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抑制的顫抖着,喊道:“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沒有權利這樣對我。”

“不,你知道的你是我的所有物,所以我要在你身上烙上烙印,讓其他的男人覬覦,更讓你的身體牢牢的記住

我。”

他的語氣略微帶着些喘,手順着腿慢慢的向上滑……

舒暖驚喘一聲,抓住他的手,想要躲開他太過深入的接觸,急道:“不要。”

“不,你要的。”

他俯身含住他的耳垂,輕聲道,罔顧她的躲避,執意的需索,探索她的甜蜜。

舒暖驚慌錯亂,身子不停的扭動着想要閃躲,可是不論她怎麼躲避,他的手就是如影隨形,總是有辦法找尋到

令她喘息顫抖的那個地方,不斷的施壓,他追逐著她的躲避,一次又一次的欺過來,越發親暱的探索她。

舒暖想要尖叫,她狂亂的想要擺脫他,激烈的扭動身子,卻只是將胸脯送到他眼前,他毫不客氣的低下頭吻住,她的身子驀然一僵,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不動了。

蕭寒吻上她的脈搏,沒有錯過激烈的心跳,他感受到了她的僵硬,卻仍舊不慌不忙,手指仍舊堅定的探索著,在聽見她一聲微弱而尖銳的抽氣聲時,他不著痕跡的勾起嘴角微笑,牙齒輕咬,用脣細細的摩弄她的柔軟雪白。

舒暖瞪大了眼眸,僵硬著身子直到不由自主的發抖,她緊咬著脣,咬破了柔軟的脣瓣,嚐到淡淡的血腥味,她仍舊在抗拒,排拒如海浪般襲來的感官風暴,不願意順從他在她身體上挑起的感覺。

他的脣熱得像是火焰,從她的胸前一路燒灼到咽喉,啃咬著那裏敏感的肌膚。

“不要抗拒我,好好享受。”

“絕不!”她從牙縫中冷冷的擠出兩個字。

—————————————————————————————————-

蕭寒看着她明明已經暈染了**卻依舊強撐倔強的臉,輕輕的嘆了一聲,撫上她羞紅的臉蛋,“你太好強了,女人應當適時的軟弱才顯得可愛。”

舒暖別開頭,又被他捏着下巴捏回來,他好整以暇的低下頭來,找尋到她輕顫的脣,炙熱的脣覆住了她的,緩慢的摩挲,誘引她張開嘴。

舒暖固執的緊閉雙脣,而他卻狡猾的選擇於此刻輕巧的觸摸她最敏感的柔軟,她禁不住發出尖銳的喘息,而他就在此刻輕易的探入她口中的甜蜜,他的舌**辣的探入,一再一再的深入勾纏。

他在她身上點燃了一簇簇的火苗,她企圖抗拒那些火焰,但火焰卻在她體內燃燒得更旺盛,她想扭開身子,但他卻不允許她逃離,深深的吻著她,直到她的脣腫脹,直到她的呼吸急促,直到她再也戴不住那倔強驕傲的面具。

她能夠感覺到他堅實的身軀緊壓著她,他的身軀在她身上移動著,壓制著她的行動、操縱她的反應,那男性的灼熱緊貼著她,讓她幾乎因爲恐懼而尖叫出聲。

“迴應我。”

他催眠似的說道,呼吸在她的脣邊成爲喘息。

她再度撇開頭,掙扎著開口,“我不會迴應一個禽獸的強/暴,要做就快點,做完立刻滾開!”

蕭寒的眼眸在一瞬間變得陰暗,幽暗的眸子陰冷得像是寒冬風雪的天空,滾開?她就這麼不願意看到他?

