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快,豆豆就吞吸完畢,將那位大佬的屍體扔了出去。

她滿臉紅光的看着驚慌的衆人,彷彿看待一羣待宰的獵物。

“餓”

轟!

狂風,再次呼嘯。

豆豆如同一頭殺紅了眼的猛獸,撲向了人羣。

“快跑,都往外邊跑啊!”

白小鳳大聲咆哮了起來。

豆豆一旦開掛,就連他都得慌。

這些大佬不跑出去,絕壁能被豆豆一個個的啃了!

然而。

“諸位莫慌,我等實力,還能怕她不成?”

也就在豆豆撲向人羣的時候,人羣中,一道聲音響起。

嗡!

金光乍亮,術法匹練宛若蒼龍,直接朝着豆豆轟了過去。

“別擋!”

白小鳳大驚,急忙提醒。

但,還是晚了。

“吼!”

面對術法匹練,豆豆根本沒有閃避,而是一張嘴,陰氣洶涌成一個漩渦,直接將術法匹練吞吸了進去。

隨即,打了一個飽嗝。

“不可能!”

那道跳出來阻擋豆豆的聲音驚呼了起來。

砰!

下一秒,仿若一聲拍碎西瓜的聲音響起。

“咕咕咕咕”

“咔擦咔擦”

吸食鮮血和吞噬魂魄的聲音,迴響在了黑暗空間內。

秒殺!

“跑啊!快跑啊!”

這一下,原本還鎮定下來,準備fǎn gōng的大佬們,徹底炸鍋了。

大家都是陰陽界叱吒風雲的人物,實力雖然有高低之分。

但,絕對沒有一個善茬。

一個鬼魂能輕易秒掉一個大佬,同理,也能輕易秒掉他們。

不能擋!

不敢擋!

只能逃!

場面,徹底炸了。

在親身感受過豆豆的恐怖實力後,所有大佬瘋了一般朝着石門外衝去。

“爺爺,快跑,擋不住的,她一發飆,鬼王都能吞的。”

華青月拽着華長生,踉蹌的逃跑着。

他是親眼見過豆豆原地開掛的,之前那位阻攔豆豆的大佬一跳出來,他就已經知道了結局。

跟着白小鳳一起了這麼長時間。

華青月有一個很深刻的認識,那就是,真用常理去衡量白小鳳身邊的人的話,就輸了。

不管是皮皮龍、慧娘,哪個不是自帶bug屬性的?

豆豆,還是其中自帶bug屬性最強的一個。

身邊。

風長卿、巫天行、秦司音、莫輕舞等人也紛紛朝着石門外逃跑。

他們,不知道豆豆的恐怖。

他有另一面 但,他們信白小鳳。

所以,在白小鳳一開始提醒他們逃跑的時候,他們就率先掠過了人羣。

此時,已然是在隊伍的最前方。

“餓餓”

沙啞的聲音,迴響在黑暗空間中。

如鬼似魅,滲人魂魄。

豆豆滿臉紅光,無比猙獰,猶如野獸,在羊羣中瘋狂撲殺。

無人能擋。

一旦撲中,瞬間秒殺,吸血吞魂。

眨眼間,十幾個大佬就被豆豆撲殺,變成了十幾具乾枯冰冷的屍體。

“該死,豆豆給我住手!”

白小鳳猶如離弦之箭朝着撲殺衆人的豆豆衝了過去。

要是他不擋,大佬們估計就得被撲個團滅了。

沒死在兇獸海域,沒死在雷霆海域,沒死在黑龍敖空的爪下,反倒是死在了豆豆手裏。

那些大佬,就算是魂飛魄散,也死不瞑目啊。

“啊!”

也就在白小鳳衝向豆豆的同時。

一聲熟悉的尖叫聲響起。

白小鳳虎軀一震,頭皮頓時就麻了。

這聲音,是諸葛青兒的!

“豆豆,給我住手!”

白小鳳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急得大喊。

“餓啊”

豆豆沙啞的聲音似是在迴應。

嗡!

