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她就成了一個大笑話!

以後她還怎麼出去見人?

胡可兒死死咬著唇,瞪著師傅的眼神就像是帶著飛刀一樣,她歇斯底里地質問道:「你胡說八道,明明是你把我的石頭給我切壞了!你賠給我!」

切割師傅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小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切石頭切了三十年了,從未切壞過一塊石頭!而且全程都有監控,還有這麼多人盯著,你也親自在場,你自己賭石輸了,還想賴在我身上?」

「胡小姐,你的石頭已經切開了。你現在可以付賬了吧?你一共消費了五千三百萬,請你現在就付賬!」服務員面無表情地說道。

他看這個囂張的女人不爽很久了!

盛雪落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人家金碧輝煌可不能賒賬的,如果胡可兒你沒有錢,可以拿別的東西抵賬嘛!比如說脫衣服之類的。再說了,你剛才和我打賭,輸了反正你是要脫衣服的。就一起了吧!」

這不是之前胡可兒對盛雪落說的話嗎?

這麼快就被原封退還,把胡可兒氣得冒煙了!

可是她實在沒有辦法了,她看向盛羽西,道:「羽西,你先借我點錢應急吧?」

盛羽西心裡早就把胡可兒這個廢物給罵了八百遍了。

五千萬啊!

還有臉找她借?

真當自己和她一樣傻嗎?

盛羽西為難地說道:「可兒,我還只是個學生啊!我哪裡拿得出五千萬啊!」 果然是塑料花姐妹情,關鍵時刻盛羽西就開始賣慘。

她的道行可比胡可兒這個腦殘高多了。

胡可兒死死咬著唇,一雙眼睛彷彿能飛出刀子一般死死地瞪著盛雪落。

她一張臉蛋氣得幾乎變形,張開十根尖尖的手指就要朝著盛雪落的臉上抓去,「啊啊啊,賤人,看我不撕了你的臉!」

這時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保安擋在了胡可兒的面前,沉聲道:「金碧輝煌禁止打鬥,否則將會被列入不受歡迎名單,永遠不許再進入!」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

她剛才可是看到了,那個猥瑣的周培被他那彪悍的老婆揍的時候,保安們可是站在旁邊看熱鬧。

等到周培被打得半死不活了,他們才上來制止。

還有,怎麼會這麼巧,周培的老婆及時趕到?

現在胡可兒一動手,保安馬上就出現了。

莫不是……有人在暗中幫助她?

盛雪落在識海里跟天機石嘀咕:小機機,我怎麼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偷看我?

天機石:誰會偷看你?

盛雪落:也許是有人暗戀我,又不敢跟我說,所以在暗中偷看我呢?

天機石:嘖嘖,你自戀的程度就和你的臉皮一樣厚。

盛雪落:哼!辣雞系統!o(≧口≦)o

這邊,胡可兒被保安給攔下來了,她覺得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她沖著躲在保安後面對著她做鬼臉的盛雪落道:「你有種就和我出去單挑!」

盛雪落呵呵臉:「你該不會是想趁機溜走逃跑,不還人家金碧輝煌這五千萬了吧?」

胡可兒:……!

穿書後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她的確是這麼想的,只要出了金碧輝煌的門,她馬上跑路。

還不信這些人能追到她?

現在被盛雪落給當面拆穿了,那些保安看她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

胡可兒氣得全身哆嗦,說不出話來。

服務員開口:「胡小姐,你一共消費了五千三百萬,請你現在付賬!」

胡可兒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說道:「你以為我付不起錢嗎?我舅舅家就是開賭石場的,還能缺你這區區一點錢?」

服務員面帶微笑:「不是區區一點錢,而是五千三百萬。胡小姐有個有錢的舅舅,自然是付得起的,要不要現在我們就通知林老闆過來幫你付錢?」

胡可兒的臉色漲得通紅。

她只是想從盛雪落手裡搶東西,誰知道會中了盛雪落的圈套!

如果舅舅知道她這麼蠢,花了五千多萬,恐怕會把她給抽皮拔筋的!

喊價的時候她倒是痛快了,一時衝動,卻沒想到喊到了五千萬!

