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菜刀?”果然,齊美玉愣了下,忽的反應過來,又開始乾嚎,“你個死丫頭,沒良心的,少寧,你怎麼就去了呢?你女兒讓我拿菜刀抹脖子了……哎呀!過不下去了,我……”

一時間,屋子裏全是齊美玉的哭喊聲。

洛星辰就跟免疫了似的,悠閒地喝着咖啡,可是心底裏真不是滋味。

漸漸的,齊美玉停止了哭鬧。

有什麼辦法?

如花似玉的女兒以前是捧着疼着長大的,嬌慣出了一些脾氣。

女兒要是不點頭,她這個做媽媽的也沒轍。

“不鬧了?”洛星辰扭頭看了一臉狼藉的齊美玉一眼。

“哼!小沒良心的……”齊美玉鼻子裏抽着氣,看着冷着臉的女兒嘆息了一聲,“星辰……”

她可憐巴巴地眨了眨眼睛,“其實吧!媽媽真的夠苦了,好衣服沒穿過了,牌也沒打了。你要是再刺激我,我受傷害了,萬一要是心情不好,迷上了毒-品和賭博,你說到時候你跟你弟可咋辦哦?少寧,帶我一起走吧!”

“媽……”聽到媽媽又喊着爸爸的名字,洛星辰一下就站了起來,“就是我爸把你慣的……我掙來的那些錢,有一大半被你花了吧?你沒衣服?那櫃子裏的名牌比我的還多……”

“啊……少寧……”

洛星辰看着媽媽無奈地搖了搖頭,沉默了良久,問,“叔叔說,約在了哪裏?”

“什麼?星辰……”齊美玉頓時止住了哭喊,瞪着一雙淚乎乎的眼睛看着她,“你答應了?星辰,是不是答應了?”

“我只是答應去看看!”

“看看也好啊!看看也好啊!說的就是今天,六點,龍湖會所。”齊美玉滿臉欣喜的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房間,牀-上擱着幾個大小不一的漂亮紙盒子。

“星辰,我們真的是沒辦法了。除非你能一炮而紅,拿到天價片酬……”齊美玉打開一個盒子從裏面拿出一件淺珍珠色的晚禮服拎在手上抖了抖。

“天價片酬?你以爲我不想嗎?又不是一兩句話的事情。”洛星辰一把將禮服拽了過來,徑直去了浴室。 等到素素漱洗好,換好居家服出來的時候,薛月蕪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一個人吃早餐。大大的桌子,大大的椅子,小小的人。即使是暖色調的房間,還是看上去有點寂寞。

素素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坐在他旁邊。

“你老豆呢?”餐盤裏是給她準備的牛奶,三明治。

“他好像有事出去了,和我說下午回來,晚上有燒烤呢。”薛月蕪有人陪着吃早飯,心情一下子超好。

薛月蕪繼承了周楊菲和薛珽飛的好模樣,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雪白的皮膚,是一個標準的小正太。

“好吧,不過我下午還想去逛街,不知道他幾點回來呢……”素素吃相很好看,拿着刀叉,舉止優雅。

“不知道,過一會打電話給他吧,不過他在忙。”薛月蕪看她動着刀子,切割起來幹淨利落,不知道爲什麼就有點發冷。

“算了,不等他了。我們去逛街吧,”素素笑眯眯地說:“既然他這麼忙,那我就把他兒子拐跑吧。”

世子很皮 薛月蕪被逗笑了,看看窗外陽光燦爛的樣子,突然有些隱隱的期待。

素素吃完早餐,就去換衣服,白色的字母T恤配上枚紅色的小腳牛仔褲,登上一雙帆布鞋,然後把頭髮綁成兩個小辮子,戴了一頂棒球帽和一副無鏡片的框架,對着鏡子照照,看上去都不滿二十歲,端的是青春活力,緊身的T恤和牛仔褲顯現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素姨在裝嫩。”薛小盆友看着她,自己媽咪成熟美麗,風情萬種的樣子當然很女神,但是她這樣好像也不賴。

素素在他的額頭上彈了一下,不滿地說:“我本來就很年輕好麼。”

薛月蕪撇撇嘴,他穿着小襯衫,揹帶牛仔褲。素素上下打量了他,摩挲着下巴:“你有沒有帽子,戴一頂吧,這裏是你的地盤,很容易碰到熟人的,我可不想人家發現我帶着薛珽飛的兒子逛街。”

