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先別急,你們多帶些元石!這一路去海外不知你們要走多少年,不過你小子既然要去,我也不管你要帶誰去,總之他們的生死都懸在你身上。我知道你小子夠機靈,你要好好地照顧住他們。不過在外如有難處,不要逞強,能回來就回來。雖然黃崑山我們暫時做不了主,但是這裏還是安全的!”

易天也站了起來,從懷中掏出一個袋子送與黃昆。

這讓黃昆突然覺得鼻子一酸,依稀中像當年父母送自己外出打工的場景。本來很期待的遠行,卻突然有種傷別離恨的惆悵。

隨後李元天也送了黃昆一些元石丹藥,說了些鼓勵的話。

而同時,秦志方也想送他們一程,在第二天再回來。易天和李元天當然無不答應。

臨出門,易天還給黃昆他們指出黃昆門一個祕密的傳送陣,能直接送到普汗國東面大海的一處小島上,在那裏起身飛向海外,就可以避免五國之內的危險。

等送走四人,易天重新坐了下來,默默地看着李元天道:“李師兄怎麼突然又捨得這個小子呢,這小子足夠機靈,我還想等他結了丹,能夠和無上門那些畜生多多周旋一番呢。畢竟這傢伙之前不但忽悠到連家堡,就連楚天前輩都被他忽悠到了我們黃昆門!”

“哎,我看易師弟你倒是走上了邪路了!”哪知李元天卻嘆了一口氣道。

“嗯?李師兄何有此說?”易天微皺眉頭不解地看着李元天道。

“我們黃昆門經此一劫,全門上下無不悶悶不樂。但卻忘了我們修士的主要目的了!”

“李師兄是說的修煉?我們怎麼會忘呢,但是一旦我們黃崑山被他們無上門控制,沒了資源我們如何修煉,不能修煉我們如何能東山再起?”

“呵呵,還是那小子有野心。易師弟你我都不如他啊!”

“李師兄,你不會真的被那小子忽悠住了吧!他大言不慚想幫我們奪回黃崑山,這又談何容易,更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啊!”

“易天啊,我們現在只是一時之劫,他們無上門趕不走我們!只要我們如長老所說潛心修煉纔是正途,至於奪不奪得回黃崑山,卻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有一點,如果你我整天耿耿於懷於失去了黃昆門,失去了掌握黃昆門的權利,就很難再進一步。你這些年來一直忙於黃昆門之事,卻疏於修煉,也正好趁此時機整頓心神好好閉閉關。至於黃昆那小子,我覺得不但我們黃昆門,就連整個五大派都沒有他留戀的了。”

“什麼!你說那小子不會回來了?”聽到李元天口氣一轉,易天急忙問道。

“只要他有得大道的時候,他肯定會回來,只不過他還會出去的!”李元天淡淡道。

“你是說,這小子根本就沒有把黃昆門或者是我們五大派放在眼裏?”

然而李元天又搖搖頭道:“不是他放不眼裏,而是我們五大派留不住這樣的人!”

足足停了一炷香的功夫,易天才又悠悠地說道:“李師兄這麼說,我倒是反應過來了。自從這小子第一次出山處理黃昆國事務,到其神速詭異的修煉速度,以及此後每一次出山總會惹出一些事情,我們當時卻總覺得這傢伙是胡鬧,原來他每次的行動都是有很深的目的的,這每一件事都不是巧合!看來無論是修煉還是爲人處事,我們死水一般的五大派確實沒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了!”

“呵呵,師弟能這麼快想到這些真是難得啊!看來將來無上門要事賴在我們黃昆門不走,還得指望這小子出手了!”

黃昆秦志方四人很快便又回到了洗花池,哪裏知道李元天和易天這兩個黃昆門的結丹師尊的議論。

黃昆他們倒是回來的早,其他出去的幾位卻沒有一個回來的。三仙洞中的姜道李新,還有彭玲兒等迅速湊了過來,他們只想知道師尊們會不會放他們走。等黃昆說完,衆人才都長出了一口氣。

趁着衆人都還沒回來,秦志方卻和黃昆又說了好久的話。聽秦志方對黃昆門的沒落一直不能釋懷,他確實是希望能留在門中爲本門做一些事情。黃昆一方面覺得可惜,一方面又不得不暗自佩服。畢竟說起對黃昆門的責任感來,黃昆是自愧不如!

