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眼睛根本不是蛇的眼睛,而是人眼!

眼神涼薄惡毒,光是被看上一眼,我就覺:」得渾身發冷。

饒是楚言也覺得頭皮發麻。

「三…三頭蛇!」我哆嗦的說。

楚言也緊張,他死死的盯著那蛇,小聲的對我說:「等下我轉移它的注意力,你乘機上車跑!」

「我走了,你怎麼辦」

「它奈何不了我,你忘了我有不二神的死魂珠了?」楚言故作輕鬆。

「可是…」我猶豫了,一來是我不知道楚言的實力,對於他能不能對付三頭蛇,我持懷疑的態度,二來,顧離不見了,第三,我留著確實是給楚言添亂的。

「別猶豫了,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弱!」楚言說。

「好!」

我點頭。

那條三頭蛇彷彿能聽懂我們的話,其中一顆頭,看向了我,被這種東西盯著,感覺渾身都不舒服。

「走!」楚言一聲喊,我迅速的跑到車前,開門上車,並且很快啟動了車子,而楚言正和那條蛇糾纏在一起,太著急我根本沒顧上看他的情況。

因為路不好,我沒敢開太快,走了幾分鐘,我越想越不踏實,想起楚言剛打開蓋子時,應該是被那條蛇咬了的…

我舒了口氣,果然,雖然我不喜歡楚言,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做到自己逃命,丟下他。

打了方向,我掉頭往回來,路面黑漆漆的,視力可見的範圍僅有幾米,可是當我開到剛剛的那片地方時,已經不見了楚言和三頭蛇。

心下一驚,四處一看,才發現,楚言躺在路邊,那條蛇匍匐在他身邊,正冷冷盯著我伺機而動。

毫不懷疑,只要我一下車,它機會乘機咬死我。我看了看楚言,他一動不動,不知道昏迷了還是死了,我長長的吸了口氣,和那條蛇對峙了足足有一分鐘,猛踩油門,那條蛇似乎猜到我不敢把車開過去,畢竟稍有不慎

,就會壓住楚言。

在我車開近的時候,三頭蛇猛地跳上了車,好在車的窗戶都關好了,它根本進不來。

可饒是如此也夠嚇人了。

那條蛇正趴在前擋風玻璃前,嘴裡吐著紅色的信子,眼神怨毒的盯著我。

我緊張的不行,想把它甩開,可是無奈我的車技太差了,甩了好幾次都甩不開。

就在我手忙腳亂的時候,我看到楚言站了起來,我心中一喜,他沒事。

楚言沖我比了個手勢,小時候的默契讓我很快明白他要幹什麼了。

我點頭。

下一秒,我依舊裝作手忙腳亂的樣子,而楚言很快的靠近,手裡的木棍揮下去,三頭蛇被拍在地上,與此同時我一腳油門朝那條蛇攆了過去…

停車后,我還緊緊的握著方向盤。

過了足足有一分鐘,我看到楚言走過來,看了看輪胎下,敲了敲車窗。

我打開門,有點腿軟,往車軲轆下瞟了一眼,看到那條三頭蛇被攆成好幾節,還有一部分被攪在車軲轆里,血淋淋的,散發著一股惡臭。

我胃裡一陣翻湧,因為沒吃飯也沒有吐出來。

「沒事了!」楚言說。

我胃裡還是一陣難過,搖搖頭,剛站起來又想吐了,太噁心了。

好不容易緩過來,我用紙巾擦了擦嘴問:「顧離哪去了?」

楚言指了指剛剛那個被拋在一邊的罈子。

我對那罈子有陰影,儘管知道裡面沒有蛇了,可還是害怕。

楚言走過去,把罈子拿出來,借著燈光看了半晌,最後抬起頭看著我。

我心一沉!

跑過去,罈子是黑色的,燈光一照看的很清楚。

裡面什麼都沒有,那麼顧離哪去了?

