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少他不會繼續給她發那些亂七八糟的消息。

她最近真的是服了顧雨澤,這貨每天做任何事情都會跟她彙報。

她又不是他的管家,也不知道他說那些是想做什麼。

顧雨澤很快就走了,傅景遇關上門,重新走了回來,看到坐在電腦前,很是淡定的葉繁星,“剛剛顧雨澤來找你。”

“我聽見了。”葉繁星漠不關心的樣子。

“那你也不出去見見他?”傅景遇坐了下來,望着自家小可愛對顧雨澤冷冰冰的樣子,心裏很開心。

她跟顧雨澤分了手,對顧雨澤就是老死不相往來。

可,他纏着她,她卻並不會真的給他臉色看。

葉繁星說:“我見他做什麼?正好,看到你出現,他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吧!”

傅景遇把椅子挪了過來,摟住了她,頭靠在她的肩膀上,充滿荷爾蒙的男性氣息,將她包圍。

葉繁星道:“別鬧,我在工作。”

“沒事,我不吵你。”他連呼吸都很安靜。

可,就算是這樣,被他抱在懷裏的葉繁星,也絕對沒辦法安心。

她用商量的語氣道:“要不你先回去吧!不是來洗澡的嗎?澡已經洗完了。”

“我今晚睡你這裏。”

葉繁星強硬地拒絕道:“不行,顧雨澤知道你在我這裏,你要是留下來,他會怎麼想?”

傅景遇的手,從她的衣服伸進去,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肚子上,他手掌的熱度貼着她的肌膚,讓葉繁星的身體很快燙了起來。

她說:“傅景遇小朋友,你這樣,我會生氣的。”

“我一會兒就走。”傅景遇摟住她,手並不拿開,“等你準備睡覺的時候。”

她不想讓人知道他們還在一起,他就配合她。

誰讓他現在,只是一個已經被離了婚的‘前夫’?

葉繁星見他答應了,才妥協下來,堅持着做完了今天的工作。

……

她關上電腦,發現自己還被傅景遇摟着,他靠在她的肩膀上,呼吸均勻……

這是睡着了?

葉繁星側過頭,從這個角度望過去,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閉在一起,睫毛很長,睡得很安穩。

她擡起手,放在他的頭上,並沒有急着把他叫醒。

看他的樣子,應該很累了吧?

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就睡着。

傅景遇睡了一會兒,睜眼,發現葉繁星已經沒在工作了,還坐在椅子上玩手機,由着自己靠着她。

他連她的胳膊一起抱住,聲音寵溺:“工作做完了?”

“嗯。”葉繁星說:“我準備睡覺了。”

見他醒了,她收好了手機,其實肩膀早就酸得不行,她今天也很累。

站了起來,對傅景遇說:“你可以回去了吧?”

卻被傅景遇從身後抱住,直接壓到了牀上。

“傅景遇。”葉繁星認真的時候,會叫他的名字。

傅景遇按住她的胳膊,壓到頭頂,近在咫尺地望着她的臉,吻了吻她的鼻翼,“讓我抱一會兒,就一會兒。”

“……”他溫柔的眼神,讓葉繁星心軟了,躺在牀上,望着他,也沒有再動。

只是,說好只是抱一會兒的男人,卻趁着這個機會,含住了她的脣。

(這章是6000月票的加更,本來應該昨天更新的,今天補上。現在還差幾十就到6500,今天週一,繼續求票衝榜,愛你們,麼麼噠) 她的牀上怎麼會多了個男人?

封千凝的腦海裏轟地一聲炸開了,她怎麼會睡得這麼死,竟然沒有發現有人爬

上了她的牀,還將她緊緊抱住。

憤怒的小臉變得通紅,封千凝緊捏着拳頭向向方揮去,但是她的手很快被抓住

,讓她動彈不得,甘冽醇香的酒氣在她四周環繞。

“我今天說過我要在這裏過夜的吧?這樣反抗,看來明天給你的自由我是要收

回了。”

冰冷的聲音,熟悉的氣味,他什麼時候來到她的房間的?

“赫連軒?”

