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這進來的禿頂若就是那個樑家少爺的話,那他此刻過來的目的便是,找回面子第一,順道再滅了我。

“我是本店的老闆,有事兒在這說就行。”我雙手背到身後,站定如鬆,左手握拳,右臂漸漸匯聚陰氣的力量。他孃的,你當所有人都是哈巴狗?你招招手就顛顛地跑過去?

只見那禿頂聽了我的話,先是擰了擰眉毛,接着便突然猙獰着一張臉皮罵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跟本少爺這麼說話?本少爺來這,便是找回場子的!你打了我的手下,我便拆了你的店!順便殺了你的人!哈哈哈,當然,你也活不成!”

擦,這副德行真叫人噁心。

我故意跟皮大仙聊天,“三皮,這貨說那老狗是他同類。”

皮大仙一臉壞笑,搖搖頭。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罵道:“他孃的,今天沒看老黃曆,是不是不易開門,怎麼招來這麼條瘋狗?”

聞言,那禿頂大罵,找死! 怒不可揭的樑禿頂指着我和皮大仙臭罵。

當個英雄混飯吃 接着一招手,那身後又噔噔噔跳出三個人。只是全身罩在黑衣之中,高矮胖瘦又相差不大,倒沒什麼特別的區分。

“一,帶鬼砸店。”

“二,殺人。三,捉這兩小子。”

那站立門窗前的三人躬身稱是。然後各自奔向不同的地方。

我看見,在每人身後都有一隻兇鬼。

那個被稱爲“一”的黑衣人,帶着頭頂山包、腰扎虎皮裙的兇鬼衝我裏頭的貨架就要砸去。

那個“二”,則帶着一隻馬臉的鬼東西,提着一口寬大的橫刀,衝上了二樓。

至於那個“三”,帶着自己的兇鬼衝我和皮大仙奔來。

雖說這幾隻兇鬼紛紛出招。但我知道,這幾隻都不是那個叫我心悸的兇鬼。顯然,那種讓人心裏恐懼的氣息,仍舊停留在樑禿頂身後的地方。

眼看那馬臉的鬼東西要竄上二樓。我急忙喊道:“婆雅、艾魚容,上二樓!”二樓是整個最需要保護的地方。

接着我又喊來祖大樂,叫他和皮大仙一起去攔那砸店的鬼。

最後,這裏只剩下我和瘋道人。我衝他急急打了一個眼神,這瘋老頭便會意地點頭,然後朝的某一處跑去。

我的任務,便是掩護他離開,順便與這個撲來的兇鬼拼一回。

只見這兇鬼,短打的衣裳,扎腿子褲。腦袋後面垂着一條到了後背的小辮子。儼然一副清朝打扮。

這來自清朝的兇鬼,衝我亮了個相,然後嗚嗚鬼叫一聲,彈跳起來,就要用膝蓋去壓我的心窩。

我見狀,連忙後撤側身,堪堪避過之時,正要出刀,那被樑禿頂叫作“三”的黑衣人已經奔來,擡腿就是一腳,腳底磕開我的右臂。那苗刀高高揚起。

這時,落空的清朝兇鬼在地上一點,旋即一條鋼鞭似的飛腿橫掃我的腰間。

這猝不及防之下,我被狠狠掃中,踉蹌着退後幾步,差一點兒屁股蛋子摔到地上,幸虧及時用鬼煞苗刀撐住。

可這並不算完。那清朝的兇鬼見一擊得手,便飛快又踢出一腳。

緊隨這兇鬼之後的“三”也迅速出腿。

他孃的,看老子今天就卸了你的腿!我大罵一聲,一記右抹刀橫掃而出。

將掃中時,兇鬼和那個“三”紛紛撤招。我衝那兇鬼呸了一口,又被它避開。

擦,眼見這童子口水沒用上。我便收刀提速,衝那個“三”使勁兒。我猜測這清朝鬼聽他的話,若是幹掉了他,或許可以很容易就收復這清朝的兇鬼。

但還沒等我靠近“三”時,那隻兇鬼突然擋在前頭,躬身,歪頭,一擊右刺拳,直愣愣戳出去,撞到我的小腹。疼地我大叫一聲,再次退後。

眼見是個機會,那剛剛倒吸一口涼氣的“三”,夥同清朝兇鬼一起衝過來。又是拳拳砸到肉。

我不服輸,連忙掄起鬼煞苗刀,頓時,如同旋風一樣卷向“三”和兇鬼。

那“三”急忙後退。清朝的兇鬼倒是想較量一下,被謹慎的“三”叫了回去。

我在刀風中獰笑一聲,繼續朝前推碾。

就在這時,只聽那樑禿頂狠狠地冷哼一聲,然後這叫“三”的黑衣人再次衝出來,這時,他的手套已經變成了鋼拳。

哐當!