薛月蕪鼓了鼓嘴巴,你約我逛街的誒,居然還挑三揀四。“這裏是你的地盤”這句話讓他心花怒放,油然地升起自豪感。也就不計較素素嫌棄他了。話說回來,他也不敢說什麼,萬一素素不帶他去了,就得不償失了。

素素幫薛月蕪扣上鴨舌帽,讓司機把兩人送到太古廣場。

太古廣場,英文名字PacificPlace,本地人都簡稱PP,中文名字是因其所屬的太古集團(SWIREGROUP)而得名的。位於香島金鐘地鐵站上方,是個非常大的SHOPPINGMALL,還有四通八達的通道連接酒店和地鐵。商場的公共空間非常寬敞,而且還有不定期的公共推廣活動,整個商場的公共服務還是做得非常好的,在正對金鐘道過街天橋的入口處有太古廣場的樓層平面圖,還專門有個引導員站在這個平面圖旁邊。

太古廣場是香島最高檔的奢侈品店,類似魔都的恆隆廣場,國際頂尖品牌的匯聚地。

素素是第一次來,好奇的東看西看。薛月蕪倒是更加熟門熟路,和她解說有哪些牌子。

“果然是你的地盤嘛,這麼熟啊。”素素誇讚道。

誇獎讓小男生得意起來,意得志滿的臉上帶着開心的笑容:“嗯,爹地的辦公地點就在這裏附近。媽咪也常常來這裏買東西。”剛剛說完就覺得有點不對,小孩是很敏感的,他一下子意識到旁邊的人是他爹地的新女友。

“嗯,”素素見他一下子繃住的小臉有點好笑,拍拍他的頭,笑道:“說不定會有邂逅吧。”

小孩子拉住素素的手,不講話了。

素素和薛月蕪慢悠悠地逛着,素素也沒有想到自己隨口說的話居然靈驗了。

卡地亞的透明玻璃櫥窗裏那個熟悉的身影不就是薛珽飛麼?

薛月蕪剛剛想大叫一聲,被素素拉住了。

薛月蕪是聰明的,他嘿嘿笑了:“素姨,爹地是在買東西給你吧。”

素素在他額頭上彈了一下,視線卻沒有離開過薛珽飛。

薛珽飛注視着櫃子裏的飾品,和店員在說着什麼,一副仔細挑選的樣子,神色溫柔,像一縷陽光暖暖地照進素素心裏,觸動角落裏的某個地方。

“走吧……”素素看到薛珽飛好像準備去結賬的樣子,拉着薛月蕪就走。

“不等爹地嗎?”薛月蕪不解地問。

“等等我們逛好回去就可以看到他了。”素素繼續向前走,拐進LV。

薛月蕪低頭不語,過了一會才賊兮兮地笑了:“素姨,你是在害羞嗎?”

“多嘴……”素素飛了一個眼刀過去。她那雙溼潤潤地大眼睛真心毫無殺傷力,還秋波粼粼,讓薛月蕪偷笑了好久。

逛了一圈以後,素素買了一堆幫好友們帶的東西,自己什麼都沒有買。倒是幫薛月蕪買了一個動力火車、一個變形金剛的玩具和《onepiece》的手辦。

“你沒有喜歡的嗎?”薛月蕪奇怪地看着她,每次媽咪來這裏都會買很多東西。“你是不是沒有錢?我可以把我的零用錢借給你,不過記得還我。”

這算是童言無忌麼?素素很無語,不過這小子還想着借她錢,她還是蠻感動的。

素素解釋說:“沒有,這裏奢侈品比較多,喏,你看,在那裏,我是做這個牌子的代言,所以身上不方便出現其他牌子。”

薛月蕪很同情地說:“哦,就是說,你不可以穿其他牌子的衣服啊,真可憐。”

素素沒想到薛月蕪的反應,頓時笑了:“呃,這個倒也不是啦,我覺得這樣比較不好而已。”

薛月蕪想了想說“嗯,那反正你對其他牌子也沒有興趣,我們回去吧。我想看爸爸給你買了什麼,你知道嗎?”

