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夕剛纔說是“她甦醒”了。到底我體內是什麼甦醒了。

難道……是那個聲音?

難道其中一個影子是她的?

她怎麼會突然甦醒,努力回想着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

我聽到那個聲音是中了釋陰針之後,難道說,她的甦醒跟釋陰針有關係?

她又怎麼會在我體內?

太多不明白。也不清楚該從哪裏調查起。

心情低落的走出房間。

剛出去,雲離就跑過來說道:“雨澄姐姐,你終於出來了,陪我去看看十七哥哥。就看一下,看一下就出來。”

我猶豫了一會後就答應了。

就在快要接近十七時,聽見十七含含糊糊的在叫着一個人的名字。

那個名字很像是雲離的名字。

“小妮子,你的十七哥哥是不是在叫你?”

雲離豎着耳朵聽着,笑着說道:“好像是額……”

說完就樂呵呵的朝十七跑去。

她把耳朵湊到十七嘴邊努力的想聽清十七到底叫的是什麼。

我剛走到,就看見雲離表情僵硬的站起身來。

我摸着她的頭,說道:“看了你們兩的感情的確好呀,沒想到他都成這樣了還會叫你的名字。”

雲離把頭緩緩的轉向我,表情呆泄的看着我,說道:“雨澄姐姐,雲曦是誰?”

我一愣,看向十七,仔細的聽了下他口中的名字。

雖然很含糊,但的確跟雲曦比較像。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可能是十七喜歡的那個女人吧!”

雲離一聽,眼圈開始泛紅,眼瞳中泛着淚水,但她憋着,一直沒有讓它流出來。

“雲離,你怎麼了”

我着急的問着,我不知道這句話出去會讓她這麼傷心。

“雨澄姐姐,你說,那個雲曦會不會長得很漂亮?而且……她的名字跟我的這麼像,十七哥哥會不會是因爲這樣才經常跟我玩的?”

我瞬間就呆住了,雲離的這些話明顯帶着醋意。

“雲離,你是不是喜歡上十七了?”

“喜歡是什麼感覺,我只知道現在雲離不高興,超級不高興,想打人。”

我摸着雲離的頭,表情嚴肅的看着氣得滿臉漲紅的雲離。

難道她真的喜歡上十七了嗎?但她看上去還這麼小。

而且……十七好像深愛着雲曦。

拉着雲離離開了血池,她一個人帶着房間許久都不出來。

我只好直接去找小白。

小白卻說雲離肯定是喜歡上十七了,其實,雲離不是小朋友。

我瞬間就懵了。 戰國大司馬 小白卻說雲離肯定是喜歡上十七了,其實,雲離不是小朋友。

我瞬間就懵了。

雖說雲離活了幾百年,但總體來說,不但看上去像小女孩,而且從各方面的行爲舉止來看也像小孩。

可是蔚軒也沒做多的解釋,只是讓我不要把雲離當小孩看,她只是比一般人單純。

一知半解的來到房門前,敲了幾下雲離的房門。

裏面沒有動靜,大叫了幾聲。房門突然打開。

雲夕對着我笑道:“我們去看看十七哥哥怎麼樣了吧!”

我看着她的笑臉,心疼的問道:“你還好吧……”

她趕緊笑着點了點頭。

於是我們一起來到血池,看見十七的身體基本已經恢復。

跟雲離兩人找小白過來瞧了下,小白說基本可以了。

然後就把十七擡到了房間。

他要留下來幫十七再檢查一下,讓我和雲離幫忙去弄點石盒裏的陰血。

雲離跑得飛快,一臉着急樣。

總是不能把雲離想成大人,她現在的舉動就像孩子在父母面前表現自己,想讓父母更疼自己。

做完這些後,小白看着十七說道:“現在就讓他好好休息吧,只要每天給他餵食陰血。很快就會醒來了。”

之後我們便收拾整理了一下,開車回了別墅。

回到別墅後,離雲說想看看十七口中的雲曦長啥樣。

我也沒見過,無法滿足她,但她一直鬧。

我只好找蔚軒和小白。看他們兩個可不可以調查出那個雲曦。

他們兩個比較有勢力和手段,應該可以找到。

幾天後,小白和蔚軒同時說出了雲曦的位置。

而且還給了一張雲曦的照片。

不得不說,他們兩的效率真高。

讓我們自己去找,他們兩個最近都很忙。

於是我和雲離按照他們說的地址找了過去。

由於他們兩個說的是同一個位置,所以確定這個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雲曦。

因爲不認識,只好在她的住所等着。

雲離這次到沒着急,也沒鬧,很耐心的等着。

一直等到天快黑,一位跟照片上長得一樣的女人挽着一個男人的胳膊往這邊走來。

我跟雲離都愣住了,雲曦居然挽着別的男人,而且舉止還如此親熱。

這要是被十七看到了,還不傷心透了。

雲離底聲問道:“雨澄姐姐,你確定是這個女人嗎?”

我看了下照片,又看了下面前的女人,的確是一樣。

“你別急,我過去試探下。”

說完,就拿出一張十七的照片,在雲離面前晃了晃。

隨後便來到雲曦和那男的面前,拿出十七的照片,說道:“請問兩位認識這個人嗎?”