那結實的鋼拳套直接轟在我的鬼煞苗刀上,發出一絲刺耳的鳴叫。

接着我與那“三”各自後退。這時,那留着小辮子的清朝兇鬼的拳腳齊至。一個彈指之間,腥臭氣息撲面。

但顯然,我沒有多少心思放在這混着腐爛氣味的兇鬼身上。我關注的,是如何幹掉他。

眼見這兇鬼的拳腳砸下來,我連忙磕開“三”的鋼拳,再要出招自救也難,只得儘量側身,把右臂亮給兇鬼。

噗噗兩聲,那兇鬼的手腳到底不夠硬朗。被我的苗刀一逼,竟然能對轟成平手。

這時,那樑禿頂不滿地罵道:“廢物!”而後,我就看見那叫“三”的黑衣人的眼角居然有些抽搐。

似乎被樑禿頂的言語嚇得,那“三”開始瘋狂地撲殺過來。猶如服用了興奮、劑。

我不由地眉頭再皺。這樑禿頂的手下倒是真怕他,可見這禿頂平時確實是個飛揚跋扈的東西。

眼見這一人一鬼撲來,我連忙掄起鬼煞苗刀去擋。

轟咔一聲,我被兇鬼一腳踹到身後的貨架上。接着又是哐當、嘩啦的響聲。顯然,這一靠,我這貨架上的東西算是廢了。

我不由氣得大罵一句:“賠老子錢!”說完,整個身子前傾到一定程度,腳尖點地發力,迅速奔了出去。一口寒光陰森的鬼煞苗刀,正穩穩地拖在地上。擦出一線火花。

似乎那樑禿頂見我發狠,驚咦了一聲。

我衝他呸了一口,他孃的,這都是老子的血汗錢……這時,身後突然傳出砸碎棺材板的聲音。

我眼角隨即抽搐了一下,本想掩飾,卻叫那眼尖的樑禿頂看了去,只聽他哈哈大笑,衝那個砸店的“一”嚷道:“給本少爺往死裏砸!”

隱隱在身後傳來一聲是。他孃的,頓時氣得我火冒三丈。正要轉身去收拾那叫“一”的黑衣人和虎皮裙兇鬼。可卻被那清朝的兇鬼一腿伸出,攔了下來。

接着,我又掉進這一人一鬼的包圍之中。

而站在圈外猶如看戲一般的樑禿頂則嘎嘎大笑出聲,似乎很滿意這個找回面子的方式。

“小子,剛纔不是猖狂的很嗎?現在怎麼蔫吧了?”樑禿頂開始用言語刺激着我的神經。

“禿腦袋,不用你得意,一會兒爺爺就叫你嚐嚐打臉的滋味。白天抽了一條哈巴狗,今晚兒就抽你這條瘋狗!”

我自然不能叫這個樑禿頂痛快,所以儘管一時半會兒地跳不出這個爭鬥的圈子,但是噁心人的話還是能說兩句的。

那樑禿頂聽我罵他是瘋狗,氣得哇哇大叫。開始給“三”下達死命令。立刻、馬上把我弄死。

只見那叫“三”的黑衣人眼裏突然迸發一股殺氣。

而他身旁似乎連體嬰一樣的清朝兇鬼,也突然冒出一個煞氣。

擦!當老子怕你們不成!我撇撇嘴罵道。 叫“三”的黑衣人與清朝兇鬼猛然襲來。

那套在手套上面,帶着鋼錠一樣的拳套,與清朝兇鬼的拳腳功夫一起,朝我身上猛打。

面對這迅猛的攻擊,我急忙提起鬼煞苗刀去擋。

畢竟苗刀是器鬼類、厲鬼級。

那留着小辮子的鬼可是實實在在的兇鬼。通過這一番交手,倒是比那祖大樂還強上一分。

若不是我右臂積攢的陰氣實在龐大,恐怕早就不是對手了。

這時,那清朝兇鬼的拳腳直接破開我的防禦,就要踢打到我的身上。而一旁的黑衣人已經掄出鋼拳,掃中我的右肩頭。

登時上身一歪,側滑了出去。

兇鬼的拳腳只掃中一點兒。但還是感覺一股肆虐的陰氣衝入胸腔。還沒等我站起,那一人一鬼又至。

這時,那站立門口的樑禿頂笑得狂妄。

似乎聽到那笑聲,這黑衣人和兇鬼下手更加狠厲,彈指間,拳頭已經轟至面門。

我表情略顯猙獰,右臂所化的鬼煞苗刀突然消失,黑色陰氣消散之際,一隻普普通通的手掌伸了出來。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群 這隻手,是衝那清朝的兇鬼去的。目的便是要吸乾它的陰氣。

