就死了,那當官的就把這裏封了,不讓外人進入。”

“這麼說,那個當官的現在還沒下臺?”

“豈止沒下臺,她還在女學生死了之後,升官了呢,現在在整個洛陽都是數一數二的。”

“這件事既然都清楚,爲什麼這當官的沒被抓起來?”

三川子聽後,有些無奈地看了我一眼,“就是因爲知道,纔沒人敢說,畢竟人家現在官越來越大,相比起來這件事,也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我眼中閃過一絲陰冷,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將目光看向了窗外,是那杯荒棄的別墅,還有那被忘記的女孩,我決定要替她討回公道。

“你先走吧,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及,聽到沒?”

三面佛冷冷地眼神,讓三川子根本不敢與之直視,況且這件事本來就是三川子有錯在先,竟然敢他媽賣給三面佛一間有問題的房子,這要是剛纔我不在,我估摸這三川子得掉層皮,你是沒看到阿華剛纔那陰冷的表情,手都伸進了兜裏,要不是三面佛用眼神制止了他,哼哼……

“先生,這件事怪我考慮不周,先生不嫌棄的話,就去我武館那邊住下吧。”

“哎,無妨,這件事怪不得你,我不僅不能去武館,我還得準備再去那間別墅看看,怎麼有沒有興趣今晚跟我一起去?”

三面佛愣了一下,隨即一笑,“有先生在,我豈有不敢之心。”

“那你晚上可不要被嚇得跑路了啊。”

我打趣道。

三面佛輕聲笑笑,“先生說笑了。”

說笑?我可沒有說笑。

根據三川子的話,我對別墅裏那個女鬼已經有了基本瞭解,她必然是含冤而死,死後的執念留在別墅裏面,成了我看到的冤魂,其實本身沒什麼壞心的,就連昨天強上我,我都覺得其中有隱情,所以我今晚要再去闖闖。

三面佛倒沉得住氣,白天他也沒離開這裏,我在院子修煉,他就和阿華下棋,要不就陪一陪小青,完全沒有對晚上的事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終於,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我睜開了眼睛,望了一眼天際那紅彤彤的火燒雲,便對阿華道:“去準備點蠟燭和黃紙,在弄個紙糊的童子來。”

阿華聽到後面的要求,有些疑惑,但還是立刻去辦了。

我之所以要個紙糊的童子,就是燒給那個女鬼的,依我看這女鬼生前定是那方面沒被滿足,很可能是那當官的不給力,致使女鬼死後對那方面慾望非常強烈,所以變成了個色鬼,這就是我爲什麼被看上的原因了。

等到太陽落山前一秒,阿華也把東西帶回來了,紙糊的童子,惟妙惟肖,都裝在了一個黃色麻袋裏。

“先吃飯吧,等那邊有了動靜,我們就過去。” 不知道爲何,從修習星辰訣一天後,我對食物的需求愈發增加,有的時候還沒到飯店,就會產生飢餓感。

爲此我特地翻閱了一下,原來星辰訣在強化念宇,溝通星辰之時,竟然還會對我的肉體進行強化,畢竟道士最大的一個劣勢就是自己本身。

我不禁感嘆星辰訣這本功法的強大之處,同時也暗下決心定要把星辰門發揚光大,不爲其他,就因爲它給了我希望。

在衆人錯愕的眼神下,用過晚飯,我滿意地拍拍肚子,這才發現桌子上的菜,盡數被我扒得乾乾淨淨。

“呵呵,吃飽好乾活。”

我摸摸腦袋,緩解尷尬。

“哥哥,你餓的話,把我這份也拿去吧。”

小青一雙大眼睛看着我,讓我好一陣尷尬。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小青自己吃,哥哥吃飽了。”

畢竟是窮苦環境出身的孩子,比一般孩子要懂事的多。

小青的懂事,讓三面佛也不禁爲之側目,臉上盡是慈祥的表情。

嗚嗚~嗚嗚~

這個時候,女人幽幽地哭泣聲又開始響起,在寂靜地夜色下,顯得格外詭異。

“時候到了。”

我一拍腿,站起來就往隔壁地別墅走去。

小青抓着我的手,跟了過來,還有皇后。

三面佛和阿華拿着準備好的東西跟在身後。

這一次,我們直接從兩個別墅之間的冬青草傳了過去,沒有走大門。

進了院子,冷風一吹,三面佛和阿華不由顫了一下。

“這裏面不會真有鬼吧?”

阿華怯怯地說道。

“有沒有自己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三面佛淡淡地說道,不愧是洛陽地下有名的“佛爺”,面對這種場合,神色恢復的很快,可見其心性。

“那裏有個姐姐!”

小青突然出聲道,我急忙把雙眼附上念力,朝她所指的地方看去。

果然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跟我那天見過的女鬼很像,但有點不一樣,哪裏不同,具體我也談不上來。

她就站在別墅的門口,不,是飄在那裏,一臉的警惕和戒備,似乎對我們的突然闖入十分介懷。

“阿華,去把袋子東西拿出來。”

我急忙喊道。

隨即接過阿華遞給我的蠟燭和紙錢,擺在地上,對着白衣女子就燒了起來。

“別害怕,我沒有惡意。”

我再仔細打量了面前這道白色倩影,心裏已經十分肯定,她不是我昨晚遇到的那名女子。

“你們走,這裏不歡迎任何人。”

白衣女子幽幽地出聲,而這時幽幽地哭泣聲,又從二樓的位置傳來了,比之以前聽上去有些悽慘地感覺。

聲音響起,門前的白衣女子臉色一變,滿是擔心之色。

“你們快走吧,這裏不安全。”

說完以後,她竟是着急地飄進了二樓窗戶,直接穿了過去。

我望着她離開的倩影,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因爲我感受到在二樓的那個位置,有一股陰邪之氣在不斷地上升,就像裏面藏着特別邪惡的東西一樣。

喵嗚~!

皇后擺出警惕的姿勢,全身的毛都乍了起來。

我有些吃驚,她可是接近二品的實力,二樓的東西會這麼強麼。

對白衣女子最後的話,我根本沒放在心上,直接叫阿華拿好東西,就推開了別墅的門。

迎面一股腐爛的味道,讓除我之外的三人忍不住輕咳了幾聲。

“腿……腿腿!”

阿華突然驚慌地叫出聲來,我沒有說話,這東西我進來第一眼便是看到了。

一如既往地是一雙齊根而斷的人腿。

只是這雙腿並沒有倒在地上,而是立在那裏的,只是缺了上半截身子。

噠噠噠,兩條修長地斷腿,今天竟然穿的是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紅的像血一樣,就這麼朝着樓上跑了去,沿途還留下了血紅色的鞋印,那分明血!

我忽然想起來,昨天這雙腿上的是白色的高跟鞋,那就是血染紅了鞋子。

“雅子!快過來!”少婦大聲呼喚着。

Previous article

「那也不能禍害人家姑娘啊!你看他之前抓著人家不放,一副流氓的樣子。」小舞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