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夏天也覺得和她在一起相處起來很輕鬆,就好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這個女生沒什麼小脾氣,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和自己身邊的那些漂亮女孩子們都不太一樣。

兩個人逛了很久,夏天路過一家女裝店的時候,還買下了櫥窗的一條女士圍巾,看着他付款的時候,奈若微心裏還有點小開心,沒想到這塊木頭還有開竅的這一天,沒想到買完之後他硬是沒有要給她的意思。

奈若微倒也直接,直接把手伸到了夏天的面前。

夏天看着她伸長的手,五根手指又細又長,可是他的臉上卻寫滿了問號:“你這是幹嘛?”

奈若微都要氣笑了:“問你要禮物啊!你買了這麼久幹嘛不給我?我正好脖子很冷。”

夏天愣了一下,他沒準備把這條圍巾送給她,但是人家女孩子都這樣要了,他只好乖乖的把裝着圍巾的袋子遞給了她。

“那我再回去買一條。”他帶着她轉身回去。

什麼啊,原來真的不是買給她的啊……

奈若微一瞬間覺得有些尷尬了,原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白白要了別人一條圍巾,但是她不準備還給他,按照這個小子這麼樣子的榆木腦袋,以後要想再收到他什麼禮物肯定是難上加難。

夏天這個人倒是也實誠,直接回去又買了一條一模一樣的,奈若微八卦的湊上去:“你這是買給誰的啊?”

夏天不說話,手卻緊緊的抓着這個袋子。

“給女朋友的?”奈若微笑了,可是心情卻是不怎麼好。

“呃……給我媽買的。”夏天乾脆撒了個小謊,這要是讓她知道自己是給小錯買的話,肯定又要八卦好久了。

原來是這樣,奈若微倒也沒有懷疑,開開心心的就走了,臨走之前,夏天把她送上了出租車,然後又把一張一百塊的人民幣塞到了她手裏,這才放心的離開。

坐在出租車後排,她緊緊的抱着他送給她的圍巾,正當車子要開走的時候,她又突然把車窗打開,大聲的對着還沒有走遠的夏天說道:“下個週末!我請你吃飯啊!”

夏天看着她那賣力的樣子,小臉都被凍得有些紅彤彤,他點了點頭,咧嘴笑了。

把頭轉回來的時候,她的臉上甚至還帶着一種意味不明的笑容。

司機小哥看她笑得這麼甜蜜,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怎麼,你男朋友?”

奈若微的心被“你男朋友”這四個字狠狠地打動了,她嬌笑着看了司機一眼:“那當然了!”

*

夏天回到家裏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是十點多了,整棟樓卻燈火通明的,門口甚至還站了十好幾個特種兵。

夏天正準備上前一問究竟,沒想到一個男人突然驚喜的大叫:“少爺回來了!少爺回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瘦瘦小小的男人激動的上前捧住夏天的手:“少爺您總算回來了!您要是再不回來,老夫人可就要急出病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

夏天連忙往家裏面跑進去,果不其然,哭得梨花帶雨的辛袁裳就坐在沙發上呢,一看到他,哭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就只是抱着他。

“奶奶……這是怎麼了?”他有點惶恐。

“你這個臭小子!你跑到哪裏去了嘛!奶奶生怕你不見了!你可要給奶奶嚇死了!”她一邊哭訴着,一邊還輕輕地用自己的拳頭錘着夏天的後背。

看來這回是真的把奶奶給嚇到了。

夏天心裏一陣抱歉。

小錯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淡淡的看着他,她其實知道他和誰在一起,可是……怎麼能在一起呆到這麼久……

等慕月森和夏冰傾回來已經是晚上快十二點了,他們兩個本來沒覺得這件事有多嚴重,可是看着辛袁裳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又是說有綁架犯又是說別是被人販子拐走了,搞得人心惶惶的。

這件事還瞞着慕博明,老爺子本來身體就有些不好了,要是再受了這樣的刺激,一定會受不了的。 宇文拓也很贊成,這件事事關重大,他們還是得弄清楚才好,只有找到封夫人問清楚,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他不可能就這樣帶個陌生的女孩回家。

看着兩個男人小心的模樣,封千薰也沒辦法,只好點頭答應。

坐在赫連軒的豪華轎車裏,封千薰心裏很是不安,這兩個身家豐厚又英俊卓越的男人,她做夢都想和他們一般,尤其是赫連軒,如果她是豪門千金,那是不是就有機會嫁給他了?

