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助理把報價單上的大致價格給問政芳一報問政芳就覺得心顫如落葉在秋風。

這個價格怎麼這麼貴啊。縱然他在娛樂圈賺了不少錢,網絡這個玩意,可真是花錢如流水啊。

“行了,辦吧。”問政芳權衡了利弊下定決心說。不得不說,閨政芳此人殺伐決斷行事向來小心謹慎,偏又果斷狠歷,縱橫娛樂圈多年不是沒有道理的。這次要不是被素素的外公用權壓了一把,沒有這麼容易趴下。問政芳心裏面知道這次有人在背後捅他刀子,這點從這麼多網絡公司不願意接他的單子就可以看出來了。而唐琪的天聖網絡他也有所耳聞過,天聖網絡是加有背景的公司,他自以爲瞭解天聖網絡自持背景,不懼人家有權有勢,因爲ta有的,他們也有,所以才敢接他的單子。就是一些錯誤的信息,配合他自己推測的想法,讓他加倍相信天聖網絡。

誠然,天聖網絡是有背景,可是,他們的背景和問政旁想象的背景又有所不司。

問政芳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只覺得自己多年經營的心血在離自己遠去,心痛欲絕。

“嗯,我已經和他們的董事長商討過來,唐董說願意幫我們打9.5折,“張助理這時不邀功,何時邀功啊,順便再說明了一下,他在金陵可沒有偷懶,而是認真在工作的。

“5折?”問政芳雖然覺得折扣力度太小,網絡這個行業的暴利是難以想象的,可是他又想不出其他辦法,就是人家不給他打折,他都只能找這家了,9.5折還讓他心裏面安慰了些。他讚許:“行啊,辛苦你了。”

被老闆誇獎的張助理樂雀地很:“不辛苦不辛苦,我纔剛吃完午飯,現在就上去和他們談一下。”

“嗯,合司儘早簽下來,然後叫他們把事情給辦了吧。”問政芳吩咐完,就掛了電話,一看時間,己經晚上7點了,張助理真認真啊!

大肚王 張助理興高采烈地買了單,走進辦公大樓,卻只見鐵將軍把門,一看時間,19:02分,難怪剛剛飯店裏面的人這麼多,還有人用憤恨的眼神瞪他。原來已經是飯點了,他明明吃完了還坐着看資料打電話!

又晚了! 穆井橙愣了一下,隨即答道,“好!”

可她心裏卻在想,自己跟樑雪鷗的關係有這麼好嗎?

她不但準備了禮物給自己,而且還要自己跟她一起去拿?

而且,爲什麼她在樑雪鷗剛剛的目光裏,竟有一種姐妹情深的感覺呢?

是自己的錯覺,還是樑雪鷗真的視自己如姐妹,完全發自內心呢?

可前任和現任姐妹情深?

這個她是真的有點兒想不通的。

除非樑雪鷗已經完全的放下了過去。

可一種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樑雪鷗不但沒有放下過去,她甚至對區少辰還有些念念不忘

尤其是在穆井橙看到區洪峯之後,便更加覺得,他們的夫妻關係並不和睦。相反,樑雪鷗在區少辰身邊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也更加小女人一些。

所以她給自己禮物並非自願,而是想在區少辰面前討好自己?

穆井橙想到這裏的時候,目光不由轉頭看向了區少辰。

這個時候的他,正跟區洪峯相對而坐,一邊喝着功夫茶,一邊聊着一些公司的事情。

從他的目光裏,穆井橙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異樣。

難道這一切真的只是樑雪鷗的一廂情願?

還是自己想多了?


正在這時,門口傳來異響,穆井橙轉頭看去,琪琪推門而入,“叔叔,嬸嬸好”

“琪琪,新年好!”穆井橙看見琪琪,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不知道爲什麼,雖然她跟琪琪的接觸很少,而且對她媽媽的態度有所保留,但卻很喜歡這個小女孩兒,所以在來的時候,還專門爲她準備了禮物,“這是送你的新年禮物,看看喜歡嗎?”