小男生,女人就算不買也不代表沒有興趣,逛街是一種樂趣。你這麼小年紀就不肯陪女人逛街,希望你以後的每個女朋友都很愛逛街。

素素腹誹,不過也想看看薛珽飛的禮物,就不反對了。

“對了,我應該要回贈禮物的吧。”素素停下腳步。

“算了,不用啦。”薛月蕪很大度地說,就像禮物是他送的一樣。

“……”素素無語了,不管他,自顧自走進了的店裏。

“送人禮物也要送這個牌子麼?”薛月蕪做了個鬼臉。

幸好素素沒有選擇性障礙,挑禮物的速度很快,打包買單以後,就打電話給司機,讓司機來接人,順便問到薛珽飛還沒有回家。

午飯沒有吃,在太古廣場裏吃了小吃順便等司機。

“你餓麼?”素素問薛月蕪,要是餓死了薛珽飛唯一的兒子,這罪名可大了。

薛月蕪搖搖頭:“不餓。”想了想,他露出一個垂涎萬分的表情:“我要等晚上吃燒烤。”

站住給你錢 饞嘴的小模樣很可愛,讓素素笑了半天,忽然有些想念在美國的小侄子了。

兩個人回到薛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你們兩個去哪裏了啊?”薛珽飛已經到家了,他在卡地亞買好東西就直接回家了。

“誒,我們去太古廣場了。”兩個人手拉手,一副姐弟好的樣子。

太古廣場?薛珽飛的神色有點古怪:“咳,嗯,我之前正好有事也在那裏,早知道就打電話給你們了,接你們一起回來。”

素素和薛月蕪相顧憋笑。

素素說:“我幫你把玩具拿你房間裏。”

兩人跑進薛月蕪的房間裏,關上門,哈哈大笑起來。

“爹地好呆哦。”薛月蕪第一次看到薛珽飛這樣的表情和反應,覺得好親近。

“嗯,祕密哦!”素素一本正經地說。

“好!” 437.結局篇 11 這樣的情況你知道怎麼去救她,冷靜點

“都是你,都是你沒有及時幫我,才讓我變成那樣,我恨你!是你毀了我的家,毀了我的一切!”

總裁之豪門啞妻 市郊半山的那幢小洋樓裏,樓上的房間,張賀面目猙獰地瞪着雲汐。

雲汐心裏害怕,卻不得不逼自己冷靜牙。

“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她跟她媽媽還好好地,大家都好好地——就不會有後來的事情,就不會有……”

張賀反反覆覆嘴裏唸叨着這些,雲汐一邊警覺地望着他,一邊在想他這沒前沒後的話裏到底說的是什麼。

“你跟沐沐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

剛纔從他的話裏,她大概猜測出來他還另有一個家庭,原來張沐沐的母親張琳並不是跟他有合法婚姻關係的妻子,那麼張沐沐就是私生女。

可他一直唸叨的事是什麼,她總覺得他的神色像是有什麼不能言說的事,藏在心裏。

她再一次問酢。

一聽這一句,張賀迷茫的目光就凝聚在她臉上,上來一把攥住她的胳膊,瞪望着她。

“我就說你都知道了,還裝着來問我!那些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

他惡狠狠地瞪着她,握着她手臂的手也很用力,雲汐吃疼得蹙了眉,卻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動作,就是怕他會傷害她肚子裏的孩子。

“沐沐要來找我,你就跟着我一起,我們一起走,這樣那些事就只有我們三個知道,不會再有別人了,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知道了。”

他說着將她往門的方向拉出去,雲汐不想跟,被他緊緊拉着手腕往外帶,力氣沒有他的大,自然被拖着。

張賀拉着她出了房間門,這是雲汐被帶到這裏之後第一次走出了那個房間,外面的晨光柔和明亮,她的視線裏是偏僻的郊外之景。

不知道張賀想要把自己帶去哪裏,雲汐一隻手被他緊握着往前帶,她另一只手就緊緊抓住了護欄,不再跟着他往前。

他的情況不對勁,而他剛纔所說的話更不對勁,什麼叫他們一起走,走去哪裏?雲汐心裏涌起不好的預感。

看到身後的人不肯走了,張賀轉回頭來,盯着她的肚子,很平靜地:“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的孩子沒了。”

雲汐下意識身子往後再退,手也不再握着護欄的欄杆,而是護着自己的肚子上,她什麼話都不敢說。

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了下面車子的聲音。

第一時間轉頭往樓下看,是警車!

