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經過一系列的調查之後,才發現原諒是秦御風!黑林最器重的人!呵呵…組織裏的人大感吃驚,怎麼會?秦御風明明看起來是那麼無爭的人啊?怎會成了叛徒?難道就是因爲他是奸細,所以對於黑幕林裏的什麼都覺得不爭?這麼一想,那麼便通了…是的!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抗黑幕之位的誘惑。

所有的矛頭都對準了秦御風。

此時這男人說道,“不知道黑林首腦地下有靈,知不知道他器重的人是叛徒?對吧…”

秦御風一劑冷笑,沒有言語。

笑此人的狼心狗肺,笑此人的無知,笑此人頭腦簡單…

舉槍對上男子,虛發!

一道強勁的風刮過男子的臉頰,劃了一道血痕,在男人沒有回神之際,只見秦御風站在那,玉樹臨風,不見一絲狼狽之色,這時舉槍的姿勢定格,一副睥睨天下的傲慢,慢慢的收回手。

“呵!可惜叛徒沒有我的能力,否則,世界上根本不會有黑幕林的存在了!”

唐淺掛掉電話後,便看見了一雙雙好奇的眼睛,現在可沒有心情和他們嘮嗑,皺皺眉,“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理會兩人的反應,便開門出去。

本來她是想在這裏,瞭解一下秦獸的全部,才好做整部計劃,現在秦御風的一通電話,讓她無法在理會這些小事



呵呵呵…如果秦獸知道自己眼中的終身大事在唐淺眼中,僅僅是小事的話,他是絕對會掀桌的!是的!他和他家小傻蛋一輩子的幸福,怎麼能是小事?呵!老大那就是大事?我呸!老大從小到大幹過一次正經事沒?

“喂喂喂…老大多久沒給你打過電話了?”秦獸有些不受控制的戳戳寧楠的小臉蛋,心尖一直在顫抖着。簡直不可思議啊!

寧楠睜了睜眼,“三年了。”是的,有三年沒通過電話了,但是還是在前不久見過面,這話寧楠是不會和秦獸說的。否則,這小秦獸又得發瘋了,他也懶得解釋。況且,他不是也有底牌嗎?怎麼能讓這小秦獸輕而易舉的就知道他的全部?

秦獸的臉更是揪成一團,表情更是的悽苦,“好歹三年前還給你打過啊!身爲他親生弟弟的我,他的電話我一次都沒有接過啊!”

寧楠擰着眉,有些秦獸的遭遇,嘴巴上卻是不會安慰小秦獸,“誰讓你老欺負他?”

秦獸憤怒!秦獸憋屈啊!

爲什麼大家都總以爲是他欺負老大呢?明明每次受傷的是他好嗎?這人都是沒有長眼睛嗎?他二十多年來能在那賤人手下能活這麼長時間容易嗎?啊!

“哼!賤人僞裝的就是厲害!”

秦獸心中對於秦御風更是恨的徹底,明明每次都是他欺負自己,自己啊!隨即覺得自己突然間跑題了,抓了抓腦子,“可他竟然給那小姑娘打電話!”

秦獸是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話中有多麼濃郁的控訴意味。

這個時候的寧楠皺着眉頭想,是不是這麼多年,秦獸把所有人都騙了?也騙了他自己!他喜歡的人不是別人?而是秦大哥?!這個想法一出來,寧楠自己就被囧掉了…想想,小秦獸如果對着秦大哥戳,揉,摸。咳咳咳…哈哈哈…

“喂!笑的這麼開心?”秦獸奇怪的望了兩眼寧楠,這小傻蛋怎麼越看越傻?不就是因爲小姑娘比他的地位要高的多嗎?至於這麼幸災樂禍嗎?他還沒有鄙視他的地位不如那小姑娘呢!

“沒有…我只是覺得,那姑娘似乎也挺在意大哥的

。”細心的寧楠發現了這現象,否則不會因爲一通電話就變了臉色,儘管唐淺對於別人來說,近乎於一張面癱臉,但是細微的表情還是不會被有心人放過。

秦獸縮了縮脖子,奇怪,“有有有嗎?”對上寧楠含笑的眸子,心情也是十分的好,“好像是有那麼一點吧。”

寧楠笑笑,拍了拍秦獸的臉蛋,轉身便要走進房間裏去,站了這麼好半會兒,他已經非常累了…

“恐怕不是一點點吧。呵呵。”寧楠也是爲大哥高興,看來也不僅僅是他一頭子熱。

突然背後襲來了熱燙的胸膛,秦獸從後面將寧楠整個人抱在懷裏,兩人的個頭其實是差不了多少的,所以,這個時候秦獸的腦袋正好放在寧楠的肩膀上,左頰輕輕的蹭着寧楠那柔嫩的臉蛋。

緊接着寧楠聽到了一聲嘟囔…

“聽說你之前有和一個男人約會?那個男人是誰?”

