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前——”雲汐湊近他,壓低聲音說:“以前某人可是拽得要死。”

慕彥沉半眯眼睛看她,脣角斜勾起,卻也不能辯駁,以前的他,好像確實是那樣。

後面情意濃濃,前座的屬下卻只能目不斜視地專心開車……



據慕彥沉說,今天晚上的這個應酬,是受一個寧城的富商邀請。

那個富商打算移居海外,於是要出售自己在這邊所擁有的一塊地皮,而想要得到這塊地皮的,除了慕氏還有別人。

因此富商宴請的這頓晚飯,其實另有深意。

車子開到一幢別墅跟前,門口大敞着,有管家在門口相迎。

“慕總,慕夫人,歡迎來到陸府做客,請隨我來——”

管家恭敬打了招呼,轉身領着兩人往裏面進。

他們來得不是最早,但也不是最晚,進去到客廳,裏面已經有些人在了。

雲汐跟在慕彥沉身邊,挽着他的手臂,顯得特別小鳥依人,但神色很淡然,一直保持微微的笑容,讓在場的別的女眷看到了,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慕彥沉在寧城,在上流人士的交際圈裏,誰人不識,卻鮮少看到私人的應酬中,他帶着太太一起出席。

而最近,他跟雲汐領沒領證是不是合法夫妻的事情又被炒上了新聞,更是令大家對雲汐好奇了。

再來,在這些人當中,在這些男人帶來的女眷當中,雲汐算是年紀最輕的一位太太,並沒有爲了撐場面而硬是要做跟自己的年紀氣質不符的過於端莊的裝束,一襲米白色蕾`絲裙外套着一件淺薰衣草色的短款呢子風衣,倒顯得既有設計感又清新柔美。

跟穿墨色筆挺西服的慕彥沉站在一起,簡直就是最養眼的一對。

不一會,這別墅的主人也就是那一個富商出來了,邀請的客人們也都差不多到了,大家在管家的引領下都到餐桌前落座。

雲汐很少跟着慕彥沉出來應酬,特別是這樣私人邀請的晚餐,於是在慕彥沉身邊一直很安靜,面對不認識的人來寒暄禮貌應對,偶爾該微笑的時候微笑。

這房子的主人叫陸遠,五十多歲的年紀,雲汐席間聽他的意思,是打算一家移居海外了,講的內容其實跟地皮沒多大關係,都在閒聊一些別的。

可是雲汐知道,往往輸贏就是在這樣的閒聊之間就定了下來。

人家手上有好貨,今晚到來的客人都是衝着地皮來的,都想拿到,慕氏給得起價錢,但也不是唯一價高的一家,陸遠最終會選擇誰,完全看他自己的心意。

某些有錢人就是這樣,講究眼緣,一起吃頓飯,覺得誰談得來或者突然對了自己的意,就成交了。

但相比某些會說話的賓客,慕彥沉卻依然顯得那麼淡然,邀請他來他就來了,但不代表,他會爲了一塊地皮就對人笑,雖然他也確實想把它拿下。

雲汐心中有數,卻也不免想,慕彥沉帶自己來,自己是否能夠幫得上他什麼呢?

那邊有一個企業的老總,席間一直跟陸遠聊得不錯啊,會不會等會地皮就成了他的。

一直到飯後,大家轉到客廳裏去坐,雲汐看到有傭人扶着一個衣着雍容華貴的老人出現在大家跟前。

“陸遠的母親。”

慕彥沉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低聲對她說。

雲汐瞭然,看着那個老人,陸遠已是中年,那麼他的母親至少也是快八十來歲的人了,雖然由人扶着出來的,但看着挺有精神,一身改良式的中式旗袍,搭着大氣的淺褐色毛皮坎肩,氣質很好。

其實陸遠的家庭也有背景,只是近幾年已經慢慢移居海外所以在寧城已漸漸被人淡忘,這一次回國,除了處理掉手上的那塊地皮,就是要把自己年邁的母親接到海外去一起生活。

這些,慕彥沉簡短地跟雲汐提了。

陸老太太戴着金絲邊框的眼鏡,掃望面前的人一眼,不知道跟自己兒子陸遠說了什麼,然後,就由傭人扶着往後面那單人的貴妃椅坐過去。

陸遠笑看着在座十幾位賓客,說道:“大家的誠意陸某都感受到了,正因如此,到底該將地皮籤給誰更是一個左右爲難的事情,剛剛與家母說話,倒是令陸某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不知道如何抉擇,那麼就選一個有緣人。”

有緣人?