這一刻封千薰的心空前激動,但是一想到媽媽的堅持,她就有一些不確定。

車子一直開到封夫人家才停下來,封千薰停下車望着媽媽住的房子,希望這次媽媽能夠別再犯糊塗了,不然的話不要怪她這個女兒無情不認她了。

房間裏,封千凝正在幫着媽媽打掃房間,小曦宸就坐在地板上玩着玩具,封夫人在一旁整理着衣服,家裏一片其樂融融的模樣。

“千薰……”封夫人看到封千薰之後就立馬站了起來,當她看到她身後的兩個男人之後,臉色立時變得煞白,手裏的衣服也掉落在了地上,這是那天來找她的兩個人,沒想到女兒竟然把他們帶了過來。

一時間,封夫人急火攻心,差點暈倒在地上。

“手鐲,那個手鐲……媽,你知道怎麼說吧?你一定要好好回憶一下,別說錯了。”封千薰睜着眼睛不停地對媽媽使着眼色,現在她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牽涉到她未來的命運。

封夫人的記憶回到二十多年前,那個可憐的小女嬰眼看着就要餓死了,她抱着她,小女嬰在她的懷裏不停地吸着奶,爭取着活下來的機會。

“怎麼了?”

在洗衣間的封千凝聽到客廳裏傳來封千薰的聲音,立馬走了出來,竟然看到了正走進來的赫連軒,赫連軒也一下愣住了,自己的保鏢找了一晚上的女人竟然就躲在這裏?

如果封千凝在這裏,那麼……

黝黑的眼睛看向地上正在自顧自玩耍的小男孩,赫連軒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這個孩子一定是……

驚喜充滿了赫連軒的臉龐,他完全忘記了他爲什麼來到這裏,眼裏只有這個可愛的小家夥,這是他的兒子……快步上前,赫連軒走到小曦宸的面前中蹲下,小家夥擡着頭,烏黑發亮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誰啊?”柔嫩的童音響起,是那麼的動聽,讓赫連軒根本沒辦法移開目光。

“我是……”

他很想說,他就是他的爸爸,但是赫連軒知道現在他不能這麼魯莽,孩子需要時間來接受他。已經五年了,他多麼想抱着自己的兒子,感覺着小家夥的稚嫩。

“他只是個陌生人。”

封千凝飛快的跑過來將兒子抱了起來,避開赫連軒探視過來的視線,心不停地亂跳着,這是她的孩子,赫連軒休想搶走。

赫連軒伸出的手尷尬的落在半空中,他無奈地看向封千凝,又是氣又是惱,孩子難道是她一個人的?他可是孩子的爸爸,連抱一抱都不行嗎?

“媽媽,這個叔叔認識我嗎?我覺得他好眼熟啊……”

小曦宸完全不清楚狀況,只是睜着大眼睛看着赫連軒,他總覺得在哪裏見過這個叔叔,他的眼睛還有五官都讓他覺得那麼的熟悉。

“不認識,他只是一個陌生人。”

封千凝僵硬地回答道,這個男人一直都很瘋狂,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出來,但是孩子還這麼小,她希望他不要做出什麼讓孩子留下陰影的事情。

赫連軒傷心的後退一步,眼神裏全是傷痛,那明明就是自己的兒子,但是他卻沒有辦法相認。封千凝對他充滿了戒備,他必須慢慢打開她的防備。

兩母子緊緊依偎着,封千凝的眼神裏充滿了敵意,小曦宸的眼裏卻滿滿的是疑惑。

“曦宸,你先去臥室玩啊,乖……”

封千凝轉身避開赫連軒的目光,將兒子抱進臥室後關上了門。

小曦宸卻有些不願意的抓着媽媽的裙襬,堅持地說道。

“他不像陌生人,他明明就和曦宸長得很像。”

“不是的……”封千凝摸着兒子的小臉,親吻着他臉頰說道,“那個叔叔我們都不認識,你聽媽媽的話就在這裏玩,媽媽出去一會。要是你不聽話,以後媽媽可不帶你去遊樂園了哦。”

