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杜威斯就躺在自己面前,身上還有槍傷,如果不是遇到了襲擊,那還能是什麼?

「太陽神大人,是真的,我們的潛伏在城外的兄弟們,全都完了,如果不是我跑的快,就連我恐怕都……」

杜威斯的語氣,都有些哭泣,作為一名指揮官,自己手下的戰士全軍覆沒,這無疑將成為他畢生的噩夢和心魔。

阿波羅神情一愣。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區區一個格蘭塞堡城,誰有這個實力,能在半小時內消滅我們一支甲級精銳軍?」

阿波羅的語氣中,充滿了懷疑。

此刻,站在阿波羅身後的艾琳莎也倍感驚訝和懷疑。

「不錯,我們太陽宮的一支甲級主力,滿編有數千之眾,而且配備都是一流武器,經過嚴格訓練,個個以一敵十,就連西方諸國的皇室衛隊都抵抗不了,如此強大的實力,誰能在半小時就消滅掉他們……」

艾琳莎驚訝說道。

雖然,太陽宮的人,都很難接受這個現實,但事實就是這樣。

「太陽神大人,是冥王殿的暗衛,他們早有埋伏,出其不意偷襲了我們,兄弟們被打的措手不及,根本來不及組織抵抗……」

杜威斯說道。

阿波羅臉色沉重,雙眼之中,掠過几絲怒氣。

冥王殿的暗衛,是冥王殿五大主力之一,也是最為神秘的一支主力,擅長偷襲,素來有「影子軍」的別稱,如果是他們出手的話,那半小時吃掉太陽宮一支甲級主力,並非沒有可能。

阿波羅目光微挪,冷冷看向秦穆然。

「太陽神,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幹嘛?」

「不錯,我承認,其實早在三天前,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二手計劃,所以,我命令冥王殿的暗衛,傾巢出動,隨時監視著你潛伏在城外的主力,只要他們稍有異動,便立刻吃掉他們……」

秦穆然笑道。

「哈德斯,你簡直太卑鄙了……」

阿波羅怒聲喊道。

「啊呦,我卑鄙?」

「太陽神,你說這話臉都不會紅嗎?」

秦穆然笑道。

由始至終,阿波羅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履行約定,早在西方大賽前夕,就已經暗中調了太陽宮主力埋伏在格蘭塞堡城外,做好了隨時武力接管格蘭塞堡城的準備。

現在,他居然還有臉說秦穆然卑鄙?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秦穆然不過是將計就計,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罷了。

看著秦穆然臉上掛著的笑意,阿波羅恨的牙癢難耐,自己費盡苦心計劃的一切,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賠了夫人又折兵,他心裡的火氣,可想而知。

「哈德斯,少在我面前得意,大不了魚死網破,勞資跟你拼了……」

阿波羅惡狠狠說道。

聽到阿波羅的話,秦穆然神情沒有絲毫波盪,如今的太陽神,就是虎落平陽。

「太陽神,你是不是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想跟我拼個魚死網破?」

「你拿什麼跟我拼?如果你真要拼,結果我可以告訴你,魚會死,但網不會破……」

秦穆然淡然笑道。

在西方大賽前夕,秦穆然已經讓霍爾頓暗中做了安排,格蘭塞堡城不禁有冥王殿的暗衛,還有冥王殿五大主力之一的白虎主力入駐,按時間算,現在,白虎主力應該已經控制格蘭塞堡城的重要機構,接管了整座城市的權益。

而太陽宮有什麼?

