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以前生病也打過屁|股針,那裏可不像是往手背上掛水,事後坐着時還有有些疼。

“不是。”司徒慎搖了搖頭,又說了句,“舌頭疼。”

“舌頭好端端的怎麼疼?”秦蘇一愣。

“被你咬的。”他黑眸瞥過來,說話間竟然還把舌頭探出來一塊,“你真夠狠的,差點給我咬掉了。”

“誰讓你耍。”聽他提到這個,她臉色不善。

“我哪裏知道不是在做夢。”司徒慎撇着薄脣,嘴裏嘟嘟嚷嚷的,語氣不滿,“再說,我夢裏可是更加豐富多彩的多了。”

秦蘇乾脆不理他,專心的開着自己的車,知道他這樣的情況應該是病好了大半,腳下油門踩的也大,沒多久的時間就停在了公司所在大廈樓下。

將車子開到地下的停車場以後,秦蘇熄滅了車子,伸手拔着車鑰匙。

“下車吧。”一邊動手打開車門,一邊對着他說。

司徒慎也像是她一樣的解開了安全帶,只是推開車門後頓了頓,沒有立即下來。

“怎麼了?”她不解的看向他,不知道他又怎麼了。

司徒慎黑眸瞥向她,毫無預兆的忽然說,“chuang頭上掛着的婚紗照。我有聯繫過那家婚紗店,還記得我們,說是還可以將之前沒拍完的續拍。”

秦蘇下車的動作頓住,爲他忽然而說的話。

當時他們選的套餐裏只拍攝了一組照片,店長也有跟她說過,什麼時候想要補拍都可以……

“快走吧,中午的那個會議很重要。”表情斂了斂,她皺眉說着。

天藍,白雲。

從一個供應材料商那裏跑回來,雖不至於能解決了很大的問題,但也不是白跑一趟,至少說動了老闆願意賒給他們一些材料。

秦蘇趕回公司以後,出了電梯也就直接到了他所在的辦公室,敲門進去以後,才發現他有客人在。只是這客人對於她來說,應該不算是陌生了。

路邵恆坐在椅子上,正翹着二郎腿在吸菸,看到她進來後,驚了下。

“路隊。”秦蘇出聲,順帶點頭示意了下。

路邵恆還保持着那副神情,也跟着她點了點頭示意。

秦蘇直接走過去,將手裏的文件遞過去,嘴裏有條不紊的說着,“今天找的供應商被說動了,願意賒給我們一小部分,這樣工程就不至於擱淺在那,你看一下。”

“嗯。”司徒慎接過來,認真的看。

“投資的事,得抓緊了,我這邊已經聯繫了幾個,還沒有給迴應,你這邊的呢?”秦蘇繼續說着。

“也和你一樣,還沒有給迴應。”他蹙眉,回着她。

秦蘇點了點頭,又探討了兩件公事以後,看了看他的俊容,猶豫着問,“你不發燒了吧?”

“不知道。”司徒慎卻模棱兩可的回。

“不知道?”她頓時皺眉。

還隔着個辦公桌的距離,他卻忽然從高背椅上躍身而起,抓過她的手就往腦門上貼。

“喂!”秦蘇低呼,慌亂的看向一旁的路邵恆。

明末之大國崛起 路邵恆一直裝背景,此時也一樣將存在感降低,眼觀鼻鼻觀心的抽着自己的煙。

她的手背貼在額頭上,司徒慎舒服的直嘆氣。

“還燒嗎?”不過面上還得一本正經。

“不燒了。”聽他這麼問,她凝神感受了下,確定的說。

“喔,那就是不燒了。”司徒慎悻悻的鬆開了她的手,有點可惜的回。

若不是公司在危急時刻,真的是想要繼續生病,或者病的嚴重一些,再嚴重一些。

“醫生開的藥你吃了嗎?”秦蘇想到一點,隨口問着。

“吃了。”他點了點頭。

見他的樣子,她有些不放心的繼續說了嘴,“小瓶的藥是一次吃兩片,大瓶的是一次吃三片,另一個是消炎藥,別吃錯了。”

“嗯!”司徒慎像是聽話的小孩子一樣,再度點頭。

“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找我。”瞥了眼還坐在那裝化石的路邵恆,她低聲說了句,便轉身朝着辦公室外走。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一直繃着的路邵恆終於是憋不住了。

“我靠!”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隨即看着司徒慎直搖頭嘆,“司徒,你這是因禍得福,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重新坐下高背椅的司徒慎,對着好友挑高了濃眉,模樣倍兒得意。

“不過也難得,她能來幫你。”路邵恆笑了笑,認真了語氣。

“嗯。”聞言,司徒慎也正色起來,黑眸裏的情緒很深。

對他來說又豈止是難得。

路邵恆從兜裏掏出來兩張卡,直接扔了過去,“司徒,這個給你,裏面是我這幾年的積蓄,算是友情贊助。只是不能幫你徹底解決問題,但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謝謝了,兄弟。”司徒慎拿起來,沒有推辭,語氣鄭重。