“哇,迪斯尼的長髮公主裙?”琪琪看着穆井橙的禮物,雙眼冒着亮光,“我喜歡!謝謝嬸嬸”

“不客氣”穆井橙欣慰的笑着。

事實上,她原本是想送琪琪學習用具的,可後來想了想,每個女孩兒都有一個公主夢,而且自從上次見到琪琪之後,她就覺得這個裙子特別適合她,所以就買了來做禮物,沒想到琪琪竟很喜歡。

“小澤,我們去玩兒吧!”琪琪拿着禮物,開心的跑到小澤身邊,牽着他的小手向外面跑去。

“琪琪,別亂跑,外面冷”區洪峯看到女兒,臉上不自覺的掛着笑容。

“知道了”琪琪的聲音伴隨着一股冷空氣消失了。

穆井橙望着窗外的兩個孩子,脣角微微的揚着,隨即轉頭看向區少辰,“我去陪他們玩兒。”

說完,便向門口走了去。

“注意安全!”區少辰有些擔心的看着她。

“知道了!”穆井橙頭也不回的衝了出去,只怕晚一步,便會被那兩個孩子拋棄一般。

與此同時,所謂去廚房裏看一下進度的樑雪鷗,此刻正拿着手機,給另外一個人發着短信,“除夕之夜,想不想跟你喜歡的人共度良宵?”

而她的目光,也正盯着院子裏,跟孩子們玩成一團的女人。

看着她臉上帶着毫無瑕疵的笑容,樑雪鷗的脣角卻冷冷的扯了一下。

過了今天你或許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很快,手機有了迴音。

低下頭來,不出意料,果真是南宮耀的信息。

可是卻只有一個簡短的問號。

樑雪鷗知道,他並非不懂,而是不明白自己是什麼意思。

於是,爲了更明確的告訴他自己的用意,樑雪鷗警覺的看了一眼四周,確認沒問題之後,便直接撥通了南宮耀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南宮耀的聲音迫不及待的傳了出來,“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不是很明確嗎?”樑雪鷗的聲音裏帶着些許嘲諷,“跟你喜歡的人共度良宵!你該不會看不懂吧?”

“我喜歡的人?是誰?”南宮耀謹慎的問着,雖然心裏想的是穆井橙,可是卻死都不敢相信,也不可能相信。

她被區少辰保護的那麼好,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

“誰?難不成是我嗎?”樑雪鷗嘲諷的笑了笑,“如果你真這麼認爲的話,我倒不介意”

電話裏沉默了片刻,聲音卻不由變的低沉了下來,“樑雪鷗,我沒時間跟你浪費!”

“呵!”樑雪鷗冷笑一聲,望着穆井橙的目光慢慢變的陰冷了起來,“你就這麼厭惡我?”

南宮耀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雙眼微眯的望着窗外,今天是除夕節,他最孤單的日子,而這個女人卻跟自己開這樣的玩笑,他並不喜歡,甚至確實厭惡。

但因爲她對自己依然有利用價值,所以他只能暫時忍了下來。

“樑雪鷗,你知道我不喜歡這樣的玩笑!”南宮耀的聲音冷冷的,一個人的冬天格外的冷,尤其是在今天。

他能想象的到,穆井橙和區少辰一家三口開心幸福過年的樣子,而他卻像個孤寡老人般,煎熬的度過漫長的每一分每一秒。

這樣的他,心裏又怎麼可能會好受?

“這不是玩笑!”樑雪鷗神色沉澱了下來,目光依然望着不遠處,院子裏的那個女人,看着她跟自己的女兒以及她的兒子玩的那麼開心,她心裏的那份嫉妒之火,便不自覺更加旺盛了,“她現在就在我這兒”

“你在哪兒?”南宮耀原本渙散的目光不由變的集中了起來。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裏,若是能見上穆井橙一眼,哪怕是一眼,他都心滿意足了,所以一時之間,他竟不由的興奮了起來。

“大過年的,我還能在哪兒?當然是在家了!”樑雪鷗聽出他聲音裏的變化,心裏涼涼的,脣角卻不由微微的揚了起來,“不過很慶幸的是,你的橙橙也在這兒。她忘了過去的恩怨之後,對我也不加提防,所以你不覺得,今天是個好機會嗎?”

南宮耀雙眼微眯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她一個人?”