我看著楚言,楚言也看著我,我們兩都在想同一件事,顧離是不是被那個三頭蛇給我吸收了…

我渾身一冷,回去的路上,楚言開車,一直走了一個小時,才從小路繞出來,上了回申城的大路。

路上我一直在想顧離的事情,越想越覺得堵得慌,我對顧離怎麼說呢,雖然沒有男女之情,但是總有種奇怪的愧疚感。

就是因為這個,我徹底的忽略了楚言。

虛數迷陣 等我們回到申城的時候,已經晚上了,楚言本來打算把我送回家,但是我拒絕了,楚言也沒有堅持。

打車,回到念念,我也累了,洗了澡,飯也沒吃就睡了。

早上被拍門聲吵醒,我迷迷糊糊的爬起來,剛開門,迎面就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我後退幾步,這一巴掌扇的極重,我整個人都是懵的,等我清醒過來就看到李娜一張印堂發黑,滿是憤怒的臉。

我捂著臉,還沒問出什麼,李娜就又要上來打我。

被門口的老街坊拉住,這個時間大家都早起,李娜以前經常來他們也認識,一時間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都在勸架。

「凌安,你個賤人,我要殺了你!」

李娜張牙舞爪的跟個瘋子似的。

我揉了揉發疼的臉:「我怎麼你了!」

「你還敢說…你知不知道…楚言…楚言要死了!」李娜癱在地上大哭起來。

我一怔:「你說什麼?」

「楚言…要死了…都是你…你這個害人精…」

李娜絮絮叨叨的還在罵,我勸退了鄰居,一把把她拉起來:「別哭了!」

李娜還在哭。

我也甩了她一巴掌,厲聲道:「別哭了,好好說!」

李娜這才清醒了,捂著臉,雙眼赤紅的看著我。

「快說怎麼了?」李娜想起楚言也沒和我計較,抽抽搭搭的說:「昨天回去后,他就不好了,臉色慘白,嘴唇也青了,我問他怎麼回事他也不說,我當時沒在意,早上起來的時候,他就臉都

青了…」

李娜想起楚言那個樣子就害怕。

「他現在在哪?」

「在我們的住處!」李娜哭著說。

總裁大人,別太壞 我想起昨天楚言打開那個罈子時的悶哼,應該是那個時候被三頭蛇給咬了。我暗暗罵自己太大意,昨晚發生的事太多,我也被嚇著了,就忽略了楚言,現在想想,他昨晚開車的時候,臉色就很不好。 說到底,楚言受傷也有我的責任。

「我跟你去看看!」我拿了衣服,揉了揉發疼的臉,這一巴掌還真是重。

李娜雖然恨我,但是事關楚言,她也沒說什麼。到了地方,我才發現李娜根本沒把楚言送醫院,他們所在的地方我來過,當初我和商璟煜鬧翻了,楚言帶我來這裡住過兩天,我剛進屋就聽見楚言壓抑的叫聲,很痛苦的

樣子。

「怎麼不送醫院?」我問。

「楚言不讓!」李娜說。

我們一起進了卧室,卧室挺亂的,與其說亂,不如說香艷。

我就看出來了,楚言和李娜在一起了。

有一個不清不楚的李玉,一個訂了婚的米昔,現在又填了個李娜,對於妻妾成群的楚言,我一句話都說不出。

宅女的逆襲 而楚言比我想的更不好,臉都青了,死死的抓著床單,身下都被汗水浸濕了。

「你怎麼樣?」我問,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發現他的額頭很涼,像…蛇皮一樣…

我心一沉。

「你怎麼來了!」楚言說話間瞪了一眼李娜。

「我來看看你!」我看了一下他的手臂,手臂上有兩個牙印,一看就是被什麼東西咬了,而且咬過的地方已經腫了。

我知道楚言不去醫院的理由。

李欣妹如果是組織的人,他一去醫院,組織就知道是他了,那麼,楚言就相當於背叛了組織。

無論是誰,也絕對容忍不了背叛者。

如果是旁人被三頭蛇咬了恐怕早就死了,但是楚言因為有了不二神的死魂珠,所以他才能撐這麼長時間,可饒是如此,他的情況也不太好。

「李娜,你去準備一些艾草!」我對李娜說。

李娜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她想什麼,她是不想我和楚言單獨待在一起。

我沒說話,李娜猶豫了下還是走了。

我又給小鍾打了個電話,把情況一說,小鍾立即答應過來。

「你還關心我!」楚言說,乾裂的嘴唇沒一點血色。

我給他倒了一杯水:「關心談不上,畢竟你是因為我受的傷!」

楚言用另一隻手端起水喝了幾口,放下水杯,看了看屋子也明白我都知道了。

他什麼都沒再說,躺在床上,看著白色的天花板。

氣氛壓抑又沉悶,好在李娜怕我挖牆腳很快回來了,只不過她沒有找到艾草,只在藥店買了些有艾草成分的洗劑。

有總比沒有好。

我正要打算給楚言清洗傷口,李娜一把奪過洗劑,小心的把洗劑淋在楚言的傷口,只是一下去,楚言的臉都疼變形了,隨即發出一聲悶哼。

「凌安,這是什麼?」李娜氣急敗壞的看著我。

我上前看了看,楚言的傷口被燒焦了,發出一陣陣難聞的惡臭。

我心一沉!