天明之前,連天霞令狐鼕鼕,還有黃少秋三人終於回山了。十人又在洗花池這裏打了一天的坐,很快,夜幕再次降臨。

循着易天指出的路,十人很快來到南山深處一個廢棄的地下洞穴中,在洞穴的一處小房間裏,一處中型的陣法,在令狐鼕鼕拿出的一個照明珠中赫然在目。

終於要真正地走去黃昆門,乃至五國了。黃少秋拿出十多塊藍元石,一一地鑲嵌在陣法之上。少頃一念口訣,那陣法很快便被激活,閃出了很是炫目的藍光來。

“黃師兄,你們你們要記着回來啊,別忘了我們黃昆門還在外人之手!”說着,秦志方竟然激動起來,兩行淚珠竟無聲地流了下來。

“秦師弟放心,我們一定會回來的!”黃昆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後隨着衆人走上了傳送陣。

“師兄師姐,各位保重!”

“秦師弟保重!”

一道刺目的藍光忽地激起,很快又恢復原狀,只是黃昆衆人卻消失得乾乾淨淨!那陣法只是閃爍了一陣便徹底熄滅,只留下秦志方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全書完)

後記

很遺憾,故事在這裏戛然而止!

或許諸位都明白原因,實在是跟的朋友太少了。可能本人是第一次嘗試寫網文,水平有限。文筆的處理,懸念氣氛烘托的技術欠佳,以至於雖有不錯的情節,卻不能寫出很H的氣氛,直接導致文章有些平淡,並且中間有段時間家中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而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一些一直跟的朋友也逐漸淡出,不再跟了!

無論如何我還是想對那些朋友說,謝謝你們的支持!!!

中間我曾跟一個一直不錯的兄弟說過,哪怕是有最後一個人看,我也會寫下去。但是我可以寫,然而這種情況卻與磨鐵網不利,編輯大人也催過我幾次完本,所以實在沒辦法了。不過既然說出那樣的話,也爲了一些一直跟着的朋友有個交代,這裏藉此向朋友們交代一下書中出現的一些懸念。這些懸念可能對於細心的朋友來說已經有所發現,但是也有些懸念是很深的,畢竟按我的設定這本書只不過才寫了五分之一不到。

下面先按書中出現的大體順序,說一下那些必須要寫卻沒有寫的東西:

懸念一:黑槍。

可能都看的出來這黑槍不是凡物,但是到底是什麼東西,有多厲害呢?首先來說說本來的設定,修士的法器分爲以下幾種層次:

法器:這些是修士入門的東西,只適合那些聚氣期的弟子使用。

寶器:這種東西稍微高級,基本上結丹的修士都該有。而那些有門路,有背景的凝神修士也可能擁有。

靈寶和仙寶:這些法器纔算真正的修士寶物,適合元嬰修士使用。不過按文中設定,五大派只是偌大修仙界中被遺忘的地方,以至於五大派的元嬰修士很少有人真正擁有仙寶的。

玄寶和神器:只是傳說中的法器,別說五大派只是有身份的人才聽說過,就算是黃昆他們出去海外,也很難能見識其真面目。有兄弟會說,那個混元金殿呢?呵呵,沒錯,這混元金殿算是一個玄寶了。

三古神器:三清境的修士才能擁有,也才能發揮其真正威力。

混元聖器:終極法寶,這是真仙使用的玩意。包括那些三古神器,一般的修士聽都沒聽說過,在他們眼裏玄寶和神器就是終極神器了。

說了這麼多,那黑槍屬於哪一種呢,請允許我暫時保密。因爲有可能,這本書我還想寫下去!其實說黑槍是什麼法寶卻是其次!因爲在原始的設定中,黑槍將是一條貫穿全書的一條暗線,他甚至跟設定中的終極封神有極爲隱祕的關聯。當然這些都是後話,朋友們是不可能猜的出來的。

懸念二:主角的資質。

修士的資質按設定將分爲十一種。第一種就是大衆化的資質,一般的仙根道骨(大致又有上中下三等),這也是修士修仙基本的條件。接着便是十分罕見的具備特殊屬性的五行之體:金木水火土,和空天之體:風雲雷電雨。文中黃昆便是五行金之體,而彭玲兒便是天雲之體。按設定,修士的特殊體質只能具備一種特殊屬性。