在場的都低頭私語。

這玩的又是什麼?雲汐心想,剛剛慕彥沉也跟她說過,這個陸遠,一家人都是有點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笑對衆賓客的疑惑不解,陸遠轉身看向身後,只見一個傭人手裏端着一個墊着黑色絲絨布的方形托盤走出來,站定在陸遠身邊。

雲汐看到,那人端着的托盤中,有三個精緻的盒子。

三個盒子大小不一,且都是合上的,看不到裏面的東西是何物。

“這裏有三個盒子,每個盒子裏分別裝着一樣東西,等會我會出一個題目,大家看過盒子裏的物件之後,選出答案,答對的人,陸某就與之當場簽下協議,也好讓這件事早日定下來。”

陸遠所指當場簽下的協議,自然就是關於那塊地皮的轉讓了,在場的人再次意外,沒想到費盡心思,最後卻是用這樣一個辦法決定。

而也讓衆人更疑惑,那三個盒子中,到底裝的是些什麼?

陸遠跟身邊的傭人示意,一個傭人就走上來,將三個盒子依次小心打開,然後,那個端着托盤的傭人走下來,順時針方向,將手裏端着的東西展示給在座的十幾位賓客看。

慕彥沉不慌不忙,抿着紅酒,倒是雲汐顯得比較好奇,很多的賓客帶來的家眷,更是伸長了脖子看。

慕彥沉低調,而且爲了懷孕的雲汐着想,跟她坐得比較靠後,所以好一會,那傭人才端着托盤到了他們跟前。

雲汐這才看清了,三個盒子,從左到右依次是:飄綠翡翠手鐲,全綵碧璽項鍊,還有一枚通透的白水晶。

看過之後,傭人端着托盤往別處去了,雲汐轉頭對身邊的慕彥沉說:“鐲子好漂亮。”

“喜歡?”

慕彥沉挑眉,以爲她只對水晶感興趣。

“嗯,顏色很柔和。”雲汐笑說。

“三件東西大家已經都看過了,接下來,我的題目就在紙上,大家把心中的答案寫好,由我來揭曉,誰是答對的那一位。”

於是,又有一個傭人端着托盤下來,但這次,是給每一個賓客發了一張折起的淺黃色小卡片。

慕彥沉接了,修長好看的手指將紙片打開,上面只有四個字——“你最珍貴”。

微眯了眼睛看着卡片,有些疑惑,又像是思索什麼。

雲汐湊過來一看,嗯?

重新坐好,淡淡笑了,沒說話。

三樣東西裏,什麼最珍貴麼?這是陸遠的意思,還是陸老太太的意思?

不過不管是誰出的題目,還真的挺有趣的。

同樣拿到卡片看到題目的人,很多都表示不解,陸遠又提示:“簡單來講,其實就是大家把自己認爲三件物品裏最珍貴的那一樣名字寫下來就對了。”

而他身後,陸老太太端着一杯茶,正緩緩抿着,雲汐看到,她的手上,也帶着一個飄綠的翡翠鐲子呢。

“你猜,是什麼?”她目光看着那邊,卻問身邊人,語調輕快。

“……手鐲?”

慕彥沉看向她,這三樣,似乎都是女人才喜歡的,他不是很瞭解,何況,剛剛雲汐第一時間就表示了對那個翡翠鐲子的喜歡,她的眼光,他信任。

況且,他再不懂這些,平常也不少聽過那些貴婦人們談論“翡翠”這一個話題。

雲汐笑了,說:“碧璽也是寶石,那個全綵的碧璽,珠圓大粒,顏色豔澤通透,串珠排列間隔也很講究,其中還有多顆是藍碧璽。”

“藍碧璽很值錢?”

