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的,白小姐。”僕傭匆匆離開了。

抱着star剛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得到消息的貝蒂匆匆趕過來,“白小姐,少爺怎麼了?來,讓我來照顧少爺吧!你的身體還沒恢復好。”

“沒事,我可以的。”洛星辰扭頭問,“貝蒂,有溫度計嗎?你去拿過來,我先給star量量體溫。”

“有,我這就去拿。”貝蒂去了浴室。

“star,現在怎麼樣了?”洛星辰輕輕撫摸着孩子稚嫩發燙的面頰,心疼的問。

star覺得渾身發熱,發悶,頭重腳輕的很不舒服。

“阿姨,我難受……我想媽咪……”star閉上了眼睛。

聽到孩子提及了方芸芸,洛星辰心裏也跟着有些難受了,眼眶莫名的發燙。 我要追你。

聽到這四個字,謝千凝更呆了,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說要追她的男人,對他充滿了懷疑。

初次見面,他就很嚴肅且極爲冷漠的跟她說:我沒允許之前,不準碰我,那樣子簡直拽得上天,拒她於千里之外,還有之後的幾次不期相遇,他對她的態度可以說比陌生人還要陌生,甚至是討厭她。

之前的重重,讓她現在一點都不相信他說的話。

追她,恐怕是別有目的吧。

“瘋先生,你要玩把戲,那恕我不奉陪,不再見。”謝千凝掀開被子,下了**,打算離開。

可是兩腳剛點地,胃部忽然痛了起來,讓她忍不住用手捂着肚子,坐了回去,鄒着眉頭,死死的忍着。

從昨天到現在,她什麼都沒吃,不胃痛才怪。

封啓澤將早餐遞到她面前,以命令的語氣說道:“把早餐吃了。”

她擡起頭,不服的說道:“你叫我吃我就吃,那我多沒面子。”

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就算是受罪,她也不想領他的情。

“你這是在跟自己的胃過不去嗎?”他嚴厲的訓斥,滿臉的不悅,似乎在生氣。

他的反應,讓她覺得很奇怪,是她胃痛,又不是他胃痛,他氣什麼呀?

這人還真是有毛病,明明說過不喜歡多管閒事,卻還要管她的閒事,無聊。

“我的事,不要你管。”

“我說過,從現在開始,你的一切我說了算。”他霸道的說完,然後動手把袋子裏的早餐拿出來,將牛奶打開,放到她面前,再一次命令她:“你必須得吃。”

“我爲什麼必須得吃?”

“如果你不想胃更痛的話,那就乖乖聽話,有胃病的人,還怎麼不注意飲食,難道你有自虐症嗎?把早餐吃了,然後我送你回去。”

“你,你怎麼知道我有胃病?”謝千凝很震驚,瞪大眼睛看着他,又傻了。

沒人知道她有胃病,這個和她認識沒幾天的男人,怎麼知道?

活見鬼了。

“我已經讓醫生給你做了全身檢查,你身體有任何的毛病,我都知道。你現在最好老老實實的吃早餐,否則——”

“否則怎麼樣?”

她好像還蠻想知道他會怎麼樣的。

這個男人真的是怪到了極點,雖然霸道,但是能感覺得出來,他好像對她挺好的。

不過話有說回來,天上不會白白的掉下餡餅,要她相信這個男人只是單純的對她好,那是絕對不可能。

以前出了溫少華,她一個男人都不相信,現在她連溫少華也不相信了,更何況是一個認識不深的男人。

“否則吻你。”封啓澤把臉湊到她面前,作勢要吻她。

謝千凝一慌,立刻把早餐拿過來,大口大口的吃。

她知道蠻幹肯定是打不過他,所以只好暫時妥協。

不過這並不代表她怕他。

看到她大口大口的吃早餐,他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坐在一旁,看着她吃。

小時候都是她給他吃的,現在終於換成他給她吃的了,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柳眉看到柳夫人呼吸有些急促,頓時擔心地起身急忙趕到了柳夫人的身邊,焦急地說道,“娘,您怎麼了?您哪裏不舒服?娘,您別嚇我。”若是孃親被她氣得有什麼意外,她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的。

柳敬文不過才只有四歲,根本就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父親怒氣衝衝地離開,姐姐一直在流淚,孃親又氣得臉色都發白了。一時之間受到了驚嚇,也哭泣了起來。

菊香急忙上前將柳敬文抱在了懷裏,輕聲安慰起來。雖然她和小姐相處得時間還不長,但是卻知道小姐心中其實是非常孝敬老爺和夫人的,只不過是因爲太在乎梅無雙,所以才做出這般的選擇。