那問題就來了,既然黃昆具備五行金之體已經說明,那還算什麼懸念呢?文中多次提出,黃昆的氣海以及元氣的儲備遠遠超出常人,這一點除了五行金之體的一個原因外還有其他原因。這個原因目前只有兩個人能看的出,一個是莫施恩,一個是刑殤。我不知道說到這裏,朋友們有沒有猜的出來的。 庶女夙緣 總之這個也是懸念,如果本書要有可能再續,那麼將在續集中交代。

懸念三:主角拿到黑槍後,外海巨型浮島的那羣人。

這羣人爲什麼一等黃昆拿到黑槍就有了反應,這是另一個懸念。因爲這羣人將在主角進階到三虛之境後前來找黃昆的麻煩,他們其實是專爲黃昆而設定的攔路大山。

懸念四:莫施恩。

莫施恩是何許人也?我只能說這是黃昆修煉中期的一個大BOSS。黃昆後來會再次遇到他。

懸念五:修爲境界的劃分。

這是一個本人頗爲得意的設定,境界將分爲十二階:聚氣,凝神,結丹,元嬰,化神,玉虛,上虛,太虛(就是所謂的三虛大境),玉清,上清,太清(是爲三清大境),大羅金仙。

大羅金仙又分爲三種層次,最高層次的是九天玄仙,中等層次的是中天上仙,低等層次的是大羅金仙。修士一旦進入真仙境界,依照之前的修煉方式,比如說戰道,悟道,苦修等,還有修煉的過程,前文不是提到主角說修煉不能太依賴提升境界方面的丹藥嗎,等等原因。一旦進入金仙境界,本身的終極檔次便再不能有所改變,也就是大羅金仙將不能提升爲中天上仙和九天玄仙。打一個不太十分恰當的比方,高中生升入大學,根據之前的努力程度,要麼進入頂級一流大學,要麼進入一般大學,要麼只能進入三流的大學。就是這個意思了。

之所以提到真仙的層次,這是要爲以後設定的終極封神鋪路的。在終極封神裏面,封神榜中將會有三等主神的存在。而之所以要封神,也是爲了主角不止一次的想要重塑仙界秩序而設定的。

懸念六:玄罡玉闕經。

按本文的設定,本書中將不會動不動出現什麼祕籍。有的只是一般人都能看到的東西,就像黃昆門的主修法術:九元覆雨劍。只要是黃昆門的弟子,甚至其它派的弟子也可以得到這種法術。但是能不能修煉成功就是另外一碼事了,有些弟子以爲九元覆雨劍厲害,就想拿來做自己的主修法術。然而由於其資質,悟性和努力程度的限制,大部分人都不能修圓滿,從而白白浪費了大好時光。

玄罡玉闕經,按設定將是以爲上古的神祕仙人所創。雖然莫施恩有了這部法術,但是以莫施恩的修爲竟也只能修煉前三層而已。莫施恩在黃昆門的時候,發現了黃昆的罕見資質,就很大方地送於了黃昆。一方面他覺得黃昆具有很了不起的資質,另一方面,從黃昆煉丹的超人悟性來看,他覺得說不定黃昆會在此道上有所建樹。如果什麼時候能再次見到黃昆,或許那時黃昆真有所領悟也說不定。一旦黃昆能領悟,從黃昆那裏取到真經豈不是好事一樁。這也間接說明一個道理,一個人要想有所大的成就,光靠個人努力是不行的,必須要有一定的胸懷,有所舍纔有所得!不是有牛逼人物常說嘛:我的成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取得的嘛!

我不想寫太多的法術祕籍,主要是想講一個很爽很動人的故事,所以這個玄罡玉闕經將是後面主角的主修法術之一了。

懸念七:《神魔志》

神魔志,前文只是說過它主要講的是一些修仙界的常識性知識。根據本書簡介中的介紹,細心的朋友一定能看的出此書肯定不簡單。

沒錯,黃昆門的神魔志只是神魔志前言之類的東西,更不是什麼真本,真本將在中後期提到。“此書有兩大祕密,其一曰三古密卷,只要得到密卷就有可能把修爲煉至至臻。其二曰封神榜,凡有修爲達到至臻者,便可持封神榜封神諸仙,重塑仙界秩序。” 極品無敵魔尊 看到這裏,親們或許看出些東西來。三古密卷或者可以說是修士晉階真仙的一把鑰匙。而封神榜就是分封主神的封神榜!

