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必須得想一個周全的方法才行,而不是傻乎乎的衝上去送死。

雲嵐給葉修提議道:「葉修,我們可以委託九江國內的私人偵探所調查這件事情,只要我們給他們資金就可以。」

「不用那麼麻煩!」魅兒從懷中取出來手機,「我還有一個朋友,現在就在九江國,可以讓她暗中調查一下,相信很快就能夠查出來一點兒眉目。」

魅兒將葉修的DNA樣本,以快遞的方式,運回了九江國,並打電話給芬兒,讓她暗中去精子庫想辦法弄走葉修的儲備精子,做一個醫學比對,看看是否吻合。

做著一系列的事情,都需要時間,就算著急也無濟於事。

魯安娜還在哭泣不斷,毛靚指了指她的肚子說道:「葉修,對於魯安娜腹中這個胎兒,你有什麼打算呢?」

「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要把他流掉!」魯安娜停止了哭泣,「因為這種方式來的孩子,我實在無法接受。」

「嗯,那就去醫院流了吧。」葉修點了點頭,對於這個鬧心的孩子,葉修也不想要。

如果是葉修和魯安娜發生了正常關係,使得魯安娜懷孕,那這個小孩兒對葉修而言,是一個天大的好事兒。

可問題的關鍵在於,這小孩兒不是正規渠道來的,更是讓葉修為此折損了數百億的資產,這簡直就是一個禍害好不好!

就算這小孩兒生下來,葉修看了也是鬧心,當天葉修便帶著魯安娜去醫院,把小孩兒給做掉。

魯王子雖然沒有能夠幹掉葉修,但是他的目的也基本上完成了。

葉修在九江國銀行的存款,全部給凍結,葉修在海豚群島的資產也被徹底沒收。

卡勒秀女王也被九江國的戰艦驅趕出了海豚群島,海豚群島在三天內,便完全落入到了魯王子的手中。

魯王子以犧牲一個王子妃為代價,捲走了葉修數百億的資產,更是捲走了潛力無限的海豚群島。

從「生意」角度考慮的話,魯王子這一筆生意做的賺大了。做的還非常成功。

但在葉修看來,他這樣做簡直堪稱愚蠢,至少葉修不會這麼做。

魯王子如果缺錢的話,他這麼做還能夠理解,問題是這個傢伙擁有著富可敵國的財富,還要這麼做?

葉修只覺得有些明悟,難怪人家魯王子兜里有錢,就他這個行事作風,想不發財都難。

……

葉修在鄒靜市呆了一周之後,終於等到了芬兒傳來的消息。

芬兒已經秘密探查了帝國醫院的精子庫,並在裡面找到了葉修的樣本,經過秘密抽樣比對,發現精子庫中儲存的那一份兒,和魅兒提供過去的不一樣。

可以判斷,那一份兒種子被人掉包了。

魅兒開始給大家推理:「事情經過肯定是這樣的,魯王子陰謀奪取葉修的財產和島嶼多日,最終將目標放在了魯安娜身上。」

「他先是用下流手段把魯安娜敲暈,在魯安娜失去意識的狀態下,讓醫生給魯安娜實施人工受孕。用的種子就是精子庫裡面抽調過來的那一份兒。」

所以,這個計劃都變的天衣無縫了。

帝國醫院專家判定,魯安娜腹中胎兒的DNA和葉修的DNA完全吻合,這已經是鐵證如山,國王大人相信了,喵蓮臘母女倆也相信了。

所以,葉修現在連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九江國王室已經把葉修拉入了黑名單。

葉修現在回去九江國,立刻就會面臨逮捕,逮捕之後就是秘密處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兒,王室是不會對外四處聲張的。

魅兒詢問道:「葉修,事已至此,你現在有什麼打算?是回去和魯王子火拚,還是找一個地方躲避起來?」

「火拚恐怕不行吧!」雲嵐有些擔憂的說道:「九江國畢竟是一個國家,有著我們無法抗衡的軍隊,我們過去怕是討不到便宜。」

「哼!」魅兒冷聲說道:「顛覆九江國或許有點兒困難,但是幹掉魯王子這個笨豬,難度並沒有那麼大!」

葉修心頭一沉,凝聲問道:「魅兒,幹掉魯王子不難,問題是幹掉魯王子之後,可以解決問題嗎?」

「絕對不行的!」毛靚斷然回絕到:「殺死魯王子難度不大,但是魯王子身份不凡,他這般被人刺殺,肯定會在九江國引起波瀾,警方嚴密追查之下,找到兇手只是時間問題。」

「有什麼好怕的!」香兒不以為然道,「魯王子這種雞鳴狗盜之徒,死了也不會有人痛心,他早就該死了!」

香兒姑娘再說氣話呢,但也說到了大家的心坎上。

魯王子這傢伙利用身份之便,在國內鬨抬物價投機倒把,大肆賺取黑心錢。

全球各地戰爭衝突區都有他的軍火業務,衝突區使用的武器,一部分都是從他這兒購買過去的。

葉修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我們現在幹掉魯王子,不是明智之選,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查出來此案的一個關鍵人物,把案情徹底揭開。」