本來以爲今天帶着小姐出來,能夠讓老爺和夫人開開心心的,而小姐也能夠和家人相聚。她也沒有必要再繼續在梅府之中待下去,沒想到現在卻弄成了這個樣子。

柳夫人胸口劇烈地起伏了一會兒,情緒才慢慢穩定下來,呼吸也變得平緩許多,目光緊緊地看着柳眉,問道,“眉兒,這就是你的選擇?不後悔?”雖然不能夠接受眉兒做出這樣的選擇,但是她卻明白眉兒雖然看上去溫溫柔柔的似乎沒有什麼脾氣,但是她要是認定了什麼事情,那是誰也改變不了她的主意的。

柳眉雖然雙目含淚,但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娘,這就是我想要的,我絕對不會後悔的。”雖然很內疚自己竟然將孃親氣得這般模樣,但是她絕對不會改變自己的選擇的。

柳夫人雖然被氣得臉色發白,但是卻氣急反笑,“好,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將來可不要後悔。我只當今日從來沒有見過你,我那女兒在三年前就死了。”

柳眉聽到柳夫人的話語,登時心中一陣刺痛,卻明白這都是自己的選擇,所以也並不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垂淚。柳敬文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知道姐姐不能跟自己回家,頓時又哭鬧起來,掙脫菊香的懷抱,跑到柳眉的跟前一把抱住了她,“姐姐,你不要走,你跟我回家,姐姐,不要走啊!”

柳眉的眼淚流的更快,但是卻死死地咬着脣沒有說話。她捨不得孃親,捨不得父親,也捨不得文兒,但是卻更加捨不得少爺啊。柳眉摸了摸柳敬文的腦袋,勉強笑了笑,“敬文,以後要乖乖地,聽娘的話。姐姐以後不能陪在娘的身邊了,你要替姐姐照顧好娘。”

一直在旁邊看着的柳福此時也着急起來,“小姐,您這又是何必啊。那梅無雙雖然是當朝右相,但是我們柳府也不比他示弱啊,您嫁給他做妾,豈不是要受天大的委屈啊。”小姐是他從小看着長大的,基本上都是當做是自己的女兒一般來疼愛了,現在看到小姐竟然要爲了一個男子跟老爺斷絕父女關系,他真是快要急死了。

柳眉抱着柳敬文站了起來,笑容之中滿是苦澀,“福伯,對不起,以後拜託您照顧好孃親和父親。”然後將柳敬文交到柳福的手中,捂着臉就跑了出去。

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

,她就知道以父親大人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原諒她了。再留下來也不過是讓孃親更加地傷心而已,而且她也無顏再面對孃親了。

柳夫人看着柳眉哭着跑了出去,身子動了動,但是最終還沒有選擇追上去。老爺既然說了斷絕父女關系的話語,就絕對不會改變心意,而眉兒又是一心想嫁給那梅無雙,也是死活不肯悔改,這件事情已經沒有絲毫迴旋的餘地了。

她又能夠怎麼辦呢?老爺那裏她改變不了他的決定,眉兒這邊,她也改變不了眉兒的心意。也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剛剛找到的女兒,再次從自己的身邊離開了。

“夫人,您爲什麼不再勸勸小姐,小姐她其實心裏很在乎您和老爺的。”菊香看着柳眉傷心離開,心中也是暗自嘆氣,好好地認親怎麼就變成了這般模樣。

柳夫人擺了擺手,一時之間有些心灰意冷,“眉兒的性子我最瞭解,她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的。菊香,這次多虧了你了,你若是願意隨時都可以回柳府來,老爺和我都會好好謝你,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菊香猶豫了一下,忽然說道,“夫人,讓我留在小姐身邊吧。這些天小姐對我一直都很好,就像是姐姐一般,現在小姐不能再回柳府,我留下來也有個照應。”柳眉對她的好,她一直都記在心裏,從來都沒有忘記。現在眼看着柳眉爲了梅無雙要和親人決裂,她心中也很是不忍,又怎麼捨得就此一走了之。

柳夫人有些意外的看了菊香一眼,“你倒是個好的,你既然有這樣的心思,我也不勉強你。你留在柳府的賣身契我會直接燒掉,以後你不再是我柳府的丫鬟,幫我好好照顧眉兒便是。”

雖然安排菊香進了梅府,但是菊香的賣身契卻是留在了柳府之中,在梅府不過是籤的活契,只有有了銀子隨時都可以贖身的。現在柳夫人將菊香的賣身契燒掉,以後菊香就是真正的自由身了。

菊香卻搖了搖頭,拒絕了柳夫人的好意,“夫人不必如此,我想要留在小姐身邊,不是爲了能夠得到好處。而是因爲小姐是真心對我好,我在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一個親人了,我把小姐當做我唯一的親人,照顧親人又怎麼需要好處呢。”