看到服務員一直盯著她要錢,胡可兒恨不得找條縫鑽進去。

「羽西……」她扭頭想找盛羽西商量。

卻發現,身邊哪裡還有盛羽西的影子!

服務員:「胡小姐,你是在找盛二小姐嗎?她剛才已經走了。」

胡可兒:……

扎心了,塑料花!

「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先給你們打個欠條,我再回家去拿錢……」

胡可兒低聲下氣的和服務員商量,她這輩子都沒有用過這種語氣說話,而且還是跟一個服務員說話。

服務員搖頭:「抱歉,我們金碧輝煌概不賒欠!要是你的錢實在不夠,你現場找人幫你付錢也是一樣的。」

聞言,胡可兒覺得臉上彷彿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

她之前還諷刺盛雪落給不起錢,現在這麼塊就現眼報了。

胡可兒咬牙,朝著人群中看熱鬧的人看過去,「誰能幫我出錢?我願意答應他一件事情!」

這麼說的話,肯定有不少好色的男人願意答應吧?

她已經說得這麼明顯了,雖然陪那些噁心的男人讓她覺得想吐,可是如果能有個男人肯幫她給這五千萬,她還是可以勉強忍耐的。

剛才那個猥瑣的周培不是說,只要盛雪落脫一件衣服就給一百萬嗎?

她可比盛雪落漂亮多了(自認為),那些男人肯定會蜂擁而至給她付錢的!

當胡可兒高高在上的眼神朝著人群里看過去的時候,人群中靜默了一秒鐘,繼而爆發了一陣瘋狂的吐槽和狂噴。

「這女人該不會是個智障吧?以為大家都跟她一樣沒腦子,當冤大頭啊?」

「她以為她下面是鑲金的啊!能值五千萬?」

「她以為能跟盛大小姐比啊?也不看看自己那張臉,倒貼給我,我還嫌她丑呢!」

胡可兒惱羞成怒:「我怎麼比盛雪落丑了?我明明比她長得好看多了!是你們這些臭男人眼瞎!」

服務員:「胡小姐,你不要在這裡拖延時間了。請你馬上付賬!」

胡可兒實在沒辦法了,硬著頭皮說:「我沒那麼多錢,我能不能在這裡打工還錢?」

服務員皺眉想了想,「這個我做不了主,我得去問問老闆。」

「好,你快點去問吧!我什麼都可以做!」胡可兒激動地說。

服務員匆匆離開。

胡可兒忐忑不安地等著,她這輩子都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

她幾乎要哭了,可是又不敢哭,還一直在拚命忍耐。

片刻后,服務員回來。

她馬上問:「你們老闆同意了嗎?」

「我們老闆說可以。」

胡可兒鬆了一口氣,「那我是去銷售部還是去財務部啊?」

服務員扔了一套清潔工制服給她,「你做清潔工,先去把馬桶刷乾淨。」

四周爆發出一陣笑聲。

「哈哈,她太搞笑了,還想去銷售部?」

「就她這個豬腦子,也就只能刷刷馬桶了。」

胡可兒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何,誰叫她欠了錢呢?

不過,她會把這筆賬記在盛雪落頭上的,她早晚會報仇!

胡可兒撿起了地上的清潔工制服,灰溜溜的去刷馬桶了。

她不知道的是,庄淮安可不是吃虧的主。

庄淮安轉頭派人找林老闆要錢了,林老闆氣得吐血,又不敢欠青幫老大的錢,心如刀割的拿出五千三百萬還錢。

等到胡可兒刷了一天馬桶,累得半死不活回去的時候,還有一頓毒打在等著她!

這時候,服務員看向盛雪落,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無比恭敬,「盛小姐,盛大少請問你們現在是要現場開石嗎?」 朝雲辭 盛雪落點頭:「是的,我們現在開石。」

「好的,請跟我來。」服務員恭敬道。

沒有了胡可兒的惡意競價,盛雪落用底價買下了三塊原石。

這三塊原石都不大,尤其是最小的一塊只有她的拳頭大小。

盛雪落用在系統商店裡兌換的透視眼,早就把原石裡面給看得清清楚楚。

在這裡拍賣的幾十塊石頭裡,就屬這三塊石頭最好了。

一連開了兩塊石頭,都是老坑玻璃種,算是小賺了一筆。

現在就只剩下了盛雪落手裡最小的一塊原石了。

在二樓雅間門口,雷管家問:「少爺呢?」

手下恭敬道:「在雅間里。」

雷管家微微訝異,「少爺在這裡呆了一上午了?」

庄淮安作為青幫老大,生意遍布各個行業,而金碧輝煌只不過是小小的一個賭石場,少爺怎麼會在這裡呆這麼長的時間?