懸念八:神魔兩界。

這個文中很少提,但是又不得不提。這個修仙界將分爲神魔兩界,說是兩界只是分處在兩個大陸而已。而兩個大陸之間主要是距離太過遙遠,修煉的方法不同而已。文中不止一次提到五大派只是一個被修仙界遺忘的角落,主要是說他太小。他們只是東帝部洲的一個彈丸之地!

根據設定,主角所在的神界大陸,分爲十三大部洲。其中五大部洲才住有人族妖族和鬼族這些修士,而剩餘的八大部洲卻是人跡罕至,主要是因爲這些部洲上面生活的都是些三紀古獸,這些古獸是三古世紀留下來的恐怖生物。他們不屬於妖獸不是妖修,自然不能化形。但是其能力,甚至有些是不亞於真仙級的存在。

懸念九:無名古圖。

相信不少兄弟還記得虛空殿試練時的那副無名古圖吧,這個東西十分有用,將是主角後來化神後期晉階三虛境的一個超級機緣。

懸念十:主角的感情故事。

本來是安排彭玲兒爲女主角的,但是寫着寫着卻發現令狐鼕鼕太搶戲了。以至於一位朋友直接告訴我,他喜歡令狐鼕鼕,叫那個彭玲兒消失。哈哈哈,其實我也開始喜歡起來令狐鼕鼕了,令狐鼕鼕主要是活潑可愛,是真性情的女子。

當然女主角彭玲兒和男主角黃昆的故事纔敢剛剛開始而已。而作爲網文,後面還有更多令主角欲罷不能的癡情少女,修仙大族的公主,以及鬼妖兩族衆位聖女等,都會一一出現。按設定,文中的感情故事也將十分豐富,有終成眷屬的,有悲切而終的。也有因愛生恨的,也有苦等終生的。由於主角來自現代文明,多個伴侶的情況暫時不能接受,以致於會造成不少也不小的悲劇。當然等他開始博愛時,卻發現已經辜負了一些好女子,這是原想把本文設定成一定文藝性而必然出現的一些悲劇!

上面提到的只是原初的設定,也是貫穿全文的重大設定,如有機會自然會一一寫出。那麼還有一些小的故事:比如刑殤的元嬰究竟是奪了誰的舍了,這個是十分有趣的故事,相信不少朋友都能看的出來。之所以說有趣,是因爲被奪舍的人和主角的故事還沒完呢。

還有那個燕入雲這個小丫頭,她本來還是要出現的,和主角的故事當然也沒完。

接下來主角去到楚天所說的無望大森林後,將是爽文的開始。大練丹藥,大批交易,殺人奪寶,尋找寶藏等,畢竟活動的範圍大了,什麼稀奇古怪的事發生都將不足爲奇。

本書既然寫到這裏暫時結束,以後能不能再寫還是未知之數。其實還有更多關於情節的想法,實在是有些可惜:

原本設定,在主角到了一定的修爲,將會遇到同爲穿越重生來自同一個世界的人,黃昆將會因他那世界的一首詩或一首詞爲線索,尋找那人。同爲異世文明的人,自然先是朋友後是敵手,最終誰將拿起封神榜卻是未出現的一個懸念。

還有一個比較大的設定,就是穿越的線路設定。等黃昆修爲到了一定的程度,或者等封神過後,便會把回家省親的事情提到案頭。當然主角在異世過了數萬年甚至數十萬年,等回去之後能不能找到他那個星球,或者說他那個星球過到了什麼時代,也將是一個有趣的故事,當然不要擔心這個時間問題,只要解釋合理一切都是我說了算!

其實囉哩囉嗦說了這麼多,爲什麼?

我想朋友們只要能看到這一章想必能猜出來我的心意了,因爲,我不甘心就這樣結束本書!

本來這一章我原想是免費發出的,但是想了一想,也爲了我的承諾和夢想。

在這裏我想說,如果朋友們還想繼續看下去的話,請爲我宣傳一下!

在此我鄭重承諾,如果本收費章節的末尾有超過五十人支持我寫下去的留言!

那麼,我將重新開書,繼續寫下去!!!

有了這近百萬字的歷練,我想再續下去將會更加得心應手!

親們,拜託了,如你們想看,我其實更願意寫!

咱們不爲別的,我只不想留下遺憾,我只爲看本書的朋友能看到一個圓滿的故事! 冬已至,萬物蕭條。夜已深,寒氣淬骨。

電梯直達18樓,叮一聲,劃破大樓的寧靜,高跟鞋磕磕碰碰的聲音隨即在走廊響起。

曲淺溪諳熟的按了密碼,推開家門,玄關處一對錚亮高級的男性皮鞋映入眼瞼。

寫滿疲憊的精緻的小臉一怔,沉靜的眸子不再沉靜,驚喜滿布。

他、他……回來了?

