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邢伯眯著眼睛看著周剛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因為他知道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周剛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此時他的腦子裡面一直都想自己到底要如何對付周剛。

「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周剛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邢伯的位置沖了過去,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再次奔著邢伯的臉上砸了過去。

邢伯本能的躲過了這一拳,但是周剛依舊沒有放棄,揮舞著自己的拳頭一拳接著一拳就宛如狂風驟雨一般奔著邢伯的身體上面打去,周剛的出手速度還是非常驚人的,壓根就不給邢伯任何反應的機會。

在場那麼多的觀眾誰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邢伯在這個周剛的面前竟然絲毫沒有還手的機會。

邢伯現在也只能夠不停的躲避周剛的攻擊,暗暗的尋找著周剛的破綻反擊回去。

蔣薇薇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美眸當中布滿了緊張跟驚訝,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如果邢伯要是真的輸在了這個周剛的手中那事情可能就有些麻煩了。

武成風扭頭看了蔣薇薇一眼,然後笑呵呵的說道:「蔣小姐,怎麼樣?這個周剛是不是很厲害啊?」

蔣薇薇淡淡看了武成風一眼,沒有說話,他現在壓根就沒有心情去搭理這個武成風,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邢伯到底能不能贏。

武成風看見蔣薇薇沒有說話以後,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輕聲說道:「我跟你們說啊,周剛是我從東南亞那邊找過來,周師傅雖然在國內沒有什麼名氣,但是在東南亞那邊早就已經無敵了,根本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所以今天那個什麼邢伯是不可能贏得了周師傅的!」

眾人在聽到武成風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一樣的目光,因為他們知道看來現在的武家並不是那麼好惹的啊!

蔣薇薇看著擂台上面的邢伯,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難看,因為此時她也能夠感覺出來邢伯可能真的不是這個周剛的對手了。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現在蔣薇薇已經不去想邢伯跟周剛的勝負結果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身邊最厲害的高手就是這個邢伯了,如果現在邢伯真的輸給了周剛,那接下來擂台賽自己所在的蔣家豈不是成為了別人眼中的肥肉,估計到時候只要是之前跟蔣家有過一點小矛盾的人應該都會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羞辱一下蔣家!

趙楚然此時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緊張,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你覺得邢伯今天能打得過那個人嗎?」

「不能……」

陳天想都不想直接搖了搖頭。

「你小子在這裡胡說什麼呢啊?邢伯可是非常厲害的武道高手,他怎麼可能不是那個人的對手呢?現在邢伯只不過就是找不到反擊的機會而已,一旦要是讓邢伯找到了反擊的機會,邢伯肯定會一拳把這個人打趴下的!」 替嫁小妻:陸少在線撒狗糧 唐晨瞪著眼睛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這個人的速度很快,邢伯根本不可能找到反擊的機會,而且現在邢伯的體力已經被消耗掉了一大半,估計一會只要露出破綻,就會直接輸掉!」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不是,你這個人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啊?都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幫著別人說話呢?」

徐冰冰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是啊,你這個時候不向著薇薇姐的人說話,你竟然向著別人說話,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孫曼也跟著喊了一聲。

「比試靠的就是個人的實力,不是我向著誰說話誰就能贏的!」

陳天淡淡說道。

「你……」

孫曼看著陳天張嘴似乎還想要反駁。

「你們不要吵了,陳天剛才說的那些話沒錯,邢伯真的不是這個周剛的對手!」就在這個時候,蔣薇薇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了一聲。

眾人在聽到了蔣薇薇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解。

「這個周剛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是我站在他的面子,我可能連一拳都接不下來,邢伯能夠堅持這麼長時間,也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虎也輕聲說道。

眾人聽到這句話以後紛紛抬起頭看向了李虎的位置。

就在眾人說話的這個時候,周剛跟邢伯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邢伯原本是打算找到周剛的破綻然後在進行反擊的,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周剛的拳法非常快,而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破綻可言,相反自己的耐力正在隨著時間下降,而且此時他身體的反應速度明顯已經在下降了。

「老頭子,你輸了!」

就在這個時候周剛突然開口沖著邢伯喊了一聲。

邢伯在聽到這句話以後猛然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周剛,然後心中大呼不好,剛才周剛的這句話明顯就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就在邢伯剛剛一抬頭的這一瞬間。

周剛舉起自己的拳頭直接奔著邢伯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邢伯的身體就好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瞬間便倒飛了出去。

「轟!」

邢伯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上面,他本能的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無奈剛才周剛的這一拳直接把邢伯的肋骨給打斷了,如果不是周剛手下留情的話,剛才這一拳周剛說不定能夠直接打穿邢伯的身體。

「老頭子,我不想殺你,你還是快點認輸吧!」

周剛面無表情的沖著邢伯喊道。

「認輸?」

邢伯聽到這句話以後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我還不知道認輸這兩個字到底怎麼寫!」

說完這句話以後邢伯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這個人已經堅持不住了,如果繼續打下去只能夠去送死,讓他認輸吧!」

