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雅子!快過來!”少婦大聲呼喚着。

小女兒驀然回頭,看見媽媽,飛快地奔了過來,手裏還拿着一隻粉紅色的塑料袋。

“你去哪了?” 御用兵王 少婦責怪道,突然看到女兒手中的塑料袋,驚問道:“這是什麼?”

小女兒怯生生地搖搖頭,用手一指那邊的角落道:“是一個叔叔放在那邊的。”

少婦訝異地取過塑料袋,打開一看,裏面什麼都沒有。不過,在塑料袋打開的瞬間,少婦聞到一股刺鼻的惡臭,立刻身子一軟倒了下來。

“媽媽!媽媽!”小女兒大聲呼喊着少婦,片刻之後,也聞到這股氣味,隨即“撲通”一聲,倒在少婦的身旁。

接下來更爲可怖的事件發生了,隨着這股氣味的彌散,圍觀而來的顧客一個個感到頭暈眼花,紛紛暈倒在地。

短短一個上午的時間,在帝國商業大廈上下各個樓層中,共有9個相同樣式的粉紅塑料袋被不明所以的顧客打開。

…………

在京都上川地下鐵站臺旁,A9次列車呼嘯着飛駛而至。候車的人流逐次而上,此時正是一天中上班的高峯期,每節車廂裏幾乎都坐得滿滿的。一名身着黑色西服,面目清癯,鬢髮斑白的老者雙手插在袋中,神色冷寂地上了車。在他身後,有*個人同樣穿着黑衣,一同簇擁着上了車。

列車啓動後,老者低低地對着身邊的男子道:“你們分頭去各個車廂。”

男子點點頭,同身邊七八個人一一耳語了一番,這幾個人就分頭向各個車廂走去了。

列車行使了一段時間,一直看着報紙的黑衣老者突然擡起手腕看了看錶,見下一站到站的時間已經到了,便悄悄從懷內摸出一個塑料包裹,用報紙遮掩着,放到自己的座位下。做完這一切,列車剛好到了站,緩緩聽了下來,老者收起報紙將手插在袋中,隨着人流下了車。

後繼的人流上車後,一個年輕的小夥子一屁股坐到老者的座位上。列車再次啓動後,隨着輕微的搖擺,座位下的塑料包裹漸漸滑了出來。年輕小夥子的雙腳一直隨着列車的節奏輕輕擺動,終於一不留神,一腳踩到塑料包裹的一角。“啪”地一聲輕響,包裹突然爆裂了,一股看不見的氣體隨之彌撒開來。一兩分鐘後,小夥子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惡臭,嘴裏嘟囔了幾句。片刻之後便頭一歪,倒在座位上睡着了。而此時,小夥子座位下的那隻破裂的塑料包裹還在繼續彌散着透明的氣體!

當列車再次到站後,一部分上車的人突然驚奇地發現,自己所處的車廂內,居然一車廂的人都睡着了……

…………

中午時分,李若蘭離開住所走到大街,就聽見一輛輛警車、醫護車呼嘯着從自己身邊駛過。心下正疑惑不已,自己的手機突然叮叮咚咚響了起來。

“頭兒!出大事了!”手機中雪狼風風火火地叫道。

“什麼事?”李若蘭心頭立刻一沉,一股不詳的感覺涌起。

“你看看電視吧!今早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已經死了很多人了,我懷疑和三木他們今天的行動有關呢!”

李若蘭吃了一驚,掛斷電話,立刻又飛奔返回自己的租住屋去。

打開電視一看,果然各大電視媒體都在播報今晨商場和地鐵遭遇恐怖襲擊的事件。

從畫面上看,混亂不堪的人羣中,披頭散髮的女子哭喊震天,驚恐失色的眼神讓人心悸。現場的警察、醫護人員、防暴部隊和

驚恐的人羣混在一起,一具具擔架在鏡頭前擡過,不少人跌坐在地上哀哀痛哭。許多人情緒激憤,紛涌着與警察擠作一團。整個場面看得令人心酸不已。

“今晨,在帝國商業大廈、京都地鐵列車線、市民中心廣場等多處公共場所發生重大毒氣泄露事件。截止目前共有3706人在這次中毒事件中受傷,其中另有223人死亡。目前傷者正在各大醫院接受治療,詳細情況有待進一步報道。據悉,這次的毒氣泄露事件警方懷疑可能是恐怖組織發動的大規模恐怖襲擊。目前,全市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有一萬名警察和防暴部隊投入戒備之中……”