“我聽話,我是乖孩子。”

一聽到不能去遊樂園小曦宸就急了,立馬出聲拍着小胸脯保證着,接着就拿起遙控車在臥室裏玩了起來。

封千凝長嘆一口氣,手心裏卻是出了一把汗,說到底赫連軒畢竟是曦宸的爸爸,他應該不會做出傷害曦宸的事情,但是她的心裏就是止不住的擔心。

一走出臥室門,就看到了赫連軒直射過來的目光,讓她的臉一紅,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

封千凝慢慢地走到母親身邊,今天不管發生什麼事,她都要站在媽媽的身邊,她希望赫連軒能夠愧疚於以前對她做的事,放過她的媽媽,不要爲難她。

宇文拓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另外兩人間的互動,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封夫人,現在的他只想知道自己妹妹的下落。

看着這個房間,他最後看到了站在封夫人身邊的封千凝,當年那種熟悉的感覺再度襲來,他心裏一驚,難道……

如果說封千凝是他的妹妹……

這種假設讓宇文拓心裏一陣刺痛,他想起了當年發生的一切,她那樣哀聲乞求他,帶她走,但是他選擇了相信赫連軒,開着車就不告而別,完全不顧封千凝那雙絕望的眼睛。

如果說封千凝是他的妹妹,那麼他已經數次和妹妹擦肩而過還不自知。

淡然的看着封夫人,所有的答案都在這個女人這裏,希望她可以將當年發生的事情坦白地說出來,至少可以讓自己的媽媽能解開心結,接着他輕聲說道。

“封夫人,你別緊張……我們並不是來查找權俊龍的死因的,那是警方才該管的事情。我們只想知道,當年權俊龍帶來的女嬰在哪裏?當年她還沒滿月,手上戴着這個鐲子。”

宇文拓將手鐲拿出來遞給封夫人。

封夫人眼裏驚慌的神色更濃,根本不敢接過手鐲,手一個哆嗦鐲子就掉在了地上。

“女嬰……”

封夫人顫抖着說。

“是啊,媽媽,那個女孩啊!你想清楚沒,到底是誰?”封千薰在一旁尖聲說到,媽媽真的是愚蠢至極,怎麼會這麼笨。

封夫人轉頭看向身邊的封千凝…… 葉繁星看着兩人的背影,望着傅景遇,“你跟她老公這麼熟啊。”

傅景遇淡定地說:“上次去接你的時候,他跟我一起去的。他找不到蘇琳歡,我幫了他一個小忙。”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是一副無辜的表情,彷彿他一點都沒有做壞事。

葉繁星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

“雖然他說是在幫忙,可,她怎麼覺得有哪裏不太對勁!

“我怎麼覺得你像是在使壞啊?”

蘇琳歡天真地想着,跟盛況結了婚,離盛況遠一點就行,可,傅景遇就是要幫着盛況出現在她面前。

這樣的大叔未免也太腹黑了吧!

傅景遇看了一眼葉繁星,從容地道:“我們走吧。”



晚上十點多,酒店房間內,盛況從蘇琳歡身上下來的時候,她一直在哭。

他站在一旁,穿着衣服,看着她被自己折騰得青紫的身體,冷聲道:“很討厭我對嗎?再討厭我,我也是你老公。我知道,你以前是傅景遇的未婚妻,可是人家現在看都不看你,你真以爲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盛況說這段話的時候,心裏憋着一肚子的火。

原本他是很喜歡蘇琳歡的,至少他娶她的時候,他給足了這個女人足夠的尊重。

可她呢?

結了婚之後,跑去北京找霍振東,不把他這個老公放在眼裏。

這也就算了,她竟然還想跟他離婚!

他當她當成心尖寶,她卻把他當成臭狗屎。

她離家出走,流落街頭,被他接回家那一晚,他就不顧她的意願強要了她。

憑什麼他的老婆他不能睡?

他都娶了她,當然要睡她!

重點是睡了之後,他才發現,她竟然還不是第一次!

一想到她以前被人睡過,他心裏就憋得慌,對蘇琳歡的態度,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好。

一個被人玩過的破鞋,憑什麼在他面前趾高氣昂的樣子?