城外的太陽宮主力,已經全軍覆沒,現在只有阿波羅身邊百十餘名強者,但是這點兒實力,在冥王殿的兩大主力面前,根本都不夠看的。

所以,阿波羅根本沒有資格跟他秦穆然拼。

就在這個時候,格蘭娛樂城外,大門打開,數百手持先進武器的黑衣精銳沖了進來,迅速佔領有利地形。

看到眼前一幕,阿波羅徹底呆住了。

在和冥王殿首次交鋒之中,自己就敗了,而且還是一敗塗地,毫回天乏力。

「哈德斯,勞資給你拼了,給我上,殺光他們,統統殺光他們……」

阿波羅失態喊道。

賽場內,瞬間槍聲大作,一片混戰,雷凱等人立刻保護秦穆然和秦霜後退。

而太陽宮一眾強者,紛紛保護阿波羅撤退。

「太陽神大人,我們趕緊撤吧!」

艾琳莎焦急說道。

「不行,勞資沒有敗,勞資要跟哈德斯拼了……」

阿波羅拖著斷臂,氣急說道。

「太陽神大人,趁現在格蘭娛樂城還沒有完全淪陷,我們保護你殺出一條血路,不然咱們今天都的死在這兒……」

艾琳莎焦急說道。

「不錯,太陽神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快,保護太陽神大人撤退!」

……

在一片混戰之中,艾琳莎兄妹和幾十名太陽宮強者,死死掩護阿波羅,朝賽場後門撤退逃跑。

眼前的形勢,已經一目了然了,太陽宮必敗無疑,繼續留下,無異於自尋死路。

秦穆然說的很對,太陽宮現在,根本沒有資格跟他拼。

……

格蘭娛樂城內,隨著冥王殿主力和太陽宮百十餘名強者膠戰一片,整個娛樂城內,數千觀看大賽的觀眾,也被迫捲入其中,場面混亂不堪。

短短几十分鐘后。

冥王殿的暗衛會師白虎主力精銳,徹底控制了整座格蘭娛樂城。

此刻。

一名身穿黑裝的影衛,面色嚴肅,寫滿殺氣,英姿颯爽地朝秦穆然走了過來,畢恭畢敬,鞠躬敬禮。

「冥王大人,暗衛現任指揮官肖戰向您報告。」

「現在,格蘭娛樂城內的太陽宮強者,已經被盡數清理,反抗者就地格殺,共計九十八人,我暗衛傷亡一百七十餘人……」

肖戰報告說道。

傷亡比例將近一比二,看似暗衛傷亡比較大,但是,能跟隨在太陽神身邊的強者,都是太陽宮以一敵百的精銳,暗衛能夠取得這樣的戰績,已經算是大獲全勝。

「阿波羅找到了嗎?」

秦穆然淡然問道。

「沒有,太陽神阿波羅在太陽宮少數強者掩護下,被他給逃跑了,我現在就命令全城搜捕阿波羅……」

肖戰毅然說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不以為意,贏得西方大賽,獲得格蘭塞堡城全部權益,這次和太陽宮的交鋒,自己已經算是大獲全勝。 “主人!”

正當他疑惑時,一聲激動又悽慘的龍吟聲響起。

趙小川不由一愣,居然明白了這聲古怪龍吟中的意思,並且覺得這龍吟聲有些親近。

很快他便發現了聲源在什麼地方,因爲一條光龍從九顆行星中飛出,快速地向他飛了過來。

光龍遠處望時有數百丈之長,但飛到了他身前後卻只有丈許,嬰兒胳膊粗細。

它不斷地在趙小川四周來回翻騰,調皮的如同一個孩童,顯現着此刻它是有多麼的興奮。

四周的黑霧漸漸散去,露出了趙小川的面孔。

趙小川面無表情地看着興奮的光龍,心中有些發寒。

因爲他猜出了這條光龍的真實身份!

這是龍王,這是那條要殺自己的老龍。

一想到龍王的背叛和欺騙,趙小川就恨的牙根直癢癢。

被背叛的感覺總是不好的,尤其是龍王的背叛差點要了自己的命。

想到這裏,趙小川眼中泛出寒光,視線更是隨着龍王上下翻動不停移動着。

另一邊,賈志文如臨大敵。

漫天的星光消失的無影無蹤,空中他一個人孤零零的站立着。

“該死的,沒想到就連虛境也困不住龍王,更糟糕的是眼前的趙小川竟然被奪舍了!”

賈志文警惕的看着趙小川,腳下的踏天靴已經準備好了逃跑。

至於和對方一戰的想法賈志文根本沒有一點,畢竟此刻出現的人帶給他的氣息實在是太危險了。

特別是他的眼神,冷厲陰毒,僅僅是剛纔瞥了一眼自己,就讓自己如墮地獄。

如此可怕的對手,如此強大的精神威壓,至少是仙級強者!

賈志文如此判斷到,而“趙小川還活着”、“眼前的人是趙小川”類似這樣的念頭賈志文根本壓根就沒有想過。

正當賈志文思考着如何逃跑時,遠處的趙小川突然出手。

他快速地向着龍王的身軀抓去,手上閃着烏光,指尖和掌心細小的漩渦快速地轉動,顯然動用了輪迴之力。

同時他的雙脣蠕動,他所掌握的魔音八音齊齊施展,一瞬間作用到了龍王的身上。

上下翻飛的龍王頓時定在原地,驚恐地看着他的“主人”伸出兩隻手向着自己抓來。

一首一尾,龍王的頭部和尾巴被趙小川緊握在手中。

龍王有些發愣,賈志文有些發愣,甚至連趙小川也有些發愣。

龍王是不相信他的主人會殺他!

