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不到突然天降良機,金旋突然把軍權交給鞏志,讓他馬賢有機會掌握城門,幫助張飛攻下了武陵城,說他是這次最大的功臣,也不為過。

馬賢的內心還是非常自得的,他雖然在商業上無往而不利,但心中還是有些羨慕四弟馬良和五弟馬謖。

同是讀書人,自己各方面都不比他們差,但他們現在都是官身,這種身份地位,不是金錢能夠彌補的!要不富甲一方的商人,地位也不會如此低下!

好在馬賢雖然在替家族經商,但他的身份還是書生,如果他要想當官,雖然還是需要舉薦,但用錢財開路,難度也不大,只是他本人偏愛經商!

這次馬賢謀劃得當,幫助五弟奪取武陵,說明自己不僅僅在商業上才華過人,而且謀略也不在四弟、五弟之下。

就在馬賢自得的時候,鎮守南城門的裨將進來通報:他已經放劉備軍入城,張飛現在已經領軍直奔太守府。 馬賢一聽張飛已經攻向太守府,知大事已成,高興得差點跳了起來!但仔細一想,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對!

因為馬賢給馬謖的信件,送出去的時間並不長,前後不到一個時辰。

而張飛的動作也太快了一點吧!好像他早就點起兵馬在城門口等候似的。

馬賢仔細詢問那員裨將,馬謖居然還在城內安排龔力和田石等數百名軍士突襲城門、

龔力和田石是蠻族有名的勇士,在武陵郡也是叫得上字型大小的!

馬賢收買的這名裨將,雖然出身不高,武功也是與平平,但他結交廣泛,與龔力他們也是熟識,這才沒有引起誤會,這名裨將可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

聽到這些,以馬賢的智商,心中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這次攻城,雖然也有他的一份功勞,但絕對不是大功!

就在此時,馬賢專門派到北城門打探消息的店小二也回來了,他告訴馬賢,救援金家寨的太守金旋,被一員打「馬」字旗號的將軍追殺到城門口,被鞏從事指揮弓弩兵射殺了。

馬賢的智商可不低,有了這些信息,他串聯到一起,很快就想明白了,這是馬謖的謀划!

他清理了一下思路,確信自己的猜測十有八九是真的,他心中暗驚!

看起來,從金家寨的衝突開始,完全就是一個布局,手法的特點,還真有點像五弟兒時的慣用伎倆!

馬賢對五弟馬謖的智謀,是非常佩服的!對自己想當然地貪功為己有,也有點臉紅!

想清楚了這些事情,馬賢自然不好向馬謖表功,讓他到悅來客棧,就需要好好準備一下,改為給馬謖慶功,彌補自己沒有出力助他奪城的錯失。

馬謖駐軍於城外,與城內的張飛呼應,主要是怕城內有變,現在劉備親至武陵,馬謖只得進城拜見。

劉備從張飛嘴裡,已經知道了奪取武陵其實是馬謖的謀划,他現在已經徹底認可了馬謖,見面以後非常客氣,對他不吝讚美之詞。

劉備在武陵安民完畢,剛好諸葛亮的捷報也已經到了,趙雲也取得了桂陽。

劉備一看,自己手下三員大將,有兩個已經奪城立功,關雲長鎮守江夏,雖也是大功一件,但以他的性格,肯定也想要攻城略地。

諸葛亮來信告訴劉備,長沙離江夏不遠,是他特意留給關羽攻取的,但請將不如激將,讓劉備依計行事。

於是,劉備也不做安排,僅僅是馳書報關羽,發給他的公文是張飛和趙雲各得一郡的捷報。

武陵的事情告一段落,劉備放心離開,就留下馬謖領本部一千軍暫時鎮守武陵,他和張飛率一萬兵馬回到零陵,與諸葛亮匯合。

關羽一直自認能力要比張飛和趙雲略勝一籌,見他們都能攻城立功,不甘落後,就上書給劉備請戰道:

「聞長沙郡尚未攻取,如兄長不以弟為不才,教關某干這件功勞甚好。」

劉備接信大喜,遂教張飛星夜去替雲長守江夏,令關羽來取長沙。

關羽既至零陵,入見劉備、孔明,孔明早就想好了激將之法,就對關羽說道:

「子龍取桂陽,翼德取武陵,都是立下了軍令狀,只引三千軍去。今長沙太守韓玄,固不足道。只是他手下有一員大將,乃南陽人,姓黃,名忠,字漢升;是劉表帳下中郎將,與劉表之侄劉磐共守長沙,後事韓玄;雖今年近六旬,卻有萬夫不當之勇,不可輕敵。雲長此去,必須多帶軍馬。」

關羽向來自傲,怎麼也不會和趙雲張飛一樣用三千軍,於是他開口說道:

「軍師何故長別人銳氣,滅自己威風? 真龍仙帝 量黃忠一老卒,何足道哉!關某不須用三千軍,只消本部五百名校刀手,必定斬黃忠、韓玄之首,獻來麾下。」

劉備作為關羽的結義大哥,對他的安危還是比較關心的,單獨找到他,苦口婆心地勸道:

「雲長啊,子龍和翼德都領了三千兵馬,你用兩千也比他們強啊,你領五百就太少了,別說是攻城了,就連兩軍對陣,布置軍陣的數量都不夠,哪怕你再多帶五百軍也行啊!」

那時候的軍隊,以千軍為一部,主要是兩軍對陣時布置的常規軍陣,最少也要有一千人馬,才能保證軍陣攻防兼備。

儘管劉備拿出了大哥的權威,但關羽只是不依,還是只領手下五百校刀手而去。

孔明這次使用激將法,讓關羽少帶兵馬前去,並不是劉備手頭的兵馬不夠,而是想要樹立關羽無敵的形象。

儘管關羽和張飛,都對諸葛亮頗有微詞,但因為他們與劉備的特殊關係和過人之能,諸葛亮卻不得不依靠他們,他三分天下的規劃,還得要大家同心協力才能實現。

現在取得荊州就在眼前,但要想鼎足而三,僅僅擁有一個四戰之地的荊州是不夠的!

如果劉備全取荊州,除了江東這個翻臉和翻書一樣快的的盟友,還要面臨漢中張魯、交州士燮和益州劉璋的威脅。

交州士燮,早晚會被江東孫權吞併,而益州才是諸葛亮三分天下的根本!

那麼,在攻取益州之時,諸葛亮肯定要跟隨劉備進入益州,荊州的鎮守,就需要一員可靠的大將。

諸葛亮曾經與劉備討論未來的人事安排,不管是劉備還是諸葛亮,都屬意關羽鎮守荊州。

因為他們對好酒成性的張飛缺乏信心,而趙雲的執行力雖強,但要獨當一面,無論是威信還是資歷,還差點火候。

因此,諸葛亮從現在就開始謀划,想讓關羽多立功勞,提高威信!

上次諸葛亮就安排關羽到華容道埋伏,就是想讓他放了曹操,做了好人還要得功勞,雖然被馬謖無意之中把功勞搶到了張飛頭上。

關羽是依諸葛亮之計行事,雖然得到了曹操的承諾,但只是馬後炮,並沒有能夠立功受獎!

但這也難不住一心要捧紅關羽的諸葛亮,在他的刻意宣傳之下,關羽成了重情重義的典範,寧願違反軍令狀,也要放了對他有知遇之恩的曹操!

這些事情傳到曹操耳中,曹操對關羽的性格相當了解,深信不疑!對關羽又多了一分感激,暫時沒有了征伐荊州之心。

江東孫權和周瑜定下計策,把曹操趕入劉備的防守區域,其實就是要讓劉備難受。

如果劉備頭腦一熱,殺了曹操,自然是孫權希望的結果,那樣一來,曹丕肯定要和劉備死磕到底,孫權就能夠上下其手,從容布局。

如果劉備放跑了曹操,就顯示出劉備軍的無能,孫權也可以問責劉備,在瓜分荊州時佔據主動!

諸葛亮一舉兩得,把放跑曹操的責任,推到了關羽個人頭上,不但得到了曹操的人情,還堵住了孫權之口。 這次征戰荊南,諸葛亮把長沙留給關羽,就是想要讓他正面戰勝荊州第一勇將黃忠,樹立關羽無敵的形象,讓江東和曹操都不敢正視荊州!

黃忠素有勇名,初平三年(192年),劉表出任荊州牧時,黃忠就被劉表任命為中郎將,隨其侄劉磐駐軍長沙攸縣,對抗江東孫策。

建安四年(199年),黃忠隨劉磐出征,與孫策交戰於艾縣,與孫策交手不分勝負,助劉磐擊退了孫策,其勇力可想而知。

劉琮投降以後,黃忠隨之而降,曹操任命他代理偏將軍,鎮守長沙,還是讓他抗擊江東的進攻。

諸葛亮久居荊州,熟知黃忠之勇,他本來想讓關羽帶兩千軍馬前去攻取長沙,誰知道關羽太託大了,卻只帶五百校刀手前往,讓諸葛亮也捏了把汗!