他心中的柔情瞬間褪去,怒氣與冷酷在此刻掌握了他,他露出修羅般的微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顧慮你了的,強/暴嘛,只要我盡興就行了。”

舒暖感覺到他突然的轉變,還來不及驚慌,他的手已經撥開她的大腿,衝了進去。

舒暖的臉色瞬間蒼白,一聲尖銳的喘息就那麼卡在喉嚨裏,她來不及張大口把那口吐出來,他迅速的低下頭吻住她,制止她一切的語言。

蕭寒感覺到了她的緊繃,看着她蒼白的小臉,他也知道她在承受疼痛,可是他停不下來,他太渴求她了,渴求得連靈魂都在顫抖。

……

蕭寒的動作在看到她眼角的淚水時驟然停下,他輕撫她的臉,溫柔的吻幹她的淚水。

“你不該惹怒我的。”

明明是他在欺負她,他竟然還說出這樣責怪她的話,舒暖氣得厲害,眼角的淚流得更厲害了。

蕭寒此刻是決計不可能退出來,又不忍心看她疼痛,就放慢了速度。

舒暖咬緊牙關不給他任何反應,可是身體的感覺欺騙不了自己,這個男人甚至比她自己都熟悉自己的身體,

壓抑的喘息和細細的嬌吟飄蕩在偌大的房間中,情/欲的味道瀰漫開來,原始而強烈,充斥着房間裏的每個角落。

……

—————————————————————————————————-

一切終於平靜下來了,蕭寒從她身上翻下來,舒暖輕輕的喘息着,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抖着,看起來無助而又

可憐。

蕭寒吃飽喝足了,又纏住她的脣吻了一通,然後佔有性抱着她,一手支着頭,一手撫摸着她的滾燙的臉蛋,俊臉上是意猶未盡的笑容。

“你不是說要殺我的嗎?怎麼,沒力氣了?” 漢當更強 說完,挑挑眉,“不會真像我說的那樣,連擡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吧?”

舒暖睜開眼睛,恨恨的瞪向他,她真想一巴掌扇在他那討厭的臉上,可是她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這個男人像個不知饜足的野獸一般,她都不知道自己被他要了幾次,醒了昏,昏了醒,折騰得骨頭都要散架了。。

“你無恥,你別得意的太早!”

蕭寒的手順着她優美的曲線下滑,感覺到她身子的顫抖,笑了笑,說:“還能說話啊,看來還是有點力氣

了。”說完,將她翻了身子,趴在牀上。

舒暖意識到他的意圖,驚道:“你要幹什麼?”

蕭寒輕咬住她的耳朵,道:“幹你!”

舒暖想哭,罵道:“蕭寒你這個流氓,你是太監轉世嗎?我不要,不要,我累。”

蕭寒擡起她的腰身,吻了吻她纖長的脖子,哄道:“乖,最後一次。”

舒暖感覺到他的攻擊,無力的趴在枕頭裏哼唧起來。

……

良久,舒暖連擡眼皮的力氣都沒有,像個破碎的娃娃一般,任由蕭寒將她抱到浴室裏,洗好後,又把她抱到牀上。

蕭寒也躺下,將她摟在懷裏,瞧着她柔順乖巧的模樣,心裏既滿足極了,側頭吻吻她的額角。

“這會兒沒勁兒了吧?”

舒暖累極了,現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覺,在心裏將他罵了幾遍後,轉過身子。

蕭寒的手臂立即跟上來,霸道的將她圈在懷裏。

“以後再給我莫名其妙的瞪着眼睛犟,我就收拾得你連眼睛都睜不開。”

—————————————————————————————————

舒暖這一覺一下子睡到了第二天下午,醒來的時候,身體像是被車壓過一般,痠疼不已,尤其是雙腿間,更是帶着羞澀的疼痛。

“流氓,禽獸,混蛋,色/狼!”

舒暖把自己所會的罵人的詞通通罵了一遍,也消減不了心底裏的憤恨。

王媽推門進來見她醒了,正試圖坐起來,連忙跑過去扶着她。

“小姐,小心點!”

舒暖發現王媽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她順着看過去,才發現自己是裸着身子,而雪白的肌膚上遍佈的都是曖

氣開還暖。昧的痕跡,她臉一熱,連忙拿起被褥將自己裹了起來。

王媽見狀笑笑,“小姐是要起牀嗎?我去拿衣服。”

舒暖紅着臉點點頭,心裏又把某人狠狠的罵了一通。

舒暖洗漱完畢,王媽扶着她下樓,她的腳本就不舒服,再加上昨晚上的折騰,稍微的移動,舒暖就覺得難受得

很。

王媽把她扶到沙發上坐下,“小姐,您先坐着,我去倒杯熱茶。”

舒暖點點頭,看到茶几下面有份報紙,昨天還沒有呢,應該是今天的,剛伸手拿到報紙,茶几上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驚住,手裏的報紙掉了下去。