賈志文是沒搞明白眼前是什麼情況!

趙小川是沒想到龍王會這麼輕易就被自己抓在手中!

時間在這一瞬似乎靜止,三人各自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但都沒有得到答案。

不過趙小川率先反應過來,大吼一聲,兩隻手動用全部的力道向着兩邊撤去。

“啊~”

龍王的身軀有多麼的堅固趙小川曾經是看到過的,所以趙小川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然而下一刻,趙小川的吼聲立刻停止,就好像被卡住脖子的鴨子,驚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啪~”

完全沒有任何阻力,趙小川的手中的龍王被輕易的撕扯成兩段,如風中柳絮在空中搖擺。

賈志文長大嘴巴看着斷成兩截的龍王,怎麼也想不到和自己大戰了許久的龍王竟然就這樣輕易的死掉了!

不過當他看到趙小川臉上邪惡的笑容後,心中立刻打了寒顫,快速倒退百丈,恐懼的看着對方。

“兇人!大凶之人!”

賈志文手腳微微顫抖,看着趙小川心中暗道。

趙小川收回自己的笑容,神情變得更加的尷尬。

他沒想到龍王竟然變得會如此的脆弱,以爲是賈志文耗盡了龍王的力量,讓自己撿了個漏。

所以他才向賈志文露出一個略顯尷尬的笑容,可是沒想到賈志文竟然像是躲瘟疫一般躲避着自己,這讓趙小川很受傷。

不過很快他便將目光放在了手中的龍王身上,思考着如何處理它。

畢竟他總不能一直攥着龍王的屍體吧?

“爲什麼?主人,爲什麼?”

趙小川被嚇了一跳,低頭看到龍王正在留着眼淚望着自己,口中發出粗重的喘息聲。

他不明白龍王明明已經斷成了兩截,可爲什麼還不去死?

龍王也不明白,爲什麼他的主人會殺自己?難道說他已經忘記了當年的諾言了麼?

正當他還想要繼續詢問時,趙小川深吸一口氣,雙手一合。

“啪!”

一聲巨響,如雷鼓響動。

天官賜福 趙小川雙掌合處,周圍的空間瞬間破碎,同時龍王也化爲點點金光消失在空中。

趙小川長舒一口氣,暗道這下子龍王總該死透了吧?

然而還沒等他這口氣出完,一滴金色的水滴從他的掌心飄出,懸浮在了他的眼前。

賈志文很後悔,後悔爲什麼要聽師妹的話來救趙小川;後悔自己剛纔爲什麼那麼較真,不帶着趙小川快點離開這裏,而要和龍王大戰;甚至後悔到埋怨趙小川爲什麼死的那麼早……

若是時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不會讓這些後悔存在!

因爲那樣,他就不需要面對眼前這個恐怖的男子了。

正當他胡思亂想時,男子將龍王一掌拍死,然後搓了搓手掌,想着慢慢走了過來。

“你……”

“前輩,不管我的事情!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還不等趙小川說話,賈志文開口說道,連忙解釋道自己和這裏的事情沒有一點關係,也和趙小川沒有一點關係,不,甚至連趙小川這個人都不認識。

趙小川對於賈志文極力撇清和自己的關係,剛開始有些錯愕,不過想到剛纔自己的那一巴掌,漸漸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心中鄙夷賈志文的同時,也冒出了作弄賈志文的念頭。

造化神宮 “咳咳,你這個靴子很不錯麼!”

賈志文原本還在極力辯解,但聽到趙小川的話後,立刻停了下來。

“呵呵,前輩真是好眼光!這是我們賈家的祖器,價值連城…….既然前輩喜歡,那就拿去吧!”

賈志文笑呵呵的回道,將踏天靴從腳上脫了下來,放在身前。

“嗯~”趙小川點點頭,賈志文長出了一口氣。

“咦?我看你的衣服也不錯麼!”

“這……前輩喜歡,拿去就好!”

“你的鞋子!”

“前輩喜歡就好!”

“神算子,你一定要回來,我在外面等着你,你一定要回來啊。”尹琿聲音顫抖着,抹了一把臉上的淚痕,而後拖着傷殘的身體朝着來時候的路走去。

Previous article

所以,這進來的禿頂若就是那個樑家少爺的話,那他此刻過來的目的便是,找回面子第一,順道再滅了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