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都到了這個時候,溫如玉心裏還僥倖抱有一絲幻想:“那也不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他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誰知道他去哪了呢?”

錘子一邊感嘆着現在的小姑娘智商怎麼這麼高,一邊手忙腳亂的找照片,這個當初爲了糊弄老善ps的一些牀照,他一直都帶在身邊。

他知道,老善隨時都有可能讓老大有危險,現在的當務之急也成了勸說老大辦成這個業務,先幫他把女人斷了吧。

溫如玉看他拿出照片,心一急直接搶了過來,仔細一看,她差點沒吐血,天哪,這都是些什麼啊……這回溫紫惜算是徹底失戀了。

回到溫家,溫紫惜還坐在沙發上等她回來通知結果。

溫如玉皺了皺眉,想從旁邊繞路過去,還沒走幾步,溫紫惜的聲音就在她後腦勺響起來了:“站住,你還想往哪兒跑?”

溫如玉一看躲不過了,只好乖乖坐下來,“跟你說個事兒唄,千萬別難過。”

溫紫惜心裏一沉,就知道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她擠出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說吧,我沒事。”

溫如玉當然知道這個沒事是真沒事還是假沒事,但是都到了這個時候了,當斷則斷,才能有更好的戀情。

寧西河畔大地情 她把從錘子那搶來的照片遞給了溫紫惜:“你看看吧。”

溫紫惜遠遠的就看到照片上有她最愛的男人的臉,她的手忍不住開始顫抖……那就是他,那就是他……和另外一個女人。

那女人她上次見過,白白淨淨的,還很瘦小,照片裏有他們擁吻,還有各個角度牀照的偷拍……

她合上了眼睛,一滴不爭氣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如玉,你跟我哥還有多久結婚?”她淡淡的問道。

“差不多一個星期吧。”溫如玉掰掰手指頭,算得認真。

“能跟自己心愛的人結婚,真好,我很羨慕你們。”溫紫惜笑了。可是溫如玉卻有點慌,她從來都不會說這種話的,怎麼今天這麼反常。

“從你們的伴郎裏挑一個出來跟我結婚,我也要跟你們一起結婚,一個星期之內。”她冷冷的丟下這句話,就轉身上樓了。

她的身後還有溫如玉的聲音,可是已然被呼嘯的寒風吹得支離破碎,心已經是碎成了渣。

回到自己的房間,看到牀上地上那一堆的娃娃,她又回想起當時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他胸口上的“惜”字,到底是爲誰而紋?

溫紫惜笑了,這個結果已經不重要了,說不定他和自己在一起也是因爲名字裏有這個字呢。

什麼愛情,全部見鬼去吧!

溫連塵下班回家打開臥室門,溫如玉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阿塵!出大事了!”

“什麼?!是不是你懷孕了親愛的!”溫連塵早就已經形喜於色,上來就抱住了她。

溫如玉哭笑不得,這個傻男人怎麼時時刻刻都想着懷孕的事呢!

“不是我,是你妹妹……”

她的話還沒說完,溫連塵再次搶答:“我妹妹懷孕了?!和那個小混混?!怎麼可以!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爸媽知道了會打死他的!”

溫如玉佩服死他的腦洞了,給了他頭上一個暴慄,才讓他安靜下來。

“是你妹妹失戀了,她說讓我們火速在伴郎裏面找一個給她,她要跟我們一起結婚。”她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說。

溫連塵的眼睛都亮了起來:“這好啊!我朋友裏面沒有結婚的還有很多呢!這樣吧!我先問問管容謙這小子有沒有追到冰山美人!”

說完,他一個電話就打給了管容謙。

“莫西莫西?什麼事啊?”管容謙音色輕亮,聽起來精神不錯。

“你追到冰山美人沒?!”他上來就是這句話。

“追到了!我追到了!”管容謙還沒來得及跟他分享喜悅,電話馬上被掛斷。

“他追到了。”溫連塵愁眉苦臉的說。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真搞不懂你呢,他追了那麼久,追到了肯定是好事啊,咱們可以再找別人嘛!”溫如玉戳戳他的鼻尖。

悲鳴詠嘆調 接下來的幾天,倆人連婚禮的事兒都沒那麼上心,一心想着幫溫紫惜尋找一個好夫君。

“要不抽菸不喝酒,任打任罵,賺的錢全部上交,不在外面勾三搭四,喜歡一個人就很癡情的那種,最好還是初戀!”溫如玉分析得頭頭是道。

“姐姐你有沒有搞錯啊!不抽菸不喝酒也就算了,任打任罵?你是給幫忙找奴才呢?!賺的錢上交我無所謂,我們現在都是二十好幾的年紀了,最好是初戀?那得醜成什麼樣才能二十好幾了還是初戀啊!”溫連塵抓狂道。

“哦對,還得加上一條!必須得是高富帥!長得醜的一律免談!”