封千凝轉頭看向身後的男人,還沒等她看清,赫連軒勾脣一笑,微微俯下身,

吻住了封千凝那半張開的嬌豔欲滴的紅脣,舌頭趁勢欺進而入,在她的小嘴中

翻滾吸吮。濃重的酒氣順着舌尖在口裏蔓延,帶着濃濃的情慾和深切的渴

望,酥麻的感覺,在心間盪漾。

雖然她是打算妥協來換取自由,但是他的突然出現讓她毫無防備,而且他更是

瞬間欺身上前,滿滿的佔有了她。

滾燙的大掌在她的身上到處遊走,靈巧的舌頭也來回在紅脣邊輾轉着,堅挺的

慾望,在她的體內激烈的衝擊,越來越狂肆,越來越猛烈。她的眼裏只看到他

強壯的身軀,還有她被他舉得高高的白晳雙腿。

封千凝再將失去了所有反抗,變成一個隨着他的節奏而瘋狂搖擺的女人。

房間裏的牀伴隨着赫連軒每一次的猛烈衝擊,不停地吱呀叫着,女人的呻吟聲

,男人的喘息聲互相交匯,演奏了一場激情的狂想曲。

赫連軒肆意的在封千凝的身上進攻着,他身上的壓力太重了,來自母親的,來

自弟弟的,還有那個其實他本意就想拒絕的聯姻,而這一切的壓力他只能在封

千凝嬌媚的身體上完全釋放。

他知道他無法讓這個女人離開,他必須想盡一切辦法讓她妥協,心甘情願地成

爲他的情婦,永遠留在赫炎。這樣的想法實在太叛逆了,甚至讓他忽略了曾經

對於這個女人噬骨的恨意。

最後用力一挺之後,他離開了她的身體,仰面躺在一邊,不停地喘息着,心裏

的激盪也開始平復下來。

起身將外套披在身上,他點燃一隻煙,坐在牀邊的椅子上慢慢地抽起來。

“你今天早上的妥協我很明白是爲了什麼,你是想要自由,想要離開這裏。”

剛剛他帶給她的**還未過去,封千凝靜靜地趴在牀上感受着那異樣的刺激,

他的話將她心裏的想法直接挑破,讓她有些不知道如何應對。

“這是我惟一的希望……”既然被他識破了,她也不想再掩飾下去了。

“你的希望不僅僅是逃跑,還有成爲我的女人,只要你願意,你什麼都可以擁

有,名車,豪宅,財富都可以……”

赫連軒猛吸一口煙說道,他對她的索取已經越來越超出自己的控制,他現在已

經不是在報復了,而是對她的身體產生了深深的迷戀,他想從心底裏完全得到

她的肉體,還有她的心靈。

做他的女人?

他的意思很清楚,不是偶爾這樣的各取所需,而是她成爲他真正的附屬,他要

她變成他的私人物品。

“我不懂……”

“有什麼好不懂的,我需要你的身體,這一輩子都需要,就是這樣。”

說到底還不是做她的情婦。封千凝覺得自己的意思已經表現得很明白了,她對

做他的情婦一點興趣都沒有,更不可能和一個強暴過自己的男人保持一輩子這

樣的見不得人的關係。

“赫連軒你是不是還不明白?我說我不願意做你的情婦,做你的女人我也沒。

而且,你從來就不缺女人,你最應該碰的女人,她就在樓上。”

“我再問你一次。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只要你願意,你以前千方百計想得到

的,出賣身體也爲了奪取的,所有一切我都可以幫你做到,包括你父親的貪婪

……”

他在說什麼貪婪?封千凝從牀上坐起,怒視着赫連軒。

“就算我再貪婪,我去勾引別的男人,做別人的地下情婦,我也不會做你的女

人,我和你無話可說,但是……”

還沒等封千凝把話說完,赫連軒一步向前捏着封千凝的肩膀,冷冷地說,“你

說你會乖乖聽話,我才可能給你自由。”

“趁我現在還沒離開這裏,把你的話收回去還來得及。”

封千凝緊緊地咬住了嘴脣,她指的聽話,是指可以做傭人,做一切傭人該做的

事,但是就是不能做他口中那樣的地下情婦。

“你就這想做女傭嗎?”