難道這個東西是假冒偽劣?沒有艾草管用?

見我不說話,李娜又揚起了手。

我回頭看了她一眼:「李娜,早上那一巴掌我還給你留著,別蹬鼻子上臉!」

李娜到底沒敢打下來。

我懶得理她了

「你怎麼樣?」我問楚言。

楚言死死的咬著嘴唇,最後從牙縫裡蹦出一個字:「疼…」

能讓楚言喊疼,說明真的很疼,我看了看,他渾身都被汗水濕透了,手指死死的抓著床單,很痛苦的樣子。

可我現在毫無辦法,好在小鍾很快到了。

我把情況說了下,小鍾疑惑:「艾草不管用嗎?」

「我們用的艾草洗劑,艾草還說不準!」

小鍾明白,上樓后,小鍾看了一眼李娜,冷哼一聲:「我姐臉上那巴掌是你打的吧!」

「是又怎麼樣?」李娜一向看不上小鍾。

「賤人!」小鍾罵了一句。

「你…」李娜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最好閉嘴,否則,我們不肯定能救了楚言!」我涼涼的說。

霸寵小悍妻 李娜氣的臉都白了,但是她更擔心楚言。

小鍾看了看楚言的傷口,從包里拿出一把艾草。

「你出去!」我對李娜說。

「我不,憑什麼我要出去!」

我真是懶得理她,想待著就待著吧。

我去衛生間擰了幾條濕毛巾,放在楚言鼻子間,給了小鍾一條,我自己拿了一條。

李娜不明所以。

小鐘點了艾草,濃烈的煙嗆得李娜連連咳嗽,我捂著鼻子走過去,發現楚言的情況好一點了,沖小鐘點了點頭。

艾草熏了十幾分鐘,等煙霧褪去,李娜才進來,只不過她咳的更厲害了,我只當她是被煙熏的也沒有太在意。

「給他換身乾淨衣服,身體也要擦一下!」小鍾顯然也看出楚言和李娜的關係了。

李娜又咳嗽了幾聲才開始行動。

我和小鍾出了房間,剛剛的煙太大,我們兩個眼睛都還是紅紅的。

小鐘有些不高興:「你為什麼和楚言攪早一塊?」

「這…說來話長了!」

「長話短說!」

我「…」

我只好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小鍾一聲不吭:「所以你打算自己查?」

我點頭:「商璟煜去首都了,他什麼都不告訴我,我不喜歡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很沒有安全感!」

小鍾沉默了片刻,最後還是說:「你決定就好!」

「楚言怎麼樣?」

「不好!」小鍾說:「我只是個半吊子,他這個毒很奇怪,我也說不好,艾草有作用但是不大,很快他的傷還會惡化,想解毒,還得找到解藥才行!」

我長舒口氣:「難道要去找那個李欣妹了!」

小鍾想了想說:「我回特特殊部門查查,順便問問老邢怎麼說!」

「也只能這樣了!」

我們兩都是一臉愁容,楚言對我來說是大哥,對小鍾更是,小鍾從小就崇拜他,跟著他後面玩,如今他這樣,小鍾心裡比我好受不到哪去!

小鍾走後,我進了房間,李娜已經給楚言換好了衣服。楚言閉著眼睛,一點精神都沒有,我看著他頭上盤旋的死魂,那些白色的透明影子似乎也很擔心他,一直纏在在他周圍,但是卻進不了他的身,而他傷口也有淡淡的黑氣

縈繞。

我想了想,找李欣妹要解藥很難,別說現在找不到她,就是找到了,被她知道楚言背叛了組織,楚言一樣活不了。

看著楚言身上不斷增加的黑氣,我忽然想到一個人。

「我出去一趟,你把艾草煮水,給楚言泡個澡,如果他起不來,就用艾草水給他擦身體。」我對李娜說。

他俯下身,把被子掖了掖,縈繞在鼻尖的酒香味卻越濃郁,那呼吸軟軟噴在他臉上,溫熱芬香,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頭慢慢低下去,直到觸到她涼涼的鼻尖才驀然驚醒,慌忙直起了身子。

Previous article

緊張容易導致情緒發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