溫連塵:“……”



就這樣被美其名曰帶出去出差已經一個多星期了,牧野每天都在想溫紫惜。

這天,他終於忍不住了,問道在一旁舒服按摩的老善:“善叔,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怎麼?想小惜了?”老善不懷好意的目光看着他。

在此之前,牧野一直默認着小惜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事到如今,他終於忍不下去了,乾脆直接攤牌好了。

“善叔,我其實沒和小惜在一起,我還是愛我的女人,我這輩子只想和她在一起。”頓了頓,他說出了口。

老善笑了笑:“小子,你以爲我不知道?你以爲你拿老子當猴耍,老子就不知道?要不是你平時做事都有分寸,我就不會留你這麼久!”

牧野苦笑一聲:“原來善叔您都知道。”

“我就這麼告訴你吧,只要我一聲令下,隨時有人可以進你女人家裏悄無聲息的給她殺死,我爲的是什麼?爲的不還是你!”他發起脾氣來,臉上的肉都在抖動。

“老子把你帶出來遊山玩水,洗腳按摩全都給你準備好,你以爲老子真是帶你出差呢?!老子在討好你!老子一手把你帶大!現在爲了求你辦件事老子居然還用這種方式!你說!老子對你還不好?!” “你敢!”

宋雪眠見江雲赫起步往回走,立刻抓住他。

江雲赫看着她的手抓住他的手腕,這是她頭一次主動觸碰他——

她的手心緊緊得包裹住他,從手心而來的溫度……軟軟綿綿的,像根淘氣的羽毛一下下地騷/弄着他的心……

該死的,不過就是抓了他的手腕子,竟讓他產生了生/理反應。

“這可不是求人的態度。”江雲赫赤/裸裸的威逼過來。

宋雪眠最恨被人威脅,“請你不要告訴他。”口氣軟了,態度可還硬着。

江雲赫笑:“你幹了什麼壞事,這麼怕我四叔知道?”

那雙桃花眼壞到極點地眯起來。

宋雪眠知道像他這樣的人,一旦被他看穿自己的弱點就成了他手裏的把柄,“總之你得答應我,不能告訴他我是宋日山的女兒。”

宋雪眠的態度就是你不答應也要答應,而理由,我不想告訴你就是不告訴你!

“那麼作爲回報,親我一口。”

江雲赫把臉湊上來。

比起發掘那個“祕密”,他更樂意即時行樂,宋雪眠倒也沒躲他,就是瞪着一雙黑眸瞅着他,好像在罵:你這個無恥小人……

小妞,還真有性格!

“爺就喜歡你這個倔脾氣,陪爺去吃飯,咱讓你慢慢服軟——”江雲赫拉起宋雪眠的胳膊就走,不料有隻手阻擋了上來,薛維西用身體擋在了他們之間,“宋小姐,江總交代去十九層拿樣板服。”

“是。”

宋雪眠知道薛維西是找了個藉口讓她脫身,她迅速轉身,看着宋雪眠跑開,江雲赫自然不痛快地看着這個橫道殺出來的程咬金——

但他沒有和薛維西起衝突,此時此刻薛維西的存在就像是江湛北的分身。

他不能和他正面衝突。

薛維西對江雲赫做了個恭敬地行禮動作,然後轉身護着宋雪眠一起上了十九層。

宋雪眠拿了樣板服回到地下攝影棚把衣服交到造型師手裏。

那邊一羣人正在爲下一組概念拍攝做準備。

宋雪眠覺得有必要和江湛北溝通一下——

雖說解決了江雲赫這個問題兒童,但其實他才是個問題,而且是比江雲赫更惡劣的大問題!

“江總,剛纔發生的事影響到拍攝進程很抱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誤會我和你侄子的關係,我和他純粹只是陌生人,那次鬧上警局也是偶爾遇見……”

宋雪眠用簡單的話理清楚所有狀況,沒想到江湛北漫不經心地吐出三個字:“我知道。” 王氏也顧不得自己還跪在地上,若是換做往日,這個時候王氏早就趾高氣昂的站起來,讓夏宜冰給自己行禮了!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大伯母,不是都知道了?”夏宜冰眼睛並未看着王氏,而是很溫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祖母,不過說話的語氣倒是讓王氏有些打顫的,似乎自己做了什麼對不起夏府的事情一般!

“冰兒這話是什麼意思?莫不是冰兒有什麼誤會,難不成我……”

“難不成什麼,大伯母?”夏宜冰在王氏想要爲自己爭辯的時候,直接打斷了這個婦人的話,夏宜冰早就想讓王氏在國公府消失了,若不是時機不對,她會讓王氏存活這麼長時間嗎?