寧楠身子緊繃,面色有些漸漸地發黑,頭一次心中出現了名爲怒火的生物,此時飈了出來,咬牙切齒。

“秦!獸!”

“沒有吧?沒有就算了。嘿嘿。”秦獸試圖粉飾太平,只是這樣的事情,呵呵…

“呵!有!怎麼沒有?”寧楠這時候也是氣極反笑,“哪裏是一個男人,很多個男人好嗎?哦不,還有不少年輕漂亮的女人!”

“楠楠,楠楠,我錯了…楠楠,哎,傻蛋~傻蛋~”

砰!

看着緊閉的房門,秦獸狠狠地扇了自己的嘴巴,瞧!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你這破嘴。這傻蛋矯情起來,哎!不說了,秦獸苦逼的撓撓房門,都是他的錯。

------題外話------

矯情的不是傻蛋,而是你這只禽獸…。

小御風乃要挺住啊~!護草使者來也…。哈哈哈哈 楊澤文死死的瞪着雲凱風,艾曉寧喜歡的就是這麼霸道的男人?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真的能有自由嗎?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真的開心嗎?

巨萌靈獸︰來自星世界 “傀儡?”雲凱風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詞彙,他低低的笑了起來,聲音在夜色中輕輕蔓延,“我什麼時候需要一個傀儡了?她在我這裏,除了不準喜歡別人之外,其他的,不管什麼都可以。”

這麼霸道的話,卻讓人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彷彿事實本來就該是如此。

楊澤文握緊了拳頭:“你說是在幫助曉寧,但是你卻什麼都沒有爲她做,明明只要你幫忙,這個官司曉寧勝出的機率就會很大,你口口聲聲說喜歡她,爲什麼不幫忙?”

雲凱風一直待在艾曉寧的身邊,先是用小叔的身份接近她,現在又利用了向霆均,但是他卻連一個官司都不願意出手幫助。

這真的是喜歡?

“我和艾曉寧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也用不着你來多嘴。”雲凱風的脣角劃開了一抹冷笑,眼中閃爍着幽幽光澤,“還是說,你希望我出手幫忙,然後艾曉寧對我心存感激我們兩個就能順理成章的在一起?”

楊澤文的心中一震,幾乎是下意識的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向霆均對艾曉寧有多重要,他們都很清楚,這個時候誰出手幫助了她,艾曉寧的心就會偏向誰,雖然從理智的方面來說,他真的希望艾曉寧能夠打贏這一場官司,希望有人能出手幫助。

但是從感情的角度上來說,如果這個人是雲凱風,他寧願他不出手。

雲凱風從楊澤文臉上的表情就看出了他到底在想什麼,輕蔑了的轉開了眼睛:“不要裝的你就是無欲無求的樣子,艾曉寧願意承接你的人情,並且答應要和你試一試,這裏面有多少是真心的你自己也清楚,人情是人情,感情是感情。”

“你怎麼知道曉寧對我沒有感情?如果她對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又爲什麼會答應我?她不是用感情開玩笑的人,她對我的好我自己心裏清楚,不管你願不願意,曉寧已經答應了我,只要官司一解決,她就會和我在一起!”

今天看到艾曉寧和雲凱風一起從集場中出來,後來又看到了雲凱風在艾曉寧的樓下,他的嫉妒已經翻涌的無法控制,現在雲凱風本人就站在他的面前,這種惱怒讓他很想一拳揍過去。

“原來是這樣。”

雲凱風的眼中有了瞭然,艾曉寧今天的反常就是因爲這個?

因爲已經答應了這個叫做楊澤文的,所以在他的面前才會刻意的躲避,連對上他的眼睛都不敢。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所以這段時間你還是和曉寧保持點距離,我和曉寧的感情不是你這種人能夠瞭解的,你懂嗎?!”