她本來生活也算是幸福,但是爹爹染上了重病,不管怎麼醫治都得不到好轉,最後還是離開了人世。爲了給爹爹治病,他們把所有的親戚都借了個遍,娘爲了還債日夜辛勞,最後積勞成疾一病不起,她根本就沒有錢給孃親抓藥治病,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孃親去世。

爲了能夠好好地將孃親下葬,她自己選擇賣身進了柳府。好在夫人和老爺爲人都很善良,知道了她的情況之後,更是多給了她一些銀兩,讓她能夠好好地安葬孃親。如今她在這個世上已經是孑然一身了,只是她在小姐的身上重新感覺到了親人的溫暖。

“好,既然你將眉兒當做是親人,眉兒又將你當做是妹妹,今天我就認了你這個乾女兒。若是有一天眉兒能夠回到柳府,你就是柳府的二

小姐。”柳夫人聞言,臉上浮現了一點笑意。有菊香能夠跟隨在眉兒的身邊照顧,她也就放心了一些。

菊香聞言頓時慌忙推辭,“菊香不敢,夫人切莫如此,菊香這就告辭了。”然後轉身匆匆離去了,她真的沒有想要什麼好處啊,更不敢奢望做夫人的女兒,小姐的妹妹了。

柳夫人看着菊香慌忙離去的身影,有些愕然,“這丫頭,倒也是個實心眼的。”然後又嘆了口氣,從柳福手中拉過還在哭鬧着要姐姐的柳敬文,先用手帕給柳敬文仔仔細細地擦乾了眼淚。

然後聲音柔和地說道,“文兒,莫要再哭了,你姐姐有她自己的選擇。不管以後是苦是甜,都要她自己受着,你以後要乖乖地,娘現在只有你了啊。”一邊說着一邊也是忍不住想要掉下淚來。

柳敬文見狀反而不哭了,伸出小手在柳夫人的臉上摸了摸,用稚嫩的聲音安慰道,“娘,不哭。文兒答應姐姐了,以後會幫姐姐照顧娘的。”雖然他不明白爲什麼姐姐不肯和他一起回家,但是卻將姐姐的交代牢牢地記在了心裏。

“好,敬文真乖,咱們回家。”柳夫人強忍住眼淚,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拉着柳敬文一起走出了包廂。走出房間的時候,她已經重新變成了那個端莊從容的柳夫人,只是有些紅腫的眼睛可以看出之前她曾經哭過。

柳宗賢緩緩地敘述完,思緒也回到了現在,“那一次我被你娘氣得火冒三丈,立刻就離開了。之後的事情還是你外祖母回府之後告訴我的,你孃親沒過多久便嫁給了梅無雙,我也從來不允許你外祖母和舅舅去看她。就連你孃親每一年送來的東西,我都派人送了回去。”

“怎麼樣,丫頭?聽完之後,是不是怨我始終都不原諒你孃親啊?”柳宗賢看着梅輕舞,緩緩地說道。當年的事情他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就算是現在他依然會做出相同的決定。他柳宗賢的女兒,怎麼能夠給別人做妾啊。

梅輕舞沒有回答柳宗賢的問題,反而問道,“那您覺得,梅無雙知道孃親的身份嗎?”若是梅無雙不知道孃親的身份,也就算了。若是他知道孃親的身份的話,那麼他把孃親納爲妾室又是出於什麼心思呢?前世的時候,她不曾考慮過,現在知道孃親的身份之後,對於前世的事情忽然覺得有太多的疑點。

如果梅無雙真的愛孃親的話,爲什麼前世的時候會任由她被石氏和林氏欺負呢?而如果梅無雙知道孃親的身份的話,爲什麼又不選擇通過孃親來接觸外公,反而任由孃親抑鬱而終呢?想不透啊,本來以爲自己的前世不過是普普通通,現在想來卻是疑點重重啊。

父親梅無雙,夫君葉君臨,愛人葉寒遠每一個身上都似乎隱藏着無數的祕密,讓她即使現在重生之後,仍然想不通當初究竟是怎麼回事。重生之後,知道的越多她就發現前世的時候她的身邊似乎有着無數的暗流在涌動着,而她不過是不小心被牽扯了進去,才導致了後來的死亡,也才有了現在的重生。

(本章完) “你要看着我驗?”夏冰傾不敢置信的睜大眸子看着他,那眼神就想在看一個神經病重度患者。

慕月森側身,踱步走到門邊,把門關上,並且上了鎖。

他走過來,走到她面前:“不會有人進來打擾了,你可以慢慢來!”

說完,他退到衛生間一角的太妃椅上落座。

那神態,就好比是考官在監考一般!

夏冰傾窘到不行。

脫褲子尿尿本就屬於非常隱私的事情,就算是相處了幾十年的老夫老妻況且要避諱,這畢竟是不雅的,氣味啊什麼的,都會散發。

該有多尷尬啊!