如果她真是雲曦,那麼十七一定來找過她。

雲曦剛一看到照片,臉色立即變了,大聲吼道:“我認識……就是他,大色狼。”

他旁邊的男人聽後,湊過來咬着呀說道:“這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幾次都說曦曦是他女朋友,要是我不讓給他,他就殺了我,我幾次都報了警,真是神經病。”

我尷尬的笑着說道:“原來是這樣,呵呵……我正好也在找他,多謝了……”

說完我就直接走了,那個女的的確是雲曦,看來十七不只一次找過她。

只是……雲曦已經忘了十七。

而且還愛上了別人。

聽到雲曦和他的男友一直在議論這十七。說着十七的壞話,還邊說邊笑。

雲離憤怒的盯着雲曦的背影,小嘴一直緊咬着。

“好了,回去吧,你想看。也讓你看了。”

雲離點了點頭,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了雲曦一眼。

那次十七讓我幫他洗頭,應該就是來找雲曦的。

但找到雲曦後卻發現一切已經變了,他們曾經在一起的美好已經破滅。

他和雲曦兩個人。只有自己還在堅持這千年前的諾言。

另一個人則已經把對付忘到九霄雲外。

十七那天喝醉也是因爲這件事,他在借酒消愁。

那天他說,找到不死草也沒用,當時還不明白。

現在終於知道嗎,十七找不死草是爲了讓雲曦跟自己一樣,長生不老,這樣他們就能永遠在一起。

找了百年的不死草只爲她,可她卻早已經忘了他。

十七居然把這種悲傷一直隱藏在心底,從不表現出來。

他真的很厲害,心在滴血。但臉在笑。

我跟雲離一路回到別墅都沒有說過話,心情都很低沉。

十七說他是孤兒,那他以前一定把雲離看得很重。

回到別墅,雲離立即去了十七身邊。

而我則被小白叫了過去。

“什麼事?”

小白一臉認真的盯着我,說道:“我想了好久。還是認爲,你跟我走纔是最安全的。”

“蛤?”

我一臉茫然的看着小白,他很久以前就讓我跟他走。

但一直都只是認爲他想跟我兩人過二人世界。

但這次他居然說的爲了我的安全,又是爲什麼呢?

他縷了下我的頭髮,說道:“你體內有着一個很恐怖的靈魂,他的力量只有我才能壓制,也就是說,你只有跟着我,才最安全。”

我臉色一沉,難道他早就知道我身體裏有問題嗎?

但他爲什麼要瞞着我。

“你是不是調查釋陰針時就知道了,那個靈魂的甦醒是不是跟釋陰針有關係?”

小白點了點頭,說道:“當時那個面具老人的目的其實就是你體內的另一個靈魂,也就是說,她早就知道了那個靈魂的存在。”

小白的臉突然一沉,說道:“知道這一點的人並不多。除了我,那就只有……”

他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我問着他到底是誰,但他沒有理會我。

而且,他那句話的意思是,小白早就知道了我體內有另一個靈魂存在。

在我中釋陰之前他就知道,難道說,我前世時,另一個靈魂就已經存在了嗎。

可蔚軒爲什麼好像不知道。

而且小白說只有他的力量才能壓制住那個靈魂,我相信他說的。

因爲姥姥告訴我,只有一位全身白衣的男人才能救我。

“小白……你是不是認識我姥姥?”

小白一愣,猶豫了一會,說道:“認識……”

“你知道我的姥姥在哪嗎?”

小白低聲道:“不知道,我已經派人調查很久了,但依然沒有找到,這隻有一個可能。她在故意躲我。”

聽到小白這樣說,我一驚,沒想到連小白都不能找到姥姥,而且……姥姥爲什麼要躲着小白。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聽你這樣說,你們好像很熟。”

小白看了眼我。說道:“現在也沒什麼好瞞你的了,你總會知道的,你姥姥是我們白靈域的元老,當初是我讓她照顧你的,但三年前,她就突然失去了音訊,我一直在找她,同時也在找你,但你身上的陰氣一直被封印着,我無法找到你,直到幾個月前你的封印消失,我才知道你在哪。”

瞬間的呆住了,一直都知道姥姥不是普通人。

但從來沒想過姥姥居然不是人。

既然姥姥是白靈域的元老,那怎麼可能連小白都找不到她呢。

而且按照他這樣說,是不是就可以認爲。小白一直在保護我,從我出生的那一刻他就在保護我。

“爲什麼在我出生的那一刻你就知道我是佘姬?”

小白呆了半宿,沒有回答。

握住我的手說道:“相信我,只有跟着我離開,你才能安全。現在各界都在抓你,蔚軒他根本就保不了你。”

我慢慢收回手,說道:“我會變強,自己保住自己。”

頓了下,接着說道:“你也說過相信我的。”

小白看着我,說道:“你還是想留在他身邊,是嗎?”

我低着頭,沒有說話。

他突然一笑,說道:“能聽我彈一曲嗎?”

驚訝的看着小白點了下頭。

隨後小白不知從哪拿出了一隻古琴。

就是當時看見他在別墅外彈的那隻古琴。

我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白皙的手指不斷優雅的動着。

動聽的琴聲緩緩入耳。

從來沒有聽過這個琴聲,但聽上去格外熟悉。

琴聲中帶有一絲溫暖,高興,但中間還夾雜這一點傷感,可能是彈琴人此時的心情帶入其中了。

看着這時的小白有一絲着迷。

琴聲讓我整個人放鬆了下來,腦海裏的所以思緒都被琴聲霸佔。

突然眼前的一切發生了變化。

可抑制的顫抖着,喊道:“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沒有權利這樣對我。”

Previous article

蘇紫萱拿過來,仔細地看了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