「關鍵人物?」眾人皆是滿眼好奇的盯著葉修。

葉修看了一眼魯安娜,問道:「娜娜,給你實施人工受孕的人是誰,你還有沒有印象。」

「沒有!」魯安娜搖了搖頭,「我自己是什麼時候懷孕的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

「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家人吧!」雲嵐的一句話沒有說出口,就被魯安娜給打斷了,「現在我逃走了,魯王子一定會殺死我的家人,我們快去救人吧!」

「怎麼救?」魅兒反問道:「魯安娜,九江國的監獄,和軍營是在一起的,我們強行過去救人,九江國軍方肯定會出面干預。」

「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家人,求求你們了!」魯安娜突然變的瘋狂起來,跪在地上瞬間哭成了一個淚人。

「好了好了,別哭了別哭了。」葉修招呼毛靚,兩人一起出手,一左一右把魯安娜拽了起來。

葉修又說道:「我給喵蓮臘王妃打個電話,看看她能不能幫幫忙。」

九江主島,喵蓮臘母女呆在王宮,翻看著她們此行拍攝的照片。

正好翻到了麻瓜部落的照片,喵靈娜嘰嘰喳喳調笑道:「母妃你看,這個黑人大塊頭身體這麼壯實,他想做你的男朋友,你怎麼就殘酷的拒絕了他呢?」

「天吶,你這個小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喵蓮臘驚訝叱道:「你以後不要再亂說了,讓你父王聽到了,可就麻煩了!」

「怕什麼啊。」喵靈娜不以為然道:「母妃大人冰清玉潔,守身如玉,沒有做過任何不該做的事情,有什麼好擔心的!」

喵蓮臘又抓起另外一張照片攥在手中,這一張是葉修抱著喵靈娜的合影。

畫面上,葉修化裝成一個黝黑壯實的黑人漢子,光著膀子把喵靈娜抱在懷中。

葉修皮膚黝黑的像是木炭,而喵靈娜的皮膚確實白皙的跟玉石一樣,視覺衝擊效果非常驚人。

「娜娜。」喵蓮臘饒有興趣的問道:「葉修這麼醜陋,為什麼你還要和他抱得這麼親密呢?」

「還說我呢?」喵靈娜立刻反駁道:「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和他抱著?我……」

「你給我閉嘴!」喵蓮臘臉色漲紅,憤然喝到:「娜娜你不要胡說八道,不然你將會面臨嚴重的懲罰!」

喵靈娜吐了吐舌頭,立刻選擇了閉嘴。

王妃臉色有所緩和,喵靈娜小聲說道:「母妃,王宮裡面實在是太無聊了,我想出去找葉修,我要和他一起去南極看企鵝。」

「噢,天吶!」喵蓮臘捂著嘴巴驚呼道:「娜娜,你真是太瘋狂了,南極不適合人類生存,哪裡非常寒冷,也非常危險。」

「所以我想過去冒險啊!」 隱婚總裁 喵靈娜撅著嘴巴說道:「王宮實在是太小了,我討厭在這裡面坐牢!」

喵蓮臘搖頭回道:「娜娜,葉修現在犯了重罪,你和他的婚約很快就要解除,以後你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知道嗎?」

「母妃,你也認為葉修是壞人嗎?」喵靈娜盯著喵蓮臘,眼巴巴的說道:「葉修這最近的一個月,都是和咱們兩個人在一起,從懷孕時間上面判斷,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和魯安娜發生肢體關係的!」

「但是魯安娜腹中的孩子,的確是葉修的孩子!」喵蓮臘回道:「如果他們沒有一點兒關係的話,魯安娜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懷孕呢?」 「現代科技這麼發達,就算沒有男人,她一樣是可以懷孕的,說不定……」

「你不要說了!」喵蓮臘嚴厲訓斥道:「娜娜,男人之間的事情,我們最好不要多管!」

喵靈娜滿眼委屈,但還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

這時,喵蓮臘的手機突然響了,她頓時眉頭大皺。

王妃雖然有個手機,但是她這個手機幾乎是不用的,王妃和別人聯繫用的都是固定電話,別人和她聯繫也都是打座機的。

究竟是哪個傢伙,這麼不懂的規矩,打手機來了。

取出手機一看,喵蓮臘的一張俏臉頓時大變!