楊澤文直直的盯住了雲凱風,臉上的挑釁和不甘被雲凱風看在了眼中。

“是這樣,那我是不是要考慮一下,這個案子還是越晚了結越好?”雲凱風雲淡風輕的說出了這句話,卻讓楊澤文頓時臉色大變。

“你說什麼?你怎麼能這麼做?!你明明知道曉寧有多在意她的孩子,你居然還能說的出這種話?你到底還有沒有心?曉寧這麼相信你,你竟然爲了自己的私慾要害她?!”他還以爲雲凱風是真的對艾曉寧上了心,但是沒有想到他會是這麼自私自利的人!

“我自私自利?”雲凱風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他的眼中驀地迸射出了寒光,聲音冷厲,“你利用艾曉寧的弱點逼她就範就不自私自利?你趁人之危就不自私自利?”

楊澤文語塞了一瞬,但是隨即又正了神色:“不管我做了什麼,我的出發點都是爲了曉寧好,我給她的承諾同樣是真的,我也會爲她盡心盡力!我不會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躲着不出手,也不會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威脅要拖延官司!”

雲凱風是個什麼樣的人?

商界中的人無人不知,這是個冷麪魔鬼,他向來都是雷厲風行,做事果決,不僅從來不給任何人留情面,也從來沒有善心可言。

所以他要是說會拖延這個官司,就一定會做到。

這一點連楊澤文都不敢懷疑。

雲凱風淡淡的笑開,眼中透出了骨子裏的倨傲:“如果你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競爭不能扯到這個官司,那麼也請你收回你的那些說辭,不要用你給艾曉寧的幫助來作爲籌碼!如果感情和感激能混爲一談,早在七年前她還沒有和向墨仁結婚的時候她就該是你的!”

楊澤文的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雖然雲凱風的話很不客氣,但是卻是句句都戳在了他的心窩上。

“你開個價吧。”沉默了半晌之後雲凱風突然開了口。

開價?!

楊澤文咬牙切齒的瞪着他:“你以爲我對曉寧的感情是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嗎?如果我需要愛的是錢,我何苦一直待在國內?雲凱風你不要太自以爲是!你以爲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能夠用金錢來擺平?我告訴你——我的感情不可能!”

“你的感情不能用金錢來擺平,但是可以用人情來加碼?”

在看清楚了雲凱風愛上的嘲諷之後,楊澤文才反應過來,他並不是真的想要用錢來收買他,他的目的只在於這一句話而已。

雲凱風是不願意他用人情來逼迫艾曉寧?

這樣一個人也會卡有這樣的心思?

楊澤文的心中升起了警惕,如果說之前他對於雲凱風的印象還只是一個很有手腕的商人,需要提防的話,現在他已經把雲凱風列爲了需要高度戒備的頭號人物。

他不僅有手腕,心思更是玲瓏,如果他真的想用錢來收買他,楊澤文可能會覺得雲凱風不過是一個財大氣粗的商人,但是他居然一句話就點到了他內心不爲人知的隱祕。

雖然他一直不願意承認,但是他的心中的確有雲凱風說的那些想法,他隱約知道,只要他提出來,艾曉寧就一定會考慮,不管是因爲他們多年的情分,還是因爲艾曉寧對他的感激。

這樣的一個人,哪裏有女人能夠逃得過,艾曉寧這麼快就對他有了好感

,不是偶然。

“我言盡於此,希望你能好好地考慮。”雲凱風的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你要是想跟我公平競爭,就最好讓我看得起你。”

雲凱風丟下了這句話便轉身上了車,毫不猶豫的驅車離開,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楊澤文站在原地盯着他離開的方向,眼中隱晦不明。

不管以前怎麼聽那些人說雲凱風有多可怕,他的心中都沒有一個真正的概念,但是現在,他深刻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位於市中心的寫字大樓的律師事務所中,艾曉寧焦急的看着對面的人:“一心,怎麼樣?這些證據夠了嗎?”

“夠了。”蘇一心露出了一個笑臉,寬慰的說道,“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的官司給丟了 ,想向墨仁這樣的人,就不該留在這個世界上!”

自古癡情女子薄情漢,爲什麼那麼多負心人都可以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艾曉寧鬆了一口氣,也緩緩地笑道:“其實我到現在都沒有底,我真的很擔心,我不知道向墨仁到底還掌握了什麼。”

“只要你沒有做什麼,那他怎麼會掌握到能夠威脅你的東西?畢竟這個世界上,證據就是說話的資本,就是真相,他向墨仁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難道還能把白的說成黑的?”蘇一心搖了搖頭,一點都不在意。

艾曉寧垂下了眼睛,她怎麼會沒有做什麼?她很心虛。

蘇一心察覺到了不對,神情也着嚴肅起來:“曉寧,你有什麼事情瞞着我?這件事你可不能抱着僥倖的心態,你要知道我如果不知道他們掌握了什麼,在他們發難的時候我就會好無準備,這樣的話他們就會佔有先機,在法官那裏我們也會處於劣勢。”

“其實……”艾曉寧有些猶豫,這件事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曉寧!你一定要告訴我實話!”蘇一心心中一沉,果然是有事情她不知道嗎?