他又問,每當遇到這些,雲汐就像是給他科普知識的老師。

“藍碧璽少有,一般一整串裏面有個幾顆在其中就不錯了。”

雲汐拿起自己的溫開水,慢慢喝。

目光看向其他的賓客,似乎都胸有成竹,即使本身不懂的,身邊也有家眷提點,那些夫人們,平日手上身上戴的寶物就不少了,當然對這些也不陌生,她們心中有數。

慕彥沉從自己內袋裏掏出碧色筆身的鋼筆,擰開蓋子,筆尖就要觸到小卡片下方的空白處,並未落筆,轉頭看雲汐。

“我選哪個?”

雲汐放下水杯,轉頭對他笑得燦爛:“如果我幫你贏下了這塊地皮,你給我什麼好處?”

那狡黠的神色,那精緻的小臉兒……如果不是此刻身處這樣一個場合,慕彥沉真想好好把她親一頓……再吃一頓。

深呼吸,他說:“我的都是你的,人都是你的,你想要什麼還不可以。”

雲汐咬脣,輕嗔一句:“越來越會甜言蜜語了——”

然後傾身,湊近他耳邊,跟他耳語了一句。

慕彥沉挑眉,望着她,微眯着眼,神色有疑惑。

雲汐卻催促:“寫啊,信我不?”

慕彥沉勾脣笑了,筆尖終於落在卡片上,剛勁有力的字跡,寫下他們倆的答案,再在角落簽下他的名字。

不一會,就有人來將卡片收上去。

在場的也就十幾個不到二十人,有些還是帶來的家眷,所以真正的卡片沒有幾張,要一一看過也很快。

陸遠看那些卡片的時候,神色很正經還有點嚴肅,可是當拿起某一張打開,他的臉色就顯出詫然,隨之似乎還有淡淡笑意。

而在場的,幾乎都胸有成竹,覺得其實陸遠出的這個題,太好猜。

陸遠轉身去跟坐在貴妃椅上的陸老夫人說了幾句話,只見她輕輕點頭。

走回來,陸遠看着在座的,笑着說,“我本以爲會是個難題,沒想到,還是有人猜對了——”

目光望嚮慕彥沉這一邊,他笑着說:“恭喜慕先生,接下來,我這塊地的主人就是你了。”

然後他就吩咐身邊人去拿協議書。

在場的其餘賓客都很失落,其中有一個,就是剛纔在飯桌上時特別能說話的那個老總,提議道:“這個題目很容易猜,應該說猜對的人不少,爲何單單選了慕氏?可否讓我們看一看他的答案,跟我們的是否一樣?”

慕彥沉雖然平日冷臉慣了給人不好相處的感覺,但是現在事關一塊地皮,一塊大肥肉,沒有人願意相讓,也就顧不得得罪他了。

“對啊,讓我們看看他寫的是什麼,是不是跟我們的一樣。”有旁人符合道。

慕彥沉卻只是雙`腿交疊而坐,不置一言,神色悠然。

果然,還是自己老婆最厲害,他轉頭看向她,脣角輕勾,眸中都是深情愛戀。

那個答案,應該只有她會猜,他們怎麼可能跟他寫的一樣。

爲了讓大家信服,陸遠讓傭人把那些卡片打開,一一給衆人過目,大多數人都選的是飄綠翡翠手鐲,接下來少數人選了全綵碧璽項鍊,只有一張卡片上,剛勁有力好看的字跡寫着“白水晶”。

“怎麼可能是白水晶!”有人提了音量道,話語中明顯不滿。

“對啊,雖然我們也不是很懂這些,但是白水晶總不可能比翡翠還要貴重吧?”另有人也說道。

雲汐依然安靜坐着喝她的開水,平靜看着那些人在質疑。

陸遠的目光卻轉到了慕彥沉身上,說:“既然大家質疑,那麼我只有請慕總來爲自己的答案解釋一下。”

慕彥沉轉頭看雲汐,求救的神色,可憐的眼神:“老婆——”

雲汐正喝水,看他這樣兒,一口水差點沒噴出來,幸好沒事。

她看向陸遠,笑說:“陸先生,這裏可有相機借我一用?”

陸遠點頭,跟身邊人吩咐,不一會,就有人給雲汐送來一架專業的單反。

雲汐一看,很不錯的相機,心裏滿意了,站起來,掛着相機往最前面走去。

慕彥沉依然坐姿隨意,目光卻緊緊跟隨着她的身影。

“對於這個答案,我只能用事實說話,大家先看吧,不過——需要一點時間,要耐心,要看到好東西,是需要耐心的。”

雲汐笑着道,面對那麼多人的目光毫不怯場,並轉頭對陸遠說:“陸先生,可否先將這裏的燈全關了?”