而且王氏帶給夏宜冰的痛,夏宜冰可沒想直接讓王氏一死了之,她要將別人帶給自己的傷害,一點點的償還給對方,甚至是十倍,百倍!

“冰兒到底出什麼事了?”夏斌着急的走進來,下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四爺如此着急的模樣,甚至還沒有通傳,夏四爺就走了進來!

“母親!”夏四爺不是一個沒有禮數的人,對着夏老太太施禮,而何月娘也跟着行禮,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的隨和!

“五姑娘倒是說說怎麼回事?你父親爲何這樣發問?”夏老太太可不是愚鈍之人,見到自己四兒子夏斌如此着急的就過來,加上夏斌的話,夏老太太就知道是夏宜冰讓夏斌過來的,當然不止是爲了給自己請安這麼簡單!

“祖母這得問大伯母了,這事大伯母是最清楚的!”夏宜冰的眼眸中透着恨意,讓那王氏即便是跪着也有些不自覺的後退!

“五姑娘是什麼意思?我知道什麼?”王氏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說真的王氏如今心中沒譜,根本不知道夏大爺的計劃成功了沒有?

在王氏看來,過了今天自己就跟夏大爺有享受不完的錢財了。哪會想到一切都是被人利用了,都是計謀!

“大伯母不是想着跟大伯父發財的嗎?都不曾考慮過國公府的安危。”夏宜冰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盡是憤怒,想不到他們是如此自私的人竟然將夏府上上下下幾十條人命視爲兒戲。



老太太在邊上很滿意的笑笑,點點頭,這夏宜冰倒是頗有自己當年的風範。

雖然,如今夏老太太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她相信冰兒一定有能力解決的。於是,說道:“冰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氏咽了咽口水,說真的王氏還真被夏宜冰的樣子給震住了!這夏宜冰不是從小就很懦弱的嗎?卻不想如今倒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做事倒是更加心狠手辣些!

“祖母,這一切都擺夏大爺和王氏所賜,想不到他們竟然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夏宜冰聲音冷靜的說着,眼中帶着幾分不悅。

“夏宜冰你莫要冤枉我,我雖說沒有老太太的氣度,但是我終是夏家人,我怎麼會不爲夏家考慮,你這是何意?難不成想要離間我跟老太太之間的關係不可!”王氏說完,她全身就顫抖着,或許是因爲生氣的緣故,想要表達心中的不滿。

“五姑娘,說說看吧,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夏老太太可不想繼續聽王氏在那裏繼續叨唸下去了。

雖說王氏剛纔是給了夏老太太一個高高的帽子,但是夏老太太可並不需要別人給自己戴高帽的。雖說自己年歲已高,但是心卻不瞎,任何人想要讓夏府置身於危險之中,她是第一個不答應的。

“夏宜冰,你倒是說說我究竟犯了什麼錯,你倒是跟老太太說清楚,否則的話,我可饒不了你在這裏信口雌黃,污衊我!”王氏依舊是不依不饒的口氣說道!

當然君墨宇自始至終都沒說話,反正他知道夏宜冰有自己的計謀,索性選擇還是乖乖看着就好。若是需要自己出手的時候,夏宜冰是會招呼自己的!

不難看出來,夏宜冰是想要剎剎王氏的威風,平時她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如今,倒要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否則的話,她還以爲自己是夏府的女主人了,能任意妄爲了!

“大伯母,你明知道大伯父販鹽,你卻置之不理,爲了因爲錢財,難道不是將國公府置之死地嗎?”夏宜冰突然說出口來,她的話讓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眼中帶着幾分詫異。

“什麼,大逆不道,你們竟然做出販賣私鹽的事情,你知不知道這是誅九族的事情!”夏老太太在聽到夏宜冰的話後,瞬間就站起來了,聲音氣憤的吼道!

夏老太太威風凜凜的樣子,讓王氏着實嚇着了!

“王氏,你倒是給我說說你安的什麼心,那不成就是因爲我國公府不如你們王家?”

“老太太,不是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夏宜冰你爲何這樣陷害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王氏說着就開始哭鬧起來,如今或許裝瘋賣傻是唯一的辦法吧!

外邊伺候着的丫鬟都不敢進來,因爲老太太沒發活。倒是張嬤嬤由於自己十分受寵,才進來,說道:“老太太,需要伺候着嗎?”

“無妨,出去吧!”夏老太太倒是不想節外生枝,直接讓張嬤嬤出去了,繼而又開口說道:“沒我的允許誰都不許進來,都去外邊候着吧!”