張賀同樣聽到了,往樓下看,瞬間臉色變得更難看。

轉頭惡狠狠對着雲汐:“是你找來的對不對,他們是爲了你來的對不對?!”

更使了大勁兒將她往樓梯的方向帶過去,嘴裏一邊喃喃着說:“我才是受害者,他們應該來幫我,他們是來幫我的,肯定是的。”

雲汐聽着他這話,知道他整個人意識已經不清晰了,是混亂的。

“你要帶我去哪裏,你不要這樣可以嗎,冷靜一下可以嗎?”

這麼多年,這種恐懼只有過兩次,第一次在五年前雲家找入室搶劫那一`夜,第二次,是現在,她肚子裏的孩子同樣是她的親人,她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面臨什麼,可是她還有孩子要保護,突然覺得那麼無力無助。

“你需要什麼我真的可以幫你的,你說有人要害你,告訴我他是誰,大家一起想辦法,不要做什麼極端的事,你要記得,你還有家庭妻兒——”

她極力勸說着,卻還是阻止不了他帶着她往樓上的腳步,她很想轉頭去看樓下那些警車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她的視線裏只有樓道,已經看不到樓下了。

再接着,出現在她面前的,是樓頂的平臺。

這是一幢四層樓高的小洋樓房,樓頂空蕩蕩,而且,沒有護欄!

雲汐心中的恐懼加深,絕不再跟着往前一步。

張賀也不再強逼,而是從自己外套口袋裏掏出了一樣東西,展開。

晨光下那道明亮,讓雲汐倒抽一口冷氣,心跳在那一刻驟停了幾拍——

張賀手裏,是一把鋒利的牛角刀,刀尖兒處微微翹起尖銳的弧度,看得人膽戰心驚。

“樓上的人請注意,你已經被警方包圍了,不要做出過激的行爲,有什麼需求我們好好談。”

樓下傳來擴音器的聲音,雲汐聽在耳裏有些熟悉。

警局副局長李霖的!

這一個聲音卻讓張賀更瘋狂起來,他一把將雲汐摟在身前,刀就架在她脖子上,一步步往樓頂邊緣走去,那個角度可以看到樓下的那些車子。

雲汐大氣都不敢喘,尖利的牛角刀就在她脖子上,她的手卻只能護着自己的肚子。

求生的欲`望從來沒有那麼強烈,她不想自己出任何事,一旦有事,就是兩條命。

“你們走開,全都給我走開!滾,去抓那些要害我的人,不要在這裏!都給我滾!”

張賀拿刀的手往前在空中揮舞着,嘴裏大喊道。

雲汐也清晰看到了樓下的狀況,兩輛警車,有警員站在車邊,全都仰頭看着樓上,那個手裏拿着擴音器的,正是李霖。



依着屬下所指的方位,慕彥沉沿着路往前開,終於看到了一座描述相似的小洋樓。

而他遠遠地也看到,樓下停着特別的車子,是警車。

那些人全都仰着頭視線看着那幢樓房的方向,他也跟着看過去,那一秒,呼吸都窒住。

即使還隔了些距離,他也一眼認出樓頂上那一個身影,是他的妻子。

而一個男人正控制着她,另一手裏揮舞着類似匕首的東西。

車子驟然停下,他一步都不敢再往前開。

他知道雲汐的始終肯定不會那麼簡單,可是當他看到她被人這樣挾持對待,心慌了,冷靜幾乎不再,心臟的位置,緊緊縮着,全身都緊繃了。

這一個驟停,讓後面緊跟着來的車差點就撞上。

陸司堯的車只能跟着停下,蹙眉看着車前方。

後面跟來的商譽還有宋梓睿的車也相繼停下。

慕彥沉推門下車,大步往前走。

陸司堯跟着下車來,一擡頭,也看到了不遠處那幢樓樓頂的場景,臉色變得很難看。

夏天也覺得和她在一起相處起來很輕鬆,就好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這個女生沒什麼小脾氣,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和自己身邊的那些漂亮女孩子們都不太一樣。

Previous article

都到了這個時候,溫如玉心裏還僥倖抱有一絲幻想:“那也不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他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誰知道他去哪了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