杜韻詩。

(.) 因爲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忌諱。需要考慮周全。

“何總,你覺得我應該要解釋什麼嗎,好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兒子打擾你了,對不起,我們先走了。”

抱起一旁的小家夥,胡夢大步轉身離開。

那邊何禹幾步上前,一個大力,將胡夢給橫抱了起來,連帶小家夥一起都捲入懷裏。就轉入地下車庫的電梯,然後掏出車鑰匙,按了一下,車門“滴”地一聲,應聲而開,

擡腿勾開車門,將母子倆一起塞入了車內。不等胡夢從頭暈腦花中回神過來,他按了按車鑰匙,直接關了車門,任憑胡夢在車裏敲着車玻璃氣的大叫,他就是沒有理睬。

何禹繞到車的另一邊的時候,打了個電話吩咐了一聲:“啊森,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一步。”

然後又“滴”地一聲拉開車門進入,那邊胡夢趁機就要推開門從車上跳下來,被敏捷的何禹立刻拉住,然後按下遙控鑰匙。

“何禹,你這個混蛋,你放我下去,我告訴你,別以爲,你付我工資,你是我老闆,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了,我告訴你,你現在這樣子的行爲是綁架,綁架,你知道嗎。”胡夢瞬間崩潰了。

這都叫什麼事情啊,這個男人憑什麼啊。

何禹不語,已經迅速地鎖定了車門不開。胡夢折騰一番,無果,氣的掄起胳膊捶他,越發像頭瘋狂的母豹子。何禹皺皺眉頭,也沒反擊,隨她在那折騰。

“胡夢,你現在最好想一想,等一下怎麼和我解釋這件事情。”

“何禹,你這個大變態,趕緊放我下去。快點。我告訴你,我沒有什麼和你好解釋的,你最好趕緊放我下去,不然。”

可是某男卻是無動於衷,車速儼然是飆升到180碼,那是玩命的衝動。這個死女人就是嘴硬,都給他生下個兒子了,還那麼嘴硬,真是不知道腦子裏整天都在想些什麼東西。

哲哲抽動了一下嘴角,然後淡淡的坐在那邊,看着兩人在那邊爭吵,這是不是代表這第一步已經是成功了,不過他這老爸有夠彪悍的,不錯,在心裏微微的點個贊,但是絕對不能讓老媽知道,其實是他在背地裏出賣了她。

最後因爲是到了醫院,胡夢才反應過來,自家兒子受傷了。

“寶貝,你傷到哪裏了。”

“沒事,只是一點燙傷,沒關係的。”

“還當人母親呢,就你這樣子的,連自己兒子手臂受傷了,剛纔都沒有看見,還當人母親,胡祕書,你是在開玩笑吧,我真是懷疑,這小家夥,能平安長到那麼大。”

胡夢不理會,面對何禹的毒舌,她已經是習慣了。

到了醫院,小家夥已經在處理傷口了,因爲小孩子皮膚比較的嫩,所以這燙傷也是可大可小的,要是不處理好,可能還會留下傷疤什麼的。

幾個大男人悄無聲息地靠近,一番小心翼翼的樣子,倒也是難爲他們了。

“怎麼樣了。”

戴森作爲代表,低聲詢問了何禹。身爲何禹的好朋友,這可是第一次見到他緊張成這個樣子。

(本章完) 發燒?

葉繁星差點以爲自己是聽錯了。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昨天也就澆了蘇琳歡大半瓶礦泉水。

就那樣也能發燒?

傅媽媽不明白什麼情況,忍不住看了一眼葉繁星。

葉繁星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說:“那蘇老師可真夠嬌弱的,一瓶礦泉水就能把她淋到感冒還發燒?”

蘇太太見葉繁星承認了,生氣地說:“這麼說來你承認自己做過這樣的事情了?”

“我不承認有用嗎?”葉繁星淡定地說:“而且,我既然敢做,也沒什麼不敢承認的。”

“你看看……”蘇太太忙看向傅媽媽,“這個臭丫頭簡直囂張得要命,連我在這裏,她也敢這麼說話,背後還不知道有多可惡。這種農村來的野丫頭,哪裏有資格當景遇的媳婦?”