雷管家敲門走了進去,看到庄淮安正饒有興趣地看著樓下監控切來的畫面。

「少爺,半個小時后您有一個重要的會議。」雷管家忍不住提醒道。

庄淮安連頭都沒有抬一下,「告訴他們延後一個小時。」

啊?

雷管家這次是真的吃驚了。

少爺的時間管理向來很克制,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往後延期的情況。

再看著少爺一直盯著屏幕上看,嘴角時不時還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淺笑。

「少爺,是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雷管家忍不住問道。

「呵呵,是挺有趣。」庄淮安指了指屏幕,「你來看看,你還記得這塊石頭嗎?」

雷管家朝著屏幕上看過去,頓時驚訝不已,「這……這不是少爺您親手選的原石嗎?」

這塊拳頭大小的原石,一開始只是混在一群邊角料裡面,並不起眼。

是庄淮安親自選出來的,當時雷管家還提醒過,說這塊石頭太小了,就算是裡面有玉恐怕也值不了多少錢。

但是庄淮安卻認定這塊原石是好玉,而且還放在了拍賣場里。

這一放就是一個星期了,都無人問津。

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人給拍下來了,還要現場開石!

「我們打個賭如何?」庄淮安淡笑道。

「好!」這下子,就連雷管家都來了興趣。

樓下。

因為盛雪落一連開出了兩塊老坑玻璃種,吸引了不少客人的目光。

可當大家看到盛雪落最後拿出來的原石,僅僅只有拳頭大小的時候,紛紛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這塊石頭太小了吧?」

「這最多就是做個邊角料!」

開石的師傅舉著石頭看了半天,最後決定放棄機器,而選擇用手工的方式打磨。

因為這塊石頭實在是太小了,用機器不好操作。

盛雪落也不著急,十分有耐心地等著師傅一點點的打磨。

而圍觀的人們都不看好,紛紛離開了。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樓上的雷主管:「少爺,您看大家都走了,都不看好這塊石頭。」

庄淮安淡然自若:「我看中的,什麼時候錯過?」

這話乍一聽好像是在說玉石,可是跟隨庄淮安多年的雷主管卻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雷主管的視線再一點點移到了拍下那塊石頭的小姑娘身上。

忽然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小姑娘!

他恍然大悟,喜極而泣,自家少爺這怕是動了心了啊!

否則以少爺嚴以律己的性格,又怎麼可能因為開石而在此逗留了大半天,甚至要延期會議?

這麼看來,少爺是看上那個小姑娘了?

這可真是太好了!

他要趕緊去打聽下,那是哪家的姑娘,今年多大歲數……

樓下,經過半個小時的打磨,石頭終於被一點點磨掉了外殼,漸漸的露出了裡面的真容。

別的石頭幾乎都是用機器切的,而這塊石頭因為體積太小,師傅不得不用手工打磨。

越是打磨到後面,師傅的表情就越是凝重。

隨著一點點粉色的透出,有人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隨即發出了一聲驚呼:「我的天啊,這可是粉色的翡翠啊!」

這一嗓子嚎出來,那些原本已經離開的客人們又紛紛重新過來圍觀。

內行人一眼就看出來,這可是一整塊的粉色翡翠。忍不住嘖嘖稱奇,「還好師傅沒有用機器切割,這一整塊玉石要是一刀切下去那可就壞了!」

「難怪人家師傅說自己有三十年的開石經驗,果然名不虛傳啊!」

「天啊,光是這麼大的一塊翡翠就是天價了,何況這還是罕見的粉色?」

「這是誰開出來的啊?」

莫承佑輕輕挑眉,「男一號和女二號跳不合適。」

Previous article

鍾庶妃給瑞王行了一禮,柔弱無骨的身子在站起來的瞬間倒身了瑞王,柔柔地趴在了瑞王的懷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