驟然間,一方金光八卦在黑暗中升騰而起,綻放着璀璨金光。

將黑暗空間的一小塊地方,照亮。

白小鳳清晰地看到,諸葛青兒已經被豆豆撲倒在地上。

驚恐下,諸葛青兒直接動用了山寨版神鬼八陣圖。

神鬼八陣圖的卷軸綻放着金光,託舉着金光八卦飛到了豆豆頭頂,掀起狂風,卷軸撲棱棱作響。

旋即,金光八卦便是直接朝着豆豆頭頂鎮壓下去。

“吼!”

豆豆滿臉紅光猛地暴漲,右手五指彎曲,直接一爪帶着五道紅光,抓向了神鬼八陣圖。

嗤啦

山寨版神鬼八陣圖瞬間被撕成碎片。

諸葛青兒臉色蒼白,瞬間絕望。

山寨神鬼八陣圖已經是她最大的底牌了,被這麼輕易撕碎,還拿什麼擋?

要死了嗎?

逆風向 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餓”

下一秒,滿臉青筋血管的豆豆,猙獰着張着嘴,直接朝着諸葛青兒咬了下來。

“孽障,住手!”

驀然間,一道怒斥聲響起。

風長卿渾身金光璀璨,一道大印直接轟向了豆豆。

豆豆猛然擡頭,又是一爪裹挾着紅光,抓在了大印之上。

轟隆!

豆豆倒飛了出去。

風長卿一把拉起了地上的諸葛青兒:“走!”

“多謝前輩。”諸葛青兒感動的眼泛淚光,拱手一拜。

風長卿神情冷峻,眉頭忽然一擰,一口鮮血,順着嘴角流淌了出來:“還真特孃的夠勁啊!”

“餓”

話音剛落。

被轟飛出去的豆豆驟然捲起狂暴陰風,方向一轉,直接避過了風長卿,朝着另一個方向撲去。

速度快的,風長卿都來不及反應。

“司音丫頭快跑!”

黑暗中,巫天行的大吼聲響起。

轟!

幽藍的幽冥火轟然綻放,直接形成一道火牆,朝着豆豆焚燒去。

“小妖女!”

白小鳳臉色大變,瘋了一樣衝了過去。

砰!

隨着豆豆雙手交叉一抓,紅光爆發,瞬間將幽冥火撕散。

巫天行嚇了一大跳,本能的就地朝旁邊一滾。

剛一站定,他臉色大變,猛然反應過來,秦司音還在他身後!

“啊!”

秦司音被豆豆一把掐住了脖子,直接拎到了空中。

“餓”

豆豆滿臉紅光,青筋血管讓五官都變得扭曲,直勾勾地盯着秦司音。

秦司音被豆豆掐着,本能掙扎。

可脖子上豆豆的右手,恍若鐵鉗根本掙脫不開。

強烈的窒息感席捲而來。

她的意識飛快退散。

“要死了嗎?”

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耳邊響起一道破風聲。

模糊的視線,隱約看到豆豆的左手五指張開成爪,帶着紅光朝她抓了過來。

嗡!

千鈞一髮。

一團金光驀然在秦司音面前乍亮。

噗嗤!

鮮血,飛濺。

秦司音隱約看到,一道巍峨的身影攔在了她的身前,豆豆的利爪,刺進了那道身影的胸膛。

是他!

秦司音嬌軀顫抖了一下,隨即感覺脖子上豆豆的左手,減輕了力度,空氣涌進了她的肺裏,讓她清醒了一些。

“住手”

白小鳳悶哼了一聲,強忍着劇痛,神情冷峻地看着面前的豆豆。

豆豆盯着面前的白小鳳,眼中紅光閃爍了幾下,猙獰的神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

“不吃,不吃你”

沙啞的聲音,艱難地響起,像是很痛苦的樣子:“喜歡,豆豆,喜歡” “什麼?!”

白小鳳疑惑道。

“本尊,要的重生之力。”冥尊笑道。

轟隆!

這話,恍若驚雷。

白小鳳神情一凝,眼中精芒閃爍。

當即,他直接施展出“三清飛身咒”,腳踏虛空,朝着石柱上方飛去。

“小鳳,你幹嘛?”

她所有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自己,為了蘇家,那麼努力的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Previous article

在小鎮買了點補給之後我們就接著趕路,但有些事稍微有點在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