那兇鬼不知深淺,嘴裏發出一絲怪嘯,手腕一轉,化拳爲爪,就要抓向我的右手。

另一邊,那黑衣人跨步踢腿,衝我心窩踢來。

我急忙閃開黑衣人的腿腳,右手卻死死攥住同時抓來的鬼爪。

起初,這清朝的兇鬼還一臉猙獰不屑,可剛兩個眨眼的工夫,這兇鬼便換上一副哭喪的表情。也許是心有感應,這兇鬼如此,與它一組的黑衣人突然也莫名的焦躁起來。

鋼拳瘋狂地朝我腦袋左側打過來。

櫻啟 我剛要閃躲,那被吸走一些陰氣的兇鬼竟然也開始反撲而來。

似乎還是估計不足。這兇鬼猛地纏住我,將我死死釘在那裏,渾身動彈不得,眼看那黑衣人的拳頭轟來,只能乖乖受死。

這種時候,我若收回右手,只會給自己雪上加霜。陰氣不再流失的話,那兇鬼只會把我纏得更死。

爲今之計,只有心一橫,跟那黑衣人的拳頭比快。若是拳頭下來之前,我能吸乾兇鬼的陰氣,那或許還有生路。

可惜,那兇鬼的陰氣忒足,被叫作“三”的黑衣人的拳頭又實在太快。

所以,當陰冷的拳風灌入頭皮裏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一回賭輸了。

“小子,本少爺叫你可沒遮攔!哈哈哈!”樑禿頂譏笑的話再次響起。看來已經斷定了我的生死。

可就在那拳頭離我左耳不到一公分的時候,一股兇悍的氣息突然出現。

接着,只見一匹身着明光鎧的兇狼叼着黑衣人的半截胳膊竄了出去。

啊!那黑衣人頓時一聲慘叫,捂着殘缺的斷臂連連退後,巨大的疼痛之下,已經站立不穩,搖搖欲墜。

而那突然冒出的傢伙扭頭狼顧,皺鼻齜牙地盯着黑衣人。那眉眼之間,一絲殺氣凝現。

正是北斗七星殘陣,貪狼。

這貪狼甫一出現,便解了我的圍。那困住我的兇鬼此時更顯萎靡。畢竟,我一直在拼命地吸走它的陰氣。

所謂風水輪流轉,這一次,換到它拼命掙脫。

不過,此消彼長之下,它的氣力已經越發地難以爲繼,如同一隻癟氣的氣球,漸漸由我一隻手攥着,垂到地下。

這時,那剛纔還瘋狂大笑的樑禿頂如同噎了一個屁。轉眼,他的臉皮開始抽搐,接着眉眼之中,流露出一股狠厲。

“小子,你是找死!”

“擦,你個禿腦袋能奈我何?”我眉毛一擰,笑問。

這樑禿頂氣得指着我鼻子罵:“小崽子,你個井底蛙、沒見識的東西。居然敢惹本少爺,那就去陰間後悔去吧!”

說完,這樑禿頂猛地一揮手,只見他的身後的陰氣中,突然凝出一個高大的身影,這人高鼻深目,頭髮黃且小卷。一臉的金色胡茬,本就西方人的面孔此時更顯蒼白。那兇鬼一步跨出,接着一擡手臂,竟掄出一杆ak47突擊步槍。

它把槍托在手上,手指搭在扳機上、瞄準。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嗯?