真正的兄弟朋友間,能幫你時絕對不會含糊,所以也根本不需要推搡,直接接受即可。

“跟我還客氣個p,就當是高利貸,多給我翻兩番利息!”路邵恆揚眉,大大的笑着。

“利息到沒有,到時我直接給你入股。”司徒慎斜睨着好友,不緊不慢的說。

“冷血的資本家!有去無回啊!”路邵恆不滿的直罵,不過卻又頓了頓說,“不過話說回來,我總覺得這次的危機有些蹊蹺,尤其是江北那邊的,都是板上釘釘的,盈利也可觀,投資商沒理由撤銷注資!”

“所以我才讓你幫我查一下。”司徒慎黑眸薄眯,冷冷的說。

“放心,我會。”路邵恆點頭。

到最後,兩人相視一笑,各自都懂。

司徒慎彈動着手裏的兩張卡,看向好友時想到了什麼,沉吟了下說,“昨天我有聽見她跟你家那位打電話,據說是婚期將近了,舉行婚禮的酒店都訂好了。”

路邵恆聞言,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

“呵。”重新點了根菸,他冷冷的笑。

半邊天的夕陽,然後是降下來的夜色,華燈初上。

特殊時期當然也還是需要加班,秦蘇從辦公室裏出來時,另一邊司徒慎也剛好從辦公室裏出來,一併的還有一直沒走的路邵恆。

剛好就一塊到了電梯門口,秦蘇沒有開車,所以進去後就直接按的一層,另一邊的兩人也跟着一起。

快要走出大廈時,黑眸始終瞥着她的司徒慎開口,“秦蘇。”

“嗯?”她轉頭看向他。

“晚上我看你外賣也沒怎麼吃,我和邵恆要去吃飯,你也一起?”司徒慎薄脣動着繼續說着,雖說語氣被他放的很自然,但黑眸裏的期盼卻掩飾不住。

“不了,你們去吧。”秦蘇搖了搖頭,沒有答應。

出了大廈,路邵恆接到他遞過來的眼神,揚眉笑着道,“怎麼不去啊,是因爲我的關係嗎,還沒一起吃過飯,這麼不給面子呢啊!”

路邵恆說話的語氣半是認真半是玩笑的,眼神也是。

“我……”秦蘇抿起雙脣。

躊躇着正要答應時,一道汽車的喇叭聲突響起來。

三人都不約而同的循聲望去,看到了那輛停在路邊的國產車,駕駛席的人正半個身子探出來,喜色的不停揮着手。

看到來人,處於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司徒慎,瞬間像是被涼水一頭澆了下來。

一下子驚醒。

(本來預告說今天會寫到背後人的,結果今天碼起來才發現沒到,明天一定會寫到!爸爸的檢查結果終於出來了,做了三項腦核磁,醫生說是腦動脈硬化,總歸還是能鬆口氣,讓他以後多加注意吧,少喝酒多運動!) 想他平日多麼冷酷的一個性子,突然,鼻子也有點泛酸 甜蜜~

“唔,你回來了——”

聲音是初醒的嘟囔。

“嗯,怎麼不到牀上睡,沙發多不舒服。”

慕彥沉的聲音很輕,將她放到牀裏,他低頭開始解皮帶。

“我在看書呢,沒想睡,但是不知道怎麼就睡着了。”

雲汐手支着腦袋,側撐着身子看他,柔和的牀頭燈光映照下,他的身形頎長筆挺,特別迷人鈐。

脫光了衣服,只剩個短褲,慕彥沉過來,彎身在她脣上親了會,才不捨地說:“我先進去洗個澡。”

“嗯。”

看着他往浴室的門裏進,雲汐放下支着腦袋的手,貼着枕頭,手往一旁摸了摸,觸到毯子的邊角,勾過來,給自己蓋好。

閉上眼睛,那麼安靜,能聽到隱約的水聲嘩嘩——

以後,她每天晚上都會聽到這種聲音,一直,一輩子呢。

手撫上小`腹,掌心的溫熱傳向小`腹,她滿足地,脣角輕輕勾起。

這被慕彥沉弄醒,一下難以入睡,覺得有些口渴,於是起來倒水喝。

出去外廳倒了水,一轉身看到桌上竟然擱着一個方盒子,作爲女生,雲汐多熟悉的,這不是裝蛋糕的盒子嘛?