李若蘭靜靜看完這一切,但內心卻洶涌起伏,所受的震撼難以言表。一股異樣的感覺充斥心頭,她本能地覺得事情實在是太不尋常。難道發生在港城的恐怖浪潮又要在這裏重演?這一切究竟是什麼人乾的?爲什麼要這麼做?事情之發展令李若蘭始料未及,一時之間她竟覺得有些茫然失措。不過片刻之後,她立即警醒過來,隨即約見了雪狼。

“頭兒,三木已經回來了!”一見面,雪狼便急急說道。

“什麼時候?”

“就在我出來前半小時。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教會裏已經亂了營,他們正在用卡車往外運送物資,看樣子像是要撤了!”雪狼焦急地道:“我們要趕緊行動了!”

“黑狼巴比人呢?”李若蘭問道。

“還在密室裏和三木密談,不過我看三木好像情緒失控了,一直罵罵咧咧。”雪狼着急道:“日本警方的內線已經掌握了情報,出了這麼大的事,看來他們不得不採取行動了。蘭花姐,我們該怎麼辦?”

“他們全部撤走要多長時間?”

“我看一時半會還走不了,這個地下教會組織龐大,普通教衆有上千人。目前還有很多不明所以的教衆在裏面。”雪狼盯着李若蘭道。

李若蘭認真心念急轉,腦中認真思量了一番,道:“你趕緊回去,緊盯住三木和黑狼巴比,一有異動立刻用手機通知我。我要做點準備,看來我們不冒點險是不行了。”

“頭兒,你打算……”雪狼疑惑地望着李若蘭道。

“哦,是這樣……”李若蘭將頭湊到雪狼耳邊,輕輕地說了一番話。

“這能行嗎?”雪狼心下惴惴,有些疑慮地道。

“我也沒把握,不過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呢?”李若蘭微笑道。 “是你!”簡力文緩緩收掌,微微笑道:“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對面的那名女子正是和他同機前來澳大利亞的《港城都市報》記者曼麗小姐。

曼麗突然大笑道:“呵呵,原來是龍大律師!你不是說去度假的嗎?怎麼跑到這座島上做起野人來了?”

簡力文笑道:“我這是誤入歧途,實在慚愧啊!不過曼麗小姐不是去完成採訪任務嗎?怎麼跑到這座荒島上,莫非你是專程來採訪野人的?”

曼麗神情一滯,跺腳道:“你?”隨即又轉怒爲喜道:“想不到龍先生的口才依然這麼凌厲!”

簡力文呵呵一笑道:“彼此彼此!”

此時,歐文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身邊的那名男子收了木棍伸手去拉,歐文惱怒地揮手推開那人,捂着腦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曼麗一指那人道:“我來介紹一下,他叫唐德,我們也是在島上認識的。”

腦後留着一叢馬尾,面目粗豪、體格魁梧的唐德大步走了過來,伸出手來與簡力文一握,張口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簡力文但覺此人手上勁道十足,淡淡一笑道:“你好!”轉身拉過猶自摸着後腦,忿忿不平的歐文道:“他是歐文!是我的同伴。”

“這位是曼麗小姐,我們曾坐同一架飛機到了澳大利亞。”簡力文用手一指曼麗。

曼麗微微點頭,隨即神色一緊道:“跟我來,我們換個地方,這裏不安全!”說着轉身就走,唐德齜牙一笑,將木棍架在肩上緊隨其後。

簡力文和歐文二人對視一眼,心下疑惑,不過還是默不作聲跟在曼麗和唐德身後往前走去。

轉過四人所處的山岩後,曼麗和唐德將簡力文二人引向西行。一路上地形越來越起伏不平,不斷有巨石橫亙在路邊。走了大約有10多分鐘,曼麗和唐德突然停了下來。簡力文發現前面已經沒有路了,二人已被帶到一處巨大的斷巖邊。周圍亂草雜樹叢生,大片的藤蔓攀爬在斷巖上,和樹木雜草交纏在一起。巖間縫隙中有水緩緩流出,匯聚到地上形成了一條淺淺的溪流,一直向着斷巖下方流去。

簡力文二人狐疑地望着曼麗和唐德,曼麗忽然一笑,伸出手掌輕輕地拍了兩下。巖壁上的藤蔓突然一陣晃動,露出一個洞口,一個人從裏面鑽了出來。

“曼麗!”金髮碧眼,面容蒼白的女子轉過頭來,突然看見簡力文和歐文二人,立刻警覺地僵立不動了。

“娜塔莎,這兩位是朋友,別擔心,他們是我帶來的。”曼麗笑了笑,道:“你們認識一下吧?”