艾曉寧咬了咬呀,心中一橫說道:“其實我有一件事一直沒有說,也沒有人知道,但是向墨仁卻是知道的,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和艾子雨說過。”

蘇一心忽的想到了什麼,不敢置信的提高了聲音:“你不會是出軌了吧?!被向墨仁抓姦在牀?所以你們兩個才會鬧成今天這樣?”

他們是雙向出軌?!

但是不對啊,她和艾曉寧相處了這麼長時間,艾曉寧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她也算是有所瞭解,而且蘇一心自認認人非常準確,不會輕易看錯人。

艾曉寧聽到她說的這麼直白,眉頭一皺立刻說道:“怎麼可能!”

“哦,那就好,那你做了什麼事?我就說我蘇一心不會看錯人的。”蘇一心放下了心,喝了一口水,優哉遊哉的說道,“說吧,只要不是這件事,我們就不會敗給他。”

艾曉寧嘆了一口氣,聲音小的幾乎聽不到:“其實,霆均不是向墨仁的孩子。”

蘇一心的一口水全部噴了出來,被茶水嗆得直咳嗽,艾曉寧被嚇了一跳,立刻跑過去拍着她的背安撫着說道:“你沒事吧?”

(本章完) 她小小聲的,聲情並茂,表情到處的唱的哀傷。

“……讓我也死了算了!”顧君瑞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慾望了。

慕月白坐在最後面,早已經憋笑到肚子痛了。

雖然是母親剪接的,不過他給予了許多的意見,以及.建議。

實際上比起他們來,慕月森才是哪個想從棺材裏跳出來的人。

外頭還在散散二二的有人進來。

而進來之後,就自己找座位坐下,追悼致辭還沒有結束。

門口,又進來了兩個人。

一個五十多歲大腹便便的男人,身邊是一個帶着墨鏡跟貝雷帽的女人,她皮膚白的好似沒有一點血色,而脣上的口紅又紅的像是鮮血。

他們往前走,找了個位置坐下。

整個致辭充滿了溫馨與母愛,本來應該陰沉肅冷的氣氛變的溫暖而感動。

這才是愛!

只想給最愛的那個人帶去溫暖的陽光,哪怕最後一程,也是繁華熱鬧,而不是冷冷清清的。

致辭終於結束了,辛袁裳鼓起勇氣走到棺材邊,眼淚珠子就砸在玻璃上。

她彎腰,去看她的兒子,忽然之間眼睛就定住了。

這不是她兒子呀!

雖然磨砂玻璃模糊的壓根就看不清臉,可是她就是能夠確定,這不是月森。

也許,天下的每個母親都具有這種能力。

辛袁裳心裏亂的厲害。

怎麼回事?

裏面躺的怎麼會不是月森呢?

那她兒子去哪裏了?

她揹着衆人,所以大家並不知道她的表情,以爲她是在默默的哭泣。

很多人也開始抹眼淚了,不管是真情還是假意,反正氣氛很到位。

到底是人生閱歷豐富,辛袁裳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不動聲色的直起腰來,退到一旁。

下面的人站了起來,依次上去瞻仰遺容。

過來的時候,每天人拿起一朵紅色的玫瑰放在玻璃上,很快玻璃就被覆蓋了。

夏冰傾步伐很沉重似的從棺材那邊走過來,站在了辛袁裳的身邊。

兩個女人並肩站着,神色凝重。

“他是誰?”辛袁裳忽而開口,眼睛不看夏冰傾,維持着平靜的表面。

直接了當的一個問題問夏冰傾矇住了,“他?”

堂堂一位董事長,讓他在員工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他還是沒有這個勇氣的。

Previous article

等到大家都站完軍姿,安優優才慢吞吞的跑了過來,她原本早就準備好了,就是不想給辛千邈留一點自己的把柄,誰知道鞋子都要穿好的時候卻突然肚子疼,沒辦法,只好先去了廁所,才發現自己是生理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