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談小姐不用擔心,現在男人都喜歡有胸有屁股的,我的品位還沒有……”玩味的目光掠過這個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脣角笑意更甚,“差到這個地步。”

原先還在漂浮着的思緒,一下子被人拉回,談羽甜第一反應——低頭看胸!

明明很挺!

第二個反應——擡頭,怒視着這個笑的不動聲色的‘惡男’,顫抖着手指指向華慕言,“你、你……”

簡直欺人太甚!

但是隨後一想,覺得有點不對勁,“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華慕言示意了一眼她的手機,聳了聳肩,“你手機上有。”

手機……手機……

歐漏!她爲了防止自己忘記手機號,還特意的將手機號輸入了備忘錄。

談羽甜一拍腦門,想要咒罵一下自己的智商,誰料手臂上的傷一下子被扯痛,又是一陣痛苦的嗚咽……

原先靠在門口的身影終於動了動,華慕言走到牀邊,薄涼的脣輕啓,“談小姐,你好,初次見面,我叫華慕言。”

他率先的自我介紹。 “我還以爲這妞不在B市了,害得我那段時間天天惦記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聽到那種現場。哪想到,今天竟然就這麼巧,這樣也能碰上!這是不是那句老話說的,踏破鐵鞋無覓處?”這小哥還在那一個人傻樂,誰知道那兩個哥們轉身就往門外走了。

“擦,什麼情況?”一言不合,就走人是吧?

“你傻啊,肯定是去逮那女的去了啊。”其他圍坐在桌子旁邊的人朝他翻了個白眼。逗樂子呢!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看不出來!

一羣人立馬奸笑地跟了上去。開玩笑,當初這兩個哥們可是他們一羣人當中最中意那姑娘的。

至於,是中意她的嗓音,還是人……?

嘖!這有區別嗎?

而在包廂裏,云溪一曲結束,正好中場休息,吃了個橄欖,順便坐在沙發上隨意看了看手機。

結果,張翠的電話正好過來了。

聽着這震耳欲聾的音效,云溪和嶠子墨打了聲招呼,直接出了包廂。

“喂?媽,找我有事?”KTV的走道裏也是此起彼伏的音樂回聲,云溪拐出走廊,找了一處休息區,靠在窗邊接電話。

“你袁蓴阿姨剛剛給我打電話,明天她侄女正好來B市,她出國這麼多年,對現在的B市也不是很熟悉了,所以我想着乾脆我們明天請她們一起吃個飯,順便帶她們好好逛逛。 韓娛之透視未來 之前,我住院,她倒是忙裏忙外的幫了不少。”張翠想了想,忍不住加了一句:“你明天有時間吧?”

“您吩咐,就算是沒時間也要擠出時間啊。”云溪笑嘻嘻地回覆。的確,袁蓴阿姨看樣子和母親是老交情了,一直沒怎麼好好聚聚,說起來,現在爺爺和母親都康復得差不多了,也該約出來見見。“地方您挑,我晚上回家睡覺,明早記得讓李嫂提前叫我一聲就好。”云溪覺得沒什麼困難,帶別人逛B市嘛,又不是登天,這麼沒有難度的活,答應起來毫無壓力,索性乾脆利落地定了。

“好。”張翠雖然隱約間能聽到電話那頭嘈雜音樂的聲音,但知道她肯定和嶠子墨在一起,也沒什麼不放心的,連多說一句注意安全都沒有,直接掛了電話。

聽着手機裏嘟嘟嘟地忙音,云溪愕然了一瞬。忽然發現,老媽如今是越來越雷厲風行了啊。

無語地抿了抿脣,剛轉身,卻正好對上兩個直矗矗立在休息區門口的男人,正好一左一右地擋住了她的必經之路,也不知道在那盯着她多久了。

云溪看了一眼身後,整個休息區,再無別人,瞧這兩人的架勢,難道是來找她的?

嘴邊的笑意便這樣,如早上的朝露、瞬間消散,眼底卻慢慢地閃過一道冷芒。

云溪不動聲色地微微半垂下眼簾,隨即,神色淡淡地打量了一眼這兩人。

一個是黑色休閒服,一個是藍色時尚西裝,因爲是量身貼合的緣故,越發襯得這兩人身材筆挺。就連長相也格外地出人意料。前者是精緻得讓一般女生都能自慚形穢,後者嘛,倒是稍微有點意思了。

看樣子,也不過是和她同齡的樣子,但讓她一眼看不出底的人,從來,出身或者經歷,二者絕對至少有其一很不簡單。

看這兩人的氣質,也不像是什麼普通二世祖,但是,這樣一動不動地盯着她,是什麼意思?很好玩嗎?