娜塔莎眼中仍充滿戒備神色,目光依次在簡力文和歐文二人身上打量。

簡力文笑笑道:“龍雲!”一指歐文道:“這是歐文!”

娜塔莎緊盯着二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娜塔莎,洛尼他們還沒有回來嗎?洞裏情況還好吧?”曼麗緊接着問道。

娜塔莎似乎不善多言,只是點了點頭,一閃身又鑽進洞裏去了。

曼麗歉然屈身,伸出手臂指着洞口對二人道:“請——”

唐德大步走過去,伸手將洞口的藤蔓撥開,衝着簡力文和歐文咧嘴一笑,甕聲道:“來吧!”

簡力文和歐文相互對視了一下,點點頭,依次鑽入了巖洞。唐德隨後跟了進來,曼麗最後一個進了洞口,隨即又警覺地將洞口用藤蔓遮住。

出乎簡力文意料之外的是,巖洞里居然並不十分陰暗,相反竟有一絲光線投射進來。簡力文驚訝不已,四下打量巖洞的四周,發現這個巖洞明顯是經過人工雕鑿,四周洞壁顯得很光滑。一束光線從洞壁上的一道缺口處射進來,令巖洞裏顯得光亮了許多。這個缺口十分平整,長約四五十公分,明顯是人工開鑿出來的一個類似觀察孔一樣的東西。

簡力文心頭震駭不已,這哪是什麼山洞?分明是一處觀察哨!而這個哨口算起來,已經是簡力文在這座島上見過的第三座觀察哨了!

“這是我們昨天夜間轉移營地時無意間發現的洞穴,看起來像是一處廢棄的軍用哨!”曼麗見簡力文認真地四下打量,眼神一閃,冷靜地道。說着,望了娜塔莎一眼道:“你到洞口去看一看,爲什麼吉米他們還沒回來?”

娜塔莎點一點頭,默不作聲地去了。

“哦?”簡力文突然回過神來,“你們昨天就到了這裏?那山腳下狼煙難道是你們點的?”

“不錯,我們有一個人走散了,昨天我們在這裏等了他一天……”曼麗神情一黯,道:“不過直到晚上我們都沒能與他回合……”

“原來不是馬田他們……”歐文喃喃自語道,眼中失望之色一閃而過,擡眼看了看簡力文。

“我們本打算等到天明就走,不過昨天夜裏有人闖入營地,我們只得連夜換了地點,在途經這裏時無意中發現了這處洞穴。”曼麗道。

“有人闖入?”簡力文訝道,“除你們之外,這裏難道還有其他人?”

“是一個黑大個子!好小子,簡直和我一樣結實!”唐德甩着馬尾,咧嘴笑道。

“黑人?”簡力文和歐文皆感到心頭一震,對視一眼齊聲問道:“人呢?”

唐德“嘿嘿”一笑,用手一指洞中最裏面的黑暗角落道:“那不是嗎?”

只見角落中果然有團黑影蜷在那裏一動不動。由於角落裏很暗,簡力文和歐文一時都沒有留意到居然還有個人躺在一邊。

簡力文心下大動,連忙趨前探視。見一個人面朝裏面,被捆得像糉子一般,全身都被粗藤團團纏住,難怪倒在地上動也不能動。

這時歐文也跟了過來,一把將那人身體翻轉過來。但見那人口中被塞滿亂草,頭臉滿是泥土草屑,神情狼狽之極。不過簡力文和歐文二人一眼就認出,此人不是強生是誰?

簡力文心頭巨震,反手抽出腰間短刀,將纏在強生身上的野藤一一割斷。

唐德見狀驚道:“呃……你們……”身形一動便要上前,卻被曼麗一把攔住。

歐文回頭怒視了二人一眼道:“你們怎可如此對待他?”

曼麗和唐德聞言不禁面面相覷。

此時強生身上的粗藤已全部割斷,簡力文伸手取下他口中的草團,叫了聲:“強生!”