可他到好,就那麼老神在在的坐在她的對面。

這讓她怎麼把褲子脫下來。

“你能不能出去等結果?”她跟他打商量。

“這對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事情,因此結果我也要親眼見證,快點驗吧。”慕月森的理由充分,且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夏冰傾坐在輪椅上,手裏捏着盒子,沒有動,用無聲來抗議!

慕月森耐着性子開口:“我的手臂雖然不能舉重物到,但幫你脫個褲子這還是綽綽有餘。”

**裸的威脅!

言下之意,說直白點就是你自己脫還是我給你脫,兩選一,沒有第三種選擇的意思。

夏冰傾衡量了一下,硬碰硬的勝算爲零,而且他說的話一般都會實行。

泄氣的吐了吐氣,她妥協的拿起手裏盒子:“我知道了,我先來研究這個。”

“不用研究了,我看過了,一條紅線表示沒懷,兩條紅線就是懷了!”慕月森在那邊口吻清淡的說。

“那要是兩條都沒顯現呢?”夏冰傾故意問他。

慕月森把長腿疊了起來,神色沉穩的盯着她的小臉:“如果是那樣,要不就是這根驗孕棒是假冒僞劣的,要不然的話就是你不是人類。”

夏冰傾撇嘴。

她要不是人類,她第一個就先弄死他!

打開盒子,從裏頭拿出長條形的棒子放置在一旁待用。

推着輪椅挪到馬桶邊,她扭着小蠻腰把褲子脫下來,一條傢俱的睡褲,還有一條小內內。

全程她都低着頭,乾脆不去看他的臉。


就當他不存在!

可即便這樣想,她的手指碰到小內內的時候,巴掌大的小臉上還是飄起了兩條紅雲。

有時候並不是說兩個赤誠相見過,就能變的沒羞沒臊的,還是會很不好意思。

一想到他這會正肆無忌憚的欣賞着她最私密的地方,弄不好還露出狼性的目光,她的覺得連自己的呼吸都變熱了,臉也冒着煙。

感覺整個氣氛都透着一種異樣的曖昧。

終於坐到了馬桶上,她持續低着頭,長髮正好把全方面擋起了她的小臉。

衛生間,奇異的安靜。

慕月森靠在沙發背上,疊起的長腿掩蓋了那豎起來的某個地方。

他表面是淡定的,可內心是狂躁的。

重點是——他這會若是把持不住也要把持!

不算小的空間裏傳來咚咚咚的聲音……

夏冰傾恨不得拿塊毛巾把自己的臉給捂起來。

她竟然在慕月森面前小便,還發出了聲音!

真是丟臉。

尿完了,她趕緊的拿出驗孕棒去採集,然後迅速蓋上蓋子,先把褲子穿起來再說,不然看到答案的話,弄不好她連穿褲子都不會了。

慕月森從太妃椅上站起來,長腿兩三步就到她那邊,拿起驗孕棒。

眼看他就要打開,夏冰傾一把拉住他的衣服,慌忙說:“先不要看!能不能讓我緩一緩,讓我做好心理準備,我們一起看。”

慕月森盯着她懇切的小臉看了一會,把手從蓋子上拿開,他將雙手反到身後,尊重她的要求:“好!”

有孩子這件事對於這個丫頭來說確實是一件壓力很的事情。

她會緊張會懊惱,會發點小脾氣這都是在他意料中的。

夏冰傾的心口微微的鬆了一些。

他們從衛生間裏出來,一起坐在房間的沙發上。

錯嫁豪門總裁 “可以看了嗎?”慕月森詢問她。

夏冰傾舔了舔發緊的嘴脣,又咬了咬,手掌鬆開握緊來回做了好幾次,深呼吸也做了好幾個:“打開吧!”

無論是什麼答案,她都必須要接受!

因爲她也只能接受!

此時此刻,若要問她心裏的想法,她也回答不出來,混亂,甚至是矛盾的。

不希望自己懷孕,可若是沒有,她心底涌起失落似的。

慕月森鎮定的將蓋子打開。

兩顆頭顱湊在一起。

夏冰傾緊緊地捏住慕月森的大腿。

四顆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顯示出來的結果。

空氣裏,瀰漫着緊張……

奇怪的是,一分鐘過去了,他們臉上沒有露出驚喜或失望,興奮或懊惱的表情。

“先別急,你們多帶些元石!這一路去海外不知你們要走多少年,不過你小子既然要去,我也不管你要帶誰去,總之他們的生死都懸在你身上。我知道你小子夠機靈,你要好好地照顧住他們。不過在外如有難處,不要逞強,能回來就回來。雖然黃崑山我們暫時做不了主,但是這裏還是安全的!”

Previous article

張助理把報價單上的大致價格給問政芳一報問政芳就覺得心顫如落葉在秋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