萌妻女神:霸道狂少放肆 “怎麼可能?”樑雪鷗突然笑了出來,“大過年的,區少辰怎麼可能放她一個人出來?更何況,她對我不提防了,並不代表區少辰不會。” 眼下找到了蘇貴妃突然臥病不起的原因,南宮彥的心情更糟了,顯然是有人經過精心算計想要謀害蘇貴妃,想想他每夜也睡在同一張牀榻上,不禁心有餘悸。

“姜太醫,現在知道了病因,總有辦法可想了吧!”皇甫羽晴的眸光淡瞥向一旁的太醫:“據我所知,紅糖是吸引水蛭的好法子,至於如何滅了它們,這個就不用我來教你了吧!”

“是是是,老臣明白。”姜太醫也暗暗鬆了一口長氣,雖然蘇貴妃目前的身體很弱,可只要找到了病根,這就好辦了。

南宮彥的眸光不禁投望向牀塌上的另一枕頭,僅僅一個眼神,牀邊的丫鬟就已經伸手取下了那只枕頭,交給帳幔外的侍衛撕了個粉碎,不想這只枕頭竟是乾乾淨淨的,看來那幕後兇手倒是很清楚漫花宮內的細節,就連南宮彥睡的是哪只枕頭都知道。

“這件事情到底是誰做的?最好是現在就乖乖地出來承認,如果讓朕查出來,你們應該知道是什麼下場!”南宮彥狹眸半眯,冷掃一眼寢宮內的婢女們,聲音透着恐嚇。

婢女們眼睜睜的望着外面地上蠕動的水蛭,個個都被嚇得不清,嗵嗵嗵全都跪了下來:“奴婢們是冤枉的,請皇上明察。”

“父皇,事情已經查到了這一步,臣妾懇請父皇就讓我順着查下去,一日之內必定會給父皇一個滿意的答覆。”皇甫羽晴主動上前,提出了這個請求,既然已經着手進入,她就想一查到底,看看幕後黑手究竟出於什麼目的,如果單純只是想害蘇貴妃,爲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下手?仔細想想這一點似乎說不過去,沒有邏輯性。

南宮彥深邃的眸光凝望向女人,眸底劃過一抹異光,低垂眼斂稍沉思數秒後,堅定的點頭應了下來:“好,朕就把這個案子交給你!若是查出兇手,朕定重重賞你!”

皇甫羽晴脣角微勾,笑而未答,眸光緩緩凝望向屋裏的丫鬟們,清冷出聲:“十日內,只要進出過寢宮的人,全都帶到偏殿來見我……”

“是,平南王妃。”

…………素素華麗分割線…………

漫花宮偏殿內,皇甫羽晴冷冽的聲音在空曠在殿內響起:“所有人都帶齊了嗎?確定這十日內除了這些人,就沒有其他人進出過蘇貴妃的寢宮嗎?!”

“人都到齊了,這些全都是蘇貴妃寢宮裏侍候的丫鬟!”侍衛恭敬的應道。

坐在一旁觀審的南宮龍澤眸底劃過一抹饒有興趣的精光,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倒還真有兩把刷子,剛纔進去那麼一會兒便將太醫們感到棘手的病因都弄清楚了,現在審訊丫鬟的模樣還真有點兒開堂審訊的氣勢。

“哪一個是離月?”皇甫羽晴清冷的水眸在人羣裏來回穿梭。

“離月姐姐?她……她不是蘇貴妃寢宮裏的人,她是負責修剪打理園子裏花草的丫鬟,她是不可能進貴妃娘娘屋子的。”之前在寢宮裏說過話的那個丫鬟驚詫的擡起頭來,不明白皇甫羽晴怎麼會突然提到離月的名字。

“不可能進貴妃娘娘的屋子,並不等於不會進去。把離月帶過來……”皇甫羽晴淡瞥了一眼那個說話的丫頭,冷冽的眸光不禁讓那個小丫頭嚇得低垂下腦袋,不敢再吱聲。

下病顯了現。南宮龍澤眸光微怔,不明白這女人怎麼突然讓帶一個打掃院子的丫鬟過來,貴妃娘娘寢宮裏的這麼多丫鬟站在這裏她不查,反倒要帶一個不相干的丫鬟過來。

別說南宮龍澤看不明白,站在底下的十幾個丫鬟也看不明白,明明是她們侍候着出了事兒,怎麼會叫一個不相干的丫鬟來?不過這個時候人人自危,小丫鬟們個個都嚇得身子微顫,要知道這可是關係着生死的審訊,誰也擔心噩運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沒一會兒,離月便被帶了過來,皇甫羽晴一雙冷眸上下打量着她,雖然還未言語,但是女人眸光帶來的無形壓力讓離月變得不安起來,雖然她面色鎮定,可是緊纏的十指已經透露了她內心的緊張。