強生翻身坐起,瞪眼看了看,口脣微張剛要說話,一眼看到簡力文身後站立的曼麗和唐德二人,不禁怒火中燒,身形一躍而起,大吼一聲,惡狠狠向二人撲了過去。

曼麗身形一轉,輕輕閃過強生來勢,讓到一邊。但唐德卻剛好迎了個正着,被強生一拳擊在臉上,慘叫一聲轟然倒地。

簡力文身形已然趕到,一把拉住強生,喝道:“好了!”

強生這纔回過臉來,看了看簡力文和歐文,喜道:“龍,歐文!你們都回來了?”

簡力文含笑點頭,歐文上來輕輕拍了拍強生的肩膀,叫了聲:“強生!”

地下的唐德搖搖晃晃爬起來,揉着臉,口中悶哼一聲,怒視着強生,眼中似要噴出火來,捋起袖子就要上前。

強生拉開架勢,口中怪叫道:“來啊,來啊!”

“夠了!”曼麗手一伸,止住作勢欲撲的唐德,冷冷望着簡力文道,“怎麼,這個黑大個子是誰?你不想解釋一下嗎?”

“混蛋!”強生勃然大怒,破口大罵道:“老子和你們拼了!”

簡力文擺擺手,冷靜地道:“他叫強生,也是我們的同伴……一場誤會而已。”

說着,又向強生介紹了一下曼麗和唐德,說罷微笑道:“不知者不怪,你們二人拉拉手吧!”

強生和唐德二人各自哼了一聲,分別扭過頭去。

曼麗聳聳肩道:“好了,到此爲止吧。龍兄,說說你們到底有多少同伴?其他人呢?”

簡力文沉吟着正要回答,卻突然聽到外面“砰”的一聲,似有槍聲響起。

洞內衆人一齊吃了一驚,相互望了一眼。

就見洞口人影一閃,娜塔莎慌慌張張地跑進來,瞥了簡力文三人一眼,對曼麗急急說道:“洛尼可能他們出事了!我看到邁克一個人回來了!”

曼麗神色一肅,對簡力文道:“走,我們出去看看!” 當下曼麗領先走出洞口,唐德抓着木棍緊隨其後,簡力文和強生、歐文也跟着出了洞口,娜塔莎則留在洞中看守。

五人剛到了斷巖下,走了還沒幾步,就見一個人慌慌張張跑了過來,唐德大叫道:“邁克,洛尼呢?”

那人急急跑到五人跟前,猛然彎下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氣,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拿眼睛狐疑地看着簡力文等三人。

曼麗瞥了簡力文一眼,對邁克淡淡道:“他們是朋友……洛尼人呢?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洛尼被他們抓住了!”邁克吁了口氣,終於直起腰來。

“什麼?他們又來了?”曼麗一驚,臉上神色驟然嚴肅起來。

“不是他們!”邁克搖了搖頭,沉聲道:“是另外一幫人!”

“是什麼人?”曼麗臉上露出疑惑神色。

“之前從未見過,有男有女,大概有七八個人,其中一個老頭手上有槍!”邁克說着頓了頓,喘了口氣接着說道:“我們在山腳下等待時,這幫人突然冒了出來。我們便想趕回來報信,沒想到被他們發現了……”

簡力文聽了忽覺心中一動,旁邊的強生已着急地叫了起來:“一定是馬田他們!我們快過去看看!”

曼麗訝然將臉轉向簡力文,眼中閃過詢問之色。

簡力文道:“可能是我們的人……走吧,我們過去看看。”

* * * * * * * *

馬田領着衆人在叢林中走了幾個小時之後,終於走出了山腳下的最後一片叢林,看到了強生曾經淌過的那條河流。一出叢林,衆人俱各感覺心情輕鬆,紛紛長出了口氣,轉頭四下打量周圍的環境。

唯獨馬田心情鬱郁,一聲不吭,緊抓着他那隻黑色的大箱子,揹着獵槍默默走在前面。

衆人淌過河流,走入山腳草坡之後,克萊爾緊走幾步追上馬田:“馬田,我們到昨天點燃狼煙的地點了嗎?強生呢,他能順利和歐文或者龍會合嗎?”

馬田停下腳步,掃視了一眼空曠的碎石草灘,也不覺心下惑然,默默搖了搖頭。半晌,才悠悠說道:“我看地點應該就在這附近了,不過奇怪,怎麼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衆人慢慢在山腳下的草坡上轉了一會,馬田凝目四下探查,許久之後依然不得要領。

就在這時,羅娜突然大叫一聲,用手指着一塊巨巖背後道:“有人!有……人!”