傅媽媽皺了皺眉,聽到蘇太太這樣輕視,有些生氣地回了句,“星星再怎麼,也比你女兒更適應當景遇的媳婦,至少她不會像你女兒那樣,在我們景遇受傷的時候丟下景遇跑了。”

蘇太太僵了僵,用討好的語氣說:“親家母,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我這也是爲了景遇好不是?這個小丫頭狂妄又不懂禮貌,在外面指不定還給你們傅家惹多少事。”

擺明了這個人就是來找麻煩的。

而且,就是爲了針對自己,葉繁星也不是愛吃虧的人。

不過對方畢竟長自己這麼多歲,葉繁星也不跟她吵,免得吵完了,自己也撈不到半點好處。

而是機智地擺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對傅媽媽說:“媽,對不起,我不想惹事的,實在是蘇小姐她太過分了。”

“過分?”蘇太太一看到葉繁星這副模樣,就覺得生氣,“明明是你潑了她水,還說她過分?你還要不要臉了?”

傅媽媽的心自然是偏向葉繁星這一邊的,她問道:“蘇琳歡怎麼了?”

葉繁星委屈地說:“以前大叔還沒好的時候,蘇琳歡每次見大叔,都嫌棄大叔坐在輪椅上,總是在大叔面前說些難聽的話。現在大叔好了,昨天蘇小姐又來找我,說……”

“說什麼?”傅媽媽焦急地問道。

蘇太太坐在一旁,看着葉繁星從眼裏還擠出了幾滴眼淚,可憐巴巴的樣子,手指緊緊地拽在一起。

要不是傅媽媽在這裏,她真想把這個葉繁星抓過來打一頓。

葉繁星故意望了一眼蘇太太,才開口說:“蘇小姐讓我離開大叔,說我不配做大叔的妻子,她才配。”

“我呸!”聽完葉繁星的話,傅媽媽氣得連形象都顧不上,“她還有臉了她?”

葉繁星繼續讓自己顯得更加可憐,“我承認我潑她水有點過分,可是我當時真的很生氣。再怎麼我也跟大叔結了婚,她卻跑上來說這樣的話,所以,我就沒忍住。”

葉繁星深知,很多時候,讓自己顯得弱勢一點,沒什麼壞處,所以,就把自己的演技全部發揮上了。

傅媽媽見葉繁星難過得眼淚都落下來了,趕緊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怪你,我要是你,直接拿開水潑她,潑她一瓶水都太輕了!就她那樣,還好意思來讓你離開,她以爲她算什麼?” 赫連軒伸出手捏着封千凝小巧圓潤的下巴,精緻的五官讓她顯得尊貴而高雅,即便左臉上略帶紅腫的印記也絲毫不能掩蓋她出衆的美貌,低垂欣長的睫毛覆蓋了她一雙清澈的雙眼,而她完美的身體曲線更讓她如維納斯一般美麗無缺。

這個女人真的有資本讓男人爲她傾倒,他剛剛的一掌,將她的呱噪打去,更打出了他心中的憤恨。他永遠不會忘記,就是這個女人害死了他的小叔!

赫連軒眼中的嘲諷越來越濃,小叔一直認爲這個女人就是風雨中的百合,受盡風吹雨打依然潔白無睱。

“小叔,我會讓這朵百合一生一世的陪着你……”

赫連軒的臉上帶上一抹冷絕,之前的迤邐全被他的冷酷隔斷,拉着封千凝的手,無視於她的嬌弱,將婚紗套在了她的身上。而此時的封千凝就如木偶一般,任由他擺佈。

穿好婚紗後,赫連軒胡亂的將她的長髮梳理好,生澀的挽了一個髮髻,之後將她一個橫抱,向着門口走去。

門外的奔馳靜靜地停在那裏,赫連軒將封千凝往車上一扔,然後發動車子,絕塵而去。

工地上的男工人們漸漸聚集在了一起,看着遠去的跑車,竊竊私語起來。

“她原來是軒少爺的女人啊!剛纔小張還真是大膽,要是被軒少爺知道他們非禮那女人,下場還真是無法想像!”

“你們看到沒有?那個女人穿着婚紗呢!”

“最好軒少爺沒看見他們剛纔的行爲,不然……”

屈胖三說是麼?

Previous article

凌夕剛纔說是“她甦醒”了。到底我體內是什麼甦醒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