“你就是離月?平日裏除了打理庭院裏的花花草草,都還做些什麼事兒?”

就在離月快要受不了皇甫羽晴冰冷的逼視時,她淡漠清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回平南王妃的話,奴婢平日裏除了打理園子裏花花草草,就……就沒有其它事兒了。”離月低垂眼斂,不敢直視皇甫羽晴的眼睛。

“看來在漫花宮當丫鬟倒是挺輕閒的,趕明兒若是閒了,有空幫着去給華雲宮的花花草草也修剪打理一下。”皇甫羽晴的語速突然慢了下來,顯出幾分慵懶之意,聲音也變得輕柔起來。

衆人面面相覷,平南王妃這是在審訊麼?南宮龍澤瞳仁深處的趣意倒是越來越濃。

“是,是,奴婢馬上就去華雲宮幫着打理花草。”離月眸底閃這一抹精光,一邊說,正好借機會脫身似的,匆匆行禮便欲退去。

“哎!等等--”皇甫羽晴觀察到此刻,已經大致能夠猜到幾分了,看來這個離月確實有問題,從她的舉止行徑不難看出,此刻她心裏是慌慌的。

“就算是去,也不急在這一時,本妃還有一件事情想請教。”皇甫羽晴不疾不緩的淡淡道,整個注意力似都落在了離月的身上,底下站着的十幾個丫鬟,此刻反倒被忽略了。

“王妃請說。”離月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堂堂王妃對她說話竟如此客氣,感覺像在做夢。

“本妃近日夜裏時常失眠,不知你有沒有什麼好法子?”皇甫羽晴漫不經心的淡淡問道。

“奴婢只是個修剪草木的丫鬟,哪裏懂得這些……”離月先是一怔,連連擺手道。

“咦?!本妃剛剛才聽說,蘇貴妃失眠難安,是你送去的檀香,難不成這事兒是假的?”皇甫羽晴佯裝疑惑的側眸睨向人羣裏的那個小丫鬟,那話就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

離月這會兒有些傻了眼,不過再反應過來趕緊道:“平南王妃這麼一提醒,奴婢倒是真想起來了,不過檀香能夠安神奴婢也是聽人說的,蘇貴妃是婢女的主子,聽說她睡寢難安,奴婢還是特意去向人求來的那幾隻上好檀香。”

“從哪裏求來的?”皇甫羽晴突然變臉,眸光瞬間恢復到冷冽漠然,讓剛剛才放鬆下來一點兒的離月頓時身子緊繃,整個人陷入到緊張裏。

“是……是從奴婢姐姐那兒!”離月的聲音小的幾乎只有她自己能夠聽見。

“來人,把她的姐姐也帶來見本妃。”皇甫羽晴脣角勾起一抹邪魅冷意,既是一條藤,那就只能順着摸下去了,不知會摸出什麼樣的大人物來。

“不不不,這一切都不關我姐姐的事兒,檀香是我自個兒偷來的。”離月脫口而出,眸底閃過一抹悔意,恨自己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把姐姐牽扯了進來。1bo4t。

“好一個忠心的奴婢,爲了主子竟然不惜去偷東西,本妃只是奇怪,這樣幾株檀香用得着去偷嗎?只要去總管府說是蘇貴妃宮裏要用,宮人恐怕送之不及。”皇甫羽晴輕蔑的冷哼一聲,冷冷道:“這個本妃已經問過太醫了,檀香有驅使水蛭活躍的功效,恐怕你這麼做的目的是另有用心吧!”