赫連軒目光微冷,靜靜的看着眼前這個倔強的小女人。

“比起做情婦,做女傭實在要好過千倍萬倍。”

封千凝面色不變,堅定地說道。她實在不懂,這個男人究竟想要什麼?一個女

人的身體嗎?對他死心塌地的女人多的是,樓上就有一個,他又何苦糾纏着她。什麼原因都可能,封千凝絕不會相信是愛情,惟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她的反

抗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想讓她心甘情願地成爲他的女人。

“女傭?那也是一個暖牀的女傭。”

赫連軒將她往牀上一推,她**的身體就完全的暴露在他面前,他擡手將她的

身體翻轉,大手掌住她的纖腰,用力一挺,再次和她的身體沒有縫隙的結合起

來。

時而溫柔,時而粗獷,他不停地聳動着,感受着她傳來的美好觸感,直到牀上

的女人再也無法反抗,全身癱軟了下來……

赫連軒再次沉沉地睡了過去,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封千凝睡了很久,直

到窗邊傳來一絲光亮的時候,她才忍着全身的痠痛爬起來,穿上衣服,蜷縮地

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清晨的寒冷讓她不自覺的輕輕顫抖,想到自己所經歷的痛苦遭遇,她就無法抑

止地輕聲哭泣。

赫連軒這一覺睡得很踏實,睜開眼卻沒有看見本來應該在他懷裏躺着的小女人。轉身看着椅子上一臉悲慼的封千凝,他不懂她究竟在堅持什麼。如果她願意

成爲他的女人,她的生活將從此遠離痛苦,她也不必每天思考着要怎樣才能擺

脫現在這片困境。

在赫連軒看來,金錢就是萬能的,一個這樣貪財的女人,又爲什麼不心動?

“你昨晚的話看來是不願意收回了,那我今天不能放你自由。不過你要是願意

,可以叫辛毅陪着你出去走走。”赫連軒坐起身,雙眼看着封千凝淡淡地說。 “何禹,我告訴你不要亂來,你要是亂來,我就叫人了。你要知道,這裏可是小區裏。小區知道嗎。”胡夢沉聲道,拿眼睛瞪他,這段時間的相處告訴她,千萬不要懷疑何禹的話,因爲這個男人絕對會說到做到。“好吧,好吧,只要能從我身上下來,然後趕緊上去,我會去和哲哲說的。”

“最好趕緊讓哲哲改口叫我爸爸,而不是叔叔,我明明是他的老子,爲什麼總是叫我叔叔。”

“好了好了,你怎麼那麼囉嗦,跟個女人一樣。”

然後何禹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開了車門,然後下車。胡夢跟在身後,進了電梯的時候,何禹突然停住腳步,胡夢因爲低着頭還沒來得及剎住車,然後整個人撞上何禹的後背。媽呀,真痛,這男人的後背是石頭做的嗎,那麼硬。

兩個人各自不說話,然後直到開了房門,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兒子墊着小板凳在流理臺上燒菜了,因爲個子不夠高的緣故,哪怕是燒個飯,都要墊着小板凳。

何禹看着其實心裏很不是滋味。

他小時候也是跟着母親生活的,可他媽媽很疼他,捨不得他做家事,他最多的做的也就掃掃地,那會兒他家境也很不好,母子兩住在貧民區呢,他到十幾歲回了何家都沒學會做飯。

可是他發現,這孩子不僅會做飯,這手藝絕對的是一流,大師級的。絕對是和五星級大師有得一拼的。

哲哲說,平時都是他做家務的,因爲胡夢的家務能力實在是不敢恭維,要想吃到好吃的,那麼就必須得自己動手,才能豐衣足食。聽得何禹那個叫心酸啊。

何禹看了一眼身後的女人,“胡夢,哲哲什麼時候學會做家務的?”

“一年前吧。”

胡夢心虛了一下下,當然只是一下下,一想到兒子會這麼早熟,這男人起碼得負一半責任,胡夢就又理直氣壯起來,“你有意見?”

“對,我就是有意見怎麼了,好歹哲哲也是我兒子,我不希望你給他小小年紀的就虐待,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

蘇明媛簡直要敗給她。

Previous article

“有泡麪,要不要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