陳天站在蔣薇薇的身後,面無表情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

蔣薇薇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本能的愣了一下,隨即連忙站起身高聲喊道:「我們認輸了!」

「刷!」

造化之王 邢伯聽到蔣薇薇的這句話連忙扭頭看向了蔣薇薇,然後扯著嗓子喊道:「小姐,我還沒輸……」

「噗嗤!」

邢伯的這句話才剛剛說完,他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臉色看上去也非常的蒼白。

「我們認輸了,不要繼續打下去了!」

蔣薇薇表情十分認真的沖著裁判喊道。

「……」

裁判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直接高聲喊道:「這一場比試的勝者是周剛!」

周剛聽到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直接轉身回到了武成風的身邊。

而邢伯站在原地沉默了兩秒鐘,低聲說道:「老了啊,這次是真的老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邢伯緩緩的走回到了蔣薇薇的身邊,然後輕聲沖著蔣薇薇說道:「小姐,不好意思,剛才在上面給您丟人了!」

「邢伯,你的身體沒有什麼事情吧?」

蔣薇薇現在根本就不關心勝負,她只關心邢伯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

「小姐,你放心吧,我這把老骨頭還算是結實,一時半會可能死不了……」

邢伯看著蔣薇薇淡淡一笑。

而蔣薇薇聽到邢伯的這句話也算是長長的出了口氣,現在只要邢伯的身體沒有什麼大問題就行了。

「蔣小姐,怎麼樣,我找來的這個周師傅是不是很厲害啊?」

就在這個時候武成風扭頭沖著蔣薇薇笑了笑,表情十分得意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蔣薇薇咬著牙看著武成風沒有說話。

「蔣小姐,你是第一次參加風雲會,有些規矩你可能不知道,一旦要是在擂台賽上面輸了,需要給對方支付兩千萬,這筆錢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啊?」

武成風笑呵呵的沖著蔣薇薇問道。

蔣薇薇在聽到武成風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蔣小姐,確實有這樣的規矩!」

就在這個時候邢伯突然開口沖著蔣薇薇說道。

「呼……」

蔣薇薇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扭頭沖著武成風問道:「你覺得這筆錢我怎麼給你合適?」

「還是支票吧,支票簡單點!」

武成風一邊說話一邊沖著自己身後的保鏢揮了揮手。

保鏢連忙拿出了一張支票遞到了蔣薇薇的面前。

蔣薇薇看著自己面前的支票猶豫了兩秒鐘,她知道既然邢伯都已經承認有這件事了,那這件事肯定是真的,所以她最後還是選擇在支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當武成風看見蔣薇薇簽好了支票以後,露出了一個非常開心的笑容。

而唐晨等人站在蔣薇薇的身後表情非常不可思議,他們沒想到兩千萬竟然就這樣沒了。 尚水鎮。

徐冰冰孫曼等人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蔣薇薇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她們萬萬沒想到今天晚上的這個擂台賽竟然如此的殘酷。

先不說能夠站在擂台上面的那些選手到底有多厲害,光是輸一場就要給贏的人兩千萬,這一件事就已經深深的震撼到了她們。

那可是整整兩千萬啊!

僅僅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這麼沒了,這要是換個普通人估計當場可能就直接氣的昏厥過去了。

我的蠻荒部落 雖然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富二代,但是他們還沒有有錢到可以不把兩千萬放在眼裡。

唐晨面無表情的看著蔣薇薇的位置,雖然他臉上沒有表現出來什麼,但是心裏面還是非常震撼的,因為他現在終於明白了自己跟蔣薇薇之間的差距。

蔣薇薇在剛才簽支票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情緒的變化,如果同樣的情況換成是唐晨,唐晨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蔣薇薇這麼淡定。

「薇薇姐,這兩千萬真的就白白給他們了嗎?」

趙楚然猶豫了一下,低聲沖著蔣薇薇問道。

「要不然還能怎麼樣?」

蔣薇薇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語氣無奈的回了一句。

趙楚然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

而徐冰冰孫曼兩人也是一臉的震驚。

剛才徐冰冰孫曼等人跟著李虎贏了差不多能有一百多萬,這些人就已經開心的不行了,但是此時跟蔣薇薇輸的這兩千萬比起來,那簡直就太不值得一提了。

而蔣薇薇此時臉上的表情還算是平靜,畢竟她今天可是代表著蔣家出場的,如果就因為這兩千萬就產生什麼情緒上面的變化,那豈不是讓在場的這些人全部都看了笑話。

李虎眯著眼睛看著蔣薇薇的位置,心中非常的震驚,此時此刻他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跟蔣薇薇之間的差距,因為這樣的事情如果要是換成自己,李虎可能早就已經受不了了,那可是整整兩千萬啊!

全球緝捕:帝少的萌萌妻 趙亮站在蔣薇薇的身後,心裏面也是非常的羨慕嫉妒,輸了兩千萬還能如此冷靜,這也就是蔣薇薇所在的蔣家能夠做到,這要是換一個稍微差一點的小家族,估計早就已經崩潰了。

蔣薇薇現在並不心疼自己剛剛輸的著兩千萬,畢竟蔣家在西寧省這邊成名多年,兩千萬對於蔣家人來說不少但是也不多,輸了也就輸了。

蔣薇薇現在最擔心的事情是,接下來的擂台賽他們蔣家應該怎麼辦?