“奴婢聽不懂王妃在說什麼。”離月連連擺頭,卻是不敢正視皇甫羽晴的眼晴。

“而你之所以不去總務府拿這個的目的,是不想讓人查到記載,若是蘇貴妃真的死了,一旦再追究起死因,也不會讓人聯想到水蛭上面來。是嗎?”皇甫羽晴的聲音越來越凌厲,思路異樣清晰,坐在一旁觀審的男人也不禁對她刮目相看。

“不,平南王妃不要冤枉奴婢,奴婢可是從來都沒有進過蘇貴妃的房間,又怎麼可能加害於她?蘇貴妃是奴婢的主子,奴婢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

“你當然沒有進過蘇貴妃的房間,因爲你在房間裏還有一個幫兇。”皇甫羽晴莞爾一笑,接着將眸光移落向那一羣丫鬟,她這一句話頓時引起一片譁然,原本以爲已經逃過一劫的丫鬟們,又被嚇得面若土灰,個個都連連擺手搖頭。

皇甫羽晴的眸光緩緩落到之前在寢宮裏反應一直慢一拍的那個丫鬟,當她說要請太醫來時,那個丫鬟當時的反應是木納的,只有之前那個說話的小丫頭是拔腿就跑,這才應該是一個奴婢的本能反應。

而且,在皇甫羽晴問起檀香時,那個丫鬟的眼神閃過一抹異色,同樣沒有應答,也是旁邊的那個小丫頭回答的,從種種行跡表明,那個丫鬟十分可疑。

“你……和離月留下來!其餘人都退下去。” 太平旖夢 皇甫羽晴爲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雲淡風輕的揮揮手,示意其它丫鬟都先退下去。

被她點到的秋紅眸底劃過一抹不能置信神色,在這個時候被皇甫羽晴點名顯然不是個好兆頭,可是她卻始終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裏露出了馬腳。

ps:還差三千,感覺好無力呀,神來救救我吧! 她的脣軟軟綿綿,溫溫暖暖,讓他不忍離去。

一如每一次的親吻,她越是掙扎,他就越是強硬。

他霸道的,帶着情-欲的吻遍及她的敏-感地帶,他頗有耐心的愛-撫引導,只是想取悅她。

強有力的懷抱,溼-熱的吻很快令洛星辰失去了最後的一絲反抗,最後整個沉溺在他翻攪起來的足以將她淹沒的浪潮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洛星辰醒了過來,男人有力的手臂橫在了她的胸-前。

她的身體被他壓住了一大半,難怪整晚都能感覺到一種沉沉的壓力。

“醒了?”

耳畔,忽然響起了靳澤明迷人低沉的磁性嗓音。

跟着他的脣慢慢下滑,停在了她白皙柔嫩的頸間,撩人的熱氣,讓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她想躲開,身體卻被他緊緊困在了懷裏。

“別亂動,很危險。”好一會,他極力壓抑下心底想狠狠要她的念頭,啞聲說道。

果然,洛星辰不敢動了,乖乖躺在了他的懷裏。

他的胸膛堅實強健,身上有一股好聞的味道,是那種高雅沉穩的淡淡的菸草夾雜着木香。

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難道沒有愛的強迫交易,也會產生欲嗎?

這跟動物有什麼區別?

她覺得羞恥到了極點,蜷縮起身體,雙手緊緊揪住被單。

過了一會,牀頭微微顫動,身上的那股壓力瞬間消失了。

又過了一會,一雙有力的手臂將她整個抱起,她的頭一陣暈眩。

總統套房的按摩浴缸大得就像是一個小心游泳池,靳澤明小心地將她放了進去。

滿缸冒着熱氣,灑了精油的溫水沒過了她的身體,沖淡了她一身的痠軟疲憊。

他坐在浴缸邊上,往她圓潤的肩頭上澆了些水,然後自己也跨進了浴缸。

洛星辰嚇得向旁躲閃,水花四濺。

“知道怕了?”他的眸光接觸到了她肌膚上的那些魅人的紅痕,眸色暗了暗。

他用指腹輕輕觸摸她頸間的紅痕,聲音暗啞的問,“疼嗎?”

洛星辰擡起頭,用紅腫的雙眼盯着他,一言不發。

疼不在肌膚上,而是在心裏。

“好的,白小姐。”僕傭匆匆離開了。

Previous article

黑夜漆黑無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