雲溪面無表情地從這兩人中間直接穿了過去。

估摸是從來沒見過這樣把漠視做得這麼理所當然的人,楊擎和楊御兩個人當下都愣了。以至於,云溪幾乎都已經快拐彎的時候,兩個人才回過神。

“等等!”楊擎一臉微笑地竄到云溪面前,恰如其分地擋住了她的去路,臉上的表情極爲自然,甚至微微帶了一點熱切:“我有個事情想問你。”

雲溪望着眼前這脣紅齒白、幾乎比當紅男星都不差的男人,終於良心發現,有點好奇心了,“你說。”

“你之前是不是在‘不夜天’駐唱?”楊擎見他哥楊御人就站在云溪的身後,卻是一點開口的意思也沒有,無語地在心底罵了句國罵。

云溪挑眉,“對。”她那個時候準備通過陳昊重新進入蕭氏,整垮蕭然,所以,只能說機緣巧合,正好,在陳昊的“不夜天”唱過幾次。

“那你後來爲什麼會突然消失,不唱了?”他還記得,他第一次和楊御一起去不夜天的時候,正好是全場最HIGH的點,整個場地所有的人都爲這個女人着魔了。雖然當時她帶着面具,但,只要聽過她聲音的人,便絕對不會認錯她。那**朝強的現場,幾乎能刻到人骨子裏的震撼,每每想起,他都有種不可置信的迷幻感。

雲溪望着他,眉眼彎起,眼中的靈氣一閃而過。

楊擎只覺得自己眼前曇花一現,就像是和記憶中那雙眼睛一模一樣!

這一刻,他眼睜睜地看到,現實中的這雙眼與記憶中的一切,重疊在一起,紋絲不變!

就在他愣住的當下,云溪笑了!

臉上的笑容似乎是他設想出來的幻覺一般。只見,美人妖嬈,轉眼,卻是涼薄地瞥他一眼,清冷道:“和你有什麼關係!”

雲溪望着表情倏然一僵的楊擎,忍不住勾了勾脣角。

她愛在哪唱歌是她的事,他們憑什麼開口來管這個事?

“我去!”楊擎這輩子大從記事起,就沒有被人譏諷過。還是這樣當面嘲諷的!哽得一股氣壓在喉嚨裏,差點發狂!

從來都沒見過哪個女的這麼傲的!就算是他家裏的那些堂姐表妹,恨不得各個眼高於頂,但,只要碰上他們兄弟倆,都不自覺地輕聲細氣的。他倒不是自戀,只是,還真是沒見識過,這樣橫得理所當然的女人!

“我們只是很喜歡你的歌,想知道,你會不會還繼續唱下去。”一直沒有出聲的楊御從雲溪身後走過,站在楊擎身邊,冷冷地看了他一頓,頓時,楊擎什麼氣焰都下去了。

“我去‘不夜天’唱歌純粹因爲巧合,現在、以後都不打算再去唱了。還有什麼想問的?”云溪懶得和這種連情緒都控制不住的小屁孩計較,當然,她更看得出,這兄弟倆,其實真正說話算的上數的,是這位看上去略有些冷峻的哥哥。

“如果我出資讓你出道呢?你還唱不唱?”楊御皺了皺眉,沒有忽視云溪眼底的不耐,卻還是問了這麼一句。

她長得難道很像沒有出道的小明星?還是說,她哪裏看着像是很嚮往娛樂圈?自家的娛樂公司她平時自己都懶得打理,更何況是靠別人出道?

“我對唱歌只是興趣,並沒打算當做職業。不過,還是很感謝你們對我歌聲的肯定,但,到此爲止。我還有事,讓開。”這感覺有點莫名其妙。就像是突然遇到自己的歌迷。但,她明明不想當歌星。

“如果不唱歌,是呆在我身邊呢?”楊御目光直直地看向云溪,這一次,他的神色多了一份深沉和自若。

云溪笑了笑,現在卻是連話都不想說了。

看來這KTV真的是豔遇的好地方,隨隨便便都能碰上這麼一出奇緣!

這對兄弟也正夠有意思的。光看長相,他們倆去進軍娛樂圈都足夠了,到時候撲上來的女人都不夠他們應付的,何必非要硬賴上她?