諸葛亮悄悄對劉備說:「關羽輕敵黃忠,只恐有失。主公當領軍前往接應。」

劉備也怕關羽有失,隨後引兵望長沙進發。

長沙太守韓玄,河內名士,來到荊州以後,與劉表相談甚是相得,曾被劉表聘為從事,后被任命為長沙太守至今。

其族弟韓浩,在曹操部下為將,頗得曹操看重。

劉琮投降曹操以後,韓玄也隨之而降,曹操對他並沒有另眼相看,仍然讓他擔任長沙太守。

韓玄因為並不是當地世家,行事無所顧忌,但他處事公正,嫉惡如仇,平時看不慣當地豪強魚肉百姓,經常出面為百姓做主,當地豪強皆又怕又恨。

韓玄聞關羽軍殺到,便喚老將黃忠和手下一幫將領商議軍情,韓玄說道:

「自從曹丞相敗走以後,周瑜就帶重兵截斷了長沙和江陵的聯繫,現在荊南四郡已經有三郡歸順劉備,但都不是不戰而降。 法醫星妻太妖嬈 長沙幾乎變成了一座孤城,恐怕也守不住了!如果不戰而降,有點說不過去,所以,我們要堅守長沙一段時間,等到去江陵求援不應以後,再打開城門獻城,就沒有人能說什麼了!漢升,你說我們能堅守多久?」

黃忠此時是曹操任命的代理偏將軍,雖然是受韓玄的節制,但在軍事上還是能做主的,他也知道韓玄不通兵事,並沒有長篇大論,只是簡單地回答道:

「太守不須憂慮。憑某手中這口刀,這張弓,還有手下這幫健兒,要想守住長沙這個孤城不失或許不能,但要堅持到江陵曹仁將軍的援軍到達,還是沒有問題的。」

原來,黃忠雖然年過半百,但身體強健,尚能開二石力之弓,且百發百中。

黃忠話音未落,階下一人應聲而出,向韓玄請戰道:

「不須黃老將軍出戰,只就某手中長槍,定活捉關某人來見太守。」

韓玄視之,乃長沙管軍校尉楊齡,是韓玄的手下,素有勇名,在長沙郡是僅次於黃忠和魏延的勇將。

韓玄一聽大喜,先讓楊齡去試探一下關羽的虛實,自然是最好不過,就對楊齡說道:

「楊將軍,能活捉關某人自然是好的,就算不能擒住也不要緊,但切莫傷了關某人性命,他是劉備的結義兄弟,那樣勢必與劉備結成死仇,到時長沙郡失守,我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遂令楊齡引軍一千,前往城外迎戰關羽。

楊齡飛奔出城,約行五十里,望見前頭塵土飛揚,關羽軍馬早到。

楊齡自恃勇力,一見關羽只有五百軍馬,陣型不整,膽氣益壯,挺槍出馬,立於陣前罵戰。

關羽自視甚高,本不想與楊齡這個無名小卒交手,讓他換黃忠出來比斗。

但楊齡被關羽小視,心中有氣,說話也是越來越難聽,關羽聞之大怒,更不打話,飛馬舞刀,直取楊齡。

楊齡挺槍來迎,不三合,關羽用刀背盪開楊齡的長槍,手起刀落,砍楊齡於馬下。

楊齡雖然不是關羽對手,但也不至於如此不濟,但因為出戰之前,韓玄不讓他殺傷關某人,手上就留了兩分力氣,他本來力氣就不如關羽,被關羽輕易盪開長槍,露出空門而被殺。

楊齡一死,他帶來的那一千軍馬,看到主將瞬間被殺,都被嚇破了但,一個個轉身就逃。

關羽本來就要攻取長沙,一揮手,周倉上前割了楊齡的頭顱,在路邊砍了一根毛竹挑起頭顱,領著五百校刀手,一直追趕到城下,看門軍士慌忙關閉城門,飛報韓玄。

韓玄聞之大驚,就帶上黃忠、魏延等將領,一同上到城樓上,觀看敵情。

看到城外只有數百軍馬,陣型不整,韓玄心下稍定。

但在那些校刀手的前方,有一個身材高大、黑面虯髯的大漢,用一個長長的竹竿挑著楊齡的頭顱,韓玄也不由打了一個冷戰。

楊齡雖死,但他臉上的驚恐表情仍然清晰可見,那些守城士卒面有懼色,整個軍隊的士氣都很低迷。

韓玄雖是文弱書生,但也知道,軍士們只是受了楊齡死亡的影響,一時士氣低迷,要想提升士氣,只要扳回一陣就行了!