還真是沈城來的大人物,就連手下的鬼物都是個洋鬼子。

雖說心裏編排了一句,但我一點兒小瞧的意思都沒有。相反,我開始繃緊了雙腿,準備隨時躲閃。

那樑禿頂叫來這個僱傭兵,便把真正抱着膀子看起了熱鬧。通過他的表情似乎不難看出,他對這位端着突擊步槍的僱傭鬼,相當的有信心。

我正要行動時,那一旁的貪狼突然吐掉嘴裏的半截手臂,吭哧地叫了一聲便衝了過去。

只聽砰地一聲。

接着便是貪狼身後的貨架爆裂開來。各種骨灰盒和冥衣紛紛炸得稀爛,碎渣崩得到處都是。就連在那頭戰鬥的人們也收到了波及。

我匆匆掃了一眼。那邊在砸東西的是那個叫“一”的傢伙,他身邊那個扎虎皮裙的兇鬼正被巨門大漢扼住了咽喉。

似乎正有裂昂之聲傳來。

而祖大樂和皮大仙已經擒下了那個“一”。

可被這槍擊一攪,那一人一鬼紛紛把握機會跳出包圍……

這些僅僅是一眼掃到的情景。這個時候,我也沒法顧及太多。只見我這邊的貪狼飛快避開那陰氣凝成的子彈,前爪按地一撥,後爪用力一蹬。弓在一起的腰身突然一抻,如同導彈一樣衝到那舉着ak47的洋鬼面前。

這時,那洋鬼掄起槍托,一下拍在貪狼的頭顱上。頓時把這貪狼砸進了地裏。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緊接着,那洋鬼再次調轉槍頭,衝着地裏的貪狼就是一槍。

咔!

砰!

第一聲,是我的鬼煞苗刀砍中槍身的聲音。第二聲,是開槍聲。

我磕開槍身,立即後撤。邊退,我邊留意那洋鬼的表情,果然,他見這一槍打偏,擰着同樣黃色的眉毛,衝我叫罵。

我呸了一口唾沫,揮起苗刀再砍。那另一邊,躲過一劫的貪狼猛地撲上來,離得近了,我甚至聽見它喉嚨裏發出的嗚嗚聲。

那洋鬼見我離得近,先是把槍當鞭子用,抽得我摔到地上。眼看貪狼撲上去,便顧不得殺我,直接把槍口對準了貪狼的腦袋…… 那洋鬼的眼神突然狠厲,深邃的眸子裏閃出一絲不是人的光芒。擦,它本來就不是人。

那眼神叫我心悸。

我連忙擡起右臂,把鬼煞苗刀換成鬼火銃,而且已經對準了那洋鬼……

砰!

轟!

可還是晚了二分之一秒。

那無情的子彈率先擊破了貪狼的頭顱。只見其腦後頓時裂開碗大的傷口,接着全身一抖,崩裂消散。

那鬼火炮彈也轟進了洋鬼的身影之中。可卻沒有絲毫的效果。

看來面對級別高的鬼物,這鬼火也不見得就能燃燒得起來。

我見這一炮不靈光,連忙又要喚來苗刀。這時,只見我的右臂突然被人抱在了懷裏。

嗯?

不是男人。

“燕趙,快融合。”

是婆雅。只聽她話音未落,已經換成鬼態。

這時,我連忙放出陰氣,猙獰地氣焰瞬間裹住右臂,婆雅的身影漸漸消失,接着,一條骨刺如刀且彎如殘月的黑甲手臂抓破了濃煙探出來。

這條修羅臂恰好擋掉了洋鬼射殺而來的子彈。

只聽砰地一聲。我被那巨大的力量掀翻了一個跟頭。連忙撐住地面,衝那洋鬼瞪眼。他孃的,這鬼東西的ak47確實夠勁兒。

就在我腹誹之時,那洋鬼的眉毛一挑,又是一槍射出來。

我連忙舞動修羅臂上的刀骨遮擋。同樣,又被推出去兩三米,撞到倒塌的貨架子這才停下來。

而身後,我突然聽見祖大樂鬼叫了一聲,殺。接着,便是魂魄撕裂的聲響傳入了耳中。接着,便聽見有風從後面奔來。

這時,那洋鬼端着突擊步槍,又開了火。點射出去的子彈呼嘯而來。我正躲時,突然聽見身後的那道風猛然停止。

我詫異地扭頭。只見那肩頭扣着一對金色獸臉披膊,穿一條湛藍褲子,圍着兩片金光山文甲的魚尾分徵裙的大漢巨門正瞪圓了眼珠,望着那洋鬼,然後直挺挺倒在地上,最後霧化而去。

靠!

我這才知道,剛纔那一槍,原來是衝巨門去的。

這才短短二十幾個彈指的工夫,貪狼崩、巨門毀。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洋鬼果然變態。

“克里斯蒂亞諾,少爺我等的累了,趕緊解決掉這個崽子,我還得回去……嘿嘿嘿。”那個樑禿頂捂着嘴打了一個哈欠,就像揮蚊蟲一樣揮手,叫這個洋鬼幹掉我。

我呸了一口,也是個流氓坯子。

但是,杜威斯就躺在自己面前,身上還有槍傷,如果不是遇到了襲擊,那還能是什麼?

Previous article

“雅子!快過來!”少婦大聲呼喚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