陸遠卻並沒有意外,點頭:“可以。”

“此外,我還需要一個強光手電。”雲汐又說。

有傭人即刻去拿上來。

“我還需要一個人等會幫我照明——”

才說完,手電已經握在一個人的手裏,她擡頭,看到是慕彥沉。什麼時候上來的?

“那就麻煩你給我打下手了。”她笑,此刻,在這樣的場合,兩人顯得是那麼默契十足。

慕彥沉已經等不及想看,她到底能變化出什麼來,而在場的人同樣的心態。

只見雲汐將那枚最不起眼的白水晶拿出來,置放在鋪着黑色絲絨的桌子上,頭頂的燈已經熄滅,四周變得很暗。

然後讓慕彥沉依照她所說的方向照明,強光打在那枚白水晶上,晶體越發通透。

她不斷地調整自己的視線,目光緊緊地凝着那枚白水晶,呼吸都幾乎很輕,現場,也沒有誰發出聲音。

幾乎是過了兩三分鍾,周圍的人都開始變得沒耐性,雲汐深呼吸告訴自己要沉住氣。

一定可以看見,一定可以的——

她依舊變換着視角,慕彥沉看着她這樣,也很疑惑,但是他不擔心。

終於,雲汐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不確定地再仔細看了一下,稍稍視角不對,她要的東西就會不見。

找準了位置,她拿起相機,對着白水晶連拍了幾張,然後從小窗返回去看剛纔拍的,那一瞬間,黑暗中的她,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慕彥沉看怔了。

她直起身來,說:“好了,現在可以把燈打開了。”

頓時,頭頂上的大燈亮起,那一瞬她還有點不適應,眼前一片花白。

“到底是什麼——”

下面有人竊竊私語。

雲汐將相機遞給陸遠,讓他自己看小窗上的照片,陸遠的眼中除了驚訝,還有讚許的光。

然後,他讓傭人將相機拿下去,給賓客們一一看過。

慕彥沉當然也看到了,相機上,那一枚在黑暗中異常通透的白水晶,內裏,竟然清晰地出現了根根分明藍色的“針”—— 重生之天後歸來

許暮莫名的看着這個和以往大不相同的齊陌,心裏頭犯了嘀咕,打電話的這個人是誰……

不過齊陌在影視圈也算是個巨鱷,有朋友來探班倒也無可厚非,只是許暮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後,突然下站定,面上異彩紛呈起來,明天……明天下午不是要有牀/戲?雖然不是那種大片裏頭的牀/戲需要脫的很明顯。但明天下午的那場,怎麼也要有點激情四射的感覺出來,難怪齊陌要重申好幾遍,你確定要來看麼?

她一頭磕在旁邊的圍板上,最近這心情怎麼會這麼忐忑,不就是個齊陌麼,不就是個朋友麼,和許暮有什麼關係。她必須要調整回以前的心態,好好的演完手頭的這個角色才是。

是夜,許暮失眠了,等她迷迷糊糊的睡倒在自己那紫色的小牀上的時候,居然做了個非常羞恥的夢。夢裏頭還是那天酒吧包廂的場景,只是齊陌將她按倒在牀上的時候,居然一下子扒掉了她的內/褲,二人赤/裸着**在一起,每次被摩/擦過的那地方,沒有了內/褲的遮擋,居然又溼又滑,齊陌的眸子,在昏暗的燈光下,折射着華光異彩,慾望喧囂塵上,許暮的雙腿也被突然撐開……

她霍然間從牀上爬起,擦着頭上的汗,跑到衛生間裏頭洗了把臉,再看看放在櫃子上的表,居然才四點鍾。

一切都沒有變,時間彷彿在這間臥室裏面停滯了似的。

Previous article

因爲只有十二集,所以雖不是電影,卻有不輸給電影的精細,每一集,聶全都要好好雕琢才行,然後如他所說的,他對可樂特別的嚴格,但可樂也沒讓他失望,ng了幾場後很快就進入狀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