他真的回來了?

嘴角不可壓抑的劃出笑容,一顆心其實早已激動興奮得難以言喻心,喜悅蔓延上胸口,心房被填得滿滿的,催促着她直奔二樓。

但她按捺住砰砰直跳的心,脫掉高跟鞋的動作還是一如既往的優雅,嘴角壓抑不住的劃出的笑容其實已經泄漏了她心頭難以掩飾的喜悅。

偌大的大廳裏鋪滿高級柔軟的地毯,纏繞在腳底,溫軟舒適。

這個家,她在半年前跟連慕年結婚後就搬進來了。

只是家裏一貫只有她一個人,男人在這半年裏回來的次數屈指可數。

現在,她興奮得難以言喻,輕快的腳步踏在木質的樓梯上,卻沒有一絲聲響。

在平常的日子裏,她不是那種把情緒都寫在臉上的人,但面對男人時,他總能輕易的打破她臉上的喜怒不形於色。

推開主臥,掩不住熱切的目光驟然一暗。

裏面沒人……

確認玄關處的鞋子不是她的幻覺,她推開浴室,依舊沒人……

心,倏地就冷了下來。

平靜的眼眸處,眉睫輕輕飛顫了下,側身走向書房。

書房是重地,也是她的禁地。

他們結婚這麼久她沒進去過,男人防賊般設了密碼,她根本進不去……

確定沒人在,她挺直的肩膀微微的下垂。

漂亮得沒有瑕疵的小臉上呈現病態的蔫蔫。

失望之極。

她以爲三個月後終於可以見到他了。

卻是空歡喜一場。

他怎麼會知道她有多想他?

想到滿腦海都是他的身影,夢裏只剩下他冷硬如冰削的俊臉。

垂下眼瞼往自己的臥室走去,精緻的眉宇輕蹙着。

難道是她太久沒見到他,一時間產生幻覺了?他其實沒有回來過?

他已經離開三個月了,除了報紙雜志,她已經三個月沒見過他了,而他們才結婚半年……

無力的推開屬於她的臥室,而鑽進耳朵的聲音,映入眼瞼的畫面讓她瞬間清醒,像打了雞血一樣,堪比最精妙的四川變臉,倏地沉下來,嘴角揚起冷笑……

一顆心驟然墜入冰谷!

光看那熟悉偉岸的背脊,她便知道那男性軀體屬於她的丈夫——連慕年。

結婚半年,他三月未歸,他一回來卻帶別的女人回家示威。

曲淺溪咬牙,小嘴抿起了一個弧度。

好、真是好極了。

看着眼前的兩人,曲淺溪發覺,自己就是一個傻瓜,傻傻的爲他的歸來喜悅不已,而他卻現在回報的給她的是什麼?!

曲淺溪臉色卻分外平靜,彷彿眼前情境激不起她絲毫的情緒。

只有她自己知道,被修剪得整齊的指甲已經嵌進肉裏,眉眼輕顫,她用了最大的力氣才壓抑住心底不斷往上冒的寒意和酸澀。

她抱着雙臂,隨意的敲敲門,語氣平靜,似乎只是好心的提醒,“連慕年,你走錯門了,你的房間在隔壁。” 被人打擾,男人身軀一頓,卻沒有反應。

“啊——!!!年——!”

倒是男人懷裏的女子尖叫出聲,光着的身軀往男人懷裏躲。

那女人躲在男人的懷裏,如果不出聲,曲淺溪本來不知道女方是誰。

但她似真若假的尖叫讓她立刻的知道了她的身份。

讓她知道她便是她大學時的同學,名門千金,她老公的私人祕書——楊紫嵐,平常陪着她老公滿地球跑,看情況也兼任陪睡了。

其實也沒什麼意外的。

人家出身高貴傲人,委身當一個男人的私人祕書怎麼說得過去?

兩人大肆的出雙入對,毫不忌諱的承認兩人正在交往中,她安的是什麼心曲淺溪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況且楊紫嵐在她面前也懶得掩飾,甚至公然的挑釁她!

大家都在注意外面的動靜,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上週就被高新華移到了最後一排的黃芷薇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Previous article

“好的,白小姐。”僕傭匆匆離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