韓玄唯一的指望,就是老將黃忠,他雖然可以節制黃忠,但也不能強求,就用商量的口氣對黃忠說道:

「漢升啊,關羽自虎牢關溫酒斬華雄以後,勇名傳遍天下,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這麼快就斬殺了楊齡。將軍已經年近六旬,體力大不如前,你自問能否抵擋得住?如不能擋,就不要勉強,別枉送了性命,我便教軍士高掛免戰牌,等候曹仁援軍的消息。」

韓玄本來是關心黃忠的安危,誰知道無意之中說出來的這番話,剛好起到了激將的作用。

黃忠是老而彌堅的性子,受不得激將之法,最不能聽的是人家說他一個「老」字,他呼的一聲站了起來,厲聲說道:

「我黃某人雖老,兩臂尚開三石之弓,渾身還有千斤之力:豈不足敵關羽耶!」

韓玄一見黃忠犯倔,知道阻攔不住,就讓他帶一千兵馬出戰,但黃忠卻不願意倚多為勝,也只點起了五百騎兵出城迎戰。

韓玄與眾將在城樓上觀戰,黃忠提刀縱馬,引五百騎兵飛過弔橋。

關羽在城外搦戰,見一白髮老將出馬,知是黃忠到了,就讓周倉把五百校刀手一字擺開,橫刀立馬而問道:

「來將莫非黃忠否?」

黃忠勒馬站定,厲聲回答道:「既知我名,焉敢犯我境!」

關羽一聽黃忠話語如此硬氣,不由微怒道:

「特來取汝首級耳!」

言罷,兩人不再廢話,不約而同地飛馬而出,兩馬交鋒,雙刀並舉,你來我往,鬥了一百餘合,不分勝負。

韓玄在城上看的分明,恐黃忠年老體力衰退,不耐久戰,鳴金收軍。

黃忠收軍入城,關羽也退軍,在離城十里處安營下寨。 入夜,關羽獨坐帳中,思考破城之策,用五百校刀手,不管是強攻還是偷襲,都有些不夠用,而且損傷也小不了。

關羽培養這五百校刀手可不容易,連損失一個都心疼,自然不想用在攻城上!

因此,他覺得還是攻心為上,如果能把老將黃忠擊敗或者斬殺,應該能讓韓玄們投降,因為他才是長沙的倚仗!

但關羽要想在比試中堂堂正正地擊敗黃忠,難度還真不小,他回想起今天的戰鬥,心中暗忖:

「老將黃忠,名不虛傳,武功當真了得!與我相鬥一百餘合,力氣不減,招式全無破綻。來日必需用拖刀之計,方可出其不意,背砍而斬殺之。」

次日早飯畢,關羽又來城門下搦戰。韓玄高坐城上,黃忠昨日斗得不過癮,今天戰意正濃,早早在城門口等待。

韓玄一聲令下,黃忠引五百騎殺過弔橋,再與雲長交馬。 嬌妻寵上天 又斗五六十合,還是勝負不分,黃忠聽到助威聲,攻勢越見凌厲,兩軍齊聲喝采。

韓玄在城牆上親自擊鼓助威,鼓聲正急時,關羽賣了個破綻,倒提長刀,撥馬便走。

黃忠隨後趕來,關羽手上用力,青龍刀高高彈起,方欲用拖刀往後砍去,忽聽得腦後一聲輕響;急忙回頭看時,只見黃忠馬失前蹄,把他掀倒在地。

關羽急回馬,雙手舉刀欲砍時,黃忠已經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了身子,並抄刀在手。

關羽見黃忠經起身,且有兵器在手,失去了殺死黃忠的絕佳良機。

關羽也不想落個趁人之危的名聲,就硬生生頓住長刀,在馬上猛喝道:

「我且饒你性命!快去換了馬再來廝殺!」

黃忠急提起馬蹄,飛身上馬,領兵退入城中。

在城上的韓玄見此變故,吃了一驚,見黃忠安全退回,親自下城迎接,並問其緣由。

黃忠答道:「此馬久不上陣,且鼓聲催得又急,故有此失。」

韓玄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教手下把自己最喜愛的青龍馬牽了過來,要給黃忠。

黃忠見了青龍馬,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暗中喝了一聲彩:「好馬!」

重生原始時代 他早已認出,這匹馬是韓玄之弟韓浩送給他的禮物,這在長沙郡可謂人人皆知!