「喂,葉修你找我做什麼!」喵蓮臘語氣很冷。

現在葉修就是一個燙手山芋,誰粘上葉修誰倒霉。王妃也在竭力和葉修撇清關係。

「母妃……」

葉修一句話沒有說完,便被喵蓮臘打斷:「葉修,你是一個罪人,國王已經解除了你和娜娜的婚約,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孩子,我也不再是你的母親!」

這讓葉修很痛心,但是葉修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母妃大人,我會把這一件事情調查清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現在我想請你幫我做一件小事情。」

「我不會幫你的!」喵蓮臘冷冷的回道:「如果沒有事情的話,咱們的通話到此為止!」

說完,她也不等葉修回話,就把電話給強制掛了。態度非常堅決。

葉修鬱悶萬分,但人家電話都掛了,擺明了是要劃地絕交一刀兩斷,葉修也只能另外想別的辦法。

豈知,葉修剛把手機揣兜里,手機突然又響了。

這一次鈴聲提示的,不再是電話鈴聲,而是有人給發了一條信息。

取出來一看,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號碼的,但是內容預覽卻是讓葉修眼前一亮。

「孩子,我是你母親,有什麼事情你說吧,如果我可以幫到你的話,我會幫你的!」後面署名是「喵喵喵」。

喵蓮臘王妃在王室生活多年,對於王室的鐵血冷酷早已經是司空見慣。

現在葉修被「釘上了」必死重罪,想要保全自己就必須得和葉修劃清界限。不能夠有絲毫的交往。

打電話也不行,九江國的情報系統非常嚴密,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內,說不定喵蓮臘的電話波段都被情報部門監控了。

喵蓮臘和葉修如果有不正常聯絡的話,必然會引起情報部門的關注。

到時候再被人按上一個帽子,那就完蛋了,下場絕對比魯安娜還要慘。

葉修把自己要辦的事情,以簡訊形式發了過去。

對方做的這麼隱晦,葉修也沒有聲張,全程都用「母親」的稱呼,讓喵蓮臘幫忙保住魯安娜家人的命。

這事兒說大就大,說不大也不算大,現代社會畢竟不是古代。

就算九江國的社會結構仍是貴族專治,但律法方面還是相對公正的。

魯安娜和外族人員私通,那是她自己的問題,和她的家人沒有關係。

魯王子之前關押魯安娜家人的目的,無非是想用這些人脅迫魯安娜,讓魯安娜出來做偽證,指證葉修。

現在魯王子的目的已經完成,這傢伙現在正爽呢,可沒有功夫理會那一群無關緊要的人。

喵蓮臘答應幫助葉修保住魯安娜家人的安全,並囑託葉修一定要儘快查明白真相。

獲得喵蓮臘王妃承諾之後,魯安娜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一些。

到底是誰給她做的人工受孕,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不過魯安娜卻提供了另一條線索。

女人對於自己身體內的異樣,還是非常敏感的。

魯安娜昏迷那一次,時候魯安娜肯定有所記憶,昏迷的當天,帝國醫院的醫療專家忽圖狼,和他的助手麥琪倫雅在王子住所。

如果有人給魯安娜實施人工受孕的話,應該是這兩個人人。

「好!那我們就從這個糊塗浪身上下手。」毛靚自信滿滿道:「只要讓我找到這個傢伙,立刻就能讓他把知道的一切都給吐出來!」

「但願如此吧。」葉修卻是有些惆悵。

九江國是犯罪者的樂園,所以這個國家對於外來者的把控不是很嚴格。

葉修只需要稍稍改變一下自己的形象,身份,便可以輕鬆混入九江國。

當天,葉修便乘坐客機返回到了秀王國。

卡勒秀女王正在港口鬱悶呢!