“好的,老太太!”張嬤嬤行禮退下去了,到屋外對着下邊的丫鬟招手就都跟着出去了。但是這張嬤嬤不是愚鈍之人,知道肯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莫要連累到自己就好,回頭望望也跟着出去了。

王氏見人都走了,就站了起來。這可不是跪着說話的時候,王氏惡狠狠的看着夏宜冰說道:“夏宜冰,你爲何要如此誣陷我?你竟然當衆說你大伯父販鹽,這可是殺頭的罪名,難道你想要陷害你大伯父嗎?”

被張嬤嬤這麼一鬧,王氏倒是知道自己該怎麼說話了,現在可不是急着承認的時候!

而剛纔在聽到夏宜冰這麼說的時候,夏四爺只是鄒眉,莫不是天要亡國公府,怪不得剛纔一直覺得有事要發生的樣子!

“姐姐都這個時候了,還是推卸責任的時候嗎?你倒是跟我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何月娘知道大家現在都沒心思聽着王氏繼續在這裏說叨了,再說了這可不是小事,豈能允許繼續胡鬧的!

“妹妹,話可不能這麼說!”王氏轉過頭看着身後的和月娘說道。

“夠了,王氏你可知道這事?”老太太見王氏似乎還沒打算說實話的樣子,瞬間就氣不打一處來。

(本章完) 許寧靜故作害羞地捂嘴一笑,“大家都是好朋友嘛,宮先生追到杜拉小姐了嗎?”

“還在努力中。”肖亞斯不再糾纏這個話題,繼續轉向蘇遇暖,“小暖,你跟你先生是怎麼認識的呢?”

蘇遇暖一怔,硬着頭皮回答說:“就是在英國認識的,然後一起回的中國。”

“歐先生,你認識歐晴嗎?”肖亞斯絕不相信蘇遇暖會跟這個人結婚。直覺告訴他,其中另有隱情。

“她是舍妹。”歐巖如實回答,反正肖亞斯又不知道蘇遇暖回中國之後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

肖亞斯恍然大悟,“原來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啊,我可被歐晴害慘了。”要不是歐晴那是勸阻他,他肯定已經把蘇遇暖追回來了,沒想到她卻方便了自己的哥哥。

蘇遇暖背後直冒冷汗,“那個,寧靜,不是說今天有遊客會來嗎?我們去看看吧?”

“嗯?”遊客來了關她們什麼事?看到蘇遇暖近乎求救的眼神,許寧靜在心裏偷着直樂,“差點忘了正事,那好吧,我們走。亞斯王子,先失陪了。”

“替我照顧好小暖。”歐巖不放心地囑咐到。

許寧靜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拉着蘇遇暖出了門。

客廳裏只剩下肖亞斯與歐巖兩個人,也沒什麼話題可聊,於是肖亞斯說:“不如我們也出去吧,外面風景正好。”

“請吧。”歐巖的表情始終淡淡的,儘管對方是王子,他好像也不放在心上。他給肖亞斯的感覺就是如此。

外面,第一批遊客已經上來了,蘇遇暖與許寧靜友好地給每個遊客分發一杯免費熱飲,然後囑咐他們好好欣賞雪景。

在這個時候出來遊玩的人們,很少有英國人,因爲聖誕節都會跟家人團聚在一起,很少會在外面度過。

在如此美景之下,兩個風格迥然不同的大美女親自迎接他們這些遊客,無疑也是一大亮點,所以不少遊客遊客要求跟她們合影,兩人也欣然應允。

被這歡愉的氣氛所感染,蘇遇暖的心情也好起來,笑容掛在臉上,明媚如春日,融化了料峭的寒冬。

肖亞斯與歐巖並排站在雕像前,一個臉上掛着淺淡的笑容,一個面無表情,卻不約而同地盯着同一個人。

“亞斯王子不應該跟女王一起過聖誕嗎?爲什麼會跑到城堡來。”王室成員都會遵循傳統,肖亞斯怎麼會反其道而行之。

“我想趁着年輕多玩玩,等成婚了可就沒這麼自由了。”肖亞斯很是感慨,一年之中,也只有聖誕節前後才是他最自由的時候。

“能跟心愛的人結婚,在哪裏都是自由。”歐巖不介意再刺激肖亞斯一下。

果然,肖亞斯神情微暗,很快又重新揚起嘴角,“我心愛的人,肯定會跟我在一起的。”

他看上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就算已經屬於別人又怎樣,心是會變的,日久見真情,他一定會讓心愛的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傍晚時分,城堡開始擺起了火雞宴,這是聖誕節的重頭戲。

“什麼?菜刀?”果然,齊美玉愣了下,忽的反應過來,又開始乾嚎,“你個死丫頭,沒良心的,少寧,你怎麼就去了呢?你女兒讓我拿菜刀抹脖子了……哎呀!過不下去了,我……”

Previous article

“談小姐不用擔心,現在男人都喜歡有胸有屁股的,我的品位還沒有……”玩味的目光掠過這個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脣角笑意更甚,“差到這個地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