“你哪來的自信,以爲我會需要呆在你身邊?”隨意地將肩上的碎髮挑到耳後,云溪指間的璀璨在燈光下劃出一道清亮的光芒,那枚鑽戒,顯得格外奪目。

楊御面色一怔,目光中閃過恍然,卻是依舊沒有挪開步子。

“不管包你的人是誰,我出三倍!”冷峻的,略帶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情緒攙和其中。

云溪忍不住垂眉看一眼自己手中的鑽戒。

沒搞錯吧,這位公子哥,竟然以爲她是被人包了?

不過,按照他們的套路。準備出道當明星,不如被富商包養,難怪會唱歌唱到一半突然銷聲匿跡?

“你以爲我身價多少?”云溪覺得,今天是不是出門撞大運,竟然碰到這樣的一出好戲?當然,如果演戲的人,沒有她的話,她會在一旁嗑着瓜子,看得更加津津有味。

“隨你提。”楊御目光從雲溪臉上一閃而過,依舊不緊不慢道。

“我提你就給得起?”云溪忽然升起一股逗弄波斯貓的感覺。懶洋洋地靠在牆邊,眯着眼睛,靜靜一笑。

哪怕就是上輩子,也沒有誰敢當着她的面提出包養這種話題。這輩子,天之驕女都不足以形容,她還是頭一次,遇到這般上趕着求侮辱、求鄙視的俊男!

這也就是碰上她今天心情好,被嶠子墨求婚後一直處於陽光明媚的狀態。又可憐這一對嫩草兄弟竟然心心念念着拿智商刷下限,所以才願意浪費時間,在這逗他們玩。

對的,是逗着玩。天知道,這兩個公子哥,即便長得再帥,在她眼底,不過還是奶娃娃二人組。

恩,所以,她還是看着顏值來下菜的。按照司徒白的說法就是,她是外貌協會的忠實擁簇者。

“只要你敢開口,沒有我付不出的。”楊御不冷不熱看了楊擎一眼,頓時,準備開口的人立馬噤聲。

“好大的口氣!”云溪輕輕一笑,卻是將手上的戒指擡到他的眼前:“那你看看,這只戒指,夠買得起幾個明星?”

“我告訴你,別不識好歹!我哥答應你這條件,放眼B市,就算再有錢的人,也沒有哪個敢接你這個茬!信不信,只要我放出消息,明天你的主顧就立馬將你拱手送來!”楊擎的暴脾氣終於壓不住了。給臉不要臉是不是?真當自己是天仙下凡了!不識擡舉!

“我倒是很好奇,你們是哪號人物,有這麼硬的底氣?怎麼,這四九城裏,竟然沒人比得上你們?”連卓大公子都沒在她面前這麼擺過譜,她還真沒認識哪個姓氏能比“卓”字更貴不可言了。

“你還不配問我們姓名。” 超能仙醫 楊擎傲氣地掃她一眼。楊御沒有說話,卻已是默認。

“就算把你楊家拆了,也抵不上她一分。”矜貴優雅的男音忽然從一旁響起。容色傾城,目光卻冷得比冰還徹骨凍人!

楊擎一驚,轉身看去,卻是頓時僵住! 三人打車回家。

半路上,司機不停的偷看他們。

三個人都假裝不知道。

到家之後,林月找出醫藥箱要幫兒子上藥,卻被零點搶了過去:“你自己身上都是傷,我幫弟弟上藥。”

幫零錢上完藥,又去父母的房間幫林月無法自行上藥的地方上藥。

手機鈴聲驟然響起,零點拿出手機一看是王強打過來的立刻接了電話:“王叔叔,我媽已經沒事了,謝謝您。”

“不用謝,不用謝,沒事就好!”

零點直接把手機遞向母親:“王叔叔打來的電話。”

林月接過電話率先開口:“強子,謝謝你及時通知他們來救我,有空我請你出來吃頓飯。”

“不用那麼客氣,你沒事我就放心了。”王強說完率先掛斷了電話。

林月把手機還給了女兒,突然道:“當年我跟你爸連男女朋友都不是,只是普通朋友,我也只是跟在王強身邊實習的小護士。

有一天我突然得知他經常私下裏接單給其他人看病,央求他帶我一塊去好賺點額外的零花錢。

他那時也在追求我,爲了討我歡心自然就同意了。

其中一個客戶就是賈富貴懷孕的老婆,時常帶着我去給他老婆看診。

結果只去了一次就被賈富貴看上了。

他問我要了電話號碼之後,私下裏總是騷擾我。

他已經結婚,老婆還懷孕了,我怎麼可能同意?