秀王國的油井,經過幾個月的開發建設,已經建造完成了大半,很快就可以投入運營了。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葉修那邊兒出事了。

出事兒之後,葉修賬戶資金被凍結,剛開始卡勒秀還能夠勉強支撐,但這一凍結就凍了半個月,油井建設資金鏈嚴重斷裂,不得不暫時停工了。

卡勒秀愁眉不展之際,葉修卻大搖大擺的回到了她的面前。

「葉修,是你嗎?」卡勒秀站在海邊兒,看到船上跳下來的人影很熟悉,心頭為之一動。

「我的女王殿下,我這才離開幾天功夫,你就把我給忘了啊?」葉修苦笑著說道:「實在是對不住了,我現在有點兒麻煩,必須得有所改變才行。」

「油井開發已經沒有資金了,你快點兒想辦法籌集資金啊!」卡勒秀可沒有功夫和葉修廢話,她現在滿眼就只有錢了。

葉修攤手回道:「女王殿下,你先不要著急,我現在也沒有錢,我的錢全都被鎖了起來,我正在想辦法追回,你不要著急。」

卡勒秀還想繼續追討,毛靚出言喝道:「卡勒秀,我希望你冷靜一點兒,我們又不欠你的錢!你再敢對我老公無禮,我們將會考慮從秀王國徹底撤資!」

卡勒秀立刻選擇了閉嘴。這點兒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鄉村有座仙山 油井設施已經完成了一大半,現在荒廢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

必須得想辦法搞到錢,讓油井建設重新開工。

如果油井能夠重新開工的話,至少葉修的兜里也不會像現在這麼拮据。

葉修沒錢了,葉修的資金賬戶被凍結了,因為那個賬戶是在九江國開的。葉修想用的錢都還是毛老闆的。

毛靚問道:「葉修,你現在還想做油田啊?」

「暫時不做了,等想辦法搞到錢之後再說吧。」葉修無奈的搖了搖頭。

「想做的話就做吧!」毛靚說道,「資金不夠的話我可以給你弄來一點兒。

「你的資金不是也被凍結了嗎?」葉修問道,「你哪兒還有錢啊?」

「國內啊!」毛靚回應道:「大成集團就有我一半兒的資產,雖然大部分都變成了現金,但仍有20%左右的不動產,這都幾個月了,應該能攢下來一筆不菲的資金吧。」

把這茬兒給忘了,當初周大成和毛靚離婚,資產一分為二,一半兒資產給了,毛靚,另一半兒資產給了葉修,葉修手中那一份兒,當成是嫁妝轉贈給了王芬,等於是還給了周大成。

不過毛靚的那一份兒還在,不動資產毛靚也帶不走,所以資產並不在九江國的銀行,而這一筆資金的分紅收入,就足夠毛靚做很多事情了。

「好吧,那你立刻把這一筆錢拿過來,讓油井重新開工……」

葉修一句話沒有說完,便被毛靚打斷:「葉修,咱們兩個人現在都有了秀王國的戶籍,我想和你在秀王國登記結婚,並且舉辦婚禮!然後我所有的財產,就全都是你的了。」

「咱們兩個人結婚?」葉修意味深長的看了毛靚一眼,又問道:「那你打算怎麼安排欣欣?」

「你這個混賬!」毛靚臉色大變,「我的身體都被你強佔了,你還一天到晚想著周欣欣,你也太貪婪了吧,哼!」

「呵呵。」葉修尷尬回道,「靚姐,我當時也是迫不得已嘛。」

隨後葉修又說道:「好吧,結婚就結婚,雖然我是迫不得已而為之,但我畢竟是做了,做了的事情我就得承擔責任。」

「這還差不多!」毛靚點了點頭,語氣有所緩解,「你把我娶到手之後,欣欣也絕對跑不了,放心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葉修急忙辯解道,「我的意思是說……」

說到這兒,葉修自己都卡殼了。

「你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啊?」毛靚卻非得追問到底,「我的葉大俠,你的狼子野心我已經看清楚了,還需要解釋嗎?」

還解釋個毛線啊!

葉修坦然說道:「我就直說,你們兩個人我都喜歡,怎麼滴吧!」

「咯咯咯……」毛靚終於笑了,「這就對了嘛,敢想敢做才是真男人,敢作敢當才是好男人!我和欣欣都很欣賞你的哦。」

說道這兒,毛靚走上前,深處玉手拍了拍葉修的肩膀說道:「既然你是這麼想的,那就讓欣欣過來,你和她結婚好了,免得別人說我和小妮子搶男人。」

「那你怎麼辦?」雲嵐走過來詢問道,「難道說你們兩個人同時和他結婚?」

「不可以嗎?」毛靚反問道,「我們現在的戶籍全都移民到了秀王國,我們這樣做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那倒是。」雲嵐點了點頭。

當然,如果對方還讓自己覺得滿意,那麼接觸下去,也還是不錯的嘛。

Previous article

「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