過去打開來看,樣式挺簡單的一個奶油蛋糕呢,那白色的鮮奶油……看着就讓她這愛吃甜的人嘴饞起來,何況,這個點,肚子有些餓也是正常了。

想都想得到是慕彥沉剛纔帶回來的,於是她下樓去找餐具,上來切蛋糕,心滿意足吃起來,浴室裏的那個人……就先不管他了。

吃得美滋滋,一個,是因爲她喜歡這些食物,所以吃得開心滿足,再一個,是因爲這是慕彥沉給她買的。

……

洗了澡出來的慕彥沉,腰間只有一條浴巾繫着,赤`裸的上身,壯實的胸膛上還有未擦乾的水珠,在燈光下隱隱閃動。

看到牀上的人不見了,尋望,臥室沒有人影,於是邁步往外去。

當他走出外廳時,看到自己要找的那個人,正坐在外廳沙發上,手裏端着個小碟子,裏面一塊蛋糕,真是吃得心滿意足,兩條纖細的腿兒還一晃一晃地。

“豬。”

他勾着脣角,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

雲汐看到他出來,叉起一小塊轉頭往他嘴邊送:“喏。”

慕彥沉看看,還是張嘴咬下。

即使對蛋糕沒有什麼興趣,她這樣的親自服務還是很令他受用。

“你買了蛋糕怎麼也不告訴我,要不是我出來倒水喝看到,直接睡到明天,你也沒放冰箱,不是要壞了浪費了。”往自己嘴裏也送一塊,雲汐嘟囔着說。

“一個蛋糕而已,值什麼錢,我剛纔看你在睡,就沒說。”

讓她好好休息睡覺,對他來說更重要。

雲汐撇嘴,又起身去弄了一塊到碟子裏。

“慕少奶奶,晚上睡前不要吃太多,小心等會胃不舒服。”

慕彥沉看面前的她,一條簡單的淺藍色睡裙,上面繪有淡淡的荷花,顏色一襯,顯得她整個人都比在外頭看到的時候還要小,何況,她現在確實也才二十三而已。

雲汐嗯了一聲,坐回他身邊,邊吃,邊跟他說話。

“慕先生,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就這麼系了條浴巾走來晃去,有傷風化啊?”

慕彥沉笑了,愛恨不得地在她小臉上親,要去啃咬她的耳垂,被她躲開。

於是兩人就這樣挨着,有一搭沒一搭地,隨意說着聊着,雲汐聽慕彥沉講關於許明山他們的事之類的,間隙還老被他偷香吃個豆腐——

又出去露臺外站了站,風很舒服,等到雲汐覺得消化得差不多了,睏意也上來,再次簡單洗漱之後就爬上`牀去睡了。

慕彥沉手機什麼地都設置好然後關機,連雲汐的手機,他也拿遠離了她,統一放在他這側的牀頭櫃上。

過去看她,似乎睡着了,牀頭壁燈的燈光調得更暗,給她拉好毯子,他走到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下,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

昏暗的房間中,只有幽藍的屏幕光映在他的臉上。

今天傍晚到剛剛,一直都沒有空閒,慕彥沉沒能好好坐下想一想事情,現在,雲汐睡了,他卻睡不着,想着要查閱一些資料——

懷孕初期的禁忌,什麼食物對孕婦最好,什麼不能做不能碰……他很認真地看,很專心地記在心裏。

一一地看下來,唔……有一條,前三個月不能……

真是考驗他的忍耐力呢。

大約快過了一小時,他才合上筆記本,起身往大牀這邊走過來。

上`牀,躺在她身邊,小心地儘量沒弄出動靜,然後還是長臂一伸,將她環在自己懷裏,疲憊了一天的心,瞬間像是得到了慰藉,說不出地舒坦跟滿足。

記得,最後要合上筆記本前看的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

趕緊睡着,就不會覺得時間漫長,明天,很快就要到來了——

……

次日

雲汐醒來的時候,身邊的位置已經空了,迷濛着眼睛去摸自己的手機,好一會不見,撐起身一看,才發現什麼時候擱在了慕彥沉睡着的那一側的牀頭櫃上。

飛行模式,電`話打不進來,可以看到時間,正是上午十點。

這一覺,算是睡得蠻沉的。

起來洗漱的時候,門外有人輕敲門,“少奶奶,你起來嗎?”

雲汐正擡手,把自己的長髮在後面先簡單扎個馬尾,突然聽到這道聲音,一怔,走到門邊開了門,看到外面站着的人,還真的是。

“小江?你怎麼來了這邊了?”

雲汐很意外,小江不是一直在慕家那邊做事的麼,怎麼突然就出現在了這裏了?

“少奶奶,大少爺說,從今天開始,小江就到這邊來伺候少奶奶,少奶奶在哪兒,小江就跟着在哪兒。”

最近小江也很少能見到雲汐了,曾經的融洽相處,讓她對雲汐感覺還不錯的。

雲汐瞭然了,點點頭,“好吧。”

“少奶奶,小江現在就去下去準備早餐,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

“怎、怎麼了?慕彥沉是誰,姨媽你們都認識嗎?啊?”

Previous article

彭玲兒放下手取出桌上一個洗過的黑棗說:“他是這樣說,誰知道是真是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