剛才邢伯在跟周剛的戰鬥當中身負重傷,雖然是撿回了一條命,但是如果沒有一兩個月的休息那絕對不可能恢復過來。

而此時跟在蔣薇薇身邊的這些人當中,最厲害的就是邢伯了,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築基境的保鏢,的家族清楚邢伯現在肯定是沒有辦法繼續上場了,那他們肯定會把蔣家當成是軟柿子。

如果但凡是個家族都出來挑戰蔣家的話,那蔣家今天輸的可能就不是兩千萬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邢伯,要不然咱們現在就走吧!」

蔣薇薇不想繼續留在這裡等著別人的挑戰,小聲沖著邢伯說道。

「小姐,現在咱們還不能走!」

邢伯低聲回了一句。

「為什麼?咱們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上台了,為什麼不能走?」

蔣薇薇皺著眉頭語氣十分不解的問道。

「小姐,您可能不知道擂台賽的規矩,但凡是參加擂台賽的大家族,無論輸的多慘,中間都不可以提前離開,一旦要是提前離開了,那就會讓別的家族覺得咱們蔣家輸不起了,日後也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所以今天咱們只能咬著牙待在這裡!」

邢伯低聲沖著蔣薇薇說道。

蔣薇薇在聽到邢伯的這句話以後瞬間就傻眼了,咬著嘴唇說道:「可是邢伯如果還有人挑戰咱們怎麼辦啊?咱們難道就只能這麼一直輸下去?」

「現在看來也只能這樣了,輸點錢也要比把咱們蔣家的人丟光了強啊!」邢伯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都怪老夫不爭氣,我原本是打算在剛才跟周剛的比試中獲勝,這樣的話的家族應該也就沒有膽子挑戰咱們了,但是我沒想到這個周剛的身手竟然如此的恐怖,不僅沒贏,竟然還受了重傷……」

「邢伯,這件事不怪你,今天本來應該是我哥出戰的,如果我哥在這裡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囂張,只是可惜我哥今天沒有過來……」

蔣薇薇低聲安慰了邢伯一句。

「希望這些家族的人看在咱們蔣家的面子上少挑戰咱們幾次吧!」

邢伯輕輕的嘆了口氣,語氣無奈的說道。

「……」

蔣薇薇皺著眉頭沒有說話。

徐冰冰孫曼李陽等人在聽到了蔣薇薇跟邢伯的對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心裏面非常的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知道邢伯的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明明知道他們繼續留在這裡還會繼續輸錢,他們也不能走,只能在這裡等著。

「剛才輸了一場就是兩千萬,如果要是繼續輸下去那得多少錢啊?」

徐冰冰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

「是啊,一把兩千萬,要是一直輸下去,那豈不是得說好幾億?」

孫曼連忙跟著說道。

唐晨面無表情的站在蔣薇薇的身後,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難看,因為他們唐家跟蔣家之間一直都有合作的,如果今天蔣家在這裡真的輸了很多錢,對他們唐家可能也會有影響的。

「第一場比試實在是太精彩了,接下來第二場比試有沒有哪個家族的武者主動上台呢?」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拿著話筒走上了舞台笑呵呵的沖著眾人喊道。

「我來!」

一個光頭大漢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然後直接跳到了擂台上面。

眾人看見這個光頭上台以後瞬間便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因為這個光頭大漢在西寧省這邊還是非常出名的一個武者的。

光頭壯漢出身於孫家,境界是脫凡境大成,因為一直留著光頭,所以認識他的人都喜歡喊一聲孫光頭。

而這個孫光頭雖然境界不是很高,但是出手相當的狠辣,基本上落在他手中的武者最後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場內的那些觀眾花了那麼多錢,就是想要看一看孫光頭這樣的武者出手,所以當孫光頭出場以後場內的這些觀眾才會如此的激動。

「原來是孫家的孫師傅,不知道孫師傅您這次想要挑戰的家族是哪一家呢?」

主持人看見光頭大漢以後淡淡一笑,輕聲問道。

孫光頭在聽到主持人的這句話以後,環視在場的所有家族的代表。

但是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輕鬆,因為他們心裏面清楚孫光頭這次是奔著誰來的,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緊張。

蔣薇薇看著擂台上面的這個孫師傅,眼神異常的緊張,因為她知道孫家跟蔣家之前也有過一點矛盾,孫家家主的兒子當年被蔣薇薇的哥哥打斷了腿,現在還只能坐在輪椅上面,但是因為孫家的實力本身是遠遠不及蔣家的,所以孫家人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而今天正好就是孫家報仇的一個好機會。

要知道,這一次的擂台賽是雲家人舉辦的。

「當然喜歡,」他很快回答,「這個世上,我最喜歡的就是你。」

Previous article

還是說唐小芯看上她兒子了,為了兩人婚姻特地做出了忍讓?表面上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