衆人一驚,果然看到前面不遠處的岩石後面有兩個人突然閃了出來。一見到衆人便立刻轉身飛奔而去。

馬田趕忙將獵槍取在手上,凝神戒備。身後羅娜已大叫道:“站住,別跑!”腳下發力追了過去。

衆人忙紛紛跟着追了過去。忙亂中,馬田舉槍沖天“轟”地開了一槍,前面一人受驚身形一晃,突然被腳下石塊一絆,狼狽不堪地摔倒在地。另外一人剛想去拉,見身後衆人已經趕到,只得無可奈何地獨自去了。

馬田等人趕到近前,用槍指住了那人。見是一個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眼中露出驚懼神色,憤憤地望着馬田等人,嘶聲道:“你們是誰?”

羅娜上前一步,大聲道:“我還想問你呢,你是誰?爲什麼看到我們就跑?”

那人哼了一聲,低下頭去。

克萊爾道:“我們怎麼辦?”

馬田遲疑了一下,道:“先捆起來吧。”

查理找來一段野藤,將男子的雙手背在後面,緊緊捆上。

衆人正待迴轉,涼子突然叫道:“好像、好像又有人來了!”

衆人一驚,一齊順着涼子的目光向前望去。

只見一塊巨巖之後有五男一女六個人依次走了出來,剛剛逃走的那人赫然走在最前面。而六人中有三人衆人看得很清楚,分別是簡力文、強生和歐文!

衆人當真是喜從天降,一個個笑逐顏開,羅娜、涼子已經歡叫着撲向前去。

“龍!”,“強生!”,“歐文!”,衆人不自覺驚叫出聲。馬田臉上如刀鑿斧砍般的皺紋亦輕輕舒展開來,嘴角不禁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人羣中,羅娜大力拍打着強生和歐文的肩膀。涼子牽住簡力文的衣角,眼淚不由自主掉落下來。

簡力文三人大踏步奔了過來,微笑着和馬田等人一一招呼。

喜笑過後,簡力文向馬田等人引見了曼麗、唐德和邁克。馬田歉然解開洛尼背後的野藤,向曼麗等人介紹了一下自己這一行幾人。

簡力文微笑道:“好了,強生被你們抓住捆了一晚,現在洛尼也被綁了,這下扯平了。”

曼麗淡然一笑,隨即眉頭又緊蹙起來。

簡力文訝道:“怎麼了?”

曼麗冷靜地道:“走吧,我們去洞中談,這裏不安全!”

馬田深深看了簡力文一眼,簡力文默默點頭,當下衆人便跟着曼麗一齊到了巖洞中。

衆人又和洞中的娜塔莎見了面,曼麗簡短介紹了幾句,娜塔莎有些警惕地望着這一大羣人,默默退到一邊。

衆人坐定之後,曼麗突然幽幽嘆了口氣。

簡力文和馬田對視了一眼,相互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之色。

衆人一起靜靜地望着曼麗。氣氛一時變得凝重起來。

“龍雲,你們是怎麼到這島上的?”曼麗突然打破沉默,開口問道。

“呃……”簡力文呆了呆,一時竟不知道如何回答纔好。回想自己這一行人,自從登上“瑪麗皇后號”後,原本以爲必將享受到的是一派旖旎風光。誰知連夜即被通知下了小艇,在大海之中飄蕩。之後“瑪麗皇后號”被擊沉,衆人被裹挾着上了一艘不明身份的潛艇。在潛艇裏度過了昏天黑地的幾天後,衆人一時迷茫失措,卻又忽然從潛艇腹內被彈射到大海之中。經歷了恐怖的艙室爆炸和海中奮力求生,衆人才得以僥倖上得現在的島來。

簡力文苦笑了一聲,只得吶吶道:“我們是被一艘潛艇送過來的……”

曼麗驚訝地凝視着簡力文,眼中神采閃動,半晌點了點頭,神色又嚴肅起來。

所以,這進來的禿頂若就是那個樑家少爺的話,那他此刻過來的目的便是,找回面子第一,順道再滅了我。

Previous article

接着那女人的身體在我眼睛慢慢地放大,然後開始褪去身上的衣衫,露出其中曼妙的胴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