拒絕了他之後就把他的號碼拉黑了。

可有一天,王強忽然接到他打來的電話說他老婆突然肚子疼,他準備送醫,他老婆的肚子又不疼了。

可他還是不放心,要求王強親自去一趟做一個詳細的檢查。

王強就把我帶去了,誰知道……”說到此處,林月忽然咬緊了下嘴脣,眸中翻滾着駭然的恨意!“……事後他竟然想用錢解決!我自然不同意想報警抓他,可他卻反過來威脅我,會弄得人盡皆知!我、我就忍下了!”

零點:“……“該死的賈大少真的強迫了母親!

深呼吸一口,林月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王強知道之後愧疚不已,私下裏找到賈富貴狠狠的揍了他一頓,從此不再接私活,這些年他幫了我很多忙。”她能順利當上護士長裏面也有王強的功勞。

零點:“……”

怪不得王叔叔對她們姐弟倆這麼好!

原來是心裏愧疚想要補償!

林月見女兒沒什麼表情,猜不透她到底怎麼想的,猶豫了一下繼續說:“我曾試圖自殺,卻被王強救了回來。那時你爸也發現我的情緒不對勁整天陪着我,然後我們就……有了你。”

零點:“……“

林月眼神複雜的看着面前的女兒,記憶卻彷彿回到了過去:“我當時誤以爲懷的是賈富貴的孩子,所以想要打掉。畢竟我在醫院工作,王強又是醫生,想做個流產手術太簡單。

當我躺在手術臺上的時候,王強卻突然反悔了,他還打電話叫來了你爸。

你爸卻誤以爲我不想要他的孩子,逼我嫁給了他……”

零點:“……”王叔叔幹的好!不然她差點就沒了!

林月一邊說,一邊緊盯着她的反應:“……後邊的事情你也都清楚了。

賈富貴的老婆生下賈茜茜卻發現得了卵巢癌,切除了子宮之後無法再懷孕。

可賈富貴大男子主義思想讓他覺得自己不能絕後,突然想起來我肚子裏懷的是男孩,誰知生下來的是女兒,他卻不認你。

體檢的時候發現你的血型跟你爸的血型一樣,我才知道自己搞出了烏龍。

激動的大哭了一場還把你爸嚇壞了,誤以爲我得了產後抑鬱症,非得拉我去醫院看病。

我被你爸感動,漸漸淡忘了往事,整個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林月說完,手足無措的看着她。

零點想了想。

也就是說母親從未接受過賈大少的追求,可因爲被他強了之後又被他糾纏,只好撒謊騙父親,賈大少曾今是她的追求者之一欺騙過她的感情。

如今賈大少得了尿毒症,爲了換腎再次糾纏母親。

父親卻誤以爲他們舊情復燃!

察覺到母親正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零點擡頭對視上她的雙眼:“媽,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一個人去醫院看爸就可以了。”全家都是傷員,只剩下她一個完好的人!

林月聽見她還願意喊她一聲‘媽’,心裏懸着的大石頭猛然放下卻搖頭:“你爸這會應該醒了,我想去看他。”

“那你的傷……?”零點不放心的眼神打量着母親。

“賈富貴請的那兩個人保鏢打人極有分寸,我身上的傷看上去很嚇人,實際上不過是皮外傷而已,根本沒傷到骨頭。”林月擔心女兒不放心,刻意又解釋了一遍。

“那你換身衣服。”零點說完轉身離開,順手帶上了房門。

回到自己的房間,零點也趕緊換了一身衣服。

她身上沒傷卻渾身都是藥味!

本想讓受傷的零錢在家休息,可他堅持要去,最終三人一起打車去醫院。

不想再引起司機的注意,零錢戴了帽子遮住臉上的傷痕。

至於身上的傷,因爲秋天穿的衣服多自然看不見。

林月不但戴了帽子還圍了絲巾。

秋天這種打扮大街上隨處可見,所以二人並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除非離的近了,聞到他們身上一股子藥味才會好奇的看上兩眼。

到了醫院,零發果然醒了。

因爲王強的特別照顧,他住在無人打擾的單人間。

林月推門而入,見到零發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病牀上,打着吊水卻正在發呆。

都到了這個時候,溫如玉心裏還僥倖抱有一絲幻想:“那也不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他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誰知道他去哪了呢?”

Previous article

陸氏聽了這話,更加氣憤了,僵着臉道:“哼,說的好聽,還不是來看我笑話的,真真要氣死我了,連娘家人都這麼作踐我,我往後在白家還有什麼臉?” “我也知道你的難處,且忍一時之氣,就把這賢惠做到底,何必與她爭這無謂之氣,將來等咱們……”胡氏的話沒有說完,看着陸氏的眼神別有深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