前一段時間,韓浩剛託人把馬匹送來時,韓玄天天騎這匹馬出巡,其實就是為了展示他這匹神駿異常的好馬。

這匹青龍馬非同小可,是韓浩跟隨曹操北征烏丸時,立下了大功,曹操把這青龍馬賞賜給他。

韓浩跟隨曹操南征時,把這匹馬托前往長沙傳檄的使者帶給韓玄,也是表達讓哥哥投靠曹操的意思。

其實,韓玄就是不投降曹操,因為是各為其主,也不會影響曹操對韓浩的信任。

在三國這個特殊年代,那些世家大族,為了家族的生存和發展,從來都不會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很多家族在幾個大勢力都有家族子弟做官,把「狡兔三窟」演繹得淋漓盡致。

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諸葛亮兄弟,諸葛瑾、諸葛亮、諸葛誕三兄弟,分別在魏、蜀、吳為官,而且都是高官,但都沒有受到對方的牽連。

兄弟各為其主,可以不追究,但如果是在同一個勢力為官,其中有人投降敵對勢力,這就是不忠。

那他在原來勢力當官的兄弟,雖然未必就會被誅殺,但受到牽連和處罰是一定的。

黃忠知道這匹青龍馬是韓玄的心頭肉,騎上這種好馬上陣賭鬥,雖然可以增加勝算,但難保馬匹有所損傷,黃忠哪裡敢要,極力推辭道:

「太守,此馬雖然神駿,但與我並不太熟悉,人馬之間的配合還不如我現在這匹馬,未必就能助我戰勝關羽,萬一損傷了太守寶馬,就得不償失了,我可擔當不起!」

韓玄呵呵一笑,看著黃忠的眼睛說道:

「漢升別言不由衷了!你的眼神告訴我,這匹馬對你很重要,我早就想好了,如此好馬,如果不用在戰場上,才是真正的可惜了!以前我一直心中不舍,現在到關鍵時刻了,我已經下定決心送給你,自古就是寶馬配英雄,難道黃漢升認為自己配不上這匹寶馬?」

黃忠本來是受不得激的性子,韓玄是真心贈送寶馬給黃忠,這番話剛好激起了他的血性,他欣然就接過青龍馬。

黃忠受激之下收下青龍馬,但他可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一匹好馬,對武將來說非常重要!

黃忠非常正式地跪下單腿,拜謝韓玄的厚賜,然後迫不及待地牽著馬回去,熟悉青龍馬去了!

第二天早起,黃忠就過來找韓玄,請求他暫時掛起免戰牌,因為他先要把青龍馬馴服了才能上陣與關羽決戰。

韓玄非常奇怪地問道:

「漢升,青龍馬非常溫馴,就連我這個不諳弓馬的文人騎上去,都跑的又快又穩,漢升為什麼還要馴服?」

黃忠答道:

「太守有所不知,這騎馬交戰和用馬代步截然不同!騎馬代步只要馬走的平穩就行,而騎馬交戰就需要人和馬配合非常默契才行。這匹青龍馬非常有靈性,我有把握在數天之內,達到最佳配合,這才請求太守掛兩天免戰牌。」

韓玄似有所悟,但又開口問道:

「漢升,青龍馬暫時不能用也可以交戰啊,汝之箭法百發百中,何不射之?」

黃忠答道:

「馬上騎射不同於步射,對人馬配合的要求更高,在馬匹奔跑的過程中用箭射敵,如果控制不好馬匹,就很難射中敵人!」

韓玄一聽有道理,就讓軍士在城門口掛起免戰牌,並讓軍士在關羽搦戰時告訴他:「來日再戰!」

「哦~」顧小野人小鬼大地拖長了尾音,瞧著林蘇笑,笑得林蘇心裡直發毛,只好警告她:「喂!你不許笑!不然我讓我爸不放你走!」

Previous article

白小鳳走到了慧娘身邊,蹲了下來,擡手,想撫摸一下慧孃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