尤其是今晚,見到傅景遇之後,她的眼神,又勾出他一肚子的火。

都顧不上回家,直接就把她帶到酒店來了。

蘇琳歡躺在牀上,聽到盛況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沒有他的罵聲,房間裏安靜了下來,可是她整個人,卻在這幾天裏面,被折磨得狼狽不堪,她髒了,她徹底的髒了!

她連以後想回到霍振東身邊,都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每次想到這些,眼淚就洶涌地落了下來。

蘇琳歡離開牀,去了浴室,想把自己洗乾淨,看着自己鏡子裏那些青紫的痕跡,抱着膝蓋,又絕望地蹲了下去。



臨近暑假,天氣有點燥熱,葉繁星和傅景遇到家的時候,外面剛好下起了雨,讓空氣變得涼爽了很多。

傅景遇坐在沙發上,拿着平板,檢查他們傳過來的照片。

葉繁星趴在窗臺上,望着外面下雨的天空,享受着這一刻的寧靜。

“大叔。”傅景遇剛剛確認完照片,聽見葉繁星開口叫他。

他問道:“怎麼了?”

都這麼久了,她還叫他大叔,對此,傅景遇也很無奈。

葉繁星說:“下雨了。”

(8章) “你怎麼就知道,我失業了,就日子過的不好了呢,說不定我現在過的很好呢。”

“別逗了,就你這個樣子,我猜,你現在應該是拼命的在找工作吧。不過你也知道,你長得不怎麼樣,這身材也不怎麼樣的,我看是沒有多大的希望的。還想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應該是很那個的。”

“是嗎,是誰說我們家媳婦身材不好,長得不好,還找不到好工作的。”何益哲推着推車走到顧然可的身邊,雙手霸佔的摟着顧然可,輕輕的叫了一聲,“老婆,不是叫你不要亂跑嗎,你喜歡紅棗口味的酸奶,等一下我給你買就好了嗎。”

然後對面的某女瞬間木訥了。這又是什麼情況,看着顧然可,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因爲這個站在她身邊的男人實在是太帥了。好像完全是從電視裏面走出來的。

“顧然可,這,這。這是你。”

“哦,我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公。何益哲。”

這話說出來的時候,顯然顧然可自己都嚇到了,老公,這樣子的字眼,看上去很熟悉,卻又很陌生,這是他們從認識到領證,到同居,顧然可第一次說出,這是我老公的話。似乎,這樣子的感覺也還挺不錯的。

“你老公,顧然可,你開什麼玩笑,你結婚了。”

“是啊,我結婚了。”

“你是可可的同事,您好,我們的婚禮將在後期舉行,當然我們已經領證了。至於剛纔你說,我們家可可沒錢,我感覺這話,聽着有點不喜歡呢,可可是我老婆,我的錢就是他的錢。要是可可喜歡,我可以給她買下整個超市,每天都有喝不完的酸奶。區區幾瓶酸奶算什麼。”這還真的不是何益哲吹牛,別說是一個超市,憑藉何禹手中的資金,還有他自己的資金,就是十個超市也能買了。

ZY每年的營業額,那都是上億的,單單只是一個ZY,還不包括底下的酒店什麼的。

尤晶晶可能不知道何益哲,畢竟這個男人剛回國,ZY也沒有正式對外宣佈,何益哲即將接手,所以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不

知道,不代表站在她身邊的男人不清楚。

“晶晶,別說了,我們趕緊走吧。”

“幹什麼。我就是要說。別拉我,顧然可,不錯嗎,有了老公,說話就不一樣了,我看,你老公長得還是人模人樣的。但是這口氣不要太大哦,還買下一個超市,這牛吹大了,可是不好的。”

一聲嬌笑,緊接着門就被打開,一身性感睡衣穿着的張淼就出現在二人眼前,看見木俊傑和羅菲兩個人,張淼的臉色瞬間變了。

Previous article

“什麼?菜刀?”果然,齊美玉愣了下,忽的反應過來,又開始乾嚎,“你個死丫頭,沒良心的,少寧,你怎麼就去了呢?你女兒讓我拿菜刀抹脖子了……哎呀!過不下去了,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